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6 日

在雪軍將領不斷下達指令后,總算是有一些士兵接受指示趕快組成嚴密的隊形,舉起各自手中的長兵器在他們正前方來回擺動以此來抵擋弓箭攻擊。雖然說服從命令的雪軍不多,但如此做的雪軍活下來的可能的確更大一些。

當然雪軍都聚在一起有一定壞處,一旦有石塊從山下滾下來,站在一起的雪軍沒有空間可以躲避,擠在一起只會讓他們死的更多一些,所以很快那些在人群里穿行的雪軍將領和軍官們都發現他們的防守對策實際上用處不大,反而壞處比好處大。

本來連夜趕路,雪軍的狀態就不好,現在又遭遇如此突然的襲擊,雪軍的普通士兵一個個惶恐不已,在不知道有多少敵軍在埋伏他們的情況下,他們心裡有的只是無盡的畏懼。現在夜軍攻擊範圍外的一些雪軍反應過來,已經先一步逃走。

「快撤,」在防守的軍令無法被執行后,沒多久,前方的那些雪軍將領改變對策,大聲喊著讓這些士兵撤退。

可是那個命令並不明確,匆忙之間,一干雪軍不知道是往前跑安全,還是往後跑安全,而到此時夜軍的弓箭手們每人都已經射出好幾支箭。

在毫無抵抗能力之下,雪軍不斷地出現大量傷亡,那連在一起慘叫聲直接從峽谷傳到兩邊的山頭上,聽的那些埋伏在山背上無法觀看戰況的夜軍激動不已,許多夜軍都意識到他們的計劃已經成功。

沒多久,等幾乎所有的石塊都被推下去后,兩邊山嶺上又接連響起一陣急促的銅鑼聲。

「沖啊,」等待多時的步兵接到衝鋒信號,一個個從山腰上直立而起,拿著他們手中的兵器,直直地向山下衝去,一時間喊殺聲四起。

四處傳來的喊殺聲讓下面剛要明白該往哪個方向撤的雪軍再度混亂起來,有的士兵往東面跑,有的士兵往西面逃,結果相互衝撞之下,雪軍的混亂情況一直在加劇。

「沖啊,」眼看著雪軍已經亂的不成樣子,正在向山下衝去的步兵們更加激動地大喊著,深怕下去遲了雪軍會全部逃走。其實如何應付雪軍逃跑問題,夜軍的將軍事先都已經考慮過,所以他們事先在雪軍前後兩頭設下的伏兵最多。

只要那些夜軍衝到峽谷把前面兩頭雪軍可以逃跑的路堵住,那被圍在裡面的雪軍只能任他們斬殺,現在一切情況都在夜軍眾將預期中的方向發展。

「保持隊形,」在林玄仲他們用完滾石得到攻擊指示后,一眾士兵趕快爬起來,然後拿著手中的兵器向山下衝去,與此同時,離他們不遠的千夫長們便喊著讓眾人小心一點。

與左右兩邊邊緣區域不同,林玄仲他們一開始是埋伏在與雪軍隊形相應的中間區域,剛才從山頭上滾下去很多石塊,有的石塊碎裂散在山脊上會影響到士兵的衝鋒。那些軍官正是考慮到下山有危險,才不斷地提醒士兵們小心一點,不要踩在碎裂的小石塊上,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為了不讓士兵們在下山時發生意外,那些千夫長們極其賣力,一邊同普通士兵一起下山,一邊不斷地提醒附近的士兵。儘管如此還是有不少倒霉的士兵因為落腳的地方不穩或是踩在小石塊上,然後直接像剛才的那些大石塊那樣滾下去。

一邊滾,另一邊還不忘發出驚叫聲,驚得旁邊的夜軍都不敢再跑太快,以免落個同樣的下場。而那些滑倒的士兵兵器落在一旁停下,或是同士兵一起滑落,給那士兵旁邊和原本那些士兵下方的夜軍造成一定影響。

