2020 年 11 月 2 日

她試圖往其他的地方走走,想要找到一些別的東西,但是每走一步她都擔心腳下是否是一片虛無,同時她又不敢離開那扇門太遠,怕到時候找不回去。

“次奧,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

之前她一直不敢出聲,就怕驚動了什麼,但是在這裏呆了整整一個小時之後艾麗婭終於受不了了。在她這句話脫口而出的一瞬間,原本空白的世界一瞬間變成了黑色,四周不斷滾動着綠色如同代碼一樣的字符。

【歡迎您,我是您的好朋友,1001號。】

她的面前出現了一塊透明的玻璃板,上面的綠色線條隨着那器械音質的響起產生波紋。

“我要回去!”

不管這玩意看上去有多麼高科技,艾麗婭都覺得她已經沒有耐心再在這裏呆下去了,僅僅過了一個小時她就無比想念家裏的牀和溫馨的暖爐,當然還有母親親手做的晚餐。

【很抱歉,作爲執行者的您目前還不能夠回到您的世界中。】

“執行者?難道你要把我一直困在這個鬼地方?!”在一望無際的黑暗中艾麗婭一想到要被永遠留在這個地方就覺得渾身發冷,“你不能這麼做,這到底是什麼地方?你是什麼東西?”

【這裏是空間傳遞者之家,我是您的助手1001號。空間傳遞者之家會爲您接下來的旅途提供方便,您完成了每個世界的任務後就能回家了,到時這扇門自然會爲您打開。】

這自稱是她助手的名爲1001號的聲音所指的自然是那一扇即便在黑暗中也依舊能看的清晰——通往艾麗婭房間的門。

艾麗婭不甘心的盯着門看了一會,希望能出現門突然自己打開而她又只是做了一個夢的奇蹟,數秒片刻她才放棄了。

【請不要沮喪,您的任務非常的簡單,請問是否要進入第一個世界?任務內容將在您進入該世界後向您告知。】

“好,希望你說的這一切都不是在唬我。”

【1001號系統爲您服務。】

數據化般的空間變得一片漆黑,再次亮起時艾麗婭最先感受到的是火車的鳴笛聲。

1001號已經將她的身份導入進了她的腦海中,但是她卻沒有什麼功夫去仔細琢磨。

艾麗婭看着四周,外面飛馳而過的景物讓她不得不相信她現在正處在火車的車廂裏。

她真的來到了別的世界?

車窗的玻璃裏映照出了她的模樣,黑色的微卷的長髮,還有西方人特有的藍眼睛。這與她小時候一般無二的樣子讓艾麗婭瞬間回了神。

她還得回去,回家。

“系統。”車廂裏只有艾麗婭一人,她便毫無顧忌道:“任務是什麼?”

一張口她便發現她的嗓音還處於小女孩特有的稚嫩期,甜美清脆的聲音讓她着實一愣。

【您好,本次的任務目標爲西弗勒斯·斯內普,請您一年內每天爲他送一隻蘋果。】

送蘋果?這和她預計的相差甚遠,系統不遺餘力的把她送到這個世界,甚至還派了一個所謂的助手1001號,只是爲了給一個人每天送蘋果?

【正如您所想,本系統的宗旨便是爲那些童年缺少疼愛的人們送上溫暖,而您便是執行者,請用您的溫柔爲任務目標帶來溫馨的回憶。】

…………

從1001號處得不到什麼信息的艾麗婭只能整理起輸送到她大腦裏的信息,無論這系統說的再怎麼天花亂墜,她都不會相信系統只是爲了要讓愛傳播世界這種目的而存在的。

這個身體的原主也叫做艾麗婭,今年11歲,和她一樣,這個女孩也是單親家庭,不同的是原主的母親是個英國人,而艾麗婭的母親是個美國人。

艾麗婭有一部分東方的血統,雖說要追溯到她爺爺那一輩,傳到她身上估計也就只有四分之一了,但艾麗婭的黑髮便是因此而來,她的五官也比傳統西方人更爲柔和。

艾麗婭特別嚮往東方人一頭柔順的黑長直,但她天生帶着點自然捲又不想每隔一段時間去理髮店拉直,於是只能作罷。

記憶整理下來艾麗婭發現這個世界與她記憶中的世界相差太大,這是一個擁有魔法的世界,艾麗婭一直以爲魔法僅存於電影漫畫裏,誰能想到她現在正坐在去往魔法學院的火車上?

