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7 日

墨塵騎在金龍脖頸,看著下方的無邊火海,沉聲道:「這樣就解決了?」

「不一定,你聽。」玄駁冷聲說道。

墨塵豎耳聆聽,那道莫名之音還在緩慢響起,即便是腳下枯骨燃盡所發出的噼里啪啦的聲音都無法掩蓋。

「我的心跳還是與這道聲音保持一致,若是不能找出原因,我只能一直保持冰封之體。」墨塵沉聲說道。

雖然對他來說冰封之體並沒有什麼影響,但總歸是個累贅,而且剛才血色聖靈已經被自己以龍息焚盡,周遭血海空間卻並沒有崩殂,說明八陰天護還未徹底破除。

玄駁在雲鑼空間之內,以秘法查看周遭,隨即說道:「眼下看來,只有等待龍炎將血海徹底焚盡了,我覺得血海之下,必定有什麼東西存在。」

墨塵點了點頭道:「只能如此了,不過剛剛那道秘術好強,竟然能夠以古聖之力藉助金龍之像噴射龍息。」

「那是當然,古聖降世真法乃是真君煉製百越四十八雲鑼之時從古聖銅書之上發現的秘法,剛剛我傳你的不過是秘法的第一層,能夠將古聖之力凝為金龍之像,再以金龍吐息焚盡天下邪祟。」

玄駁說著,腦袋又開始搖晃起來,只是這幅顯擺模樣並沒有人看到。

墨塵頗為識趣,立刻讚歎道:「哦,這還只是第一層便這麼厲害,那之後的第二第三層又得多強啊。」

雖然沒有看到玄駁顯擺模樣,但從它語氣之中也能聽出一二,所以他順勢而為,打聽起了古聖降世真法後半段的情報。

「哼哼,算你識貨,其實這古聖降世真法一共就有兩層,不過這第二層可比第一層強了不止數倍,若是學得,便可以古聖之力召出古聖真身降世。」

「屆時古聖真身周身聖氣猶如天瀑,一舉一動之間都攜帶聖威,如此方才稱得上古聖降世真法之名。」

玄駁顯然沒有吸收教訓,不知不覺又一次被墨塵套出了話。

聽了玄駁描述,墨塵立刻問道:「既然如此,那你何不一起傳我?」

「你當這古聖真身那麼好召出的?以你現在的力量,只能勉強召出金龍助你,要想召出古聖真身降世,你還差得遠呢。」玄駁聞聲立刻鄙視道,好像墨塵的話侮辱了自己的秘法一般。

墨塵兩眼一轉,笑嘻嘻得說:「我看真君像內不是還有無盡的古聖之力被封印著嗎,不如你再釋放一些出來,讓我吸收不就得了。」

「你你你……」玄駁被墨塵嬉笑表情氣到了,他這麼些年來辛苦封印的古聖之力在墨塵口中怎麼聽著好像是米面糟糠一般。

但生氣之餘,他心中一動,隨即開口問道:「你能吸收多少古聖之力?」

「這倒是不知,但我估計之前被我吸收的那些再多十倍,都應該沒有問題。」

墨塵倒是沒有誇口,他丹田之內的亘古寒元是三股力量之中最強的一股,據他估計亘古寒元至少有古聖之力的十倍有餘,如此推算,再有十倍的古聖之力,自己也能完全吸收。

「變態。」玄駁聽了之後立刻罵了一聲,要知道之前他釋放出的古聖之力可是堪比一個無量天境的強者,墨塵竟然可以吸收十倍於此的古聖之力,這簡直沒有天理。

「沒辦法,實力不允許我低調啊。」墨塵搖頭道,眉眼之間盡顯得意。

「真不知道你的身體是什麼做的,莫不是喝過貔貅之血,成了飯桶之身。」玄駁不由吐槽道,「不過想來我問了你也不會告訴我。」

墨塵嘴角帶笑:「明智。」

「不過也無所謂,老龜我的眼光一向很准,你雖然有時候做事不像正人君子,但也絕非大奸大惡之輩。古聖之力給了你,倒是不用擔心會被用來為禍人間。」玄駁嘆息道,隨即他話鋒一轉。

