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7 日

在外表現的那麼親密,面對鏡頭的時候都不願意偽裝太多,真的只是……真的只是為擺開問心無愧的姿態嗎?

其實也不全是吧?他也有私心,想讓所有人都看到他和羅定的親密,想讓所有人提起他們的時候都會想到他們關係很好,是官配CP。現在他上微博小號的時間遠比上大號的要多,臉書這些社交軟體早已交給了米銳打理。他一心只想要看到自己和羅定的消息,甚至升起過要不就接下段羅CP各站小管理工作的念頭。

雖然到最後還是打消了這個想法,可那一刻的心動真的很難用言語來形容。

段修博沒像喜歡羅定這樣喜歡過別人,他可作參考的戀愛情侶不多,娛樂圈裡大家都瞞得嚴實。但至少拍攝的電影劇本里,一旦愛了,男女主人公必然是轟轟烈烈至死不渝的。

他也想轟轟烈烈一場,羅定卻顯然沒這個念頭。只有他自己明白自己有多麼的不安。

羅定察覺到了段修博激烈起伏的情緒,沒再問了,段修博這個樣子,讓他問他也問不下去。便只好一邊輕輕拍著段修博的後背一邊湊在他耳邊誘哄,段修博沉默了好一會兒之後才回答:「她更年期,說的話難聽,我就當做屁給放了。你也不用多搭理。」

羅定笑了,連聲應好,知道這倆人肯定是在為這事賭氣,但情況也沒嚴重到哪裡去。

袁冰這個年紀,在他看來也只是個比孩子大不了多少的,跟段修博倆吵架就像小孩互相撓臉似的,當時說我不跟你玩了,轉臉一顆棒棒糖就能手拉手。

真正的友情哪有那麼好破壞?

隔天趁著段修博不知道的時候,羅定找到袁冰。

袁冰那股邪火似乎專門是沖著段修博去的,對羅定尚算是和顏悅色,不過一聽羅定說日後和段修博一起請他吃飯云云的話,臉就拉下來了。

「請吃飯?」她哼笑一聲,「你是存心要氣我吧?」

羅定跟他們呆的久,也習慣了不說明白話,聞言便在袁冰身邊坐下,軟語勸道:「袁姐,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但這些問題我跟他在一起之前都考慮過。我們喊你姐,也不是嘴上說說那麼簡單,我沒有家人,段哥他家裡又這樣,可以說滿天下人里我們最在乎的就是你的看法了。」

袁冰沉默。段修博的說話技能似乎全部點在外交上了,對自己人,羅定的相處方式無疑要更加舒服。這一番示弱的話一說,她心裡再大的火氣都被澆熄了,仍舊燃燒的,多半是對他倆未來的擔憂和不確定。

讓她說話是給她面子,袁冰也不是不識抬舉的,羅定和段修博已經夠尊重她了,畢竟也不是真正的家人。想了想便問:「他真的沒強迫你?」

羅定才明白她在擔憂什麼,忍不住笑著搖頭:「怎麼可能,我也是有行動能力的成年人,如果真的不願意,誰能強迫我?」

找到了他的笑容里下意識糅雜進去的信任和幸福,袁冰僅存的擔憂這一時刻也慢慢崩陷了。她有些遺憾,也不知道在遺憾什麼,沉默良久之後,拍了把羅定的腦袋。

「兩個小兔崽子,我還不稀得管呢。段修博私底下脾氣那麼差,也就只有你能受得了他。以後他要是做了什麼缺德事,別客氣,一腳給踹了另找好的。」

*****

天氣在一天天變冷,谷亞星還在辦公室里擦拭著年度音樂節上得到的最佳歌手獎盃,轉眼間聖誕也過了。

出現在街頭巷尾的人群越來越多,隨處可見大紅的「福」字與「喜」字。新年。

淺灰色的羽絨服,牛仔褲,板鞋,戴一條長長的灰色圍巾,壓低了棒球帽把臉埋進圍巾一半,羅定站在那裡仍然可以僅憑氣質就讓人從人群里將他區分出來。

圍巾是粉絲送的禮物,某天在路上逛街的時候忽然被害羞的女孩塞進懷裡的。對方轉頭就跑了,路上還摔了一跤,不等羅定去扶她,捂著臉就跑了個沒影。這樣又像是羞怯又像是躲避洪水猛獸的做法讓還想跟她合個影簽個名的羅定站在原地沉默了許久。

