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4 日

在非洲駐點,他們召集了基地的一百多個來自巫星大龍帝國的侍衛們,將三王子龍桀被殺的消息告訴了大家。

領導的一個基地負責人名叫龍峰,

「大家現在商量下,下一步準備怎麼應對,我這兒有兩個方案,第一,我們立即離開地球,飛回巫星,稟告帝王,讓帝王派遣更加厲害的高手來處理這件事情,

我們集合在地球的數百侍衛,大家聯合起來,對抗地球人。」

眾人聽了,議論紛紛。

「對方連三王子殿下都能殺死,我們怎麼會是他的對手呢?」

「是啊,龍桀殿下可是帝級中級境界,還有一把一星神兵呢。」

「我們恐怖不是對手啊,還是先回到巫星,讓帝王派人來處理吧。」

……

「大家也別害怕,那人再怎麼厲害,難道是我們這麼多人的對手?我們巫星人什麼時候怕過地球人了?

我們非洲基地有一百多人,如果加上歐洲基地,美洲基地,亞洲基地的人,總人數有三百以上,

此外,我們還有尋求基因商店的幫助,要知道基因商店的鐵塔侍衛,人數眾多,聯合起來,恐怕有數千上萬人吧?

地球人再怎麼厲害,也不會是我們聯軍的對手。」

「嗯,這個建議好,我也贊同。」

「是的,這的確是一條路,我們要聯合起來,給地球人一點顏色瞧瞧,不能讓他們反過來欺負我們啊!」

「是啊,如果不把這次的事情鎮壓下去,日後我們還怎麼統領地球?」

……

「可是,基因商店的人會答應和我們聯手嗎?」

「基因商店一向不插手我們和外族的爭鬥,他們只負責做生意。」

「就算是沒有基因商店的幫忙,我們集合地球上的數百侍衛,也足夠鎮壓地球人了吧?」

「好,就這樣,我們現在就集合地球上的所有侍衛,我們開著飛船去各大城市將他們都集合起來,然後一起去鎮壓華夏國的那些不知死活的刁民。」

在楊嘯和黃雯等人結婚的日子裡,以龍峰為暫時新首領的大龍帝國侍衛隊,利用飛船將非洲,歐洲,美洲,以及亞洲部分大城市的駐點侍衛全部集合起來。

最後,龍峰將近三百黑衣斗篷侍衛集中在了日本島國的基地上。

「老大,我們為什麼不直接去攻打華夏地區的人類,而是集中在日本島國基地?」

龍峰微微一笑,說道:

「不用急,山本一浪征服了朝鮮半島,現在又攻打華夏國,

根據地球的歷史記載,華夏國和日本半島的人可是世代有仇,現在華夏國有強者出現,必定不會善罷甘休,

我們先在這兒等等,讓華夏國的人和山本一浪開戰,等他們雙方戰鬥得筋疲力盡的時候,我們再出手,

另外,山本一浪也許會逃回日本島國,如果華夏國的人追殺過來,我們正好在此地等著他們,然後給他們致命一擊。」

眾人對龍峰的決定表示佩服。

……

楊嘯帶著五十個帝級境界的高手,連同黃雯撥給龍永軍的一萬精銳侍衛,搭乘這巨大的飛船,飛向朝鮮半島。

飛船直接飛到了漢城上空。

山本一浪正在基地的房子裡面休息,一名名侍衛飛奔而入,急切地說道:

「首領,不好了,天空中出現了一艘巨型飛船,不知道他們是來幹什麼的。」

山本一浪驚訝道:

「飛船?哪裡來的飛船,莫不是巫星人的?哈哈,我知道了,巫星人調集了侍衛過來幫助我來了,這一次,我們可以直接攻入華夏國,殺死他們的首領,華夏國是我的了,哈哈…」

山本一浪大喜,哈哈大笑,帶著侍衛走出基地大樓。

(廣東颱風,已經停電了,據說6點停網,如果這樣的話,今天就只有一更了。15級颱風作者君堅持碼字,書友們,感動不?)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玩家們撤了,大唐部隊重新掌握了荊州四郡,在所有玩家勢力之中,大唐鎮這次是坐實了第一

一直在零陵郡本郡駐防的程咬金原本以為自己在這裡是受到了冷對,可卻是沒想到自己這裡竟然受到了敵襲!

莫名的黑甲軍隊出現,自稱是山匪,竟有三千之數,皆是精銳,突襲縣城

還好程咬金等人在此,擊潰了他們,這麼一對戰,程咬金這才發現對方竟然有幾名紫品歷史武將,這荊州中的山匪,哪裡會有如此精銳的部隊?