「但你也清楚,雲鑼是有正反兩面的,正面的古聖之力與反面的萬煞鬼元乃是相互制衡的存在,若是你想得到更多的古聖之力,同時也要解決另一面的萬煞鬼元。」

「不然的話,一旦兩股力量失去平衡,後果絕對不是你能夠想象的。」 墨塵點點頭,玄駁說的沒錯,百越四十八雲鑼被煉製出來的主要目的,便是鬼聖真君用來封印天下邪祟之用。

而古聖之力的存在,便是他用來平衡封印之中的萬煞鬼元的,雖然現在這兩股力量隨著時間的推移都成了隱患,但即便是想解決隱患,也要保持兩者之間的平衡。如若不然,只會讓這顆炸彈提早爆炸而已。

「既然如此,等解決了陰十八之後,我再慢慢著手解決雲鑼背面的隱患。」

兩人正說著,身下金龍突然發出一聲龍鳴,墨塵低頭看去,發現熊熊燃燒的焚海烈焰已經漸漸熄滅,而原本的無邊血海也被焚燒殆盡,只剩一堆堆堆積如山的枯骨灰燼鋪滿龍身之下。

「下去。」墨塵催動金龍降下身來,落地之後金龍化為道道金光消散不見。墨塵稍微以念力感應了一下,此時他體內的古聖真力只剩下一半了,玄駁沒有說錯,這古聖降世真法消耗果然驚人。

墨塵收回念力,抬頭環顧四周,無邊的枯骨灰燼有如冬日暴雪一般層層鋪滿四周,最高之處足有數丈之高,淺一些的地方也足有自己膝蓋之深。

墨塵腳下倒是沒有多少,全因剛剛金龍落地之時已經將周圍骨灰吹散了。

他用力跺了跺腳,發現腳下所立大地不知是什麼材質,硬度遠超金鐵,即便他運起內元也只能踩出一些聲響,連個腳印都踩不出來。

「好堅固的地面,我這麼用力都無法留下印子。」墨塵有些驚訝,剛剛自己那幾腳即便是踩在金鐵之上那也是一腳一個坑,現在竟然拿這黑不溜秋的地面毫無辦法。

驚訝之餘,墨塵更是有些不信邪,他直接拔出墨劍,就要向地面捅去。

只是還沒等他捅下去,玄駁就開口阻止了他。

「別費功夫了,這應該是結界空間的邊緣壁壘,看起來好像平平無奇,其實根本堅不可摧。 豪門溺寵:薄性老公奪心妻 除非你能一舉打斷空間壁壘,不然的話是無法破壞它的。」玄駁見多識廣,立刻便看出了地面的玄虛。

「我就是好奇,血海之下竟然有如此平整地面,我還以為真的像海底一般坑坑窪窪呢。」墨塵聞聲收起了劍,摸了摸後腦勺道,

「你長這麼大去看過海嗎?」

「沒有,距離地海域最近的臨海也有幾千里之遠,即便是上好的神駿不眠不休也要幾天的功夫,我怎麼會去過呢。」

「那你怎麼知道海底是什麼樣的?」

「沒吃過豬肉還沒看過豬跑嗎,書上都說北海之底,儘是曲折,大小岩坑不計其數,絕對不是這般平整地面。」墨塵回答道,他自幼飽讀父親藏書,自然對海底有一定的概念。

「說的沒錯,但也不全對,北海之地可不僅僅只是曲折而已,那岩坑之內更是深藏諸多兇猛大妖,若是有機會我給你當個導遊,帶你去開開眼界。」玄駁說著,眼中出現迷離之色,好像回憶起了自己與溟叱在北海修行的時光。

