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6 日

塞西亞扯出一個微笑,抬頭看向前面的母子倆,「你知道我們來的目的,我們把你的孩子還給你了,也請把被你捲來的人們還給我們的城市吧。」

「這個城市不是桃花源,是一個逃避之地,逃避現實的『樂園』,你不過是以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懲罰他們的家人,懲罰他們。」陳葉思補充道。

女子對著她們點點頭,「好吧,的確如這個女孩說的那樣,剛剛卡里西也和我們說了,他被你救之後過得不錯,我不應該以偏概全,把個別人的錯誤,懲罰所有人。五號小說網

感謝卡西里吧!多虧了他說服了我,感謝你們,把卡西裡帶來,讓我們重逢,我會把城中的人用水膜包裹著送回沙灘。」

「那小黑要跟你回去了嗎?」陳葉思抬抬手有些不舍,陳葉思還是用她起的名字問道。

卡西里聽到陳葉思在叫他,又遊動過來,用鼻子撞了撞她,大眼睛中露出濃濃的不舍,陳葉思摸摸他的頭,「要回家嘍,以後也要好好吃,好好睡。」

沒有很長的時間能來告別,女子很快就帶著小黑離開,宮殿已經變得空蕩蕩的,就像一開始就沒發生過任何事情一樣,唯有那個女子的聲音還在殿中回蕩,「你值得褒獎,這個就給你了,可以用來與我聯繫,誰讓卡里西喜歡上你了呢。」

一件閃著紅光的小物件從上方緩緩的沉了下來,陳葉思手一伸,那件物品就落到了她的手裡,細細端詳是一枚有紅寶石的戒指。

「我記得這個戒指原本是在那個女子的手上戴著的,不知道怎麼用…啊!」陳葉思還沒說完就被眼前的景象震驚到了,她和塞西亞分別被水膜包裹漂離了這座城市,出來的過程中,她們還看到了很多的人,那些「市民」也在一個個的水膜中,向著一個方向漂著,甚是壯觀。

在所有人離開這座城市之後,這座城市,就像泡沫那般瓦解了,看來那個女子抹去了這個城市的痕迹。

塞西亞感慨:「她,大概有70多級吧,可以讓城市在一瞬間形成,也可以讓它一瞬間消亡,真是無情呢。這些在這四年存在的痕迹都不再有了。」

「對於她那樣強大的海洋生物……海洋生物?她是小黑媽媽!她也是一條龍!」 出場就霸道,你丫總裁啊 陳葉思突然才意識到剛剛和她對話的女子是魔獸。

「這其實是比較正常的,我們在極北有一棵古木,這堪稱奇迹,漸漸樹有了靈,漸漸樹成了形,就是人類的形態,是個十分和善的『人』。」

陳葉思在小說中,漫畫里,都有看到過類似的事情,對此也不缺乏想象,不過當這種事情發生在身邊的時候,難免還是會覺得驚奇,不過轉而她又開心起來。

「任務解決了,小黑也找到了媽媽,她的媽媽這麼強大一定可以帶他安全回家的。瞬間感覺人生圓滿了。」陳葉思安然的癱在水膜里,舉著那枚有著一顆紅寶石的戒指研究著。 所有人都回到了沙灘上,陳葉思找來了羅,她的任務完成了,接下就是分殿他們的安排了,看著他們尋找到還住在附近沒有放棄的失蹤者家人,看著一些人的團聚。

「哈。」她生了個懶腰,隨之呼出了一口氣「事情解決了,感覺今天見證了太多人的重逢,接下來,我們得靠自己走回羅爾梅斯城了。」

「困擾了尤里斯四年的魔獸事件就這樣解決了,不知道該說你是幸運呢?還是幸運吧。

還有分殿會給我們準備馬車,我們不用徒步走回去,而且難得有幾天清閑,沙灘又恢復了正常我們可以在這裡歇一歇,畢竟難得的旅遊機會可不能浪費了。」

「不錯的提議,可惜我才九級否則還可以用飛行術回去了,當然『度假期間』我還可以乘此機會做一個我想做的魔葯實驗,這需要借用一下分殿有較強防禦結界的房間。」陳葉思舉雙手同意。

