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5 日

太強勢了!

太霸道了!

「是你!是你!是你搞的鬼!你……你居然廢了我們!」

四大妖尊戾吼。

它們盯著姜小凡,此刻已經明白了自己等人為何會如此。它們眼神怨毒,恨不得一口一口吞掉姜小凡的血與肉。

「自作孽。」

姜小凡淡漠道。

害人之心不可有,但是,防人之心也不可無。

他從修羅六祖體內提取出了修羅本源,分出了四縷給予赤炎王等人,用以護住他們進入修羅帝宮。不過,在這其中,他也加入了另一種東西……化神符。

如果四人安分守己,那麼一切相安無事。

但是,有些人並不是太安分。


「你……卑鄙,好狠的心!」

北妖王臉色猙獰。

他和赤炎王等人的修為全部被姜小凡以化神符震碎了,化神,化盡所有。此刻,他們徹底淪落為了凡俗之輩,若非有強大的道根存在,當場就會被打回原形。

「你……你怎麼能這樣!」

赤炎王嘴唇哆嗦。

她臉上的魅惑妖嬈消失了,一片死灰。

前一刻還是高高在上的羅天君王,但是這一刻卻什麼都沒有了,什麼都消失了。這樣的落差實在太大了,猶如從天堂跌落到了地獄,這比殺了它們還難受。

「好算計,好手段!」

修羅大祖道。

他雖然只是一縷意念,但是頭頂的修羅寶鏡卻為真實,此刻猶如是一座蘇醒了的火山,漸漸散發出了駭人聽聞的恐怖威壓。

「大長老幫幫我們,我們也是修羅族的長老了,請助我們恢復修為。」



北妖王恭敬道。

他們雖然被廢掉了修為,但是這卻並非是不可逆轉的。修羅寶鏡強大無匹,出自無敵的修羅王之手,若是有這面寶鏡相助,他們或許可以重回羅天領域。

「請大長老相助。」

赤炎王等三大妖尊也都行大禮。

「當然。」

修羅大祖應道。

北妖王等人頓時露出喜色,就要拜謝。

然而也就是下一刻,修羅寶鏡落下,猶如一片青天垂落,帶著毀天滅地的可怕氣息,直接將他們四人覆蓋在了其下。

「大長老你……」

四人齊齊變色。

只是,他們終究沒有吐出更多的話……

「噗!」

「噗!」

「噗!」

四道血霧炸開,四人同時被碾壓成了碎末,形神俱滅。

「沒用的東西。」

修羅大祖冷淡道。

他將目光重新落在了姜小凡身上,深邃的眸子中滿是讚賞:「人類,本座是愛才之人,最後給你一次機會。歸於我族,本座可以給予你想要的一切!」

「可能嗎?」

姜小凡淡漠的望著他。

「可惜了。」

修羅大祖搖頭。

他知道,自己說服不了眼前這個年輕男子。

只是瞬間而已,他眼中的讚賞消失的一乾二淨,取而代之的是刺入骨髓的冰冷:「古人云,士不為我所用,即為我所殺,可惜了你的天資和悟性。」

「轟!」

修羅寶鏡震動,血芒滔天,剎那間覆蓋了整片蒼穹…… “你說那臭小子,在房裏幹嘛?這都三天了,都沒出來過,不吃不喝的,他還真能抗。”四叔把手裏正抽着的雪茄放在了菸缸裏。


“不行!我得進入看看。”四叔說完就站起身來。

王傑他們一看四爺這架勢,又要去撞門,於是又去攔“四爺,您別衝動!……別衝動!”王傑他們當然得阻止了。雖然不知少爺現在考慮得怎麼樣,但如果少爺選擇回去,那他們就可以向老爺交差了,省時省事。

“我爲什麼不能不衝動?……你再拉着老子,老子連你們一塊收拾了……。”四叔的確是帶火,其實更多的是關心,其實他是心眼裏擔心李成,他沒有兒子,李成是他大哥獨子,他和另外兩個哥哥也從小把李成當自己兒子一樣看待,作爲他們對待李成嚴厲總比仁慈多,不過也是爲了他好,畢竟李成要肩負他們這一輩子的心血——北方集團。

正在這時,李成的房門“砰”的一聲打開了,李成臉色不怎麼好,眼睛裏佈滿了血絲,頭髮也很亂糟。看來這三天在房裏也挺難受的,精神崩潰,內心壓抑,咳十分痛苦。不過現在出來了,多方面的糾結也算走了結果。

