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6 日

大壯對於威震天的命令,向來是執行到底。曾有十幾個八旗戰士吃不飽,搶了普通族人的粉鼠根,被巡視路過的禁衛團抓住。

大壯準備按軍紀,把這十幾個人砍頭。袁菜頭和唐驢子見那些戰士大部分都是他們的族人,也都承認了錯誤,就跟大壯求情,想讓大壯稍微抬抬手,意思一下就完了。沒想到,大壯堅決不肯。兩人惱羞成怒,跟大壯一直鬧到威震天的指揮中心。

沒想到,威震天已經出去了。只是讓飛兒把一個布囊交給三人,讓他們到刑場打開,公開宣讀。等到了刑場,大壯打開布囊,袁菜頭和唐驢子都傻了。

因為,布囊中寫著:「今天,我只吃了二兩粉鼠根,餓得眼睛發藍,看個人就想咬兩口,真是太特么餓了。可即使這樣,我也沒多吃一口東西,沒少干一點活,更沒去搶族人的糧食。現在,我用血來告訴你們,什麼是部落軍人……

炎黃部落抵抗軍是部落武裝,凡為炎黃軍人應有血性,輕生死,棄小家,舍私情,重誓言,知榮辱,保衛部落,戰陣廝殺。為部落復興、為七十萬族人,拋頭顱灑熱血!你們這些搶普通族人糧食的雞掰,算|雞|巴|毛部落武裝,算雞|巴|毛軍人?

大壯,禁衛團通報。這些人搶族人糧食,他們小隊長不但知情,還默許了。所以,光殺他們還不夠,他們的隊長也要連坐誅殺,立刻執行。

袁菜頭和唐驢子,要不是看你們立過大功,老子連你們都殺。這次先打二十鞭,下次再犯,老子剁你們雞|雞……」

布囊中的話,粗俗直白、葷素齊全,一看就是威震天的風格。當大壯宣讀完畢,一口氣砍了十八個人的腦袋。圍觀族人,無不拜服於地。從此部落軍隊,不論正規軍還是八旗,無人敢拿普通族人一塊粉鼠根,更無人囂張跋扈。而威震天也靠著這次辣手震懾,將部落人心凝聚一起,度過了那段缺糧的日子。

現在,哨聲又傳來了連坐誅殺的軍令。沖在最前的袁菜頭和唐驢子,立刻保持著高抬腿,挺槍舉斧的造型,僵在那裡一動不動。

「菜頭,你把斧子放下吧。」唐驢子斜挺著搶,自己都累得晃悠,卻去勸袁菜頭。

袁菜頭雖然胳膊發抖,卻張嘴就罵:「滾|你|娘的雞掰,你怎麼不把槍放下?」

「那行,咱倆一起放。」唐驢子貌似支持不住了,道:「到時,領袖要砍腦袋,咱倆一起搭個伙,行不?」

「那成……」袁菜頭的胳膊好像有無數蚊子在咬,要多難受就有多難受。他道:「我數一二三放,咱倆一起放。」

「好,你數吧……」

「一、二、三……放!」

袁菜頭數完了,可兩人都沒動彈……

「卧槽,你個雞掰坑我……滾,你特么不也沒放!」兩人惱羞成怒,破口大罵。

好在這時,哨聲再次響起,傳來了新的命令。八旗兵分兩路,將一千車輜重包圍起來。不過,包圍圈相當的大。奴隸雖然有些騷動,卻沒有點火的意思。

威震天一直緊張注視著奴隸的動作,發現對方沒有點火,不由鬆了一口氣。既然對方沒有魚死網破,說明有得商量。

「大師,你去和他們接觸一下,看看要什麼條件?」威震天擦了把冷汗,道:「最好能讓他們的頭頭,過來聊聊。咱們保障他的安全……」

自打蒙羅攪黃了,威震天成為真正男人的安排,他的危險性任務就特別多。蒙羅決定,這事過去之後,一定得和威震天搞好關係。就是幫他搞定聖女,也不是不能考慮。不然,他很快就要為自己念安魂咒了。

蒙羅催動飛毯,正要前行。威震天卻命人給他拿來胸甲和頭盔,還給了他一包藥粉。蒙羅剛有點感動,威震天又道:「這是迷蚊粉,吃了就會暈倒。他們要是不相信你,你就一口吃了……」

