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2 月 12 日

太乙宗不插手安流星跟田雲星的事情,天龍宗也不會幹涉。

大家各憑本事,如果柳無邪死在安流星,那是他命不好,要是沈天死在柳無邪手裡,只能說他罪該萬死。

「你就這麼自信,柳無邪前往安流星就能活下來。」

不論是劍老還是童躍,應該都收到消息,柳無邪已經抵達安流星。

「我們不妨一起看熱鬧如何?」

劍老提議,兩人誰也別出手了,不如看一場熱鬧,各不相幫。

童躍沉吟了一下,還是點了點頭,答應了劍老。

沈天跟牧恆,之前跟太乙宗沒有任何關係,相反跟天龍宗走的較近。

臨時投誠過來,太乙宗自然沒有必要因為幾個末流的星主,花費太多的精力。

說完,兩人迅速消失在原地,前往安流星,希望還來得及,能看到一場好戲。

戰鬥已經打響,洛海一人獨戰三名地仙境。

範文豪朝柳無邪飛速掠過來,只要斬殺柳無邪,他就是功臣,必定得到太乙宗大力培養。

剩餘一名地仙境,沖向阿雷。

三人之中,阿雷修為最低,但是戰鬥力,卻絲毫不弱。

一拳打出,周圍空間不斷炸裂,無數增壓陣法打開,阿雷不過普通洞虛境,打出的一拳,堪比低級地仙境了。

這就是巨人族,得到柳無邪改造之後,戰鬥力提升近百倍。

如果是之前,阿雷想都不敢想。

範文豪速度極快,恐怖的地仙境,吹散了柳無邪的頭髮。

「邪刃!」

柳無邪召喚一聲,邪刃出現在掌心。

邪刃晉陞之後,迫切的需要一場戰鬥,尤其是需要地仙境的血液來洗禮。

裁天一刀斬下。

沒有華麗的招式,沒有驚天動地的聲音,一切看起來普普通通。

就這樣普普通通的一刀,讓範文豪臉色驟變,身體迅速朝後退去。

刀鋒鎖定他的那一刻,範文豪知道自己不是柳無邪的對手,那股力量太可怕了。

這一刀裡面,可不僅僅是裁天一刀,還有九陽神劍,大修羅劍訣的影子。

更可怕是不死劍意,加持進來之後,讓原本的裁天一刀,提升近百倍。

加上邪刃又堪比地仙境,輕鬆撕開蒼穹,無邊無際的刀意,席捲整個安流星。

無數高手抬起頭,朝蒼穹看去。

只見一道無匹的刀罡,劃破天空,抵達宇宙深處。

其他幾名地仙境,居然無法靠近,紛紛被這一刀給震飛出去了。

「柳無邪,我走,求求不要殺我。」

範文豪害怕了,現在才想起來求饒,已經太晚了。

邪刃已經斬下,沒有回頭的餘地。

凌厲可怖的刀罡,將周圍的建築,全部毀滅。

覆蓋方圓百里的府邸,眨眼間的功夫,化為一片廢墟。

只有中間大殿,完好無損。

神龍咆哮,邪刃的器靈,發出怒吼聲,血紅色的刀罡,出現在範文豪的頭頂上。

恰好這個時候,劍老跟童躍紛紛趕到。

當他們看到這一刀的時候,兩人都流露出震駭之色。

劍老還好些,他畢竟見過柳無邪幾次戰鬥。

童躍只聽過柳無邪大名,關於柳無邪的其他事情,知道不多。

這次劍一鳴回來后,師徒三人全部宣布閉關,太乙宗高層上下震驚,沒想到柳無邪竟然破解了飛天一劍。

「死!」

柳無邪輕輕說了一句,刀罡轟然斬下。正所謂家有一老,如有一寶。

艾蓮池這幾百歲的年紀果然不是白活的,鄧賢自問就算拿到丹藥也絕對不會意識到有什麼問題,他卻能在鄧賢毫不知情的情況下,提前將危機消弭於無形。

這就是人生閱歷的寶貴之處!

不過相比起益氣丹的問題,鄧賢感覺最大的危險,還是來自於毒死獄卒那顆益氣丹

《有風險就對了》第116章遭了!我成汪倫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柳真全看著手持雙錘的巨漢,訕笑一聲「呵~沒想到今日還能預見這半人半鬼的人魔。」

巨漢漆黑的目光看著屋內的榮家父子,手中雙錘敲擊,發出陣陣巨響,整個人的氣勢也在敲擊聲中節節攀升,而敲擊聲傳入榮府中人耳中如同惡鬼索命之音。

「你到底是何人,我榮百川與你無冤無仇,為何要來,你要什麼我都給你,只求你早早離開。」

柳真全看著已經膽寒的榮家人,笑著說道:「你是惡鬼附身之人,卻偏偏要找到這裡,可是有冤屈,告訴貧道,貧道雖然阻止你行惡,但是可以將此時替你尋找官府求一個公道。」

巨漢根本沒有動搖,依舊注視前方,只是看向洪雲嬌的是時候有一絲溫柔。

看來是談不攏了,柳真全雙耳微動,今晚可真熱鬧又有人來了。

對峙不出片刻,又有四人出現在巨漢四周,男女老少都有,不過來者應該比普通武夫強上不少,至少在柳真全看來,剛出入引氣的自己絕對不是他們任何一人的對手。

什麼時候世間武夫都會如此厲害了?好生羞愧啊。

幾個武夫也好奇的打量著柳真全,本來他們以為趕來此地又會師上次一樣血流成河,沒想到一個陌生的年輕道人竟然能掌控局面。

為首的中年人沖著柳真全抱拳說道:「多謝閣下相助,讓此地免除一場災難。」

「看來你們是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了?能否告知貧道?」

邊上一個年輕人早已經不耐煩了,「你這道人好不曉事,這執念所控之人,非你能解決,早早離去,莫讓我動手趕你走。」

嗨我這暴脾氣,也就以前百里清溪能嚇唬我下,就你還敢我走,小心爺爺碾死你,哎這青蛇讓他衝動的時候不衝動了,難道還讓我自己告訴他揍人?這童子教育之路真是路漫漫而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

「陸離休得無禮,道長也是同道中人。」

「呵呵。」

柳真全此時一陣氣苦,還真有這樣不知天高地厚的人,難道不知這世上有練氣士嗎?

