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7 日

在這兩隻巨大的魂魄魔獸周圍還有眾多的強大魔獸魂魄,而在所有的魔獸中間一名手擎方天畫戟的金甲戰神正在跟以一個面帶陰柔之氣的青年惡戰。

青年當然就是肖萬松,雖然肖萬松已經幾百歲了,但是表面卻一點也看不出來。

金甲戰神凌炎也十分的熟悉,就是在天源秘境之外見到的哪位跟凌破天戰鬥過的應天玄將。

雖然身材沒有那個樣高大了,可是相貌神態一點也沒有變化,尤其是手中的方天畫戟玄刃,更是在縮小了之後平添了幾份虎虎生威的感覺。

肖萬松的實力凌炎看不出來,但是幾百年前他已經是武尊者,這幾百年即便是沒有增長那也是十分恐怖的,而那個應天玄將更是一點也不必肖萬松差,從他們的戰鬥中隱隱約約還能看出來,這位守護天源秘境的應天玄將還要超過肖萬松的一些。

但是只不過可惜的是,應天玄將也只是一個魂魄而非本體,所以在戰鬥中雖然隱隱佔了上風,可是他並不能真正的擊敗肖萬松。

「這些就是守護雲霄峰的魂魄守護者吧?真的都好強大,應天玄將的會破竟然可以跟一個武尊者戰鬥而不落敗,如果是本體的話那得是一個什麼樣強大的存在。」

凌炎正想著,突然保護著凌雲霄的神識跟凌炎之間建立了聯繫。

… 保護著凌雲霄的神識傳來的視角中,凌雲霄臉色蒼白,先前身上的那些恐怖傷口已經再次裂開向外留著鮮紅的鮮血.可是從精神上來看凌雲霄並沒有太大的問題。



雖然如此,但是神識所收集到的信息絕對不單單是表面,除了通過視角看到凌雲霄的情況,神識從凌雲霄的身上還收集到了更多的信息,凌炎知道凌雲霄現在基本上就是憑藉著一口跟自己一爭高下的氣在撐著,一旦這口氣放鬆凌雲霄也就徹底的倒下了。

「凌炎,現在還不動手?」凌雲霄通過神識說道。

「凌雲霄,你現在的情況很不好,如果不行的話你就不要硬撐了。」凌炎稍微頓了一下之後說道。

「我的事情用不著你管,如果你不動手我可要動手了,我跟你聯手可不是為了聽你替我擔憂的。」

話音未落就看到凌雲霄手中的龍脈雙鐧突然高舉,**能量瞬間加持到了裡面。

雙鐧突然間變得明亮起來,兩條巨大的骨龍從雙鐧中飛了出來。

現在動手絕對不是最好的時機,因為肖萬松雖然看似被應天玄將所壓制了,但是應天玄將知不是一個魂魄不會長時間的這麼強橫,而肖萬松卻步步為營穩紮穩打,極有可能會在不就是后扭轉這種局面。

而到了那個時候肖萬松真正的開始反擊之時其消耗的能量絕對會極快,那個時候才是最佳的時機。

但是凌雲霄已經在毫無徵兆的情況下動手,凌炎根本來不及阻止,事到如今凌炎也只好一咬牙祭出了神識。

兩個方向,兩種不同的攻擊,凌炎跟凌雲霄的攻擊目標並非肖萬松,他們還沒有愚蠢這個地步,他們的目標是那些圍在周圍的魔獸魂魄。

這就是凌炎的計劃,先前的時候凌炎曾經遇到了龍族的龍魂守護者並且被他擊散,龍族的龍魂已經被擊散,由此凌炎已經料想到了肖萬松的戰鬥絕對是這些守護在這裡的其他魔獸魂魄,只不過凌炎沒有想到還有應天玄將。

應天玄將的出現讓凌炎的計劃實施起來變得更加的簡單,本來的計劃就是在肖萬松對戰的時候凌炎跟凌雲霄兩個人趁機偷襲這些魂魄,完全激怒這些守護者,讓這些守護者完全的糾纏住肖萬松。

現在應天玄將一個人已經纏住了肖萬松,那些魂魄守護者只是在邊上看著,如果這些魂魄也加入戰鬥的話肖萬松就會完全被困在這一層,再往上自己也就不用巨大跟肖萬松這個絕頂的強者一爭高下了。

凌炎的這個計劃看上去是一個極為卑鄙的計劃,那些自語正派的人士是絕對不屑一顧的,可是凌炎不同,凌炎不是壞人,但是卻不會那麼死板,在某些時候凌炎不擇手段的達到自己的目的,況且對方還是肖萬松,一個跟大陸上所有修者為敵的人。凌炎做起來就更加的毫無顧忌了。

