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7 日

她知道很多年以後世界將會和平,一切都會走上正軌,人民的生活也會越來越好。

解放時剛好遇到鳳凰五百年自焚一次,她一出現把所有凡間的苦疾都帶走。

找了個非常美的山頂上,她好久沒有好好見過陽光,好久沒有呼吸過新鮮空氣,也好久沒有看看這個她執著留戀的凡間。

這個山頂很奇怪全是紅色的楓葉,落葉迎著風和陽光落下美極了。

她半躺在一棵最大的楓葉樹下小憩息一會,想要去找一下那個白天不會出來的人。

好久沒有這麼愜意,在這寂靜的午後睡個午覺。

進入睡眠之後,她走到周公的宮殿前像從前那樣坐在他家門口又手托著下巴發獃。

「我說妹子,幾千年不見你還是跟之前一樣光坐在門口不告訴我哈,難道我門口是你反省的好地方?」

沒多久身旁邊多出了一個紅色的身影,那個身影正是好久不見的周公。

「周公你就別埋汰我了,你都不知道我現在煩得要死。」

「煩啥跟哥說一下,雖說幫不到你忙,好歹也能當個聆聽著,讓你有地傾訴。」周公如親哥般對她極為溫柔寵溺當她是小孩子般掃掃她的頭。

不喜歡別人當她是小女孩,她明明比誰都強悍,周公愣是愛把她當成是孩子一樣,嫌棄地揮開他的手回直接說主題道「我想變成凡人,如今我知道方法可以變成凡人卻又找不到我凡人的魂,聽說是被你拿走的,我就想過來問你是不是有這麼一回事。」

