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5 日

因爲大家都一樣,在現在的情況下,所有人最終的目的也不過就是好好的活着而已。

畢竟,要是連活着都保證不了,其他的又能怎麼樣呢?又能有什麼意義呢?

“這張卡片就是你活下去的契機!”聽到這話,雲落天自然也沒有懷疑什麼,不過卻再次伸手將手上的卡片遞了過去。

一組一號玩家看了一眼雲落天手上的卡片,沉默了一會兒,才緩緩開口:“你說的對,這個確實是我活下去的契機之一,但是它只能在一段時間之內暫緩我的危機,並不能讓我完全脫離危險!”

“而這張卡片對你來說同樣重要!”一組一號玩家頓了一下,將話題轉移到了雲落天身上:“你應該知道,雖然你身邊有一位參與者可以暫時幫助你,但那也只是一時的,一位參與者每天能夠激發的隨機事件都是有限制的!

我不知道現在你是不是已經被這位參與者,拖入到了隨機事件當中,但是當這個任務完成之後,有一段時間是不能接受來自參與者的隨機任務的。

要是你的操控者趁此機會稍微咬咬牙,狠狠心,直接發佈讓你死的指令,你基本只有死這一條路可以走了!”

神色嚴肅,眼中的神色更是相當的鄭重。

誰曾想,雲落天在聽完一組一號玩家的話後,立刻將帶着詢問的目光落在七十九號參與者身上。

“是這樣的!”七十九號參與者點點頭,並沒有否認這一點:“這也是我不希望你就這樣把身份轉換卡送人的原因之一!”

“那如果我們在這期間再次弄到一張這個卡片,是不是就什麼都不用擔心了?”從七十九號參與者嘴裏得到了肯定的回答,雲落天拿着卡片的手依然沒有收回來,而是沉吟了片刻,問出了一句話。

還沒等七十九號參與者和一組一號玩家說什麼,一旁因爲他們的對話,稍稍晚了一點將事情消化完畢的三十組四號玩家,卻突然來了一句:“我們三個人到現在手裏才只弄到了一張身份轉換卡,下一張誰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弄到!哪有那麼容易的事兒?”

這句話說得讓人無法反駁!

畢竟到現在爲止,他們知道的也就只有兩張而已。

一張在雲落天手上,一張已經被一組的玩家用到換了一個操控者了。

沉默一陣之後,雲落天終於艱難的開口:“所以你打算換成什麼條件?” “很簡單,雖然我們兩個隊伍被你的操控者劃分成爲了敵人,但是這只是單方面的,我可沒有選擇五組作爲一組的敵對陣營!”聽到雲落天的問話,才弄清楚,雲落天根本對於有關參與者能夠發佈的隨機事件不知情的一組一號玩家,面具下的臉上寫滿了錯愕。


一時間他有些遲疑起來,但是現在對方那麼問了,就代表着,他已經在考慮換一個交易條件了,一組一號玩家最終還是決定將自己的想法說一說,至於能不能說服對方,或者說想不想要完全說服對方,可以趁着說的機會再觀察觀察。

畢竟也不必擔心那麼多,要真談不成,總還是有那個卡片可以把自己摘出來的。

這樣想着,一組一號玩家開始滔滔不絕起來。

“而不能全部殲滅敵對陣營,頂多是積分稍微少一點兒,卻並不影響玩家晉級下一輪遊戲!這是節目組給出來的漏洞,明顯是可以鑽一下的!

想要好好活着,其實最重要的是合作,單槍匹馬總是容易被人各個擊破!我想要活着,好好的活着,從這個遊戲中走出去,而不是活一會兒!

而你,是個不錯的合作伙伴!”說道這裏一組一號玩家目光灼灼的 盯着雲落天的方向。

“可是我如何信任你呢?要合作至少要有足夠的誠意!你甚至沒說明白你可以爲這個合作付出些什麼,要知道合作可不是一件單方面的事情,光想着可以從中獲得好處的話,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這樣的話,我還不如賭一把,看看能不能在隨機事件完成的過程中,再搞到一張身份互換卡。而且……”雲落天拖長音,看向一組一號玩家:“你不要這張卡片,就代表了你想要藉助我們的力量,幫你擺脫控制着你的某個人,

因爲從遇到我們到現在,你都是受人控制的吧,而且還不是受到你背後那個將你換下來的那個操控者的控制,你到現在應該都處在一個隨機事件中沒有出來吧!這樣的話想談合作,恐怕還不行吧!”

