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3 日

墨昊靳想著洛夢櫻這段時間真的活潑好多了,不會像一個四五十歲的老人家一樣處理事情的冷靜了。

想著就想笑了。

「總裁,歐小姐又來了。」成陽進來公司墨昊靳,他看出來的總裁和歐思歆是很般配的,可是墨昊靳是有妻子的人了。

「那個就是歐家小姐吧!真的太漂亮了。」

「是呀,很總裁站在一起真的是郎才女貌呀!」

「你們還是不要亂說話,難道你忘記了之前來公司的女人了。」

「怎麼可能呢?也許只是為了不讓別人接近總裁的一個借口吧!」


「也許吧!這是總裁的私事,如果被總裁知道你們這麼空閑,你們說說總裁會怎麼樣。」

「成助理,你不要告訴總裁,我們馬上去工作。」

「是呀!是呀!成助理你最好了。」

洛夢櫻看到歐思歆挽著墨昊靳的手一起走出墨氏大廈。

他不是說是自己的丈夫嗎?敢給她招蜂引蝶了。

「立哥哥等一下你不用等我了。」洛夢櫻從包包裡面取出一直深紅色的口紅,她塗好之後看了一下鏡子的自己,點了點頭真的太完美了。

車門是立幫她打開說:「小姐要不我還是在這裡等一下吧!」

洛夢櫻沒有說話,一步步的走向墨氏大廈。

所有人都看著洛夢櫻走了過來,端莊穩重,落落大方,美得不可方物,是仙女嗎?不更像迷失的精靈。

墨昊靳看到洛夢櫻的時候,手已經從歐思歆那裡抽出來了。

歐思歆看到洛夢櫻是她,她還是不會相信墨昊靳會愛她。

成陽再一次看到總裁夫人另外一個樣子了,他想自己還是先離開吧!

洛夢櫻笑了一下,別人看著都是美,被她深深吸引了,可是墨昊靳感覺全身發麻,可是他也看不出來洛夢櫻要幹什麼。

洛夢櫻快靠近墨昊靳的時候說:「老公!」

成陽聽著雞皮疙瘩都起來了,總裁夫人要幹什麼,總裁你還是自求多福吧!

洛夢櫻抱著墨昊靳,墨昊靳擔心她摔著,所以動手抱著她。

洛夢櫻掛在墨昊靳的身上,看著他這張臉,洛夢櫻狡猾的笑了一下。

洛夢櫻在他的臉上吻了好幾個地方,吻完之後,洛夢櫻看了感覺很滿意了。

馬上從他的身上下來,其他人都看傻了眼,這個還是他們冰山總裁嗎?

洛夢櫻下來站在墨昊靳面前的時候,沒有人擋住墨昊靳那張漂亮的臉了。

歐思歆好像被別人拋棄了,墨昊靳被她拉一下都在掙脫,如果不是給她面子在其他人面前丟臉他早就不管不顧了,可是他抱著洛夢櫻讓她咬牙切齒。

員工看到墨昊靳的臉,都笑了,捂住肚子,他們真的還是第一次看到總裁這麼丟臉的事情。

「那個女人是誰,敢這麼大膽。」


「沒有看到總裁很寵愛那個女人嗎?否則她跳過去的時候,總裁一定會避開的,可是你們看到了沒有,總裁是很擔心她的。」

「就是呀!我們總裁可是不怎麼近女色的,可是總裁讓她這樣吻了自己,還不生氣。」

「我感覺也是,可是總裁這個樣子真的太好笑了。」

「你們笑夠了沒有,如果沒有的話,要不要回家慢慢笑呀!」

「成助理,我們馬上離開。」


他們離開了,可是一想到墨昊靳的臉,還是忍不住的笑了出來。

洛夢櫻發現很多人都在笑了,難道他不知道自己現在的樣子嗎?

