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4 月 10 日

她坐在實木沙發上,「秦夫人還會養花?看樣子養的還不錯。」

秦雲笙沏好幾杯茶,遞給顏知許和紀洲以及金繪喬三人。

他抬眸望向那一盆弔蘭,眸底的柔意加深,冰川也隨之融化,「不,那盆弔蘭是我養的。」

他的眼底柔意在翻滾,幾秒之後快速的收斂起情緒。

金繪喬喝了一口茶,不得不說這人沏茶的本領很高,茶香四溢,入口甘甜微苦都有。

她抿了一口茶放在桌上,遮掩住語氣里的嘲諷,「秦先生還真是頗有雅趣。」

前妻兒子死的早,如今年輕嬌妻和女兒陪伴在側,這日子活的都快要塞神仙了。

「繪喬姐,我覺得這茶不錯,你覺得怎麼樣?」

紀洲擔心金繪喬遮掩不住情緒壞大事,桌下的腳動作輕柔的踹了一下她。

「還不錯。」

金繪喬知道事情輕重,收起情緒,再次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大概過了四五十分鐘,在廚房忙碌的林挽脫下圍裙。

「好了好了,大家快去旁邊的餐廳,我馬上端菜來。」

秦雲笙站起來,「走吧。」

他拉着秦念心,帶領大家走向客廳旁邊的餐廳。

。 薄暮年在原地不知道站了多久,直到口袋裏面的手機響了起來,他彷彿才回過神來。

黑眸裏面的情緒還沒有來得及收回去,低下頭的時候,還帶着幾分壓抑的痛楚。

口袋裏面的手機一直在震動一直在響,薄暮年只覺得煩躁。

他並不想接電話,然而電話是柏生打過來的。

薄暮年看着來電顯示,片刻,他才按了接聽,眉眼一低,斂下了所有的情緒,恢復了一臉的冷漠,一邊轉身離開一邊接着電話:「柏秘書?」

「二少,老先生他,想見你。」

薄老爺子為什麼要見他,薄暮年一清二楚。

「我知道了。」

應了一聲,他直接就把電話掛了。

沈錦生的言論在網上一出,整個圈子都沸騰起來了,薄家又一次成了茶餘飯後的笑料。

柏生看到消息的時候,下意識就想把信息瞞下來。

然而醫院的護士嘴碎,柏生防住了別人,沒防住醫院的人。

過了一晚上,薄老爺子似乎冷靜了許多,吃了早餐之後還知道讓柏生準備出院。

柏生不過是去辦個手續的空檔,回來就看到薄老爺子一臉冷色地坐在那病床上。

看到他回來,薄老爺子抬手直接就把手上的拐杖對着他扔了過去:「柏生,你膽子大了,現在都知道瞞着我了!」

柏生一聽這話就知道薄老爺子要知道了,他也不辯解:「老先生,您昨天晚上才進了搶救室,醫生說了您需要靜養。」

「靜養?現在這個情況,你覺得我靜養得下去嗎?」

薄老爺子到底是進了一趟搶救室,柏生給他辦理出院,也是因為家裏面有家庭醫生,環境更好一些。

可沒想到那些消息傳到薄老爺子那兒去了,柏生只擔心薄老爺子被氣道,也不敢反駁,只是勸道:「老先生,您身體重要。」

薄老爺子確實氣得不行,可他昨天晚上進了一趟搶救室了,他也深知,自己再生氣,那就真的要完了。

氣自然是氣的,只不過薄老爺子知道控制情緒了,冷著臉讓柏生帶他回去薄家。

剛到薄家,他就讓柏生聯繫薄暮年了。

沈錦生公然對媒體說那樣的話,薄老爺子又不是傻的,他怎麼聽不出來,沈錦生是在諷刺這場婚禮,由始至終都是他們薄家自作多情。

他想起前些日子沈家前前後後的態度,也反應過來,那不過是沈初和沈家人特意演給他看的一場戲。

薄老爺子活了八十多年了,還真的是第一次被人反咬一口的。

這口氣他是真的咽不下去!

薄慕青一大早起來看到沈初父親面對媒體的發言氣得臉都青了,看到薄老爺子從醫院回來,她想都沒想就一股腦子地跟薄老爺子說了。

「爺爺!這個沈初實在是太過分了!她簡直是把我們薄家人都當傻子!」

「現在整個臨城,甚至是全國的人,都在罵我們薄家不要臉!爺爺,您不能就這樣放過沈家啊!」

薄老爺子一路上回來都存着氣,薄慕青的話算是把鞭炮給點了。

「這件事情,我一定要讓沈家給我交代!」

。 第3080章交出異靈,饒你不死!

