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7 日

她向床鋪走去,厚重的錦被蓋著什麼東西?

那是憐兒嗎?

還是……?

一把揭開鋪蓋,一柄寒劍如意料之中的向她刺來,被子里蓋著的不是憐兒,也不知道是鬆了一口氣,還是提起了一顆心。

憐兒一定是被他們帶走了!可惡!

凰北月腳尖著地後退數十步,直到抵到牆角才停了下來,那一稟寒劍亦追逐而來,快速從小腿邊拔出利刃擋在臉前,阻擋住了刺下來的劍尖。

不是不到兩秒,她的匕首居然應聲斷裂,臉色一動,盯住黑衣人手中的長劍,劍身通體烏黑髮亮,是上好的烏絲金製作而成,看來此劍絕不是凡品。

她一腳,猛的踢過去。

黑衣人反應也是極快,一手抓住他踢上來的小腿,粗糙的大手捏的生疼,知道來者不好對付,她果斷大喊一聲,「白虎!」

一陣銀色光芒閃過,威武不凡的白虎閃亮登場!

「主人!」

它一技能量球打過去,黑衣人眼疾手快一個閃身就躲了過去,一隻手依舊扣住凰北月。

剛剛喊出口就發現情況大大不妙,白虎銅鈴大的眼睛鎖定在黑衣人身上。

大膽,是什麼人居然敢抓住它的主人,看樣子主人完全受制於他,它張開利爪準備過去營救凰北月。

黑衣人陰側側的笑了起來,「怎麼打不過,想要找幫手?你最好不要亂動,若是一個不小心,你的脖子可就沒了?」

抓住了她的脖頸的手收了收,凰北月呼吸更困難了,長長的指甲擦破了她的皮膚,有絲絲殷紅的血液自傷口處流出來。

她有些難過的醉了皺眉頭,該死的,今日如果她不死將來一定百倍千倍的償還給他。

他的是聲音如同地獄深淵裡爬上來的惡魔,刺耳,嘶啞!

白虎緊急的收回了爪子,開玩笑,主人現在被黑衣人掌控在手裡,若是它出手,主人的性命恐怕是……

它不敢想象!只能不動!

凰北月無可奈何,她發現在這一刻,她的幻力竟然又失靈了。

抓住她小腿的那隻手特別有力,凰北月掙扎了半響也沒有結果,這個人實力很高,高得超出了她的想象。

她一直以為憑她如今聖階六段的實力已經是很強悍的了,就算是出去也能夠獨霸一方。

可是到這一刻她才明白,什麼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也許在這一刻在將軍府里也就只有凰一鳴有本事與眼前的人一爭高下,她現在無比期望凰一鳴能夠來,她還有好多事情沒做,她還沒有找到她的母親,她好不容易才有從活一次的機會,她不能死。

求人不如求己!

她開始了談判,「你到底是什麼人?我與你有什麼仇恨?為何半夜闖進來,你到底有什麼目的?」

「本尊是什麼人,你沒有知道的必要,嘿嘿!因為你馬上就會死了,就算你知道了又能怎麼樣?」

他發出,嘖嘖的聲音!一雙陰寒的眼睛露在外面。 「真是可憐了這樣一張美麗的臉,今天居然就要死在本尊的手下,本尊還真的是捨不得下手呢!」


他另一隻干煸蒼老如殭屍的手不住的在凰北月臉上來回摩擦。

「好細嫩的皮膚,摸起來真舒服!」他不住地發出讚歎!

凰北月皺起眉頭,真是噁心!

一股滔天的殺氣突然湧現出來,凰北月和黑衣人俱是一怔,望了過去。


大門應聲破裂,一道白色身影拖曳而出,齊至腰際的頭髮如瀑布般傾瀉而下,發出亮澤的光芒,他五官精美如畫,皮膚白皙如雪,一眼看去,猶如滴仙下凡。

前提是要忽略他臉上滔天的怒氣,他一步一步緩慢的走過來,他每走一步都像是一口鐘,重重的敲打著人的心上,黑人被壓迫的,喘不過氣來。

那隻可惡的手抓住她的脖子,還有她的小腿,怎麼看怎麼礙眼,眼睛里滲滿了怒氣,表情卻越發的淡定起來。

他邁開優雅的步伐,慵懶的走過去,他尊貴如王,帶著天生的王者之氣步步而來。


是少主,他怎麼來了?

他不是受傷前去閉關了嗎?怎麼會在這個時候出現在這裡?

凰北月也是一臉驚訝,他怎麼還會來,她先前的態度難道還不夠明顯嗎?

「現在給你兩個選擇,你是選擇讓我出手,還是自刎?」懶散的聲音自他口中溢出,彷彿是在訴說著一件再普通不過的事,他從來不將別人的生死放在心上。

當然,除了那個女子!

