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2 月 5 日

她縮了縮。

「爸。」

若晴接聽了父親的來電。

「若晴,你媽剛給我打電話,她說你公婆明天要來我們家裡一趟,既是兩家長輩見面,你總得在場,明天,你放假一天,早點回家。」

慕景瑞很重視兩家長輩的第一次見面。

他已經通知了鄭秘書,把他明天的所有行程全推了。

「爸,我知道了,我明天早點回去。」

「嗯,還沒有回家?」

「在回家的路上了。」

慕景瑞叮囑「注意安全,開車別開太快。」

若晴扎心地道「爸,你女兒我現在連方向盤都摸不著了。」

還開車!

夢裡開車還差不多。

慕景瑞「……哦,爸忘記了你飆車被戰爺抓個正著,不准你再開車,誰叫你飆車的,戰爺也是擔心你,為你好,反正他安排了司機接送你上下班,你就別摸方向盤了。」

若晴「……」

她就知道,父母都是站在戰博那一邊的。

天可見憐,她就飆了兩次車而已。

哦,三次。

被戰爺抓到兩次,她就被剝奪了開車的機會。

連她的車都跟著遭殃,被戰博命人卸了四個車輪胎,現在都還沒有把車輪胎裝上去呢。

「戰爺去接你吧?」

「爸要跟他通話嗎?」

「沒有,爸就是問一句,既然戰爺去接你,那爸就不打擾你們倆了,到家后早點休息。」

若晴哦了一聲。

父親便掛了電話。

「不能自己開車,很難受?」

身邊傳來男人低沉的問話聲。

若晴本能地點頭,隨即又搖頭,嬉皮笑臉地道「也沒那麼難受啦,當然,能讓我自己開車,更好受一點。」

「現在太晚了,買車不合適,這樣吧,明天中午我送你一輛新車。」

聞言,若晴兩眼放光,欣喜若狂,「老公,是真的嗎?」

「我什麼時候騙過你。」

「老公,你對我太好了,會把我寵壞的,不過,我喜歡你寵著我的感覺,好幸福,好甜蜜呀。」

戰博失笑地把樂瘋的女人圈入懷裡,腹黑地想著明天中午看到新車的時候,不要失落就好。

「老公,你打算送什麼樣的車給我?」

「同類型的車當中是最貴的。」

「跑起來快嗎?」

戰博答得莫測高深「這得看你的車技如何了。」

若晴差點就要說自己能把車子當成飛機來開,車技當然了得,記起戰博最不喜歡看到她飆車,她就改了口,說道「戰爺,其實,我開車很穩的,那兩次被你看個正著,真的是巧合,巧合。」

巧得讓她都想把老天爺給捅了!

「雖然我送給你的車相對來說安全,但你也不能飆得太快,萬一翻了車,可不是鬧著玩的。」

若晴連連保證「放心吧,我絕對不會翻車的。」

能跑得快的,會不會是跑車呀?

若晴開始滿心期待著戰爺給她準備的新車。

99。99 十天後,凰天過來領人時,詫異地發現這群人居然沒有一個都沒有缺。

當然了,後續的測試與詢問才發覺這群人的潛力並沒有提升多少。

老天鳳把他們帶到一處隱蔽的山谷后,揮手散出一片血霧,任由他們自行吸收,不少人吸不動后就被老天鳳踢出去了。

另一邊,老天鳳也不好過,凰天給他的藥材浪費了他不少精力與時間,最後得到的真正用於改善身體狀況的能量也沒有很多。

「真不是人!」

各懷鬼胎的兩個人一同罵着對方,當然了,這些並不影響第二次的交易。

第一次的交易更多是為了試探交易者,而非交易本身,倘若凰天沒在藥材上留些手段,老天鳳大概率會把他當成一個冤大頭,能宰多少是多少。同樣的,凰天那邊也是如此。

正是因為知道自己面對的不是什麼心思單純的存在,第二次的交易就正經很多了。

這一次老天鳳下了狠心,凰天也是拿出了好東西,用斗尊屍首培育而成的血色植株!

「這東西……」

老天鳳啃了一口,半眯着眼睛露出了舒爽的神情,然後盯着那以前沒有見過的東西看了好一會,「清兒,你知道這是什麼么?」

現在的鳳清兒就如同一個小侍女,寸步不離地跟着老天鳳,這完全是她心甘情願,甚至說誰要和她搶這位置,她肯定跟那人急。

鳳清兒皺着眉頭看了一會,搖了搖頭。

老天鳳點了點頭,並沒有因為鳳清兒沒有給出答案而感到不悅。相反,鳳清兒不認識這東西,本身就是一種信息。他是知道鳳清兒在天妖凰族中的地位的,而她也不認識的東西,自然說明了很多問題。

