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4 日

女子憤怒的令身邊的湖水都沸騰了,要不是這麼多人在場,她一定上前狠狠的踢上兩腳。

十幾個保護女子的人,本來從容平靜,聽到趙炳的話,也都不淡定了,個個目露凶光,躍躍欲試,要狠狠的教訓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

「大小姐,都是我們看護疏忽,讓這個臭小子溜了進來。」

「是啊,要不要現在就殺了他?」

保護女子的護衛個個摩拳擦掌,恨不得現在就了結了他。

年輕女子心裡氣憤至極,他竟然在湖中待了很長時間,那她全身豈不都被…,想到這些,她簡直要將趙炳千刀萬剮。 劣性總裁的傀儡嬌妻 想到這些,年輕女子羞憤無比,臉上泛起潮紅,她惡狠狠的盯著趴在地上已近重傷的趙炳,說道:

「哼,竟然還敢說出如此大言不慚的話,給我割了他的舌頭。」

侍衛聽聞,立刻拿出一把帶有彎鉤的刀子,兩人摁住趙炳的胳膊,一人扒開他的嘴巴,就要下手。

趙炳嚇的臉都綠了,他感到口中陣陣發麻,他想掙扎動彈不得,冷汗浸濕了他的衣衫,沒想到這個女子如此狠毒。

陰陽律師 冷森森的刀刃緊貼著他的臉頰,拍打著他的腮幫,他身上立刻趕到一陣痙攣。竟然暈了過去。

新唐遺玉 「大小姐,人暈過去了。」

年輕女子回過頭來,吩咐道:

「先留著他的一條舌頭,此人有些古怪,回去再做定奪。」

眾侍衛皆是心有不甘,私下裡用眼神交流一定要照顧好這個好色之徒。

一盆冷水澆在了趙炳的臉上,他這才驚醒,沒有任何人理他,他的手腳都被捆住,被侍衛放在身後拖拽而行,趙炳試圖幾次運功掙脫繩索,可繩索卻像是有靈性一般,斬斷了會自動縫合,真是讓趙炳頭疼不已。

趙炳不知道這位神秘的女子到底是什麼來頭,一路上有十幾名的高手護衛,其中有八名女子照顧她的生活起居。

趙炳可就慘了,不僅身上的衣衫被磨的破爛不堪,就連喝水吃飯也是一些殘羹冷炙,時不時還有男侍衛等著一雙殺人的眼光,狠狠的敲打他的身體,或者對他咒罵,他也只能忍住,畢竟現在人為刀俎我為魚肉。

雖然,他用體內浩蕩的真氣不斷的修復身體的皮外傷,可是這仍是讓他痛苦不堪。他夜晚曾試圖逃走,可他剛提運真氣就會被護衛投過來陰冷的目光,讓他一陣心寒,不得不放棄逃跑的念頭。

就這樣,他們一行人在大山深處走了三天三夜,無數林中兇猛的野獸見到他們都繞道而行,似乎他們能夠感應到他們身上可怕恐怖的氣息。

他們相互之間保持沉默,極少交流,卻極有秩序,這讓趙炳不得不懷疑,他們是一個很神秘的組織。

不過,時間一長,趙炳用靈敏的聽覺總能聽到神秘女子和侍衛的交談,得到一些蛛絲馬跡。

原來,神秘女子名叫林簫,她身邊的那些護衛是他爹派專人為了保護她的安全而放在她身邊,這湖水是林蕭專門來修鍊功法的聖地,只要在這水中修鍊,功法能夠在短時間內增長數倍,而且越是待的時間越長,效果越是明顯。

而她們此次出來,是一次秘密行動,似戶要獵殺一種極厲害的神獸,神獸體內有能量強大的魔晶核,這是她們要真正的目的。

走過一個巨大的山谷隘口,兩邊是無盡的綿山山脈,前方看上去廣闊無比,甚少有高大的樹木,有的只是些巨大的山石,參差羅列期間,他們每一個人都提高了警戒,似乎離目的地越來越近了。