聽了她的話之後,周公眼神閃爍了下,強硬著語氣回道「妹子,我看你這是把我當成神了吧?」

「你不是一直是神么?」瞧他說的話真讓人看不起,明明他就是神還這麼說。

「我是神啊,但我是一個小神啊,我的權利最多也就是去幫人家解解夢,別的什麼事都幹不成。」

「你有沒有去過木星?」

蘇心優並不相信他的話,所以直勾勾的望著他的眼睛問他。

「沒,沒有。」這時周公開始被她盯得有點心虛了,但嘴上還是不承認。

辛二小姐重生錄 蘇心優有點惱火了,在看到他心虛的樣子,更為惱火,覺得他是有什麼關於自己的事情瞞住自己。

「我一直以為我們是最好的朋友,你會是一直守護我的人,就算不是愛我,也是對我最真心的朋友,但是現在你改變了我對你的看法。」

「妹子,別這樣啊,我承認了還不成嗎?是你姥姥讓我去把你的靈魂帶回來我這裡放著的。」

「為什麼?怕我有了凡間的魂而去投胎轉世嗎?」

「為什麼這麼我是不知道,不過奇想天成不想讓古循找到你的另一半魂是真的,他上回還在澤林把另一半也拿回來了,也是放在我這裡。。」

原來兩半靈魂都在周公之里,她現在特別想要回自己的靈魂,急著想進去看那兩半的靈魂到底在哪。

「在哪,給我看看。」 ?進入獸車,一位宮裝女子站在門口迎接,就是武成郡主了。

武成郡主白玉般的鵝蛋臉,一雙鳳眼,眼尾微微上翹,明亮有神,相貌是極美,不比雪千柔和葉靈運差,而且多了三分英氣,三分貴氣。

武成郡主是法相境的修為,一般法相境的修士都是幾百歲了,就算保養有術,也很難保持少年時的相貌。

而武成郡主卻完完全全一副少女之相,肌膚光潔滑嫩,好像新剝的雞蛋殼,多半是使用了什麼固顏秘術,大周王朝彙集了天下修鍊秘法,有此秘術也不奇怪。

「這次來溪國,能見到三位豪傑,真是榮幸之至,慕容前輩請,白前輩請,凌前輩請……」武成郡主看到凌天,略一猶豫,還是稱凌天為前輩。

慕容文華和白詠思心中驚訝,兩人見識過凌天的能耐,知道凌天配得上前輩兩個字。

但是武成郡主沒有親眼見識過凌天的能耐,只是聽慕容文華說是凌天發出的那道靈力球,這樣就叫上凌天前輩了,這武成郡主真有魄力啊。

飛天獸車內空間極大,分為好幾個房間,有專門的會客室。

四人落座,侍女奉上茶點。

慕容文華喝了一口茶,見茶葉黑紋森森,心中驚訝,這可是氤魂茶啊。

據說此茶只在大周產出,喝了之後能壯大神魂,對神識極有好處。

光是一兩茶葉,就是千萬純陽丹起步的,這武成郡主果然是豪富啊。

慕容文華知道此茶好處,豪不猶豫的喝下肚去,然後也顧不上面子不好看,全力煉化此茶的藥效來。

而白詠思本來有些疑慮,溪國和玄武國畢竟是敵國,見慕容文華喝下去了,他知道慕容文華向來謹慎,見識也遠高於自己。

既然慕容文華都喝下去了,白詠思也安心了,也喝了氤魂茶。

而凌天本來也有些防備,不過見慕容文華和白詠思都喝了,也小小嘗了一口。

茶水入肚,凌天立刻感覺到了氤魂茶對神識的好處,原本先用靈力和混沌神雷包裹茶水的想法也消了,立即煉化起來,感覺神識提高不少。

這時武成郡主與慕容文華和白詠思兩人聊天,郡主提到兩人的功法和事迹,說話看似隨意,卻極盡讚美,讓慕容文華和白詠思兩人很是高興,也暗暗驚訝,明明是第一次見面,郡主卻如此熟悉兩人的事迹,看來郡主對溪國的情報下了很大工夫啊。

「本郡聽說凌前輩神功蓋世,一人滅了血刀門,很是好奇啊,前輩能否說說?」

武成郡主美眸流轉,如秋水的目光在凌天身上打量。

慕容文華和白詠思也看向凌天,如果之前凌天沒有展示實力,兩人是絕不會相信凌天滅了血刀門的,但現在卻是信了九分。

就憑凌天發出的那記靈力球,他還真有滅掉血刀門的實力。

「郡主說笑了,我是和血刀門有一點衝突,但說不上滅門。」凌天道。

「血刀門掌門蕭破野都死了,三大靈嬰境修士也死了,說是滅門也差不多嘛,」武成郡主似笑非笑道,「聽說凌前輩挑了血刀門,是為了一個女人,前輩身邊有三個女人,不知道是哪一位美女,能有這樣的福分呢?」

