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8 日

她可不是故意戴給錢天佑看的,在外面的時候她可是總是戴口罩的。

看見戴口罩的南覓,錢天佑馬上從記憶庫里匹配到了那天開粉色奧迪的女車主。

「你是上次帶著那個小白臉的小女人!」錢天佑驚訝的指著南覓。

他以為南覓就是個小明星而已,沒想到她就是那個帶著小白臉的女人,像這樣一個女人,給他他也不要。

「說什麼小白臉呢,果然爸爸不行,兒子也不是個好東西。」

南覓聽到錢天佑又提起容樾澤是小白臉這個事,氣就不打一處來。

容樾澤要是去當小白臉當金主的話還能幹嘛有她的份?早就被其他女人搶跑了好吧。

「你說誰呢?」錢天佑的脾氣突然被南覓的這句話點著,也不管什麼憐香惜玉,直接向南覓揮著拳頭。

容榆瀟的眼睛跳了跳,雖然她現在也不知道那個什麼小白臉是怎麼回事,但是她知道,要是錢天佑這拳頭真的碰到了南覓。

錢天佑完了。錢氏集團完了,她也完了。

沒完成大哥下達的任務,還讓嫂子被打了,那還不得玩完。

正當錢天佑揮拳之際,容榆瀟已經打算幫南覓挨這一拳了,畢竟兩個都是女孩子,她受傷要比南覓受傷要來的更加划算。

受這點傷對於承受容樾澤的怒火來說,還是不算什麼的。

南覓皺著眉,直接接住了錢天佑的拳頭,然後扭了一下他的手腕,踹著他的右膝。

錢天佑一個沒站穩,腿一軟差點直接栽倒了地上。

南覓不是沒看到容榆瀟打算幫她的動作,隨即又將容榆瀟護在身後。

「有這個時間打女人,還是去看看你爹,別讓他心臟病犯了。」 南覓也從來都不是一個好脾氣的人,她不動手的時候就會動嘴。

之前在A國那幾年,每天和岑瑾尋鬥嘴,差不多都把嘴皮子給練出來了。

而且,打女人的男人,她最看不起。

容榆瀟看著南覓的這麼一下子看愣了,哇,原來她未來嫂子這麼厲害。

說完,南覓也不管錢天佑會怎樣了,反正現在也動不了她,直接拉著容榆瀟就離開了。

容榆瀟要是幫了她出了事,她也負不了責。

她就覺得容樾澤這姑娘傻,幫她擋什麼拳頭啊,要是真被打了,她肯定把錢天佑給廢了。

「容小姐,謝謝。以後別再這樣幫我擋了,受了傷不好。」

她糙一點被打了沒什麼,連累著容榆瀟的話那就是她不地道了。

容榆瀟搖搖頭,絲毫沒有介意。

想起了剛剛錢天佑說的話,容榆瀟還是問了一句:「南覓姐,你以後叫我榆瀟就好。剛剛那個男的說的小白臉,是什麼啊。」

容榆瀟在心裡給容樾澤捏了把汗,不會南覓姐已經有喜歡的人了吧,那她聰明神武的大哥豈不是……是炮灰。

容榆瀟不敢想下去了,沒想到啊,有一天堂堂容樾澤會被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白臉」給比下去。

因為剛剛不想讓錢天佑知道她是認識容樾澤的,為了免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煩,她才沒有說那個人其實是容樾澤。


「不是小白臉啦,是三爺,是那個人誤會了而已。」南覓也不知道錢天佑的名字,在她的眼裡,只不過是一個只知道花天酒地的富二代而已。

容榆瀟咂咂舌,倒不是覺得把容樾澤當成小白臉而覺得生氣,而是突然覺得錢天佑還挺有眼光的。

看看,人家外人都說南覓和她大哥看起來像一對了。

…………

兩個人繼續挽著手一起走了,可當容榆瀟把她拉到一家服裝店還拿著衣服在她身上比劃的時候,她覺得不對勁了。

「你要買衣服嗎?」南覓說完這句話就想打自己嘴巴了。


她說的不是廢話嗎,來服裝店不買衣服不看衣服難道還是來玩的。

容榆瀟把衣服往南覓身上比,然後點點頭,覺得很不錯。

「給你挑衣服啊,南……覓覓姐,這件衣服真的很適合你誒。」想到南覓的身份,容榆瀟給南覓換了個稱呼。

她大哥倒是早點把嫂子給帶回家啊,她以後就直接叫嫂子,多方便。

南覓有些受寵若驚,剛剛容榆瀟說的不是為了給她解圍說的話嗎。

「這件衣服我看中很久了,就是不知道你的碼字,所以讓人每個型號每個顏色都留了一件。」容榆瀟的眼睛挺毒的,沒讓南覓去試衣服,就看了一眼南覓,然後拿著衣服比了一下,就直接敲定了南覓的碼子。

等到讓人包起來塞到南覓懷裡的時候,南覓整個人還是驚訝的。

買衣服這麼速度的嗎?