好在這樣的情況只是少數,漸漸的許多夜軍都把跌倒的士兵當做是前車之鑒,服從上面軍官的命令不敢跑的太快。不然一個敵軍沒殺卻直接摔死,那死的太冤枉。

整個山脊只有一百米多長,一轉眼不少士兵已經跑到山腳下,因為離地面越來越近,士兵們的心裡壓力自然越來越小,所以在後面一段山脊上,夜軍都是以加速地方式前進。

與此同時,下面的那些雪軍將領和士兵都發現兩邊有敵軍衝來,一個個心神大亂。

「大將軍,怎麼辦?敵軍過來了!」 第299章

「還能怎麼辦,趕緊傳令讓士兵迎戰。」

「可是士兵都在忙著逃跑,哪會有人聽令反擊。」

「哪有什麼可是?不反擊就都只有死。」

一段簡短的對話后,雪軍的領兵大將直接做出迎戰的決定。

「是,」一幹將軍紛紛領命,一個個像士兵中間趕去。與此同時,雪軍的陣營里傳出一陣鼓聲,那是攻擊指示。混亂中的雪軍聽到鼓聲后一個個都意識到他們將軍再讓他們作戰,雖然大部分人還在忙著逃竄,但已經有士兵舉起武器準備對抗從山上跑下來的夜軍。

「當、當、當……」兩軍終於開始正面交鋒,不出意外的是士氣恢宏的夜軍果然把雪軍當成是他們屠殺的對象,一個個表現的英勇無比,彷彿他們面前的雪軍都不堪一擊一樣。

那些好不容易選擇作戰的雪軍面對這些如狼似虎的夜軍,一個個像是綿羊那樣,頓時怕的要死。

「啊、啊……」雪軍的隊營中又傳來一連串的慘叫聲,一個接著一個雪軍倒下。

在氣勢洶湧的夜軍面前,雪軍果然成為了夜軍們的屠殺對象。而在擊殺這些雪軍時,許多夜軍順其自然地練習著搏殺技巧,把他們將軍教給他們的殺敵方法試驗一遍,從而改進一些不足的地方。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雪軍竟然成為夜軍練習搏殺能力的靶子,由此可見,這場戰爭的勝負已經沒有任何懸念。

值得一提的是,混戰之中,一些雪軍扔掉兵器想向敵軍投降,但等待他們的卻只有死亡,這些還沒經歷過真正戰爭的雪軍在第一次面對殘酷的戰爭時就已經丟掉生命,他們有見識戰爭的機會,但卻只有一次。說來可悲,但可惜的是這就是那些雪軍的宿命。

殺戮的形勢愈演愈烈,那些騎營的軍士沒有戰馬可用,總覺得殺的不痛快,一個個雖然拿著短兵器,但還是覺得他們殺人的速度太慢。事實上,本來騎營士兵的整體實力就要在弓箭手和步營之上,與那些步兵相比,騎營士兵殺人的速度已經非常之快,只不過與平常的殺敵方式不同而已。

在騎營和步營的士兵都衝下去后,弓箭手們準備妥當,一個個不急不慢地向下跑去,同許多騎營的士兵一樣,夜軍的弓箭手都只拿著短兵器。

之前用弓箭和石塊已經使雪軍的陣型混亂不堪,接著兩營的士兵衝下去后,雪軍的陣型更是亂的一塌糊塗,四處都有被夜軍隔開的雪軍,有的地方人多,有的地方人少。

那些雪軍還一點都不團結,一個個爭相向安全的位置躲避。他們逃的越快,死的越多,顯然逃避並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