蒙羅大為不解,道:「威總,他們不相信我,跟我吃迷蚊粉有什麼關係?」

「怎麼沒關係?」威震天道:「你吃完暈了,死的時候沒那麼痛苦……」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威震天崛起》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威震天崛起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蒙羅的飛毯,突突往外冒的已經是黑煙而不是金光,就像上了高速的拖拉機……純粹是讓威震天給氣成這樣!他帶著兩個禁衛團戰士過去轉了一圈,就帶回來一個穿得破破爛爛的奴隸。


「老爺,羅布斯塔向您請安。」那個奴隸剛到威震天面前,就跪倒在地。

威震天打量著羅布斯塔,見他面容枯槁,已經瘦脫型的臉上顴骨高高凸起,就像海水退潮后裸露在外的礁石。雖然醜陋,卻透著堅硬。而且,淺褐色的頭髮掩蓋下,右耳已經沒了。鬢角處還有不少凝固發黑的污血,把頭髮粘得一綹一綹。看樣子,是剛剛受傷不久……

「老爺,您放了我們吧。」羅布斯塔久久沒有得到回應,渾濁的雙眼不由顯出一絲緊張。他頓首道:「我們就要一點糧食,其他輜重什麼也不要。要是老爺不滿意,我們拿點索爾獸吃的豆麥也行……」

「這事等一會再說,先把你耳朵的傷處理一下。」威震天向軍陣里的軍醫打個招呼,道:「這有個傷者,需要救治。」

兩個軍醫應聲上前,查看了傷口。其中一個圓臉的小MM,還很細心地對羅布斯塔道:「大叔,你的耳朵是凍傷,要用溫水清洗之後,才能敷藥。 嬌妻在上:季少,請輕撩 ,我先給你拿點止疼葯。等一會我們救其他傷員的時候,燒了水再給你處理……」

說著,小MM從斜挎的皮囊當中,拿出一包藥粉倒在羅布斯塔的手上,道:「這是止疼葯,你先吃了吧。」

羅布斯塔剛才還能保持一副恭謹謙卑的樣子,可這會卻渾身發抖。兩行渾濁的淚水,順眼而下。他哽咽道:「謝謝,太感謝了。可我只是個奴隸,你們不用這樣對我……」

「大叔,你是不是奴隸和我給你治傷,有什麼關係?」小MM奇怪的道:「再說,以前我們還是賤民呢……」

說到這,小MM吐了吐舌頭,道:「不能再說賤民了,不然要受罰。我們現在是炎黃部落的族人,救死扶傷更是軍醫團的職責呢……」

羅布斯塔目瞪口呆,威震天又問道:「你們當中,還有人受傷嗎?」

「有,有很多凍傷……」羅布斯塔忙不迭的道。

「讓他們放下火把,過來統一治療。然後,我們會給你們一個星期的糧食,讓你們離開。」威震天說完,又下令道:「吹管子,命令八旗撤下來。軍醫團,立刻開始救助傷員。」

隨著短管聲響起,八旗開始緩緩聚攏,戰士也各自歸建……

羅布斯塔帶著幾個軍醫回到輜重車的地方,跟其他奴隸說了一陣,還讓有傷的人上前治療。奴隸們先是半信半疑,可當軍醫真的幫著他們處理凍傷之後,戒備終於放鬆了,火把也都緩緩熄滅……

袁菜頭帶著一旗戰士和候鳥過來接收車隊,奴隸們也沒有太大的反應,依舊是讓軍醫治傷。藍月季天氣嚴寒,這些奴隸身上或多或少都有凍傷。終日又癢又疼不說,還流膿水。現在有人幫著醫治,簡直就像在夢中一般。

軍醫團在戰士的幫助下點了六堆火,燒水煮葯。那些奴隸也有人大著膽子過來幫忙,賤民本就受盡壓迫,所以對這些衣衫襤褸的奴隸並無歧視。雙方談談說說,很快就沒了隔閡。過了一會,清點物資的候鳥收到威震天的命令,卸下了一車烤餅送了過來。

奴隸人手一個,戰士們卻什麼也沒有,只能眼巴巴的看著。大家關係處得不錯,哪能自己吃個沒完。不管部落的人餓不餓,總得有所表示不是?奴隸們立刻把餅子撕了,分給周圍的戰士。這下,關係又進一步。不一會,這些奴隸和族人就仿若一家人了。