餘光瞟了一眼凰北月,她依舊保持著那個姿勢,被黑衣人挾持著。

「想要我放了她當然可以,只要你現在馬上離開,我就放了她。」

黑衣人開出條件,那現在這幅打扮,他相信少主認不出來,只要離開這裡就好,這個女人以後有的是機會。

可是夜幽冥哪有那麼容易放過他,「傷了我的人還想安全離開,你把本少主當成擺設了,嗯,綠尊!」

他一語道破了他的身份,這是他家族的四尊之一,四尊分別是,紅尊,橙尊,黃尊,綠尊,他們的實力也是從紅到綠,由強至弱。

可是哪怕是最弱的綠尊也有宗階六段的實力,他知道現在的凰北月還遠遠不是他的對手。

「少主既然知道是我,那也應該知道這是宮主的命令,本尊也只是執行命令而已。」既然道破了身份,他的語氣也硬了起來。

這是宮主下的命令,不止是他就是少主也只有服從,從來沒有人敢忤逆宮主的意思。

宮主說這個女子是少主情路上的障礙,該死,那麼她就該死。

儘管他有些捨不得,這樣一個貌美如花的女子,這樣死了倒也可惜,不過為了少主的將來,犧牲一個小小的女子又算的了什麼。

明年今日就是她的祭日,怪也就只能怪她招惹了少主,讓少主為她痴迷而將生命都置之腦後。

「如果我不讓他時你又該當如何?」他依舊漫不經心的開口,可是那話里赤裸裸的保護態度那麼明顯,就算傻子也聽的出來。

「少主是不惜違背宮主的命令,一定要護他嘍?」眯了眯狹長的眼睛,黑衣人的語氣變得陰陽怪氣。

請大家投票,如果可以的話在網頁上投票吧,我的人氣好低(⊙o⊙)哦,還有大家的評論我每天都會看,有什麼可以提出來,我會看到的,米雪謝謝大家的支持!???。

豪門弃少 ,請有書幣的大方打賞,跪求,跪求,跪求! 「你能耐我何?」

氣氛劍拔弩張,空氣中強烈的氣流刮的人眼睛都睜不開,不知道什麼時候黑衣人送開了手,凰北月得到了自由,可是眼前的高壓氣流迫使她用手閉擋住了眼睛。

「那麼就別怪屬下得罪了!」狠辣的聲音從一旁傳來,凰北月心驚,這是要動手了嗎?

「那就看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

話音停頓,人已經如同離弦之劍奔出房間,兩人都是當世強者,實力本來不相上下,甚至可以說夜幽冥應該是更勝一籌,可是舊傷未愈加上剛才的極速趕來,身體已經嚴重透支。

他表面做出很漫不經心的樣子只是為了糊弄綠尊。

知道綠尊不敢對他下殺手,況且他夜幽冥從來就不顯懦弱,要戰就戰,從來不考慮結果。

兩人在電光火石間已經過了幾十招,強者對敵所產生的氣流如旭風捲起,颳得了兩人的衣袍唰唰作響。

後花園內兩人臨風而立,夜幽冥一襲白衣翩翩,墨發隨風飛揚,他眉眼精緻如畫,臉色始終平靜無波,不見起伏。

黑衣人「綠尊」狹長的眼睛危險的眯起,他身形瘦若如猴,五官掩蓋在黑紗巾之下,只露出一雙雖小卻精光算計的眼睛。

相比之下,她們一人如下凡塵的仙子,美得讓人敬仰!

一人如同陰暗中的勾魂使者,步步緊逼,讓人厭惡!

停頓一下,兩人緊接著又是出手,黑衣人不敢下殺手,可是他的攻擊卻十分狠毒,像是有心要給他們少主一個教訓。

夜幽冥應付起來有些吃力,一個不慎就被綠尊一掌給擊中胸口。

他被迫倒退數十步,才勉強定住了身形,抬起頭來,目光不帶一絲感情的看了黑衣人一眼。

他這一生還從未如此狼狽過,就是在宮主面前,他向來也是高傲的,從來沒有誰把他傷成這樣還能安然活著,加之剛才她那樣傷害月兒,這一刻他的怒氣從心中迸發出來。

綠尊,必死!

「傷了我的月兒,就註定今夜是你的時期,也陪你玩夠了,你安心的去吧……」

他站了起來,嘴角的一絲猩紅為他增添了幾分********。

嘴角拉起一個自信弧度,一雙流光溢彩的眼睛越發變得光彩奪目!