「大虎,咋倆比比誰殺的人更多一些。」

「沒問題。」打著、打著兄弟兩人便要為擊殺的雪軍人數比試起來。

「那好,我剛才大概殺了五個。」

「我剛才殺了六個。」

兩人很高興地把各自殺的人數接連報出來,像是在簡單的數數而已。

「那好從現在開始計算,到最後看看誰殺的人多。」

「沒問題,」說著兩人就開始了一場比賽。

跟著林玄仲耳邊響起一連串的報數聲。

「九個。」

「十個。」

一個接一個,期間參砸著那些雪軍臨死前凄厲地慘叫聲,一轉眼的功夫,兩人又分別殺了四五個人,殺人速度快的令人不可思議,林玄仲不知道兩人如何能如此快的擊殺敵軍,不過在大牛和大虎前面倒下去的雪軍倒真不少,林玄仲看的真真切切。

現在周圍的雪軍都快被兩人殺完,兩人又趕快向另一個雪軍聚集的地方趕去。本來還打算在關鍵的時刻出手幫助兄弟兩人,但現在看來完全沒有必要,林玄仲漸漸發現面前的雪軍比那天攻城時對敵的雪軍還要不堪一擊。

明明是武修,但一個個的表現卻連常人都不如,因為畏懼竟然都不選擇反抗,這樣軟弱的雪軍在兇狠的夜軍面前只有被屠殺的命。

本來林玄仲還想真正參與戰爭,體驗一下戰鬥感覺,但從雪軍的表現來看,現在雙方的戰鬥根本不像是戰爭,只不過和以前的幾次情況一樣是單方面的屠殺而已,周圍的夜軍一個比一個勇猛。在林玄仲為大牛兄弟互相比試的行大為不解時,林玄仲卻聽到很多類似的喊數聲,似乎每個夜軍都有以一當十的戰力。

本來在那些弓箭和滾石攻擊后,雪軍已經死亡兩萬多人,接近全軍的一半兵力。現在剩下的另一半人在一刻鐘的時間裡死個不停,五萬大軍被夜軍殺的片甲不留,軍隊前後真正能逃掉的只有極少數人。

一刻鐘后,那些還活著得雪軍將領見戰場上滿是夜軍,他們大勢已去,然後一個個很乾脆的選擇逃跑。

以他們的實力,以及將領方面人數上的優勢,一干雪軍將領想要逃掉並不難,只不過他們逃的太乾淨利索,原本的五萬士兵幾乎全軍覆沒,雪軍在峽谷中上演了西嵐關那裡的悲劇。

沒多久,戰爭徹底結束。戰場上一片狼藉,到處都是雪軍的屍體,從屍體流出的鮮血把地面都浸濕,空氣中瀰漫著濃重的血腥味,但是夜軍卻沒有一個人因此表現出不適的舉動,彷彿都已經習慣那如地獄般的環境。

夜軍踩著雪軍的屍體而立,一個個神色猙獰像是剛從地獄里殺出來。戰爭結束的太快,他們有的人甚至覺得沒殺過癮。

片刻后,夜軍中有人帶頭喊著「我們贏了,」然後夜軍中爆發出驚天的歡呼聲,一個個夜軍一臉猙獰地歡呼雀躍起來,彷彿他們腳下踩著的還是土地一樣,喧鬧的聲音在峽谷中顯得格外清晰,聲音傳到很遠的地方,驚的之前那些逃兵和正在向峽谷附近得凶獸四處逃竄。

直到很長一段時間過去,夜軍才一個個冷靜下來,不再通過大聲歡呼緩解他們的激動情緒。

等到現場安靜下來,夜軍將領讓士兵們都退到戰場外一處空曠區域,讓士兵排列陣型以便統計傷亡情況。沒傷或是輕傷的士兵自己站著,重傷的士兵由其他人扶著。

一段時間后,一些軍官合力把數字統計出來,不可思議的是夜軍的戰亡人數連一千都不到,而且沒有一位將軍戰死,這樣的戰績要是傳出去,恐怕夜軍的聲威將震驚俗世,但事實就是事實!

