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4 日

噹噹噹——

防彈盾牌上細屑亂飛,神僕生生被震退了一米。

“不要着急,現在他還不是死的時候,我現在還有點要緊事辦,我們暫時要說聲再見了,老朋友,我們後會有期。”

海恩斯一臉成功者的笑意,他伸手在空中打了個響指。

所有的屍體忽然動了起來,隱藏在海恩斯身後的御屍者再次開始控制整個歐文堡裏的死人。 “不能就這麼讓他們走了!”龍雲咬了咬牙,掃了一眼房子周圍,御屍者控制活死人需要一定的時間,現在那些屍體暫時還沒有多少攻擊力。

“博士,你們在這裏看着水手他們。”他看了看手錶,“還有十分鐘直升機就到了,我要去辦點事,如果能回來就回來,不能回來就不要等我。”

“你想自己過去?”芬奇看着龍雲,一臉“你開國際玩笑”的表情說:“龍雲,雖然你的潛力很大,對付神僕和近衛之類還有把握,那邊的人裏有光復會的精英,還有魔族的御屍者,你連靠近他們的機會都沒有。”

“沒試過誰也不知道。”龍雲指指院子外的路上,那裏停着一輛悍馬裝甲車,“我可以用那輛車衝過去。”

“不!你在開玩笑,沃克雖然該死,不過我不像損失我的手下,在我的眼裏,純血種並不會比我手下任何一個混血種要高貴。”芬奇說。

“放心吧,我沒那麼脆弱,別忘了在阿富汗的時候,我自己一個人搞定了兩個團的兵力,裏頭有很多是御屍者,我就殺過一個魔族的殺手,這一點上,我很瞭解他們的實力。”

“我跟你去!”茱莉亞眼中早就冒出火來,海恩斯不光是龍雲的仇人,也是自己的仇人,不光是老魚這些隊友死在了他們手裏,就連自己的弟弟也是。

“不行,你去了只會拖累我。”龍雲斬釘截鐵道。

說罷,他撿起地上的m249輕機槍,找了兩個彈鼓塞進挎包裏,從屋頂找了個地方滑了下去。

“幫我開路!”

龍雲一邊開槍一邊大吼,火舌從m249的槍口裏吐出,一個個剛剛爬起來還有些懵懵懂懂的活死人被準確爆頭,再次躺倒。

芬奇永遠都不會知道龍雲的心理,對龍雲來說,要追殺海恩斯不光是因爲老魚這些隊友,也是爲了自己,他必須弄清楚一件事,查理曼現在到底還是否活着,如果沒死,到底被關在什麼地方了。

雖然自己對查理曼沒有什麼感情,不過好歹身上也有部分基因屬於整個人,況且如果能找到查理曼,長老會會迎來新的格局,以“獅子”查理曼在莫里亞人當中的威望,現在內訌對立的這種窘境也許可以得到消弭。

“真是個衝動的傢伙!”芬奇嘆了口氣,現在已經阻止不了龍雲了,也不是阻止他的好時機,倒不如全力配合他殺過去,興許還真的有些希望。

畢竟,在芬奇的眼中,龍雲的能力完全就是個謎。

龍雲很快衝到了悍馬車旁,幹掉了車邊的幾個活死人,跳上了車裏,忽然,另一側的車門被拉開,一個黑影竄了上車。

龍雲下意識地抽出手槍,對方開口了:“是我!格格!”

“你跟着來幹嘛!”龍雲收起槍,看到果真是格格,這個丫頭總是那麼犟。

“你嫌我礙手礙腳?”格格不屑道。

龍雲一邊發動車子一邊說:“你知道我接下來要做什麼的。”

格格一愣,立即想起了在巴格拉姆空軍基地山坡上,龍雲發起狂來的樣子,那次差點將自己活活掐死。

“上次我是沒注意,這次我會注意了,其實我是來監視你的,如果你有什麼不對勁,我還是會殺了你。”格格道。

龍雲苦笑了一下,這人真不怕死,不過他對格格倒是大有好感,雖然整天嚷嚷着要崩了自己,實際上每次都沒有這麼做。

“有一件事,我需要你向我保證,如果你答應,我們可以合作下。”

“什麼事?”格格說。

“我並沒有弄清楚自己的能力到底是屬於那種,如果我等會追殺海恩斯,若是像上次一樣暴走,你趕緊離開,不要管我,但是也不要將我的事情告訴其他人。”龍雲盯着格格,問道:“能不能做到,不能做到你現在就下車。”

“好!成交!”

格格咬咬牙,大聲道:“開車!”