確定了圍巾沒問題之後他就天天戴著這一條了,粉絲肯定織的也很用心,淺灰色的羊絨線每一針都勾的恰到好處。邊角處有浮雕般的紋路,是在織的時候就用鉤針同時製作,如同那條手帕一樣,邊角用很厚重的帶著金屬質感的銀線綉了一個粉絲圈為羅定設計的花體簽名。

戴著特別的柔軟溫暖。

亞星工作室明令禁止不收禮,粉絲能夠送禮的渠道,也只有偶遇和羅定做活動的時候了。

冷風吹來,羅定縮了下脖子,低著頭,感受到對面路人們投來的視線,把帽檐壓的更低。

B市,他們特地來這裡做活動。段修博說餓了,離活動開始還有兩個小時的時間,他說什麼都要出來買一份麻辣燙。

本來交給助理就好的,他非得拉著羅定一起出來。羅定也沒什麼不樂意的,他知道對方只是想要跟他單獨在一起罷了。

後方的店門打開,濃郁撲鼻的香味涌了一點出來,隨後便是自後方出現的熱源。他倆不能進店裡吃,店裡全是人,一會兒假如被認出來堵住了那就糟糕了。

一個深口的塑料杯,竹籤串好的魚丸乖巧地躺在裡面,豆腐泡、海菜、甜不辣,正當中還卧著一團剔透可人的粉絲。湯紅汪汪的,辣椒末在湯里沉浮,看著喜人的很。

拉著羅定找到個角落的地方,段修博仰頭看了眼陰沉沉的天,壓了下圍巾露出正在笑的臉:「吃一串,這個魚丸最好吃。」說著拿著一串簽子湊近了羅定的嘴。

羅定猶豫:「我不能吃辣,四月份要發新歌……」

「這才一月底,還有好幾個月呢,就吃一口。北方的辣椒不辣的,就是湯香。」

羅定沒辦法,只好湊上去咬了一口,Q彈的丸皮內還裹著鮮甜的肉餡,湯汁湧進嘴裡,從口腔開始下滑到食道,最後連冷冰冰的胃袋都熱乎了起來。


「好吃!」

「好吃吧?」段修博特別得意,「我每次來這邊參加首映會都要來吃一次的,這個小店別看地方不大,和電影院一起開了二十多年了,丸子都是自己做的,特別好。」

正吃著,忽然便聽到段修博身後傳來不確定的聲音:「你好……請問你們是……」

段修博一邊喂羅定魚丸一邊轉過頭,羅定也正在壓著圍巾嚼東西,聞言下意識探頭看了一眼,不遠處四五個衣著時髦的女孩兒正手拉手看著這邊,一見到他倆的臉,頓時就是驚喜的尖叫:「真的是你們!!!」

「啊啊啊啊啊!!!!!」

段修博趕忙出聲想要制止他們的尖叫,可已經來不及了,電影院旁邊全是人,一聽到聲音為了看熱鬧都湊過來了,聽到遠處傳來的急促腳步聲,羅定和段修博對視了一眼,立刻決定——跑!

羅定抓著段修博的袖子,替他拿好麻辣燙,段修博替自己和對方將圍巾弄好,撒丫子就竄。

幾個女孩叫出聲就明白到自己惹禍了,正在原地不安,一看他倆跑了立刻傻眼,下意識追了上去。

被尖叫引來的人立刻也發現到這是堵住明星了,浩浩蕩蕩地跟著追了起來。

早有經驗的兩人突破重圍一路狂奔,繞著電影院跑了一圈,從員工通道擠了進去。關上門,小心翼翼從門的鏤空探視出去,大概是腿沒他們長的緣故,後面的追兵全都不見了蹤影。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兩個人不知道為什麼都齊聲開始大笑,越笑越開心。

「魚丸涼了。」嘴唇碰了下魚丸湯,段修博有點遺憾,「你才吃了一顆,涼的肯定沒有熱的好吃。」

「一會兒我讓方圓下來買。」羅定安慰他,順帶一指屋外,「下雪了。」

果真,屋外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已經開始飄起了紛揚的雪花,起先並不太起眼,奔跑時只覺得臉上滴落了涼涼的東西,現在靜下心來,便透過空氣看到了那些不甘寂寞的小東西。

