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9 日

在甲板上,站着上百個衣冠楚楚的人互相交談着,就是這小部分人,統治和壟斷了香江大部分行業。

秋楓目光掃了一圈,看向身邊的燕婷婷,笑道:“燕小姐,你今天很漂亮啊,前凸,後翹!”

燕婷婷穿着一身潔白的禮服,和白皙的皮膚相映生輝,年輕的身體略顯瘦削,但也算有料。秋楓把“後翹”兩個字咬得重了些,意有所指。

“你……該死的土包子!”燕婷婷咬牙切齒的低喝道,對秋楓的威脅深惡痛絕,但是也隱隱有些懼怕。

“婷婷,賭王叔叔讓我來叫你。”萱姐走來,她年紀也並不是很大,但氣質透着一種端莊和大氣,心靜似水,人淡如菊。

“我知道了。”燕婷婷知道萱姐這是在給她解圍,不然她不知道會被秋楓氣成什麼樣。

等燕婷婷離開,萱姐纔對秋楓兩人歉意的笑笑:“實在是抱歉,影響了兩位的興致。”

秋楓笑道:“沒事,我都習慣了。”

“秋先生有雅量。”萱姐感嘆,而後看向了狄麗巴,“狄小姐,好久不見了。”

“好久不見。”狄麗巴點頭致意,星眸瞥了秋楓一眼,有些好奇萱姐和秋楓是怎麼認識的。

南宮萱,是除了香江四公子外,最受關注的商業女強人,可以說能夠在三大豪門的光芒下引人注目,已經足以證明很多問題。這個今年就要三十歲的女人,在商場裏縱橫捭闔,心知如妖,或許和老一代巨頭還有所差距,但是也差不了多少了。

因此很多家族的年輕一代對萱姐馬首是瞻,將她和四公子並列,而其中燕婷婷和她走得最近。

似乎是猜到了狄麗巴的疑惑,秋楓微微一笑,道:“說起來我們也是不打不相識。”


不打不相識?

南宮萱神色一呆,旋即有些哭笑不得,幸好把燕婷婷勸走了,不然聽到這句話指不定生出什麼是非來。

爲了轉移兩人的注意,南宮萱幫兩人各自拿了一杯酒精飲料,然後帶着兩人走到了靠海的一側,在略帶鹹腥味的海風吹拂之下,衣角飛揚。

南宮萱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斜對面的一羣年輕人,南宮萱說道:“裏面有幾位秋先生應該認識,都算得上婷婷的朋友,前天見過。”

“嗯。”秋楓點頭,表示有印象。說是燕婷婷的朋友,但更多還是衝着燕婷婷和南宮萱的關係來的,想要拉近和南宮萱的關係。

南宮萱又指向旁邊:“那邊的幾位,都是賭王比較倚重的老前輩。在他們後面的幾個年輕人,是黃家的年輕一代。”

秋楓看去,一眼就看到了被包圍着的黃家明。

黃家李家不同,李家是新晉的豪門,崛起太快,根基難免會淺薄一些,在人丁上也比較稀少,而黃家早就開枝散葉,以黃家明爲核心,還有三個兄弟。當然,他們互相之間同樣存在殘酷的競爭,無需多說。

受邀的是黃家,由家主親自指派他們幾人代表。李家同樣如此,僅來了李皓月一人。

黃家明早就注意到了狄麗巴和秋楓,尤其是南宮萱親自帶着兩人,讓他心中震動,從沒聽說過狄麗巴和南宮萱還有交集啊。但是……黃家明眯了眯眼,打消了過來打招呼的念頭。

南宮萱爲秋楓一一介紹這些客人,當做爲燕婷婷的賠罪,不得不說,這個女人一眼就看出了秋楓的窘境,就是沒有引路人。

“那幾位分別是保安局局長、行署專員,還有廉政公署的廉政專員……”

“最裏面的那幾位,就是律政司司長、政務司司長、財政司司長。”

香江最高的行政長官是特首,下面有律政司司長、政務司司長、財政司司長以及各個公署和局,專員或局長就是對應部門的最高長官。

秋楓暗自點頭,在場百餘人,南宮萱全都認識,而且介紹很到位,被人那般推崇,可比肩四公子絕非僥倖。

“麗巴,南宮小姐。秋先生。”李皓月走了過來,同時也有很多目光隨着他望了過來。

李皓月臉上帶着親切的笑容,看向南宮萱:“有段時間沒見面了,聽說南宮小姐最近準備開拓海外市場了?”

