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4 日

她絕對不僅僅是一個花瓶那麼簡單,她的實力甚至還可能在葉雄之上。

她絕對配得起他。

最讓她難受的是,葉雄居然將最重要的神器黑暗之心送給了她,這種待遇就算自己都沒有。

她到底是什麼人?

幽冥腦海全都是回憶,上輩子的,這輩子的,兩種記憶,完全充斥在她的腦海之中。

她都不知道,自己堅持留在葉問天身邊,幫他重新奪回神帝之位是對是錯。

她人生第一次,對自己的選擇產生了懷疑。

(本章完) 比賽如火如荼地進行。

實力強者,如葉問天,凈天焚尼這些,很輕易就打敗了對手。

而一些實力相當的,戰起來非常慘烈。

沒有多久,就輪到葉雄對陣精靈島的對手,花落。

愛上病嬌秦先生 花落跟雪落是一對雙胞胎姐妹,花落的頭髮是紅色的,雪落的頭髮是白色的,兩人的臉容非常相似,如果不是頭髮不同,還挺難辨認的。

剛開始看到花落的時候,葉雄還以為看到的是在修真界遇到的精靈族火衛。

兩人站在半空之中,迎面相對。

「你是十六強參賽者之中,境界唯一沒有進入神境的修士。但我聽說,你是最可怕的對手之一,讓我看看,你有什麼實力吧!」花落一邊說,雙手已經多了兩根紅色,兩頭都鋒利的武器。

整個人都處於嚴陣以待,顯然她對這一戰,非常慎重,似乎對於葉雄,打聽得比較徹底。

葉雄在朝聖大典一戰,不但是唯一學會佛門功法《萬佛朝宗》十式的人,還殺了五名神境光明神衛,其中有四名煉虛初期,一名煉虛中期。

那時候,他才化神巔峰,並非現在的半步煉虛。

現在他又進階了,可見實力會可怕到什麼程度。

「你手上的是什麼武器,好奇怪的樣子。」

葉雄指著她雙手中的武器,他還從來沒見過這麼怪異的兵器。

「鴛鴦刺,看起來鮮艷,沒毒。」花落道。

「這武器看起來好厲害樣子,我有點怕,算了,還是不跟你打了。」葉雄突然轉身就走。

花落一臉蒙逼,就連場外的圍觀者也一臉蒙逼,大家都等著看他的真正實力,他這打都沒打就認輸,算幾個意思?

「姓葉的,你就這麼放棄了嗎?」花落不解地問。

「認輸不代表放棄,不是還有復活賽嗎?」葉雄手指突然隔著半空,指著遠處正在圍觀的莫雷,冷冷道:「他是我的,明天誰要跟我搶他,我跟誰沒完。」

就在剛才,莫雷以壓倒性優勢,用變身術加上御獸術,打敗了花落的妹妹雪落。

雪落跟花落的實力在仲伯之間,現在葉雄放棄的跟雪落打,而是挑戰實力強大莫雷,這在別人看來,就算是傻子也知道兩人之間有私人恩怨。

「很好,你不找我,也我準備找你。」莫雷冷冷地說道。

一天下來,八強賽結果出來了。

進入八強的,分別是:

道宗:葉問天,羅天南。

魔宗:洛月媚:

鬼域:路瑤。

佛宗:凈天焚尼,無心。

妖族:莫雷。

精靈族:花落。

除了道宗跟佛宗之外,其餘四道,各自只有一人進入八強。

三清道首在賽后,重申明天復活賽的的規則,八名被淘汰的選手,明天聚集在此,進入復活賽抽籤對陣,最後勝出的兩個,擁有挑戰對八強任意一人的資格,成功了就能取代對方。

一夜無話,第二一早,復活賽開始。

先是抽籤儀式,葉雄第一戰對手,居然是自己的朋友無戀小和尚。

無戀和尚沒有跟他打,直接選擇認輸。

作為新人,這一次能進入前十六,他已經很滿意了,他還年輕,未來的路還很長。

第二戰,葉雄面對的是精靈族另一名參賽者,花落的妹妹雪落。

雪落沒有認輸,選擇一戰。

整個過程,沒有任何懸念,葉雄從頭到尾,只用一招佛魔出海,以壓倒性優勢,將雪落打敗。

復活賽最後兩人名單出來了,是葉雄跟道觀的赤瞳,兩人擁有挑戰前八強的資格。

「你們兩人擁有挑戰前八資格,只有一次的機會,請慎重選擇,赤瞳,你先來。」

赤瞳看著半空之中排著的八強,最後毫不猶豫選擇了洛月媚。

洛月媚在八人之中,實力是最弱的,而且她昨天跟江河一戰,受傷未愈,選擇她是最明智的選擇。

「洛月媚,赤瞳選擇你為對手,你可應戰?」三清道首問。

周圍的人,目光全都落到洛月媚身上,等著她的最終的回答。

場外的圍觀者,很多人都很佩服她,能單憑自己的意志力,進入八強。

但是,這是一個實力為尊的世界,沒有同情可言,想走到最後,除了強大的實力,沒有任何捷徑可走。

「我……」

「她選擇認輸。」

洛月媚還沒回答,葉雄就搶先說話。

「葉雄,你沒有權利幫她選擇。」三清道首目光落到洛月媚身上,問:「洛月媚,我再問你,可否應戰?」

「月媚,魔宗名譽包在我身上,有我夠了,萬一你受傷,沒法看我比賽,豈不是很遺憾?」葉雄道。

洛月媚的實力,葉雄心裡很清楚,絕對不是赤瞳的對手,如果硬要打,只有一種下場,就是輸。

還有可能受傷,這是他不想看到了。

洛月媚沒想到,他會站出來為自己說話,如果是別人,她肯定不會聽,但是葉雄出聲就不一樣了。

她這麼拚命,就是為了證明給他看,現在如果自己繼續要戰,他不高興,就沒什麼意義了。

「我聽你了,認輸。」洛月媚點了點頭,選擇認輸。

周圍噓聲一片,很多人給予了洛月媚嘲笑。

不戰而敗,確實不像一名戰士。

「你們噓什麼噓,誰不服,自己出來跟她打啊?」葉雄朝周圍的噓聲大吼。

這些噓聲的全都是境界低的修士,唯恐天下不亂。

高階實力強者,是不會發出這種噓聲的。

被葉雄一聲,周圍的噓聲,全都停了下來。

「葉雄,輪到你了,你選挑戰誰?」三清道首問道。

葉雄目光在周圍的人臉上掃過,最後,目光停在葉問天臉上。

「想挑戰我嗎,最好先掂量一下自己的實力。」葉問天冷哼。

「會的,但是我得先將私人恩怨解決一下。」

葉雄從身上掏出一張早就準備好的契約,面對莫雷,說道:「這是生死狀,莫雷,你敢簽嗎?」

此言一出,場下一片嘩然。

大家都猜到,葉雄會挑戰莫雷,但是誰也沒有想到,他會要求跟對方簽生死狀。

這是不死不休的節奏啊!

莫雷從人群之中走出來,從懷中掏出一物,赫然是另一張的生死狀。

(本章完) 「沒想到咱們想到一塊了,簽就簽,不簽是烏龜王八蛋。」

莫雷的表現也引來的一片嘩然,兩人都暗自準備了生死狀,這是多大的仇啊!

周圍的人,開始打聽兩人之間的恩怨。

「他們兩人之間,有什麼恩怨?」場下,路瑤問旁邊的洛月媚。

洛月媚當下將莫黑莫白,數次打十三宗門的主意,最後趁宗主跟葉雄不在,將十三宗滅宗的事情,從頭到尾說了出來。

「阿雄有一個關係很好的師姐,叫王儀琳,在滅宗的時候被殺了,那時候他就想去妖族報這個仇,只是一個直沒有機會。莫雷是莫黑莫白的堂兄,這次也是為了報兩個堂弟的仇而來的。」洛月媚說道。