「得了,聽你說都夠嚇人的,那種地方我還是不去了。」墨塵撇了撇嘴,連忙拒絕玄駁的『邀請』。

「嘿,只怕到時候由不得你哦。」玄駁眼珠一轉,促狹道。

墨塵聽得一愣,但還未等他詢問這話的意思,就聽到遠處那股莫名之音突然變得清晰,就連傳來的方位也能夠直接分辨了。

「不跟你閑扯了,還是先找到這股聲音的來源,從這鬼地方出去再說。」

說著,墨塵凝神靜聽,順著聲音傳來的方向尋找過去,一路上滿地骨灰盡數被他一揮手掃開一邊,他走過之處形成了一條幹乾淨凈的通路,只是這通路兩邊全是無邊的骨灰堆積,不時有未燒盡的白骨露出半截,恐怖非常。

走了一段時間之後,遠處那股莫名聲音聽起來還是沒變,並沒有慢慢靠近的樣子,墨塵一皺眉,直接飛身而起,踏在骨灰之上,向著聲音來源奔去。

終於,在狂奔了很久之後,墨塵終於感覺到自己已經來到了聲音源頭之處,此時在他身前的,是宛若山峰一般高的堆疊骨灰,而那道聲音正是從骨山之中傳出的。

「終於找到你了,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什麼東西能夠影響我的心跳。」墨塵冷笑一聲,內元倏提,無生三斬登時上手。

剎那間三道巨大劍氣將身前骨山直接砍斷,無邊枯骨翻滾落下,宛若山崩。

墨塵後退三步,雙手接連揮動,將塌在身前的枯骨全數掃飛,轟隆隆一陣之後,埋藏在骨山之內的東西終於現出原形。

那是一個巨大的心臟,高有十丈,寬亦有十丈,整個心臟渾然一體,並沒有血管連接外界,但是就這麼單獨的一個心臟,卻還在不停跳動。

「原來一直回蕩的莫名聲響,便是這個鬼東西發出的。」墨塵皺著眉頭,在他看來眼前這個鬼東西雖然有著心臟的外形,但卻不能稱之為心臟。

因為縱觀天下間的奇珍異獸,絕對找不到能夠與這個心臟匹配的生物。

從這個東西的尺寸來看,若它真是某個生物的心臟,那這個生物就足幾千米的高度。

如此巨大的傢伙,連傳說中的異獸尊牙,恐怕都稍遜一籌。

「玄駁前輩,你認得這東西是什麼嗎?」墨塵看了片刻,傳音問道,

「這……我好像認得,但一時間也想不起來,」玄駁說道。

它在雲鑼之內其實也觀察了半天,雖然有一種似乎在哪裡見過的感覺,但卻怎麼也想不起來了。

「既然如此,那就先一試吧。」墨塵說著,墨劍甩手而出,劃破一道黑光直直刺向巨大心臟。

就在墨劍刺入心臟一瞬,據大心臟整個一顫,隨即猛然加快了跳動的頻率,墨塵頓時一驚,因為在巨大心臟加快跳動的同時,他的心跳也隨之加快了。 察覺體內異樣,墨塵立刻將身體之上的寒氣散去,體溫逐漸回升的同時,身體也在不斷適應心臟跳動的頻率。

薄情總裁,請放手! 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墨塵的心跳已經加快到了正常心跳的兩倍,此時的他全身血脈噴張,一眼看去整個身體表面都不斷浮現一根根鼓脹的血管。

