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3 日

在校園的牆角處,發生了一件有趣的事情,一個青年翻身從高牆之上跳下,動作姿勢優美。跳下之後,他英明的一笑,直奔自己所屬的班級。這個青年染着一搓黃色的頭髮,下巴還有一個小小的傷痕,眼睛更是精神可佳。

穿過走廊,那個男子奔入了大二(5)班。看到這個青年,有兩個男子激動的大叫了起來。

“大哥,你可算是回來啦,兄弟們正等着你給我做主呢!”

說話的不是別人,正是前幾天被聶天明打的有些紅腫的李氏二霸,一看自己的老大回來了,興奮地差點哭了起來。

那青年看到這李氏二霸的糗樣,不禁怒了,一腳便踢掉了一張桌子,大聲問道:“告訴我,是誰打傷你們的?竟然敢和我韓夜過不去!”

在這個學校,得罪了李氏二霸就是得罪了韓夜,而打了李氏二霸,也就相當於和韓夜過不去,那得罪韓夜的人,就非得給個顏色讓他瞧瞧。

“他是大一10班廣告設計班的。”李科抓着那還有些疼的手,答道。

“那好,李哼,李科,你們現在就過去,幫我把那個人給我帶到這裏來,我要親自問話!”

李科和李哼點點頭,這居然有自己的老大做主,那個聶天明根本沒什麼好怕的,大搖大擺的從走廊穿過,來到了大一10班的門前,那李科和李哼踢開了校門。

“聶天明,你出來,我們老大叫你!”看到聶天明正在睡覺,李科大聲的衝着裏面叫道,完全是把自己的老大當成是擋箭牌了,變得異樣的囂張。

聶天明擡了擡眼皮,真是冤家路窄,想不到這兩個大條這麼快找上門來了。

“出來!”那個李哼也是迫不及待,衝着聶天明勾了勾手。

蔣濤等人看這李哼和李科又欺負人了,都不怎麼看得下去。蔣濤甚至站起來,大眼晴瞪上了那李氏二霸。

“算了,蔣濤,我沒事的,他們找我也就是聊聊天,說說話而已。”聶天明害怕蔣濤因爲自己而惹上麻煩,立刻對蔣濤說道,同時走出了門外,對那李氏二霸說道:“帶路吧。”

李氏二霸得意的一笑,心裏盤算道:“看你等會還怎麼囂張!”

聶天明不帶懼色的跟在那李氏二霸的身後,任憑李氏二霸將自己帶到了大二五班的門口。

“進去吧!”那李科很江湖的瞟了一眼聶天明,身上多餘的贅肉抖動了一下,很無敵的壞笑着。

聶天明緩緩走進了教室,教室內凌亂的一塌糊塗,一張張桌子翻到在地,地上還有灘灘別樣鮮紅的血跡,同時那地上還躺着四五個人,這些人的胸口處紅得發紫,有的部位還流出了鮮血。

那韓夜滿身是血的坐在椅子上,背對着聶天明,同時兇狠的看着地上那五個被打得快要住院的人。

“大哥,我們不知道那場子是你的,要知道是你,我打死也不敢動啊,大哥我知道錯了,你就饒了我吧!”其中一個躺在地上的人影,邊抹着自己的眼淚求饒道,這一抹,眼角上就多出了幾抹鮮血。

“大哥,人都帶來了!”那李科走到了韓夜的面前,很專業的鞠了一個躬。

“行了,把這五個人隨便擡出去!”韓夜從桌子上拿起紙巾,擦了幾下自己身上帶血的手。

“好咧!”李科答應一聲,抗走了一兄弟,李哼見狀,也笑笑,巨大的肌肉扛起了兩個身影,身邊又有兩個小弟一起上前扛起其他兩人,接着五個人就被轟轟烈烈的扔出了班級。

“李科,把門關上。”那韓夜招呼了李科一聲,脫掉了身上的背心,摩拳擦掌,做起了熱身運動。雖然有半邊的頭髮擋住了他的臉,聶天明還是隱約感覺到這韓夜並不簡單。

聶天明苦笑一聲,他當然知道這韓夜要做什麼,同時擺好姿勢準備應戰,那李氏二霸上次的拳頭雖然笨拙,但卻出拳有序,顯得是敗於韓夜所學。如今有機會親自和韓夜一較高低,聶天明自然不會錯過這麼好的機會。

“來吧!”聶天明大叫一聲,等着韓夜先出招。

“喝!”韓夜怒喝一聲,忽然抄起一張椅子,看也不看聶天明就掃了過來,聶天明暗吃了一驚,這校園打架果然是狠,說也不說就直接幹家夥了!