兩條巨大的骨龍衝進了魔獸魂魄當中,強大的龍力瞬間讓魔獸的魂魄們感受到了威脅,魔獸的魂魄突然間就是一陣大亂。

然後這才是一個開始,骨龍的攻擊衝撞還沒有過去,滔天的大火已經從上而下壓了下來。

魂魄這種形態最為懼怕的就是火焰,即便是天鳳族也一樣,雖然那隻天鳳的山上燃燒著大火,但是那種火焰都是幻象,根本不是真的火焰。

看到這麼恐怖的天源之火從頭頂上壓了下來,這些魂魄再也平靜,一陣大亂之後到處四散而逃。

但是把這些魔獸的魂魄嚇走可不是凌炎想要的結果,凌炎要的是這些魂魄去圍攻肖萬松。所以當他看到火焰對這些魂魄有這麼大的威懾力之後立刻收起了火焰。

龍月戰天刃瞬間而出,三聖神識立刻融進了玄刃當中跟在逃走的天鳳魂魄後面追了上去。

魂魄畢竟是魂魄,而且它們不能跟應天玄將的魂魄相比,龍月戰天刃有神識的加持很快就追上了天鳳,不容分說的狠狠的砍了下去。

「啾……」一聲響亮的鳳鳴之聲響徹雲霄峰,龍月戰天刃站在天風魂魄的身上立刻讓天鳳魂魄四分五裂爆裂開來。同時那些幻象火焰脫離魂魄重新組成了一個巨大的火鳳掉頭沖著龍月戰天刃而來。

「要的就是這個效果。」凌炎不敢大意,天鳳可是魔獸中頂級的存在,自己的神識根本不可能是它的對手,所以當火鳳掉頭的時候龍月戰天刃在凌炎的控制下扭頭便回直奔肖萬松。

龍月戰天刃一擊重創天鳳魂魄,火鳳表現的一場暴怒,追在龍月戰天刃的後面緊追不放。

正在跟應天玄將惡戰的肖萬松突然看到一個精美無比猶如殘月一樣的玄刃向著自己飛來就是微微一愣,然後看到了後面緊追不放的火鳳更是十分不解。

在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的情況下,作為一個絕頂的強者肖萬松做出了最正確的選擇,那種先把未知的危險解除掉。

所以他在一擊不退了應天玄將之後對著龍月戰天刃就是一記勢如破竹的攻擊。

一個武尊者的攻擊凌炎當然不敢正面相對,那樣的話恐怕就算是三聖神識也絕對會在這一擊之下煙消雲散。

所以當他看到肖萬松做出攻擊的時候就已經開始讓龍月戰天刃調轉方向。當肖萬松的攻擊出手之時龍月戰天刃突然一個大轉彎用最快的速度向上直衝而去。

「轟……」一聲巨響在龍月戰天刃最後轉彎的位置轟然響起,漫天的能量跟火星就像天崩地裂一樣炸開。

凌炎感覺自己的胸口閥門張嘴噴出了一大口鮮血,背後的天鳳雙翼突然爆展拼盡了全部的力氣向後一竄。

在強大的勢壓之下凌炎這一下竟然飛出了十丈之遠,但是這仍然沒有躲過**的爆炸所產生的強大衝擊力。

凌炎還沒有挺穩,背後的衝擊力就已經瞬間而至狠狠的撞在凌炎的後背上穿了筋骨斷裂的恐怖悶響,凌炎再一次站立不穩向前飛去。

不過這一次凌炎不是靠自己的力量飛行,而是被這股強大的衝擊撞擊所致。

凌炎所在的位置本來就離著肖萬松有百丈之遠,在這一層如此強大的勢壓之下肖萬松的**衝擊力竟然依然能蔓延到這麼遠的位置並且重創了凌炎,這絕對是讓人嘆為觀止的一件事。

凌炎再次飛出了百丈之遠這才落地。落地之後凌炎已經沒有力氣站立,直接趴在了地上。與此同時不但是身體上的傷痛讓凌炎難以忍受,精神力也同時陷入了絕對的低谷。跟神識之間的聯繫竟然瞬間切斷。


凌雲霄現在的情況凌炎無法得知,就連龍月戰天刃凌炎也無法感覺到。

「難道剛才我並沒有躲過肖萬松的那一擊?三聖神識跟龍月戰天刃都被毀了?」凌炎趴在地上大口吐著鮮血想到。

凌炎還是小看了肖萬松這樣的一個絕對的強者所具有的的實力。但是這也不能全怪凌炎,因為凌炎親歷過最強大的戰鬥也僅限於凌破天這個武皇初涉境的威力,對於一個武尊者的戰鬥凌炎根本無從考量。