「大人威武!」

「大人霸氣!」

「大人乃是真男人也!」

一干族老此時形象全無的站在原地吶喊,哪裡還有往日的威嚴,就像是觀看錶演一般輕鬆。

金髮異靈臉色已經難看無比,如今聽見族老們的吶喊,更是氣的臉色發紫。

當初她們錯過了擊殺林天成的機會,所以給今天的自己帶來了如此大的麻煩,在她看來,當初就不應該放過林天成。

否則如今也不會被林天成殺的連連後退,陷入無力與之正面抗衡的局面。

在林天成的引導之下,二人將戰場轉移到了廟宇之中,哪裡有雙生異靈的寄魂石,只要想辦法將這寄魂石弄到手,相信即便雙生異靈再怎麼強悍,也未有俯首稱臣!

另一邊,姬子健也帶著一干人迅速的朝著廟宇所在的方向所在衝來,企圖渾水摸魚搶走雙生異靈的寄魂石,這樣一來他們成為霸主的希望就更大了。

兩隻六星道祖中階的異靈,一旦拿下,放在任何一個勢力都是不可多得的高端戰力!

一旦雙生異靈臣服他姬子健,那麼姬家復興簡直就是板上釘釘的事情,即便是林天成也不得不退避三舍!

與此同時,林天成和異靈小隊也壓的雙生異靈接連敗退,甚至銀髮異靈身上已經被異靈小隊布下了諸多傷橫。

「大人的實力是越來越強了,這距離上一次我們三家聯手攻打巨城才多久?如今他就能以一己之力抗衡整個巨城!」一位族老臉色沉重的說道。

四道如今,他們也算是看明白了,林天成以其說是帶他們攻打,不如說是叫他們來觀戰更為貼切一點。

從頭至尾,他們也沒出手幾次,要是一開始林天成讓三眼銀狐出手,城中的異獸怕是早就逃光了,剩下的雙生異靈因為守護寄魂石離開不了也會被他和他的異靈小隊壓制的抬不起頭。

就如現在一般無二,林天成以自己強大的實力壓制的雙生異靈根本無法喘息。

「今日過後我們是要找個機會向大人表明忠心了,大人這番舉動何嘗不是敲打我們的意思!」

就在這些族老們沉思之時,林天成再一次一道斬飛金髮異靈。

「砰!」

金髮異靈被逼的退無可退,撞在了神像上面,嬌俏的小臉現在已經完全沒有了血色。另一邊,天使異靈的長槍也架在了銀髮異靈的咽喉之上,只要輕輕一送就能將銀髮異靈殺死。

之時,沒有得到林天成的授意,他是不會輕易斬殺銀髮異靈的,雖然銀髮異靈斬掉了他一隻翅膀,讓他遍體鱗傷。

但是在主人沒有下達明確的指示之前,他是不會殺死銀髮異靈的,當即和盾一左一右將其禁錮起來。

「大人,快殺了他們,收寄魂石,我們有辦法封印它們!」一位族老興奮的說道。

「我並不想殺他們,留下他們更有用!」林天成說道。

說罷,林天成將金髮異靈禁錮丟給寒冰等人看守,自己閃身站在了神像上面,伸手從神像額頭上把寄魂石摘下來。在林天成打下神識烙印的瞬間,原本桀驁不馴的雙生異靈頓時眼中閃過一抹異彩,旋即起身恭敬的走到林天成面前跪下,低下了驕傲的頭顱齊聲道,「曜日,皎月見過主人,願意向您獻上我們最後的忠誠!」聞言,在場的人頓時呆在當初,死死的盯著那一雙發誓效忠的雙生異靈。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他們怎麼也不敢相信傲嬌的異靈竟然會如此輕易的臣服他人,要知道一般冰原之上收服異靈的強者那都是使用了強大的秘術炮製對方,令其不堪折磨最後臣服的。

即便是如此,也有很大的可能會失敗,哪裡見過林天成這麼邪性的收服方式,就是簡單的打下神識烙印就完事的。

林天成聞言微微一笑,隨手一招連帶著異靈小隊所有成員統統收入寄魂石中,如今他的異靈小隊已經成了一股不而忽視的力量。

可以說,以如今的異靈小隊,摧毀一個聚集地也不過是彈指一揮間的事情。

雙生異靈被收,整個巨城的異靈都在第一時間感受到了,當即沒有了死戰不退的決心,紛紛四散準備逃竄,結果卻被戰神軍團抓住機會痛殺了一波。

林天成臉上的笑意未減,看著一臉驚愕的姬子健,「你不在城外殺異獸跑這裡來幹什麼?」

聞言,姬子健一臉陰沉的看向林天成,他怎麼也想不到林天成竟然真的能收服雙生異靈,而且過程如此……簡單!