那好,既然你玩武器,我也玩武器。 聶天明瞥了一眼,自己的周圍正好有一張椅子,不待多想,舉起那椅子就擋在身上。

“哐!”韓夜攻擊太猛,聶天明的椅子硬是被砸了粉碎,四周飛出了各處的木材,只留下一根椅子腳在聶天明的手上。

看着手中的短棍,聶天明悲催的嘆了口氣。那韓夜乘勢又來,整張椅子掃去,這速度絕對是練過的,絲毫不給聶天明思考的時間,聶天明急中生智,放手一搏,那根長長的鐵棍夾住了韓夜的椅子。

韓夜想抽,但是用盡了全力,卻怎麼也收不回來。忽然大叫一聲,踢腳而起!“哐!”又是一聲巨響,那張椅子被踢了個粉碎,韓夜的手中也是一把短棍。

“哈哈,腿法不錯!看來是個練家子!”聶天明退後一步,忍不住誇道。想這腿腳乾淨利落,狠勁十足,絕對是軍中奇才,聶天明不免暗暗覺得不妙,這要是再出一個韓夜和自己打,那自己絕對是非敗不可。

“你也不賴啊!”韓夜回讚了一句,衝身上前,一根短棍揮了起來,聶天明被韓夜的快節奏給嚇到,這小子出手還真是快啊,簡直就跟瘋子似的,想也不想就上了,完全不給自己思考的時間。

那短棍輕盈的揮向了聶天明的小腹中,聶天明連忙持棍檔上。


“哐!”韓夜的短棍打斷了聶天明手中的短棍,聶天明抓着雙手的短棍,連連叫苦。

“別愣着啊!專心接招!”那韓夜看聶天明卡住了,連忙催促道,一個炫麗的轉身,掃棍。聶天明冷眼一看,詫異住了,這招似曾相識,而且他非常熟悉,這招式的效用。

首先一個橫掃腿,叫敵人慾躲不及,就算躲過了那橫掃腿,也不能躲過韓夜手中的短棍。

而這一招,他卻有辦法破解。

只見聶天明身軀一躍,躲過了韓夜的攻擊,那韓夜微微一笑,手中的短棍抵在了聶天明的脖頸之處,聶天明身體慢慢向後劃去。

“你輸了,同學!”韓夜自然的一笑,他一招就是爲了同時發出兩種攻擊,同時又導致對手無法同時躲開自己的招式。誰知聶天明冷冷一笑,忽然從自己的袖前抖出了自己的血魔,迅速的在空中划動兩下,那韓夜手中的短棍一分爲二,一截掉在地上,聶天明輕輕翻轉身體,翻到了身後。

韓夜當然沒想到自己的招式就這麼被躲了過去,可是此時,卻見到一隻飛刀在半空中旋轉,聶天明忽然躲在那韓夜的身後,抓住那柄刀,將刀抵在韓夜的脖子上。

韓夜流出了冷汗,問道:“你究竟是誰?”

那聶天明忽然抽刀,在韓夜的臉上颳了幾下,韓夜前一半的劉海被削了乾淨,一張清澈而又英俊的臉龐擺在聶天明的跟前。

“阿夜,是我,你天明哥。”聶天明收刀,表情凝重。剛纔那招式令聶天明想起了一個人,而那個人就是自己苦苦追尋的人,阿夜。

原本他還不怎麼確定,這個人就是阿夜,可是當韓夜那張臉龐徹底被揭開時,聶天明確定了自己的判斷,除了無言的感動還有激動,聶天明無法形容自己此刻的感受。

“天明哥?”韓夜張大了嘴巴,激動地抱起了聶天明的胳膊。幾年不見,兩人都還不是很擅長去表達這種突然相見的情感,只是心中保留的那份情誼揮之不去。兩人不言而喻,深情的注視着,僅僅握着雙手。

“大哥,這到底還打不打啊?”李科不解,打破了局面。心中琢磨着,這究竟是神馬情況?這麼剛纔還怒火滔天的兩個人,這會怎麼矯情的跟個小妞似的?

“靠,打你信不信!”那韓夜揮出手肘,那李科害怕的往後退了一步,那韓夜趕緊拉了一張椅子給聶天明坐,介紹道:“這是我哥,我親哥,快叫哥!”

