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1 日

“大軍,我跟你說你是個文人就不適合幹這個,我是個粗人跟昊哥出去闖最適合了。”石頭上來就說,不給王林軍開口的機會。

“石頭,我去你的,以前怎麼沒看出來你還有這愛好呢,老子五千年前就是粗人,在我面前提粗人,你小子不夠格。”

二人掐了好久最終才決定了誰跟羅昊一起去接這個任務;走前羅昊也在做着準備事情,最後把天蠶甲穿在了大軍的身上,跟曾晨星要了詳細的資料之後羅昊就一直坐在電腦前面分析着這些數據。

這些資料羅昊全部都看了一遍,緊接着又把省城的地圖全部輸進了gps記住了那個賭場的名字;這點小事情來說對羅昊簡直是灑灑水的問題,以前在部隊飛來飛去的時候從來是不用考慮

而這件事情的性質不一樣了,必須得考慮到後果,如果日後別人找上門來的話自己又該如何應付,而且現在羅昊不是獨身了,獨身還好了抓住人就是幹,現在不行有朋友有家人甚至還有女朋友。

“這件事就這樣決定了,大軍後天跟我一塊去省城,石頭就留在江海幫我鞏固後方。”

晚上,羅昊跟石頭大軍三個又去小吃街撮了一頓好的,無酒不成菜,三個喝的痛痛快快的喝了一頓,爲哥幾個壯行,一切準備都已經就緒,這筆交易如果成功了,羅昊的事業勢必又會往前走一個步子,到時候果園一起,工作室也可以歇歇了,畢竟這種工作是有風險性的,說的難聽這種工作就是保安,難聽點就是私人保鏢,如果哪天真是要遇上窮兇極惡的人的話,肯定是要吃虧的,搞不好菊花都要被爆。

ps:榜單馬上就要下來,不知道觀看本書的兄弟們敢不敢把他頂上去?呵呵。 莫家,莫霏忙了一整天回家陪陪父親,一想到羅昊幫自己結局了一個這麼大的忙,自己的一顆心也總算全部都放了下來了;

莫紹千坐在沙發上看報紙,見莫霏回來了,“小霏?公司的事情忙完了嗎?這麼有興致回家啊?”看得出莫紹千的心情很好。

莫霏咯咯的笑了一聲,“公司的事情忙完了,抽空過來看看您,女兒孝順把。”轉身跑到莫紹千的後面給莫紹千揉了揉肩膀。

“女兒大了,我也該歇歇了。”莫紹千自嘲了一句,如今也真是一整天都呆在家裏不出門,飯來張口衣來伸手的,“公司的事情你還是要上點心,畢竟你剛上任不久,要培養一些自己的心腹,那些董事會的人才不會拿你怎麼樣。”

“哎呀,老爸,您就不用擔心了,大小事宜海棠都會幫我處理好的,公司上下的氣氛也挺好,要不是因爲董事會的那些人我想建豪一定能夠更好。”莫霏撅了撅嘴。

“那也不能把全部的事情都交給海棠去做,我給你推薦一個人,這個人可以幫你主外,海棠主內。”

“您的意思是要羅昊…”莫霏沒有說出來,但知道父親的欲意何爲。

“羅昊是個好小夥,我想讓他在建豪掛名,帶薪掛名,他可以做自己的事,但也算是建豪的一份子,小霏,依我看你以後還是要仰仗羅昊的,此子不是池中魚。”莫紹千頓了頓。


“這點我看出來了,他有點本事,幸虧我當時發現的早,那就依您的意思,讓他在公司掛名的,這件事我來處理,得瞞過董事會的那些傢伙,近期公司在開戰一個項目,騰不出過多的精力出來,等這陣子事情都忙完了我會安排的。”

莫紹千縱橫商場多年,看人的本事那是不會變的,就如同孫大聖的火眼晶晶,一看就能夠看對人,讓羅昊在建豪掛名也是莫紹千經過深思熟慮的,爲了公司長遠的計劃,同時也了自己女兒的幸福,如此的乘龍快婿莫紹千勢必得抓緊時間;

莫霏在家跟父親聊了一陣子之後,接了一個電話就匆匆趕到公司去了,莫紹千也開始想起羅昊來家的時候拿走了那件衣服,莫紹千是個聰明人,能夠舉一反三,而這衣服往往是用來最後報名用的,如不是大事情的話那是不會輕易的拿出來“炫耀”。