拿出手牌申請完房間和馬車之後,她們的「導遊」也過來提交任務,羅很樂意帶她們去海邊「度假」。

到了海邊,海水還是那樣的波光粼粼。那些已經關閉的店面也都重新開了起來。不過事情剛剛解決,信息還沒有傳達的那麼快,沙灘上沒有什麼人,但是比起之前一點人都沒有的沙灘來說,要有生機的多,本地的居民也終於可以享受許久沒有感受到的沙灘陽光。

運氣不錯,看起來這幾天天地都很不錯,陳葉思感慨著有天氣預報的好處,在沒有天氣預告的這個世界,只有一些自然系的魔法師可以憑感應來推測之後的天氣,三天後的天氣預測也並不是特別的準確。

帶著遮陽的草帽,陳葉思踩著水,脖子上掛著那枚紅寶石戒指,當時拿到戒指的時候,她左看右看看不出個所以然,結果在嘗試帶到手指頭上的時候,一些資料紛紛湧入腦海,她才知道,這枚戒指除了偶爾可以和那個女子聯繫,居然還可以呼風喚雨,「不愧是龍王。」她當時感慨道。

「啊,感覺突然又清閑了,你說我們把柳白留在房間里,而我們在沙灘上玩,它會不會生氣。」

「其實……我把它帶出來了…」塞西亞撩開那如銀瀑的長發,柳白就藏在她頭髮後面,白色的毛和白色的頭髮,太有迷惑性了,這位精靈微微一笑,「順帶一說,你家的柳白好像挺生氣的。」

「哇啊,柳白你看這外面太陽這麼強烈,沙子這麼灼熱,你如果在地上一埋就找不到了,我一直以為你只是一隻愛吃的宅柳白。」陳葉思把撲到臉上的柳白抓下來,放到了肩上有些委屈的解釋道。

隨後又小聲的嘀咕,「要是沒按時吃到飯,被稍微餓瘦一些,那盤起來就少了幾分手感了。」

柳白在她肩上聽得一清二楚,沒好氣的抖了抖耳朵,隨即又被陳葉思捏了幾下。

回到住處后,陳葉思開始準備起了製作魔葯的材料。

「就因為奧古斯都的隨口一說,我還不知道配製太陽血液的方法和主要材料。可樂文學

嗯……等一下就去問一下。」她躲在被子里,隨意抽出了一張牌開始感應,在黑暗之後,眼前又重新獲得了光明,奧古斯都就坐在椅子上,正開著一盒裡面有著擺放很好的三明治的蓋子。

「姐姐,晚上好~」

「晚上好,奧古斯都。」陳葉思移開椅子坐了下來,不顧奧古斯都的眼神,直接伸手在他剛剛打開的盒子里抓出一個三明治大咬了一口。

嚼著三明治,她含糊的說:「你之前和我說的那個『太陽血液』的藥劑,你知道的配方是什麼嗎,又該如何製作。」

「欸!」奧古斯都有些驚訝,「我又不是專業的煉金師,只是略微了解過一些藥劑的配製,怎麼會知道這些。」

「不過,」他頓了頓,接著說,「關於那個藥劑的製作過程我可以給你透露一下,只要在某種藥劑的基礎上,再加上一些帶有神聖氣息的材料,最後把那個果子壓碎之後的汁液倒進去,等待液體變成金黃色,就算成功了。」

陳葉思把那口三明治咽了下去,沉思不語。突然她站起來,小跑到一堆被她塞進背包空間的草藥那裡,開始翻找起來,接著又拿了一大疊她在安德法學院圖書館內館里記的筆記,回頭說了句,「謝謝提醒~」轉而消失不見。

抓著一些材料和筆記在被窩裡,她的被窩一下子鼓了不少,陳葉思探出頭觀察了一下塞西亞的位置,發現她還沒回來,大概是在購買當地的特色海鮮,只有柳白在旁邊的桌子上面微閉著眼睛,努力用後腿撓著背。