隔著大鐵門小小的空隙,兩個人欣賞了一會兒沒什麼美感的雪景,羅定忽然說:「剛才跑到大門口的時候,我好像看到了一個很眼熟的人。」

「是嗎?」段修博不太關心這類問題,他有他自己的浪漫,回過頭來凝視著羅定,「新年快樂,你二十五歲了。」

「新年快樂。」羅定忍不住笑,「二十五歲很特別嗎?」

段修博的目光閃閃亮亮的,在背光的地方都像水晶般澄澈,「還有五年。」

什麼五年?羅定不明所以,再問段修博卻怎麼都不肯再說了。等到首映會開始之前,羅定才猛然記起了自己曾經一時興起答應對方的話。

他側頭望著段修博,前台閃動的燈光打在他的臉色,對方剛毅的五官在黑暗中看上去多了半分柔軟。

如果能在一起到三十歲……

他自己都忘記了從什麼時候開始,心中已經沒有對兩人未來的路能走多久的擔憂了。

******

《超模》這部劇,可以說純粹是靠著明星效應和華麗的場景出線的。要說內涵,這頂多只是個勵志故事,但說來說去,一部電影里要納闊多麼沉重的思想本來就不是那麼容易的事兒,一味追求內涵而忽視了趣味性,那就是本末倒置了。

之所以講究導演的功力,原因就在於同樣一個劇本,不同的人最後呈現出來的效果也相差極大。那些流傳悠久的具有代表意義的作品細數下來不外乎愛情故事和奮鬥故事,以湯銳銳的能耐,就能把一部電影拍的好似時尚大片。

清晰的情節主線當中穿插俊男美女,華麗的珠寶服裝,恢弘的秀場舞台,後台的勾心鬥角,種種種種,走的其實並非國內傳統類似電影的路線。

更接近於歐美審美的一種拍攝方式。

湯銳銳不太會炒作,他的精力全都灌注進了作品里,但這部電影有羅定和段修博的名字本來就已經無需更多的宣傳了。

蘇生白靠在後台,身上的衣服空空蕩蕩好像不沾皮肉,手腕和大腿瘦的好像一把就能折斷。

臉部也瘦的凹陷了下去,說實話看著比以前還要精神一些,但離開了鏡頭就有那麼些可怕了。

他本來不想來的,但一整個劇組都到了,他最近又沒工作,不到場肯定得罪人。也是迫於無奈。

來了之後他就全程在躲鏡頭,因為怕刺激到徐振發神經,他挺久都沒接活動了,現在外面討論他的聲音特別少,剛才來了一個星光台的記者,到處找羅定和段修博的蹤跡,目光瞟到他時就跟沒看到人似的,徑直走了。

蘇生白一邊鬆口氣一邊覺得屈辱。他擔心記者會問他特別尷尬的問題,可對方連問都不問就離開,卻好像在他臉上狠狠甩了一巴掌似的讓人難堪。

上台之前他才看到羅定和段修博,他倆被幾個助理圍在中間吃魚丸,劇組裡包括湯銳銳他們都玩笑似的湊過去分了一顆,只有他站在遠處不敢輕舉妄動。

段修博一個視線掃過來就讓他跟被刀割了似的疼。

他不怨羅定,羅定本來就不欠他什麼。要說情分,也確實是他首先割斷的。羅定為他付出的遠比他為羅定付出的多。

只是心中多少還是會有些不服氣的,羅定有今天,恐怕也是靠段修博在捧吧?他只是運氣不好,沒碰上一個像段修博這樣的人,曹定坤以前雖然也給他資源,卻總說什麼循序漸進從小做起。男人的青春也值錢啊,他有幾個二十歲能耗費在圈子裡?他要的,從來都是像羅定這樣的,一夕爆紅,一生受益。

現在連湊上去說話都像是在自取其辱,他這樣懂眼色的人,自然明白什麼叫識趣。

到舞台上,果然又是冷板凳,或許也沒那麼嚴重,總之滿場都是高呼著羅定和段修博名字的聲音。

他仔細傾聽,實在找不出蘇生白三個字,只能放棄。又被主持人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地安排在了角落,跟一個戲份不多的女配角站在了一起。

羅定和段修博並肩站著,兩個人都已經對這類場合習以為常,自然應對地遊刃有餘。《超模》的海報絕對是超乎所有同期電影的精緻,一大列健美帥氣的男模女模濃妝華服氣勢非凡地從秀場遠處走來,目光銳利,大氣磅礴。

