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4 日

多一個能以一己之力抗衡所有紫月一族聖王級強者的人類『林風』。更連帶著多一個能擊殺陰澤老怪,成為新任冥界四大巨頭之一的胞弟『林雲』,紫月一族以後足以揚眉吐氣。

不止如此,算上紫滿樓,紫月一族日後無論在冥界還是在樓蘭國度都吃的開。

再好不過!

「族長說的沒錯。其實放開彼此恩怨來看,我們紫月一族這次賺大了。」

「對對對,遠在冥界的林雲不提也罷,單是林風一人,實力便已深不可測,強到沒邊。」

「那天他還留了手,說不定他的實力強到足以和林雲相媲美。有他在紫月一族,加上紫月王在樓蘭國度的權勢地位,我們紫月一族日後飛黃騰達,不在話下!」

……

你一言,我一語,皆是對未來的憧憬。

之前怨恨林風,皆因被他下了面,更是重傷,誰能不氣?

但眼下,若是同族之人,一致對外,這口氣卻也不是那麼難咽下。便是大長老『紫奉天』,此時雖眉頭皺起,但眼神的變幻足以說明他在認真考慮族長紫淵的話。

確實,利大於弊!

然……

這些,僅僅只是紫月一族一廂情願的想法而已。

「不好了,族長!」大殿之門被推開,一名紫月一族強者慌張而來,眾人目光儘是匯聚。

「什麼事慌慌張張的。」紫淵臉色一沉。

「他,他又來了!」紫月一族強者面色青白,單膝跪地拱手而道。

他!?

眾人一怔,腦海倏然浮現出那日情形。

至今,仍是記憶猶新!

「林風?」紫淵楞道。

「林兄弟,別來無恙。」紫淵開懷而笑,迎了上去。

「你好,族長。」林風微然而笑,點了點頭。

彼此間並無仇恨,儘管之前大戰一場,然時移世易,沒有永遠的朋友,亦不會有永遠的敵人。紫瑤畢竟心繫族群,無論如何自己都不會與紫月一族撕破臉面,讓紫瑤難做。

但有些事,紫瑤能忍,自己卻不會忍。

「忘了恭喜林兄弟,抱得美人歸。」紫淵拱手道,燦爛而笑,「有情人終成眷屬,再沒有比這更好的結局了。」說著,眼睛都是眯成了線,點頭道,「紫瑤能嫁給你,是她的福氣。」

變臉極快,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身為族長,紫淵的外交能力自然是一流的。

「族長客氣了,日後還請多多指教。」林風眼眸微閃,徐徐道。

短短一句話,便讓的紫淵眼眸頓時璨亮,興奮之色閃過瞬時隱藏,笑道,「林兄弟客氣了,以後我們大家就是一家人,不分彼此!」說著,拍了拍林風的肩膀,紫淵卻是樂的開懷。

林風並未拒絕紫淵的『示好』,亦是淡然一笑。

先禮後兵,自己此行不僅是為了與紫月一族重修舊好,將過去不快一筆抹去,更重要的還有另一件事。

「既然大家已經是自己人,還望族長對我開誠布公。」林風接過話,淡然開口,瞬時讓的紫淵面色一變,眼瞳瞬時閃動,咕嚕咽了下口水,卻是來之前他便有些猜到。

「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吧,林兄弟,重要的是現在你和紫瑤終成眷屬,其它的別太放在心上。」紫淵洒然而笑。