陳葉思悄悄的爬起來,抱著一堆東西從門口溜了出去,柳白斜了一眼,沒有在意,換了個姿勢趴著。

「呼,要是被發現大晚上還溜去做實驗,又要被說一頓了,可是靈感來了攔也攔不住啊!」她出了門,興奮的拔足狂奔,很快就跑到了一開始她就借好的有強力結界的房間中。

把材料丟到了桌子上,開始翻閱起之前她記錄的重要資料,手指劃過一行行娟秀的字體,她突然激動的呼出,「就是這個。」

很快,她具象出了水元素坩堝和火焰,「先嘗試的做一下。」搓了搓手顯得有些激動,「既然是一種藥劑之上加入有神聖氣息的材料,那麼這個藥劑是最適合的,它雖然本身沒有神聖的氣息,但是和那些氣息是最為契合的。」

陳葉思熟練又迅速的配製出了一種半透明粘稠的藥劑,「怎麼說呢,之前在學這個藥劑的時候是在是太令人印象深刻了,很像我原來那個世界的一種食物—藕粉。」

「用處也很不錯,相當於進階的金瘡葯,雖然製作的材料完全不一樣。」陳葉思嘀咕著,手上沒有停頓,很快坩堝內的藥劑變得更加粘稠,抓了一把生長在聖殿長勢不錯的白芷,直接把它丟到了有著粘稠藥劑的坩堝里。

看著坩堝內的藥劑從半透明變成焦黑,並開始冒出濃煙,陳葉思暗道一聲「不好」,迅速撐起了9級的元素護盾,並且迅速跑到了角落裡縮著,巨大的爆炸聲之後,她抬頭看了看,「還好借來的空教室有較強力防禦結界。」看著地面和牆壁上的焦黑,嘆了口氣,搖搖頭。

「繼續吧!」 還好有防禦結界的存在,夜晚的城市不會被陳葉思的研究打擾,當她再一次抱頭躲在角落裡,巨大的轟鳴過後,陳葉思直起身子搖著頭嘆氣道:「我們『科研人員』的生命安全真是得不到保障啊。」

隨即她又重新製作了一次「藕粉」,「思路肯定沒錯,就是添加哪種含有神聖氣息的草藥是個問題。」

晃了晃玻璃瓶中最後一顆果子,「還有最後一次機會!」陳葉思翻找出了一小串金色的「葡萄」,「這是一種富含神聖氣息的漿果,長在北方草原的一處險地,那個地方充斥著滿滿的不知從何處傳來的神聖氣息,進入那裡的人幾乎都不想出來,直至變為白骨。

是個可怕的地方,憑聖殿的強大也只有幾串,我可是花了所有的功勛才換到了一串。」

她忍著不舍,把那一串金色「葡萄」小心的放到了那個水元素具象的坩堝中,藥劑的顏色開始變深。陳葉思屏住呼吸,從玻璃瓶中倒出最後那顆殷紅色的果實之後,她緊張的盯著坩堝中的藥劑,眼睛一眨不眨,生怕錯過什麼,她感覺自己已經用上了這輩子所有的賭徒精神,看著藥劑的顏色由深色開始轉變為黑色時。

難掩眼中的失落,剛要站起到角落重複之前的躲避動作,眼睛卻依然不死心的盯著這發黑的藥劑,驚人的轉變出現了,藥劑的顏色又開始變淡,直至金黃,強烈的神聖氣息從藥劑中散發出來,讓本來不是很明亮的房間恍如白晝。

陳葉思的嘴角不自覺的開始上揚,嘴巴開始張開發出了笑聲,「哈哈哈……」她弓著背捧腹笑了至少有2分鐘。笑聲才開始漸漸停止直至消失。

「呼,成功了!現在我是高級煉金師了。」她又跳了跳,如看上去的那般不平靜,抬頭再看了看滿目的狼藉抽了抽嘴角,「成功的『科研』總是相伴著一些代價,可惜我還不會什麼魔法可以讓牆壁和地面變回原狀,如果會時間魔法就好了,可以讓牆壁回到幾小時前,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可以學。」

系統提示:時間魔法——暗魔法的一個分支,要求極高,整個王國還沒有學習大成的人。

「這個我知道,你這沒用的系統。」陳葉思習慣性的嫌棄了一句,揮手用力拍了拍那跳出來其實根本碰不到的系統框。

接著她非常小心的把坩堝內還發著光強調存在感的「太陽血液」藥劑裝入儲存用的試管內,「大功告成!」掩飾住臉上興奮的表情,小心的把藥劑塞進衣兜里,她打算趁天亮之前回到住處,好在大家都睡著了,她遮著藥劑散發出來的光,輕輕的回到床上。