什麼時候她也能這樣就好了,這樣也不用她一直去糾結了。

「覓覓姐,小小心意。」

容榆瀟今天見識了南覓「彪悍」的一面,心裡越來越對南覓滿意。 南覓這次也不推脫,她知道,容樾澤兄妹倆都是一樣的,送人東西是絕對不會收回的,而且你要是拒絕的話,他們還是會硬塞的。

「謝謝。」南覓拿著服裝袋,覺得有些沉重,這些可都是心意啊、

容榆瀟給南覓包起來的衣服是一件淡藍色的連體衣,她之前看南覓的衣服是藍色系和黑色系的居多,所以覺得南覓應該會比較喜歡藍色,就擅自做了主張。

正當兩個人準備離開的時候,經理趕緊走了過來。

「容小姐,請問您身邊的這位女士有男朋友嗎?」

經理自然是知道是容榆瀟買衣服是送給她旁邊的人的,只是作為一個服裝店經理,她當然也想讓自己的生意好做一點。

南覓有些哭笑不得,她哪來的男朋友啊。

容榆瀟聽見這句話眯了眯眼睛。

她嫂子的男朋友只能是她大哥!

剛準備說一句沒有的時候,又聽見經理解釋道:「剛剛這位女士手上拿的一副,設計師在前段時間設計出了情侶款,只是我們還沒有出來售賣而已。如果這位女士有男朋友的話,也可以買一件當情侶衫哦。」

經理搓搓手,心裡就想讓南覓多一個男朋友,這樣她的衣服也能多賣出一件多好。

南覓對經理也無可奈何了,這經理真有商業頭腦,這樣售賣的話,還不得集中多少談戀愛的人的心,買一件搭一件,多好。

容榆瀟聽到「情侶裝」兩個字之後眼睛都快亮起來了。

情侶裝,跟她哥穿多好。

「覓覓姐,你要不要看看。」容榆瀟朝著南覓挑眉,恨不得馬上就把那件男裝給包起來回去給容樾澤。

「算……算了吧,我也沒男朋友呢。」南覓結結巴巴的,還沒男朋友就去看情侶裝,不知道的還以為她思春呢。

聽到南覓的話,容榆瀟頭一回覺得她家大哥有點弱了。

這都多久了,還沒把人追到呢。

容榆瀟也不為難南覓,只是心裡早就有了其他的想法。

「那我們再去看看其他的。」

…………

兩個人又在商場里繞了一圈,很多人都認出來了容榆瀟,可就是不知道容榆瀟旁邊的女人是誰。

畢竟能跟容榆瀟一起逛街的,肯定不會是什麼小人物。

容榆瀟雖然在聖庭也有房子,而且離一號別墅很近,但是容榆瀟一般住的是她的另一個住址。

她才不想住在聖庭,跟容樾澤離得太近,總覺得會被她大哥管著。

兩個人分開之後,容榆瀟又折返到商場那個服裝店。

經理看見容榆瀟回來有些受寵若驚。

「快快快,把剛剛那件衣服的男款拿出來,碼子就拿我哥的。」容榆瀟心急如焚,衣服到她手上越早越好。

經理像聽到了什麼不得了的事一樣,居然是拿三爺的碼子!