墨昊靳是真的大家在笑自己,可是他不在乎,這個可是他妻子難得主動對自己示好。

「幽幽,你要吻我,我可以教你的,你看你現在在外面給我一點面子吧!」墨昊靳摸著她的臉。

洛夢櫻被他摸得可怕,特別是墨昊靳看她的眼神說:「你這是約了美女,要不你先去忙吧!我回家了。」

洛夢櫻轉身,還是快點離開好了。

墨昊靳拉著她說:「你怎麼現在想要跑了。」

「我有沒有做錯什麼事情,有什麼好跑的,只是累了,要回家休息。」洛夢櫻才不告訴他,他的眼神比看到其他人眼神都恐怖。

墨昊靳把她用力拉進自己身邊,他的唇吻上了她,洛夢櫻眼睛睜得大大的,他是瘋了嗎?有多少人看著自己。

歐思歆已經看不下去了,墨昊靳和洛夢櫻的動作已經告訴她了,她就是一個外人。

成陽看著也不好意思了,總裁以前可是最注重形象的,可是他們看到總裁這個樣子,下次別人還怎麼怕他這個冰山總裁呀!

「這才是吻,你學會了嗎?」墨昊靳放開她說。

洛夢櫻的臉已經紅透了,她明明是給她一個教訓的,可是現在把自己逼向這樣的境地。

洛夢櫻推開他,跑了過去立的車,幸好立還在等自己。

成陽看到洛夢櫻跑了,他才走進墨昊靳,給他遞了一條手絹說:「總裁還是把臉擦乾淨吧!」

成陽也是忍不住笑了。 「師兄,你這麼為師弟我著想,一大早就來叫我起床,你說我該怎麼謝你才是?」簡單洗漱一番,把那一身苗寨裝換成平常穿的衣服后,林白打開院門,帶著玩味的笑容,向好整以暇站在門口,臉上滿是壞笑的張三瘋,淡淡道。.最快更新訪問:shuhaha。

「咱們師兄弟誰跟誰,還說什麼謝不謝的。」張三瘋嘿然一笑,頓了頓手裡拄著的拐杖,輕笑道:「別的就不用了,我就單等小師弟你把我這雙招子給治好了。」

這話一出口,林白心頭的千言萬語,登時悉數被咽回了肚子里,差一點兒沒被氣成內傷。可是雖然心裡邊腹誹萬千,卻也是無法說出口,誰讓人家拿捏著軟肋呢!

看起來真是得抓緊點兒時間,爭取早點把張三瘋眼睛的事情給拾掇好,不然的話,就算是想嘲弄他幾句,也要因為這件事情,而讓話沒法子說出口。

不過林白卻也很清楚,張三瘋雙眼變盲這件事情,絕非是能那麼簡單就處置好的。他之所以雙眼變盲,乃是因為遭受天地反噬所致,也就等於是天地在他體內加上了一道桎梏。

想要讓眼睛復明,就只有兩個辦法,一個是張三瘋的修為達到可以突破到橫壓天道的地步,等到那個時候,一切桎梏自然就會隨風而散;要麼就是尋找到某種可以解除桎梏的天材地寶,只是在奇門裡摸爬滾打了這麼多年,林白還從來沒聽說過有這種東西。

能夠破解天地反噬,不管是不死葯,還是太歲,都沒有此種功效。

「來,師兄,我攙您上車!」輕嘆一聲后,林白卻還是有些不死心,伸手挽住了張三瘋的胳膊,故意把他扶到最後一個台階處后,輕笑道:「好了,到平地了,您自己走吧。」

「小師弟,你在師兄面前玩這種把戲,不是班門弄斧么?這台階我走了不知道多少次,總共是有七階,現在咱們才走了六階。你就別弄那些鬼心眼了,老老實實扶著我上車吧。」但出乎林白的意料,張三瘋非但沒有舉步向前,反倒是抬起胳膊,嘿然輕笑道。

「我算是服了您了!」林白垂頭喪氣的嘟囔了一句,心中的愧疚卻是愈發深了一些。一個人該是有多無聊,才會去默數台階有多少個。自己又何嘗不是在家門口進進出出了千百次,可是即便是到現在,他也全然不知道這台階究竟是有幾個。