羅定和段修博兩人作為當之無愧的主角,背對背站立的側影被剪入最醒目的位置,雖然沒有看鏡頭,可任誰都無法忽視他們的存在。

記者便圍堵著他們問問題,大部分關乎電影的,也有小部分私人問題,他倆尤其大方,還把剛才在樓下買東西被粉絲圍追堵截的事情拿出來說,觀眾席上的粉絲們盯著他倆一邊說話一邊撞在一塊的肩膀,尖叫的聲音都幾乎沙啞。

導演、主演,這兩個無法忽視的元素過去之後,才輪到劇組的其他人分一杯羹。

參演的都不是新人,得到的關注雖然不多,但回答都做的滴水不漏。蘇生白作為男二號被安排在角落裡的事情所有人都當做不知道,但很明顯也明白從他身上挖不著什麼爆點了。

哪知道蘇生白一發功倒是大膽的很,他最近沒接工作,私下的記者採訪也不敢接,這種試鏡會上的問題最安全也必然會被寫上去。有點什麼爆點,他就朝著羅定和段修博身上扯。

被問到演技,他謙遜地笑:「肯定還需要繼續進步,劇組裡羅定和段哥他們都比較照顧我,教導了我很多。」


這是化干戈為玉帛了?聽對方毫無壓力地提起羅定,記者們交換一個視線,下意識地把注意放在了羅定這兩個字上,開口問羅定:「那羅定能給蘇生白的演技做個評價嗎?」

羅定特別煩對方這種拿自己做筏子捧自己的方式,已經不是第一回了,他也懶得慣著,直接笑了笑便回答:「本色出演吧。」

這是個比較高的評價了,但出現的沒頭沒尾,蘇生白聽了還在發愣,下一秒心一下就提了起來,不敢置信地側頭去看著仍舊一臉笑容的羅定。

記者們不明所以,但還是把這句話記了下來,羅定誇讚蘇生白拍攝時像本色出演……什麼本色?

很快他們就知道了。

在觀影席呆的坐立不安,蘇生白真想去問羅定為什麼那麼不給他情面,收了設備的記者們一時肯定沒有多想,可看完電影之後還能聽不出這是褒是貶嗎?

上一次在網媒音樂的時候他還能勉強騙自己羅定不出頭幫忙是谷亞星堅持的後果,現在舞台上完全沒有任何人能對羅定造成威脅,對方連一句好聽的話都不願意為他講的態度實在是給了他當頭一棒。

段修博推了羅定一把,小聲說:「嘴真損。」

羅定白了他一眼,作勢起身:「那我去和他道歉好了。」

段修博趕忙拉住他袖子連聲制止:「不行不行不行!」把人拉回來之後,又小聲笑著補充,「我就喜歡你嘴損。」

羅定暗笑。


這電影沒拉什麼贊助,出現的名品都是羅定和段修博代言的品牌,首先檔次便上去了一層。湯銳銳在場景製作上花了大價錢,一部明明大多都是男性參與的作品,呈現在大銀幕上的時候卻給了羅定一種穿梭在時裝周中奢靡又墮落的感覺。

他這樣浮沉在演藝圈中見多了奢華的人都有如此感受,觀眾們的視線自然更加凝聚在畫面上無法轉移開。幾乎沒有機會接觸時尚界的她們被出現在眼前的一切吸引的無法回神。

不得不說,與一開始所有華麗的一切作為對比,闖入這個世界的宋元就像一隻以為自己已經成為了白天鵝的醜小鴨。

長相非常英俊的他站在職業模特身邊就像是憑空矮了一截,認真說來,這大概就是氣勢全無的一種失敗。

絕對有代入感的角色,宋元的自信被所能看到的一切一次次摧殘。每一次被打擊過後他似乎就變得更優秀了一些,堅韌的男孩有時候也有放棄的念頭,池雍的出現簡直就是拉開噩夢的序幕。

太特么可憐了,生活不順,還被人冷嘲熱諷。

幾乎沒人發現,那個明明戲份不少的盧易陽在毫無氣場的宋元身邊竟然也被壓得全無存在感,人們常常聽到他在說話的時候才猛然注意到哦!鏡頭裡原來還有一個人。這種情況在壞脾氣的池雍出現之後越演越烈,所有人的目光幾乎都被吸引到了兩個主角身上。

