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9 日

她也不知道是惹誰,犯著誰了?

最近走哪都碰到權君城和琴晚不說,這兩人特別的喜歡規劃自己的人生!

彷彿她喬璇做什麼,都和他們有關似的?

「你!喬璇,你別以為你有大少爺撐腰,我就不敢對你怎麼樣!」

琴晚口吻刻薄的說著,顯然是還不知道喬璇和權默廷已經分手了。

但喬璇也沒這閑功夫和她解釋,反正自己的事情本來就和這個女人沒有關係。

「馬上我和君城就要結婚了,你最好還是不要來打擾我們倆的生活!更別以為,你把清辰討好了,就可以破壞我們一家三口了!」

琴晚渾然不顧這是公眾場合。

就把髒水全往喬璇身上潑。

說得好似她喬璇對她未婚夫做了什麼似的??

一下子,電梯門口的所有人全都往喬璇和琴晚這裡看來……

一家三口??

那個孩子和她琴晚有過半點血緣關係??還說成是一家三口??

喬璇聽著這話,覺得無比的可笑!!

又看著自己被她公司所有人給指指點點的圍觀,索性也不多說。

即便解釋了,琴晚是他們的上司,也不見得會怎麼樣。

「琴小姐,說完了嗎?說完了就回去看著你的未婚夫吧,別總把錯怪在別人身上!」

從頭到尾,都是那個男人步步向自己在逼近。

怎麼轉個身,全都成了好像她喬璇主動似的??

「喬璇你別太自信!君城才不會喜歡你這樣的女人!如果他喜歡,當初才不會和你離婚!說明他一點都不喜……」

不等琴晚說完,喬璇就同人一起擠進了電梯。


對身後的話不再搭理一句!

電梯內。

因為權君城的辦公室是在頂層,所以這一路上,喬璇都被這家公司里的員工給圍觀。

「沒想到她是權總的情婦啊!」

「對啊對啊,權總怎麼會喜歡這樣的女人?你看她穿的衣服,都像是高中生穿的呢!」

「還不是裝純啊!這年頭男人都喜歡清純的,沒準權總也喜歡這類型的女人呢?看著比較嫩嘛!男人就喜歡這種的!」

喬璇:「……」

實際,喬璇的歲數也不大。

本身就只有二十三歲,說穿了這年紀不過是大學剛畢業不久的學生罷了。

所以這身卡通圖案的衣服穿在她身上,並不像是歲數大的女人刻意的年輕化自己。

電梯內,本就安靜。

如今喬璇被擠在中間,倒真像是被一群人圍觀的動物似的!

每個人都明目張胆的看著她,指著她說是權君城的情人!

最後,喬璇實在忍無可忍,恐嚇道:「你們的話我全都錄音了,如果不想讓權總知道后,明天就被開除的話,全給我閉嘴!」

既然這群人非要說自己是權君城的情婦,那她就索性抓著這個機會,利用利用這個偽情婦的權利好了!

反正,她現在當眾說自己不是權君城的情人也沒人相信。

這下,大家一聽……

全都以為權君城的情人發飆了!

各個都不敢得罪大總裁的情人!

雖然情婦這個名聲確實不好,但能當得了她們大總裁的情婦……

那還真是充滿了威脅性!

個個都怕喬璇萬一真去權大總裁那裡吹吹枕邊風,還真能分分鐘把她們趕出公司了!

這下,全都巴結起來:「對,對不起啊姐姐!我們說錯話了說錯話了!麻煩你別把錄音給權總聽啊!」

「就是就是,大家出來混口飯吃也不容易,我們向你道歉還不行嘛!」

這前一秒,還被人指指點點的喬璇。

下一秒立馬被人當成姑奶奶給供上了……

沒想到,借那個男人來講話,效果還不小嘛!

之後,只不過坐了一趟電梯,整個公司的人都認識喬璇了……

個個走前還像對領導似的,還打聲招呼才出電梯。

喬璇也理所當然的接受著他們的謙卑,誰讓他們剛才說自己是權君城情婦的,活該!

頂層。

到達總裁辦公室,比起剛才的喧鬧,這裡要安靜的多。

整層樓面,除了權君城的幾個手下外,就沒其他外人。

出電梯時,還有保鏢負責過安檢,完了后才給進樓層……

辦公室門口,有顏浩在。

原以為顏浩又會多管閑事的把自己攔下,卻不料道:「喬小姐,權總現在還沒到公司,您先在辦公室稍等片刻。」

喬璇訝異。

她過來明明是找權清辰的呀!

誰要找這個男人了??

喬璇解釋:「不是的,我找的是清辰,不找權總。」

她和那個男人已經夠冤家路窄了,可還不想主動送上門繼續冤家路窄下去!

