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6 日

地面,面對揮爪就掃飛一大片的基地蟲,史詩生物的表現卻遠比天空的同級們遭遇和基地蟲同級的觸手怪時,要優秀很多。

龐大的體型和巨大的力量,讓地面史詩生物很快擋住了基地蟲的攻擊,並依靠數量優勢將這些基地蟲逐漸驅離了戰場中央,爲黑手級帶領的生物羣繼續衝擊蟲羣防線,留出了空間。

史詩生物則與基地蟲們,在戰場邊緣的地方打的難分難捨。

即便是最初這裏還有其它生物交戰,在大都在幾十上百米高度的史詩生物戰鬥一分多鐘之後,這裏也只剩下變得堅硬了很多的土地、以及激情碰撞中的巨型生物們。

“相比起來,地面上史詩生物戰鬥力要大很多嗎?原來如此。”

不知什麼時候學會空幻的習慣,也開始摩挲着小巴的8051,全力運行着大腦,甚至於依靠着雙月星的輔助,觀察着整個戰場上所有生物的動作,並給這些生物的種族做出面對蟲族時的客觀評價。

她並不擔心這裏的生物被拼光,更不需要擔心某個獲得自己和雙月好評的種族,卻在這裏被滅族,因爲所有種族都被她留了種在其它地方。

此時的交戰場,事實上就是8051第一個用作對雙月星生物進行未來戰爭適應性篩選的實驗場。

自然選擇的速度太過緩慢,而且充滿了太多偶然的因素,即便是某個生物在某個時期擁有非常優秀的能力,並且有着佔據所有生物頂端的發展潛力,但它們也可能自然進化中因爲一個小小的意外,而淹沒於歷史的塵埃之中。

8051不想出現這種情況。

所以,雖然星球意志主動篩選難免出現一些主觀因素,卻因爲依靠星球意志對生物圈的全面掌控,她們可以獲得相對合理、且全面的生物進化。

同樣是物競天擇、適者生存,星球意志的主動篩選卻是要比自然進化少了一份偶然性和運氣,多了一份全面性。

不過,這都是8051和此時雙月的看法。

具體如何,還要看以後。

而此時此刻,不計算微小生物,也有幾千萬數量的生物羣,卻是在消滅一半多蟲族之後,同樣損失了近千萬的規模。

如此龐大的消耗讓8051咂舌,更是在接到雙月連續不斷有關‘星球意志空間的生物亡魂迴歸數量太快’的抱怨時感到無語。

但她並不擔心。

此次對蟲族的衝擊,這個生物羣成員都是主動的。

並非8051影響甚至挑唆,而是它們主動的自衛還擊。 歡樂同行:秀才遇到女飛賊 8051的工作不過是指揮大家作戰,不僅沒有過錯,反而因爲合理的指揮會讓生物羣傷亡減少,所以還有功勞。

因此,對於星球意志的地位毫無負面影響。

至於死亡,不過是一個輪迴而已。

面對咄咄逼人的生物羣,在重點發展出來的觸手怪和基地蟲,卻是被生物羣依靠微型生物數量優勢和史詩生物體型力量優勢給壓制之後,蟲羣指揮官也終於認識到眼下戰鬥的嚴峻。

蟲羣開始真正的撤退,但再如何善戰,身體構造都有着固有的限制的蟲族,單個後退速度也不過正面衝鋒的1/3。 你又不是我的誰 此時一面與敵人交戰一面後退,數量衆多的蟲族擠在一起,後退速度絕比不上生物羣的衝擊速度。

也不知是否是天理循環,亦或者單純的運氣,蟲族指揮官腦海中竟然如同幾天前第三集羣指揮官迪亞中將一樣,冒出了兩個字:斷後。

不過此處就可以明顯看出雙方的差別。

同樣是斷後的想法,迪亞中將考慮到朋族人口和未來戰力的問題,會猶豫不決,從而花費很多時間,直到在即將抵達L11之前,才冒險做出了用能量體斷後,以確保較少傷亡的同時去達成目標的高效率辦法;