「無恥之極,他兩個堂弟都是人渣,他還有什麼資格來報仇。」路瑤怒道。

「他會死得很慘的。」洛月媚冷冷道。

半空,兩人迎面相對。

莫雷,妖族第一人。

葉雄,魔宗第一人。

兩人之間的碰撞,是這次比賽的最大看點之一。

在路遙沒有展露真正的實力,輾殺陳風之前,莫雷,葉問天,葉雄,凈天焚尼,已經被外界評為最有可能進入四強的實力強者,沒想到還沒進入四強,兩人就強強相遇了。

三清道首握著兩張生死狀,看了一眼,說道:「天才不易,你們都是各自一道資質最強大的天才,無論是誰殞落,都是非常大的損失,你們確定要這麼做嗎?」

「我確定。」

「我確定。」

「莫族長,你確定嗎,這次簽生死狀,事後你不得再追究?」

三清道首朝遠處,一群圍觀的妖修之中喊道。

「我角族從來就沒有儒夫。」

妖修群中,一名站在中間,頭生雙解,氣勢十分強大的妖修說道。

「你就是角族族長?」葉雄目光炯炯地盯著那妖修問。

「沒錯,我就是角族的族長,莫天都。」那妖修傲慢地說道。

這麼說,莫黑,莫白的行動,都是受到他指使的了。

葉雄望著他,把他的容貌記了下來。

有些仇當場就可以報,有些仇,可以慢慢報。

從記住莫天都容貌的那一刻起,就已經註定他以後是一個死人。

「凌正風,十七宗宗主余歸海無法前來,你作為第一宗的宗主,可以做個見證嗎?」

三清道首目光落到凌正風身上,詢問道。

「我可以做見證。」凌正風點了點頭。

「既然都有見證人,雙方都同意,那你們雙方簽下名字,生死狀就成立了。」

葉雄走過去,在對方的狀上籤上名字。

莫雷也在他的狀上籤上名字,雙手交換了生死狀。

「狀已成立,開始吧!」三清道首說完,離開中央。

……

葉雄懸浮在半空之中,眼睛咪了起來。

腦海裡面,浮現出十三宗被滅門的悲慘情景。

特別是王儀琳死前的那模樣,歷歷在目。

多好的一個姑娘,就這樣無辜地死了。

佛氣跟魔氣,從他身上擴散出去,一左一右,讓他的氣勢瞬間就漲了起來。

金氣跟黑氣在半空交織纏繞,產生一種非常恐怖的氣勢。

「真猿六變,開……」

變身真猿六變,身體光芒大盛。

另一邊,莫雷也開始變身,變成半人半獸,身體除了腦袋以外,身體,四肢,全都變成獸的身軀。

全身黑得發亮,一根獸毛根根豎起,就像鋼針一樣。

碩大的右手,握著一把三叉戟,沉甸厚重。

「姓葉的,若不是為了準備六道大比,我早就去魔宗找你為了兩個堂弟報仇,沒想到你也在此,正好,省得我浪費功夫去找你。」莫雷三叉戟在半空一敲,一道孤形氣勢,震蕩開去,一看就知道是把十分厲害的武器。

「既然已經互為敵人,就沒必要浪費口舌了,動手吧!」

「好……」

好字才出口,莫雷一腳踏出。

整個虛空都彷彿被這一腳踏碎,莫雷這一腳,邁出了幾十公里,手中三叉戟刺出,整個人如同一支怒射蒼穹的神箭,威勢恐怖到了極點。

行家一出手,就知道有沒有。

莫雷這一招,瞬間就引起場下無數人喝彩。

眾人從這一招之中,就能看出他在前面,完全沒有出盡全力。

這一刺,別說半步煉虛境界的修士,哪怕是煉虛後期,也得有苦頭吃。

面對如此凌厲的攻擊,葉雄並步沒退,左右划孤,雙掌齊吐,佛魔出海。

自從參加大典以來,他一直都出這一招,沒有出過第二招。

有些人明知道他這一招厲害,但就是擋不住,躲不開,可謂一招鮮,吃遍天。

「又是這一招,你除了這一招就沒別的神通了嗎?」莫雷哼了一聲。

「你沒資格讓我出別的招式。」

掌印,跟三叉戟在半空相撞。

一時之間,半空炸開,空間波盪,蒼穹欲塌,空氣為之凝結。

強大的裂扯之力,引起空間風暴,周圍靠得近的人,不由得後退一段距離,這才放心下來。

兩道流光同時退了出去,雙方都受不了這反震之力,齊齊退走。

單從元氣的濃郁程度來看,兩人似乎不相伯仲。

「你完蛋了。」葉雄喝道。

從來就沒有元氣跟自己在相同洪厚程度的人,能打贏自己的。 萌妻專業坑總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