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4 日

城上春雲覆苑牆,江亭晚色靜年芳。

林花著雨胭脂濕,水荇牽風翠帶長。

龍武新軍深駐輦,芙蓉別殿謾焚香。

何時詔此金錢會,暫醉佳人錦瑟旁。

初春的陽光,溫暖而熙,實力突飛猛進的他,對這個初春彷彿有些陌生。握著雙拳,閉上雙眼,感受玻璃窗外的喧囂繁華,林牧心靜如水。

閉目養神一會後,林牧坐到屬於他這個董事長的專屬座位上,開始翻閱桌面上早已準備好的資料。

翻開第一頁,赫然就是牧荒集團的簡章,林牧一目十行而過,把其中的精粹牢記腦海,形成他自己的認知和記憶,繼而,他又快速翻閱到部門劃分:

【人力資源部】

【生命起源部】

【材料發展部】

【電子信息部】

【機械設計部】

【商務拓展部】

【行政管理部】

【安全保衛部】

【海上城市攻堅部】

【外太空探索發展部】

【社會關係研究部(參謀部)】

……

一大串的部門劃分,涇渭分明,職責清晰,共同組成牧荒集團這艘將要揚帆起航的巨艦。

林牧的目光,被【海上城市攻堅部】、【外太空探索發展部】這兩個部門吸引,微微點了點頭。繼而打開具體信息,查看它們的情況。

「怎麼,你早前所提到的生命起源部是最重要的,怎麼不關注它,反而看這幾個還是空殼子的部門?」不知道何時,周甄雅已經來到林牧身邊。

「每一個部門都重要,它們是整個集團,整個計劃不可缺失的組成。」林牧微微一笑道。

「而這兩個部門,對以後的發展,有奠定牢實基礎的作用……」林牧不知道想到什麼,眼眸閃過一抹異樣。

高冷前夫要復婚 「好了,那個簡章就看到那裡吧,這是從人力資源部提出來的簡歷,你好好看看,是不是就是你列出的名單上的人!」周甄雅把一份資料遞給林牧。

林牧馬上查看:

「白曉東,男,33歲,目前擔任牧荒集團【生命起源部】部長,督導著部內十八個成員。星海大學往屆畢業生,其資質天賦在大學期間甚至是畢業后數年內,都沒有表現出來,在他達到而立之年後,不知道是不是開竅,突然向生命養料——營養液的相關技術奮發圖強,目前只掌握市面上的技術,並沒有創新,故而其並沒有引起大財閥和大家族的注意力。其天賦、創造力、能力等階根據董事長提供的信息,位列牧荒集團的第一位。」

「林詩婷,女,29歲,牧荒集團【社會關係研究部(參謀部)】部長,新時代三料博士,主攻社會學、法律、人文,擅長心理學、社會人脈分析學,對謀略、戰略等都有研究,其天賦、創造力、能力等階根據董事長提供的信息,位列第二位。」

「李澤世,男,25歲,京都大學往屆畢業生,泛攻宇宙學科,對宇宙的各學科有重要指導作用,其早前是879實驗室的研究員,不過在牧荒集團人力資源部的攻略下,成功加入牧荒集團。其天賦、創造力、能力等階根據董事長提供的信息,位列第三位。」

「趙青石,男,75歲,華夏大學(舊時代清華大學)的畢業生,擅長海洋資源學、海洋氣候學、海洋地質學,是一位擁有深厚經驗的專家,雖然其有豐厚的經驗,但其光芒並沒有多麼出眾,先前只是在青北城擔任資源安全顧問。目前擔任【海上城市攻堅部】的代理部長。其天賦、創造力、能力等階根據董事長提供的信息,位列第四位。」

「陳劍鋒,男,22歲,華東機械大學畢業,機械設計專業,本碩連讀,還未畢業,被牧荒集團【人力資源部】直接招募,成為【機械設計部】的部長,一步登天,其天賦、創造力、能力等階根據董事長提供的信息,位列第五位,其目前負責神話世界營養艙的創新工作。

「侯國德,男,23歲,畢業於江海交通大學,江海交通大學的電子信息第一研究室的中流砥柱,專攻電子信息學,剛畢業,被牧荒集團【人力資源部】直接招募,成為【電子信息部】部長,也算是平步青雲。其天賦、創造力、能力等階根據董事長提供的信息,位列第六位。」