三十六柄長劍滑出一道銀河,懸停空中將陸離周身罩住。

只這一手驚呆了所有人。

「這位民間大高手,現在我夠格知道怎麼回事了嗎?」在眾人驚懼的眼神中,柳真全緩緩的吐出一句話。

「這位前輩請高抬貴手,陸離並非有意冒犯。」

柳真全隨意一招,雖有飛劍直入柳真全袖口。此時陸離臉色由青轉白,又由白轉紫,身上汗出如漿。

「幾十年前並未有此等人魔,而且他們怎麼會被執念所控?」

一眾人都不在關注巨漢,有這樣一個神仙在,還怕這人魔害人嗎?

「前輩,這人魔也是這幾年剛剛出來的東西,我們也是從山月頂枯榮院的古藤大師處聽來,就是活人因為某件痛苦的事情死去,因此突然激發了執念,轉入執念進入別人的肉身,或是新死之人的肉身,只為完成某一件事而努力,而且這人力大無窮,身體如剛似鐵,根本不是尋常人可以抵擋。」

柳真全聽了個似是而非,「那你們呢?」

「有一些人的執念辦成容易,我們就努力幫他們實現身前願望讓他們早日消散,如果是惡靈我們就將其消滅。」

「原來如此,還是有人守護人間,貧道佩服。」

說完朝巨漢一指,巨漢感覺危險的事情而來,轉身就想逃跑,可是再快的速度也快不過劍氣,劍氣穿入身體封閉了所有竅穴,雖然執念侵入人體,但本身的性質根本不會變。

當巨漢入山崩一般倒地之時,柳真全取出八道符籙,控制著飛向巨漢四周,口中說道:「八卦起,魂魄出。」

眾人只見八道上面靈紋發出熒光,乳白色的柔光匯聚成一個八卦懸在巨漢頭頂,一道黑色的身影硬生生的被扯出身體,而巨漢肉身慢慢開始變小,即便魁梧也不過比尋常人高一個頭而已。而在乳白色的熒光下,一道黑色的魂魄不停扭曲的並且散發這黑氣。

「死氣除,清靈現。」

隨著柳真全口訣,一道道霞光從八卦中冒出,洗滌這魂魄的死氣,這時一個瘦弱的年輕人出現在眾人面前。

在驅魔人的認知中,他們從來沒有見過如此神奇的一幕。

「這這….」

「前輩…」

「貧道只不過讓其神識清靈而已,方便文化。」

年輕人溫柔的看著洪雲嬌,「真像,真的好像。」

柳真全打斷了年輕人的話說道:「我只是暫時讓你神智清醒,你終會消失,到底什麼事請快點說,大家都很忙的。」

年輕人急忙對著柳真全行禮說道:「我叫陸秀夫,乃是慶王七代孫。此時說來話長,洪劍通、榮百川、單映日三人就是我祖輩護衛的子孫,十六年前,我夫人剛生了女兒,他們尋上門來欲求慶王寶庫。」

柳真全看了一眼此刻已經攤在地上渾身戰慄的榮百川,看來此事十有八九是真的。

「說是招兵買馬等待復國,但是我心中感覺不妥,大雍皇族龍氣未滅,此時起兵根本沒有勝算,於是拒絕了他們,當日正巧我女兒出聲,於是我們喝的酩酊大醉,結果這三人趁機套取了我一些話,當我突然警醒時,已經被五花大綁,屋裡跪一家老少,這三個畜生一家人性命相逼,我夫人不堪受辱咬舌自盡,而我也被折磨的半死不活最後被他們投入枯井,痛苦七日氣絕。」

「那江湖上那些血案都是你乾的嗎?」

「後來不知為何時隔十多年我醒來,見到單映日又來尋找線索,就附身其身上,回去后殺了他滿門,後來又找到洪劍通家中,屠戮其家三百餘口,不曾想我女兒竟然被他撫養在身邊。今日來此就是為了了結榮百川這一個奸賊,不曾想被道長攔下,求道長替我做主。」

「不可能,你不可能是我父親,我父親是洪劍通。」

「女兒你後背有一塊燕子狀的胎記,就是因為看見這個胎記我才沒有對你下手,我不騙你,你叫陸林萱。」 第2619章

「十分鐘之後,我就下樓。」慕安安說道。

「好的。」小趙回應完便離開。

慕安安將門關上,回去找宗政御,一把就抱住他,「宗政七七,十分鐘后我要下去開會了,之後我就會很忙很忙。」

宗政御低頭,捏了捏慕安安的鼻子。

「我已經陪你三天了呀,之後忙起來,你不許生氣哦。」慕安安聲音甜甜的,臉往宗政御身上蹭。

純屬就是在哄他。

宗政御從把慕安安帶回房間,她乖乖在他身邊,就知道她心裏小算盤。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