「大家小心,前方就是巨龍的出沒地,我想我們很快就能和他們見面。」

林蕭一臉鄭重的看著前方。

身後有一個侍衛下意識的向後退。

「你們是不是害怕了?」

林蕭冷哼一聲,這些侍衛雖然是自己的死士,可一旦真正遇到強敵,他們說不定也會臨陣脫逃。

「當然不是,我們一定誓死為大小姐效忠。」

林蕭道:「巨龍的實力我想你們應該都清楚,如果被他所傷,幾乎沒有存活的可能,你們還是想清楚,現在後悔還來得及。」

眾侍衛皆低頭不語,表情堅定似是正面回答了林蕭的建議。

趙炳心頭一震,一頭巨龍?他茫然的看看四周的亂石崗,雖然聽說過這種神獸,可是從來沒有見過,倒是很想見見巨龍到底長的什麼樣子。

「難怪這山谷之中連棵大樹都沒有,或許都是被這巨龍給吃了。」

趙炳心裡猜測。

一行人繼續向山谷深處走去,趙炳身體其實已經恢復,不過為了隱藏實力,他還是裝作一副重傷的樣子,跟在他們的後面,林蕭和一行侍衛如臨大敵,一時間也沒有怎麼為難他。

他們爬上一處山坡,來到一處山洞口外,山洞巨大無比,裡面黑洞洞的,似乎能把人吞噬掉一般,看上一會就讓人不寒而慄。

洞外是一處巨大的白骨堆,足足有一丈多高,填滿了整片山谷,想必是洞內的猛獸吃的動物的屍骨。

他們止住了步伐,靜靜的等待著林蕭的命令,想必這就是他們要找的巨龍的藏身之所。

「大家都小心,巨龍應該就在裡面。」

林蕭說完,並沒有停下腳步,而是慢慢的向洞內逼近,洞內黑暗無比,侍衛只好點燃火把,越靠近洞內,溫度越高,也越潮濕,頭頂上的啪啪噠噠向下滴水,林蕭他們越來越緊張。

他們終於來到了巨洞的最深處,他們聽到巨大鼻鼾和粗重的喘息聲,此刻因為過於緊張,他們被汗水浸濕的衣衫緊貼著皮膚,因為怕驚動巨龍而不能用內力驅散悶熱。

巨大的腥臭味讓他們幾欲作嘔,只能掩鼻而行。

轉過一個洞壁,鼾聲突然停止,一個碩大無比的頭顱塞滿了整個洞內,頭顱之上兩雙銅鈴般大小的眼睛正俯視著林蕭等人手中的火把。

雖然他們很小心,但是很顯然他們忘記了巨龍對火有天生的敏銳靈覺,他們手中的火把,成為了喚醒巨龍的罪魁禍首。

「大小姐,它醒了。」

其中一個侍衛滿是恐懼的眼神出賣了他的勇敢,他舉起發顫的手臂似乎已經非常困難。

「嗡。」巨大的頭顱向前靠近,發出陣陣轟響,洞內四壁的山石被巨龍堅硬的龍鱗刮落而下,咔咔作響。

顯然,巨龍對這幾個不速之客很不歡迎,不過作為他的飯後甜點,他倒是一點都不嫌棄。

在洞內的內側峭壁之上,點點的光亮閃耀,絢爛美麗,如寶石一般。

「大小姐,你先走,我們把巨龍引出來。」

總算有一個勇敢的護衛,無畏的站在巨龍頭顱的前方,試圖阻擋巨龍前進,給林蕭他們留下一點時間。

此時,山洞內突然煙霧繚繞,能見度極低,一股莫名的危險正緩緩的向林蕭他們靠近。 「大家小心。」

有人發出一聲驚呼,一陣滾燙的氣浪撲面而來,一股流淌著的熾熱的岩漿正向這邊緩緩靠近。

眾人倒吸一口涼氣,沒有想到岩洞內竟然還有這種恐怖的液體保護巨龍的安全,個個施展絕技,向洞口狂奔而出。

巨龍發出一聲低吼,震天的氣浪轟飛他們都跌坐在地,他們不敢停留,個個真氣透體而出,發揮體內極限,經過一段時間的狂奔,他們這才飛出洞口。

林蕭一改臉上的平靜,絕美的容顏多了一層凌厲,眼神之中滿是堅定,對於眼前的巨龍,她勢在必得。

她輕蔑的瞥了一眼狼狽不堪的趙炳,竟然能夠從裡面逃出來,看來並沒有別人看上去傷的那麼嚴重。

此刻,巨龍巨大的頭顱從洞口之中深處,發出一聲震天長嘯,兩雙巨大的翅膀帶著龐大的身軀在空中直立起來,龐大的身軀在地上投下了巨大的陰影。

趙炳抬起頭,巨龍震天的威勢讓人心神劇顫,他很快發現在巨龍脖頸的中間,竟然有一處隱隱發出淡藍色的光華,在太陽的照耀下,那片光華變的清晰起來,甚至把巨龍的脖頸照的透明起來。