「張越雲,女,22歲,本科畢業生,《全球材料發展期刊》第八十一期和第九十期首頁論文作者;本來準備攻略碩士,但是被牧荒集團重金招募,成為旗下【材料發展部】的部長,與張策一起支撐起牧荒集團的【材料發展部】。其天賦、創造力、能力等階根據董事長提供的信息,位列第七位。」

「張策,男,25歲,京都大學往屆畢業生,與李澤世是校友,同年畢業,目前擔任【材料發展部】的副部長,其動手創造能力極強,不過其天賦並出眾,靠堅韌與勤奮,人力資源部根據李澤世的推薦才招募到他。」

「許天都,星海市前刑警大隊隊長,因特殊原因退役,目前擔任牧荒集團【安全保衛部】的部長,在安、檢、法三界有人脈,已經為牧荒集團解決了大部分棘手的問題。其是毛遂自薦的,不是人力資源部招募的。」

……

……

一大堆信息介紹,讓林牧看得津津有味。

「小牧,你的那些名單上,最頂尖的十五個人,只找到七個。而在他們中間,剛畢業、還未畢業、畢業多年,甚至沉寂在芸芸眾生的老人都有,他們真有你說的那樣,綻放無限光芒嗎?」周甄雅對這份信息,早牢記於心。

林牧微微一笑,道:「不管是脫穎而出的天才,還差埋沒於精英的拙才,他們輝煌的時代,才剛剛到來而已。他們只是缺少一個機會而已。」

林牧眼眸浮現一抹期待。

「繼續讓人力資源部努力,把名單上的十五個核心人才招募到,他們是牧荒集團爆髮式發展的核心。我們能不能突破那些大財閥大家族的包圍圈,靠的就是他們瞬間的爆發力!」林牧沉聲道。

「其他的附加人才,如張策這類人,也要抓緊招募。」

林牧又囑咐一句。 「各方面的人才都在努力招募中,目前社會關係研究部的林詩婷,也協助著人力資源部招募人才。」周甄雅如同小秘書一樣,向林牧彙報工作。

「林詩婷的加入,給予招募工作帶來極大的幫助,其中數個頂級人才,都還是她出面說服的。」

「雅姐,你是怎麼招募到她的?」林牧好奇一問。名單是他製作的,但是具體的招募事宜,卻都是這位女強人操作的,能如此快速完成部門積累,她功不可沒。

「如果,我說林詩婷是你的粉絲,你相信嗎?」周甄雅俏皮一笑,調侃道。

林牧聞言,微微搖搖頭,林詩婷,是一位社會學家,心理學家,他雖然沒有見過本人,可其應該是一位極其理性的人,追星什麼的,應該不會做。

對於林牧有這個反應,周甄雅仿若早有預料,沒有繼續深究,反而神秘一笑,你這傢伙,可不知道那位所謂的女強人,其實就是一個小迷妹,特別是【神輔】這個稱號,她多痴迷。

「人才的招募,是我們牧荒集團當前工作的核心,不過,除了這個核心外,牧荒集團也開始了一些業務拓展,雖然沒能掙大錢,但也能讓這個年輕的團隊積累經營。」

「集團的發展,你這個ceo把握細節就好,具體的大脈絡,交給我。」

「哦,對了,我已經從季氏家族要來了一筆款,有100億rmb,你除了把各部門的人才聚集好,也開始購買他們研究需要的器械、原材料,錢暫時不用考慮,直接砸,用最好的,我們現在缺的是成果!」林牧沉聲道。

「100億?!!」周甄雅瞪大眼眸,一時震撼不已。

「網上傳聞你賣了幾個天階建村令給財團,是不是就是這100億的來源?」

錢就這麼容易來?神話世界的潛力就這麼逆天?!還有,天階建村令,不是傳說中的物品嗎?你怎麼一打一打拿出來賣? 醫手遮天,男神高攀不起 難道你真是女媧的兒子?!

「差不多吧。100億和和其他一些條件。」林牧沒有細說,對於神話世界的事情,暫時不想讓周甄雅操勞。

「對了,星海市南星區沿海路七十九號的季氏莊園,現在應該也轉到我名下了,具體的事宜,我已經安排好,讓虎牙小隊的人去負責。那個莊園,是一個多功能的大型莊園,可以讓集團的員工去那裡休閑,平時舉辦團建活動,會議或者是招待客戶,都可以安排過去。」林牧順帶提了一句道。

「還有莊園?!」周甄雅一時無語,我這鞍前馬後的,奔波辛苦這麼久,卻比不上你幾個建村令換來的利益!