「這樣下去不行!」墨塵喘了口粗氣,立刻調動墨劍連續劈砍,將面前巨大心臟斬出無數刀痕。

但這些刀痕一旦出現,就會以極快的速度癒合在一起,宛若新生。同時巨大心臟之內的莫名之音還在不斷地加快,一股股鼓動聲響使得墨塵心如刀絞,就連雙眼之中都布滿了血絲。

而在雲鑼空間之內的玄駁,則是急的團團轉,他明明感覺自己認得眼前巨大心臟,可心急之下卻總是想不起來。

萌寵甜心:惡魔少爺深深吻 「啊!」

在忍受了數十秒之後,墨塵大喊一聲跌坐在地,同時七竅之中緩緩流出絲絲血液,真箇人看起來猶如瘋魔。

眼見墨塵就要爆心而亡,玄駁突然伸爪一拍自己的腦袋,隨即立刻給墨塵傳音道:「墨塵,拿出雲鑼!」

「呃……」墨塵強忍身體痛楚,右手顫抖著從懷中掏出雲鑼。

「調動你體內剩餘的古聖之力,全力拍響雲鑼正面!」玄駁指揮著。

情急之下,墨塵也顧不得多問,直接將體內剩餘的古聖之力全數匯聚右手,隨即對著雲鑼猛地拍下。

隨著鐺的一聲巨響,雲鑼表面頓時擴散而出一道金色波紋,金色波紋宛若實體,猛地將周遭枯骨全數席捲開來,同時也將那股莫名之音掩蓋下來。

隨著莫名聲響被雲鑼巨響掩蓋,墨塵已經臨近極限的心臟立刻恢復了不少,於此同時他體內深藏的靈龜心血再次發揮奇效,眨眼間便將原本噴張的血管經脈恢復了八成。

「呼呼……」墨塵跌坐在地上,口中不停喘著粗氣,雙眼緊緊盯著眼前巨大心臟。

眼見墨塵得救,玄駁也如釋重負的抹了把冷汗,如它所料,眼前怪異心臟能夠影響墨塵,靠的便是那股聲音。

能夠直接聽到那股聲音的墨塵會受邪術影響,而藏身雲鑼之內的自己,則毫無感覺,唯一差別便是因為雲鑼空間並不與外界相通,因此外界聲音根本無法傳入,而沒有聽到那股聲音,便可不受其影響。

這一發現立刻便讓它推斷出了邪術傳播的媒介正是無形音波。

若是能夠敲響雲鑼,以雲鑼剛正之音將那股莫名之音掩蓋,那麼便以暫時緩解這道邪術。

墨塵聽過玄駁簡短解釋后,立刻說道:「多虧前輩機敏,能夠及時發現邪術關隘,不然的話,我……」

「好了,廢話少說兩句,眼前之事還未解決完呢,剛剛雲鑼之音雖然能夠壓制這道聲音,但卻並非長久之計,說到底還是要徹底毀了這個東西才行。」

墨塵站起身來,眯著眼睛仔細觀察眼前巨大心臟,內心暗自盤算。

剛剛他已經以墨劍試探過了,雖然能夠在其上造成傷痕,但每一道傷痕都會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癒合,因此這個東西單憑刀劍之利根本無法破壞。

盤算片刻之後,墨塵起身走近心臟,此時巨大心臟雖然還在不停跳動,但表面卻有道道金光不時閃爍。

而每當有金光隱隱閃爍,那股莫名之音就會變得斷斷續續,再也無法影響墨塵了。

「剛剛我在雲鑼之內釋放古聖之力,與你裡應外合,激發了雲鑼剛正天音,此時那心臟上閃爍的金光便是天音所下的封印,但這封印並不能持久,最多再有三刻便會消失,在此之前,咱們得徹底解決這個東西。」

「其實想要解決它,倒是不難。」墨塵伸手輕輕撫摸心臟表面,只覺得柔軟非常,就像摸在真的心臟之上一般。

「你有什麼辦法?」玄駁問道。

「吃了它!」墨塵笑道,語氣之中卻並沒有開玩笑的感覺。

「你說什麼?吃了它?」玄駁一愣,頓時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說的吃,並不是口舌之欲。」墨塵解釋道,「我的意思是說就像當時吃掉古聖之力一般,將這怪異心臟吃掉。」

「你……這東西與古聖之力怎能混為一談?就算你有秘法能夠吸收力量納為己用,但這東西可是實體,你要怎麼做?」玄駁立刻出聲反駁道。

「誰說他是實體的?」墨塵拍了拍心臟表面,「這東西外邊看起來是實體,但其中確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在支撐著它,咱們表面看起來的血肉,不過是個假象罷了。」