“哥。”李哼和李科極不情願的喊了一聲哥,遞上了煙給聶天明。

那李科和李哼憋屈啊,本來是打算讓韓夜給自己出口氣的,沒成想這聶天明居然是對方的哥哥,這下不但是氣出不了了,就連動都聶天明的想法都不能用了。


聶天明將那煙接在手上,,點燃,抽了起來,瞟了一眼李氏二霸,說道:“兩人這身板不錯,不過你還真不該教他們這些東西。”

韓夜笑笑,連忙點頭:“那是那是,你們都聽見天明哥說的話了吧?下次長點記性,別沒事就竟是欺負人!”

李氏二霸只有點頭的份,教訓了李氏二霸,韓夜忽然想到了什麼,立刻說道,“哥,這課咱也就別上了,今天高興,我們喝酒去!”

聶天明也是高興,爽朗道:“得了,曠課就曠課,走喝酒去!”

韓夜和聶天明拐出了教室,留下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的李科和李哼,呆呆的站在原地。

話說,韓夜和聶天明從牆上翻了出去,兩個人來到了酒吧,韓夜點了一大堆的東西,一箱的瓶酒。

“天明哥,這些年,你都哪去了?”那韓夜給聶天明灌了一杯瓶酒,關切的問道。

“哎,別提了,這些年哥過得一直都很寂寞,沒車,沒錢,沒老婆。就在這個城市裏混着日子。”聶天明苦笑的答道,拿起酒杯,灌入了嘴裏,打了一個隔,聶天明補充道,“這些年,我一直都在找你。”

“我知道。”韓夜有些羞愧的低下了頭,拿起酒杯迅猛的灌了一口,說道:“那次任務失敗之後,我就偷偷的離開了你們,造成了我死掉的假象,可最後還是被你們識破了。這些年,我常常想起我們在一起的日子。”

“過去的事情就別提了,現在我們不都過得好好的嗎?人呀,就是應該向前看。”聶天明稍微安慰着韓夜,試圖讓他的情緒穩定下來。

“嗯,天明哥說的是,只可惜物是人非啦!”那韓夜感嘆着,又灌了一杯酒水,忽然說道,“天明哥,我告訴你一個好消息。”

“什麼好消息?”聶天明忽然提起了興趣。


“我找到自己的父母了,現在是我姓韓。”那韓夜說話時,臉上洋溢着溫暖的笑,忽然又問道,“這些年都有舒雅姐的消息嗎?”

聶天明搖搖頭,“這些年,我一直在找舒雅,可惜就是找不到她。”說完,長嘆了一口氣。瘋子的情報雖然迅速準確,但是要找到隱藏高手舒雅,那還得花很大的功夫。

“呵呵,對了,那天明哥這次來學校都是爲了幹什麼啊?”韓夜不想聶天明太傷心,巧妙地轉移了話題,問道。

“哦,我是保護一個女孩子的。”聶天明坦言,在阿夜的面前,沒什麼事情是需要隱瞞的。

“是你喜歡的人?”韓夜八卦的低着頭,看聶天明表情的變化。

聶天明搖搖頭,“是一個我甩也甩不掉的麻煩。”說着,拿起一瓶的瓶酒猛灌。故友相見,難免就要說長說短,這裏就不多加述說,兩人暢飲暢聊,當兩人同時回憶起和那扛劍之人的搏鬥,都對那扛劍之人沒有任何映像。

很快就過去了一箇中午,那韓夜喝得大醉,兩個人都覺得累了,該回去班級休息了。臨走了,那韓夜想起了什麼,忽然對聶天明道:“天明哥,這個學校真正的老大其實並不是我,這個學校裏有一個叫做王峯,如果可以的話,儘量不要惹他!”