而蟲族指揮官在腦海中想到這個詞,並確認斷後的有效性的同時,就沒有再過多地考慮其它問題,而是直接向在它看來消耗多少也都只不過是一堆數字的蟲羣,下達了斷後的命令。

以少量的傷亡,換取多數的存活這種純數字性的交換比,顯然纔是蟲族的指揮方式。 在生物圈攻入蟲羣之時,被追擊蟲羣包裹的朋族第三艦隊爲了確保安全,至少保證能夠高速脫離,以發揮游擊戰優勢的目的,已經組成了箱式陣型。

此時的艦隊,除了能看見艦隊同僚外,上不見天、下不視地、左右無風無雲,正直直地向着某個方向前進。

所幸隊伍之中有幽神存在,即便是被蟲羣阻隔了精神力探索,卻至少能夠通過沒有被蟲族干擾的磁場去確認方向,並根據對蟲羣此前的位置來得出‘艦隊正在向背離L11和蟲羣主力的方向移動’這一結論。

但由於周邊全是蟲羣的身影,精神力掃面範圍被限制,艦隊成員根本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已經飛速變化,生物羣此時已經在8051的指揮之下攻入了蟲羣,甚至於讓蟲族開始緩步後退。

他們到現在還以爲自己在孤軍奮戰,而8051或許是想要繼續磨練艦隊士兵,也沒有做出任何通知。

不過此時,看似被蟲羣包裹的艦隊,應該是陷入了巨大的危險之中。但事實上,他們靠着彈幕攻擊,還算穩固地將蟲羣抗拒在了艦隊之外,只要堅持下去,蟲族是沒法突入進來的。

可這並不表示艦隊將是勝最終利者。

追擊的蟲羣和朋族第三艦隊雙方,實際上是在比,比是追擊蟲羣先被艦隊的彈幕攻擊消耗一空,還是艦隊的彈幕攻擊先將自己的彈藥儲備消耗一空。

誰比贏了,誰就是真正勝利者。

前提是生物羣不插一腳。

然而,戰艦即便是爲此後的戰爭準備而留有了大量彈藥,可彈幕攻擊的消耗也着實讓人感到震撼。

同時,戰艦的彈藥艙也不可能全部儲備25mm的速射炮彈藥。

所以,眼看着速射炮彈藥倉內的存貨,以視覺可見的速度縮水中,其它戰艦炮臺明明同樣在以最快速度射擊,其彈藥在倉庫的存貨卻像是沒什麼變化一般,遠遠小於25mm彈,這就讓人感到無語。

“指揮官,這是您剛剛讓我統計的情況,請過目。”

副官小心翼翼地將一份親自跑去倉庫統計出來的報告遞了過去,可專注於當前戰況的迪亞並未接過,而只是埋頭揮手,很是有氣勢地開口。

“念。”

末了補充一句:“重點說一下還能支撐多久即可。”

“是。”

行禮,副官沒有一絲拖泥帶水地做出最直接的回答。

“彈幕攻擊只能再持續十分鐘,因爲此前做彈幕攻擊的25mm彈藥消耗,已經達到存量的1/3,但其餘口徑電磁炮,包括步槍都還有足夠的彈藥。”

“1/3?這次我們可是準備了六天的戰鬥量。”

迪亞中將心中一驚,手掌撫摸着桌面的地圖,喃喃自語:“果然,彈幕這東西好是好用,可就是消耗太大,連軍事院都要求注意使用,可現在這種情況卻又是不得不用。”

“的確,不過我方戰果也很輝煌。”

副官點頭做出說明。

“從這支數量三萬左右的蟲羣追上我方,然後我方依靠彈幕逐步拖着對方脫離主蟲羣開始,到現在,據計算已經脫離主蟲羣三十公里,並計消滅對方至少60%的成員。可惜,蟲族沒有恐懼,否則單以這樣巨大的損失比例,換成雙月星任何一種種族恐怕都會潰逃,即便它們佔據主動。”

“這就是蟲族的強大之處。”

轉頭吩咐艦隊提升飛行高度,以避開蟲族部分低空兵種,減少己方壓力之後,迪亞中將看了看身旁副官,並未多言。

經驗的不足,導致朋族在與蟲族這種真正的敵人作戰時,屢屢出現問題。可卻也是靠着這種血的教訓,朋族軍隊在飛速成長着。每一個朋人都知道現在的劣勢以及錯誤,每一個朋人也都清楚,他們在未來絕不會再犯這些錯誤。