「當然了,若是我真放開來,區區莊園、100億等條件,都只是下下之選。」林牧自通道。

北堂、季氏家族等,都有提過附加條件給林牧,不過大部分都被他拒絕了。那些傢伙,用的可是糖衣炮彈,偶爾吃吃糖衣還行,多吃就不行咯。

這個莊園,就是季氏家的糖衣之一。

「資金方面,除了這一百億,我可能不再用神話世界的資源來支撐牧荒集團了,它需要有自己的盈利點,自給自足。」沒等周甄雅說話,林牧繼續吩咐。

「那我們牧荒集團的核心業務,是什麼?難道就是你早前說的理想,和其他超級財閥那般,在大海建城,在星空建城?這些項目,可都是耗金坑。」周甄雅把心中的震驚收起來,凝聲問道。

「那雖是夢想理想,但距離實現的時間,並不會遠。」林牧胸有成竹道。

「能做到你說的,除了國家力量外,就只有那些超級財團了,但是他們這些財閥,可都是經歷過數十年甚至是數百年的積累才有如此成就的。我們牧荒集團,底蘊太差了。」

「底蘊差沒事,就怕是沒有技術,沒有機會。舊時代不是傳下來一句話嘛:只要站在風頭,即便是豬,也能飛起來!我們牧荒集團,正處於關鍵時刻。」林牧漆黑的眼眸閃過一抹自信,笑道。

周甄雅聞言,掩嘴一笑,氣氛陡然活躍起來。

「我們牧荒集團不是已經招募到數位超級大才嘛,也是時候讓他們發力了。」

「研究什麼?想要什麼成果?」周甄雅驀然臉色一肅,凝聲問道。

「新一代營養液!!」

「新一代營養艙!!」

「新一代飛梭艇!!」

林牧說出了一系列的名詞。

「陽靈草果,是目前營養液的核心原材料,這方面,都被國家和財閥壟斷了,我們即便插手,也只是喝點湯水,沒有大作為。」

陽靈草果,傳聞是在第三次世界大戰後才出現的神異靈草。一般來說,有識之士都知道其基本屬性,就好像是板藍根顆粒,很多人都喝過,但是卻沒有見過板藍根這一味中藥,而陽靈草果大部分人沒見過,是因為陽靈草果種植園,都被國家、大勢力壟斷了。

「而現在,我手中掌握有新一代營養液的核心原材料,只要我們能保住它,牧荒集團就能騰飛。」

「新一代營養液的核心原材料?!陽髓木果!怪不得了,怪不得了!」周甄雅也是聰明之人,經林牧一提,她馬上想到關鍵之處。

「怪不得那些研究大拿,都來拜訪我們牧荒集團了。」

「那些人只是先頭小兵而已,若是在我沒能撐住接下來的局,背後的豺狼可就出動了。」林牧深知其中的兇險。

「陽髓木果,是一張底牌,是一個機會,也是一個炸彈,我們要把握好。」

「其成長環境,和陽靈草果差不多,屬性卻比陽靈草果好,通俗來講,就是它的升級版。」林牧解釋道。

「陽髓木果的情況,我已經和季氏家族秘密商談好了」林牧知道,吃獨食不肥,甚至還有可能噎死,所以他要尋找強力的合作夥伴,而能提供強力助力的,除了季氏家族,還有就是國家。

這也是【上策:合國】的內容之一!

「……」隨後,林牧又提了一大堆專業術語和安排,讓周甄雅美眸精光爍爍。林牧總是能給她驚喜。

「……暫時讓他們不要玩神話世界,全力攻堅,稍後我發一份資料給你,你再根據各部門的職責,分發下去。」林牧對於時代的脈絡發展,只是有一個大概的概念,其中的細節,他根本就不清楚。

只要他把那些脈絡交給這些頂級人才,相信他們會更快拿出前世他所見到的成果!

「好,我會根據你的信息,從新規劃牧荒集團,讓它煥發光芒!」牧荒集團建立到現在,雖然熱度不小,可它只是因林牧而熱,根本不是集團本身的產品或者其他成就。

「等下不是要開會嘛……要不,就把他們安排到季氏山莊,大家開完會,也順帶休閑休閑。」林牧想到那個還未去過的莊園,一時興趣盎然。

「會議都安排好了,誰知道你這老闆一句話,就改變全部,真是領導一句話,就跑死下邊的人。」周甄雅白了林牧一眼,笑道。

雖然調侃老闆,不過作為屬下的她,還是挺贊成林牧的做法,勞逸結合才是王道。特別是最近發生的事情,確實給牧荒集團帶來諸多壓力。

很快,牧荒集團第二次聚會(老闆請客)就開始了。(第一次是在190章) 林牧又發了幾段信息給其他人,做好安排,繼而就離開公司,趕往莊園。老實說,他對這個莊園,還是挺期待的,雖然他身份較前世發生巨大改變,可畢竟他還是第一次有這種經歷,成為這類社交氣氛頗重的商務場地的主人。