“哼,管他什麼王峯,黃蜂,只要惹上了我聶天明,我就要他好看!”聶天明不屑的笑笑,根本不把王峯放在眼裏。

韓夜無奈的搖着頭,笑道:“天明哥還是那麼好強啊。”

和韓夜一起翻了牆,聶天明說了一些常聯繫之類的屁話,翻牆回了自己的班級。

此時已經是大中午的休息時間,聶天明躺在牀上休息了一會,就聽到四周突然躁動起來,超級大聲的廣播聲在學校迴盪。

聶天明無神的從班級走出來,看到操場上學生們一推一推的,面前擺着椅子,桌子,廣告條,有的甚至還配備上了字條。

“街舞社!”“文學社!”“法律社!”“柔道會!”“跆拳道!”等等的文字條幅批在各處。


“來來來,走一走,看一看,瞧一瞧,文學社招人啦!”一個男生拿着話筒大叫了起來,一個秀氣的女生走到那大喊的男生面前,說道:“學長,我報名參加文學社團。”

那男學員雙眼突然發亮,在那蕭雨的身上四處瞅了起來,拿出一張表格被蕭雨,說道:“請填表格,表格填完,面試通過之後,你就是我們社團的成員了。”

聶天明定睛一看,那不就是蕭雨嘛?趕緊走了過去,和蕭雨打招呼道:“蕭雨,這個文學社是什麼東西啊?”

“哦。這文學社團呢,就是一種交流文學的場合和地方。”蕭雨擡起頭來,飄飄的秀髮香味在聶天明的鼻間飄過。

“那我也報名。”聶天明說道,靠在桌子上,衝着那個拿話筒的男生叫道,“筆和紙拿來,我填表格。”

那男子一臉不樂意,但是既然有人蔘加社團,也沒有拒絕的道理,拿出了一張表格,沒好氣的砸在桌子上。聶天明曉得這男生肯定是羨慕,嫉妒,恨啦,也不管那男子的感受,唰唰的在紙上填好了資料。

心裏樂滋滋,愛羨慕就羨慕去吧! “呦,大爆料啊!聶同學居然還會參加文學社團啊!”吳倩倩不知道從哪裏殺了出來,從聶天明的身後發出聲音。

“我靠,老子熱愛文學不行啊!”聶天明反駁道。

“切。”那吳倩倩不屑的歪了一下嘴角,“你熱愛文學?我看你要是不糟蹋文學就不錯了,還熱愛文學呢?我看你是看蕭雨加入文學社,你才加入文學社團的!”

“額。哪裏啊,我對文學充滿了摯愛。”儘管話被說中了,聶天明還是硬着臉吹道。

“吹,你接着吹。”吳倩倩眯起了眼睛,做出看不起人的神態,忽然走到了舞蹈社團那裏,對一個戴着眼鏡的學長說道:“學長,我報名。”

那學長本來都快睡着了,被吳倩倩這美女一叫,趕忙有了精神,匆匆忙忙找筆。

“哈哈,吳倩倩同學,看不出來,你還會跳舞蹈啊?”聶天明看了一眼吳倩倩,調笑道。

“那是,你姐要是跳起舞來,那絕對是震驚全場啊!”吳倩倩失態的笑笑,當地上打轉了起來,當真把現場當做舞臺。

“呵呵,老巫婆轉圈圈,有意思。”聶天明嘿嘿一笑,這吳倩倩轉起圈圈來,還真是美麗,就像是一隻炫美的孔雀。

“聶天明,你聽說過老巫婆有魔法嗎?”那吳倩倩突然停止轉圈圈,秀出自己的長長的指甲。

聶天明見狀不叫不妙,一溜眼的跑掉了,一不小心卻撞上了一個身影,頭部只感覺頂在軟軟的頭上,很貼心。

吳倩倩看到這種情景,驚訝的張着嘴巴,轉身往不同的方向走人了,而蕭雨則是搖搖頭,皺起了眉頭。

“我靠,哪個混蛋把枕頭拿出來散步的啊!”聶天明正罵着呢,擡頭一看徹底傻眼了。洛正雙手插着自己的口袋,冷冷的盯着聶天明看,眼裏充滿了憤怒。

“這個。”聶天明總算明白了,剛纔自己撞上的原來不是枕頭,而是洛的……胸部!

怪不得,軟軟的很貼心。

“你跟我來下。”那洛淡定的跟什麼似得自顧自的走着,聶天明也是一臉茫然,跟着洛的腳步走。

兩人一起來到一個角落處,那洛握着拳頭,冷冰冰的和聶天明面對着面。

“剛纔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哪裏知道你會剛好走過來。”聶天明趕緊擺擺手,一臉害羞的解釋着。但心裏默默的樂呵着,慶幸道剛纔自己跑的還真是時候啊,要是慢一秒,要是撞不到洛,那怎麼有機會感受柔暖呢?

洛的手順着拔到了胸部,“吧嗒”一聲,那洛很暴力的把外衣撕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