成長,就是經驗一點點積累的過程。

至少此時的迪亞中將相信,自己雖然仍沒能達到合格的集羣指揮官程度,可至少在艦隊指揮上,朋族卻已經沒誰能夠超過自己。即便是第一、第二集羣那兩個熱血上頭的傢伙,也沒法與經歷數次大戰,有勝有負的自己相比,這就是經驗的好處。

然而就在此時,指揮室一名參謀,卻突然驚呼着指向左側的蟲羣。

被打斷思維的迪亞中將正打算怒視對方,並發表一些關切性質的斥責,卻在下意識順着對方指向看向目標方向的下一刻,也同樣愣了起來。

在那裏,不同於蟲族披甲摸樣的生物,明顯屬於雙月星本土的巨大生物,刺破蟲族屏障,出現在了艦隊成員面前。

“史詩生物?”

迪亞中將眯起雙眼,再見陽光,似乎有些不適。

“還不是一頭!”

副官同樣的動作,對迪亞中將的話進行了補充。

此時此刻,艦隊中相繼發出類似的驚呼聲。即便是沒有指揮室的命令,而且還無法確定來者具體身份和友好度,可艦隊成員們仍然下意識地調整了彈幕攻擊的範圍,將槍口從史詩生物出現的那個方向移開。

即便是此前與史詩生物有過交集,甚至與史詩生物合作戰鬥過,士兵們的這種行爲實際上卻是嚴重破壞了彈幕攻擊的完整性,從而爲蟲族的進攻留出了一道口子。

但這畢竟是在被蟲羣圍住了那麼久後,士兵們好不容於遇見的一絲生機。

無論如何,他們也想把握機會,不敢因爲彈幕的攻擊讓新來者將艦隊當成敵人。

這些想法通過士兵們的行爲,讓身處旗艦指揮室的迪亞中將瞭解。既然如此,即便尚未確定是敵是友,按照規定這時候還需要維持彈幕攻擊,中將卻依然做出了符合士兵希望的決定。

“放開左側彈幕攻擊,向史詩生物羣靠攏!”

此時離史詩生物出現在蟲羣外也不過幾秒鐘,映入艦隊士兵們眼簾的也只有兩三隻史詩生物而已,至於那些黑手級的小兵和其它雙月星生物,卻是因爲距離和出沒數量的原因,暫時未被士兵們發現。

但即便如此,出現了一絲突破希望,所有人都鼓足了勁氣。

而正好在此時,因爲放開彈幕攻擊而出現缺口,抓住機會想要對艦隊致命一擊的蟲族,卻在這個給史詩生物留出的缺口被史詩生物們堵住,這讓艦隊成員們立馬信心滿滿。

“全速衝鋒!那是我們的戰友!”

而此時,迪亞中將也分析出了前方史詩生物的情況。

瞭解很多機密的他受到了幽神的提點,回憶起了此前依靠雙月星生物,構建的第一道防線計劃,理所當然,他很快推導出了雙月星生物和己方是站在同一陣線的現實。雖然無法理解上頭是如何馴服如此多雙月星生物,甚至連史詩生物都俯首稱臣爲我所用的,可不妨礙他認識到己方此時得救了的現狀。

然而伴隨着外面衝進來的史詩生物領導的生物羣越來越龐大,並逐步掩蓋了蟲羣的龐大,並一步步提升擴展到整個世界般的海量之後,艦隊成員們卻是完全愣住了。

甚至於彈幕攻擊,此刻也違規地被全部停了下來都沒人在意,因爲操作的炮手此時都有些手抖。

但沒有了艦隊的彈幕攻擊,蟲羣卻一樣無法給艦隊造成傷害,因爲它們全部的注意力一樣被生物羣吸引。

只不過蟲羣不是再發呆,而是彷彿螳臂當車般地拋棄艦隊,向生物羣發動攻擊。

咕嚕……

“好,好多……”

嚥唾沫的聲音此起彼伏,卻沒能在指揮室靜如池塘般的水面上蕩起一絲波紋。

整個指揮室中只剩下磁場引擎那細微卻又直入人心的嗡嗡聲,以及即便隔音玻璃也無法擋住的外界翅膀震動和動物嘶吼聲迴盪。

相比起安靜的蟲族,生物羣的成員們顯然更喜歡吼叫着殲敵。

於是整個空間都瀰漫着震耳欲聾的吼叫聲。

而整個艦隊中,誰也沒想到有一天,他們能夠親眼見到超越蟲羣數量優勢的‘己方’成員。

天空中的生物羣有多少呢?