在統計好人員傷亡后,那些喜笑顏開的將軍們又吩咐士卒把傷兵都扶到一處區域休息、醫治,剩下的人清掃戰場。五萬多名雪軍,光是兵器都夠夜軍們撿好大一會。

為避免重複清理,那些將軍們親自指揮士兵清理。對於清理戰場,幾乎一直在打勝仗的夜軍自然極其擅長。依據夜軍的清理標準,他們能留給那些雪軍最多的便是雪軍身上殘破的戎裝。

戰場不大,在那些將軍的親自指揮下,夜軍清理戰場的效率很高,一個時辰后基本上已經清理完畢。

另一邊,夜軍在清理戰場時還分出一部分人從雪軍帶著的輜重里抽取糧食,用來做飯。按照那些將軍的意思,今晚他們不需要離開峽谷,所以直接在峽谷里犒勞士兵,一幹將軍打算讓士兵在睡覺前都飽餐一頓。

戰場上原本屬於雪軍的馬匹,死的繼續留在那些屍體中間,活的被夜軍宰殺做為今晚的食物。雪軍在行軍時還帶著水,正好可以用來清洗馬肉。雖然這些活平常都是由夜軍後勤部隊負責,但現在士兵們親自動手並沒有什麼麻煩的地方。

分工合作下,夜軍的效率更高,一刻鐘后,戰場清理完成,夜軍便開始享受他們的夜宵。

儘管是剛從戰場上離開,一個個身上或多或少都帶著一些血腥味,但是吃飯時依舊沒有人反胃,彷彿剛才他們並不是在屍體間忙活般,可以說,夜軍的個人素質相較於以前又有很大的提升。當然這些是經歷過殘酷戰爭后應有的提升。

早在戰爭開始之前,箭營主將便吩咐哨探關注周圍的情況,特別是有關另一支夜軍軍隊的情況,那些哨探去查探消息時只帶著一點口糧,行動起來非常方便。

離他們近的那支夜軍只不過離此三十多里路,兩個多時辰,一些哨探已經走了一個來回。

現在那些哨探帶回來的消息是另一支夜軍與雪軍的戰鬥同樣是在不久前結束,結果自然是雪軍大敗。得到另一支夜軍獲勝的消息后,箭營主將便完全放下心來。今晚他們要留在峽谷中休息,不用再擔心來自任何方面的危險。

兩支夜軍在一夜之間消滅雪軍十萬士兵,箭營主將知道他們已經完成趙武交與他們的使命,至於另外兩支夜軍的情況如何,因為離得太遠,現在他們還無法探知。

根據趙武的指示,休息一晚后,他們便要轉頭趕往西嵐城。等回到西嵐城,他們自然會知道另外兩支軍隊的情況。 第300章

拋開其他情況不管,此刻峽谷中十分熱鬧,夜軍一個個大口吃肉,大聲談論著剛才他們擊殺雪軍的情形。把那些雪軍說的是不堪一擊,與此同時,他們自己的英勇倒直接體現出來。

經歷過幾場戰爭后,夜軍的氣質與以前有很大不同,越來越像正規的軍隊同時,一個個士兵都有了做為軍人該有的氣質。

談笑之餘,許多夜軍自然談到他們的將軍。想想之前上面讓他們搬運石塊的事,每個士兵都覺得箭營主將的能力很強,結果隨行的步營主將自然有些不高興,只期望另外兩支夜軍軍隊中那支由步營主將帶兵的隊伍能爭一口氣,為他們騎營打下更大的功勞。

作為此次伏擊行動的指揮官,箭營將軍威風凜凜極為得意,很乾脆地把功勞都攬在自己身上,此次作戰的勝利全都要歸於此人的高明部署。不過箭營主將倒還算體恤士卒,至少不忘犒勞下面出力的士兵。