不管怎麼說,一切都是按照計劃來做的,而且已經順利的完成,結果怎麼樣就要看自己的運氣了,所以凌炎盡量的用足了用雙臂撐起身體坐了起來轉頭向後看去。

這一幕外面的人看的清清楚楚,凌炎竟然還能做起來讓所有人目瞪口呆的呆在了原地。

那可是肖萬松的攻擊,雖然只是在強大施壓下的衝擊力而並非直接擊中,但是凌炎竟然可以在肖萬松的攻擊中活下來依然是一個奇迹。

「如果凌炎是蛟龍族,這樣的攻擊下他不會如此的狼狽。」霸天蛟倒是一點不意外凌炎還活著,在他看來紫金龍鱗保護力凌炎根本沒有完全發揮出來。

一擊擊退了突然而至的未知攻擊,肖萬松立刻再次跟應天玄將戰在一出。

凌炎用盡了全身力氣轉回頭的一剎那看到一個流光正在想沒頭蒼蠅一樣到處亂竄,這個流光這是龍月戰天刃,猶豫跟神識跟凌炎失去了聯繫,以至於玄刃一下處在了無主的狀態,所以才會表現出如此茫然的現象。

而在剛才**爆裂的位置,大片的火焰重新聚集,但是速度並不快,明顯是在剛才的一擊讓這些火焰變得十分的遲鈍。

正在這些火焰慢吞吞的匯聚時,一聲鳳鳴傳來,一個天鳳魂魄體疾馳而至落進了這些火焰當中。

天鳳魂魄的回歸一下讓這些火焰再次找回了活力,匯聚的速度突然暴增,不消片刻一直浴火的天鳳就重新出現在眼前。

「啾……」天鳳沖著肖萬松就是一聲響亮的鳳鳴,然後雙翼猛震沖著肖萬松撲了過去。

雖然這只是一個天鳳的魂魄,可是速度卻讓凌炎見識到了什麼才是真正天鳳的速度。這樣的速度已經到了讓人不相信的地步,凌炎的目光還沒有反應過來天風魂魄已經撲到了肖萬松的身上。

而這個時候其他四散逃走的魔獸魂魄已經也重新穩住陣腳飛了回來,兩條巨大的骨龍在前大群的魔獸魂魄在後直奔肖萬松。

… 一個應天玄將已經讓肖萬松難以應對,天鳳魂魄的參戰更是岌岌可危的肖萬松雪上加霜.

還沒有來及應對天鳳,大批的魔獸魂魄黑壓壓的撲了上來,無奈之下肖萬松只能對著那些魔獸魂魄發出一擊。

肖萬松攻擊的威力自然不容置疑,即便是如此倉促之下的一擊依然是讓人有著摧古拉朽的威力。沖在最前面的兩條骨龍首先撞上這一擊瞬間就被擊散,攻擊的威力不減摧毀了兩條骨龍之後繼續向後而去。

後面衝上來的魔獸魂魄感覺到這一擊的強大紛紛避讓,但是肖萬松留給他們的時間並不多,只是眨眼間這一擊就撞進了大批的魔獸魂魄群中。

「轟……」一聲巨響從魔獸魂魄群中響起,流光四射能量疾飛,一時間整個第十五層完全被這些呼嘯的能量所充斥滿。

凌炎只能緊緊的趴在地上躲避著那些從頭上呼嘯而過的能量,即便是如此凌炎的背上也已經傷痕纍纍,雖然有紫金龍鱗的保護,可是背上的龍鱗已經被這些呼嘯的能量眨眼間絞碎了大片。

受到強大的攻擊龍鱗脫落凌炎經歷過,可是能把紫金龍鱗絞碎這是凌炎從沒想過的事情,這得是一種多麼可怕攻擊才能讓蛟龍的龍鱗碎裂啊,凌炎不敢想象。

就在肖萬松的攻擊在魔獸的魂魄群中爆開的時候,天源秘境中從各個方向不同的位置上同時爆出一股能量升空,以各種不同形態魔獸的形狀飛到空中之後慢慢的散開消失。

看到這種情況,很多魔妖族流露出痛心疾首的表情,更有甚至已經跪在了地上沖著天空磕起頭來。

這一擊不知道讓多少個魔妖族的魂魄守護者從此煙消雲散,這一擊也讓所有人見識到了什麼叫真正的強者,也更加明白了肖萬松的實力。

「這個人隱藏了自己的實力。」鳳韻看到這一幕之後對身邊的袁烈說道。

「鳳韻族長的見識果然了得,此人的境界已經不是我等能看出來的了,他的一擊絕對不會只有這些威力,雖然應天玄將的戰鬥力不容置疑,但是畢竟只是一個魂魄,卻能在表面上看起來壓制住了此人,實在讓人想不明白啊。」袁烈點頭說道。