威震天正在車隊,聽候鳥彙報輜重的數據,蒙羅帶著羅布斯塔過來了。他道:「威總,羅布斯塔希望能加入部落。」

威震天還沒等說話,羅布斯塔已經跪倒在地,磕頭道:「老爺,您就收下我們吧。我們什麼都能幹,也不要工錢,只要一天有兩頓飯就行……」

「羅布斯塔,你們加入部落,我們歡迎。」威震天沉吟了片刻,道:「只是加入部落之後,短時間內不能離開,你們願意嗎?」


「我們作為奴隸早就無家無國,學會隨遇而安了。」羅布斯塔激動地道:「只要部落把我們當人看,就是死在這都願意……」

「羅布斯塔,部落里都是一視同仁……」威震天伸手扶起羅布斯塔,道:「這裡沒有奴隸,只有族人。」

羅布斯塔回去宣布了消息,奴隸立刻就是一陣歡呼。雖然他們和部落的人只相處一會,但軍醫細心的醫治,香噴噴的烤餅,都讓他們感動。最重要的是部落的人和他們聊天打屁,真的沒有半點歧視之意,更沒有高高在上的樣子。

不少奴隸都是平民出身,經歷過傷痛之後,分外在乎這種感覺……而且,部落的人雖然是賤民,可能打敗貴族老爺的賤民,應該怎麼算?不管怎麼算,呆在這裡不當奴隸,還不怕帝國來抓,都比回去強。奴隸們都不傻,剛才的大戰更是親眼所見。他們隱隱覺得部落的人,好像和傳說中的賤民不太一樣……

「真不容易……」威震天聽著奴隸們的歡呼,終於鬆了口氣。他道:「這些奴隸能用輜重給自己爭取條件,都不簡單。尤其那個羅布斯塔,更是有膽識,眼力也不錯。知道什麼樣的選擇,對他們更好……」

「威總,這些奴隸要是不肯留下,你怎麼辦?」旁邊的蒙羅忽然問道:「你還會發給他們糧食,再放他們離開嗎?」

「當然,做人要講誠信。」威震天拍著胸脯道:「我作為部落領袖,言出必行是最低標準……」

威震天的話還沒說完,一陣馬蹄聲響起。馬扎里騎馬來到威震天面前,道:「威總,冰天雪地太難熬了,炎字旗想弄點吃的。」

「靠,孫老油這是怕少分東西呀。」威震天笑著道:「你去通知候鳥,弄兩千個烤餅過去。另外再告訴孫老油,我心裡有數,讓他老老實實的呆著。」

「是。」馬扎里趕緊去了。

蒙羅這才發現,八面大旗當中少了「炎」字旗。再看馬扎里來的方向,他終於明白「炎」字旗在哪裡了。

「我說嘛……」蒙羅暗道:「男爵大軍被殲滅的消息,越晚擴散出去越好。威震天這樣的人,怎麼會犯這種錯誤。」

他又看了看那些拿著烤餅大吃,還和部落的人談笑的奴隸,苦笑著搖頭。

「唉,你們真是幸運,選擇了留下,而不是回火梨堡……」蒙羅低聲自語道:「不然的話,等你們走出二里地,我可能就要念安魂咒了。」

「孫老油帶著炎字旗,在五裡外布防。不過,他們是為了防止有什麼突發事件,而不是要截殺奴隸。」威震天嘆了口氣,道:「猊下,你為什麼就不能把我想得好點呢?」

一聽猊下二字,蒙羅知道威震天有些惱羞成怒了,趕緊皮笑肉不笑的表態。威震天的品性高潔,德才兼備,以誠待人……總之,他絕不懷疑,還深深崇拜!

威震天惡狠狠地瞪著蒙羅,威脅道:「猊下,遲早有一天我得給你換換腦袋,讓你變著法的跟我過不去。」

「威總,我這是在誇你呀。」蒙羅撫胸施禮,誠懇地道:「別的話我言不由心,但這一句絕對是真心話。」


「猊下,你的薪水從明天開始改成五個銀幣。」威震天氣得扔下一句話,轉身就走。

蒙羅卻坐著飛毯,不慌不忙的跟在後面。他道:「威總,有了那些充能學徒的魔力,我再用魔力調和,就可以給飛毯充能了。」

威震天的怒氣立馬消失,笑得熱情無比。他道:「大師,我剛才是和你開玩笑的。像你這樣的人才,拿十個銀幣一點都不多……」

一直到深夜,清點完輜重的威震天,才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地屋。這次發達了,一千大車的輜重。其中糧食,足足有四百車。雖然大部分是索爾獸吃的豆麥,可人也能吃,就是味道差些,吃著有點發苦。不過,這不算什麼。粉鼠根都能吃,豆麥還有什麼咽不下去的。