當然不管箭營主將此次指揮作戰的能力有多出色,箭營主將在士兵心裡的形象都不會超過趙武,士兵們自然要談到他們的統帥趙武。

急戰的軍令最初是由趙武下達,現在這些士兵們再一次見識到他們主帥的目光有多深遠,要不是趙武深謀遠慮,他們絕不會付出如此小的代價,在如此短的時間裡拿下如此大的戰功。

雖然幾天急行軍讓士兵們一個個都覺得很累,但現在面對大獲全勝的戰果時,這些士兵們除了驕傲外,沒有人認為他們之前受得苦都是不值得的。趙武的形象在他們心裡越發高大,連皇室的君主都不能比。

隨著繼續談論,許多士兵都意識到早點結束戰爭會比晚點結束戰爭省力,而且人員傷亡能大大減小,一切都歸功於趙武的明智決策。軍隊里一些之前因為趙武突然下達急戰命令而不滿的士兵,現在一個個心裡只剩下慚愧,有的人覺得他們有愧於趙武的領導。

趙武在普通士兵眼裡的形象離越來越高,但是那種統帥的魅力卻與他們越來越近,許多士兵都在內心暗暗決定要一生都要為趙武效令。至少跟著趙武,他們不會像雪軍那樣死的不明不白。

「大虎,剛才你殺了多少人?」

「大概有是十六個吧。」吃的太盡興,大虎都快把剛才的比賽給忘了。

「哈哈,我比你多,我殺了二十,」大牛像是獲得什麼巨大的勝利一樣,在報出數字后顯得十分高興,結果林玄仲卻在一旁聽的頭皮發麻。

不知道剛才自己有沒有殺人,只記得好像出過一點力,總之,剛才戰場上一直都處於渾渾噩噩的狀態,林玄仲不知道最後戰爭是如何結束。

「大哥的實力比我高,殺的人自然比我多,有什麼好高興的?」大虎有些不滿地嘟囔一聲,隨即又像是想到什麼開心的事,轉而向林玄仲問道,「對了,清風你殺了多少人?剛才只顧和大哥此事,我都沒注意你在做什麼。」

「對啊,清風,你一定殺了很多雪軍吧?」提到林玄仲的戰果,大牛同樣很感興趣。

「不知道,」只可惜林玄仲的回答根本不在他們的考慮之內,那不是人多人少的問題。

得到林玄仲的簡短答覆,大牛和大虎短暫的驚愕過後,則由大虎先笑著說道:「那一定是很多人。」大虎說的很肯定,彷彿林玄仲真的殺了很多人一樣,可是事實情況並不是這樣。

「恩,」在林玄仲剛想解釋並不是那樣的時候,大牛很認同地表示贊成大虎的說法。兄弟兩人直接把林玄仲的話給堵住,林玄仲想為自己辯解都難。

「我好像沒殺人,」但最終林玄仲還是向大牛和大虎說了實話。

戰場上像大牛兄弟這樣勇猛的士兵有很多,但同樣有很多人因為各種原因殺的人少,甚至沒有殺人。不過林玄仲此言一出,兄弟兩人卻一臉驚色,有些不敢相信。兩人不停地看著林玄仲,希望能從林玄仲臉上找到一些開玩笑的意思。

可惜的是林玄仲臉上並無那種神色,反而面對兩人和周圍其他人投來的目光有些尷尬。

一些人在用異樣的目光盯著林玄仲,那些目光中明顯有嘲笑的意思,大牛和大虎紛紛注意到其他人的目光,對於周圍士兵的眼色有些不高興。

「清風,你一定是在開玩笑,要是你沒殺人,那我和大虎都沒殺人!」不願見其他人嘲笑林玄仲,大牛當即出面為林玄仲辯解。

大牛一臉正色地從側面為林玄仲辯解一聲,結果周圍的人因為知道大牛和大虎的厲害,對大牛的話並不質疑。很快,沒有人再用異樣的目光看著林玄仲。不管大牛說的是不是事實,但的確為林玄仲避免很多尷尬。察覺到周圍其他人都轉過目光后,林玄仲覺得輕鬆不少,不由得對大牛投去感激的目光。