他猜測,那或許就是林蕭要的東西。

果不其然,當林蕭看到巨龍脖頸中的物體時,眼神中露出驚喜之色。

突然,巨龍的俯衝而下,兩個銅鈴般的大眼此刻變的血紅,發出一聲震天的吼叫,旁邊的山石紛紛滾落而下。

趙炳驚駭無比,簡直要魂飛魄散,巨龍如同一座大山一般從頭頂壓過來,那巨大的壓力讓人喘不過氣來。

他轉身便逃,速度絕對達到了他的最高峰。

林蕭顯然也被這突如其來的威勢嚇的魂不附體,臉色慘白,不過她還是召集了十幾個守衛打算進行反擊。

空中天地元素一陣波動,空中颳起一陣猛烈的罡風,碎裂的山石在地上翻滾聚集在一起,然後如同飄帶一般纏繞在巨龍的脖頸之上。

趙炳回頭望去,巨龍在空中竟然被拴住了一條石鏈,不禁對林蕭等人暗暗稱奇,這種手段實在是厲害。

巨龍的攻擊不僅被阻止,還遭到石鎖的反制,在空中發出陣陣悲鳴。

此刻的林蕭沉著冷靜。

「大家不要害怕,巨龍的魔晶體就在眼前,我們只要從他的脖頸上取出,失去能量源,在我們眼中他只不過是比虎狼長的稍微大了一點而的猛獸。」

眾侍衛面面相覷,這巨龍體格如此驚人,不說別的,就是從天上掉下來,也能把這十幾個人壓成肉泥。

當然,他們不敢有任何鬆懈,不斷釋放體內真氣,加大石鎖的力道。

看到巨龍在空中被拴住,眾人精神大振。

趙炳趁著他們於巨龍混戰的檔口,一口氣跑出了幾里地,聽到身後巨龍發出的震天吼叫還是仍不住扭頭觀看。

「沒有想到林蕭他們竟然有如此的實力,徒手都能制服巨龍,我還是早早離開的好。」

想到此前他們種種對自己的虐待,趙炳更是堅定了自己逃跑的想法。他想起巨龍銅鈴般血紅的大眼睛和猙獰的面目還是感覺有些后怕。

他悄悄找了一處隱蔽的位置,躲在後面觀看這場大戰。

「你們在下邊纏住他,我現在上去取魔晶核。」

林蕭一躍而起,在空中如一朵盛開的雪蓮,瞬間來到巨龍的脖頸之處。

她亮出一把亮閃閃的短劍,短劍之上散發著神聖的氣息和陣陣耀眼的光輝,可以肯定這不是一把普通的兵刃,可能是一把神兵。

當短劍散發出聖潔的光芒的時候,巨龍龐大的身軀一陣掙扎,他似乎知道林蕭想幹什麼,因為它脖頸中的淡藍色光華閃耀的頻率在加快。

地上的護衛們仍在拼勁全力支撐,一排排的箭雨如飛蝗一般向碩大的龍頭射去,在空中發出陣陣異嘯。

箭雨碰到巨龍堅硬如鐵的鱗甲,擦出陣陣火星,這讓本就驚懼不已的巨龍更加煩躁不安。

「大家拽緊石鎖。」

林蕭舉起手中短劍,向著巨龍粗大的脖頸刺去。

巨龍仰天長嘯一聲,發出震天怒吼,一時間浩蕩的勁道橫衝直闖,大地被恐怖的力量衝擊的一陣震顫。

此時,林蕭手中的短劍光芒大盛,璀璨的劍氣衝天而起,實質化劍氣在劃破虛空,嗤嗤作響,如驚天長虹一般向巨龍的脖頸逼近。

巨龍的鱗甲似精鋼一般,與實質化劍氣碰撞在一起,爆發出片片火花,不過,巨龍的脖頸處已經出現了絲絲血跡。

受到創傷的巨龍再次昂了起來,滔天的怒火變成濃郁的殺意,他擺起長達數丈的龍尾,向地下的十幾人猛抽過去,剛猛無比的龍尾在空中盪起一陣狂風,向護衛席捲而去。

十幾名護衛見狀趕忙躲避,龍尾的巨大力道讓他們根本無法抵抗,四散而逃。

「轟」的一聲大響。

龍尾抽過,地動山搖,在地上形成了一道數尺寬的裂痕,如網狀般並向遠處不斷蔓延。

如長蛇般的石鏈在空中瞬間崩碎,龍嘯陣陣,聲達九天。

趙炳看的目瞪口呆,心想:巨龍不愧是上古神獸,在十幾個絕世高手面前還能絕地反擊,實力真是太過恐怖。

我是真的重生啦 林蕭柳眉微皺,剛才實質化的劍氣眼看就要刺入巨龍的脖頸,現在又被他掙脫了束縛。她從空中飄落而下,與驚魂未定的護衛站在一起。

巨龍的脖頸處有汩汩血跡飄落而下,引起聲聲悲鳴。