南宮萱微微一笑:“只是有這個念頭罷了,到時候若是需要李少爺幫忙,李少爺可不能拒絕。”

“哈哈,當然!”李皓月笑着點頭,不再言語,意思很明顯,許諾了你利益,作爲剛剛爲狄麗巴介紹的酬勞,現在我來了,你該忙就去忙吧。


南宮萱適時向秋楓和狄麗巴告辭:“既然李少爺來了,我就先失陪一會兒了。”

她幫燕婷婷還秋楓一個人情,又從李皓月那裏用狄麗巴的人情換了一些利益,算是扯平。

秋楓心裏跟明鏡似的,目光一轉,落向了遠處海天一色的盡頭,看不清分界,不禁有些恍惚。

這就是豪門子弟的生活,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

真的是自己想要的嗎?

就在這麼想着的時候,有人高呼了一聲:“新人來了 !” 新娘趙芷若的住處離碼頭並不是很遠。在和燕家麒麟子訂婚並宣佈婚訊之後,就在這邊置辦了一套海景別墅,爲的就是在婚禮這天派上用場。

有人這麼一招呼,所有的賓客全都停止了交談,走到了船舷的旁邊向遠處看去。

一支整齊的車隊長龍,從遠處的拐角出現。一輛接一輛完全一樣的勞斯萊斯駛來,靠近碼頭,整齊劃一,前後的間距幾乎相同。


五輛,十輛,二十輛……

車隊越來越長,而從視線盡頭的拐角處,卻仍然一輛接一輛冒出來,似乎永無止境。

這不是隨處可見的大衆牌,而是帶着雙R標誌的豪車,幻影系列,落地價每輛差不多……千萬。

初步估計,燕家爲了這次曠世的婚禮,光是預算就接近二十個億!

何謂豪門?

一擲千金,可見一斑。

越向金字塔的頂端,財富就越發集中,羊城四大一流家族,財產均在百億以上,但是到了千億級別,才能算得上一方豪門,而在香江,這個門檻還要高的多。

二十個億,遙不可及,但是對於極少數人,彷彿只是一個數字。

五十輛勞斯萊斯!排成一字長龍,整齊劃一,穩重而大氣,緩緩駛來。婚車車隊終於看到了尾,而爲首的一輛,已經開到了停車場的入口。

碼頭上,只聽到“嘩嘩譁”的幾架直升機盤旋的噪音,還有震天的禮樂。

雖然有兩架直升機一直跟着車隊,網絡上已經有了視頻——知道是一回事,但是現場親眼看着五十輛一模一樣的豪車彷彿迎檢一般從面前開過,那種視覺上的衝擊,讓記者們都忘了摁快門,更別說議論了。

唯有震撼!

豪車、遊輪、衆多重量級的賓客!無不向世人在宣佈這場婚禮的浩大、隆重!

“或許很多女人都幻想着能有這麼一場婚禮吧?”狄麗巴喃喃自語。

秋楓目光掃過,看向了圍觀的人羣裏那些年輕男女。夢想總是很美好,然而幸運兒總是極少數。

李皓月身板筆直,臉上帶着自信的笑容。他絕對是那極少數之一。

數分鐘之後,五十輛婚車均駛進了停車場,那裏專門留有一塊空地供他們停泊,列成了一個方陣。

一共四架直升機盤旋,搭載着幾個記者,他們將鏡頭全部對準了地面,通過網絡把這一幕傳到了成千上萬的電視、電腦、手機上。


萬衆矚目之下,一個個身穿西裝、禮服的年輕男女們從豪車之中走了出來,都是兩位新人的伴郎和伴娘。他們分列在紅毯兩邊,率先爲新人送上祝福,恭喜他們走向婚姻的殿堂。

啪嗒。

最後的車門打開。新郎身穿潔白的西裝,黑色的領帶,高大魁梧,劍眉星目,自帶着一種睥睨一切的自信,他就是賭王麒麟子,燕家的血脈;新娘則披着華貴的婚紗,面容姣好,帶着幸福的笑容,光彩動人。

趙芷若相比於燕麒麟身材顯得有些嬌小,兩人攜手而來,沿着紅毯走向了“執手偕老號”。在他們身後,還有兩個人提着新娘冗長拖地的裙襬。

“轟轟轟轟轟轟轟……”

禮炮不絕於耳,伴郎伴娘們大笑說着祝福,手中的小禮炮噴射出一蓬蓬紅色花瓣,落在了新人的身上。

趙芷若笑靨如花,小手放在燕麒麟寬厚的手掌之中,踏實而幸福。

新人和伴郎伴娘團走上了遊輪,有不少客人都圍過來迎接,紛紛道喜,兩位新人也一一回禮,表達感謝。

“麗巴!”等新人走出人羣,趙芷若一眼就看到了身穿淡藍色禮服的狄麗巴,笑容更甚,連連衝他們招手,“李少爺也在啊。”

狄麗巴、秋楓、李皓月一起走了過去。

“芷若,你今天好美!”狄麗巴臉上掛着羨慕之色。

“我相信到你出嫁的那天,肯定更漂亮。”趙芷若握住了狄麗巴的手,目光有意無意地看向了李皓月,然後又看向了旁邊的秋楓,目光略帶好奇,“你就是秋楓嗎?”

