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1 日

“天魔骸骨!”地獄君王眉心的十字青筋亦要爆了出來。

看到兩位老大哥如此模樣,煉獄君王要是再不說點他們……那他可就真是個退羣君王了。

“那天魔骸骨出世……影響可大?”煉獄君王輕聲問道,有點小心。

血獄並沒有第一時間應聲,緩緩閉上雙眼,仔細感受了一下,這才緩緩將雙眼睜開,沉吟片刻,這才說道:“尚且不知。”

“可需要吾等動手?”地獄君王發問。

“無需,此時是非是禍尚且不知,只希望那天魔骸骨不會誕生靈智便以足夠,剩下的……隨他而去。”血獄君王搖了搖頭,彷彿一瞬間從一箇中年人變成了一個暮色蒼蒼的老者一般。

‘既然如此……那我們何不繼續修養?’煉獄君王在心裏吶喊着。

這不是閒的沒事自己嚇自己玩嗎!

腦袋有泡……

反倒是血獄君王和地獄君王二者並沒有表態,所以他現在也只能這麼跟着裝緊張。

“希望此事不會影響到魔域便可,若是能讓這天魔骸骨和那……神碰撞一下,倒是便宜了吾等,桀桀桀!”地獄君王陰惻惻的笑了起來。

“此事暫且不急,煉獄,命你的人去看看是什麼情況。”血獄轉頭說道。

煉獄挺不服的,他想說上一句,憑啥讓我的人去而不是讓你的人去?這不是沉積削弱我的手下嗎!

但是……一想起來血獄一族沒人了之後,他就釋然了。

雖然知道這一波下去可能得死點族人,但爲啥……

莫名的。

就有那麼點小開心呢? 這種話,這種想法,煉獄小狼自然是不敢說出來的。

人家說讓幹啥咱就幹啥。

混子就得有個跟着混的覺悟。

將命令傳出去,而且這是魔域的大事兒,他自然不敢胡來,只能在二子之間捨棄一個。

……

天窟之內。

此時的魔氣早已開始涌入,將這大門處弄得滿是魔氣,伸手不見五指,恍若世界末日來臨一般。

而此前本就在天窟,自己獨立辦公室內,和一些小母狼玩樂的煉獄一族大王子煉魂,也是不得不趕緊爬起來。

正到關鍵時刻,正是酣暢淋漓之時……

突然就尼瑪的地震了!

恰此時,一道傳聲進入了心底。

其中魔韻流轉,煉魂心神猛地一震,這道傳聲的源頭……正是自己的父上煉獄君王!

“天魔遺骸恐出世,爲天窟附近,去小心看看,是何情況。”

煉魂剛衝出門外,就懵了。

原來不是地震!

天魔遺骸出世?

能整出來……就能整這麼大動靜?

隨之,一個大大的問號出現在了煉魂的心裏,天魔,那是個什麼東西?

那個靠着天窟生存的小族,眼瞅着要被滅了的天魔族?

不是吧不是吧?天魔族要是這麼生猛,不早把他們三大族給幹翻了?

難道是……

聽聞的那些小道消息,魔域數萬年之前真正的掌控者,天魔族?

天魔出世……驚動了父上,沒跑了!

煉魂想到這,身體頓時一震,這咋整?

去瞧瞧?

看看這天魔遺骸是怎出世的?

嗯……反正現在閒着也是閒着,沒什麼事,倒不如去看看。

“怎麼回事!”

煉魂剛出去,便是看到了讓他一臉懵逼的景象。

那“轟隆”聲不絕於耳,而這天窟的大門處,更是充滿了漆黑的魔氣,極爲精純,但卻與他們平時散發出來的魔氣有那麼一些……不同。

再定睛看去,煉魂也勉強能看到了這天窟此時的景象。

牆壁開始塌陷,大門已然攤到。

一個時辰之前,他來這裏“上班”的時候還是一派繁華的景象,怎得他就休息了一會兒,便是如此了?