雲落天輕而易舉的將面前這個人的情況說了出來,絲毫不在意對方已經變得警惕而又危險的目光。

“沒錯,你現在都不是自由身,拿什麼來談合作呢?”三十組四號玩家毫不在意的從旁補刀,面具下的臉因爲傷口的原因,一直齜牙咧嘴的。

對自己的遭遇很是憤懣,除了遇到雲落天算得上是一件好事情之外,其他的哪樣不糟心。

身上的傷更是眼看着痊癒了,沒蹦躂兩下又添上了好幾處!

就算是知道之前這個玩家本意就是要放過他們,只是爲了要裝得像一點,這才弄傷的他們,還是覺得很生氣。

因此,他對一組一號玩家說話的一起,可不怎麼良好。

七十九號參與者反而沒有多說什麼,靜靜的抱臂站在一邊,對事情的進展保持着旁觀的態度。

看着三人的表現,一組一號玩家知道,誠意是必須拿出來的。

只是,他還是有些猶豫,踟躕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說什麼纔好。

所謂的合作是他臨時起意的,就算能夠成立,展示也只是他自己和麪前三個人的合作,暫時來說並不具備什麼意義。

除非他和那個五組三號玩家——雲落天,都成爲各自組別的操控者,這才能完成組別之間的合作。

否則的話,什麼都是空談。

而云落天想要成爲操控者的話,其實相當的簡單,畢竟必要的道具已經在他的手上了。

一組一號玩家卻還受制於人,別說啥時候能夠成功重新成爲一組的操控者,就連什麼時候掙脫束縛,能不能有機會掙脫束縛都不一定。

又是憑藉什麼來和人談合作呢?

這些,一組一號玩家其實都沒有仔細的想過,讓他有了合作這個想法的根本原因,是雲落天對七十九號參與者和三十組四號玩家的不離不棄。

明明只要拿出卡片,快速完成確認工作,就能夠根據節目組的規則,成功的離開,並且成爲一個操控者,直到下一位手底下的**控者玩家使用卡片成功,將他取而代之。

只是和他一起過來的兩人就要死在這裏了,除此之外,不會有多餘的影響。

但是他卻選擇了和自己做交易,用那樣珍貴、甚至可以當成一條性命看待的卡片,跟自己做交易,僅僅是希望能給他的兩個小夥伴活下去的希望。

希望自己能夠放過他們,當然,同時自己也可以從這裏面解脫出來。

尤其是這個人在作出這個決定的時候,他的操控者已經決定趁着這個機會要了他的命。

他卻還是希望能夠先幫助小夥伴。

雖然說,他們還有後路,但事實上卻並不保險。

在那個時候,一組一號玩家是認爲雲落天對那件事情是瞭解的,誰知道也不過是無知者無畏罷了。

這樣一來,自己最看重和感動的那一點,可就沒有那麼大的影響力了。

因此,到底要不要合作,就連一組一號玩家都遲疑了起來。

三人看着他沉默了下來,知道他需要想要好好的思考思考,也就沒有上前打擾。

只是警惕的看着四周,同時防範着面前這個突然提起合作,又突然慢慢思索的人。

剛剛鬼門關前走了一遭的三人,此時前所未有的團結。

“要我說的話,還真沒有必要跟這個人合作,完全沒有什麼意義在裏面!”趁着一組一號完全沉浸在思考中的狀態,三十組四號玩家小聲的嘟囔了一句。

聲音很輕,以至於只有湊得比較近的兩人聽到了,甚至都聽得不太清楚。

好在能聽到的幾個字,勉強拼湊拼湊,連蒙帶猜還是能夠聽明白到底是什麼意思的。

只是對於他的這話,兩人都沒有明確的表達自己的意見。

“我還是準備換一個條件!”一組一號玩家思慮再三,最終開口說道。

“所以?”因爲一直都是雲落天在和他談話,在一組一號玩家出聲之後,接話的人也還是雲落天。

“合作的事情,我覺得我們可以暫放,畢竟我們現在的身份都只是**控者,沒有多大的自由度,我們背後的操控者除了能夠了解我們的外在狀況之外,並不能知道太多的情況!