顯然,趙芷若有關注狄麗巴的事情,對秋楓有所耳聞。

“我是。都說只羨鴛鴦不羨仙,祝二位新婚快樂,情比金堅,百年好合。”秋楓笑道。

“謝謝。”趙芷若挽住了燕麒麟的手臂,笑容甜蜜。

“麒麟,芷若,我也祝你們天長地久,白頭偕老。”李皓月手中端着一杯酒精飲料遞給了燕麒麟。

“剛到你就想灌我。”燕麒麟哈哈一笑,今天是他的大喜之日,自然來者不拒,直接接過了酒杯和李皓月幹了一杯之後,又看向了秋楓,眼中有異芒閃動,“我替我妹妹給秋先生道個歉,還希望秋先生不要介意。”

“自然。燕小姐性情中人,我們其實……不打不相識。”秋楓微微一笑。

“你!”背後,一個幾欲抓狂的低喝聲傳來,正是前來迎接兄長的燕婷婷,雙眼噴火,牙齒咬得嘎吱作響,“土包子,誰和你……不打不相識!”

“婷婷,不得無禮。”燕麒麟瞪了一眼道,平時雖然寵溺,但是該教導的時候同樣不容置疑。

燕婷婷噘着嘴,沒有再說話。當着燕麒麟和李皓月的面,她乖乖地收起了脾氣:“哥,嫂子,祝你們新婚快樂,長長久久,和和美美。”

“謝謝婷婷。”得到小姑子的祝福,趙芷若的笑容更加明豔動人。

“麒麟、皓月!”兩位公子哥聯袂而來,風度翩翩。

其中一個穿着得體的黑色西裝,將修長的身形襯托得挺拔而精神,走來的每一步都像是經過丈量,無比精準,正是四公子之一的黃家明。

而在黃家明的身邊,是一個戴着金絲眼鏡的年輕男人,散發着一種書卷氣,笑容亦十分溫和。他是王家輝,香江特首之子。

“四公子聚首了。”不遠處有人低語。四公子站在一起,簡直可以用光芒萬丈來形容,如果不出意外,下一代站在香江頂端的人裏,絕對有他們四人一席。

“祝兩位永結同心,海枯石爛。”黃家明和王家輝共同舉杯。

“多謝兩位。”燕麒麟重新拿了一杯酒,一飲而盡,豪氣沖天。

“諸位久等了。”燕麒麟放下酒杯,面不改色,衝甲板上的衆多客人說道,“裏面已經準備好了,請大家移步吧。”

“嗡……”

燕麒麟話音落下沒多久,遊輪發出了一陣低沉的轟鳴,發動機開始運轉,將衆人帶到遼闊的海洋上見證新人的婚禮。

“轟轟轟轟……”

岸邊,禮炮歡送。 所有人移步到了遊輪的大廳中,數十張桌子佈置完畢,早就有一批人走了進來,包括男女雙方的親友,還有三位司長,正坐在一個略顯滄桑的人的下手。

沒有掩飾鬢角的斑白,還有歲月在他額頭上留下的皺紋,但是雙眼之中精光四射,面色紅潤,看上去仍然龍精虎猛,不怒自威,氣勢迫人。

賭王,燕進!

他在香江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關於他的事蹟流傳極爲廣泛,甚至以此爲藍本,改編成了電影、電視劇等,頗受好評。

燕進和三個司長之坐在最裏面,談笑風生。和燕進並排還坐着一個有些侷促的中年男人,他是趙芷若的父親。儘管和燕進不是第一次見面交談,燕進也和他同輩論交,不過他仍然會感受到一種壓力。

而在一旁,還有一個神父模樣的老人,安靜地看着。

“竟然是他!”有部分年歲比較大的人露出了一抹震驚。


那是香江第一任特首許昌盛,卸任十幾年了,竟然來做今日的主婚人!不過旋即他們又釋然了,這位前特首和燕家走得很近,本身威望也不低,可以說相當合適。

“他們來了。”燕進正對着大門,看到最後走進來的燕麒麟,露出了笑容。

“麒麟子來了。”三位司長回首,紛紛讚歎,“男才女貌,真是天作之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