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9 日

大色~狼!

喬璇走前,不忘惡狠狠的踩了一腳地上的支票,就走。

不是她嬌情不識相,而是錢這種事……也是要有原則的!

「喬小姐。」

喬璇剛走到門口要離開。

老管家就守在了門口,「喬小姐,權總說今晚讓您留在院里過夜,房間也已經為您準備好了!」

此刻的喬璇,是一刻都不想再留在這個男人家裡!

只要在這兒多待一秒,她都能感受到空氣中有那個男人的霸道分子存在!


做什麼都像被監視,留在這兒,更像是活在別人的屋檐下!

喬璇當下拒絕:「不用了!我認床,我想回去睡!」

「這……喬小姐認床的話,那就請留在院里休息了,明早再回去吧!」

老管家只負責行事,「而且喬小姐,您現在回去又沒有車,打車也得走上一個小時的路程,外頭天寒地凍不說,你一女孩子家半夜三更走在外頭也不好!」

虧他知道也不借一輛車給自己開回去?

喬璇還想拒絕。

老管家已是碎碎念起來:「喬小姐回房去歇著吧,權先生也是一片好心,特地招呼了我們要讓您留在這兒,也是不放心你一個人回家。」

這男人還會不放心別人??

喬璇只覺,這男人已經虛偽的不行!

最終在老管家的『監視』下,還是留在了權家的客房。

…………

一整晚下來,睡得還算好,也沒有人進來過。

次日。

喬璇洗漱完畢,想著去權清辰房間和他打聲招呼再走,也算讓那孩子別擔心自己。

房間里。

權清辰躺在兒童床~上,四肢擺成一個歪歪扭扭的『大』字型,正睡得香噴噴的。

喬璇拉了拉被褥,給這孩子整好被子,怕他受涼了。

看來要和寶貝兒子打聲再走,已是不可能的事。

喬璇坐在床沿邊上,摸了摸他嫩滑的臉蛋,手指還殘留著他睡覺時臉熱乎乎的溫度。

「清辰,姐姐回去了。」

喬璇對著孩子說了聲后,就低頭親吻了下寶貝兒子軟嫩的小臉蛋。

也不知道是熟睡的人聽到了聲音,還是母子倆心電感應……

權清辰居然迷迷糊糊的醒了——

小傢伙睜眼,就看見他的小璇居然在親自己!!

小白手揉了揉他睡眼朦朧的眼睛,嘀咕一聲:「又做夢了……」

說完,脖子一歪,接著睡……

看來,他真是對他的小璇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現在就連睡個覺都夢到他的小璇在親自己!

這難道這就是大人口中的春~夢嗎??!

完了完了,他小小年紀就得相思病了……

喬璇坐在一邊,就看著自己兒子睡個覺臉上的表情都豐富多彩……

最後那表情,簡直就像是做了噩夢一樣要哭了……

喬璇輕拍了拍小傢伙,「清辰?清辰怎麼了?做噩夢了?」

這孩子的表情怎麼像要哭似的。

權清辰本就閉著眼睛,以為自己在做夢,如今喬璇拍了兩下,夢也醒了。

「小璇?」

小傢伙睜眼露出楚楚可憐的小眼神,嘟著小嘴喚了聲。

哎,如果他的小璇剛才真親了自己那該有多好哇……

「嗯,清辰,姐姐要回去了,你也快點起來吧,今天還要去學校上課是不是?」

喬璇摸了摸他毛絨絨又細軟的髮絲。

權清辰懶洋洋的應了聲,又打著主意道:「小璇~今天你送我去學校吧!?平時除了仲叔,從來都沒有人送我去過學校噯!」

從小到大,他吃喝拉撒睡一切都是仲叔負責的。

他的爸爸呢……

就起到一個付錢的作用。

包括他剛念幼稚園小班時,爸爸都沒來過這學校一趟呢!

都是仲叔送自己去的。

喬璇對自己兒子很容易心軟,尤其自己也很想像別人母親那樣接送孩子上下學。

一口答應:「好,那清辰起來吧,今天姐姐送你去學校。」

「耶~~!好耶~~!」

向來賴床的小霸王。

聽了喬璇這話后,立馬從床~上坐起。

從穿內衣到外套褲子,還有小傢伙的襪子,都是喬璇替他穿上的。

因為從沒照顧過寶貝兒子,以致自己是很享受照料兒子的時光。

「咚咚咚——」

「小少爺?您醒了嗎?」

外頭是老管家的聲音。

權清辰響亮的「嗯!」了一聲后,房門就被外頭的人打開。

進來的是老管家還有幾個傭人。

而傭人一進來就忙活起收拾衣物的工作!

