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6 日

在她嬌笑時,她的嬌軀花枝招展地輕輕顫著,對於擁有透視能力的羅陽而言,可看到衣服里的勝景。

那飽滿雪白的山峰在微微抖動,山頂兩顆粉潤也輕搖。

只透視一眼,乖乖,桂花姐營養很好。

嘿嘿,好圓好白。

見羅陽笑咪咪地看過來,唐桂花還道他只是心猿意馬。

若知道他能透視她衣服里的畫面,她早就推開他的腦袋了。

「桂花姐,你摸一下我的心跳,看正不正常。」

羅陽伸手握住唐桂花的手,拉過來按在胸口處。

這種事,唐桂花也不會拒絕。

她便任由羅陽握她的手,也輕輕按在他的心臟位置。

「桂花姐,我心跳正常嗎?」羅陽正經問道。

「很正常啊。」唐桂花頷道。

她是醫生,無道理不知道正常的心跳。

「真的嗎?讓我看看你的心跳。」

說著,羅陽神色凝重地伸手到唐桂花的上圍處,用心地感受她的心跳。

起先,唐桂花只是感覺哪裡不對勁。

當被羅陽按了兩下時,她陡地明白哪兒不對勁了。

(本章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再看羅陽,他竟還在裝蒜。

唐桂花脖子都紅了,幽幽地白了羅陽一眼。

「桂花姐,你的心跳好像快了些。」

瞥見唐桂花輕挑柳眉,羅陽便縮回了手。

唐桂花揮舞著小粉拳打了過來。

錯把真愛當遊戲 「桂花姐,你幹什麼打我呢?」羅陽爬上了床。

「摸心跳。老娘叫你摸。」

唐桂花也爬上床,追打羅陽。

「桂花姐,我感覺自己的心跳快了些,才想摸摸你的來比較一下。沒其他意思的。」羅陽笑道。

就差額頭沒有寫著「我是故意的。」

唐桂花抓住羅陽的腳踝,羅陽便轉過身來,坐在雙人床上。

「桂花姐,請冷靜。」羅陽伸手去格擋。

彼時唐桂花正惱火,追過來,也顧不了那麼多,就是要打幾下羅陽。

哪知羅陽雙手伸來,不偏不倚又按在她堅挺的上圍處。

「桂花姐,我不是故意的。」羅陽解釋道。

唐桂花皺眉,撲了過來。

羅陽只好往床上躺下,唐桂花正好殺到,趴在羅陽的身上。

「桂花姐。」

羅陽雙手箍住唐桂花的兩臂和身子,兩腳則纏住她的雙腿。

這麼一來,唐桂花便動彈不得。

她晃著嬌軀,想要掙扎開去。

可是羅陽的力氣比她大很多,任由她折騰,她也脫不了身。

起先還有力氣,唐桂花任性地晃著身子。

二人在床上,男下女上。

莫說大動,就算輕輕晃動,雙人彈簧床也會發出聲響。

現今唐桂花用力地動著,雙人床便也配合地響起來,咯吱咯吱地響個沒完沒了。

傲絕修神 聲音蠻大的。

唐德興在二樓小客廳看電視,忽然聽到姐姐的卧室傳出有韻律的聲響,豎起耳朵一聽,卧槽,幹起來了。

出於好奇,唐德興躡手躡腳溜到姐姐的卧室門口,再一聽,那咯吱咯吱的床搖聲更清晰了,卧槽,這麼猛。

這時唐德興又聽到有人上樓梯,不是爸爸就是媽媽。

「姐,小聲點,爸上來了。」唐德興輕輕敲門提醒。

唐桂花聽了弟弟的話,頓時明白他誤會了。

「別亂想,我跟他沒有……」唐桂花著急道。

「桂花姐。」羅陽笑道。

我家王妃超凶的 「你還來,你弄到我……」唐桂花說不出口。

其實她是指羅陽身上偉岸的部位在向她打招呼,她很窘。

門外的唐德興繼續通風報信。

「姐,再小聲點。我走了哈。你們別惱我。」

說完,唐德興溜回了小客廳。

待唐德興離開門口后,唐桂花也不敢再用力晃動了。

之前不曾想到弄出點聲音也會引起弟弟的注意,又聽說爸爸上二樓來了,就更不便掙扎了。

她只趴在羅陽的身上。

二人大眼瞪小眼。

見羅陽狡黠地無聲笑著,唐桂花又好氣又好笑,一時拿他沒辦法,只好讓他抱著。

「桂花姐。」羅陽輕聲道。

「放開我。」唐桂花努著紅唇道。

「桂花姐,咱們這樣說話也挺好的。」羅陽笑道。

目光往上一瞥,乖乖,桂花姐好身材。

即使羅陽沒有透視能力,也可看到兩座雪山擠出的狹長山溝。

