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2 日

圍牆上,被黃凱指到的幾個人見此,對視一眼隨即快速往黃凱這邊衝去。

黃凱是丹師,而且一擲千金是出了名的,為他辦事,那簡直就是八輩子積來的德啊!

於是,那幾人非常殷勤的開始分工。

搬桌子的搬桌子,找盆子打水的找盆子打水,還有不少人將中毒的傭人往這邊般。

看著已經將煉丹爐放到桌子上面的黃凱,黃山好奇問道:「凱兒啊!解毒丹需要很多材料嗎?」

話落,所有人豎起耳朵。

煉丹什麼的他們不知道,但黃凱說了,他們以後在別人面前就有吹噓的本錢了。

你知道怎麼煉解毒丹嗎?你看過人家煉丹嗎?嘿嘿,我們看過哦!

「還行吧!」黃凱想了想認真回答道:「還行,不是很多。」

見黃凱這樣回答,黃山崩潰了,大家崩潰了。

泥煤的,不需要這麼多材料,你買那麼多材料幹嘛?真準備燒著吃啊?

無語中,黃山問道:「那你叫小氣鬼買那麼多材料幹啥?」

「沒幹啥啊?」黃凱很無所謂的回答道:「有錢,任性。」


話落,集體崩潰,這次是真崩潰。

尼瑪的,人比人氣死人。這樣花錢,還真尼瑪有夠任性的!

煉丹的這些材料可不便宜,黃凱竟然就因為想任性一把,然後買這麼多材料。我去,你丫到底是有多任性啊?

聽到回答后,黃山一腦袋黑線,就想踹黃凱一腳。

奶奶的,誰允許你這樣任性的?

不過想想黃凱身上有那麼多錢,黃山忽然老臉一紅。

好吧!身上那麼多錢再不任性的話,貌似對不起自己。

「看,是姜長老。」

這時,眾人耳旁忽然傳來驚呼。眾人隨身看去,隨即一陣議論——

「還真是,怎麼這個時候才來啊?」

「你眼睛瞎啊?沒看見她風塵僕僕,身上衣服凌亂嗎?很明顯,只剛剛戰鬥完就跑來的。」

「……」

聽著議論,黃凱眼中泛著殺意。

好吧!今天這事是有預謀的。要不是系統給自己任務,自己爺爺估計已經掛了。

看著快速飛來的姜梅花,黃凱臉上掛起笑意。

祖奶奶對他對黃家,很好,真的很好。

「祖奶奶。」姜梅花剛落地,黃凱就甜甜的叫了一聲,然後說道:「我爺爺沒事,就中毒而已,您別擔心。」

剛落地的姜梅花看了看黃山,當她確定黃山只是面色發黑,全身沒什麼大礙后,她鬆了口氣。

這時,她面色慈祥的看向黃凱,然後猜測道:「凱兒,是不是你救了你爺爺。」

「嘿嘿嘿……」看著姜梅花,黃凱憨笑卻沒有邀功。他對一旁的百變女僕招招手,然後說道:「祖奶奶,是她召喚出巨龍救了我爺爺的。」

「哦,我說這裡哪來這麼多巨龍呢!」姜梅花點頭,接著看向百變女僕,當真是越看越喜愛。

「不錯不錯。」審視了百變女僕一番后,姜梅花果斷點頭,接著嘀咕道:「美貌和憐雪是一個級別,凱兒你有能耐就收了吧!」話落,姜梅花眼睛猛地瞪大,接著對黃凱壞笑兩聲,然後問道:「凱兒,你的第一次給誰了?」

「什麼,你已經變成男人了?」這時,黃山驚訝插嘴。他看向黃凱,接著又激動問道:「和哪個女的上床了?懷上孩子沒?」

懷泥煤啊……

看著兩個長輩,黃凱一腦袋黑線。

泥煤,你們這叫偶怎麼回答?

那女的,和我只是萍水相逢好吧!

摸摸鼻子,黃凱憨笑兩聲,隨即乾笑道:「呵呵呵……我那天喝酒……然後……迷迷糊糊……」

黃凱結結巴巴的瞎編,一腦門子汗。

這時,他發現他根本不會騙人。總覺得在祖奶奶面前這麼說,他很心虛。

「然後呢?」姜梅花滿臉笑意的問著,也不知道她到底相不相信黃凱的話。這時,黃凱無語了。

泥煤的,難道要我將具體情節都描述出來啊?

翻翻白眼,黃凱嘟嚷道:「接著就嗯嗯啊啊了嘛!」

話落,黃山不說話,姜梅花也不說話,只是盯著黃凱。

黃凱被他們盯得頭皮發麻,不知道要說些什麼。

就在黃凱被盯得差點崩潰時,黃山忽然神經質的大笑起來:「哈哈哈哈……」


黃山忽然這樣笑,黃凱嚇了一跳。這時,黃山高興的說道:「沒想到啊!我乖孫子已經長大成人了。」 看著一臉激動的爺爺,黃凱一腦袋冷汗。

不過那啥啥了而已,至於這樣激動嗎?

就在黃凱無語間,黃山又問他一個崩潰的問題:「告訴爺爺,你們那啥啥了多少時間。」

為老不尊!

黃凱翻翻白眼,無語了。

爺爺這是準備晚節不保嗎?

看了看一旁滿臉笑意的姜梅花,黃凱只覺得汗流浹背。我去,這兩個長輩關心的問題怎麼會是這樣的呢?