凌天微微而笑,沒有答話。

「凌前輩是害羞了?那本郡來猜一猜,是不是那個雪娃娃一般的姑娘呢?是你的侍女吧?那姑娘真是清麗無雙,難怪凌前輩衝冠一怒為紅顏呢!」武成郡主笑道。

慕容文華心想,傳聞中這武成郡主如何如何厲害,看來名不符實。

女人畢竟是女人,幾大靈嬰境修士在坐,她卻問一些無關緊要的問題,甚至有些失禮了。

「郡主取笑了。」凌天淡淡道。

「呵呵,本郡說話不知輕重,失禮了,凌前輩見諒。」武成郡主掩口笑道,英氣動人的她,多了三分嬌美,讓慕容文華和白詠思兩個老者都是眼前一亮。

「郡主,在下冒昧,有一事不知當不當問?」慕容文華道。

「慕容前輩是要問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吧?」武成郡主道。

「正是,郡主這時候應該在前往金溪城的路上吧,大總長還在等您呢。」慕容文華道。

「本郡現在就是去金溪城啊。」武成郡主道。

慕容文華和白詠思都露出不信之色。

「本郡這次來溪國,是來和談的,慕容前輩和白前輩都是溪國本地人,敢問兩位前輩,溪國是支持和談的多呢,還是反對和談的多呢?」武成郡主道。

「恐怕是反對的占多數吧,不過,我們慕容家是支持和談的。」慕容文華道。

「這我知道,不知道白家是什麼態度呢?」武成郡主道。

「我們白家是小家族,能有什麼態度,大總長和十大家族決定了,我們照辦就是。」白詠思苦笑道,打了一個太極。

「不知道慕容家為什麼要支持和談呢?」武成郡主笑吟吟看著慕容文華,目光中似乎大有深意。

「郡主既然問了,咱就說說心裡的實話,因為和談,對我們慕容世家有利,」慕容文華道,「我慕容家主要經營溪國山南玄武三國的貿易,和平才能生財嘛!」

白詠思心中冷笑,慕容文華是睜眼說瞎說,慕容世家是支持和談沒錯,不過真正的理由,並不是嘴上說得這麼簡單。

「我們玄武國也是希望和平的,可惜溪國反對和談的修士,恐怕能佔到十之八九,本郡這一次來,是冒著生命危險啊。」武成郡主苦笑道。

「郡主言重了,據我所知,雖然反對和談者眾多,但步蒼生大總長是大力支持和談的,誰敢違逆大總長,應該不至於到這種程度吧。」白詠思道。

金主蜜約:總裁的小辣妻 「如果不是收到消息,有人要刺殺我,我至於繞道嗎?」武成郡主道。

「有人要刺殺郡主?」

白詠思和慕容文華都是大驚失色,不敢相信,和談的事是步蒼生欽點的,這不是打步蒼生的臉嗎?誰敢挑釁溪國第一人?這是天大的事啊!

「也是幸運,能偶遇三位前輩,晚輩斗膽,有一事相求。」武成郡主道。 ,「姑娘莫非是得罪了什麼人不?」

「應該是吧,反正我現在就想我又被送去了哪個空間,我要怎麼樣才能出去。」對此蘇心優是哭笑不得啊。

她這是命不該絕啊,被吸進跟沼澤一樣性質的爛泥裡面都死不去,還落到了大冬天裡。

原來在的那個空間可是夏天,突然換成了冬天,幸好她感覺不到冷,但是莫名的感覺到餓。

「這裡並不是什麼世界,你是闖進了我的幻想裡面,所以你想出去的話,等天亮,我就放你出去了。」

「是你拉我進來的?」

獵愛入局:誘寵間諜妻 「不是,我受傷了,哪有力氣拉你進來,你不知道怎麼闖了進來然後救了我。」

「我救了你?」

莫名的又成為了別人的救命恩人,她怎麼不知道自己救過誰?

「是的,你還記得那隻白老虎嗎?他其實只要雖點水就能活了,可是一直拿不到水喝,就在它快要死的時候你就進來了。」

「原來是你啊,你現在是活過來了嗎?」

「嗯,但現在我還沒有能力送你出去,等明天,天一亮我的夢就會醒,你就能出去了。」

「好吧,那我就等天亮吧!」她欣然地接受了這個結果。

蘇心優不是個遇到什麼事都悲觀的人,她會盡最大能讓自己覺得慶幸的事情來安慰自己。

「你不怕我?」

「我怕什麼?我要說出我的身份,該換你來怕我了。」

「那你還是不要說,我怕我好不容易活過來又被你嚇死了。」

「哈哈哈」

別看這位先生憨憨的老實樣子其實也是挺搞笑的嘛。

被她笑得臉還紅了起來,傻地撓撓頭。「嘿嘿…」

喝完湯之後他拿來燜肉給她吃,跟回鍋肉差不多,特別的香和軟。

「大哥,還不知道怎麼稱呼你呢!」

「禹中天」

「看你年紀也不小了有孩子老婆了嗎?」

蘇心優邊吃東西邊跟他嘮起家常來。

他沉默了好一回兒才回道「沒有,像我這麼窮的人哪有姑娘願意跟我。」

本來是平常的嘮家常,可見他一臉悲傷就知道他並不是像他所說的因為窮沒有姑娘願意跟他過日子,蘇心優也不打算再追問下去了。

於是說道「你怎麼會受傷的?而且你還是只白虎,該不會是上古神獸吧?」

當朝第一惡妻 「你覺得上古神獸會落到我這般下場連水都喝不著嗎?」

「那倒也是,你說這裡是你的夢裡邊,那你原來是住在哪裡的?」

「我原來就住在這個山,給你講講我小的時候的事情吧!」

可能是因為太久沒有跟人交談過,禹中天特別想跟眼前這位女孩聊隱藏在內心深處多年的秘密。

「可以啊,反正長夜漫漫,我們就傻坐在這裡也是無聊,不如聽聽你的過往。」

他停下手中的活望著火,思緒飄遠了

「在幾百年前,那時候我還小也不是白虎,我是個正常人,我自幼父母雙亡,因我的父母生前做件對不起村民的事情,於是在他們死後,我的日子並不好過,他們不僅沒有給我吃的還把我趕緊出了村子,我實在沒有地方可去就跑到這座山上來躲著。」

