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4 日

城主府的人將他們兩個領進了城主府之後,讓他們在偏廳等候,自己進去通報城主。

偏廳之中就只剩下唐宋和王浩然了,唐宋讚歎道:「不愧是五品宗門的主城城主府,氣派果然不一般。」

王浩然撇了撇嘴,淡淡的道:「一般般而已。」

唐宋哼了一聲,道:「兄弟,我覺得你應該謙虛一點,驕傲是會害死你的。如果你不想早點回到你父親的身邊,我想你應該閉嘴。」

王浩然趕緊捂住了自己的嘴,他忘記了這裡是城主府,這裡面可是有真正的武道高手坐鎮,自己剛剛的說話,很有可能就進入了別人的耳朵里,這很容易造成他身份暴露。

他不是怕暴露身份後有危險,而是怕暴露身份后被他父親抓回去。

不過還好的是,他們兩個都只是武靈武者而已,城主大人也不會吃飽了沒事幹去監聽他們兩個說話。

過了一會,城主府的人又退了出來,對兩人道:「城主要見你們,你們跟我來吧。」

兩人跟在城主府下人的後面,進入了後殿之中,來到一個幽靜的院子。城主府的人指著院子正堂,對兩人道:「城主大人就在裡面,你們進去吧。」

說完,這個一路把他們從冠軍酒樓帶到這裡的人居然自己先閃了。

唐宋和王浩然只得去顫院子正堂的門,裡面立時傳出一聲深厚的聲音,「進來!」

兩人推門而進,道德映入眼瞼的是一塊屏風,屏風後面可以模糊看到一個人影坐在那裡。兩人繞過屏風,終於看到了裡面的人,也就是清乾城的城主。

唐宋看到城主,還沒有什麼感覺,只是覺得看不太真切,彷彿這個人的身上一直籠罩著一層朦朧的霧一般。

王浩然卻是心裡震撼不已,這樣的情況在天魔聖宗的時候經常看到,可是自打從天魔聖宗逃出來之後,還是第一次碰到這樣的高手。

他明明就坐在你面前不過幾米遠的地方,可是任你怎麼看,都看不真切他的面容,因為他的身體完全被界之力籠罩。他彷彿置身於另外一個世界,你在這個世界看到的,只是一個朦朧的虛影而已。

這就是武尊高手的外在表現。

王浩然想過這清乾城的城主一定是一位高手,可是他沒想到清乾劍宗居然如此重視清乾城,居然會派一位武尊級別的高手在這裡坐鎮。


要知道清乾劍宗雖然是五品宗門,可是武尊高手的數量也不多,以王浩然的估計,也就三五個而已。可是他們居然派了一位到清乾城坐鎮,可見清乾劍宗對清乾城的重視,看來傳言不假,這清乾城的下面,就是清乾劍宗元晶礦脈的尾端。

只有如此重要之地,才會派武尊高手在這裡坐鎮。

「見過城主大人!」唐宋和王浩然心思電轉之間便已經回過神來,趕緊向城主大人請安。

「嗯,你們兩個,很好,希望你們不要讓我失望,回去吧!」虛幻的聲音從那個摸排的身影傳出,讓人聽得似真似幻。

唐宋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巴巴的把自己請來,可是連人都沒有看清楚,就讓自己走了,這城主大人葫蘆里到底賣的什麼葯?

王浩然拉了拉發愣的唐宋,催促他趕緊走人。在武尊高手面前,他覺得自己就好像沒有穿衣服一般,所有的秘密都暴露在別人的目光之下。

待走出城主府的大門,王浩然才發覺自己的衣服已經完全濕透了。武尊高手他不是沒有見過,反而見過很多,可是卻從來沒有如此的狼狽過。

唐宋不解的道:「兄弟,你到底怎麼回事?這麼著急幹嗎?」

王浩然將手指豎在嘴邊,噓了一聲,見四周沒人,這才低聲道:「先別說話,我們回去再說。」

唐宋裝著一肚子的疑問,回到了冠軍酒樓,待進入了房間之後,唐宋才迫不及待的開口道:「兄弟,你到底是怎麼回事?突然間變這樣,不會是見鬼了吧?」

王浩然反而悠然的坐了下來,道:「是啊,見鬼了,見了一尊大活鬼。」 唐宋覺得今天的王浩然很反常,特別是見了清乾城主之後,更是莫名其妙。「兄弟,你是不是看出清乾城主什麼來了?」