沒法計算。

至少在戰艦中的成員們算不出來,因爲在平時看來龐大無比的八艘戰艦,如果說在之前追擊的蟲羣面前,就彷彿貓咪爪子上的指甲一般的話,那麼此時面對生物羣,那就是巨象腳邊的螞蟻。

若是在此時消除星球保護,那外太空的蟲族們將會看到,彷彿小型颶風般龐大的生物羣,將它們的星球部隊中的追擊蟲羣給一口吞了下去。

當然,因爲有星球保護,所以它們看不到這樣的美景。

第三艦隊旗艦心韻號的集羣指揮室中。

迪亞中沒有注意到自己心愛的鋼筆掉落地板,只是正襟危坐地靠着舷窗,哆嗦着將手伸入內衣口袋,顫顫巍巍地掏出一支菸,費了好大勁才點燃送入口中之後,卻沒能提出點力氣去吸一口,只能任由小心保存的捲菸一點點燃盡。

淡淡的煙味似有若無地在口腔和鼻孔漂盪,中將在這種刺激下漸漸回神。

周圍的參謀們卻是沒那麼輕鬆,呆呆地站在那裏雙眼直視窗外的他們,渾身說不出此時的感受,平時口若懸河的雙嘴卻是一個字都沒能發出。

砰。

生物羣太過密集,艦隊直直地飛向生物羣,駕駛員卻因爲呆掉而忘了控制,戰艦就這樣撞入了生物羣中。

老婆精分后病床是我家 直到幾頭躲閃不及的動物被戰艦撞了個粉碎,這才驚恐地反應過來的駕駛員,立即降低了戰艦速度。甚至沒等指揮官吩咐,他們就主動地將戰艦停了下來,等待周圍生物羣做出反應。

幸好,雖然被‘友軍’誤撞了幾隻,可在這個千萬規模的生物羣中卻顯得毫不起眼,甚至於艦隊的存在,若不是8051此前有通知過動物們,或許也會被這些生物羣無視。

而現在,看着並未在意的生物羣一羣羣地繞過艦隊,衝向遠方追擊艦隊的蟲羣,在此前的撞擊下終於清醒過來的迪亞中將,坐在指揮室中,慶幸着如此龐大的實力足以毀滅05戰區蟲族同時,卻又皺起了眉頭。

爲什麼?

這樣強大的潛在戰鬥力,爲什麼之前沒有使用?

若是那樣,第三集羣還會遭遇洞山戰役那般巨大的損失嗎?

質疑與憂慮一點點擴大,彷彿要吞噬迪亞的內心,可最終還是理智、以及對高層的信任佔了上風。

也許是上頭有他們的考慮吧,無論是磨練、不好調動、還是其它原因,至少我們這次是被救了。

雖然自信沒有這些生物羣,艦隊也可以擺脫這支追擊蟲族,並在之後完成任務,可迪亞中將還是深深地感激生物羣的指揮者。因爲沒有他們,艦隊這次至少也需要付出一兩艘戰艦的損失。

對迪亞中將而言,這樣的損失還是太大了。

舷窗外的場景突然亮了起來,彷彿烏雲散去之後的白日。

但實際上不過是生物羣趕跑了蟲羣之後,周圍露出了正常臨近正午的赤道區天空而已,可這樣的場景,在迪亞中將和衆多艦隊成員的心中,卻是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許多年後,當他們老去,抱着子孫講述過去的故事之時,偶爾還會冒出一句:“想你爺爺當年那個時候,本來黑暗的天空突然透露出光明之時,我就知道我們勝利了。”

而此時,剛剛從生物羣的震撼中清醒過來,又陷入光暗替換的世界而短暫呆滯的艦隊成員,卻是終於在生物羣包裹了追擊蟲羣之後完全醒了過來。

“剛剛的、好多……我好像看到刀翼翼龍和霸王飛龍了,這些可都是珍惜物種!”