悍馬裝甲車發出巨大的轟鳴聲,車子飈了出去,撞到一個有一個橫在車前的活死人,黑色的血漿噴灑在車窗上,龍雲不得不開動雨刮器,將那些碎肉和血漿掛掉。

“你看!”格格一直觀察着a2區域的動靜,此時她發現天上有轟鳴聲,a2區域的上空閃動着三點光亮,有東西在天上飛。

“直升機!?”龍雲看出了端倪,立馬對格格道:“不能讓他們跑了,現在我們沒有無人機,只能靠自己了。你來開車,我去操控機槍。”

悍馬車的車頂有一挺m2式勃朗寧大口徑機槍,是用來給悍馬車提供火力支援的。

倆人交換了位置,龍雲從車裏伸出半個身子,檢查了一下m2機槍的子彈,拉開槍栓,對着數百米外的直升機瘋狂掃射。

“想飛!讓你飛!”

子彈雨點一樣撲過去,m2機槍是點50口徑,有效射程可以達到一千六百五十米,即便是武裝直升機對它都十分忌憚。

果然,天上的直升機顯得有些慌亂,揚起機頭做了一個規避動作。

“哈哈哈哈!讓你們****的那麼爽!”

龍雲打得興起,反正在歐文堡裏的悍馬車都裝滿了實彈,這裏每天都消耗大量的彈藥,有一個自己的軍火庫,子彈隨便士兵們造,能打多少大多少,美國人從不吝嗇軍費。

很快,龍雲覺得自己笑不出來了。

直升機拉高之後,開始低頭俯衝,顯然是衝着自己來的。

“格格,小心開車!我們要被炮轟了!”龍雲大吼着,“貼着路邊的房屋開,避開他們的攻擊。”

果然,話音還爲落地,直升機的機腹下噴出一團火,裝置在機架上的蜂巢式機關炮開始掃射。20口徑的機關炮直接轟塌了周圍的房屋,如果不是貼着公路走,恐怕就連悍馬車都要變成馬蜂窩了。

落下的泥土和灰塵將龍雲蓋了個土頭土腦,他甩掉頭盔上的黃沙,吐了口痰,全是土。

“媽的,直升機真的不好對付。”

直升機上,駕駛員看到悍馬車躲在了房屋旁邊狂奔,一時間找不到射擊的角度,飛行員放棄了繼續追擊,朝a2區域飛去,試圖降落帶走海恩斯一行人。

就在飛機剛剛降落了一些高度的時候,悍馬再次出現在視線裏,車頂的m2機槍再次突突起來,直升機的機腹下頓時穿出幾個彈孔,嚇得飛行員再次拉高飛機。

“那個混蛋真是冤鬼纏身,我們必須要幹掉他們!否則無法降落!”

副駕駛調回頭,對機艙裏的近衛士兵道:“所有的火力一起開,我們降低高度,可以打得更準一些!”

機頭輕輕點了一下,直升機果然開始低空俯衝,這次飛行員選擇了飛到公路的正上方,正面朝悍馬裝甲車撲來。

“格格,小心!這些傢伙要拼命!” 懸掛了20毫米蜂巢式機關炮的直升機根本不會將一輛地面的悍馬裝甲車放在眼裏,由於空中優勢,這種較量往往是直升機勝利告終。

飛行員看到悍馬車捲起黃土朝自己發瘋一樣直衝過來,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和自殺沒有什麼倆樣,完全是送命行爲。

“幹掉他!幹掉他!”副駕駛顯得有些興奮,對着機艙裏的武器操作員狂吼:“把他打成馬蜂窩!”

直升機和悍馬車很快相互進入了射程,機上的所有武器同時齊發。蜂巢機關炮、機載加特林機槍,密集的子彈雨點一樣傾斜出去,將橫在視線範圍內的一棟土房掃塌半個房頂。

急速射擊的子彈在夜空中拽出一道火線,打在土路上濺起一米多高的塵柱,就像一條無堅不摧的利刃,所到之處無論是房屋還是車輛全部被生生切開。

不過,直升機上的人並沒有看到預料中的場景,那輛悍馬裝甲車車頂的M2HB機槍並沒有還擊,而是一路朝着正前方迎頭衝來,如同一頭沉默的怪獸。、

子彈瞬間撕開了悍馬車的車頂,即便是輕裝甲的悍馬,仍然擋不住蜂巢機關炮的穿甲彈。

擋風玻璃上出現一片龜裂,防彈玻璃碎片四濺開來,不到一秒鐘時間裏,十幾個彈孔郝然在目。

“龍雲!”

遠處,茱莉亞開槍將一個活死人的腦袋開了瓢,卻忽然看到這令人驚悚的一幕。 冰山女神寵夫成癮 她在通訊頻道里不斷呼叫龍雲,但是頻道里一片死寂,沒人回答她。

“不行,我要過去救他們!”