「坐著聊。」唐桂花紅著臉道。

羅陽便鬆了手。

不過,唐桂花因趴在羅陽身上有一會了,身子有些麻軟,一時起不來。

先前她的雙手也被羅陽箍緊,現時要撐起身子,還用不上力。

「桂花姐,我幫你。」

說著,羅陽雙手撐著床面,坐了起來。

唐桂花趴在羅陽身上,當羅陽坐起時,她的身子自然被掀了起來。

只是她的身子在向下滑而已。

羅陽的上半身在坐起成六十度角時,便只用右手撐住床面,騰出左手去摟緊唐桂花的嬌軀。

若唐桂花不動,任由羅陽推起,那她的臉面應該正好貼緊他的胸膛。

在羅陽坐起時,唐桂花的雙手恢復了力氣。

她想要趕快起身,便往後退。

這麼一來,她的臉面則往羅陽大腿方向滑下。

忽然之間,她的下巴好像觸碰到了什麼,整個兒地顫了一下,俏臉紅到快要滴出水來。

羅陽也是渾身打了個興奮的哆嗦。

「桂花姐。」他笑道。

唐桂花窘到無以復加,便乾脆又撲到羅陽身上,揮舞著小粉拳輕快地捶打他的肩膀。

「桂花姐。」羅陽摟緊她的小蠻腰。

「你占老娘便宜。」唐桂花撒嬌也似的不住地打羅陽。

妙的是,她並不用力。

雙手打在羅陽肩膀上,跟捶骨差不多。

更妙的是,羅陽感到胸膛有兩團彈性的溫柔在有韻律地動著。

那種天然的按摩方法,頗具新意。

「桂花姐,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沒有其他人知道了。我不會告訴別人的。」

被羅陽這麼一說,唐桂花更羞了。

「老娘跟你拚了。」她含笑道。

當唐桂花又晃著嬌軀時,雙人床墊又咯吱咯吱地響起來。

唐桂花一心只想著打幾下羅陽,這樣才能減少心裡的窘意,也就忘了剛才弟弟的提醒。

那咯吱咯吱聲實在不小,唐爸爸剛上到二樓,便聽到了。

「德興,你姐跟牛仔是不是……」唐爸爸驚訝地問。

老爸詢問,唐德興無理由說謊。

當見到兒子點頭后,唐爸爸很著急,骨碌碌轉著眼睛,天吶,出大事了,床都要搖塌了。

唐爸爸干焦急了一會,便連忙下去找老伴商量對策。

這時,唐德興也趕快去向姐姐通風報信。

來到姐姐的卧室門口,聽到那熟悉的咯吱咯吱聲,唐德興尷尬地笑了。

王妃每天想和離 隨即他伸手輕輕地敲門。

「姐,爸知道你的事了。你們看著辦吧。」

說完,他又溜回了客廳。

聽到弟弟這樣說,唐桂花才想起在床上弄出聲音又引起誤會了。

「你快去跟我爸媽解釋清楚。」唐桂花撅嘴道。

用來哄安玉瑩那一招不大適合用在唐桂花身上,但她的紅唇近在咫尺,羅陽便一連輕啄了幾下。

隨後,他才笑道:「桂花姐,沒事的。」

唐桂花撅長了紅唇,一面晃著身子,一面揮舞小粉拳打他結實的胸膛。

她晃動起來,雙人床發出的咯吱咯吱聲就更響了。

唐爸爸下到一樓,找到老伴,把親耳聽到的告訴了她。

於是兩老急匆匆摸上二樓。

唐媽媽自然先用眼神向兒子求證。

唐德興只能老實地點頭。

其實,唐媽媽即使不向兒子打探,只要豎起耳朵一聽,便能聽出端倪。

此時那咯吱咯吱聲又更響了,縱使唐媽媽耳朵聽力不好,也應該能聽到一陣又一陣源源不斷從女兒卧室傳出來的床聲。

兩老急得團團轉,好像熱鍋上的螞蟻,卻又不知該怎麼做。

(本章完) 趙家作為清風鎮兩大家族之一,矗立在清風鎮已經百年之久,趙家時常幫助小鎮之人,故而民聲極好。

趙家坐落於清風鎮東邊的位置,趙峰和趙燕姐弟兩人帶著秦昊去了趙家的宅院。

「趙峰少爺和趙燕小姐回來了」

趙家門口站著兩個護衛,看見了趙峰和趙雪兩人,頓時激動的大叫了起來,其中一個護衛更是衝進了趙家宅院之中前去稟告去了。

不出片刻的時間,趙家裡面便走出了一位中年男子和三位老人。

中年男子乃是趙家當代家主,趙奎義已是趙峰和趙燕的父親,至於另外三個老人乃是趙家當代的三位長老。

「小峰,此去前去情況如何?將軍府可否會派人前來幫忙?」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