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3 日

大量奴才也被押送到韓家府邸,一些衷心投靠的都被安排工作,從底層做起,嚴加考核,一些嫡系就被廢掉武功,關進大牢裡面。

城中其他豪門都感到一陣心驚,這陣仗以前從來都沒遇到過,偌大一個豪門,說被驅逐就被驅逐,一夜之間就成了落水狗。

韓家一面接收著財富,同時也在做各種安排,隨時準備應對李家參與的反撲。

現在每天都有一隊隊武者去外面查探李天霖等人的下落,一直追殺下去。

在韓家大殿當中,一些忠於韓震的主事都在商議。

「昨天又找到李天霖的蹤跡,殺了他們五六名武者,現在他們只怕山窮水盡了!」

「要防止天邪教的勢力,萬一他們直接插手,我們恐怕難以抵擋,這可是個無惡不作的邪教,手段殘忍!」陳怡眉梢緊皺,有些憂慮地道。

韓震點頭,冷靜地道:「我已經上報雲天宮,讓他們警告天邪教不可肆意妄為,畢竟我們豐都城都是雲天宮的附屬。實在不行,就動用我義兄的關係,我們前往雲天宮暫避一下也是可以的。」

「做事要做絕,李天霖不能活!同時派人在城外布置大量暗哨,一旦有天邪教的人靠近,立刻來報。」韓飛行事果斷,冷冷地道。

「既然如此,好好拷問那些李家嫡系,看看能問出什麼來,城主府也在全力追殺李家殘餘,相信也會有所收穫的!」韓震也不遲疑,打定主意要滅掉李家:「可惜李家有個關鍵人物李毅正在天邪教修鍊,這對我們是一個威脅,早晚要除掉的。」

眼下最關鍵的,就是快速提升家族勢力。


豐都城其他豪門也在打著主意,像實力較強的宋家,還有王家,薛家都有自己的想法,都想趁火打劫,來瓜分一點利益。

宋家家主宋連成在大殿當中靜靜等待著探子的回報。

「家主,韓家和城主府跟李家全面開戰,現在應該正打得難解難分,我們是不是也出去分一杯羹?聽說李家有一件家傳之寶赤虎戰甲,我們一定要得到。」一個叫宋青的年輕主事道。

「家主,家中武者已經嚴陣以待,隨時可以出手,雖然我們沒參與這次圍剿,但是搶先分一點好處也是應該的。」又一名武者道。

「等著!」宋連成極為謹慎地道:「一定要在最後關頭雙方都沒有精力顧及到我們的時候再出手,這樣才能獲取最大利益。」

「這一次怕是三方豪門都會損失慘重,搞不好我們宋家會撅起!李家可是聯合了天邪教,這對我們宋家也會有威脅的。只怕現在他們正打得難分難解呢!」宋青道。

就在說話間,探子終於來報。

「報!」

「快說,外面戰況如何了?李家有沒有帶著天邪教的人反撲?韓家和城主府是不是損兵折將?」宋連成一臉期待地問道。

「外面勝負已經分出,李家全面潰敗,已經被驅逐出城,幾百精銳死傷無數,幾乎全軍覆滅,連天邪教的弟子也被殺死了!甚至很多開元八重的主事也被韓飛擊殺。」探子語氣中充滿了驚異:「而且李家全部產業都已經被城主府和韓家瓜分,現在大量財寶已經被運走……」

「什麼?李家怎麼如此不堪一擊?我不信!另外兩方損失如何?」

宋連成臉色極為難看,不大願意接受這樣的結果。

「啟稟家主,城主府和韓家損失很小,傷亡只有二三十人,是韓家少主韓飛一人擊潰了三百多李家精銳,接連殺死兩名主事,還有一名天邪教弟子,其中有兩人都是開元八重的高手,城主府和韓震負責圍剿李天霖,之後韓震還突破開元九重,成為繼凌子虛之後,第二個開元九重的高手……好像還是他兒子幫助他晉陞的。」