巨龍被徹底激怒了,龍頭之上血紅的銅鈴大眼顯得異常猙獰恐怖,他自空中俯視著眾人,凶光閃爍,似乎在找準時機將林蕭等人一舉消滅。

這時,一護衛一臉驚恐道:「大小姐,我看這條巨龍力道異常,並非你我等人能夠降服的,我們還是趕緊避一避吧,等想好辦法再來不遲。」

「是啊,剛才我們幾人已經用了全力,結果石鎖還是被他掙脫而開,他的鱗甲堅硬如鐵,實質化劍氣都不能傷他分毫,他體型實在太大…」

林蕭狠狠的瞪了他們一樣,嚇的兩人趕緊閉上了嘴。 「此次來擒龍,我已經告訴過你們,誰有現在打退堂鼓的提前離去,不過現在再離開就是膽小鬼,回去我絕對不會輕饒。」

林蕭眼中閃過一抹狠色,眾人立刻不敢作聲。

「只要我手中的短劍能夠刺穿龍甲,魔晶核就能取出,剛才我們已經讓它受了重傷,只要再努力一把,就差一步了,聽明白了嗎。」

林蕭撂下這段話,轉頭看著狂暴的巨龍,眼中的堅定沒有一絲減弱。

眾護衛心領神會,大小姐已經下了決心,看來今日大戰在所難免,不是龍死就是我亡。

突然,眾護衛皆圍圓而坐,口中念念有詞,空中爆發出一陣強大的能量波動,十幾道璀璨的劍氣衝天而起,形成道道圓形光柱,圓形光柱在空中慢慢交織,光芒萬丈。

「竟然用劍氣纏繞鎖龍匹練。」

趙炳失聲叫到,他不敢相信的看著空中十幾道光柱發生的變化,眾護衛發出真氣在空中有序交織著,形成了一條璀璨無比的鎖龍匹練。

巨龍看到空中殺氣逼人的鎖龍匹練,眼中閃過驚恐之色,陣陣不安。

只見鎖龍匹練在空中如閃電驚雷一般,瞬間來到巨龍頭頂,以無匹的速度纏繞在巨龍的脖頸之上,巨龍再次被俘,在空中向下墜去。

巨龍發出一聲震天長嘯,巨大的翅膀在空中盪起陣陣罡風,瞬間狂風大作、飛沙走石,天地間一片昏暗。

巨龍強橫的力道仍然無法阻止下墜的趨勢,巨龍無奈的在空中發出陣陣悲鳴。

落地的瞬間,大地一陣震顫,發出沉悶的一響,在地面上砸出五米的深坑,巨大的溝痕以巨龍為中心向四面八方蔓延開來。

林蕭這次並沒有急著亮出短劍,而是激發一道實質化的璀璨劍氣向龍首飛射而出,在空中留下一道可見的波紋。

巨龍似乎嗅到了危險的氣息,碩大的龍首本能的向一邊閃去,實質化劍氣擦著精鐵鱗甲而過,而後化作一團火球突然爆炸開來,將巨龍的下頜鱗甲炸飛了一片,一片血肉模糊。

龐大的巨龍身軀一陣掙扎翻滾,驚天的吼叫讓這片天地的生靈都陣陣心悸,巨大的山谷如地動山搖一般晃動起來。

趙炳驚呆了,面對如此驚人的場面,林蕭臉色鎮定,因為他似乎看到了勝利的曙光。

看到龍頸脖頸上隱隱泛著的藍色光華,林蕭如同著了魔一般,再次掏出了泛著神聖光澤的短劍,一步步向躺在地上巨龍走去。

正在這時,突然傳來一陣驚天動地的大響,無數巨大的山石滾落而下,巨龍再次衝天而起,百丈身軀如同烏雲一般懸立空中,發出驚天長嘯。

原來,眾護衛的真氣鎖龍匹練,在巨龍巨大的能量衝擊之下,已經支撐不住,再次把巨龍放回空中。

受了傷的巨龍張開血盆大口,咆哮著俯衝而下,向著林蕭狂暴而去。

林蕭大驚,就在她為屠龍已經做好準備的時候,她再一次被自己的手下放了水,現在只有她獨自面對已經狂暴的巨龍。

林蕭用盡全身力氣,體內的浩蕩的能量如潮水一般湧向短劍,實質化的劍氣星光閃耀,泛出點點金光,最後化作一道金光離弦而去。

頓時,天地間風雷陣陣,淡淡金光如閃電般撕破虛空,眨眼間來到巨龍的喉嚨之下。

巨龍顯然對璀璨的劍氣驚恐無比,因為有了神兵短劍的加持,實質化劍氣非比尋常,感應到了來自地面的巨大威脅,他本能的閃過頭去,眼看就要躲過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