容榆瀟以前也在這家店給容樾澤買衣服,只不過是定製的而已,所以店裡自然會有容樾澤的碼子。

「容小姐,三爺要是知道您買的衣服是情侶款的話,會不會生氣啊。」

容樾澤身邊的女的也就那幾個親人,這次和別的女人穿情侶款的衣服,三爺恐怕會大發雷霆啊。 容榆瀟湊近經理,一件無所謂的說道:「不會不會,那是我嫂子,給她和我哥買情侶裝他還不得高興死。」

容榆瀟現在就能想象到容樾澤知道這件衣服是個南覓的那件是情侶裝的話,絕對不會發怒就是了。

經理嘴巴張大,被容榆瀟的一句話嚇得不輕。

嫂……嫂子……

三爺居然就有女朋友了,天大的消息吧。

「你自己知道就行了,別多嘴。」容榆瀟拍拍經理的肩膀,她也是太高興了才會直接對著經理說出來。

經理點點頭,她懂,她都懂。


容家這樣的豪門也不是能讓人瞎猜忌的,她最好還是把自己聽到的爛在肚子里。

經理親自把衣服包好,然後十分鄭重的交給容榆瀟。

容榆瀟很滿意的拿著衣服,離開的時候又回過頭說:「把這個同款的衣服全部下架,其中的損失劃到我的頭上。」

…………

南覓拿著衣服回了家,容樾澤此時在公司,小小也還在睡午覺。

因為下午跟鄧凌荷和錢興運糾纏,又和容榆瀟去逛了一圈商場,早就困得不像話了。

好不容易休息半天,當然要睡足了覺才夠。

容榆瀟在買完衣服后火速趕到了澤曜,第一時刻送到容樾澤手中才算是完成了任務。

「大哥,歡迎我嗎?」容榆瀟敲敲門,嘴角上揚,自以為很神秘。

但在容樾澤看起來卻覺得像個傻子一樣。

「不是和南覓在一起嗎,怎麼過來了?」容樾澤看著容樾澤手上還提著很多購物袋,覺得容榆瀟是把她的話當耳邊風了。

「完成了大哥下達的任務,不過我要說個事,大哥你要控制住你的怒火。」容榆瀟坐到沙發上,想看看容樾澤的反應。

見容樾澤點了頭,容榆瀟幽幽開口。

「嫂子她二嬸要把她嫁給一個老男人,什麼錢氏集團的老闆,不過我跟你說啊,嫂子是……」真彪悍……

容榆瀟的話還沒說出口,就看見容樾澤拍了一下桌子站了起來,隨之伴隨著一陣巨響。

再看容樾澤,臉上的怒意簡直不要太明顯。

「錢氏?」容樾澤輕輕開口,然後放著容榆瀟的面叫來了肖寧。

反正容榆瀟是沒聽到容樾澤具體說的是什麼,只看見肖寧點了點頭走了出去。

肖寧走出門的時候臉色其實也不太好,單純一個錢家就這麼囂張,留著也是個禍害。

他沒忘記剛剛三爺對他說的話。

「別讓錢氏集團出現在帝都,這麼小的公司,那就毀了吧。」

三爺從來都沒有這麼這麼針對一個人或者一個公司,只能說對南小姐如此不尊重,是他們瞎了眼。

容樾澤的怒氣壓在眼底,容榆瀟看的心驚膽戰。

她現在是不是應該把衣服給大哥,然後讓大哥消消氣?

「哥,嫂子很漂亮的反擊啦。」容榆瀟小聲說了一句,然後又把手中的衣服遞給容樾澤。

「我給你挑了件衣服。」

容樾澤只是看了一眼衣服袋子,然後又收回眼神。

「和嫂子今天買的是情侶裝。」容榆瀟又冷不丁的說了一句,然後手中的衣服直接被奪走。 「哥,你要淡定一點,那個什麼錢什麼的,嫂子解決的很輕鬆,而且還把那個老男人的兒子給叫訓了一頓哈哈哈。」

看見容樾澤的臉色緩了一些,容榆瀟和容樾澤講著她今天下午和南覓在一起的事情。

容樾澤對容榆瀟說的這些里不感興趣,他只關心南覓受了欺負。

容榆瀟見容樾澤一點反應都沒有,默默地翻了個白眼。

早知道今天就不來送衣服了。

「嫂子說那個老男人的兒子當時叫你小白臉呢,那個人可真眼瞎,我大哥英明神武又帥氣,怎麼能稱為小白臉呢,直接說是我南覓嫂子的男朋友多好。」容榆瀟眼睛瞟向別處,像是說的毫不在意,但其實就是說給容樾澤聽的。

容榆瀟的話成功勾起了容樾澤的回憶,剛剛帶著怒容的臉才開始帶了些笑意。

如果他是南覓的小白臉他也認了,不過榆瀟說的這句男朋友,倒是更能適合他的心意。

看著眼前的那件衣服,容樾澤看著容榆瀟才開口:「衣服買的不錯,准你這幾天去老宅看看奶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