「大人果然是洪福之人,連雙生異靈都輕易的臣服於你了,不過我認為這異靈雖好,卻不是和大人你!」姬子健看著林天成冷聲道。

「什麼意思,既然你都知道他們強大,為何又說不適合我呢?」林天成反問道。

「因為在我看來,我比你更適合繼承這兩隻異靈!交出異靈,我饒你不死!」姬子健說罷,身上的陣圖已經猛然發動。

一時間,整個巨城都被一道霞光籠罩,城外的人根本進不來,裡面的人也出不去。

遠處的雪山之上,應家的族老一眼就看出了這霞光的來頭,當即嘆氣,「走吧,他們內部出了問題,沒有再待下去的必要了。」

「什麼意思?林天成不是已經贏了嗎?你看著異獸都潰敗了!」應天寶一臉疑惑的看向族老問道。

「傻孩子,你可知那霞光為何物?」應家族老苦笑道。

「此物是姬家的不傳之物,雖然我不知道施展的人是誰,但一定是姬家之後,也就是說,林天成一夜顛覆姬家,殊不知人家在這等著他!」

「這霞光乃是強悍的陣圖發出的,不僅僅能隔絕一切六星道祖高階以下的力量轟擊,還能讓主陣之人短時間內成為陣法之中的神明!」

「林天成,凶多吉少啊!」應家族老說道。

說罷,身形一閃帶著應天寶離去,生怕被對方誤會,畢竟這陣圖的厲害他是很清楚的,不想留下來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誤會。

巨城之內,林天成看著四周的變化,以及姬家族老們一幅見鬼的表情。

「姬子健,難不成你想死?」林天成看著姬子健淡淡地說道。「呵呵……自然是不想,所以你應該很清楚,我敢這麼做就有我的底氣!」姬子健自信的說道。

「可能你還不清楚這陣圖的威力,所以才敢大言不慚,我不怪你,但是你可以問問這些老傢伙們,他們認不認識我姬家的傳家之寶,末日之城!」姬子健一臉狂熱的說道。

說罷,也不等別人解釋就忍不住繼續開口道,「在這陣圖之中,除非你擁有超越六星道祖高階的實力,否則就休想與我為敵,因為你根本不配成為我的對手,我隨手就能碾殺你!」

聞言,姬家的那些族老紛紛沉默了。林天成從他們的舉動上自然能分辨的出,姬子健沒有說謊,至少他的感覺不會出錯,姬子健現在給他的危險感十分的強烈!

…… 蒙恬、章邯二人各帶五萬秦騎,朝二個方向殺進匈奴人兵營中。

轟隆隆!

大地震動!

睡夢中的匈奴人驚醒了。

長期生活在草原上的匈奴人,睡夢中聽到大地震動,馬上明白有騎兵殺來。

一個個匈奴人連忙爬起來,尋找自己兵器、鎧甲。

好多匈奴人昨晚上酒吃高了,此時還未醒過來。

混亂!

整個匈奴人兵營中亂成一鍋粥。

有的匈奴人剛剛跑出帳蓬,看到一柄柄戰刀、長槍撲殺上來。

此時匈奴人,很多人沒弄明白到底是什麼事,頭腦迷迷糊糊,未完全清醒。

噗噗噗!

一支支長槍刺進身體,才讓匈奴人清楚過來。

晚了。

一顆顆人頭落下。

秦騎兵撲殺上來,不停揮舞戰刀、長槍,還有一些士兵負責點燃匈奴人帳蓬。

匈奴人兵營深處。

親衛撞進帳蓬。

「首領,秦人殺來了。」

親兵叫嚷道。

此時匈奴首領,昨晚喝了好多酒,又找來美人,耕耘時間太久,身體疲憊不堪。

「什麼事?」

昏昏沉沉的匈奴首領道。

「首領,趕快起來,秦人殺來了,再不逃走,馬上殺到此,到時候想逃走都難。」

親兵道。

一下子匈奴首領清醒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