這個世界裏她的家族遠在德國,是一個純血的巫師家族,系統給她的記憶並沒有提及任何關於家族成員的內容,就連她的父母都沒有。

系統不會給她安排並不需要的記憶。

1001號是這麼回答她的。

艾麗婭將記憶翻來覆去仔細審閱了好幾遍,也沒能找到那個叫西弗勒斯·斯內普的人。想到她正坐在去往學校的火車上,艾麗婭猜測也許任務目標是她未來的同學。

系統沒有再出聲。

艾麗婭有些出神的望着車窗外的景色,實際上那些和她世界裏的並無兩樣,她還是沒有到了另一個世界的真實感。

包廂內的車門被敲響,沒等她做出反應,車門就被拉開,然後一大箱行李被塞了進來,緊接着又是一箱。

“哦,抱歉。”探進車廂內的男孩見到艾麗婭有些呆愣的樣子說道:“其他車廂都滿了,不介意我們坐這裏吧?”

艾麗婭順着男孩指的方向,看到了跟在男孩身後的女孩,是一個有着褐色長髮的漂亮孩子。

“請隨意。”艾麗婭笑着表示出友善,也不知道這火車究竟要開多久,有人能一起聊天那是最好,“需要幫忙嗎?”

她指那些行李。

男孩有些吃力的將行李放上行李架,還不忘衝艾麗婭咧嘴一笑,“看,我能搞定。”

他很快就連同女孩的行李一起塞進了行李架,然後一屁股坐到了艾麗婭對面的位置上,“我叫卡爾·克羅夫特,你可以叫我卡爾!老實說這也太酷了,我還是第一次穿過一面牆!”

坐在卡爾身邊的女孩衝艾麗婭微微一笑,笑容中帶着些靦腆,“凱莉·布萊曼。”

“艾麗婭·格魯斯,你們可以喊我艾麗婭。”艾麗婭對於卡爾口中的穿過一面牆有些迷茫,畢竟她睜開眼就已經在這車上了。

“格魯斯?德國的格魯斯家?”名爲凱莉的女孩聽到艾麗婭的話露出了驚訝的表情,“抱歉我有些失禮,但是爲什麼?我是說格魯斯家從未有過去霍格沃茨上學的例子。”

鬼知道爲什麼!

對凱莉的疑問艾麗婭完全不知道要怎麼回答,系統既然給她安排了這麼一個似乎名聲還挺大的家族,爲什麼不乾脆把這些該死的細節都補全了?

“我也並不是特別清楚,這一切都是我的父親安排的。”艾麗婭儘量笑的不那麼僵硬,她極少說謊,更沒有對着一個11歲的女孩說過謊,“抱歉凱莉。”

難道到時候面對攻略目標,她也得這樣?

【這是爲了您好,至少在身份上您並不受限制,乖女兒。】

系統機械的聲音突然響起來,帶着那聲‘乖女兒’讓艾麗婭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該說抱歉的是我。” 奇醫神尊葉皓軒 凱莉不知道通過艾麗婭的表情腦補了一些什麼,臉上露出了一絲歉意,“是我太過唐突……”

卡爾從剛纔就有些坐不住,這會兒乾脆忍不住插了嘴道:“我怎麼聽不懂你們在說些什麼?凱莉你的父母也是巫師嗎?他們一定和你說了不少,我是說霍格沃茨和巫師界的事,你能和我說說嗎?”

火車到達終點前他們所有人都換上了袍子。 緣起無瑕 一路上凱莉耐心的解答了卡爾的所有問題,連帶着艾麗婭都對巫師界有了一些除開系統給的記憶以外的新的認識。

艾麗婭開始對這個和她原本的世界截然不同的世界產生了好奇。

火車到達霍格沃茨時天色已經暗了下來,他們三人坐着小船,並不明亮的燈照映在湖面泛着灰濛的光。風吹過,月色的柔光映襯着前方宏偉的建築,霍格沃茨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映入了所有人的眼睛。

“這太美了。”卡爾不由自主的發出讚歎。

艾麗婭不得不贊同他的話。

霍格沃茨的內部甚至比它看起來要更大的多,自從踏入大門後,周圍新生們議論紛紛的興奮聲就沒有從她耳邊消失過。

“你說他們會怎麼分院?”卡爾躍躍欲試,“我想如果我們能分在一個學院那將是最好的。”

周圍不少人也正在猜測這個問題,甚至有人說要挑戰龍後纔有資格進入學院,“過不了多久我們不就會知道了嗎?”艾麗婭開玩笑的打量着卡爾說道:“你害怕了?”