企圖矇混過關,紫淵的笑容有些尷尬和無奈。

卻也知,說了等於白說。

「此事終須有個了斷,族長。」林風目光精亮。

從紫淵的話,自己便看的出其必定知曉許多『秘密』,紫瑤不願告訴自己,亦是想要以和為貴,但作為他的夫君,自己沒理由讓妻受氣卻是置之不理。

「這……」紫淵面色變了又變,眉頭緊緊皺起,極為猶豫。

一面是林風,一面是紫月王,一個是後起之秀,更是冥界四大巨頭之一的林雲撐腰,另一個在樓蘭國度呼風喚雨,權力通天,老樹盤根。兩個,他都得罪不起。

「林兄弟可否給老朽一個面,可否不要再追究。」紫淵眉間暗沉,有些委曲求全。

然,得到的答案並未有改變。

林風依舊面色如鐵,眼精光咄咄。

「林兄弟你這樣…我實在很難做。」紫淵輕嘆一聲,卻不知道事情該如何解決。

他夾在間,裡外不是人。

「這樣吧,這個消息我用一個秘密來交換,族長看合適與否再做決定。」林風淡然而笑,如今亦非昔日什麼也不懂的黃毛小,自看得出紫淵心的躊躇不決,舉棋不定。


秘密?

紫淵有些發愣,不知林風是何意思。

淡然一笑,林風靠近紫淵,眼精光一閃即逝,在其耳邊輕輕耳語了幾句。瞬時間紫淵面色大變,眼睛瞪的比燈籠還大,駭然望著林風,完全被震住,說不出半句話來。

「族長想清楚了。」林風目光如炬,徐徐後退兩步站定。

「世上許多事並無兩全其美,有舍才有得,有得,必有所失,只看族長你……」

「如何取捨。」

一番話語,淡然而落。

林風望著紫淵,不再多言。

自己,已經暗示的很明確,如若紫淵是個聰明人,自知該如何取捨。

掙扎!猶豫!

紫淵彷彿徘徊在十字路口,此刻急的額頭上都冒冷汗。

一刀兩斷!

正如林風所言,並無兩全其美。

他要保住紫月王『紫滿樓』,那麼林風剛才的暗示已經很明白,他不僅僅會失去紫瑤,同時還有林風以及他的分身——冥界四大巨頭『林雲』,這對紫月一族而言,將是個沉重的打擊。

一朝,被打回原形!

以林風的個性,不報仇恐怕決不會甘休。

今日他不抖出紫月王,難保紫月一族其它族人不會見利忘義,出賣紫滿樓。屆時,他先是失去林風這強力的『情種女婿』,再失去紫月王,那麼紫月一族恐怕會在他手徹底沒落!

很多時候,看似分岔的路口,但其實其一條路已是完全堵塞,再無後路。

他,亦是早已沒有了選擇。

「事情是這樣的……」紫淵聲音嘶啞,冉冉而道。

英俊的臉龐,彷彿在瞬間蒼老了幾十年。

…(未完待續。。) 這時,吳雙的電話也打完了,她走過來對霍寒煙說道:「很抱歉,寒煙,我乾爹生病了,我要回家一趟!」

吳雙一提到她的乾爹,霍寒煙也有點擔心:「他老人家怎麼了?要不要我派個醫生去啊?」

吳雙連連推辭:「不用麻煩了。都是老毛病,我去給拿點葯,吃了就好!」

霍寒煙笑道:「不麻煩的,好人哥就是醫生!」

吳雙更不同意了:「今天是你的生日,我不能為你祝壽,就已經很過意不去了,還能再把你的客人也帶走?」

吳雙都這麼說了,霍寒煙也不好堅持:「那好吧!你開車慢一點!」

霍寒煙和郝仁一起下樓,送吳雙離開雨佳山房。望著吳雙遠去的背影,郝仁說道:「美女是不是都有乾爹啊!」他說這話的時候,聲音里明顯的不舒服,顯然是想起了十字會的某個姓郭的美女。

「說什麼呢,你想到哪兒去了?」霍寒煙伸出玉手,在郝仁的腰間擰了一下,「雙姐從小父母雙亡,是她的乾爹把她養大。他們之間的感情比親生父女還要深厚。再說了,雙姐的乾爹只是個風水先生,又不是什麼有錢人!」