一夜無話……

第二天,太陽移至頭頂偏南方向的時候陳葉思才打著哈欠從床上起來。

「終於起床啦,葉思,你都堪比柳白了,看看時間,哦,天哪,已經中午了。」塞西亞疊著晒乾的衣服,浮誇的說道。

陳葉思撇撇嘴表示不屑,她昨天晚上可是幹了一番大事業,而且那瓶「太陽血液」藥劑可是她晉陞高級煉金師的標誌,「看來我在聖殿的『工資』又可以漲了,而且這次製作,材料我用的都是自己的,不用上交藥劑,可以自己留著。」陳葉思心裡美滋滋的。

「好了,別發獃了,馬車快要來了,趕快整理整理吧。」塞西亞催促道。聚書庫

陳葉思翻身下床,麻利的穿好衣服和洗漱之後又坐回了床上,看到塞西亞拿著一包行李想要像來的時候那樣讓陳葉思塞到背包空間里,她想了想,決定以後把空間魔法能力提升到20級,擁有20級空間魔法等級的高級煉金師還是可以給塞西亞做出一個壓縮空間的小袋子,雖然最多只能裝下一個包,但是也是省時省力了。

如果是擁有30級空間魔法等級的高級煉金師的話,就可以做出有一個房間那麼大的壓縮空間,而且可以選擇形態,那種所謂的手鐲啊,納戒啊都可以做了。到時候用來賣錢,這些可都是有價無市的東西呢,到時候來個拍賣,嘿嘿……

構化出未來美好的藍圖,陳葉思又開始有了「好好學習,天天向上」衝動。

「果然,努力之後能夠有直觀的收穫實在是一種可以推著人前進的動力啊!就像地球上能夠達成成就的遊戲那樣,自從來到這個世界之後我感覺自己都好學了不少。」

陳葉思在暗暗激動著,接過了塞西亞遞來的包,順手塞進了背包空間。然後「嘿嘿」傻笑著,跟著下樓上了馬車。

「來的時候我們有小黑很快就從羅爾梅斯城外到了這個海濱城市。現在我們乘馬車回去大概要花上2~3天。」

「要坐這麼久的馬車,還這麼顛簸,魔法世界就沒有什麼別的交通工具嗎。」享受慣高科技的便捷之後,陳葉思難免會有一些抱怨。

塞西亞以為陳葉思在問魔法馬車和普通馬車的區別,開口解釋道:「聖殿分殿的馬車是魔法能源,由機械構成,不會像普通的馬匹需要休息,只要有魔力,它就可以一直行駛。」

「沒有可以飛行的交通工具嗎?」比如飛機,陳葉思在心裡補充。

「有啊,就是之前在麵包節上你獲得的那把飛天掃帚,不過這都是老古董了,現在沒人會去用這種危險的交通工具,速度不快,還不能長距離使用,否則會有損壞。」

「嗯。」陳葉思應著,想到那把已經積灰、好看的掃帚,她從來沒想過去騎它,除了危險,還會顯得比較另類。

「現在在城市外面,一些家族會用魔獸來代替交通工具,就像那些可以在祭典看見的獅鷲,當然還有你曾經的小黑。」

陳葉思聽后苦著臉,隨即轉移怒氣,對趴在坐墊上很悠閑的柳白說道:「柳白啊,你看看人家可以馱著它們的主人『遠程運輸』,看看你,等級比我高了,卻還不會飛。」

塞西亞嘴角抽了抽,陳葉思這也太沒幽默細胞了。柳白抬抬頭,瞥了一眼,又無所謂般繼續睡它的覺。

陳葉思看到自己被自己的魔獸鄙夷了,裝模作樣的搖搖頭,嘆了口氣說:

「柳白,你這也太沒幽默細胞了。」 一路上,除了尤里斯分殿給她們準備的不容易腐敗的乾糧之外,還有一堆烹飪好卻是已經冷掉的飯菜。

桃運神醫在都市 當然,這不是問題,陳葉思背包空間里的時間幾乎是沒有變化的,不用擔心之前做的飯菜會壞掉什麼的,再加上她具象出來的火元素,加熱完就直接是剛做好的樣子了,簡直是經濟實惠又實用。

這讓她想起在地球上聽說的那個米飯試驗,在杯子上貼上寫了「你很棒」之類讚美的話,可以延長米飯的保存時間,實在是神奇。

馬車每在經過一個稍大的城市都會停一下,可以略做休整以及購買一些補給,陳葉思也很樂意去感受不同地區的地方特色,每次在那些城市轉一圈她都會買一些特產,當然都是一些食材和有特色的草藥,有著聖殿標誌的馬車和聖殿的服裝讓在這些稍大的城市也並不常見,人們很樂意與聖殿外出執行任務的人做交易,這個標誌就代表著她們的信譽。

搖著兜里所剩無幾的金幣,她嘆了口氣,花掉最後的幾枚金幣之後,開始著手做一些簡單的藥劑,塞西亞看著她在短短半個小時內「量產」了幾十瓶常見的藥劑,接著又以比一般藥劑低一點的價格賣給了煉金商店,但是價格依然有成本價的10倍。

接著看著陳葉思重新鼓起來的錢袋,塞西亞沒掩飾自己的羨慕,不過已經見慣了她的操作,只是感慨了句:「煉金行業真是暴力啊,怪不得這麼多的魔法師會想要成為煉金師,可惜還是需要天賦,否則我也想要投入煉金事業中去了,這樣看來安德法學院的教育果然名不虛傳,光是中級煉金師的老師就有十幾個,都是本校畢業之後繼續進修然後回來反身做教育事業。」

陳葉思笑笑:「我本來也想投身教育事業的,結果這期間發生的事情也太多了,黑塔的事情也還沒有徹底解決,實在不適合有這麼一份長久而又穩定的工作,這簡直就是一種奢望。」

就這樣長途的旅程之後,她們滿載而歸的回到了羅爾梅斯城,下了馬車,徒步走到聖殿的傳送點。

提交任務之後,日子又過的平淡了起來,她先用「太陽血液」藥劑申請出了成為高級煉金師的證明,拿到那枚小小的徽章,陳葉思很仔細的看著,金色的徽章中間是一個藥劑瓶代表煉金師的身份,藥劑瓶上纏繞的藤蔓代表藥劑的成分,背景是一把細劍與盾牌的交錯,不過沒有前面藥劑瓶的立體感,顯得更加平面化,凸顯出藥劑師在煉金師之中的地位,徽章兩側有著一般徽章都有的小翅膀,隨著晉陞徽章的顏色也會有所改變。

有了這個徽章,除了可以拿到一些煉金師的「津貼」之外,還可以參加一些獨屬於高級煉金師的交流會,一開始陳葉思並不會去關注這些,自從有一次被弗萊婭拉去了一個那樣的聚會,她在那個聚會上換來了不少難得一見的材料和最新訊息之後,她就經常主動找那些聚會開放的地點和時間,拉著弗萊婭去換各種奇形怪狀的煉金材料。

令弗萊婭驚訝的是,陳葉思一臉新奇換來的那些「迷之」材料最後都能莫名奇妙的派上用場,創出了不少新奇的藥劑。每次她問陳葉思她是怎麼做到的,她都神秘的對弗萊婭說,「這是占卜告訴我的。」

將「太陽血液」藥劑的成分報上去之後,她也不擔心藥劑被偷竊什麼的,畢竟那樣的神奇果實已經被她用光了,還有那串「黃金葡萄」也不是那麼好得的。飛揚小說

除了這麼些小插曲,陳葉思還是每天兩點一線,房間、客廳、房間、客廳……這麼循環,還很順利的升到了10級,嘗試著用空氣中看不見的水元素托著上升的時候,她高興壞了,一時沒注意就摔到了地上,第一次嘗試飛行失敗,不過憑她的高親和力,很快就對這個技能熟練了起來。