畢竟他需要照看的人可不僅僅是隻有我們兩個人,哪裏完全照顧得過來,所以談合作也就無從談起,但是我也並不希望你死了!”說這句話的時候,一組一號玩家的視線一直沒有從雲落天身上移開。

“但是我也不想死,至少我希望能夠和你談成這筆目前因爲我們不是主導者,不能真正推動的合作關係!

但是我們再外面這麼久,就像你說的那樣,我後面站着的那個參與者應該已經察覺到了異樣。

就算我現在給他帶了三個人過去,他會做出什麼樣的選擇沒有人能夠保證。

所以我希望你們能夠幫我,一起除掉這個參與者!”

一組一號將自己的見解和條件說了出來之後,就靜靜的站在三人的面前,等候着雲落天他們的決定。

“我們很想答應你的要求,但是有一件事情卻讓我們不得不在意,那就是我們根本做不到在那裏面對你提供幫助!”依然還是雲落天站出來,和一組一號玩家溝通,表達着各自的意見。

“通道很長,就算是我們有了警惕,事先摒住呼吸,也不一定能夠堅持到完全通過這個聚集了毒氣的通道。到時候我們幾個跟送菜可沒有什麼分別!”

“不用擔心,我手裏面有藥!只是已經只剩兩顆了,其中一顆是我的,所以我只能帶一個人進去。而那個參與者的實力並不弱,因此……”一組一號玩家話中的未盡之意,讓大家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了七十九號參與者的身上。

因爲七十九號參與者是他們三個人中最強的。

只是雲落天這邊卻很猶豫,因爲他們對另外一個即將面對的參與者的實力並不瞭解。

“他的實力對比你如何?”一直以來都不怎麼樂意開口說話,顯得略高冷的七十九號玩家終於開了尊口,對着一組一號玩家問出了問題的關鍵。

大家都很清楚,只有瞭解對方的實力,才能夠妥善的進行安排,做出正確的決定。

像之前那樣的莽撞,有一次就夠了。


畢竟第一次還可能僥倖逃得性命,第二次可就沒有那麼的幸運了。

“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被制住的!”一組一號玩家顯然也很清楚這是關鍵所在,只是也不知道是對於自己的表現太過於羞恥,還是有着其他什麼原因,他的聲音變得特別 的小,好在吐字清晰,大家才勉強聽清楚了。

然而聽起清楚是聽清楚了,可這答案可不是什麼美妙的事情。

“偷襲?你是被偷襲了嗎?”三十組四號玩家聽到這話,驚詫片刻,小心翼翼的湊過去問了一句。

一組一號玩家卻扭過頭,否認了:“並不是,他是光明正大的走到我這邊來,說挑中了我,問我願不願意幫他的忙,如果不願意,他可能會採取一些手段。然後……光明正大的單手製住了我!”

說道單手的時候,一組一號玩家有些赧然。

他突然意識到自己還是太過莽撞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陣密集的腳步聲除了過來,似乎有一羣人正在急匆匆的往這邊趕來,將大家的注意力吸引了過去。 仔細辨別,就會發現在相當急促的腳步聲中還帶着格外慌亂的感覺,似乎這羣即將到來的人正在被什麼洪水猛獸追趕一般,慌不擇路的逃竄着!

聽這動靜,應該不一會兒就會來到他們的面前。

但是隨後響起的聲音,卻讓四人面面相覷,轉而有些猶豫要不要繼續呆在原地了。

“救命呀!”

“求求你,不要殺我,不要……啊!”

“……”

只不過,沒等大家作出決定,幾個狼狽的身影就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本來戴在頭上證明身份的面具,早就在慌亂逃躥中,不知所蹤。

濺上血跡的臉上,滿滿都是驚慌失措。


即使在他們已經衝到了雲落天四人面前,追在他們身後的人依然沒有出現的情況下,他們依然驚恐的回頭確認。


可惜,就在他們剛剛鬆口氣,繼續扭過頭,氣喘吁吁繼續跑的時候。

一道人影從他們來時的方向躥了出來,瞬間就追上了幾人。

寒光一閃,那幾個剛剛纔露出一絲驚喜神色的玩家,瞬間僵在原地,一動不動。

“噗!”

隨後,是噴涌的鮮血和幾人相繼倒下的身影。

只有動手的那個人,站在鮮血噴濺不到的地方,冷漠的看着眼前這一幕。

全程目睹了整個過程的雲落天四人,面具下的臉血色全無。

“落天?”然而,這個突然出現,大殺四方的人卻在撇了四人一眼之後,準確的叫出了雲落天的名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