「凱兒,你倒是回答啊!急死祖奶奶了。」一旁,姜梅花見黃凱不吭聲,催促道:「快告訴祖奶奶是哪家姑娘,懷孕了沒有,我們立刻去提親。」

「對,提親。」一旁,黃山點頭附。

圍牆上,眾人見黃山姜梅花這樣的態度,都羨慕了。

尼瑪,人比人真心會氣死人。平時,他們如果那啥啥的話,保證被長輩罵。可黃凱倒好,那啥啥不但不會被罵,長輩還問是哪家姑娘,準備去提親。

尼瑪,這差距……

「那個女人……」在一道道羨慕嫉妒恨的目光中,黃凱撓撓頭開始瞎編:「那個女人是靈界的人,叫我有實力的時候再去取她。所以祖奶奶,咱先不提這事吧!」

黃凱話落,全場一片議論——

「卧槽,這尼瑪隨隨便便就上了個靈界姑娘啊!」

「尼瑪,這運氣,簡直逆天了。這運氣就算分我一點點,我也不至於到現在還是渣渣吧!」

「唉!人比人氣死人,我現在娶媳婦還是問題呢!」


「……」

在這一片議論聲中,姜梅花一拍大腿彪悍道:「哪個姑娘,竟然敢瞧不起我們家凱兒。」話落,姜梅花又慈祥的看向黃凱說道:「凱兒啊!你告訴祖奶奶她是誰,祖奶奶現在就去提親。提親要是不行,咱就硬搶。」

黃山:「……」

黃凱:「……」

眾人:「……」

姜梅花話落,全場冷汗。

姜梅花太彪悍了!

這時,所有人又叫目光移到黃凱身上。

嘿嘿,你祖奶奶都這麼說了,你應該告訴我們,那個姑娘是誰了吧!

對於那個姑娘,大家其實很好奇的。

真心很好奇!

你想啊!黃凱又是丹師,又是靈石的。這樣的身份,哪怕是靈界的一些勢力,也比不上他吧!

可就這樣了,那個女人竟然還這麼說。我去,那黃凱上的那個姑娘眼界到底有多大?身後的實力又有多牛啊?

在一道道目光中,黃凱無語的嘆了口氣。

祖奶奶這樣了,還叫自己怎麼演啊?

不過,該演的還得演下去。於是,黃凱摸摸鼻子嘟囔道:「祖奶奶,曾經的我是一個紈絝,要什麼有什麼,一點兒激情都沒有。現在,我想憑藉我的努力一步步成長,然後有實力娶她為妾。」

「我擦,我耳朵沒問題吧?」

「無語,請靈界的姑娘當妾,你找死吧?」

「不愧是黃少,這眼界,我等望塵莫及。」

「……」

黃凱話落,眾人又是一片議論。

沒辦法,黃凱的話實在叫人不得不吐槽。

泥煤的,取靈界姑娘為妾,您老真是想不出來想。

看著雄心壯志的黃凱,姜梅花滿意點頭。她摸了摸黃凱的腦袋,隨即說道:「凱兒長大了。好,只要是凱兒的決定,祖奶奶都贊同。」

「呼……」

見祖奶奶這樣說,黃凱心中鬆了口氣。

可就在這個時候,姜梅花的下一句話又叫黃凱欲哭無淚——「凱兒你要記住,能用武力就果斷用武力,誰叫咱有實力不是。」姜梅花揚揚頭,然後說道:「給你三年時間,你要是還不能將那個姑娘搞到手,那就別怪祖奶奶我插手了啊!」

很彪悍的話!

黃凱聽了,一腦袋黑線。

尼瑪,三年後自己怎辦?

尼瑪,根本就沒有這個姑娘啊!

黃凱感覺到了一股蛋蛋的憂傷。

他苦笑點頭,隨即應付道:「祖奶奶放心,我會努力的。」

「黃少。」這時,小氣鬼終於來了。他在前面,身後,是幾個手上堆滿東西的夥計。

救星啊!

此時,小氣鬼對黃凱來說,簡直就是救星。黃凱笑了,他猛地跑過去和小氣鬼一個熊抱,隨即說道:「你終於來了,我可想死你了。」話落,黃凱又看向那幾個夥計說道:「將東西都放到桌子上面。」

「凱兒,你買這麼多東西幹啥?」這時,姜梅花好奇了。

東西真心多!

看著一臉好奇的姜梅花,黃山扯著鬍子陰陽怪氣道:「人家有錢,人家任性。」

怨氣很大的感覺……

姜梅花白了眼黃山,接著看向桌子上擺放好的東西。

「既然有這些,那我順便煉幾顆解毒丹給你解毒吧!」話落,姜梅花就擼起袖子,準備開干。

這時,黃山不幹了。

你丫這麼大把年紀了,還搶什麼風頭?

這事,必須我孫子親自出馬啊!到時候,自己在別人面前多有面子。

於是,黃山說道:「不行不行,凱兒要自己煉丹。」黃山邊說邊搖頭,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

這時,已經在洗手的黃凱說道:「祖奶奶,您休息休息吧!這種小事我來就行了。」

小事……

見黃凱這麼說,姜梅花翻翻白眼。

煉丹什麼的,步驟非常複雜。一步走錯,那就完了。

這樣的事是小事?

雖然知道黃凱身後有個非常厲害的師父,但姜梅花還是不放心。於是她問道:「凱兒,你真的會煉丹?材料應該用哪些你知道嗎?先做什麼在做什麼你知道嗎?」

黃凱:「……」

見姜梅花這樣問,黃凱無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