亞倫他們也從安德法學院畢業了,並且如預先設想的那樣,亞倫和安格斯要在聖殿繼續進修2年,然後回到各自的家族去,當然如果他們想要在兩年之後出去闖蕩一番卻是有一些難度。

陳葉思還偶爾會做做魔藥學習一些鍊金術,或接幾個任務,有時離開聖殿去下面去接一些家族頒布的私家任務,有時候的任務會簡單到寄一封信。

比如這次……

拿著信封,頭上頂著柳白,陳葉思很悠閑的做著她認為的極為簡單的任務。

「嗯…水合路129號…129號……啊!到了。」陳葉思再次確認了一下門牌,確定沒有錯之後她按響了門鈴,按完之後她等了5分鐘,可是門那邊沒有任何動靜,她又按了幾下,「倒霉,好像沒有人……」她自言自語道。

還沒說完,她聽到二樓屋內傳來了巨大的聲響,好像是什麼重物墜地的聲音,「這不是有人嗎?」她抬頭朝樓上望去,想要看到些什麼。當她想要破門而入去查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的時候,她看到遠處跑來了一隊人,帶頭的就是她的熟人,洛維亞——學院的隊長,哦不,現在應該是聖殿第三組調查小隊隊長了,專門調查與黑塔有關的事件。

陳葉思遠遠的招了招手,卻看見這隊人表情都有些嚴肅有些慌張,跑的也很快,待他們跑到近前,她疑問道:「隊長,發生了什麼事嗎?」她還是習慣稱洛維亞為隊長。

洛維亞喘著氣,開口道:「我們接到一個任務,附近的居民稱這附近有一個前黑塔的成員經常出沒,而他本來卻不是住在這附近的人,這很讓人懷疑,我們就被派來在附近蹲點,尋找那個前黑塔成員的下落。

而就在剛剛,我們的儀器顯示這附近傳來了強烈而奇異的魔法波動,而且只存在了一瞬間就消失了,我們都快懷疑是儀器的問題了。你有發現什麼異狀嗎?」

聽到這麼一頓快速的解釋與詢問,陳葉思愣了愣,才開口道:「這也是奇怪,我就來送個信,結果按門鈴沒人應,我以為沒人,結果樓上就傳來了物體撞落到地上的聲響。」 洛維亞聽后臉色又變得嚴肅起來,沒有再多說什麼,直接打算踹門進去,陳葉思有些驚訝,但還是條件反射的開始配合,她的直覺讓她覺得她應該直接飛到二樓凸出的陽台去看看。

雖然她才10級,飛行速度不會太快,但是對於飛到二樓還是綽綽有餘。當即使用魔法輕鬆的站到了陽台上。當然她也可以選擇用空間魔法,在這方面她還較為擅長,可是誰在獲得一個新技能之後不會新奇又頻繁的經常使用呢?

在陽台上落腳之後,陳葉思才抬頭朝那落地移窗內望去,接著小聲驚叫了一下捂住了嘴。

很快,破門而入的洛維亞小隊也從樓梯處上來,也看到了這驚人的一幕,他們從服飾判斷出來倒在地上頭上有著嚴重凹痕的人就是這個房子的主人,現在這個人面朝下趴著,一動不動露出了後腦勺很明顯的敲擊痕迹,血液帶著一絲渾濁自然的流淌在地上。

不過,不自然的是,這灘血跡被踩了一腳,接著這個腳印就斷斷續續的延伸至樓梯處消失不見。

洛維亞走上前探了探房主人的鼻息,隨即搖搖頭道:「死了。」

陳葉思用空間魔法略過落地移窗的障礙,就聽到了這麼一句話,隨即看到了死者被翻過來的面孔。

我和反派互穿了 她見過這個人,就在沃爾頓魔法店鋪,這個和善的紳士當時在購買一些常見的熒光草藥,陳葉思還給他推薦過一些藥劑,這次的任務就是看在是認識的人才接下的,沒想到就這樣遭遇了不測。