凱莉在一旁輕笑。

“怕?!我怎麼可能?”卡爾一臉不敢置信,“哦~等着吧艾麗婭,我將會進入最好的學院。”

卡爾興奮的狀態一直保持着,從分院帽的出現一直到喊到了他的名字。

【任務目標出現,系統將會輔助您鎖定目標,請注意。】

目送卡爾走上去的艾麗婭被系統冷不丁的提示弄的一愣,她下意識的環顧四周,視線不知道爲什麼的停留在一個人身上。

也許她的注視太過不加掩飾,那原本心思並不在分院儀式上的人轉過頭。

艾麗婭被嚇的趕緊低頭,索性那人看了艾麗婭幾眼便收回了視線。

【任務目標確認完畢,祝您任務愉快。】

愉快個屁!她從來沒聽說過任務目標是霍格沃茨的教授啊?!

作者有話要說:開坑了!!存了好久的稿!終於熬出頭了!!!!

插入書籤 “格蘭芬多!”

帽子帶上去甚至不超過三秒,分院帽就做出了判斷,格蘭芬多的桌子上響起了熱烈的歡呼。

卡爾拿下帽子衝着艾麗婭和凱莉揮了揮手。

對於卡爾進了格蘭芬多這件事,艾麗婭注意到凱莉的神色似乎並不是那麼的高興。

“格蘭芬多總是熱情勇敢。”在喊到艾麗婭的時候,凱莉不知道爲什麼沒頭沒腦的說了這麼一句。

熱情勇敢,卡爾的熱情艾麗婭已經切身體會了,就連凱莉也只是因爲在火車走廊內偶然碰到卡爾,被他以爲同樣找不到車廂而強行拉走的,在這之前他們甚至都不認識,這一點凱莉悄悄的和艾麗婭提過。

走近了艾麗婭才能仔細的看看這頂分院帽,它已經太過老舊破爛,甚至有些髒兮兮的。

她伸手戴上分院帽。

“斯萊特林!”

斯萊特林的桌子同樣響起來了歡迎的掌聲,但和格蘭芬多相比他們卻顯得冷漠許多。

艾麗婭走向斯萊特林的桌子,她懷疑那帽子連她的頭髮絲都沒碰到就做出了結論,快的簡直難以置信。

她看向凱莉的方向,褐色長髮的女孩衝着她微笑。

“凱莉·布萊曼!”

分院帽在被戴上的一瞬間做出了判斷。

“斯萊特林!”

艾麗婭猜得到和格蘭芬多學生打的火熱的卡爾在聽到這個消息時的失落,她跟着斯萊特林的學生鼓掌歡迎凱莉的加入。

凱莉下來後在艾麗婭旁邊的位置坐了下來。

分院儀式並沒有持續很長時間,這一屆的新生數量並不多,在唱完校歌吃完飯後,他們就被各自的院長帶走了。

斯萊特林的院長——西弗勒斯·斯內普。

“……在這裏你們必須學會爲自己的行爲負責,用你們的腦子記住這些。”身着黑色長袍的巫師腳步沉穩的在這些或許大膽或許高傲卻唯獨不被允許魯莽的孩子面前走過,他停下腳步,面對這些未來的斯萊特林,“你們還有什麼問題嗎。”

“請問……”

在一片靜謐中,響起的那個聲音顯得輕微甚至仔細一聽還有些顫抖,斯內普順着聲音找到了那個舉着手的女孩。

艾麗婭抿了抿脣,擡頭對上斯內普的眼睛,一字一句無比清晰的問道:“您喜歡吃蘋果嗎?”

她覺得她腦子一定進水了。

所有人都覺得她腦子進水了。

斯內普沒吭聲。

霍格沃茨歷年來新生人數都不多,他很快想起了她就是那個在分院儀式盯着他看的女孩。

“艾麗婭·格魯斯。”

斯內普的聲音陰沉溼冷,他並沒有說什麼,但被點到名的艾麗婭莫名覺得周圍的溫度下降了不少,她穿着袍子都覺得有些冷。

“你……”

“教授……”艾麗婭打斷了斯內普疑似要訓她的話,“……我只是問問,請不要生氣。”

艾麗婭覺得如果斯內普教授能喜歡吃蘋果就最好了,她就能光明正大的每天給斯內普教授送一個蘋果,這樣的話一年之後她的任務就能圓滿完成了!