墨塵在靠近心臟之後,立刻便以念力穿透心臟表面,將其中隱藏的一切查探清楚。

他發現在外表的血肉包裹之下,心臟其中其實充滿了液體,而在液體深處,更有一股極為強大的陰煞力量蟄伏其中。

除此以外,還有一個小小的血蟾正蹲液體在深處不停蛙叫。

血蟾有半人大小,通體血紅,足有面盆大小的血盆大口正在不停張合。而在它一張口的瞬間,便吸收一絲蟄伏的力量,而當它閉上嘴巴,兩側鼓脹之間,便會發出之前那股莫名之音。

既然嘆清了其中的奧秘,那麼只要將心臟之內的力量徹底「吃掉」。自然也就相當於毀去了這個東西。

聽了墨塵的解釋之後,玄駁卻猛地驚叫道:「你說其中充滿了某種陰冷液體?」

墨塵點了點頭:「沒錯,我現在就證明給你看。」

說著,他運起內元,墨劍虛空連斬。

剎那間足有六道劍氣劃破長空,直直斬落心臟一點,巨大心臟立刻便被劃開一道巨大傷口,這一次的傷口足有數米之深,已經徹底將表面血肉穿透。

雖然傷口在迅速癒合,但還是有一股渾濁液體噴涌而出,灑滿周遭。

「這是!黃泉水!」玄駁看著噴洒而出的渾濁液體,頓時驚叫道。

「黃泉水?」墨塵皺眉問道。

「沒錯,我不會看錯,這就是傳說中的冥府之內的黃泉水。」玄駁十分肯定得說道,隨即它又喃喃道:「此地雖然處於陣法之中,但終究還是在陽世之內,怎會有黃泉之水出現呢。巨大心臟,黃泉之水……」

但隨即它又好像想起了什麼:「莫非這個東西是黃泉之底的陰燭之心!」

「何為陰燭之心?」墨塵聽了玄駁的話,滿臉好奇問道。

「陰燭之心乃是存在於冥府黃泉之底的特殊生物,就像海底有海葵一般,在無邊的黃泉之底,也有一種模樣像是心臟的巨大生物。」

「因為其外表看起來像是一顆顆巨大的心臟,內部又充滿了無比污穢的黃泉水,所以被世人稱為陰燭之心。」玄駁解釋道。

「怪不得我覺得這東西面熟,早些年間有一顆修出法身的陰燭之心逃出冥府為禍陽世,後來真君親手將其封印在雲鑼背面。」

「因此我也曾親眼見過這鬼東西,只是時間久遠我一時沒有想起來。」

「你說這東西是活物?」聽了玄駁的解釋,墨塵轉頭看了看身前陰燭之心,有些不可思議。

「是活物,也不是活物,它是自冥府黃泉之中誕生,本身沒有靈智,而且因為是黃泉特產,也稱不上是活物,畢竟冥府便是死之世界,所有身在其中的存在其實都應該算是死物。」玄駁搖著頭說道。

「嗯,你這樣說到也對。」墨塵撓了撓腦袋,表示同意。

「道理是這麼個道理,但其實天地之間,只要有靈智的存在,那便不能稱其為死物。」

「就拿剛剛遇到的那個聖靈來說,他是真實存在的,而且還具有靈智,所以也可稱其為活物。」

玄駁一說到這些遠古傳說,嘴巴就有些停不下來,大有當場與墨塵關於生死之事辯論一番的樣子。

「額,現在應該不是討論這些的時候吧?」墨塵出聲提醒道。

「咳咳,扯遠了,說回正題。」玄駁尷尬的咳嗽一聲,正色道:「剛才也說了,陰燭之心乃是黃泉之物,除了曾經那個成功修成法身,暗中逃離冥府的傢伙外,在久遠的歲月之中,從未聽過第二例。」

「但現在卻有了。」墨塵適時插話。

「沒錯,這是第二例,而且還與第一例有很大不同,之前那個陰燭之心,已經修出靈智,更是凝成法身,有了通天之能,如此方才找到機會自冥府來到陽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