「是競爭家族乾的嗎?」她疑問。

皮特還是一個知名家族族長的長子,年紀大概三十幾左右,還年輕力壯的,平時處理一些家族的生意,卻這樣被殺害了。

陳葉思有些悲傷,隨即抬了抬手看見了手上還抓著她要給的信,「啊,要送的信。」她低聲喊了一句。

「信?」洛維亞扭過頭來看著那封被捏在手裡的信,「你能接到一般送信的任務是涉及到了魔法和神秘,所以不能交給郵差派送,就變成了送信的任務。」

「對,因為有些信會涉及到一些秘密,一般的魔法師也接不了這種任務。」陳葉思說的時候甚至有些驕傲的昂昂頭。

「我們的線索到這裡斷了,這封信可能會有至關重要的信息。」洛維亞一邊嚴肅地從他工作服上衣口袋中掏出了聖殿第三調查小隊的特定手牌一邊接著說道,「我們需要打開信查看上面的內容,請諒解。」

陳葉思攤攤手,開口道:「就算你不出示證明我也會配合的。」隨即她就把那封信給遞了過去,「畢竟收信人都死亡了。」再次攤攤手掩飾掉臉上的悲傷。認識的人再一次在眼前死亡,這種慘像讓她有些難以面對。

洛維亞打開了用暗號封住的火漆印信封,緩慢的攤開了信紙開始閱讀,陳葉思沒忍住好奇,湊過去看。520小說

「我已經了解了這件事情的全部,我會詳細報給聖殿。不用再擔驚受怕了。之後會有聖殿來保護你。」這是信上的內容,這麼短短兩句,連個格式都沒有。

陳葉思眼角抽了抽,「這太含糊了,誰知道是什麼事情。報給了聖殿?隊長他們應該有收到消息吧。」

看到洛維亞他們都互相望望搖搖頭,直接開始在房間里搜尋線索,還是一無所獲。陳葉思的手牌發出了歡快的音樂聲,「嗯?有信息?」在場的幾位聖殿第三調查小隊人員的特定手牌也都紛紛響起了輕快的音樂。

所有人都掏出了手牌開始查看剛剛收到的消息,「emmmm,原來是這樣。」她恍然大悟。

「總而言之,皮特被你們要找的那個黑塔前成員威脅,需要幫他提供黑塔管理者現在情況的資料,他們真是不死心啊,所以皮特的朋友才會來幫他尋求聖殿的幫助。可惜還是晚了一些。」陳葉思再次搖搖頭,嘆了口氣。

拍下了屋內的一些細節和大致的情況之後,被緊急叫來的聖殿支隊趕到,把皮特的遺體搬走了。

陳葉思對於這種被理所當然徵用作相機的行為已經習慣了,打算和洛維亞一起去聖殿上交資料。

出了房屋,陳葉思借到了一隻聖殿專用坐騎—獅鷲,坐著這樣的飛行坐騎回羅爾梅斯城才有一種在干正事的感覺,對比之前做的任務卻都顯得很業餘了。坐上獅鷲,打算跟著部分隊員一起離開這個小鎮時,她的餘光瞟到了旁邊的房子,在那房子的花園邊上,有一個小女孩,穿著一件有著漂亮蕾絲的黑色連衣裙。

「奇怪,那個裙子的風格有點熟悉,但是又想不起來在哪裡看到過……」陳葉思有心再去仔細看,可惜身下的獅鷲已經騰空而起,眼前的景象變得模糊起來,她也來不及去看什麼「風景」,無奈的撐起了防護罩,坐在獅鷲上等待到達羅爾梅斯城。

………

到了聖殿,提交材料之後,陳葉思盯著很輕易就得到的功勛,嘴角又抽了抽,呼出一口氣:「呼,被調配到了黑塔調查組,繼黑塔管理者德萊斯之後,黑塔還是不肯老老實實的沉寂一段時間,開始鬧騰……

聖殿也下了決心決定要徹底拔除黑塔,加大了人員的投入,除了我之外還有塞西亞她們和亞倫他們,再加上學院一些學生的加入,整個隊伍一下子龐大了起來,看樣子我還屬於最後加入的。」

陳葉思拍了拍洛維亞的肩膀:「隊長又變成了隊長了。」隨即笑了起來,覺得自己說話的邏輯大概會讓人聽不懂。

一個由五個二十幾級擅長隱匿與調查的魔法師往東邊的巨山烏拉爾出發了,他們認為黑塔就在那個墓穴的附近,在那邊他們的確發現了疑似黑塔的建築。

圖像傳輸過來之後聖殿的人們都有些驚訝,的確如它的名字那樣,在黑色的天空之下,一個高大又畸形的的建築立在那裡,明目張胆的樣子很是囂張,據說是藏在烏拉爾山上一個隱秘的空間夾層內。