郝仁其實根本不痛,卻故做疼痛狀,連連求饒:「好了好了,怪我太齷齪,行了吧!」

霍寒煙笑道:「下次再敢亂起歪心思,我直接把你的肉給你擰下來!」郝仁則邊說不敢。

兩人正調笑,霍寒山的聲音從麥克風中響了起來:「嘉賓們,女士們,先生們,請大家移步西花廳!」

郝仁問霍寒煙:「西花廳在哪兒,你帶我過去吧!」他雖然之前已經來過這裡九次,卻並沒有逛過。每次為霍寒煙治完病就立即離開,所以他對這裡根本不熟。

「跟我走吧!」霍寒煙笑道,「今天跟我走就對了,我可是今天的主角。在我的身邊,你亮相的機會就大多了!」

霍寒煙這麼一說,郝仁倒有點遲疑:「要不要跟寒煙的身邊?今天是她的生日,那個害她的人今天就有可能現身,我還是離她遠點吧!免得被別有用心的人盯上!」

想到這裡,郝仁就笑道:「我還要去一下衛生間!你先去吧,把西花廳指給我看就行了!」


「好吧!」霍寒煙向著左前方一指,「就在那邊,我先過去了,你別耽誤太久啊!」

郝仁目送霍寒煙隱沒在花叢中,這才往衛生間的方向走去。


等郝仁從衛生間出來,雨佳山房偌大的院子中,已經一個客人也沒有了,估計都前往西花廳了。他也不能再耽擱,快步往西花廳的方向走去。

「先生,請留步,打擾你一下!」一個異常悅耳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郝仁回頭一看,只見一個約摸二十歲的美女正向他走來。隨著那美女越走越近,郝仁腦中轟地震了一下。

「宣萱?真的是她!」

「小霍眼,吳雙唇,宣萱素手迷死人」中的最後一個,郝仁不會搞錯!

剛才吳雙沒走之前,還在念叨她,說她害得自己久等,現在她果然來了!

宣萱雖然只是淡掃蛾眉,但是她眉眼含春,別有一股風情,十分撩人。鼻子尖尖,櫻唇如菱角,再配上鵝蛋一樣的臉龐,讓心中油然而生憐愛之情。

更要命的是,宣萱用她那白玉一般的手,輕輕地將額前幾縷髮絲撩開。在她本人可能覺得微不足道的一個動作,就將郝仁的心溶化了。

和中秋節那天晚上在龍城機械廠看到的一樣,宣萱今天還穿著一件銀色的旗袍,將性感發揮到了極致。

如果說,霍寒煙以少女的嫵媚俘虜男人的心,吳雙以強勢的御姐范兒降服男人的心,那麼宣萱則是以魅惑和風情撩撥男人的心。

郝仁的心中,已經在向老天膜拜了:「我郝仁何德何能,一天之內竟然能接連見到三個女神,距離如此之近,而且還能說得上話。是不是準備把我的小命收了去,在收之前,給我發點福利!」


郝仁如此表現,在宣萱的看來,早已習以為常了。她走到郝仁面前,微笑著問道:「先生,西花廳在哪兒?」

郝仁這才恢復正常。其實以他的修為和境界,已經不至於為女色痴迷到這種地步。只是他記得,中秋節那天晚上在龍城機械廠,宣萱的表現十分詭異,絕不是一個普通人,背後一定有一個亟待他解開的謎團。

「既然你不是普通人,那我就表現得象一個普通人好了。免得被你看出我的底細。」這就是郝仁的心思。

「你要去西花廳啊,正好我也要去那兒,你跟著我走好了!」恢復正常的郝仁笑道。

「那太謝謝先生了!」宣萱笑道,「今天是寒煙姐姐的生日,可惜我臨時有事,耽擱了一會兒。在大門口,那個看門的告訴我,直接到西花廳就行,可是我以前來這裡的時候,還沒有西花廳呢!」


「看來宣萱小姐對這兒很熟啊!」

「你認識我?這也難怪,自從參加了那個龍城形象大使的比賽,走到哪兒都有人認識我。這是唯一的好處,唉,也可能是壞處呢!」說到這裡,宣萱自嘲地一笑,「先生貴姓啊,你跟寒煙姐姐什麼關係,我怎麼從來沒有見過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