「這個肖萬松向來是心機著稱,誰也不知道他這樣做是為了什麼,但願凌炎大人能看透這個人的心思吧,說不定這個人在將來就是大人最大的敵人。」鳳韻擔憂的說道。

「族長,如果真如你所說的那樣,等他出來之後我們魔獸家族合力一起將此人斬殺於此地替凌炎絕除後患不是更好。」鳳瑤聽到鳳韻的話之後說道。

「你太小看此人了。」鳳韻正色道:「他能在開啟祭壇的時候敢正面對龍族出手,而且最後還開啟成功了,就說明這個人絕對不簡單,更何況天命傳承在一個人的體內存在的時間來算肖萬松的天命傳承早就該消失了,可是現在他卻依然擁有,不管什麼原因,這件事絕對不是一個普通的強者可以做到的。」

「難道我們就明知道他會對凌炎造成威脅而不管嗎?」鳳瑤道。

「一切等凌炎大人從裡面出來之後再說吧,你且好好的看著就好。」鳳韻道。

雲霄峰內,趴在地上的凌炎背上的紫金龍鱗大半脫落,一部分被絞碎,好在這股衝擊力並沒有繼續下去,就在凌炎快要堅持不住的時候終於散開。

「龍脈雙鐧,凌雲霄?」戰鬥中的肖萬松一擊擊退了應天玄將伸手在空氣中抓過了一縷還沒有完全散開的骨龍能量眉頭一皺自語道。

肖萬松的話音未落,一個渾身燃燒著火焰的神識手擎一對雙鐧出現在了他的面前,也不答話對著肖萬松就是一擊。

這種攻擊肖萬松當然不會看在眼裡,只是輕描淡寫的揮了一下手,這個手擎雙鐧的神識就被擊飛。

「呵呵,我以為是凌雲霄背棄了協議對我背後下手,原來又是這個凌炎,看來凌雲霄到底是沒有對付得了這個凌炎。」肖萬松見到這一幕之後緊皺的眉頭散開釋然笑道。他現在的這幅狀態根本沒有一點面對眾多強敵時的那種緊張。或許正如鳳韻所說,肖萬松隱藏了自己的實力,眼前的這一切對他來說根本構不成威脅。

被肖萬松擊飛的神識散開之後很快重新匯聚消失在肖萬松的眼前。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應天玄將被擊退後再一次發起了攻擊。剩下的那些魔獸魂魄也一起隨著應天玄將對肖萬松展開了圍攻。

肖萬松十分冷靜的轉頭看了一眼通往最後一層的入口,在哪個位置上一層淡淡的能量結界在若隱若現的閃動,看上去根本沒有什麼阻擋之力。

看到這層淡淡的結界肖萬松臉上浮現出一抹讓人難以捉摸的陰柔笑容,然後再次催動繼續展開了戰鬥,根本沒有過多去關注剛才偷襲他的凌炎。

肖萬松沒有在戰鬥中把凌炎放在眼裡,這正好給了凌炎一個喘息的機會。

凌炎自己也在為這一次的計劃而感到后怕。計劃是圓滿的,實施的也很成功,可是也僅此而已,僅僅是成功的完成了計劃,但是這個計劃無論多麼成功都得不會對肖萬松造成太大的阻力,這是凌炎對肖萬松實力不了解的給後果。

凌炎沒有時間去考慮這些,立刻從儲戒中取出回元丹吞了下去。

大約過了一盞茶的時間之後回元丹的能量完全被凌炎吸收,凌炎集中了所有精力去感知已經跟自己切斷聯繫的三聖神識,好在這個過程倒是很順利,凌炎沒有太費勁就重新尋找到了神識的蹤跡,並且召喚了回來。

凌炎把龍月戰天刃收好,然後再一次服下回元丹之後開始跟保護著凌雲霄的神識建立共鳴聯繫。

但是神識傳回來的消息並不好,通過神識的視角凌炎看到凌雲霄靠在一個牆角氣若遊絲臉色蒼白,戰袍已經完全被鮮血然後,身下還有大灘的血跡已經流出了很遠。

「凌雲霄,不要裝死,我們成功了,肖萬松被纏住了,我們該走了。」凌炎看到凌雲霄現在的這個狀態不知道為什麼,竟然在心裡有些一些不忍。

「凌炎,看來我是沒法繼續了,我好不甘心。」凌雲霄想要挪動一下身體,但是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沒能讓身體弄懂半分,最後無力的癱軟下去。