「開元九重?……這……」

宋連成身體微微一震,他知道開元九重在豐都城是什麼概念,那是無敵的。

在沉思了半晌之後,他不得不重重地嘆了一口氣,無力地揮手道:「大勢已定,讓家族武者都回到各自崗位吧,現在的局勢,我們已經撈不到好處了!」

「家主,難道我們就這麼算了?得到那麼多財富,韓家肯定會快速崛起啊!」宋青有些不死心。

宋連成頹然搖頭:「接受現實吧,吩咐下人準備禮物,我要去向韓家祝賀一番,表明立場,否則,一著不慎,我們也會像李天霖一樣成為喪家之犬的!不可以跟他們交惡了!」

他突然發現自己投機取巧的想法有些幼稚了,這世界上那裡有那麼多便宜可以占。

在仔細分析了探子的回報后,似乎這一次關鍵在於韓飛,這個快速崛起的少年。

「韓震究竟是哪輩子修來的福分?居然在自己兒子幫助之下,成功晉陞開元九重!宋家青年子弟說這小子曾經擊敗開元七重的高手,但是現在看來,他的實力還遠遠比想象當中要強大啊,難道有什麼特別的奇遇不成?」

宋連成想不到,傳聞中的廢物少年,居然在這段時間一路高歌猛進,接連傳來各種驚人的消息,現在居然已經成長為可以對戰各家族主事級別的人物,實在太恐怖了。

要是再給他一點時間,恐怕整個豐都城都沒有人可以壓制住了!

「開元九重的韓震,再加上他那個天才兒子韓飛,韓家的未來成就只怕絕不止於此啊……」宋連成想著就感覺到有一些震撼,幸虧自己過去沒有跟韓家交惡,不然後果就難以預料了。

本文由小說「」閱讀。 第22章故意示弱

豐都城一戰之後,日子再度風平浪靜,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發生。

一個月過去了,轉眼又是秋天來臨,黑水山脈中的妖獸都肥壯起來,準備即將來臨的冬天。

一些豐都城很多獵戶開始在黑水山脈外圍絞殺那些沒有進入階位的妖獸,得到的獵物可以轉手賣給城中的靈材鋪,或者直接獻給豪門,給自己謀一個不錯的差事。

妖獸的肉質鮮美,可以高價賣給城中的酒樓,換取不菲的錢財。

而一些豪門,則會召集家族武者,進入黑水山脈,獵殺一階妖獸,所得到的元丹,骨骼,皮毛等就可以用來煉製丹藥,法寶。

韓飛也這段日子,除了布置追殺李天霖之外,就是在家裡老老實實地修鍊,很少在公開場合露面。

得到了李家的巨額財富,還有天邪教弟子身上搶來的丹藥,寶物,他被養肥了,丹藥像是不要錢一樣地猛吃下去,快速煉化,強化自己的修為。

如果別人知道他像這樣隨意吞服丹藥非要活活嚇死,不過,韓飛有吞天神通護體,不管如何強大的靈氣吞服下去,都可以快速煉化,一般人是比不來的,就算是父親韓震也無法比擬。

現在,他全身五臟六腑都經歷了一番改造,比以前不知道強大了多少倍,就算是別人強大力量打擊過來,也能夠抵擋。

而且,這段時間,似乎吞天神通的能力似乎也在提升,以前他無法吞掉開元七重武者的全部精元,現在就算是三四個開元八重武者那麼多的精元,也可以在短時間內消化吸收掉。

沒有比吞天神通更好的神通了,吞噬一切,所有靈氣精元都被煉化,就連對方攻擊也可以吞噬,直接剝奪轉化為自身的力量本源,絕對是驚世駭俗!

霸王推山拳和離火玄天印的種種法門,也已經練得熟練的爛熟於心了,心念一動,攻擊就可發出。

再加上得到了李家至寶赤虎戰甲,可以形成無與倫比的防禦能力,跟他自身實力相配合,正所謂是攻防結合,天衣無縫!

接下來,韓飛打算把吞天神通摸索得再透徹一點,他總感覺自己天珠之上似乎有股特殊力量在隱藏著。

呼……

長長地舒了一口氣,他盤坐在原地,開始神遊太虛,一絲絲神識擴散開來,周圍六七里範圍之內都在他掌控當中,哪一棵樹被風吹動,哪一個奴才在走動,都可以感知到。

甚至連地底下十來米以下的細小蟲子,在洞里蠕動,他都能看到,呈現在腦海里的是一個靜悄悄的地下世界。

只要有任何高手要對韓飛不利,在很遠的地方就可以被立即發現了。

這種能力就算是韓震也沒有的。

韓飛把神識延伸進入天珠,發現原先米粒大小的天珠,現在已經比之前大了兩三倍,相當於一顆小黃豆那麼大,上面的符文更加明顯了。

那一顆顆符文猶如活的一般,散發神聖的力量。

「符文到底是什麼含義?一種不同的符文應該是代表不同的神通,但是,我卻感知到那股不同尋常的力量源自符文之下,試圖脫殼而出,難道我的天珠當中還有奇異的存在嗎?我記得當日還被一道金色的閃電劈中……」