權清辰心情很好的道:「仲叔,你今天不用送我去學校啦~今天小璇送我去上學~~」

「額……」

老管家沒想到喬璇也在。

難為道:「小少爺,先生說您這段日子都不用去學校了!他會在一周內把您送去美國念書!所以小少爺這段時間在家休息就好!」

伴隨著老管家的告知,傭人也正忙著收拾衣物,彷彿這一切……


都在證明她的寶貝兒子要在一周時間裡,被送去美國!!?

—題外話—明天萬字更,萬字更…… 可在洛雲瀟與狂風驟雨般的劍勢攻擊下,慕顏還是無處可逃。

只是短短十個回合,就已經毫無還手之力,被擊倒在地上。

洛雲瀟收回長劍,居高臨下看著她,「明日卯時,在這裡等我。」

說完,毫不留情地停留地轉身離開。

慕顏在原地呆坐了許久,才長長吐出一口氣。

她一向是自傲的,可自傲不代表自負和愚蠢。

剛剛與洛雲瀟那一戰,她清晰感受到了自己與洛雲瀟之間那天差地別的距離。

哪怕同樣是辟穀一階,哪怕她用上了領域。

可是,與這個男人,卻還是有著天差地別的距離。

想要成為真正的強者,她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那人是個什麼玩意兒?怎麼那麼討厭?」耳邊突然傳來了七煌憤憤的聲音。

慕顏回過神來,從地上站起身,一面笑道:「我的小師叔,洛雲瀟。」

「就是你丟進來的那些話本里的天下第一美男?呸,長的也不怎麼樣嘛!本尊若是能出去,必然風靡天下,哪裡會比他差。」

聽到七煌咬牙切齒,帶著羨慕嫉妒恨的聲音。

慕顏撲哧一聲笑了出來,「七小煌,你該不會嫉妒小師叔長的比你好看吧?」

「君慕顏!!」七煌在空間中氣的跳腳,「你眼瞎了嗎?那個娘們兮兮地人類,哪裡比本尊好看了!」

「好好好,咱七煌才是天底下最英俊最帥氣最漂亮的,好吧?」慕顏簡直笑得肚子疼。

她倒是沒想到,七煌居然是這麼在乎外貌的一隻器靈。

可是當初見到帝溟玦的時候,也沒見這傢伙,這麼喜歡跟人比美的啊!

怎麼見到洛雲瀟就炸毛了嗎?

難道因為是同一類型的?

噗嗤,七小煌居然還好意思說洛雲瀟娘們兮兮。

他長的難道不是比洛雲瀟更靡麗清艷,更雌雄莫辨嗎?

……

第二天,卯時。

慕顏準時來到了昨日慘敗於洛雲瀟的地方。

只是,周圍空蕩蕩的,連個人影都沒有。

慕顏靜靜站在那裡,既沒有離開,也沒有尋找。

大約一刻鐘后,一道清朗好聽的男聲,在這漆黑的黎明夜幕下響起,「你的定力倒是不錯。」

慕顏微微一笑,「想要跟小師叔學劍,這點定力我自然是有的。」

話音剛落,她眼前一閃。

晨霧中已經出現了一道翩翩如幻的身影。

明明無星無月的黎明是那樣昏暗,那樣混濁。

可當這個白衣男子出現,天地間的一切卻彷彿被滌盪了一般。

只是看著那身影,就彷彿身在夢幻中,無法掙脫。


但慕顏的眸底卻一片清澈,既沒有驚艷,也沒有痴迷。

只是望著緩緩走近的人,眼中是滿滿的堅定。

想要變強的堅定!

洛雲瀟看著這樣的少女,嘴角微微勾起一個淺淺的弧度,「你不是不願意跟我學劍嗎?」

慕顏摸了摸鼻子,說的非常坦然,「那不是怕小師叔你報復我嘛!但現在發現您有真才實學,就算被報復,也是值得的。」

洛雲瀟愣了愣,他見慣了在他面前驚艷臉紅的人。 伴隨著老管家的告知,傭人也正忙著收拾衣物,彷彿這一切……

都在證明她的寶貝兒子要在一周時間裡,被送去美國!!?

喬璇沒想到事情會來的那麼突然。


她到現在,都還沒告訴權清辰自己是他的母親!他們彼此都還沒有相認!

而自己的寶貝兒子呢……魍?

卻又要在一周之內就離開自己了!

這突如其來的一切,都讓人措手不及!

坐在兒童床~上,才難得這麼乖起床的小傢伙,聽了這話后…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