完了后。

喬璇拎著大包小包要送權清辰的東西,道:「對了,你們的等候室在哪裡?我在等候室等清辰就好了,一會兒等清辰到了,你讓他來等候室找我就行。」

為了避免和那個男人見面,喬璇只能逼不得已這麼做。

也不管會不會被人看待成嬌情,她只想清者自清!

「額……那好吧,其實喬小姐在哪裡等都沒區別的。」

顏浩搖了搖頭。

只覺喬璇是多此一舉,反正換一個地方,只不過就是換一個地點和權總見面而已,有差嗎??

滿心以為要和自己兒子見面的喬璇,是完全被蒙在鼓裡。

被送到等候間后,顏浩就出去了。

喬璇一人等了沒多久后,就聽到外頭走廊里傳來的聲音……

「君城,我給你做了早餐,你要不先去我辦公室吃了后再回來工作?」

聲音是琴晚的。

剛才喬璇和她在樓下見了面后,琴晚就沒上樓。

現在看來……

該不會是留守在公司門口等那個男人吧?

「權總,喬小姐在等候室里等您。」

接著,外面權君城還沒回琴晚的話,顏浩就已插嘴。

「君城,你早餐還沒吃呢!你本來胃就不好!」

兩人像是杠上了,顏浩才說完,琴晚就又把話接上。

喬璇皺了皺眉,只覺這話怎麼聽怎麼不對。

什麼叫她在等候室里等他??

她明明等的是她兒子好不好!

「顏浩,你同琴晚去拿早餐。」

走廊里,是男人淡淡的命令聲,冷冽、淡薄。

「君……」

「是,知道了權總!」

隨後,就聽到琴晚和顏浩離開的腳步聲。

「噠噠——」


隨即,接踵而至,響起了男人皮鞋踩在大理石地板上的聲音,沉重、穩健。

直到腳步在等候室門口停下。

門被外頭的人打開——

—題外話—明天爭取早點更新…… 養魂屋中,常老跪倒在地,瑟瑟發抖,「君君君,君上饒命,屬下也沒想到,那新開闢的兩道因果時空通道有些副作用,竟然竟然只能讓君上您恢復成小孩子的容顏才能進入。」

帝溟玦居高臨下,狠狠地瞪著他。


那目光,像是要將他撕成渣渣。

一想起剛剛在【神清池】中,他看著慕顏的一顰一笑,聞著她身上熟悉的芳香,感受著她的碰觸,身體竟然起了反應。

可偏偏,他媽得,他竟然是個小孩子的身體。

若是那樣子被慕顏看到,豈不是將他當成了變態。

這何止是黑歷史,簡直就是讓他帝溟玦,從此再也沒臉去見顏顏了。

常老感受到自家君上那如火山爆發般的怒氣,渾身抖得更厲害了。

可是,他也很委屈,他也很無奈啊!

誰知道這剛剛打開的因果時空通道,還有這樣的副作用啊!

不過,早知道君上會變成小孩子,他也跟著星狼去天光墟看看了。

千年了,他都有一千年,沒見過君上娃娃時候的樣子了。

哎呀,一想到,他的老心臟都砰砰要蹦出來了。

帝溟玦深吸一口氣,強忍著把養魂屋直接拆了去找慕顏的衝動,咬牙道:「我給你三天時間,本君要恢復成本來的樣子,在天光墟見到慕顏!!」

常老小心翼翼地看了帝溟玦一眼,「可,可是君上,就算您宰了我,就算您給我三年,我也沒辦法讓您恢複本來的樣子啊!除非,您不怕被幽冥域的人知道,您進了天光墟……」

「常如柏——!!!!」

「君上饒命!!」

帝溟玦抬起腳狠狠一踹,直接把常老踹了出去。

養魂屋的門貼著常老的鼻子重重關上。

常老痛的直揉臉,好半晌才哭兮兮地問,「君上,那您還打算以……以墨珏的身份,進天光墟嗎?」

進什麼進?!

以小孩子的樣子見慕顏,什麼都不能做,還留下一堆很歷史嗎?

他還不如早日離開養魂屋,親身去修真大陸,將他的顏顏這樣這樣,再那樣那樣!!

帝溟玦咬牙切齒想著去修真大陸后要對慕顏做的事情,心中滔天的怒火才總算平息了一些。

「君上,您不進天光墟,那,那屬下就把玉鑰銷毀了?」外頭又傳來常老小心翼翼的聲音。

帝溟玦使用過的玉鑰,會沾上他的神魂氣息,也會與天光墟建立一絲聯繫。

若是有一日被幽冥域發現反追蹤,可能會暴露帝溟玦的行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