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5 日

她指着中間那個穿着夾克衫的男人,不得不說,駱森擇年輕的時候是真的帥,一副風流倜儻的樣子。

而他身邊站着的女人也同樣嬌豔,這個不難認出來,這麼多年了,王若芸的變化不是很大。

駱森擇也湊了過來,指着駱東風,興奮的說道:“這個是爸爸,這個是媽媽,這他們以前在一起的時候。”

“還有一張哦。”他拿出了櫃子裏的另外一張照片,“這個也是爸爸。”

他指着那個帥氣的年輕男人。

藍陽陽發現駱東風的旁邊還站了一個人,穿着黑色的褂子,年紀比他稍大一些,模樣端正。

“那這個是誰?”藍陽陽問道。

駱森擇想了好片刻,“這是爸爸的朋友,爸爸最好的朋友!”

“是嗎?”藍陽陽又多打量了一會,“我怎麼覺得眼熟呢?”

確實覺得眉宇間有點像誰,但又想不起來。

她擰眉想了好片刻,還是沒有結果。

接着駱森擇又把她拉進了房間裏,給他看自己收藏的寶貝,原來都是他小時候的玩具。

支臨冥站在房間門口,低頭看着蹲在地上的兩人。

呵,幼稚。

不多時,門鈴響了。

“駱少,藍小姐,海底撈到了。”

駱森擇聽見有火鍋吃,跑的比藍陽陽還快。

桌子擺滿了各種食材,還有一個巨大的蛋糕。

阿銘打開蛋糕盒子,插上一個數字“6”蠟燭。

駱森擇在旁邊高興的手舞足蹈,“我要許願,我要許願!”

“駱少別急,我們還沒給你唱生日歌呢。”

阿銘想讓他冷靜一下,結果這孩子已經等不及了,雙手合十,閉上了眼睛,並大聲說道:“我許願,要跟胖姐姐一直一直在一起,做一輩子的好朋友!”


藍陽陽撲哧一聲笑出來。

在外人面前一向面癱的支臨冥,也有點繃不住了。

“不行,說出來就不靈驗了,重新許願。”藍陽陽說着,點燃了蠟燭。

唱生日歌什麼的,還是免了吧,她五音不全,怕丟人。

“那好吧。”駱森擇閉上眼睛,安靜的房子裏,就聽他一個人在嘰裏咕嚕。

許完願望,他對着蛋糕說:“一定要靈驗哦,要讓我和胖姐姐一直在一起。”

然後才吹掉蠟燭。

滿屋子的人都被他逗笑了。 吃過午飯,藍陽陽肚子飽飽的,癱在沙發上一動不動,上下眼皮也開始打架。


“胖姐姐。”駱森擇坐到他旁邊,用手指戳了戳她的胳膊,“你是不是忘記什麼事情了?”

“沒有啊。”藍陽陽換了個姿勢躺着,“我能忘記什麼事?”


駱森擇又往他身邊靠了靠,“你忘記送我生日禮物了。”

她一拍腦袋,一臉懊惱,“哎呀,還真是給忘了。”

藍陽陽從包裏拿出了幾張卡,“我知道你也不缺什麼,所以給你辦了幾張卡,這是遊樂園的終身卡,可以一直一直免費玩。這張是海洋館的、水上樂園、冰雪城……哦對了,還有這個項鍊,上邊有的手機號和住址,以後出門再忘記回家,可以跟熱心的路人或者警察蜀黍求助。”

項鍊的吊墜是一個長方形的金屬片,正面刻了手機號,反面是住址。

“低頭,給你戴上。”

駱森擇乖乖的低下頭,項鍊戴上之後,手攥着吊墜,一臉幸福的模樣,然後小心翼翼的放進衣服裏。

“記住了啊,以後找不到回家的路了,就拿出來給別人看。”藍陽陽不放心,又叮囑了幾句。

“記住了。”駱森擇點頭,“那我們現在就去遊樂園吧,我要玩過山車,還有海盜船!”

藍陽陽突然後悔了,送啥不好,非要送這些呢?

最後受苦的還是自己。

徐助理也送上了他和支臨冥的禮物。

藍陽陽驚訝,明明支臨冥那麼討厭駱森擇,居然還準備禮物。

呵,口嫌體直。

但是,打開一看,居然是個不超過五十塊的豬豬俠玩偶。

雖然說,禮物的心意並不是用價格就能衡量的。

可徐助理和支臨冥兩個人,送一模一樣的玩偶,這就顯得非常敷衍了!