之後,黑塔調查組整組出動,決定一口氣推翻那裡。 「黑塔就在烏拉爾山,為什麼這麼久都沒有人找到那個空間夾層,是因為黑塔管理者在的時候比較謹慎嗎?」陳葉思托著下巴思考道,「調查出來也沒有陷阱的可能性。」

盤膝坐在平穩飛行的獅鷲背上,陳葉思抬抬頭,先讚歎了一下自己的平衡后,看見了其他隊員,他們都坐在各自的獅鷲上,表情有些嚴肅。一次幾十隻獅鷲從聖殿飛到空中,這樣的場景還是十分壯觀的。

「研究人員」弗萊婭讓獅鷲飛到了陳葉思旁邊:「出動了這麼多人,聖殿還是一如既往的謹慎,黑塔現在應該已經因為德萊斯的瘋狂亂了套,我預感這次出行會挺順利的。」

陳葉思被突然的聲音嚇了一跳,扭頭看向這位「研究人員」,差點因為這個動作而失去平衡,忙老實坐好,回應道:「因為德萊斯被捕,一些黑塔的成員喪失了希望,那些沒有被威脅的或者曾經被威脅加入的人都紛紛退出了,留下來的那些人要麼是屬於骨幹級的要麼真的是喜歡做那些傷天害理的事情的變態了。」還有你可能不知道有個詞叫做flag。她又在心裡補充了一句。

弗萊婭並沒有聽懂陳葉思的一些用詞,說實話從一開始和陳葉思認識之後,她就發現自己經常會聽到一些奇怪的辭彙,每當她沒有聽懂的時候,都會絞盡腦汁的去猜測話語中的含義,這彷彿是一個充滿趣味性的遊戲一樣。

獅鷲的速度可是比馬車快多了,很快她們就感覺到下降了,降下雲層可以看見兩界分明,一邊還是白天,一邊卻是永夜。

「據說烏拉爾山以前也是很正常的山脈,山上零零散散會有一些居民,是黑塔毀了這裡。」

嗯,需要環境治理了。陳葉思腹誹了一句,情不自禁的想起了過去的環境標語:「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

獅鷲直接就下落在那個隱藏空間之前,之前聖殿這麼大張旗鼓的出動,就沒想要隱藏行蹤,他們也沒想過會有幾個黑塔成員逃跑,就像陳葉思想的那樣,這個地方包括這片山脈,他們都打算要從頭到尾的改造了,出動人力把那些異化的生物都處理掉,用藥劑把土壤重新改造,就如普通民眾口中說的那樣。

「老虎終於發威了……」

………

「還是不要太放鬆,我們還沒有找到那位不知行蹤的黑塔主,這可能是剩下那些黑塔成員的信念,我們要小心那些人臨死反撲。」塞西亞跳下了獅鷲,拍拍袍子上的褶皺,抬頭說道。

「的確,不過我們不用在前面衝鋒,主要負責遠程攻擊就好了。」

10級以上20級以下的需要浮空,從上方攻擊,而10級以下的負責在後方救治傷員,20級以上的魔法師則是真正的戰力,聖殿計劃快速推進,攻進黑塔,而弗萊婭她們這些「研究人員」就可以在安全的環境下尋找一些資料和黑塔內部保存的藥劑,最後用倒推的方法製作出可以解決烏拉爾山生物和土壤異變的藥劑。好看小說網

陳葉思因為已經10級的緣故屬於有戰力的「研究人員」,被安排到了中段。在進入這片摺疊的空間之後,陳葉思一下子就從人群的縫隙中看到了那座黑塔,的確如同聖殿收到的影像那般,在黑暗的天空之下顯得更加陰森。

「長期在這麼壓抑的地方呆著,感覺會得心裡疾病。」陳葉思嘀咕著,看著黑塔和聖殿兩方僵持在那裡,火藥已經準備好了,就等著那引燃線的點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