王浩然嘆了口氣,道:「不是我看出人家什麼來了,而是我們在人家面前,沒有一點隱密。」

唐宋皺眉道:「什麼意思?」

王浩然道:「意思就是說,他已經知道我是武靈後期的武者了,我的隱藏修為的手段在他面前完全失效了。」

唐宋道:「你不是吹噓你的手段很厲害嗎?怎麼就被人看穿了?」

王浩然道:「你知道什麼,那可是武尊高手,我也沒有想到,這清乾劍宗還真是大手筆啊,居然將一位武尊高手派到這裡來坐鎮。看來這清乾城下,果然有一段元晶礦脈。」

「武尊高手?」唐宋有些結巴了,這個消息太意外了,很震撼。

按照王浩然的說法,武尊高手,已經可以算得上這個世界真正的武道高手了。只有已經領悟了界之力的存在,才能夠晉陞到武尊之境。難怪那城主大人怎樣都看不真切,原來如此,他肯定用界之力將自身籠罩,彷彿置身於另外一個世界,所以看不真切,真是太神奇了。

他現在很期待,如果自己能夠得到足夠多的寶物,把玉佩世界的一部分功能恢復,是不是就可以提取其中的界之力為己用?

但這是一個很漫長的過程,這一次的挑戰賽雖然出現了很多的天地奇珍,可是能夠與天融石媲美的卻是一樣都沒有。看來王浩然說的不錯,對於天融石這樣的至寶,絕對是可遇不可求的。

命里有時終須有,命里無時莫強求,這東西確實無法強求。


城主大人的召見簡單而又意外,讓一直跳脫的王浩然終於安靜了一些。這傢伙最怕的就是暴露身份,他不知道城主大人到底看出了多少。在武尊高手的目光之下,他就好像沒有穿衣服一般,被對方看了個透。

因為沒有準備,所以王浩然沒有隱藏自己的氣息,王浩然不確定,對方是否看出自己修鍊了什麼樣的功法。他只能祈禱這個地方距離天魔聖宗遠,城主大人從來沒有碰到過修鍊天魔*的人,所以並不認識。

甚至一直以來被他把持的挑選挑戰書的工作,也推給了唐宋,他要好好的安靜的思考,這是王浩然的原話。

唐宋不知道這句話到底有幾分可信度,但是挑選挑戰書的事情確實他接手了。經過王浩然這幾天的指點,唐宋的知識水平急劇提升,所以這項工作完全可以勝任。

隨著時間的推移,隨著清乾城擂台處的動作,還有城主大人的召見,這件事情不但沒有平息,反而是越演越烈。原本一些沒打算參與的武者也參與了進來,他們都想弄清楚一點,唐宋和王浩然何德何能,不但受到擂台處的保護,而且還被城主大人召見。


他們要用行動向城主大人證明,他們比唐宋和王浩然更強大,更值得城主大人屈尊召見。

甚至一些自認為有點身份的武者,前去城主府求見城主,但是卻遭到了無情的拒絕。城主大人用事實向他們證明,我不是吃飽了撐著沒事幹,而是確實要抬舉這兩個年輕人。


那些武者無奈,只得離去,只是將不滿都轉移到了唐宋和王浩然的身上。所以最後一天的時候,挑戰書更是如同雪片一般的飛向唐宋和王浩然的房間。短短的一天時間,收到的挑戰書就多達一萬多份。

看著堆積如山的挑戰書,王浩然臉色有些發白,咽著口水,道:「大哥,這些要不就直接燒了吧?」

唐宋卻是淡然一笑,道:「兄弟,最後面的,往往才是最好的。相信我,這裡面肯定會有好東西。當然,你看清楚一點,別什麼挑戰都接。 幸孕婚寵:霍少,體力強 ,別太張揚了。」

王浩然明白唐宋的意思,一個武靈初期的武者,能夠打敗武靈後期,甚至是大圓滿的都沒什麼。可是你要是連武宗高手都如同切菜一般,那不是明擺著告訴人家,你修鍊的功法和武技有問題嗎?