在這個看臉的世界里,只要長得好看,那麼他所犯的一切錯誤都是值得原諒的。

一場酒吧相遇交心的戲份讓人們完全原諒了池雍那張刻薄的嘴,宋元一開始有些不爭氣,但最後的絕地大反擊卻絕對吸引人好感。

最後那場恢弘的大秀所指代的似乎是所有人遙不可及的夢想,宋元的拼搏正應對了許多年輕的,正在為著未來和命運拼搏的人。池雍是一路走來的冷言冷語,但這種刻薄犀利的人往往能成為指引人生方向的明燈。盧易陽看似無害且與宋元親近,實際上最後卻選擇了為利益傷害自己至親的好友。忍過了事業的困難還必須抗下人際上複雜的一切,等到這一切都有驚無險地躲避開之後,迎接人們的,就是最後那個光芒萬丈的舞台。

不像愛情片那樣纏綿悱惻,也不像武打片那樣場景恢弘,更不用說和那些外來的視覺大片相比了。《超模》這種拍攝模式和取材方式,在已經發展了幾十年電影歷史的國內影壇來說相當的少見。

可偏偏這部電影又在全程戳爽點,那些華麗的衣袍首飾,讓人眼睛都忙不過來的俊男美女,最後醜小鴨終於蛻變成白天鵝,或者說是鹹魚翻身的絕地大反擊,讓電影在首映之後,獲得的聲音絲毫不遜色於同期上映的其他電影。

新年檔是電影檔期最終的高·潮,有野心的導演都不願意放過這樣一個大好的機會,湯銳銳拍戲那麼多年,第一次被自己作品受到的好評嚇到。

《超模》首周的票房,超過他上一部電影從上映到下檔票房總和!

或許是涉及到了娛樂圈內的題材,影評人對《超模》的關注遠比其他電影要多,當然也有斥責電影浮誇,湯銳銳失去拍攝電影的本心,與現實不符啊balabala的聲音,但更多的,還是透過銀幕看到了自己所經歷的這個圈子的感慨。

一筆帶過的潛規則自不必說,電影最後留下來的宋元幾乎能縮影為所有正在娛樂圈奮鬥的當紅明星。想在這裡站到最後不是需要有才華那麼簡單的,宋元的毅力、堅持、才華、運氣和貴人相助,這一切的因素,構成了所有在幕前得以笑到最後的人。

當然,一部電影的消息絕不可能只圍繞著影評來轉。

電影拍攝的花絮新聞啊,首映會上的採訪回答啊,電影上映后各地影迷的簡短評價和各類專業人士對於羅定段修博再次發揮是否穩定的個人看法,種種種種,構成了網路和現實中一股柔和卻堅韌的《超模》風。

也就是……同款熱。

大到衣服鞋子手錶小到恐怕在劇中只是驚鴻一瞥的浮雕玻璃杯,甚至於出現場景不到五秒的沾滿了泡沫的主角的牙刷,這種在電視劇中熱播的時候會出現的場面搬到電影圈來,在國內可以說是開天闢地的頭一次。普及度可想而知。

其次,便是所有和電影有關的周邊消息。

B市首映會的那一場影院內的訪談自然也被搬到了檯面上來講。蘇生白的擔憂很快就變成了現實。

訪談有拍攝有錄音還有電影頻道的直播,羅定回答記者對蘇生白演技評價前沉默的片刻和帶著淺笑出口的「本色出演」,在一開始並沒有獲得多大的關注。


可慢慢的,隨著電影的熱度越來越高,盧易陽的形象也從被主演徹底打壓的境地中慢慢掙脫了出來。作為電影中最後墮落的反派,他所作的不是一開始就打壓主角,而是利用主角對他的關照和信任在背後深深的捅了一槍。生活中從不缺少這樣的小人,是以他吸引的仇恨也遠超過從一開始就壞得流油的角色。

至於那句「本色出演」。

思及他跟羅定從前的那些淵源,再傻的人都知道羅定到底指的是什麼了。對於從前的那些矛盾當事人總是絕口不提,可隨著羅定的走紅,他的過去自然也成了倍受青睞的話題。

這是他第一次主動給予外界這類自己不願面對的曾經的信息,對外界來說新鮮的可以,可對另一個當事人蘇生白來說,不啻於滅頂之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