第二天,羅昊如約而至的來到了工作室的,晚上的時候莫名其妙的接到了一個電話,居然是莫霏打來,這小娘子一般都是不給自己打電話的,這時候打電話欲意何爲,難道寂寞了?找老子來消遣了。

拿起電話羅昊就沒好氣,昨晚本來就累,馬上就要睡着了才接到,於是一個好心好意的人遇到一個狼心狗肺的人,那是什麼結果,結果就是幹,話不投機半句多,兩人就相互叫板了,說到半夜,羅昊撐不住了。

“莫小娘子,今天跟你叫了這麼多,把我花費全部都叫沒了,你要不給我哥十萬八千的,你絕對討不了好。”羅昊帶有威脅的語氣向莫霏示威。

“纔不管,掛名這件事我就給你報上去了,以後你就是一名建豪的正式員工了,你可以不用來上班,但我叫你的時候你敢不來你就死定了,哼!”莫霏便掛上了電話;這個天殺的,挨千刀的,每次都要和我吵,我又沒欠你什麼;哼!此刻莫霏拿起牀邊的乖乖兔就準備開紮了,上面全部扎滿了針,羅昊要看見,準得驚的跳起來。

“昊哥,怎麼了?這麼憔悴,昨天晚上打飛機了?”王林軍早早的就來到了工作室等候着羅昊,怕有事耽誤了不少,但最重要的並不是這個,而是這個辦公室裏面有電腦,自從王林軍來這裏上班之後,好傢伙,那不得了都快成電腦專家了,什麼遊戲都在玩,偷菜,以前在小區那會兒哪有電腦玩啊,有個收音機宋玉峯都是早上打完飛機才上的班,心情那叫一個爽;而王林軍接觸電腦之後也學到了很多,人也風趣了很多,以前就只知道那動作是搓兩下,現在升級爲打飛機了。

“大軍,皮癢了,感情玩兩天電腦,把人都學壞了,我看看把電腦給那些壞的玩玩看他們能不能變好。”這種邏輯,宇宙第一。

“昊哥,喝茶。”大軍倒了一杯茶端了上來。

“我日,不會是昨天那兩塊五的茶葉吧,趕緊把壓箱底的鐵觀音拿出來。”被羅昊這麼一說,大軍立刻翻箱倒櫃找出了那些鐵觀音,這都是莫紹千送的,再加上羅昊抽菸,喝喝茶能夠清理腸胃,一下就多拿了許多。

“石頭來了沒有,我們下午出發,晚上到省城,這次的目的我們只是爲了救人,不要聲張;曾晨星會幫我們擦屁股,你收拾一下,玩電腦這麼久了,從網上訂兩張票過來。”

石頭來了之後,羅昊把事情都說了一遍,該做的不該做的,全部都說了;然後把自己和王林軍的手機全部都拔掉了電池,去了省城就完全是靠自己打拼了,找到那個地下賭場然後找出姓曾的那小子。

羅昊從一旁拿出來一個箱子,打開一看,乖乖不得了啊,裏面全是錢;昨天曾晨星考慮到賭費的問題,就派人送了這麼多錢來,不多不少很少數,整整一百萬一百疊,一疊一萬。

乘着堵車的排場,兩個人就出門了,領了票之後上了車,來到省城已經是七點多了,隨便找了一家酒店之後就住了下來,獨在異鄉爲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哇,今天的月亮好圓啊,羅昊輕嘆,該到中秋了吧。

“大軍,出示一下身份證開個雙人間,再叫點吃的送到客房,切記低調是做人的本錢。”

客房中,席夢思的大牀吸引了大軍的注意,到底是從山溝來的,雖也受到過好心房東的幫助,但也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大的席夢思,上去跟個老小孩一樣的跳了幾下,羅昊笑了笑,“你輕點,別疼了。”

“昊哥,放心吧,雖打不過你,但我自小習武,身手還是不錯的。”大軍笑嘻嘻的回了一句,但羅昊下句話讓他從牀上跌了下來。


“誰說你了,我說牀。”羅昊風輕雲淡的說了一句,隨後拉着大軍一塊出去了。 江東省的省城是西江市,擁有省裏很好的資源,大多數名流都會集中於此,街上跑的都是名貴的車,普通老百姓看一樣就知道自己是買不起的,西江市作爲省城,自然有着他的獨到之處,地理優勢是最爲重要的,以及氣候條件,以至於當時就定了西江市爲省城,成爲了省裏經濟中心,貿易中心。