想到這裏她又有些期待,期待這名教授能夠是個親切的人。

斯內普盯着艾麗婭的臉,半響移開了視線。

“口令,純血。”他看也不看艾麗婭,“科瑞恩,帶他們去他們的房間。”

艾麗婭只來得及看到斯內普教授大步離去的背影,就被一旁的凱莉拉走了。

科瑞恩是一個擁有一頭金髮的少年,也是他們的級長。

艾麗婭注意到科瑞恩帶着他們走時回頭看了她一眼。

斯萊特林這一屆新生中女生的數量並不多,她和凱莉被分到了同一件寢室。她們整理行李就花了不少功夫,凱莉的東西特別多,而她的東西也不比她少到哪去。

一個看上去並不大的箱子裏卻能裝下那麼多的東西,艾麗婭覺得驚訝的同時又不能表現出來。

艾麗婭不知道別的學院宿舍怎麼樣,但至少斯萊特林的宿舍是相當不錯的,每一處都彰顯着細緻高貴,整個房間都充斥着銀綠兩種色調。

唯一不足的或許是因爲地理位置而顯得有些溼冷。

她們收拾完已經大半夜了,睡前凱莉態度有些認真的問她德國的蘋果是不是特別好吃,艾麗婭手一抖差點把水杯給砸了。

艾麗婭醒來的時候天才剛矇矇亮,她注意到凱莉已經起牀梳洗了。

斯萊特林今天的第一節課正是他們院長的魔藥課,想到昨天發生的事,艾麗婭就有些犯難,她不知道該怎麼把蘋果送給斯內普教授,因爲斯內普教授似乎並不像她想的那般親切。

哦對了,首先她還得有個蘋果。

在霍格沃茨她要去哪每天弄一個蘋果給斯內普教授?

艾麗婭覺得手上一沉,一顆看上去新鮮無比的紅蘋果不知何時出現在了她的手裏。

【系統出品,必屬精品。】

…………

當她們穿戴整齊來到斯萊特林休息室的時候周圍已經有不少人了,按照慣例第一天上課是由級長帶領她們的。

金髮的級長見到艾麗婭和凱莉便徑直向她們走來。

“早安。” 豪門蜜愛:霸道高官的小嬌妻 他先是衝着凱莉笑了笑,然後轉向艾麗婭,“你們今天第一節似乎是魔藥課?”

“早安,科瑞恩。”科瑞恩的態度相當溫和,艾麗婭卻覺得有些奇怪:“是的,請問有什麼問題?”

“院長對待魔藥相當的嚴格,尤其是善於發問的學生。”科瑞恩是對艾麗婭說的,“祝你們今天有一個好的開始。”

距離集合的時間還有半個小時,艾麗婭和凱莉找了個位置坐下便開始小聲談論。

“半個小時,不知道能預習多少。”凱莉嘆了口氣,“你說科瑞恩的意思是院長他生氣了嗎?”

的確她昨天晚上不光是問了那麼一個問題還半途打斷了斯內普教授將要說的話。

“祝我好運吧。”

休息室內利用這些閒餘時間預習的人並不多,斯萊特林們總是喜歡用這些時間來結識更多的人,當然也有一些因爲身份的緣故並不需要主動攀搭的存在。

比如凱莉,也比如艾麗婭。

系統給艾麗婭安排的身份是德國的純血貴族,在斯萊特林裏,各國的純血貴族互相之間都有聯繫,即便在德國,格魯斯家族在純血界的名聲不可謂不響。就連昨日艾麗婭問出的那句莫名其妙的話也因爲她的姓氏而並沒有被人在意,純血貴族總有幾個性格與衆不同的。

更何況還是異國的純血。

半個小時之內,艾麗婭除了努力翻閱魔藥課要用的書籍,同時還應付了不少前來問候的斯萊特林,所幸新生數量原本就不多。

凱莉有些擔心,半個小時光是和前來問候的純血交談就花去了不少時間。

集合時間到了之後,科瑞恩便帶着他們前往他們上課的教室。 雖然在昨天晚上她便見識過這些會說話的畫像,以及那些飄來飄去的幽靈,但當腳下的樓梯突然移動的時候艾麗婭還是被嚇了一跳。

斯內普教授還沒有到,所有斯萊特林提早半個小時進了教室,找到自己的位置並自主的聽着科瑞恩的話分好了組。

艾麗婭自然是和凱莉一組。

他們的魔藥課是和格蘭芬多一起上的,和整整齊齊坐好擺放坩堝爲上課做準備的斯萊特林相比,格蘭芬多那邊只有零零散散的幾個人,他們甚至還在打打鬧鬧。

“嘈雜的獅子。”

艾麗婭看到前座的一個男孩看了那邊一眼,低聲低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