就在他思考之際,一陣金色的光暈從天珠散發出來,將他的神識立刻驅逐出來。

「怎麼回事?我的意識完全被趕出來了,那股力量似乎不想我看到?」

不管韓飛怎麼努力,神識再也無法靠近符文了,裡面徹底被封住,整個天珠也被金光包裹起來。

但是,接下來,他卻得到了金光的滋潤,感受著神通的力量在明顯增長,同時也感覺到自己的悟性也大大增加,對很多事物都開始有更深的見解。

實際上,對神通武者來說,不管服用什麼靈丹妙藥,對於神通的作用是極其微弱的,每增加一點神通之力,都要依賴於苦修,現在韓飛神通力量的強大,對他來說當然是莫大的驚喜。

在有了這種變化之後,他從空間戒指上取出秘籍《天罡劍術》,這是當日殺死天邪教弟子蒙戈時得來的,靈級中品的功法。

韓飛默默感悟了秘籍當中的種種精妙,先是在心中領悟一番,暗暗演練。

半晌之後,他突然睜眼。

「去吧!」

一道鋒利的劍氣自他中指激發出來,遙遙一點,半間屋子就被斬掉了,這種恐怖的手段,當真是駭人聽聞,強大的有些變態。

瓦片,窗戶,屋頂,柱子在這一擊當中全部消失,化為飛灰了。

這就是天罡劍術的威力。

韓家武者聽到這裡的動靜,還以為是遇到偷襲,紛紛聚攏過來,連韓震也在第一時間趕到。

誰都知道這裡是韓飛居住的地方,現在韓飛是整個韓家的寶貝,絕對不能有任何閃失。


「發生什麼事情了?誰敢偷襲?」

「衝進去,先保護少主!」

一群人黑壓壓的沖了過來,幾名武者剛要進去,卻被一股力量阻擋在門口。

「大家不要驚慌,剛才只是我修鍊的時候,隨意施展了力量,不小心劈掉了半間屋子,你們找人修理一下就好了,不要大驚小怪。」

韓飛慢慢起身,一口氣緩緩煉化掉,走出大門安撫眾人。

「飛兒?你說這是你乾的?」韓震有些啞然,一擊就把半間屋子飛灰湮滅,這是何等的強大,要打破屋子很簡單,但是其中石塊,木頭不可能在瞬間就成灰,而是大塊大塊的殘渣!

「不錯,是我乾的,那天邪教的天罡劍術我已經學會了,只是要做到收發自如隨意操控,還需要一段時間磨練,父親請放心!」韓飛鎮定地道。

韓震欣慰無比:「好好好!我兒果然是天縱之資,只怕整個豐都城都沒有一個人能跟你相比啊,也不枉你母親一片苦心。」

「我母親?從我出生開始,就沒見過她,為什麼那麼多年從未聽您提起?」韓飛神情一滯,內心像被什麼刺痛了一下,問道。

韓震遲疑了一下,安慰道:「你母親身處一個大勢力,在生下你之後就被她所在的勢力抓回去了,只因我身份過於低微,配不上她,這一切現在還不能對你說,否則會帶來殺身之禍,如果你能成為中原最強大的武者,我才敢告訴你,或者等待你母親來尋找你吧,不過我懷疑她已經被囚禁起來了……」


望著父親沮喪的神情,韓飛豪情萬丈:「我一定要成為中原第一人,到時候去尋找母親!」

「好,先不說這些了,家族長老傳信過來,要我們一起去黑水山脈狩獵,家族主事都會參與,他們可能還不知道豐都城已經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

韓震道。

韓飛微微眯眼,一雙虎目猶如寶石一般明亮,綻放著寒冷的光芒:「父親,倒不如我們先把這裡的事情隱瞞下來,看看那些主事當中誰是忠心誰是奸佞,趁機把一些反對我們的人全部打壓下去,到時候武鬥會中就不會出現家族內鬥,給別人看笑話了,完全能夠一致對外,實力大增。」