「話是這麼說,可是武宗高手拿出來的東西,應該更好吧。」

這個唐宋不得不承認,武宗高手拿得出手的東西自然是更好,琢磨了一下,才道:「先挑吧,把武宗高手的戰貼都先挑出來,然後我們再來從中選擇一些可以干,而且寶物不錯的挑戰者。」

王浩然頓時又有了激情,開始嗷嗷叫的撲向那個小山堆。

兩人奮戰了一天,才大致將這些挑戰書給梳理了一下。絕大部分被刪除,只留下了一小部分賭注十分誘人戰貼。

淘汰的都被扔出去燒了,還留上百份,他們還要重新挑選一番。前面已經有將近一千場挑戰在等著他們,兩個月的時間都不知道能不能排得完。


選的太多,累都能累死他們兩個。

當天晚上,唐宋和王浩然再次光臨擂台處,將十五份戰貼遞交,至此,這件事情的前序算是結束了。明天開始,擂台戰將正式啟動。

笑得最歡的就數擂台處的人了,現在這件事情鬧得是越來越大,他們的門票非常的好賣。甚至門票的預訂已經排到半個月後了。

可以肯定的是,如果唐宋和王浩然兩人能夠堅持下去,後面的門票只會越來越好賣。所以這天晚上他們遞交戰貼的時候,擂台處的負責人親切的接見了他們,並且承諾,只要他們好好打,一定不會虧待他們。

不但可以從門票之中抽取一定的分成,而且還可以無限量的供應療傷和恢復真氣真元的靈丹。甚至在他們離開的時候,還交給他們兩個每人一個儲物袋。裡面不但放了一百顆元晶,而且還放了不少的靈丹。

王浩然解釋之後,唐宋才明白,這些靈丹都是用來療傷和恢復靈識的,都是很緊俏的靈丹。

可以看得出來,擂台處的人很看好他們,不知道是不是城主大人在其中起了作用。

要不是唐宋和王浩然兩人堅持要回酒樓去住,擂台處的負責人還想留他們在擂台處入住。唐宋倒是無所謂,可是王浩然實在受不了這壓抑的氣氛,所以唐宋只得陪他一起回酒樓。

當天晚上,兩人都沒有說什麼,而是將狀態調整到最好,天剛蒙蒙亮,整個清乾城都轟動了,大家第一時間往擂台處趕去,甚至有些人頭天晚上就已經在這裡等著了。大多數都是沒有買到票的,準備在這裡等候第一手消息。

唐宋和王浩然在擂台處的人護衛之下,吃過早餐之後便往擂台處行去。

八點左右,兩人終於來到了擂台處,今天安排的挑戰者已經在裡面等候了。

其實挑戰唐宋的幾個人之中,就有白建林的名字。唐宋實在無法忍受,像雷霆珠這樣的寶物居然還掌握在一個水屬性武者的手中。

甚至唐宋與擂台處的人商議之後,將他們的戰鬥放在了第一場。本來按照擂台處的安排,前面都會安排一些實力較差的,這樣一來可以增加一些擂台經驗,也不會一上來就背負著巨大的壓力。

畢竟武靈初期和武靈後期之間的差距還是挺大的,更重要的是,白建林出身五品大家族白氏家族,這個家族在盤龍帝國還是非常有名的。雖然白建林出身旁系,可是也不容小覷。

八點半整,擂台處的工作人員上台宣布擂台規則,很簡單的一句話。擂台之上,生死不限,什麼都不限。直到一方倒下之後,戰鬥結束。

當然,如果戰鬥雙方都覺得點到即止很和諧,他們也不會反對。

他們要的只是勝負,其他的不管。 擂台大概方圓五米左右,周圍是一大片空地,空地之後才是觀眾席,這樣的設計能夠最大限度的保證觀眾的安全。

此刻唐宋和白建林兩人就站在擂台之上,相互對峙著。

白建林心裡很興奮,原本以為唐宋他們就算接受挑戰,擂台戰也可能安排到後面,但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居然排在第一位,這簡直讓他喜出望外。他很有自信,這場擂台戰之後,唐宋的金獅犼就歸他所有了。

一個武靈初期的武者而已,他很有信心將這個傢伙拿下。雖然他只是出身五品大家族的旁系,可是相比較而言,就算是六品家族的直系人員,也未必有他的戰力。

論戰鬥力,一般的武靈大圓滿的武者,也不是他的對手,這就是白建林的依仗。

「打擂開始!」隨著擂台裁判的一聲令下,擂台上的兩人都開始進入戰鬥狀態。

唐宋顯得非常的輕鬆,對戰武靈境的武者,也確實無法讓他緊張起來。畢竟連武王強者都斬殺過,武靈武者,實在不夠瞧了。

不過唐宋也沒有打算很快將白建林給ko下去,他還得通過與白建林的戰鬥,來衡量一下盤龍帝國武靈後期武者的戰鬥力,可以作為後面對戰的一個標準。

雖說修鍊不同功法,同樣境界的戰鬥力不同,但是這些來挑戰的,都是出自盤龍帝國,甚至是清乾地區,這戰鬥力差距不會太大。

白建林見裁判喊了開始之後,唐宋居然一點沒有先動手的意思,還道唐宋不敢先動手呢。便大喝一聲,向唐宋攻了過去。白建林一開始並沒有施展絕招,只是將白家所有弟子都可以修鍊的水屬性掌法武技綿掌施展開來。