「回去之後,一定要好好洗個澡,這段時間太遭罪,」見林玄仲對剛才的話題不敢興趣,一旁的大虎很識趣的轉移話題,而且一說話就引起很多人的共鳴。

一干士兵們誰不知道各自身上的氣味很重,聞起來不是那樣的讓人舒服,結果一個個嚷著要早點回去洗洗。不過吃飽喝足后,他們最想做的事還是睡覺。

一品女仵作 沒有床沒有被,在清冷的寒風中,士兵們和衣而睡,相互依靠。

沒多久,混亂不齊的鼾聲從周圍傳來,擾的林玄仲坐在火堆前久久不能入睡,心裡滿是複雜的情緒。戰前的那種平靜的感覺徹底消失,彷彿又回到當初難以決定要不要參軍的那段日子,心緒很亂。

從始至終,林玄仲都知道即便把自己的內心想法說出來,未必會有人能懂,既然如此還不如不說。

一段時間后,周圍的鼾聲越來越多,林玄仲的眼皮越來越沉,很想睡覺,偏偏心裡卻總有逆反的情緒,讓林玄仲繼續去想那些煩心的事,結果攪的林玄仲自己很難受。

或許是躁動不安的心靈難以找到一絲籍慰,林玄仲還是像以前那樣與周圍的環境格格不入。

時間過的很快,第二天一早,那些將軍把士兵都喊起來。

睜開眼,周圍一片雪白,林玄仲發現他們身上的衣服都被霜打濕,但似乎都不覺得冷,彷彿所有人都對嚴寒渾然不覺。特別是林玄仲,被雪給掩埋的痛苦都經歷過,現在一點霜又能算什麼。

峽谷里霧氣很重,濕漉漉的倒是讓人覺得不太舒服,早上的天氣不利於士兵活動。

上面的將軍要求士兵們簡單拾弄一下,然後吃過早飯再出發。離來時的情況已經大為不同,現在他們是凱旋之師。他們之所以急著回去不是擔心會在路上遭遇襲擊,而是急著把戰勝的消息給帶回去。

眼下南面的兩支夜軍都要大勝而歸,至於北面的兩支夜軍戰況如何天亮之前已有分曉。與林玄仲他們這支夜軍行動結果不同,在北面,夜軍有一支人數達到四萬五千人的軍隊以與雪軍兩敗俱傷的結果收尾。

那支大軍戰敗的原因只有一個,沒有按照趙武的指示作戰。因為地形的關係,四萬五千士兵中有一萬五千騎兵,在丘陵地帶中一片平原地區。

本來那支軍隊是要藉助平坦地勢,利用三營士兵的優勢伏擊和突襲對方,但實際情況並沒有像他們計劃的那樣。

雁歸紅樓 那支雪軍在行軍到平原地區時突然改變前進方向,轉而向山嶺地區前進,偏離了原本夜軍推測的路線。而且雪軍的突然舉動還讓很多夜軍將軍意識到對方可能察覺到他們的存在,所以才有意避開那一段地勢平坦的路線,但是帶兵的騎營主將卻忽略了這種可能。

沒能在預期的地方伏擊對方,讓騎營主將很是惱怒,眼看著雪軍離他們原本計劃中設陷井的位置越來越遠,騎營主將最終因為不能再找到其他合適的作戰地點,然後決定正面與七萬敵軍對抗。

那騎營主將的決定得到很多騎營將軍的認可,但是其他兩營的將軍中卻有持反對意見的人,可惜那小部分人到底沒能改變騎營主將的決定。

在雪軍即將進入山嶺區域前,騎兵主將考慮到敵軍進入山嶺區域后對他們作戰更加不利。於是,在雪軍快要進入那一片山嶺前,夜軍正式對雪軍發起突襲。

在那騎營主將考慮期間,雪軍方面雖然行軍路線改變,但是作息時間一切正常,並沒有任何特別的表現,同林玄仲他們襲擊的那支雪軍軍隊情況一樣,士卒大多帶著連日行軍的疲憊之色,軍容很差,夜軍哨探給他們將軍傳回了這樣的信息,這也是讓騎營主將不再過多考慮合理的地勢,急著出戰的一個重要因素。 第301章