而且,其中還有一百車的烤餅,每張烤餅都有臉盤大。這些烤餅是聯軍的主糧,都是上好的雀麥磨粉,裡面還加了濃油和鹽糖。臉盤大的餅子吃一張,就是一頓。要是拿火上烤一烤,聞著香氣襲人,吃著也是香脆可口。如果陶罐里多放點水,再扔進去一張烤餅,至少能讓四個人果腹。現在是藍月季,天氣寒冷。這種烤餅就是放幾個月,也不壞。

一直讓威震天頭疼的糧食問題,總算有了著落。這個藍月季,部落總算能熬過去了。等到了青月季,大可去幽暗沼澤挖粉鼠根。

除了糧食,其中一車還有五萬金幣。威震天很奇怪,打仗沒事帶這麼多金幣有什麼用?就算是賞賜,也可以先記賬,何必要拿現錢?真尼瑪傻的腦子,看來是不正常……不過,這不重要。重要的是這些金幣,已經到他手上了。

這些錢,現在的作用還不大。除了賞賜給族人,就是給魯迪那小子用了。可以後,部落要花錢的地方還多著呢。

有格倫在,蠻族的交易線就能接洽,部落也可以組建商隊。唯一的難題,就是道路不通。要到達蠻族荒原,至少要通過獅鷲和格納兩國。暫時來看,這兩國不太可能讓部落的商隊通過。但威震天也想出了辦法,那就是用空間掛件運送。

威震天已經做了不少實驗,空間掛件運送萬噸貨物是誇大其詞,但百噸貨物還是沒有問題。即使這樣,也讓他埋怨了好久。還在格格巫面前,明裡暗裡的說他的那個老師,巴基斯坦不厚道。說什麼能裝百噸的掛件,居然說成了能裝萬噸,牛皮吹上天了……

結果,格格巫從小辮的珠子里弄出根棍子,追著威震天打了八里地。最後,威震天不得不說了火藥的配方,平息這矮子的怒火。

格格巫正研究沼氣研究得反胃,得到火藥的配方,又從威震天的描述中知道這東西的廣泛作用,立馬投入到新的研究之中……

除了糧食和錢,輜重當中還有六百頂帳篷。這些帳篷夠大,一頂睡十個人沒問題。其中有一百頂,還是能睡三十人的超大帳篷。對於部落來說,這東西也是相當重要,部落的人得痛骨病的太多。主要原因除了營養不良,就是居住環境。

那狗屁地屋潮濕得要命,威震天住在裡面渾身不舒服。哪怕他住的地屋,已經是相對乾爽,他也受不了。


這段時間,威震天已經感到渾身骨頭節發酸發麻。照這樣下去,不用多久他也得是風濕痛患者。這回有了帳篷,總算能離開那個陰暗潮濕的地屋了。而且,部落那些痛骨病患者,也能恢復了。

玲瓏曾和威震天說過,治療痛骨病的草藥,部落有很多,也確實能治癒。只是因為食物和地屋的問題,即使稍好一些也會馬上反覆,所以才顯得沒有療效。若是條件能好一些,至少一半的人都能恢復健康。

威震天一直記著這話,也一直惦記著怎麼辦。七十萬人的部落,能戰之軍才一萬多,這比例實在太低了。若是能治癒那些痛骨病的族人,怎麼也能擴軍到五萬。就算不能全都治癒,擴軍到三萬也壓力不大。如今有了糧食,有了帳篷改善居住環境,這些族人的恢復指日可待。

想到手裡有三五萬穿著肽藍精鐵的盔甲,武裝到牙齒的大軍,威震天的底氣頓時足了不少。就算下一批三國聯軍殺過來,也不是沒有一戰之力。

除了糧食之外,還有不少武器裝備。可威震天已經看不上眼了,圖森更是各種鄙視,還當場拿著肽藍精鐵的板斧,砍斷了兩把長刀。至於那些盔甲,更是一槍就戳一個眼。他還向威震天保證,只要新的煉爐也能用精鍛的肽藍精鐵建造,新生產出來的武器盔甲,精良程度能超過原先的一倍。就是樣式和防護範圍,也比這些破爛強。