「看來這次得花點心思了。」

老天鳳心疼地從他指尖擠出三滴血,用鬥氣包裹住丟給了鳳清兒,「不用在意存活率,你去處理吧。」

「是。」

鳳清兒托著那三滴血朝外走去,外頭是新一批的五十人,在這三滴血的影響下能存活幾人就要看他們的命了。

老天鳳把藥材一根根塞進嘴巴里,隨便咀嚼兩口就咽了下去。不等落進胃袋,它們就在獸火的影響下變成一股股精純的能量,散落至四肢百骸,補足著老天鳳的虧空。

突然,老天鳳取藥材的手頓了一下,他從虛空處感受到一絲若有若無的波動,在閉上眼睛幾秒鐘后,不由露出一絲笑來,是他最初用來引誘凰天的那滴血,似乎被某些人煉化了一小部分,不管那些人是誰,總之他已經多了幾個天妖凰族的手下了。

說起來老天鳳也是凄慘,現在的他只剩下一個空殼子,否則想要炮製那些有想法的天妖凰族哪裏需要這樣費力,直接釋放出遠古天鳳的威壓就足夠了。可惜現在他的身體條件不足以支撐他釋放出足夠威懾住斗聖的威壓,真把對方逼急了沒人會認自己這麼個血緣老祖宗,只能這樣溫水煮青蛙慢慢來了。

和老天鳳的交易步入正軌后,凰天就把注意力放在了手頭這顆血珠身上了。

剛死了一波心腹,凰天沒再喊更多心腹過來,而是喚來一批天賦較好的年輕人,其中就包含鳳英。

之前鳳清兒挑選五十人的時候,鳳英去了現場,不過並未與她交過手,自然就明白了他與鳳清兒的差距。所以當他聽聞族中長輩提及這件事情的時候,幾乎是什麼都不管就沖了過來。

至於那些人說的危險?

呵,想要短時間提升自己的實力,沒有危險才奇怪了,又不是打遊戲氪金,而且氪金還有被父母發現后暴揍亦或是數落一頓的危險呢。

出現在的凰天面前的共有二十人,每一個都不是族裏特別有天賦的。凰天不傻,他也不捨得拿那些真正的寶貝疙瘩做一些沒影的試驗。

「……你們都是天妖凰族的驕傲!天妖凰族的未來將寄托在你們身上!」

開場白是一段洋洋洒洒的雞血文,無非是磨磨嘴皮子,就能拉一波忠誠度,何樂而不為。

將血珠細分成二十份,凰天揮手間那些更加細小的血珠就落在了那些人身前。

鳳英兩手接過血珠,呼了一口氣,一口將之吞了下去。

連半個指尖都不到的血珠里蘊含着無比精純的遠古天鳳氣息,身為遠古天鳳下位魔獸的天妖凰,根本沒有任何辦法抵禦這種氣息。

鳳英構建出來的防禦絲毫沒有起到作用,反而是他體內有許多血液受到那滴血的影響,開始不停自己的使喚了。

噗!

一口逆血吐出,然而這只是鳳英痛苦的開始。

更多的血液開始不受控制,他的身體就像被充了氣,開始變得腫脹,而最初那滴血更是朝着心臟位置流去,用一種最暴力的方式佔據了心臟最中心的位置。

這一過程說起來很簡單,實際過程卻是超過了一天時間,有七人堅持不住,被血滴撐爆,餘下的那些人也好不到哪裏去,看模樣也是隨時都會炸掉。

這些並非全部,當身體承受住了這種折磨后,那滴血里蘊含的天鳳氣息又開始暴動,不斷刺激著鳳英的大腦,有幾次都要暈厥過去。

五天後,這裏只剩下三人。

鳳英趴在地上,大口喘著粗氣,臉上露出劫後餘生的輕鬆感,這種事情他真的不想再經歷第二次了。

凰天看着消耗了不到五分之一的那滴血,翻手將之收起,看了眼撐過來的三個人,當即揮手讓他們下去。

接下來的事情,有人會安排好,並不需要凰天全程處理。

鳳英不清楚另外兩人有什麼樣的安排,不過他對自己的安排十分滿意。

因為鳳清兒倒向了遠古天鳳,她原本的位置就落在了鳳英頭頂,說清楚一些就是現在的鳳英可以隨意出現在大陸了。

「鳳清兒么……總有一天,我會將你踩在腳下!」

踏出族地的瞬間,一種江魚入海的感覺充斥着鳳英的情緒,類似於初極窄才通人,復行數十步豁然開朗的那種感受。

就在鳳英意氣風發的時候,一股若有若無的呼喚聲在他心頭響起。

糾結片刻,他順着感覺走了過去,經過半日趕路,他終於見到了呼喚聲的源頭——老天鳳。

對於鳳英的出現,老天鳳也有些詫異,他沒想到自己的珍貴精血竟然融進這種夯貨體內。

「你……你……」

鳳英說話斷續,在看到老天鳳的瞬間,他隱約明白了一些事情,可又不知如何才能說出口。

看了鳳英一眼后,老天鳳就沒了興趣,傳音吩咐了一些事情,就將他趕走了。

在兩人見面后,鳳英感應到的那種呼喚聲就消失了,取而代之是老天鳳給鳳英留了一道烙印,根本不擔心他會有背叛的可能。

「出來吧。」

鳳英走遠后,老天鳳淡淡開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