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5 日

她最了解自己父親的性格,不輕易發火,喜怒不露於表,此刻大發雷霆,肯定是受到了很大的壓力。

「殿下剛才發水鏡過來,問我對正道的搜捕進展,得知我沒什麼進展,十分憤怒……這幫正道修士,以前不是個個都挺狂妄的嗎,現在怎麼突然都變成縮頭烏龜了。」魔淵罵道。

「他們情知不是殿下的對手,躲起來也很正常,現在的仙界秘境那麼多,哪個勢力沒幾個不為人知的秘境,甚至還有芥子空間,咱們去找他們,不異於大海撈針。」小蝶說道。

「我想了很久,與其這樣下去,不如引蛇出動,把他們引出來。」魔淵眼神之中,閃爍著妖異的光芒。

「父親大人想到辦法了嗎?」小蝶問。

「想到兩個,第一個是光明神矛,只要咱們將光明神矛的假消息放出去,正道一定會想方法設法打探,到時候咱們只要守株待兔,就可以將他們一網打盡。」魔淵說道。

「這是個好辦法。」小蝶點了點頭。

「這個辦法好是好,但是太難操作了,光明神矛畢竟是神器,從來都沒有人見過,如此厲害的東西,在不在仙界都很難說,想讓正道的人上當,不容易。」

這種節骨眼上,光明神矛的消息突然出現,哪有這麼巧,只要是正常人,都會懷疑有詐。

「父親大人,那第二個辦法呢?」小蝶繼續問。

「咱們把葉雄的假消息放出去,就說咱們把他抓了,我相信,肯定會有很多的正道修士,會想方設法來救他的。」魔淵說道。

「他只不過是一個元嬰巔峰的修士,有這麼大的吸引力嗎?」小蝶表示不解。

雖然她利用斂氣珠,壓住自己的修為跟小燕見過葉雄,也知道他很強,但是再強,也不可能跟百里圖,秦煌,羅通這些修士相比,正道會為了他出現嗎?

「你別小看葉雄,他的實力雖然不怎麼樣,但是跟正道幾大領主的關係好著呢。現在,殿下已經得到了黑暗之心神器,正道之中,沒有一個是殿下的對手,不管是百里圖,還是秦煌,還是羅通,他們的上限已到,這輩子都別想贏得了殿下……但是葉雄不同,此人骨齡輕輕就踏入元嬰巔峰,上限極高,可以說,他是正道的未來,如果他被抓了,秦煌一行人肯定會想方設計救他的。」魔淵已經把個中的關鍵,想得清清楚楚了。

(本章完) 「聽父親大人一說,這倒是個好辦法,只是,咱們應該如何做?」小蝶問。

「我已經找到了個很合適的人冒充他……」

半小時之後,一道人影,從外面走進來,來到魔淵面前。

「魔淵,你找我過來有何事?」來人上前問。

「洛東流,我也不廢話,今天來是有件事情要你辦的。」魔淵開門見山。

洛東流原本是魔仙王的手下,歸魔仙王掌管,但是隨著幾次大事他都辦砸了,魔仙王對他很不滿意。

現在魔界已經佔領了仙界,他的地位越來越低,地位不保。

「你說,我一定儘力。」洛東流道。

「識時務者為俊傑,很好!」魔淵點了點頭,問:「你對於江南王了解多少?」

「刻骨銘心。」洛東流咬牙切齒。

在下界,他本來是控制亂星海東方仙域的,樓十八對他的也很忠誠,就是這個傢伙,把他整個東方星域給毀了,讓他無法向魔界提供人才,讓魔仙王大為惱火。

「如果我讓你喬裝成江南王的模樣,你能做到不讓人認出來嗎?」魔淵繼續問。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魔淵站了起來,走到他面前,說道:「咱們魔界已經佔領仙界快半年,但是赫赫有名的正道修士,一個都沒殺掉,殿下為此大為惱火。他心情不好,我們當屬下的,也別想有好日子過。」