晚上西江市還有一個絕的,那就是市民們的夜生活很豐富,幾乎所有的下班族都會去happy,都不會窩在家裏當宅男,出去尋找着刺激,如果能夠個***那就是燒高香,在來個喜當爹,哦買噶,恭喜你升級了。

西江市最爲出名的就是酒吧,酒吧完了之後就是酒店旅館,沒錢的就去旅館,從而這樣也能夠促進GDP的增長,只是增長的不明顯,在江東省還佔不到百分點;

像羅昊在街邊買了包中華,就算是爲江東省的GDP做貢獻了,大軍一看納悶了,平常不都是五塊五塊的抽嗎?怎麼今天這麼大手筆。

“昊哥,今天賺錢了啊?軟中華,出手就是不一樣。”大軍直言不諱,其實羅昊心裏跟明鏡似的,這丫就是煙癮上來了才特來耍嘴皮子的。

羅昊掏出一根菸叼在嘴上,口齒不清的說着,“大軍,記住了我們現在不是平常老百姓了,咱們是有本錢的,沒看見咱那箱子啊,有了那箱子咱得做點最的起它的事,抽五塊錢的煙這不是打那箱子的臉嗎?”提我出來,居然還抽五塊錢的煙,不帶這麼整的。

大軍會意,結果羅昊手上的煙便猛抽了起來,深秋已經到了許久,空氣中也變得稍稍有些寒冷,緊了緊衣釦,羅昊便和大軍商量了一下,當前目的就是要找到地下賭場;


一般這種地下賭場都是有關係的,公安局不可能不知道,隨便派幾個便衣就可以查到了,因而都是睜一隻閉一隻眼,只要不做出格的事,那就不出警,萬一有人報警,那就只能夠等着挨板子了。

羅昊在路上找了個人打聽了一下關於西江市的一些事情,旁敲側擊之後才明白了,如今年輕人都是喜歡去酒吧逛逛,羅昊心中有數,要救人,就得先爲自己找到後路,讓大軍在網上又定了三天後的票,酒店是不能夠住了,事情發生了,這還是在人家的地面上,如果不掘地三尺把你找出來,以後還怎麼帶小弟。

因此首先得找到有沒有地方落腳,酒店始終是個大目標,警察一般不會去查,都是往旅館這種地方,搞的在辦事的人都在嚷嚷,誰他媽的在這叫喚啊,要叫喚出去叫喚,就這樣被帶到警察局叫喚去了,光溜溜的甚是丟人,連小女警都不好意思的瞥過頭去。

“大軍,注意哪裏有房子租,我們租個房子。”

“昊哥,爲什麼要出來租房子?我們住在酒店的席夢思不是很好麼?”大軍考慮的目光太短了,像羅昊這種走江湖走多的,走夜路都會爲自己留個心眼,眼觀四路耳聽八方以防不測;

羅昊上去就給大軍來了一記,跟着都這麼多天了,都是似同兄弟一樣,“大軍,你學電腦那麼快,這種事情我以後在跟你解釋,相信我是對的,如果我們繼續住在酒店的話,那必然是成爲別人的目標,何況到時候我們身邊還會多一個人,別說了我們繼續找。”

慢慢的遠離了街道,走到一片漆黑的地方,大軍的小心翼翼的往前走着,羅昊這眼睛又出問題了,心道:“怎麼回事?好像眼前不是一片漆黑一樣,就如同傍晚一樣還是能夠看得比較清楚,都能夠感覺得到前面的有東西在看,look,過去一隻貓,尼瑪,居然是白色的。

羅昊撇開這些不想,估計是吃太多魚眼了。

“救命啊,救命啊。”從遠處傳來一些呼喊聲,仔細辨別,就是三個字,救命啊救命。

“大軍,有情況走!”