“叔!”李成叫得很細聲,四叔鄒着眉頭,眼神裏衝滿了怒火,凶神毋煞地走了過來“我還以爲你要在裏面過冬呢!捨得出來了?”李成愣了愣,然後“嘿嘿”地笑了兩聲,四叔的火氣雖然降下來,但心裏還是有點不舒服。

“少爺!”王傑他們也欣慰地叫了聲,眼神裏面衝滿了希冀,想必少爺已經考慮得差不多了,現在只需要結果。

“呃,我先上洗手間!”說完李成就跑進洗手間,這泡尿足足憋了三天,換了別人恐怕沒這牛叉吧!誰叫咱成哥腎好!腎好!

李成坐在沙發上,嘴裏叼着一根雪茄。其他都一樣,幾個人一陣吞雲吐霧。

四叔蠕動嘴脣開口了“怎麼樣,考慮清楚了吧!我們給你兩天時間好好處理下你這兒的事,也趕緊留戀下這裏吧!然後我們就要啓程回去了。”

“回去?回哪去?我爲什麼要回去?”李成假裝很疑惑的樣子。

王傑他們頓時慌了“少爺,難道您不跟我們回去?這…這……。”

“哈哈,現在還不是我回去的時候,我要繼續爲自己而活!繼續走我未走完的路,男子漢大丈夫,我有話也不捏着藏着,我李誠憑什麼不能趁着如今我意氣風發的大好年發,爲我自己活一把?我真的不明白,你們到底是爲了什麼?你們總要讓我回去,難道我一會去就要接手集團?你們認爲我有那個能力?”

“你本來都不屬於這裏,你回去做你的大少爺,難道不比這裏強,你爸你媽就你這麼一個兒子,你卻不在身邊。而且我們大家所有的希望都寄託於你,還有…還有那三個丫頭到現在還等着你呢!李誠!你要知道,你!現!在!不!小!了,你是大人了,你是我們的期望,你的人生不能夠讓你隨便左右,這是你的宿命!你知不知道?”四叔聲音有些大,有些話幾乎是喊出來的,王傑他們在一邊也倍感糾結,本以爲讓少爺回去,不是很困難,意料之外啊!這才知道,老爺的確是高見,讓四爺來了都不放心,自己還被派來。無論怎樣王傑他們使命就是要把李成帶回去,這是老爺給他們的命令。

“四叔,我答應你,等過陣子我就會去看看我媽,還有二叔,三叔。”李成哽咽了下“還有我的三個妹妹!是的,我想她們了,我也對不起她們,有些事情我考慮過了,必須有個了斷。”四叔臉色一下子變了,真沒想到這孩子還是那麼堅定,四叔心裏一清二楚,大哥要求帶李誠回去的第一目的還是他的婚事,其次纔是家族和集團的事。

有時後自己也在想:或許,讓誠兒與那三個丫頭成婚的事,從開始就是一個錯誤。曾經二哥與三哥一起喝酒的時候也曾提起過,只是大哥他決定的事永遠是堅定的。看着誠兒的糾結他也有些過意不去,也有些私心。李誠這孩子他從小看着長大的,能成看到他與自己的女兒結爲姻緣,他這一生也沒其他可求得了,不光自己明白這些,自己的另外兩個哥哥的想法跟自己一樣。

四叔深深吸了一口氣“如果你這輩子不娶露露她們,我第一個不遠諒你!”四叔說完就坐在沙發上。

李成嘴角抽搐了下,但卻沒開口,因爲不知道怎麼會回答四叔的話。

“少爺,您必須跟我們回去,這是老爺的命令,我們必須執行。”

“你們最好別煩我!有空我自己會回去。”李成說完就回了房,現在他又餓又累,三天的靜靜思,其實很痛苦很累,壓力巨大,思緒紊亂,現在全身都疲勞不堪。

他考慮清楚了,自己喜歡普通人的生活,向在雅蘇集團當個普通上班族,過得真的很愜意。更重要的是自己的血義盟,那麼多血性男兒,對自己尊稱成哥,還抱有着跟自己混黑道的想法,他們是那信任自己,佩服自己。所以他想好了,現在自己絕對不能離開,要帶着兄弟們一起輝煌。

有人說過:混,也是一種生活。人生得慢慢體會纔是。李成簡單衝個涼,換了身衣服。

“呵呵,四叔,我想去洗浴中心,這幾天我很累,先在全身痠痛得不行。”說完又看了看一邊的王傑他們“王傑,你們愛哪玩兒去就去哪兒玩,別跟着我就行!”說完李成看看客廳的門,居然還換了個新的。

王傑他們滿臉鬱悶地望着李成的背影。

“臭小子,等老子,老子也去!”四叔說完也一溜煙地追了出去。留下王傑、阿鏢等四人相互無奈搖頭。

“四叔,您來幹什麼?也想去沐浴中心?”