不管用什麼方法,一定要儘快讓師兄復明!想到此處,林白不禁握緊了拳頭,暗下決心。

「還捨得出來,我還以為你好不容易回來了,要**苦短日高起,從此君王不早朝呢。」好容易把張三瘋塞進車裡邊之後,坐在駕駛席上的沈凌風卻是又笑吟吟打趣道。

「我說你們兩位還有完沒完了,非要一直這麼調侃我才滿意么?」聽得此言,林白向著兩人翻了個大大的白眼,然後帶著促狹的神情對沈凌風道:「鳳凰那小妮子呢,不在燕京?」

當初在苗寨的時候,那個脾氣火辣,面貌如花的苗女鳳凰和沈凌風之間,可是碰撞出了不少的火花。時間過去了一年之久,林白也著實有些好奇兩人間的進度。

「鄭老爺子年中的時候過世了,安葬了他老人家之後,鳳凰本來是打算要過來的,但是被我否了。她一個不高興,就跟我鬧了些小彆扭,已經好久沒跟我聯繫過了。」沈凌風聞言后,面色突然變得有些黯然,然後略帶著些無奈笑道:「局勢這麼混亂,她脾氣火爆,來了哪裡能受得了這種氣!還是在苗寨,當她無拘無束的山大王舒服。」

林白聞言沉默以對,一時間竟然有些手足無措,不知道該說什麼好的感覺。他實在是沒料到,自己這無心的一句話,竟然會戳到了沈凌風的傷心處。

雖說沈凌風心性平淡,但林白卻是明白,實際上他也是個內心如火的主兒。和鳳凰訂下了情誼之後,肯定是希望鳳凰能早日前來燕京,與他團聚。但眼下卻是因為局勢的動蕩不安,只能把自己的感情隱藏在心中,阻止了鳳凰前來的心思,不知道心裡該是有多痛苦。

自己不在的這一年時間裡,外界發生了太多事情,而自己對於外界的一切所知的實在是太少太少了,以後不管是說話還是做事,一定都要小心再小心一些。因為有時候很可能是一個無心之舉,就會讓這些承受了無盡苦難的人們,心中更多一些負擔。

「沈哥,師兄,來抽煙!」沉默許久后,林白從口袋摸出了包煙,分給兩人一根后,拍了拍沈凌風的肩膀,沉聲道:「沈哥,我保證,一定會早日結束這混亂的局面,讓鳳凰和你團聚的!我林白說話算數,到時候我一定要好好喝你們倆幾杯喜酒。」

「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她會理解我的。」沈凌風悶頭抽了幾口煙后,自嘲一笑,然後重重點了點頭,道:「你回來,一切肯定都有希望。」

「我也相信沈哥你的魅力,看上你的女孩兒,哪裡還會看上別的人!」林白聞言后,也是急忙對沈凌風吹捧起來,試圖用詼諧的話語,沖淡沈凌風心中的郁意。

「你們倆就別在那互相吹捧了……」聽著這倆人越說越不著四六的話語,張三瘋苦笑搖頭,頓了頓拐杖,道:「還是趕緊去看看爾善那小子吧,他的情況可是嚴重得多。」

「我看是老瘋子你也想讓我們吹捧,但是苦於插不上話吧!我告訴你,我可聽說荷蘭王室那邊,之前有人要給克里斯蒂娜安排婚禮,可是被那小妮子一口給否決了。你知道她是用什麼理由否定的?」沈凌風聞言輕笑一聲,一邊發動車子,一邊調侃道。