剛剛醒來的副官雙手死死地揪着迪亞的手臂,雙眼直視前方,還有些語無倫次。

周圍的人並不比她好上多少,大都拉着身旁的人,也不管對方是誰是否在說話,都自顧自地講述着自己與別人所見差不多的場景,彷彿要將此前的震撼分一半給對方,以便於自己清醒似的。

不過這時,迪亞中將手臂被副官揪地生疼,倒是先一步完全清醒過來。

嘴裏叼着煙,中將看來神情鎮定地斥責着衆人。

“都給我安靜下來!不就是個動物羣嗎?我告訴你們,那是長老院和高層的祕密部隊,這次看到了什麼聽到了什麼,都給我爛在肚子裏面。除非上頭允許,誰也不許亂講!聽明白了嗎?”

“是……”

稀稀落落的應答聲讓迪亞中將皺起眉頭,不過看着一羣參謀們頂着黑眼圈,疲憊不堪的樣子,他確實沒能再說重話。

或許普通士兵們在此前的L11還休息了幾個小時,可他們這些參謀和指揮官,可是不過打了半個小時盹,就起來討論此後的戰鬥計劃。

算起來,加上洞山戰役,他們都幾天幾夜沒正常休息過了。

之前戰況嚴峻還好說,這時候出現生物羣救援,己方佔據絕對優勢,已經沒了危險,衆人卻是在驟然間失去支撐下去的理由,精神變得萎靡起來。

心中一軟,迪亞中將的語氣也不再那麼生硬。

重重地吸了口煙,吐出一口煙霧的迪亞中將揮了揮手:“現在情況看來,短時間內我們是安全了,乘着這個機會,大家先去休息休息吧。”

“可這裏……”

雖然明顯睏意十足,但參謀們還是顯得猶豫。因爲職責所在,面對桌上一堆等待修改的計劃,他們卻是生怕耽擱了時間。

重生末世無敵至尊 這種行爲讓人感動,卻不可取。

迪亞中將再次將臉一板,用出了平時的積威,直視着衆多參謀。

“我的命令就是集羣指揮部的命令,現在,立刻,馬上給我去休息!必須睡着,三個小時後會有士兵來叫你們!”

“是。”

參謀們轉身離去,看着似乎空下來的指揮室,迪亞在體內放出一絲電流刺激精神,深深地看了一眼已經搶去了艦隊主角戲份的生物羣,將手中的捲菸送入口中含着,起身開始整理桌上的零星文件。

這時,一雙熟悉卻並沒多麼美麗,反而略顯乾枯的手,按住了迪亞有些褶皺的右手,將其中的文件抽了出來,一點點地整理起來。

擡起頭來,見副官並未離開,迪亞中將頗有些惱羞成怒。

“不是讓你們去休息嗎!”

“我可是你的副官,幫你收拾東西是本質工作,別搗亂。”

眉宇間還能見到一絲曾經美麗的副官,責怪地瞪了迪亞一眼,卻是別樣風情。可說出來的話倒是讓迪亞中將一時間有些愣神,支支吾吾地還不知道該如何反駁。

惡後來襲:陛下,娘娘跑路了 噗!

笑着點了點對方的額頭,副官將一疊文件輕輕地拍在了中將面前,溫柔地伸手覆住迪亞中將的右臉,用並不光滑的手掌摩挲了一下,沿着對方的下巴滑下,掃過胸口,最後收回,臉上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惡搞笑容。

“好了,這時候看來,艦隊的安全是沒問題。所以,你也去休息一下吧,我的中將閣下。”

不知爲何不願拒絕,迪亞中將固執地站了幾秒終於敗退。

面對工作時身爲副官,在家就是自己妻子的對方,中將閣下生不起反駁心思,直接坐在指揮室一張沙發上和衣而眠。或許是太過勞累加上安心,卻是很快就陷入了香甜的睡眠之中。

對此,副官也只是笑着搖頭。

沒誰注意到在副官的手掃過中將閣下胸口時,中將閣下好不容易藏起來的捲菸存貨,又一次被捕。

“少抽點的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