「出來吧,光明獨角獸!」

隨著他的呼喊一陣耀眼的七彩流光之下,一頭似龍的幻獸踏光而來。

相傳光明獨角獸至光明中誕生,它的形態似龍又似人,相傳他是神女與龍族幻化成的男子結合而誕生,有著超強的癒合能力,其攻擊能力在成年後甚至遠勝於龍族。

鎧甲勇士俊烏junwu ,它根本不用修鍊,就可以穩穩噹噹的成為人人追逐的神階強者。

光明獨角獸瞟了主人一眼,眼中溢滿了心,它只踏出了一步,就站在了黑衣人綠尊的面前。

揚起高傲的腦袋,它嗤鼻,「大膽的人類,膽敢傷害吾的主人!」

綠尊膽戰心驚地向後退了兩步,這是光明獨角獸,它是宮主提起來也艷羨的光明神獸,少主是怎麼得來的,這件事宮主一定不知道。

他想著要逃離這裡回去稟報給宮主這個重要的消息!

少主居然有事瞞著宮主!他吃驚!

光明獨角獸啦那裡肯放過他,步步緊驅,它一身潔白如雪,走到哪裡都是一片光明,綠尊根本無處遁形。

眼中似有兩團火,這是光明獨角獸的絕技之一——天堂之火。

「啊……」 「少主你居然瞞著宮主,宮主是一定不會放過你的……」綠尊痛苦的嘶鳴,最後喊出這麼一句話來,背叛宮主的人一向沒有什麼好下場,她相信少主很快就會下來陪他的。

他就是死也不會難過,因為有少主相陪,他不會寂寞的!

「哈哈哈哈!」火焱中傳來他瘋狂的笑聲!

他痛快的大笑聲消失在風裡,一陣冷風吹過,被天堂之火燒成灰燼的人也隨同那晚風飄散到了各處。

凰北月扶在走廊上,親眼看見了發生的一切,他果然不是一般人,看他剛剛和黑人交談似乎是認識的,那個黑衣人還叫他少主。

她眼眸微微閃動,他為了她而殺人,還是自己人。

「夜,你怎麼樣?讓我為你療傷。」光明獨角獸來到夜幽冥的身邊,它底下了他高傲的腦袋,單腿跪在地上,想要為他療傷。

夜幽冥抬手阻止了它,「月兒,你過來!」

雖然沒有轉過頭去,但是他似乎天生就能夠感覺到有她的地方,就是這麼神奇。

凰北月依言走過來,經過剛才的事她的神情緩和了很多,這個男子確實幫助了她很多,也許她應該放開心懷,他們也許會是很好的朋友。

「你先給她療傷!」他只是簡短的一句話,吩咐光明獨角獸替凰北月療傷。

哪怕他受再重的傷,也比不上北月的一個擦傷,北月好好的,他才能安心。

瞳孔劇烈的收縮了一下,先給她療傷?

凰北月吃驚,她可沒受什麼傷,哪裡需要什麼治療?

反觀是夜幽冥現在都還坐在地上一副爬不起來的樣子,這樣半死不活的還有空管她,看來他是真的很在乎自己。

「我倒是沒有什麼事,不需要治療,倒是你的傷若是再不治就只有死路一條了。」

第一次聽見她用這樣柔和的聲音和自己講話,夜幽冥突然怔住了幾秒,隨即綻放出一個如花的笑容,她第一次用這種語氣和她說話,看來北月終於對他有了改觀了呢!真好!

心裡很是高興,可是他的態度是堅決的。

「不行,傷再小也得治。」他堅持。

「要治也是先治你,我一時半會兒死不了。」她也有她的堅持。

光明獨角獸眼睛在兩人間,來回穿梭,這兩個人的關係……好曖昧啊!

它可是一隻獸!

雖然讓它看見這樣一幕,掉雞皮疙瘩的事,饒是光明神獸也不禁一頭黑線,主人的春天這是到了嗎?

它自作主張,率先給重傷的夜幽冥查看,將爪子隔空放在他的頭頂,只是一秒鐘便知道了他都傷有多重。

光明獨角獸的臉色一下子變得很難看,「主人為何會受如此嚴重的傷,看樣子不止今日受傷,往日應該就有舊傷了吧,怎麼不早些叫我出來為你療傷?」


沒有回答光明獨角獸的提問,他看向北月。


「怎麼會死?」他依舊漫不經心的問出口,不將生死放在眼裡。

「有我在,怎麼會讓你死,可是所需要的藥材卻是極難找的,恐怕要花費不少時間。」獨角獸的聲音悠悠而來,主人第一次忽略它的存在呢,是因為那個女子嗎?

思索了半刻,它終於說了出來。

「什麼藥材會讓你犯難,說來聽聽?」夜幽冥閉上眼睛,雲淡風輕的開口。

「是七彩紫羅和連心草。」

獨角獸抬起頭關心的看了他一眼,「本來我是可以去找的,可是如今你受了這樣嚴重的傷,身旁若是沒有人保護會很危險,但是如果我不去的話,又有誰可以信得過呢?」

明天開始第二卷,——北月篇之華麗冒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