「你想讓我喬裝成葉雄的模樣,將正道的人引出來嗎?」洛東流馬上就猜出來了,搖了搖頭:「你太高估他了,哪怕喬裝成他的模樣,也沒有幾名正道修士願意來救他的。」

「這個不需要你擔心,只要你能將他喬裝好就行了,剩下的事情我來做。」魔淵道。

……

百花仙域,某秘境。

百里圖正在跟手下商議大事,突然一名手下急匆匆地走進來,急道:「仙王,大事不好了。」

「怎麼了,快說。」百里圖霍地站了起來。

「剛得到消息,葉雄還沒死,被魔淵抓了,囚禁起來,魔淵放出消息,半個月後,在百花仙域的校場,對葉雄進行處斬。」屬下彙報。

「仙王,這一定是個陷阱,葉雄已經失蹤幾年,連本命元氣都滅了,怎麼可能還活著。」

「魔淵肯定是知道沒辦法找到我們,所以才出此下策,想把我們引出去。」

「仙王,一定不要上當啊!」

周圍的人,全都七嘴八舌地討論起來,紛紛表示不相信這個消息。

百里圖眉頭皺了起來,說道「魔淵明知道我們不會上當,還放出這個消息,他會這麼笨嗎?」

「無論如何,咱們都要打探清楚,先派出去詳細打探一下。」

接下來,百里圖吩咐幾名手下出去打探,等散會之後,他突然發現人群之中,還有一名女人正在站著,目光冷冷地看著他。

看到這熟悉的面孔,百里圖頓時就知道壞事了。

這個女人,一頭雪白銀髮,容貌如同冰山雪蓮,美麗而高冷。

她的世界裡面彷彿只有一個男人,沒有第二個男人,能進入她的法眼。

葉雄失蹤之後,百里圖擔心幽冥跟朱雀會去找葉雄,所以用一個禁制把她們兩個困了起來,但是魔界入侵之後,他無法再將她們放在那個地方,怕被發現,所以將他們帶了出來,留在身邊。

由於他答應一定幫她們打探葉雄的消息,在她們答應他不再亂來之後,他沒有再將她們困住。

現在,幽冥無意之間聽到葉雄被魔淵抓到的消息,她還能淡定嗎?

「我要出去。」幽冥冷冷地說道。

逼良爲妖 「事情真相還沒有查清楚,你不能出去……我答應你,一有消息,第一時間告訴你。」百里圖說道。

「事情的真相,我會自己查探,我要出去。」幽冥重複一遍。

「你答應過我,我才將你們從禁制裡面放出來的。」

「你也答應過我,如果我能進入元嬰巔峰,就可以恢復自由之身……」

「你突破了?」百里圖不敢相信地看著她,馬上用靈識掃蕩她的修為。

果然,她的修為,赫然已經是元嬰巔峰。

天啊,這對夫妻都瘋了嗎?

葉雄已經很瘋狂了,沒想到這個女人也這麼瘋狂。

一直以來,正道之中,把所有的目光都放到了葉雄的身上,沒有多少人關注著幽冥。

誰知道,她也這麼恐怖!

百里圖知道,這個女人跟葉雄,兩人是兩種完全不同的修鍊風格。

讀萬里書,不如行萬里路,葉雄是那種不斷地流浪,尋找,獲得機緣的人;而幽冥是那種骨子裡的隱修,她的世界裡面除了修鍊,什麼都沒有。

她可以一天二十四小時,一個月三十天,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所有的時間,除去吃喝拉撒,全都在修鍊。

這幾年,她已經吸干好幾個秘境的元氣了。

所以,她的進階,在意外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百里圖嘆了口氣,說道:「我說過的話,自然算數,不過我希望你千萬要小心,葉兄弟如果回來,發現你出事事了,他一定會很難過,我也無法向他交待……」