……

陣陣清冷的幽香撲鼻而來,讓人不由微微一振。

假山流水傳來悅耳的叮咚之聲,低矮灌木如同青衣衛士井然有序分佈,亭樓玉宇錯落有致,把整個前院點綴得古色古香,行走其中,仿若又回到那充滿古樸氣息的年代。

一眼望去,除卻蜿蜒小路,那翠綠平整的青春地如同綾羅綢緞般鋪滿整個莊園。能在南方的冬末初春看到如此翠嫩的青草,也證明莊園的奢華程度了。

林牧帶著周甄雅和周筱嵐行走在蜿蜒小徑上,欣賞著沿途風景。

沒錯,周甄雅這小傢伙,也被林牧接過來了。

本來今天是她上學的日子,不過這傢伙纏著讓林牧陪他,無奈只能又接她過來了。他整天忙活著神話世界的事務,而周甄雅忙活著牧荒集團的事務,兩人對周筱嵐的陪伴確實少了。

「公司除了一些人員留下運轉外,其他的員工都已經乘坐公司的大巴車趕過來了。」

「等下會議,先見見集團的中流砥柱,然後再開全體大會,後面才獨自見許天都。」周甄雅手裡拿著一疊資料,輕聲彙報道。

「好。」旁邊的林牧牽著筱嵐的手,悠然怡然地走著。

三人穿過景色優美的小徑,來到一處古樸的通體由紅色木料打造的亭落。只見亭落下精緻的灰白石桌點燃著一香盞,陣陣淡淡的幽香緩緩瀰漫而來,讓人精神不由一涼。

這是沉香,而且是年份頗高的極品沉香。沉香價值很高,而且稀少,有錢都不見得買得到。

最重要的是,在科技發達的年代,極品的沉香是無法人工合成複製的。

林牧心中不由一動,果然奢華!這裡的整體布局,個中細節,都完美無缺,仿若有人在專門關注著它。

林牧若有所思環顧一圈毫無人煙的莊園。

這莊園,莫非有特殊含義?林牧對季家額外的要求,不多,就100億的現金。不過這莊園是季北欽硬塞過來,一想到當時他私下的表情,林牧就微微無語。難道真的有其他含義在裡面?

「嗯啊,媽媽,這香氣好好聞啊!」年幼無憂的筱嵐聞到香氣,馬上清脆道。

「是挺好聞的。」周甄雅輕聲道,她知道這沉香的價值。

「先坐一會。」林牧輕輕抹了抹亭子下的石制圓椅,輕聲道。

坐下來的三人,開始觀摩亭子的布置。只見亭子右邊木柱子上掛著一幅書法,書法筆走龍蛇,蒼勁有力,如龍飛鳳舞般,瀰漫著一種崢嶸之氣,有一股揮斥方遒的味道。

而左邊掛著一幅國畫,淺深有序的黑色筆墨,仿若將一座高山搬進了畫紙上,栩栩如生。

「這裡的布局,還真是出乎所料啊。」林牧輕聲嘆息道。

大小美女聽到林牧的話,也不由點點頭,繼而欣賞眼前的美景。特別是小美女,那副模樣,仿若就是一個專家鑒賞,緊緊盯著書法。

「這莊園,以後屬於我們了,要不改個名字吧。」周甄雅突然建議道。這莊園,原名就叫季氏莊園,代表季氏家族。

「不如就叫牧荒莊園如何?」林牧輕聲道。

「你怎麼都是這麼起名字啊,感覺好粗糙荒涼。」周甄雅吐槽道。對於牧荒二字,她本來就有點無語的,不過卻沒有說什麼。可現在美如畫的莊園又叫這名,反而激起她那處女座的小情緒。