那些長老,主事常年在外,不大理會豐都城的事情,因此只要沒有得到家主的傳訊,是不大會知道城裡面的消息的。

「好,現在我們身邊高手如雲,很多強者都來歸附,正是徹底收回那些主事權力的時候了,這樣可以讓家族往更好的方向前進。」韓震也是信心滿滿。

尤其是韓飛,在一個多月前,他就有能力一擊打敗韓家第一少年韓峰,現在遇到了,只要吹一口氣,就能把對方鎮壓。

父子倆商議了一番之後,開始布置家族裡面的事情,這裡是韓家大本營,現在大敵已經除掉,卻也容不得鬆懈。

做好一些防守工作,之後,生意上面的事情基本由管家陳怡負責。

韓飛父子則帶了二十多名精銳,開出城去,直接殺向了黑水山脈。

二十多頭青鬃獸同時出發,浩浩蕩蕩,氣勢非常龐大,以前韓家出門只有主事才有資格騎青鬃獸,其他武者就騎馬,現在不同了,他們實力大漲,有足夠的財力購買這種妖獸。

青鬃獸個頭和速度都是是馬的三倍,自然會受到豪門的青睞。

不過韓飛卻不用騎著青鬃獸,而是自己一路飛奔,他可以毫無顧忌地揮霍精元,不會出現精元不支的情況。

其他武者連同韓震在內也都看傻眼了,就看到韓飛不知疲倦地行進在草木之間,速度遠遠超過了青鬃獸,轉眼就沒了人影。

「少主的精元好雄渾啊,居然沒有半點疲憊的跡象!」

一些武者由衷地讚歎道,他們知道自己無法跟少主相比,這就好比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一行人沒多久就遠離豐都城,靠近了黑水山脈,停在了入口。

再往前,到處都是參天大樹,裡面妖獸橫行,一般武者就不敢單身進入了,否則就是自己找死,不過韓飛卻孤身一人在裡面獵殺了大量妖獸。


就在前方,已經有一大隊人在那裡等候,都是韓家主事帶來的人,一匹匹高大的戰馬原本是趾高氣揚的。

在看到二十多頭青鬃獸同時出現后,戰馬出現與生俱來的反應,一聲嘶鳴,驚恐起來,人立而起。

「吁……」

那些韓家主事努力控制著戰馬,不讓它驚恐,經過一陣騷亂,這才恢復了平靜。

本文由小說「」閱讀。 第23章故意示弱

「韓震身邊怎麼突然多出那麼多青鬃獸?連屬下武者都有資格配備了,難道他突然一夜暴富不成?」

「我聽說豐都城發生動蕩,也不知道他在裡面撿到什麼便宜,只可惜我們在城裡面的探子早就被他清除掉,否則一定可以監視韓震一舉一動。」

「要不趁機敲詐他一筆,讓他把吃下去的財富都給吐出了!」

一些主事交頭接耳地圍在韓天宇身邊,各自有著盤算。

其中還有幾名白髮老者,他們半閉著雙眼,默默調息,這些人都是長老,也包括大長老韓喬生。

以韓喬生的資歷,他當然是長老當中最有威望的。

同時,韓峰,韓雲,韓海等一些青年弟子都圍在旁邊,一個個精神抖擻,似乎內心有種種打算。

尤其是韓峰,太陽穴高高滴鼓起來,精元比起之前更加雄渾了,頭抬得高高的,像是一隻大公雞。

「開元八重?這傢伙果真是有所變化,怪不得探子來報說韓天宇為兒子高價購買靈藥,醫治傷勢,眼下只怕是用藥力激發出來的吧?哼,這根本比不過我勤修苦練出來的實力來的強大!」

韓飛一眼就看出韓峰身體上的變化,不過根本就不放在心上,不要說對方剛剛晉陞,就算是開元八重巔峰的武者,也要死在他手裡。

「飛了,那小子只怕有備而來,我們要注意點。」韓震的聲音悄悄傳來。

韓飛不以為然,只是一笑了之:「天邪教的弟子都要死在我手裡,區區一個韓峰,不足畏懼。」

「韓震,你居然也進入開元九重了?」韓喬生目帶震驚,看向了對方。

豐都城任何一個豪門當中,一旦有人晉陞開元九重,那就絕對要引起轟動的。

「什麼?有人進入開元九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