那天魔骸骨,又是爲何突然出世?

“煉魂大人。”站在天窟大門廢墟後的一個穿着黑袍,看起來就貴氣逼人的青年轉過頭來,恭敬的說道。


“嗯……”煉魂微微點了點頭,完全記不住這是哪個弟弟。

“煉魂大人!”

“煉魂大人!”

……

周圍的人聽到剛剛那聲音,也趕忙從此前那種震撼,和憤怒之中走了出來,轉頭對着煉魂行禮。

畢竟……

現在的魔域二代子弟,起碼這煉獄一族,明面上就是這煉魂最大。

至於地獄一族那個地煞……雖然也是這天窟的管事人之一,但是人家那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存在。

也就是說……有事兒找煉魂!

煉魂輕輕擺了擺手,神色極爲淡然。

彷彿與這裏格格不入一般,周圍的人都是一臉的緊張,或是憤怒,只有他……覺得這是啥事兒啊。

這天魔骸骨要出世,那就出唄,在這地方出做什麼?

而且還給這天窟給毀了!

賊尼瑪。

“此前都發生了什麼事?”煉魂淡淡的問道。

周圍依舊是那劇烈的爆響聲,還有瀰漫在空中的魔氣,以及能傳入耳中,那攝人心魄的“咔嚓,咔嚓”的碎裂之音。

但這一切,都不是煉魂所在乎的。

要是這天魔這麼猛……要幹翻魔域,最先上的是誰?肯定是三大君王啊!

三大君王要是戰死了……他們也早就跑了好吧。

只是現在這個情況,到底要不要出去,這是個很嚴肅的問題。

“不知爲何,這是突然出現的,現在還沒有搞清這其中的緣由。”那爲首的黑袍年輕人恭敬答道。

“嗯……”煉魂心中動了動,並沒有說什麼。

只是,這個彷彿是血脈壓制的感覺,讓他覺得很是難受罷了。

“也罷,今日我們且出去看看!”煉魂點了點頭道,“父上剛給我傳音過來,據說這是天魔骸骨出世。”

煉魂說着,已經將自己拿“微不足道”的神識向外探查着,啥也沒探查出來。

彷彿這神識剛出了天窟,便是被徹底切斷了聯繫。

而周圍的人,頓時就是一驚,天魔骸骨!

不過與這不同的,便是他們臉上的喜色。

倒不是這天魔骸骨出世會對他們有什麼好處,他們只是……單純的不想在這地方待着了,太難受了!

俗話說得好。

傻逼專克強者。

你看那三大君王,離着老遠在聖殿之中, 醫等邪妃 ,竟然能這麼淡定。

他的實力夠。

反倒是下面只有封川初期,或者是闢海境的弟弟們,一個個的都是面露難色。

不過通過煉魂大佬的話,他們明白了一個事情。

煉魂大佬要帶他們出去了!

“你,你,還有你,你們三個先出去看看,要是能活下來的話,回來告訴我外面是個什麼情況。”煉魂擺了擺手,一臉的淡然。


讓他冒着生命危險去搞這種騷東西?

做夢!

話音剛落,那三個最先跟煉魂打招呼的魔域子弟都懵了,這尼瑪……天理何在啊!

“是……”

不過煉魂畢竟是煉魂,人家的命令不能當耳旁風,這三人相互看了一眼,也只能……就此答應下來。

“我們三人合力,試試能不能衝出去。”爲首那黑袍青年沉聲說道。


此時,他心中已經決定了,只要合力衝出去了,就把這倆隊友給賣了。

到時候必須第一個跑!

大不了以後再也不來天窟,好死不如賴活着。


不光是他……另外兩個也是如此想法。

“地震”還在持續着,只是在這羣大佬的面前,這種程度上的震動完全就不算個事兒。

反倒是外面傳來的……那個“咔嚓,咔嚓”的碎裂聲纔是他們真正覺得難受的源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