「你說什麼?你要放棄?」最後一層意味著就要看到本源力,凌雲霄歷盡了千辛萬苦走到了里卻在最後一步的時候停了下來,不管是敵是友,這種事情都難免讓人有些傷感,凌炎便是如此。

「放棄?笑話,我凌雲霄從來不會放棄任何事情,但是這一次你贏了,你又一次贏了我。凌炎你記住,不是我自己要放棄,而是……」

說道這裡凌雲霄停了下來,凌炎也沒有去接話而是等著凌雲霄自己把話說完。

過了好一會凌雲霄才慘慘的一笑接著說道:「你比我強,運氣比我強,我的運氣太差了,但是即便是你得到了本源力,最後你也只在為我凌雲霄做嫁衣,在比武的時候我會把它從你的身上搶過來,那一次我不會輸了,絕對不會。」

凌雲霄的這番話充滿了不甘心,更是能從他的語氣中聽出來,他對凌炎的語氣雖然沒有什麼太大的敵意,但是妒忌跟怨氣卻更深了。

通過凌雲霄的語氣凌炎聽出了其中的含義,所以也沒有多說什麼,兩個之間的較量跟對立是不可能通過一次合作就化解的,所以凌炎沒有任何的猶豫。

「既然如此,那我無話可說了,我會留下一個神識在這裡保護你,等我回來的時候我會帶你出去的。」說完凌炎就要轉身離開。


「我不用你保護,更加不需要你帶我離開,我雖然沒有繼續的能力,但是離開還是難不住我的。」凌雲霄叫住凌炎說道。

「如果沒有我的神識,你會被肖萬松發現。」

「你把我的雙鐧帶走,就算是肖萬松發現了我也不會把我怎麼樣。」凌雲霄看了一眼在神識手中的靈脈雙鐧說道。

「那可是你的玄刃。嵬嵐大陸每個人都想得到的龍脈雙鐧。」凌炎道。

「我當然知道,如果是別人的話即便是我死了我也不會交給別人,但是給你我放心,你替我保管,等宗族的比武的時候你會給我的。」凌雲霄道。

「你就這麼相信龍脈雙鐧到了我的手裡我還會再還給你?」凌炎笑道。

「我不喜歡你,而且十分討厭你,但是你的人品我還是相信的,所以你把雙鐧帶走吧,雙鐧不在我的手裡肖萬松就不會懷疑我。」對面站著的是神識,但是祭鍊師的神識跟本體沒有什麼區別,所以凌雲霄看著神識的眼神就跟看著凌炎一樣,十分的堅定。

「好吧。」凌炎點點頭:「雙鐧我帶走,等宗族的比武的時候我會把它交給你的,保重。」

「不送。」

雙方的道別十分的乾淨利索,神識帶著雙鐧瞬間離開回到了凌炎的身邊。

凌炎把龍脈雙鐧收進儲戒,然後看了一眼戰鬥的肖萬松一轉身向著最後一層的台階處走去。

… 等來到通往最後一層的入口之後凌炎才發現,這個看似毫無阻力的結界竟然是一道不可逾越的屏障。

而且這個結界並非屬於雲霄峰的,而是由人後來布置的。

通過這層淡淡的結界凌炎看到在通往十六層的台階上面到處充盈著讓人感到吃驚的能量。那些能量就這樣毫無規則的飄動,不回去觸碰周圍的走廊,更不會觸碰這個結界。

隔著這個結界凌炎就已經感覺到了來自這些能量的強大力量。

「難道這就是本源力?」凌炎看到這些飄蕩的能量心中暗道。想到這裡凌炎不由自主的看向凌雲霄的方向。

一步之遙,僅僅是一步之遙近在咫尺,可是凌雲霄卻在這最後的一步徹底的失去了競爭的能力,這才是一個要強人的最大的悲哀。

凌炎沒有精力去管別人的遭遇,這個不起眼的結界成了凌炎現在最大的障礙。

「哈哈,凌炎,第十六層近在咫尺,你應該已經看到了那些能量吧?可是你卻得不到。」戰鬥中的肖萬松竟然在這個時候出現在了凌炎的身邊。

凌炎大吃一驚,轉頭看去,就看到剛才還在戰鬥的那些魂魄已經全部消失,就連應天玄將也不知所蹤。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