「你好可憐喔~」聽著他凄涼的過往,蘇心優想到自己小的時候也是挺慘的,不禁同情起他來。

「嗯!」他接著說道「那時候還小,什麼都吃,只要能入口的,不管有沒有毒都吃,後來一次我不知道吃了什麼東西,我先是睡了好久好久,醒來之後我就發現我全身都長滿了毛,像老虎的毛,因為還小,只要自己沒死,長了毛也沒有多在意,就那樣越長越多,後來就變成了一隻小白虎,慢慢的小白虎長大了,學會了捕捉獵,也學會了一個人生活在大山裡也不覺得害怕,因為我知道我變成了一隻百獸之王,不用再怕任何動物了可以在山間隨處走。直到有一年,記得那一年很少下雨特別的乾旱,別說山下了,山上連樹都死了,動物們比人類要先知道有天災要來臨,都提前走了,但是我不想離開自己從小生長的地方,所以我堅持留下來,在這裡等下雨,沒多久山下的收藏也不好人鬧起飢荒來,也是能走的都走了,不能走的只能等著餓死。有一個小女孩七歲那樣吧,她父母嫌棄帶上她一起逃飢荒會多一張嘴吃飯,所以就把她騙進了山,然後帶著她的三個弟弟走了。

小女孩獨自在山上她特別的害怕,但是又答應過父母會等他們回來接她的,就算害怕也不會跑下山去。

她很聽話,一直站在那個地方不敢亂走一步,生怕她一轉身父母就找不著她了,可她畢竟是人,是人就該吃飯,不然會餓死,過了兩天之後她開始脫虛,第五天,她再也堅持不住了,在附近找吃的,我見她實在可憐就拿了點以前猴子在山洞裡收藏的果子給她吃。

有了吃的她才得以續命,很快我們變成了很好的朋友,她在山上也陪了我一年,直到第二年的春天,這邊雨水多了,地里莊家又開始有了收成,村民們也慢慢的回來了,包括孩子的父母。

他們回來之後拿著香和供品想到拜祭那位被他們丟棄的女兒,女孩在見到她的父母之後開心的跑出去與她父母相認,在她看來,她父母並沒有丟掉她只是走開了,現在才回來接她回去,我也沒有什麼,只要她高興就好,女孩的父母見到自己沒死的女兒他們也是很驚訝,帶她回去並問她是怎麼活下來的,她也老實的說她是被我一隻白老虎救的命,在凡間白色的動物都代表著不吉利,所以大家都覺得前年那聲災難是我帶來的,他們讓女孩帶路來處死我,並讓女孩引我出去,當時我也是傻就出去了,可沒想到,得來的是一個大陷阱,我也很快被他們收到陷阱里怎麼跳都起不來。當時我特別想不明白我救過女孩的命,她為什麼會反過來恩將仇報來置我死地。」

他講到這裡時,忍不住悲傷起來,如果他是女人的話肯定是哭個死去活來的,但他沒有,他身為一個看透了世態炎涼的人肯定不會輕易落下淚水。 ?「郡主是要讓我們護駕嗎?」慕容文華道。

「正是,本郡只是收到消息,也不能確定是否真有刺客,」武成郡主道:「我想請三位護送我到金溪城,當然也不能讓三位前輩白辛苦,每位五千萬純陽丹,略表謝意。」

慕容文華和白詠思臉色一變,心中驚訝。

五千萬純陽丹!好大的氣魄!

從這裡到金溪城,全速飛行,也就五六天的時間,相當於一天一千萬。

要知道慕容文華一輩子的積蓄,也就五千萬純陽丹,之前全部給了凌天,現在有機會賺回來,讓他心動不已。

連十大家族的慕容文華都心動了,白詠思窮得多,但他卻一臉猶疑之色。

「郡主可知道,是什麼人要刺殺您呢?」白詠思道。

「不知道。」武成郡主搖了搖頭。

「白道友,你還考慮什麼,這可是五千萬,五千萬啊!」慕容文華傳音,聲調頗為激動。

「慕容道友,我是怕有命拿,沒命花啊。」白詠思傳音回去。

「白道友,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慕容文華道。

「你說敢刺殺郡主的是什麼人?」白詠思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