威震天聽圖森說要用肽藍精鐵造煉爐,心裡就打了個突。他謹慎的問圖森,一座那樣的煉爐要多長時間。

圖森掰著指頭算了算,給出了半年一個爐子的時間。威震天貌似滿意的表示,這事要考慮一下,但原先那種煉爐可以馬上開建。

圖森不幹了,搬出煉爐熄火時,威震天答應的話。弄得威震天沒著沒落,不得不給了圖森兩桶火梨酒,還答應以後不再偷他的酒才脫身。

反正,繳獲的輜重當中有不少肉類和各種副食,就連火梨酒也有滿滿一車。第一軍和第二軍因為這些酒,已經把搶飯大亂斗升級到賭酒大戰。每次勝負,都和分賞下來的酒有關。各族八旗也表示要加入,甚至可以跟第一軍和第二軍一較高下……

威震天圍著裝酒的車,轉悠了好幾圈。要不是眾目睽睽之下,他真想偷點嘗嘗。可最終還是不好意思,只能掉頭離開。

不過,威震天準備過兩天把亂七八糟的事情理一理,一定得好好吃一頓。這段時間,他可是饞壞了……

這些輜重保障了部落基本生存問題,可收穫還不止於此。羊腸嶺內的四十頭索爾獸,大部分都被倒下的戰爭魔偶砸死了。倖存的索爾獸,一共還有十二頭。其中兩頭有傷,剩下的十頭則頭尾、四肢都縮進厚厚的殼子里,趴那不動。

死了的好說,扒皮割肉千萬別浪費。有的戰士割了一片烤著試試,吃起來味道相當不錯,就是肉有點韌,不太容易嚼爛……不過,沒關係。嚼不爛,那就煮湯。部落到現在才剛剛解決溫飽,基本只要吃不死人的食物,都是山珍海味。而索爾獸的厚皮也大有用處,至少可以給得痛骨病的人做被子保暖。

威震天還下令,把那兩頭受傷的索爾獸也殺了。可那十頭完全沒事的索爾獸,卻讓他犯了難。這種巨獸「海底撈」的胃口,他已經知道了。繳獲的輜重當中,還有好幾百車稻草,都是給它們準備的食物。就連那些部落要當糧食吃的豆麥,也是這些巨獸的食物。

威震天撮著牙花子考慮半天,也拿不定主意。索爾獸的戰略價值巨大,只要看一眼就知道。可它們的胃口,憑部落現在確實養不起。總不能人不吃東西,都喂它們……

最後,剛剛加入部落的羅布斯塔幫威震天下定了決心。他告訴威震天,若是想留下這些索爾獸也不是不行。只要餵食的頻率從每天,改成一個星期一喂就行。這樣的話,索爾獸能堅持五個月。不過,這五個月里索爾獸不能幹活,而且會掉膘……

「那就先這樣吧……」威震天終於決定,還是先留下來。反正幾百車稻草,也沒什麼用!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威震天崛起》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威震天崛起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當十頭索爾獸的盤角拴著繩索,邁著沉重和遲緩的腳步進入苦囚之地,整個部落都轟動了。無數普通的族人,熱淚盈眶。他們從那些只語片言的古老傳說中得知,部落先祖當年可以駕馭金色巨龍,指揮無敵的魔獸軍團,大戰侵犯世間的地獄魔族。而先祖的十二門徒,也曾指揮人類聯軍,打敗了與人類爭奪生存之地的高階魔獸。

那時的部落,無論什麼樣的魔獸都要保持謙卑。接著,部落就步入漫長黑暗,一直淪落到命如螻蟻的地步。如今,他們終於又看到這樣的一幕。巨大的魔獸再次來到部落當中,卻不是以屠殺和毀滅的面目,而是溫順臣服……

威豆和馬扎里這些懂行的人,一個勁地和普通的族人解釋。這些索爾獸不是魔獸,只是體型巨大的役獸。除了吃得多、力量大,沒什麼其他本事,更不能打仗。族人聽了之後,對他們先是翻白眼,然後還是翻白眼……