張三瘋聞言面色陡然變得緊張了幾分,但卻是強做出一幅和自己完全無關的模樣,淡淡道:「我管她說了什麼話,她嫁不嫁人和我又有什麼關係!」

「跟你關係可大了去了!」沈凌風一邊驅車疾馳,一邊調侃道;「人姑娘說了,她的心已經被華夏的一個老賊偷走了,誰要是能把她的心從那個老賊那裡偷回去,她就嫁給誰。」

「瘋爺我手段蓋世無雙,誰能從我手裡偷走什麼東西!動這念頭的人,都是痴心妄想!」張三瘋聽得這話,面上的緊張神色明顯變淡了許多,不過嘴上卻也不肯表露,只是自吹自擂。

聽著這些話,林白輕笑不語,不過心中卻是頗為感慨。不管這天地發生了怎樣的變數,也不管事情發生了怎樣巨大的變化,但有些東西,註定是不會改變的。

而這些沒有被改變的事情,往往就是人心之中最為寶貴的東西,最無葯可解的東西。

經過前夜林白、張三瘋和沈凌風三人的那一番折騰后,街道明顯變得清凈了許多。沒費什麼功夫,三人便驅車趕到了烏爾善、萬成珏和竇靜雲三人如今落腳的地方。

「林前輩,真的是你回來了!」聽到汽車鳴笛聲,出外逡巡的萬成珏眼最尖,一眼便看到了車裡的林白,頓時喜形於色,驚喜無比道:「我就知道,您一定會沒事兒的!」

「有救了,爾善有救了!上蒼庇佑,總算是讓林前輩回來了。」聽得萬成珏的大呼小叫,竇靜雲也是從屋子裡沖了出來,看清楚走下車的林白后,臉上頓時露出歡欣之色,道。

「過去這一年,你們受苦了。」看著形容明顯削瘦了許多的兩人,林白不禁發出感慨,然後有饒有興緻的向著兩人逡巡了幾眼后,輕笑道;「不過當時我可真沒想到,最後竟然是你們倆走到一起去了!成珏你以後可是有苦頭吃了,靜雲的脾氣可是不小啊。」

「不怕,不怕……」萬成珏抬手搔了搔腦袋,嘿笑不止,顯然對於這個脾性耿直的傢伙來說,只要能夠擁有竇靜雲,就算受氣也是世上最幸福的事情!

「前輩你就知道調侃我。」竇靜雲聞言之後,先是惡狠狠的剜了還在一旁傻笑的萬成珏一眼,然後偷眼向著林白看了眼,臉上緋紅一片。曾幾何時,眼前這個和他們年紀相若的前輩,正是她夢中的白馬王子。雖然她如今已心屬萬成珏,但看到林白時,情愫還是有些複雜。

「好,不開你們的玩笑了。成珏你可要抓緊一些,我可是等著喝你們倆的喜酒了。」哈哈笑了兩聲,向兩人祝福了一句后,林白向著屋內看了眼,緩聲道:「爾善就在屋子裡?」

「嗯,他被余少卿那王八蛋用火元焚燒了經脈,赤火劍意入體,被土老怪前輩用土元封鎖的法子給禁錮在了屋內。土老前輩叮囑過我們,一定不能挪動爾善分毫,所以我們也就一直沒敢換地方。」萬成珏聞言臉上登時露出一抹戾色,重重點了點頭,然後恭敬無比的向著林白施了一禮,道:「林前輩您殺了余少卿那王八蛋,替爾善報了仇,您的恩情,沒齒難忘。」

「林前輩,還望您出手救救爾善!這世上除了您之外,恐怕再沒有什麼人能救得了他了!只要您救了他,我們倆情願給您當牛做馬,報答您的恩情。」竇靜雲也是有些哽咽道。

「什麼恩情不恩情,什麼當牛做馬,出生入死過的一家人不要說這樣的話!」林白聞言斷然擺手,沉聲道:「帶我去看看爾善,看我能不能找出解決他這情況什麼的法子!」 “哈。都給我去死。”趙雲一聲怒喝,力氣再增,把關羽和張飛打的那是節節敗退。

坐騎都是連聲悲鳴,實在是雙方的力氣太大,它們有些受不了。

“呼,呼。呼!”張飛連續三聲呼氣,實在是身上的傷有些嚴重了,本來就被趙雲擊傷,如今有大戰許久,傷口又是崩開。

“三弟,不行你就回去,我來對付他。”關羽看到張飛的傷勢,連忙說道。

“不,不要,我能行。”張飛硬撐着說道。

“哈哈,真是好笑,你倆不是我的對手,識相的早早投降,還有活路。”趙雲看着兩人的動作也不着急,慢慢悠悠的說道。

他這是在熟悉新獲得的力量,他在鬥將中擊殺數十名戰將,又打敗張飛,在關羽張飛的聯手下突破連連,但正是突破有些大,實力有些控制不住。

需要時間才熟悉,並且剛纔的大戰,雖然沒有危險,但是力氣也是用出去不少,怎麼說他現在的力氣也是沒有達到巔峯,如今的他不過是十九歲罷了。


“戰。”關羽聽完,怒喝一聲,直接打開。

“戰。”張飛也是怒喝一聲,順便使用了巨吼攻擊,配合關羽一同殺向趙雲。

“既然這樣,就不要怪我了。”看着兩人來勢洶洶,趙雲也不準備放水了,直接是火力全開,放手去戰。

本來李易不讓他殺那些實力強大之人,打敗就是了,但是如今關羽和張飛不知好歹,他在不全力以赴,估計體力方面要不支,所以管不了那麼多,用出了全力。

趙雲的全力施爲直接讓關羽和張飛震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