尼瑪,又是哪個不開眼的在這惹事,我非得掰兩顆牙打擾我好事,來到一個新的地方,惹事情那絕對是不明智的事情,但眼前有人受到威脅,自己有能力救下來,如若不救,心裏不是滋味。

“你叫啊,小妹妹,我早就盯上你了,今天終於讓我如願以償了,只要你跟了我我不會虧待你的,吃香的喝辣的。”一個巨猥瑣的年輕小夥在那**的笑着,看那樣子說是年輕小夥簡直都是侮辱了這四個字,只剩下了皮包骨頭,這很明顯,旅館出入多了自然就變成了這樣子,以及那一頭的長髮,上面還有油垢,讓人看了就反胃。

“不要過來,不要過來。”女人用手護着胸,蜷縮在牆角,昏暗的燈光下顯得楚楚可憐,霧氣散在身上,如鬥士般的盤臥着。

年輕小夥越來越得瑟,揚言要現場全壘打,我日,這太牛逼了,白天黑夜,雖不是乾坤朗朗,但好歹也會有人經過啊,羅昊把一切都聽見耳朵裏。

“昊哥怎麼辦?要不要出手。”

“不着急,先等着,萬不得已我們不能出手,畢竟這不是我們的地盤,不能打亂了我們的計劃,如果他有進一步動作,你上去直接廢了他。”羅昊伸出手指了指那猥瑣青年的身下。

大軍是誰,自幼習武,在小區那時候被宋玉峯壓着,就好比一頭猛龍被壓在了山下不能夠發作,羅昊所比的手勢那在明顯不過了。

“我最討厭這種人,昊哥待會看我的把。”習武之人身上都有一股傲氣,跟羅昊混了這麼久大軍身上的那股氣如一個迸發點一樣的慢慢被激發,逐漸的發散開來形成一股強大的氣場,而羅昊似乎也感覺到了,只能嘆一聲,“看來哥們你以後不能在把妹了。”

“你你,上去給我把她衣服扒了,慣的她了,老子爲你在這裏蹲了一個禮拜的點,今天你不從也得,從也得從,而且還是現場從,MLGB。”還能說什麼,猥瑣青年終於硬了一次,褲襠裏的那玩意似乎也躍躍欲試,絲毫沒有感受到馬上要來的危險;慢慢的慢慢的揚起了頭,支起了邪惡的帳篷。

ps:要退出新書榜了,好吧,下次在努力爭取上榜。 猥瑣男準備要霸王硬上弓了,旁邊的三個小弟也整摩拳擦掌着,等這水靈的小妞已經很久了,蹲點都蹲了一個星期,目的只有一個就是在這逮到這妞,爲此猥瑣男在家忍不住的都打了好多回飛機了,爲此還鬧出了一個小小的矛盾,那就是這衛生紙的錢該怎麼算?大家都打了,那就是打的多打的少的問題了。

“哥幾個都彆着急,爲了檢驗這妞的水平,我只有先吃一下虧先上再說了,下面你們排隊等候。”猥瑣男果然猥瑣,本來是件見不得人的事,卻還被他說的這麼的趾高氣揚,果然是極品。

“大哥,那你快點啊,我們都等着呢,祝你早射。”一小弟說出了自己真實的感想,本來還想說早泄的,而男人最不想聽到的就是早泄這兩個字了,不然非得拼命不可。

“我去你媽的,跟了老子這麼久還這麼不長進,草,咒老子早泄門都沒有,出來之前我有設備,你們這羣牲口一點都不懂生活。”猥瑣男猥瑣一笑,“快快快,我快堅持不住了。”說着拔了起來,還情不自禁的**了一聲。

縮在一旁的女孩子嚇的一下子坐在了地上,今天自己只是晚點下班就遇見了這些畜生,而且還要那樣對自己,女孩子對自己的貞操看的是很重的,說什麼也不能讓他們侮辱了自己,女孩的眼淚啪嗒啪嗒的流了下來,今天是逃不過了,自己一路過來吃過不少苦流過不少淚,但也沒有想到今天回遇見這樣的情況。

“幾個大男人欺負一個小妞,不,一個小女人算什麼本事?”王林軍是時候要站出來了,這羣犢子完全沒有把人放在眼裏,就好像這裏被他們給封鎖了一樣,爲所欲爲。

幾個人沒想到突然會出現一個人來攪局,那猥瑣男一聽王林軍說話,經不住驚嚇,突然就痿掉,這痿掉了哪能行啊,男人靠的就是這個,上去就罵,“我日,你他媽算哪根蔥,跑到這來裝大象,信不信老子讓你走着,躺着回去。”

猥瑣男是這幾個人的主心骨,猥瑣男都發話了,其餘的幾個也全部都在嚷嚷着,對着大軍出言不遜,“草,哪裏冒出來的小癟三,在管閒事我讓你後悔今天在這出現。”說出來的話非常極其的難聽。