不單是這些普通族人翻白眼,就連何長老和蒙羅也把他們一頓訓斥。威豆很委屈,還在那辯解。說什麼他們說的沒錯,這些索爾獸確實不是魔獸……

沒想到,何長老語重心長地告訴威豆:「小豆子,有些話是對是錯要看場合和時間。要是這兩樣不對,你就是把一腔子血倒出來,對的依然會變成錯的。」

何長老德高望重,平時在軍務上也相當配合。算是除了威震天,威豆最服的人之一。所以,被叫小豆子也不生氣。這會,他臉上每個麻子都顯出疑惑,道:「何叔,你舉個例子唄?」

例子,何長老一時沒想出來。旁邊的蒙羅接茬道:「假如,阿狗剛剛喜得貴子,你前去祝賀。你會不會告訴他,這孩子以後肯定得死?你覺得,這是不是實話?」

威豆一怔,道:「呃,是實話。」

蒙羅又道:「那結果會怎樣?」

何長老道:「現在的部落是歡樂的海洋,每個人都很高興。你卻談什麼索爾獸不是魔獸,這不是找人煩嗎?」

威豆面上的疑惑漸去,貌似有所頓悟。何長老和蒙羅相視一笑,兩人一個號稱部落智者,另一個也是飽學法師,越來越有往一塊湊的跡象。這一刻,更是惺惺相惜……

威豆一拍大腿,叫道:「何叔,我明白了!」

「不錯,孺子可教也!」何長老捻須微笑,掉了句書袋。他道:「威豆,只要你能時刻觀察體會,保持一顆上進的心……」

「以後,等阿狗真有孩子了。我去祝賀的時候,一定會說這孩子肯定死得比你晚,你就放心吧!」威豆奸笑道:「這麼說,他總不會……」

「卧槽……」何長老的鬍子都揪掉幾根,忍不住來了一句威震天式的國罵。而蒙羅更是直接,一骨杖把威豆摟倒在地。他嘆道:「老何,阿狗那孩子憨厚沉穩,可以試著培養。」

何長老頻頻點頭,道:「沒錯,應該考慮一下……」

馬扎里看威豆挨訓的時候,就偷偷溜了。不論是何長老還是蒙羅,在馬扎里心裡都屬於人精級別,還地位超然。就是訓他一頓,也沒什麼說不過的地方。

可想到地位超然,馬扎里就有些悶悶不樂。他主動找到正蹲在羊腸嶺通道,望著戰爭魔偶殘骸發愣的威震天,吭哧癟肚的半天,才把自己心裡的不滿,擠了出來。

原來,馬扎里看當初在火梨堡一起和威震天混的乞丐當中。跟他關係最好的圖森,掌管著冶鍊中心。隨便安排點什麼事,手下千百號人就跟著忙活。現在,更是成了拿特殊津貼的人物。威震天已經說了,凡是拿特殊津貼的人,待遇要超過所有人,安全級別要超越他。不論誰見了,都要保持恭敬。軍人要敬禮,其他人要致意,地位不是一般的超然。

就連小麻子威豆也已經成了一軍之長,統領大軍戰陣廝殺,威風凜凜不可一世。

馬扎里再看自己,除了掛個虛職之外,要功沒功。平日里也就干點喂馬和教授騎術的事,頂多再跟著跑跑腿。這樣下去,還怎麼得了?其實,按著威震天規定的級別來算。現在,他見到圖森都應該致意。哪怕是威豆,他也得敬禮才行。雖然大家關係好都不在乎,馬扎里厚臉皮當無所謂。可實際上,他心裡在意著呢!

「唉,我這也到了要顧忌和平衡各種關係的時候了。」威震天聽了馬扎里的抱怨,終於理解當初在軍校陪教官出去吃飯,敬酒布菜的順序弄錯了,一桌子人都不爽,自己也挨了頓臭罵。而團長每次有好事安排下來,都算計來算計去。唯恐一個不周,就好事變壞事……

那時,他看了這些現象相當不屑,暗地裡沒少覺得當官的矯情。整天琢磨這些狗屁事,也特么不嫌累。現在輪到自己站在這個位置上,才能明白這事有多重要。

部落現在還百廢待興,一切都在奮鬥過程中。這時的團體最是朝氣蓬勃,內部矛盾也是最小。可即使這樣,也要注意平衡了。

威震天細想了一下,覺得馬扎里更多的是對他自己一身本領卻無從發揮,而感到不滿。既然這樣,那就給他機會。讓他在部落當中找到存在感,才能真正解決問題。

於是,威震天做出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道:「馬扎里,咱們現在已經有兩千匹馬了。另外,還有十一頭獨角獸。其中九頭獨角獸,可都染著毒癮。 核桃空間通萬界 ,還在這磨磨唧唧,你特么找揍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