“怎麼的,我還不能去了是不?我帶你去一家沐浴中心,聽說那地方不錯!”四叔說完就拉了李成腦袋一把。

“行,我正愁沒錢去洗浴中心呢!既然四叔這麼願意幫我,那我先謝過了!”

四叔一臉茫然之後,指着李成怒罵道:“好你個臭小子,又玩兒老子……。”要看四叔就要撲上來,李成趕緊上了路虎。

【PS:本書書友羣 :244755520。喜歡的朋友可以加入,火爆招人中…】 修羅寶鏡輕顫,這片天地頓時就被一股毀天滅地的波動給覆蓋了。肉眼可以看見,蒼穹上多出了一片又一片的血雲,厚重如山,帶著一股可怕的壓迫力。

「本座再問一次,是否願意歸於我族。」

修羅大祖眸子冷淡。

他雖然只是一縷意念,但是卻給人一種非常強大的壓力。

「你們後退。」

姜小凡背對著青衣少女等人道。

他沒有回答修羅大祖的問題,但是這樣的話語卻已經說明了一切。

「不識抬舉。」

修羅大祖眸子更冷。

修羅寶鏡綻放血芒,就如同是被血水侵泡過的一般,輕輕一動就崩碎了高天,徑直朝著姜小凡壓了過來。

「哼!」

修羅七祖後退,望著姜小凡的眸子充滿了寒光。

對於修羅大祖頭頂的寶鏡,他自然是非常清楚的,是它修羅族如今最強大的底蘊。他知道,修羅大祖此刻雖然只是一縷意念,但是持有寶鏡在手,足以鎮壓一切。

「嗡!」

虛空在扭曲,寶鏡中衝出了一條血河,浩浩蕩蕩的墜落。

姜小凡眸子凝重,雙手划動,以道經引靈術牽動攝魂幡內的焚谷火龍脈,令其化作一頭火紅的天龍,狠狠的朝著血色寶鏡衝撞而去。

「咚!」

至強的碰撞,天地間響起轟的一聲巨響。


兩宗強大的神寶相碰撞,當場在這片虛空中掀起一股浩瀚的颶風。

「蹬蹬蹬!」

姜小凡後退出去數十步,胸口起伏,臉色微微有些潮紅。

「先生!」

閃電鳥變色。

自從相識以來,它還是第一次見姜小凡露出些許頹敗之勢。

小胖子和青衣少女也都擔心不已,特別是青衣少女,小手緊緊的握在一起,漂亮的小臉一片蒼白,緊張的額上都出了汗珠。

「哼!」

修羅七祖立於遠方,冷笑連連。

攝魂幡出現了一絲裂痕,刺目而明顯。

姜小凡的表情並沒有什麼變化,淡漠的望著蒼穹上的修羅大祖,或則說是望著他頭頂的修羅寶鏡。畢竟是出自聖天存在的法寶,儘管是半成品,但是威能卻也絕對是可怕的,一般的准聖兵根本抵擋不了。

「最多你還能支撐兩次,何必執迷不悟?」

修羅大祖道。

寶鏡在他頭頂沉浮,血芒交織,令他身上的氣息更加深沉。

「不用你操心。」

姜小凡神色淡漠。

攝魂幡出現了些許裂痕,但是卻終究還是一宗強大的准聖兵。他踩在虛空上的右腿微微一震,頓時有一圈銀色的陣圖浮現,捲動十方天地精氣而來。

「轟!」

這些精氣以他為導體,徑直沒入攝魂幡內,當場令其威勢大增。

「這……」

眾人盡皆變色。

他們著實沒有想到,已經破殘攝魂幡竟還能有如此威能。

修羅大祖眸蘊精芒:「好好好!」

他修為精深,眼力自然也是獨到,一眼就看穿了姜小凡是在引導這片天地的力量為己用。這等手段有些驚人,遠遠不是普通的羅天君王可以辦到。

「可惜,還是太弱了。」

他淡漠的搖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