徐助理露出些許不好意思的笑容,壓低了聲音說:“聚划算活動,買一送一。”

藍陽陽一臉鄙視。

但駱森擇卻喜歡的不得了,一整天都不撒手。

藍陽陽陪他玩了一天,晚上躺在牀上的時候,感覺腰痠背痛,卻怎麼都睡不着。

她捉住牀尾呼呼大睡的奧利給,把它拍醒。

“怎麼了陽陽,支臨冥又來跟我搶地方睡覺了?”

奧利給迷迷糊糊的,準備跳走,給別人挪地方。

但是藍陽陽抓着它的尾巴,把它拉回來,“沒有,今天我讓支支睡自己房間了。”

“怎麼回事?”奧利給覺得不對勁。

“我今天在駱森擇家的老房子裏看到了一張老照片。”

“那不是很正常。”

“你別打斷我,聽我說。”藍陽陽捂住它的狗嘴,“那照片上的人吧,我總覺得眼熟,好像在哪裏見過。你說,我來這本書裏,也不過大半年的時間,認識的人就那幾個,怎麼會看別人眼熟呢?最主要的是,那是幾十年前的照片了!”

“是不是長得很帥?”

“也不是很帥,就是模樣比較端正,一看就是那種正派人士!”

“我覺得,只要是個男人,你看着都眼熟。”


“我有那麼飢渴嗎我?”藍陽陽怒斥道,“我看你最近真是皮癢了,沒揍你是不是?”

她拿起抱枕砸過去,奧利給身手敏捷躲過去。

抱枕掉在了地上,它叼着抱着跳上牀,躺在藍陽陽身邊。

她一邊擼狗,一邊回憶書裏的劇情,不由得嘆了口氣。

“最近這大半年,過着富婆的日子,左手小白臉,右手小傻子,有點玩物喪志,我快忘記原書裏的劇情了,怎麼辦?能不能讓我再看一下,我親愛的AI。”

藍陽陽說着要去親它,奧利給果斷撇開臉。

“不行哦,這樣就違背了規則。”

“規則?難道規則不是你這個AI說了算?”

“不是。”

藍陽陽擰眉,“你背後,還有更厲害的AI?”

“天機不可泄露。”奧利給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我困了,陽陽晚安。”

它找了個舒服的位置睡下。

藍陽陽看着天花板發呆,自言自語道:“如果有,那一定是條二哈。”

她接下來都忙於店裏的工作,很快就把這件事給忘了。

先前從寵物救助站領養的十條狗,因爲被下了毒,一直住在寵物醫院裏,醫生通知狗狗已經恢復健康,可以帶回家了。

藍陽陽帶着駱森擇和奧利給,一起去寵物醫院接狗狗。

奧利給彷彿看到了自己的情敵,齜牙咧嘴,一副要幹架的樣子。

藍陽陽趕緊拉住狗繩,說道:“請注意形象,你是高貴的AI,不要跟狗一般見識。”

駱森擇得知這些狗接回去,店裏租來的狗狗要被送走,很是捨不得,回店裏的路上,一直央求。

“胖姐姐,那些狗狗能不能不要還回去啊?我捨不得它們,我想和他們玩。”

他眨巴着水汪的大眼睛,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

藍陽陽還真有點不忍心,但是店裏那麼多狗,真心沒精力打理,而且也放不下啊。

“小駱,我店裏地方小,放不下那麼多的狗,要不這樣吧,我挑選一隻最喜歡的留下,其他狗我都要還回去的。”

如此,駱森擇也只能答應,“那我要留下柴柴。”

“行。”

回到店裏的時候,負責收銀的小姑娘告訴她,有個顧客在這好幾個小時了,說是奧利給的粉絲,想跟奧利給合影。

奧利給一看是個大美女,立刻跑了過去。

粉絲原本在看手機,看到它之後也興奮了起來,把它抱到腿上,不停地擼。


奧利給沉迷於美色中,一臉享受。

粉絲則是拿着手機拍拍拍,然後發朋友圈炫耀。

拍完照片,粉絲又續了一杯咖啡。

藍陽陽坐在不遠處,看着奧利給那享受的模樣,不由得一臉鄙視。

還沒等她鄙視完,粉絲就突然扔下了奧利給,大喊一聲:“衛生間在哪?!”

五分鐘之後,粉絲從衛生間裏出來,還沒來得及走到桌邊,又覺得不對勁,趕緊原路返回。

往來三四次,藍陽陽也發覺不對勁了。

她怎麼拉肚子了?

她是喝了咖啡才拉肚子的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