「叫筱嵐莊園,叫筱嵐莊園。」小美女一聽到起名,興緻也高,直接把自己的大名推出來。而大美女媽媽一聽,寵溺摸了摸她的頭,搖搖頭,沒有說話。

林牧看到周甄雅搖頭,知道她的意思——不想讓筱嵐過多暴露於人前。

「叫星雲莊園吧。」林牧一錘定音道。

「星雲莊園,也好。」

「啊……為什麼不叫筱嵐莊園嘛。」小美女一時有情緒。

「哈哈,以後哥哥再買個莊園送你,就叫筱嵐莊園。」林牧沒有過多解釋,轉移話題道。「到時那個莊園,就按照你喜歡的風格建,你想要什麼玩具,想要什麼風景,都可以哦。」

「嗯……好,好。」恩,小孩子還是挺好騙的。

一時間,亭子的氣氛又和諧起來。

然而,破壞氣氛的聲音傳來:「我靠,那是陽靈灌木嗎,聽說是營養液的主料衍生出來的極品灌木啊,竟然布滿了整個莊園,怪不得裡面空氣這麼清新靈韻了,還有我靠,那是極地冰魚,竟然養在假山水池下,靠,什麼味道這麼好聞,靠……老大,好奢侈的莊園,這就是有錢人的活動場所嗎?以前在市長家看到的奢華,和它一比,感覺就充滿了暴發戶的銅臭味。」

林牧聽到這聲音,臉上一陣無奈,無他,這聲音是從許峻這高痩猥瑣的傢伙口中傳出來的。

林牧尋聲望去,發現一群人:「好傢夥,你們組團過來了啊!」

來人赫然就是他宿舍的三個基友和許峻張信萊等人,在他們之後,是一個中年男子和一個瘦小的女孩子。

「當然得來了,老大你可是叫我們下次有時間過來看看的,這不,現在就是下次嘛。」許峻微微仰著頭道。

下次有時間是客氣語,誰知道這傢伙「打蛇隨棍上」。

「好了,來了就來了,神話三國裡面的事務安排好了就行。」林牧擺擺手。他不敢繼續糾纏下去,怕許峻這傢伙繼續爆出更奇葩的話語來。

華崞、陳南華、范廣德三人,一看到林牧,不動聲色地向林牧偷偷舉起大拇指,一副你牛氣哄哄的樣子。林牧知曉三人的意思,一時也挺尷尬的。本來他們早一天做這樣的動作,林牧還能反駁,而經歷昨天的情況后,他就無力反駁了。

無奈的他把目光投向中年男子和瘦小的女孩子:「東海,你兩父女怎麼來了?」

兩人赫然就是【我是傳奇商人】陳東海和陳宛沐兩父女了。這還是林牧第一次在現實見到這兩父女。

「嘿嘿,聽到老闆下線了,我們就親自過來感謝老闆。多謝老闆的靈魂功法,小女的問題已經得到解決了。」陳東海抱拳感謝道。

「宛沐,上前來。」繼而那個瘦小的少女聽話,馬上走上前想要行禮。然而林牧卻擺擺手:「上次在領地,你們不是已經謝了幾次嘛,無需客氣了。」

「不管神話世界如何,現實世界也要感謝,謝謝林牧哥哥。」陳宛沐微微鞠躬,感謝道。

他們兩父女的做派,引起其他幾個光棍的注意,他們並不知道具體的細節,但卻不妨礙他們關注的重點——陳宛沐,白皙光滑的皮膚,纖細的身材,病態白的臉龐上散發著受人憐惜嬌弱,漆黑靈動的眼眸仿若會說話。

這幾個光棍一看到陳宛沐,同時在腦海里浮現出舊時代流傳下來的一個名字:林黛玉。

這難道是新時代的林黛玉?!

「咳咳,好了,既然大家都來了,就把這裡當成家,你們先去逛逛莊園,大家在神話三國奮鬥已經有一段時間,今天休閑一下,大家敞開來玩。稍後,我在和你們說一些事情,安排一下。東海,你女兒的情況,也做一個詳細的報告,等下我再和你交流交流,以後在集團內部,它也可以當成是一個成功的案例。」林牧囑咐道。

此刻的他,已經把這些人都劃分到牧荒集團裡面了。不過,這幾個人都是心腹,擁有不同的職責,所以沒叫他們參加稍後的集團大會。

聽到林牧的吩咐,眾人點點頭,又一鬨而散,他們知道林牧有事要做,故而就沒客氣,逛逛這大戶人家造就的莊園。不過,這些傢伙的眼中,悄然多了一個關注的點。2019年就這麼過去了,2020年來了,在新的一年裡,希望大家心想事成,順風順水。2020年1月,開始恢復更新。大家新年快樂!

《三國神話世界》大家新年快樂!! 對於五個傢伙的關注點,林牧只能無奈笑了笑。這些傢伙,雖然口頭花花,但實際上卻又沒膽氣去行動,兩個字形容,就是悶騷。五人感覺都是如此,物以類聚,人以群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