唐宋雷神之體啟動,雷霆之力布滿全身,一絲絲嗤嗤之聲在他身上發出,很輕微,如果沒有仔細聽的話,根本就發現不了。

他施展的依舊是奔雷拳,從第一式開始打起。

兩人的拳掌在眨眼功夫便已經碰撞了十多次,每一次都是勢均力敵。唐宋的奔雷拳剛猛激進,白建林的綿掌則是至柔之術,將防禦施展的滴水不露,一次一次的將唐宋的拳力給抵禦在外。

但是讓白建林苦不堪言的是,每一次拳掌相交,都會有一絲絲的雷霆之力透過他的手掌進入他的身體之中。

雷霆之力是一種非常神奇的力量,進入身體之後,不但破壞力極大,而且還會有麻痹的作用,雖然這種作用還非常的小,但是卻讓白建林不得不警醒。

他現在終於明白,為什麼唐宋會選擇他作為第一個打擂的對手了,對方修鍊是一個雷屬性武者,他這是想要第一時間拿到自己的賭注雷霆珠。

作為雷霆珠的第一任主人,他對雷霆珠的作用太清楚了,如果唐宋能夠拿到雷霆珠,他的實力絕對可以提升幾個檔次,在後面的擂台戰中,可以佔據絕對的優勢。

但是白建林絕對不會讓唐宋得逞的。

決定之後,白建林一改之前的綿掌,換成了另外一種掌法。這種掌法雖然也是水屬性掌法,可是跟綿掌的性質卻截然不同,倒是跟唐宋的水屬性化身修鍊的九重浪掌法有些相似。對方的一波接著一波的向唐宋湧來,彷彿波濤一般,連綿不絕。

下面的觀眾看到台上的兩人終於都認真起來,個個都打起了精神,不希望錯過一絲一毫。因為在坐的很多都是挑戰者或者是挑戰者的親朋好友,他們自然希望更多的了解唐宋。而在戰鬥中,是最好了解對手的途徑。

唐宋的打法依舊沒有改變,奔雷拳已經施展到了第三式,但是在白建林的兇狠的攻擊之下,處於了下風,唐宋也沒有著急,見招差招。

下面的王浩然有些不耐煩了,他們的對手很多,自然要速戰速決了,可是現在唐宋明明實力穩贏對方,居然還在跟對方扯皮,甚至讓自己處於下風,這讓他想不通。

王浩然的原則是,打得過的就要一擊致命,讓對手喪失戰力,甚至是生命。既然上了擂台,就沒有什麼手下留情可言。

白建林見唐宋漸漸有些撐不住的趨勢,頓時心裡大喜,手上的攻勢更猛了,更多的真氣加入掌法之中。

下面的觀眾不滿了,這才是第一場,要是唐宋就被淘汰了,那他們豈不是白花了一塊元晶了?有些人甚至開始大罵唐宋這個白痴,明明只是武靈初期的修為,居然一上來就挑了一個武靈後期的高手,這不是自己找死嗎?

很快,這樣的認知就成了主流,一時間擂台處罵聲震天,差點就影響到了擂台上面的戰鬥了。要不是有擂台處的高手維持秩序,估計都有人向台上扔東西砸人了。

擂台一處,幾位武道坐在那裡,其中一個赫然就是清乾城擂台處的負責人,坐在他右手邊的是城主府來的高手,旁邊陪著的,都是擂台處的高手管理層。

此時擂台負責人皺眉道:「怎麼回事?我怎麼看這唐宋有些撐不住了,難不成他真是個二百五?」

其他幾個擂台處的管理人員都不禁點頭表示同意自家老大的看法,看唐宋節節敗退,這是要敗的節奏啊!

反觀白建林,氣勢如虹,一掌接著一掌,如驚濤駭浪,打得唐宋連反手之力都沒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