大軍也是好脾氣,面對這些人的謾罵似乎也沒有動怒,只是微笑着看着這羣自以爲是,以爲整個天下都是自己的;羅昊在一旁輕笑道,“沒想到大軍脾氣這麼好,這樣受氣也能夠忍?要換我上去可能揍到他媽都不認識。”

大軍動了,大軍終於動了,大軍一動,縮在牆角的那個女人感覺就來到了希望,一雙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大軍,這年頭能見義勇爲的人已經不多。

大軍上去就一腳,一個人就給踩趴下了,“我不動手,不是因爲我怕你,懶得跟你這種人講,與其說廢話還不如一腳來的踏實。”那人應聲倒地,他能夠感覺大軍在他的胸口處重重的踢了一腳,臉一下子變成了豬肝色了,肺部承受不了這麼大的力氣,而大軍也都還留着一手,沒有下殺手只是爲了教訓這羣犢子讓其在醫院多住兩天。

周圍幾個人看着同伴這麼速度的就倒地了,便立刻就眼前這人是惹不起的,沒有點功夫誰給你來見義勇爲英雄救美的啊;

不等他們反應過來,大軍在黑夜中如鬼魅一樣的行動了起來,快,快,快,幾個人還有發現大軍是否已經來到了面前,上去就是一巴掌,“牲口!這巴掌我是踢你爸打的,不好好學習在外面瞎混,瞎混就算了遇見我還被我這樣欺負,不合格!”

緊接着又是對另外一個人扇了一巴掌,“這巴掌我是踢你老母親打的,你老媽在家望穿秋水,你犢子卻在這裏霍霍別人年輕女孩,該打不合格!”

其餘的幾個小弟全部都倒地了,就只剩下那猥瑣男,很明顯他已經嚇壞了,底下早已經硬不起來了,被大軍這麼一整,他這輩子肯定是要又陰影的,似乎他沒明白過來自己究竟到了多少人,就他媽三個人還在那喊,“給我上,給我上啊。”一邊喊,還一邊揮手。

傻逼就這麼樣的,大軍上去點了一根菸,“說把,怎麼處理。”走到猥瑣男面前,隨後下意識的看了看那個受欺負的女孩,長的還不錯,梨花帶雨已經哭花臉了,稍稍顯得那麼的不好看,剛纔昏暗的路燈把這一確定給彌補了,楚楚動人。

“大哥,你饒了我我下次在也不敢了。”猥瑣男後背冷汗異常冒出,大軍的實力已經深深的映在他腦海之中。

羅昊從黑暗處走了出來,“大軍,痛快點給他個麻溜的,讓他知道一下被人欺負的滋味就行。”

大軍立刻會意,“我大哥發話了,我也就不嚇你了。”猥瑣男已經自己難逃一劫,沒想到最後還是能夠躲避,原來說幾句好話就能夠有好處得,以後天天裝孫子;猥瑣男在那裏吃吃的笑道。

就在大軍要下手的時候,羅昊突然意識到了一個問題,羅昊閃身而上擋住了大軍的腳,“留給我,我還有用別忘了我們來的目的能少惹事就少惹事。”羅昊在大軍耳畔說了這麼一句。

羅昊把猥瑣男拉了過來,遞給他一根菸,哇靠,還是軟中華的,猥瑣男心情激動沒受一頓打還撈到一根軟中華抽,這什麼狗屎運啊。

羅昊把猥瑣男留下其實是有用的,目的就是想要從他的口中間接的套出地下賭場的話,猥瑣男心情一激動,自己也在西江市當了這麼久的街溜子黨,多少知道一點有時候手癢自己還會賭上兩把;猥瑣男把自己全部知道的都告訴了羅昊,他也不知道地下賭場的確切位置,都是由別人引過去的,而且從而還得知一個信息,沒點大錢想進賭場那是不行的,少說得幾萬;

把他利用完,羅昊很利索的把他放倒了,打了他的昏穴,之後又在那個地方揣了兩腳:“兄弟,你遇上我們就是你的不行,下輩子做女人把。” 這件小事處理完之後,大軍一個勁的直誇羅昊有手段,羅昊也只回了句,這種人渣留在世界上也不會起到太大的作用。

救下的那女孩而後得知羅昊兩人是要出來租房子的,於是便讓兩個大男人來到自己家裏了,女孩叫做唐雨柔,一個人生活在西江市,無依無靠,面對着諸多的誘惑,唐雨柔潔身自好,這纔在西江市有了一片立足之地。