「我相信他一定還活著,我也相信,我能活著。」幽冥堅定地說道。

百里圖從身上掏出一張令牌,拋過去給她:「這塊令牌是這個秘境的出入牌,帶上身上,出去的時候,守衛不會攔著你。」

幽冥把令牌收好,離開百里圖,回到房間收拾點東西。

突然,門外走過來一道人影,輕聲問:「我能跟你一起去嗎?」

來人正是朱雀。

兩人被關在禁制之中幾年,這幾年,兩女為了破開禁制,不斷地聯手,關係跟以前已經不一樣了。

在以前,幽冥是很討厭朱雀的,覺得她跟葉雄的關係不簡單,但是後來,經過相處,她沒這種感覺。

她覺得朱雀是個挺可憐的女人。

「可以,不過你得聽從我的吩咐,不能輕舉妄動。」幽冥事先聲明。

「沒問題。」朱雀馬上答應了。

「走吧!」

兩女收拾好東西之後,化成兩道流光,朝秘境入口飛去。

(本章完) 葉雄被魔淵捉獲,半個月之後在百花仙域問斬的事情,短短几天,就傳遍了修真界。

除了幽冥之外,還有很多關心葉雄的人都知道。

包括燕北書,五行神靈,七大洞主,全都知道。

一時之間,整個仙界,暗流涌動,無數的勢力,暗暗朝百花仙域聚攏。

死亡地帶深處,某片虛無的空間。

原本空無一物的空間,突然出現一道空間裂縫。

這道空間裂縫越來越大,帶著一鼓強盛的光芒,瞬間整片天空都被照亮。

一道人影,踉踉蹌蹌地從裡面出來,帶著狼狽姿態。

那人出現之後,面前的空間裂縫,漸漸合攏,最後消失不見了。

「以我此時此刻的實力,都幾乎無法抵禦這蟲洞的撕扯之力,化神境界之下的修士想去妖界,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葉雄穩住身形,喃喃自語。