雖然他們自稱是山匪,卻根本無法逃脫程咬金的將眼,若不是某方勢力培養的精銳,怎麼可能這麼厲害?

一番分析之後,程咬金連連下令,向周圍幾個縣城支援

周倉,張曼成,陳昱州各領一軍前往各個縣城行軍

很快,周倉那邊就傳回來戰報,行軍途中便遇到了準備突襲他目標支援縣城的黑甲軍,進了縣城中又發現了一部分準備內應黑家軍的叛亂流民,有些可怕的是,這些叛民不少都是來自於縣城本土之人,這可不是大唐部隊能夠輕易對付的,誰能分辨你是正常居民還是黑甲同謀?

程咬金這才明白了自己為何被派遣到這裡,看來是主公預料到了這裡的一切啊!

那麼這些黑甲軍的來歷必須得摸清楚,不然都會是隱患,回去了自己也不好交代,只能先行信鴿彙報這裡的情況,當下讓人紙書一封,信鴿傳遞

許久,當程咬金放出來的信鴿回到大唐鎮后,一直在城牆之上的張亮收到了,接過信鴿,摘下信紙一看,面色都為之一沉,這黑甲軍的來歷可不淺啊,只是主公為何知道?

「張大人,怎麼了,信鴿回來了啊!」

韓忠剛好從城牆之下走了上來,看到張亮接過信鴿,連忙湊了上來。

如今張亮可是五品官員,自己見了得行禮!

「不必多禮,大唐之中的信鴿接收點有幾處?」

張亮面色凝重,連忙問道。

「鎮中有一處,就是這城牆,一般都是我來接放信鴿,今日碰巧被您截到了!」

韓忠不明所以,半開玩笑的回答道,張大人一般都是平易近人的,沒有什麼架子~

「城外各處的信鴿都是由誰負責?」

張亮目光微眯,又問道。

「城外各處均有原來的城牆士兵接收,都是經過唐周大人訓練的專業士兵!現在也都是末將的麾下!」

韓忠彙報道,如今自己也是一個九品護鎮將軍,專門管理這些~

「你的麾下?那就好辦了,聽我命令,從今日起禁用一切信鴿,所有傳報信鴿的士兵都不得再行使用信鴿,秘密執行此令!」

張亮面色難得嚴肅了起來,下令道,往常他是只管一些領地發展事務,很少這麼強硬的下令,還是涉及軍事的,這讓韓忠都為之震驚,不知該不該聽了

自己不算是張亮麾下,可張亮大人在自己等人心中又是難以替代的掌事者,簡直可以當做第二個主公了……但是這種命令下達之後的一系列後果可是非同小可啊!

「這….」

韓忠面色犯難,張亮越權了啊!

「怎麼,我的職權沒法命令你嗎?」

張亮莫名眉頭緊皺,問道,一股不怒自威的氣場壓制住了韓忠

儘管如此,韓忠知道,這信鴿可是主公點名自己實行的情報網,若是這麼取消了,出了什麼情況自己實在是承受不了啊,張亮一向受寵,不會遭受什麼罪,可自己腳踏實地一步步堅持到現在的官職,靠的就是安分守己的執行命令,若是一個不小心,便是下罪入獄啊!

兩人尷尬的對立,韓忠低下頭紅漲著臉,沒法接張亮的話,自己一向都是尊敬張亮的,不想懟他,但自己也沒法執行命令

「張大人就別難為他了,還是我來吧!」

這時,一道身影走了過來,對著二人說道。

「唐大人!」

韓忠聞言,連忙抬頭一看,卻是看到了唐周,當下如釋重負,感激的看了看唐周,行禮道。

「唐師!」

張亮聞言,也是微微點頭示意,唐周如今可是四品官職,在自己之上

微微有些詫異,怎麼唐周現身了,平時他都是忙活在自己的住所里不諳世事啊

「嘁~」

唐周一襲白袍,頗有道骨般飄飄然,拂袖拿出一截笛子,輕輕一吹,莫名的聲音悠然傳開,久久不散~

「這是?」

張亮不解,怎麼你一出場就吹笛子,啥意思這是

「唔~你們不是在為信鴿犯愁嗎,剛好,近日吾也感覺信鴿有些不對勁,要收回一下,麻煩韓將軍通告那些信鴿士兵一下,免得他們大驚小怪~對了,唐某有主公特賜的信鴿指揮權,可私自調用或取消所有軍用信鴿的使用,若是出了什麼事情,唐某負責!」

唐周緩緩的說道,眼神飄向遠方,不少信鴿的身影已經往這邊飛了~

「是!」

韓忠鬆了口氣,這個權利唐周是有的,即便沒有,最後一句也讓自己輕鬆了不少,當下又補充一句:

「多謝唐大人!」

「呵呵,如今形式複雜,若是一昧保守,怕是反守其亂,若是自己不明,不如就跟隨一個明人吧~」

唐周沒有拒絕他的謝意,看了他一眼,意有所指的說了一句

又看看張亮,語氣意味深長:

「我看張大人是個明白人,今日信鴿我便收走了!」

「好!」

張亮聞言,莫名一笑,對著唐周點點頭。

待得唐周離開后,那些飛回來的信鴿都悄無聲息的落入了唐周的府邸~大唐各處的信鴿也都被收回了

「那末將就派人去傳令了!」

韓忠聽得唐周的話,是稀里糊塗,但是也明白了大概意思,對著張亮拱手道。

「切記,秘密執行!」

張亮叮囑了一句,便走了、

「是!」

韓忠連忙領命,面色不定,也是轉身去派親信下令去了,自己是不知道這大唐鎮如今發生了什麼,不過,唐周說的對,自己不明白,就跟著個明白人吧

希望張亮沒讓自己失望,沒讓大唐失望吧! 楊嘯坐在飛船的駕駛艙內,陪同他一起的還有梁豹和龍永軍。

楊嘯對梁豹說道:

「這飛船有多少艘小型戰艦?」

「楊兄,有三十艘戰艦。」

「很好,龍永軍,你在紫源星的時候已經學會了駕駛戰艦吧?」

龍永軍笑道:

「老大,我早就熟練得很了。」

「很好,你和這裡的艦隊一起,駕駛三十艘戰艦,你帶著他們,去將那群倭寇給我統統轟炸,消滅掉。」

「好,這個沒問題,小菜一碟。」

梁豹帶著龍永軍來到了飛船的戰艦倉庫,龍永軍跳入一艘戰艦,一聲轟鳴,駕駛這戰艦飛出了運輸艦母體,衝破藍天,呼嘯而出。

在他的身後,是其餘的二十九小心戰艦。

按照規則,有十艘戰艦留下來防守運輸艦的安全,其餘的二十艘戰艦便沖向了漢城。

漢城的市中心,已經完全被山本一浪和他的數萬日本侍衛佔領,本地的朝鮮人生活在城市周邊。

龍永軍瞄準了一棟大樓,按下了戰艦的發射按鈕,一道激光破空而出。

「轟!」

大樓攔腰轟斷,十幾層高的樓房轟然倒下。

下面的人一片驚呼。

「什麼情況?」

「發生什麼了?」

「外星人入侵了?」

……

緊接著,二十艘戰艦相繼開火,只要看到高大的建築和地面的行人便會毫無留情地發射激光炮。

刺眼的光芒閃爍,轟隆的炸響聲起此彼伏,一棟棟大樓倒下,煙塵四起,地面的人驚慌失措,四處逃散。

有人飛到半空之中,試圖攻擊戰艦,可是戰艦的防禦光幕根本不是他們可以攻破的。

一道道明亮的激光刺穿他們的身體,瞬間變成了焦炭一般。

山本一浪驚駭地看著半空之中的巨大運輸艦和幾十艘正在開火的戰艦,恐懼不已。

「八嘎,這到底什麼情況?」

「首領,我們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先回日本本島躲避一下。」

正說著,只聽得「轟」一聲巨響,一發激光炮在山本一浪等人身邊炸開,炙熱的氣浪瞬間將山本一浪和周圍十幾個侍衛吞滅,全部變成了焦炭。

半個小時之後,整個漢城已經被轟炸成了一片廢墟,裡面的日本侍衛除了少部分逃走的,死傷大半。

龍永軍利用戰艦的通話系統向楊嘯報告道:

「老大,應該差不多了,收隊嗎?」

「再轟炸一邊,然後收隊。」

龍永軍一愣,立即帶著戰隊再次轟炸漢城的廢墟,巨大的爆炸聲響起,火光衝天,幾乎將漢城的城市中心地帶給翻了一遍。

在運輸船上,梁豹看著楊嘯,笑道:

「楊兄,你這是有多恨對方啊?」

楊嘯淡淡一笑,說道:

「等你有一天有能力殺死飛豹帝國第一戰將完顏康的時候,你就會明白那種發泄仇恨的快意!」

梁豹一愣,似乎明白了什麼,點點頭。

半個小時之後,龍永軍帶著戰艦收隊,返回到了輸運艦的船艙內。

「楊兄,你不下去看看?」

「沒什麼好看的,這一通轟炸下來,這些日本人幾乎都死光了,即便剩下幾個沒死的,也不會有什麼作用了。」

「接下來去哪兒?」

楊嘯指了一下地圖上的一個標記,說道:

「去日本島的東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