唐雨柔的家兩室一廳,傢俱不能算是簡陋也不能算是豪華,還能夠說得過去,能夠在西江市租的起這樣的房子看來唐雨柔混的還不錯的。

“多謝唐小姐了,能夠讓我們找一個歇腳的地方,依我看我們兩個大男人住在一個女人家裏怕別人說閒話,不然你給我們介紹哪裏有房子我跟大軍過去找把。”羅昊說出來自己的難言之隱,兩個人大男人住在單身女子的家裏確實有些不方便。

哪知道唐雨柔說什麼,“兩位大哥今天就住在這裏把,雖然這裏的房子好找,但現在都已經是晚上了,明天在去也不遲啊,難道你們兩個住在我這,怕我這是黑店把你們兩個吃了?”唐雨柔的心真大,剛纔的事情好像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一樣,依舊在這裏跟羅昊談笑風生。

“這樣也好,我們就在這裏住上一晚,如果打擾到唐小姐了還請多多包涵。”說完這句話,羅昊便走進了另外一個房間,大軍尾隨其後來到了房間裏面。

大軍一進門就說了句沒邊的話,“昊哥,唐小姐各項指標都很不錯啊,你不考慮升級爲大嫂嗎?”羅昊抽他的心都有。

“你王八蛋嚇說什麼呢?小心被人家給聽見了,我到時候怎麼面對人家,再說了家裏已經有了一個嫂子了,要是收了簫曉非得跟我幹仗不可。”

“咱們不說這個了,昊哥,剛纔你把那混蛋拉過去問了什麼嗎?有沒有什麼線索。”

“問出了一點東西,大軍你現在去酒店把我們重要的東西全部拿過來,然後把訂票的事情落實一下再回來,做不好就不要回來了。”羅昊給大軍下了最後通牒。

深夜,大軍從酒店回來什麼都沒有帶,就知道帶了一個箱子,裏面裝了什麼就都不言而喻;羅昊走到客廳,看見唐雨柔坐在那裏邊吃東西邊看電視,本來想避開唐雨柔的但無奈自己已經出來如果再回去,人家心裏會怎麼想?

“唐小姐還不睡嗎?”羅昊笑呵呵的走了過來,走向飲水機。

“你們不是也沒睡嗎?能不能不要唐小姐唐小姐的叫了啊,把我都叫老了,我肯定還比你小,就叫我雨柔把我朋友他們都是這樣叫我的。”唐雨柔笑眯眯的看着羅昊,對於這兩個救了自己的人,唐雨柔一點防範心都沒有,不然也不會把兩個大男人給請回家了。

“雨柔?”羅昊在心裏先默唸了一遍,怎麼感覺那麼的不適應,只好硬着頭皮說道,“雨柔,你難道不怕我們是壞人?你引狼入室?”這句雨柔怎麼說的那麼曖昧。

唐雨柔果然是女中豪傑,一個人生活了這麼多年那種豪爽的性格是一點都沒有變,“不會啊,我看你們就很好啊,如果你們要想欺負我的話,早就跟着他們一起欺負我,也不會救我了。”想起剛纔的事情,唐雨柔不好意思的臉紅了,還沒有在任何一個男人面前說的這麼直接。

羅昊對這個神經大條的女人多看了一眼,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這妞身材不錯啊,前凸後翹有很大的發展空間,怪不得那羣犢子會惦記這妞,感情全在這裏,而且唐雨柔的面容也很有的一拼,皮膚雪白,尤其那雙大眼睛,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

羅昊撇開這個念頭,在心中暗罵了自己一句,“羅昊你這牲口想些什麼呢。”

而後跟唐雨柔打聽了一下烈焰酒吧的問題,沒想到一提烈焰酒吧,唐雨柔就很興奮,把小屁股挪了挪跟羅昊坐在了一起,“你怎麼知道我喜歡那裏,你要帶我去玩嗎?”這妞果然是神經大條,說什麼話都不經過腦子的,但羅昊也因此對唐雨柔的印象分減去,反而對唐雨柔能夠如此感到的是一種欣慰,如今一個女孩子能有這麼開朗的性格是很少見,大多數都是在勾心鬥角爾虞我詐着。

唐雨柔吵着鬧着要跟羅昊一起去烈焰酒吧,羅昊一直拒絕着說什麼也不能帶這個善良純潔的女孩子帶壞,他正視着唐雨柔的眼睛,“雨柔,我們剛來你不瞭解我們,如果我們是什麼窮兇極惡的人你自己該立於何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