他打量一下四周,只見周圍是無數破碎的隕石,四下黑茫茫一片,什麼都沒有。

遠處時不時看到空間風暴,四下若隱若隱,看到有無數的細小吸洞。

種種跡象表明,這裡很有可能是死亡地帶。

「看來,死亡地帶很有可能是五界的連接點。」葉雄沉思。

通往小魔界的入口在死亡地帶;通往蟲界的入口也在死亡地帶;就連通往妖界的入口也在死亡地帶。現在,除屍界還無法確定,其餘四界都是從死亡地帶可以通往的。

死亡地帶被稱之為仙界最神秘,最危險的地方,絕對沒那麼簡單,這裡有太多的未解之謎。

這裡面,一個個空間吸洞,就像迷宮一樣,不知道還會通往什麼地方,誰又能知道。

做了個標記,確定自己下次過來能找到這個隱藏起來的妖界入口之後,葉雄化成一道流光,在四下尋找著。

死亡地帶面積雖然很大,就像迷宮一樣,但是葉雄畢竟來過幾次,經過一天的尋找之後,終於找到了出口,回到外面的空間風暴地帶擊圍。

「死亡地帶鄰近無盡海跟百花仙域,百花仙域在死亡地帶另一頭,我是沒辦法過去了,只能原路返回,先去無盡海,打探一下消息。」

死裡逃生去到蟲界,再去到妖界,葉雄已經花了差不多五年的時間。

在這五年時間裡面,不知道仙界變成什麼模樣了。

剛遁出死亡地帶,葉雄發現面前的半空之中,一隊隊魔族修士從死亡地帶出來,從來的方向來看,很有可能從小魔界出來的。

以前也有魔界的修士潛入仙界,但是從來沒有這麼大張旗鼓,明目張胆。

他們不設防,沒有顧忌,更沒有喬裝,一副光明正大,不可一世的模樣。

葉雄眉頭皺了起來,他隱隱約約之中,有種不好的預感。

跟在這隊魔族修士背後,進入無盡海,經過半天喬裝打探之後,馬上就將仙界現在的大況,打探得清清楚楚。

「沒想到我不在這五年之間,仙界居然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

「魔仙王得到了神器黑暗之心,光明正大進攻仙界。」

「正道領主自知不敵,全都躲了起來。」

葉雄從身上掏出元氣瓶,發現所有的元氣瓶全都空空的,裡面的元氣全都不復存在。

元氣之間的關聯性僅僅局限在一個界面,他去了一趟蟲界妖界,身上所有朋友的元氣都消失了。

現在他想找幽冥,朱雀都不可能了,就連百里圖,秦煌的元氣都丟失了。

他看了眼龍三的本命元氣,也消失了,顯然是因為隔界的原因,導致元氣消失。

「現在最重要的是快點找到幽冥跟朱雀,還有五靈,師傅他們。」葉雄喃喃道。

接下來,他繼續打探,經過打探之後,他得知魔淵設了個局,在百花仙域,以一個假人冒充自己,要說斬自己的腦袋,從來引出正道修士。

得知消息之後,他準備馬上趕往百花城,但是剛動身,一個念頭突然在腦海之中生了起來。

以魔淵的實力,他絕對不敢一個人守在百花城,身邊至少有魔樓,百里風雲相助。

哪怕有魔樓相助,他還是不安心,畢竟,如果百里圖,秦煌,跟羅通一幫人,全都去的話,他們根本沒有多大的勝算,極有可能會請魔仙王出手。

只有魔仙王出手,魔族才有必勝的把握。

如果魔仙王出手,葉雄就算去了,也沒有任何作用,他再狂妄,也不敢跟魔仙王對抗。

問題是,魔仙王會不會去百花仙域?

要破這個謊言非常簡單,那就是告訴所有的人,自己回來了。

「看來要找一個人,祭祭劍,宣布自己王者歸來。」

葉雄腦海之中,瞬間就想起了一個名字,魔樓。

魔樓是魔仙王的左右臂之一,化神初期,實力在魔淵之下,是個陰險小人。

葉雄這輩子最不怕的就是陰險小人。

換在以前,葉雄還真沒有把握能贏魔樓,畢竟魔樓是化神初期,而自己只是元嬰巔峰。

美女總裁的超級狂兵 但是現在,他修鍊成分身,等於擁有兩個自己跟魔樓打,勝算大大增加。

最關鍵是,對方根本就不知道他的底牌。

葉雄化成一道流光,跟在那些魔族修士後面,準備打探魔樓的下落。

……

轉眼之間,半個月時間就過去了,今天就是葉雄斬首的日子。

百花城校場上面,柱著一根參天石柱,直插雲際。

石柱上,綁著一名披頭散髮的男子,全身衣服襤褸,血跡斑斑,一看就知道受了很多折磨。

校場外面,天上,地下,樓上,圍了無數的魔族修士,密密麻麻,圍了里一層,外一層,數也數不清。

魔淵正站在舞台上,背手而立,舉目瞭望。

「監斬官,還有多久?」魔淵問身邊一名魔修。

「還有一個小時。」監斬官恭敬地回答,然後又問:「殿主大人,要提前嗎?」

「不用,繼續等著命令。」魔淵吩咐。

「是,殿主大人。」

魔淵揮揮手,讓他們下去。

目光透過頭頂厚厚的雲層,看到雲層深處若隱若現的人影,他的嘴角露出一絲冰冷如同魔鬼般的笑容。

(本章完) 距離刑場,數萬里之外的高空深處,白雲繚繞,隱隱約約之間,露出兩道嬌美的人影。

幽冥跟朱雀在此地已經守侯多時,兩人的目光,透過雲層,透過無數黑影重重的魔族軍團,看著刑場中間,被參天巨柱綁著的一個披頭散髮的男子。

「是不是他?」朱雀身體若隱若現地問。

她是鬼修,身體可以隨意變幻,在隱身方面,比起幽冥高明得多。

但是論實戰力,她差得遠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