後來,騎營主將帶著四萬多夜軍與雪軍發起戰鬥,那幾名將軍關於夜軍蹤跡被雪軍發現的推測得到驗證,當騎營主將帶著一干人馬衝進去時。早有準備的雪軍陣型絲毫沒亂,一個個雪軍一改臉色的疲憊之色當即與夜軍廝殺起來。

跟著在那雪軍領軍大將的指揮下,七萬雪軍把四萬多夜軍團團圍住,雪軍的頑強抵抗打的夜軍首尾不顧,特別是除外包圍之中,夜軍因為害怕導致隊形一片混亂,多日行軍的疲憊在關鍵時刻對士卒們造成影響,導致一個個夜軍失去應有的戰力。

兩軍交戰不久,夜軍騎營首當其衝的陷入重圍被雪軍單獨分隔開,雪軍對那一萬多騎兵進行一場屠殺。那些騎兵沖不出雪軍的防禦,馬擠著馬,人擠著人,一萬多大軍能參與作戰的只有邊上的十分之一,那麼多雪軍無法發揮戰力使得雪軍的屠殺更加順暢。

對戰進行到一定時間后,夜軍一個接著一個倒下,戰場上到處都是夜軍絕望的慘叫聲,那名騎營主將到三軍都被敵軍包圍住時才發現自己犯下多大的錯誤,多麼低估了敵軍的實力。

與之相反,早有準備的雪軍其實一直都是在裝著疲憊不堪,其實每個士兵每天都在接受上面將軍的鼓舞,他們一直在等著夜軍的到來。

在將夜軍的氣焰打消下去后,雪軍們見識到夜軍的戰力不過如此,一個個拚命地擊殺夜軍。好在夜軍總算是經歷過幾場戰爭的人,士卒都會些搏殺的技巧,並不像之前那些雪軍面對惡劣的情況只會等死而已。只不過完全處於被動的狀態下,夜軍很難發揮他們的實力而已。

在戰爭進行到中期時,騎營主將終於坳不過隨行的步營主將的勸誡準備撤軍,雖然到底有些狼狽,但夜軍還是逃出來兩萬多人,當然留下了近兩萬士兵的屍體在戰場上。

在撤退的時候,夜軍們一個個都感到非常憋屈,不明白他們怎麼會落到敗逃的下場,紛紛憋著一口怒氣,結果夜軍在撤兵時又與追擊而來的雪軍展開一場廝殺,最後終於殺的雪軍不敢再追,最終雪軍以一萬人不到的傷亡斬殺兩萬兩千名夜軍。

許你溫暖如昨 值得一提的是大部分戰亡的雪軍都是在追擊夜軍時戰死,與之相反,夜軍理所當然的在敗逃期間傷亡最小,逃到安全區域后,騎營主將還想再帶兵殺回去,打敵軍一個措手不及,好報仇雪恨。

可惜其他將軍都不太贊成騎營主將的提議,而且那些最後抵禦雪軍追擊的士兵,在雪軍退去后,一個個都表現的疲憊不堪。兩方面的原因致使騎營主將不得不打消殺回去的念頭。

經過商議,騎營主將難違眾願即刻帶兵趕往西嵐城,在他們往回行軍不久,他們便收到最後那支雪軍大獲全勝的消息。

最後一支夜軍只有兩萬士兵,他們要殲滅的敵軍也只有三軍之數。以伏擊的方式,兩萬夜軍幾乎把那三萬雪軍殺的全軍覆沒。

那支夜軍獲勝的消息傳來后,一幹將軍又勸騎營主將過去與另一支夜軍匯合,那樣他們就不必在擔心可能來自後方雪軍的襲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