芬奇出奇的冷靜,伸手攔住了茱莉亞:“還有五分鐘我們的直升機就到了,到時候再過去,現在過去等於送死,不但救不了他們,你自己也會搭上小命。”

博士是參加過多次實戰的,也算是死人堆裏爬出來的倖存者,這麼多年來,長老會中並肩作戰的同伴們已經不止一人在倆族的戰鬥中死去,芬奇已經學會了怎麼處理自己的情緒。

“五分鐘!?五秒鐘都能決定生死了,現在過去,龍雲或許還有機會!”茱莉亞甩開芬奇的手,抽出兩枚手雷拔掉保險扔下了樓,殘肢斷臂隨着爆炸到處飛濺,圍攻樓房的活死人羣被撕開一道口子。

“不能去!”

“我不是長老會的人,你沒權命令我!”茱莉亞吃了秤砣鐵了心,她不能再失去龍雲,幽靈小組的戰友都死了,弟弟死了,世界雖然很大,不過茱莉亞覺得自己很孤獨,她的親人和朋友只剩下了龍雲一個。

轟——

巨大的火球捲上天空,被蜂巢機關炮掃成廢鐵的悍馬失去了控制,一頭撞在一堆房屋廢墟上,車裏的彈藥被撞爆,瞬間把悍馬裝甲車炸得片甲不留。

“龍雲!”茱莉亞眼都紅了,瘋了一樣朝樓下的活死人掃射,打光了子彈後搶過芬奇手裏的赫克勒狙擊槍搶到手裏,端起朝直升機連續扣動扳機。

20發子彈全部在瞬間打光,飛機外皮上濺起點點火花。不過沒用,普通的7.62毫米口徑狙擊槍子彈根本對付不了武裝直升機,只配給它撓癢癢。

男人婆幾乎要瘋掉了。

遠處,天空上。

“有點不對!”

飛行員將直升機調回頭,地下火光熊熊,破爛的悍馬車完全沒了原來的模樣,根本看不出車的形狀,變成一堆廢鐵趴在廢墟旁。

地面上縱橫交錯的小巷和土路顯得寂靜一片,沒有任何生命跡象。

副駕駛忽然打了個冷戰,不祥的預兆掠過心頭,沒有人會這樣做,面對一架全力開火的武裝直升機只顧埋頭衝鋒而絲毫不還擊。

那兩個莫里亞人難道真的那麼蠢?之前差點成功偷襲自己的武裝直升機,逼得自己根本無法降落,可見槍法顯然是一流的,爲什麼忽然卻變成了三流對手?這麼輕易就被自己搞定。

這個巨大的問號浮在腦海中,令他心神不寧。

“機槍手!你看到什麼動靜沒有?有沒有看到那倆個死人?”他忍不住調頭問機艙裏的武器操作員。

那名士兵聳聳肩搖搖頭,將頭盔上的夜視儀推起,說道:“沒看到,剛纔爆炸的威力太大,他們不可能還有活命的機會。”

“好吧。”飛行員吁了口氣,說:“我們離開這裏吧,這鬼地好像不對勁。”

“我看是你敏感了。”武器操作員坐回機艙裏,一臉輕鬆道:“他們連逃命的機會都沒有。”

直升機輕點機頭,在空中轉了個圈,朝A2區域飛去。

就在此時,直升機機艙裏的警示器忽然全部變成了紅色,急促的嘟嘟聲響徹駕駛艙。

“SHI/T!有人在鎖定我們!”副駕駛驚恐地大叫,現在飛機離地面僅僅不到百米,被鎖定簡直是一件太可怕的事情,就連根本的規避無法做到。

說時遲,那時快。地上一處黑暗的廢墟旁騰起一道火箭,一枚便攜式地空導彈騰空而起,地面揚起了一片巨大的塵土。

“規避規避規避!”飛行員的叫聲幾乎撕破了喉嚨,冷汗在瞬間就從飛行頭盔裏滲出來,順着臉頰流到下巴。

幾乎在同時,這架武裝直升機開始釋放干擾彈,兩排耀眼的光點在機腹下噼裏啪啦噴出,如同綻放在夜空裏的煙花。

轟——

剛剛爬升的直升機變成了一團巨大的火球,火光將地面都照得如同白晝,碎片殘骸紛紛落下,像下了一場火雨。

“小心!”龍雲扯了一把格格,將她拉入了廢墟地下,幾塊直升機殘片落在附近,丁零當啷作響。

“龍雲!龍雲!你沒事!?”遠處樓上的茱莉亞顯然看到了直升機墜毀,這樣只有一個解釋,龍雲還沒掛!

“我沒事,我沒那麼容易死!天生命硬,只有我克別人,別人克不死我!”龍雲說。

“剛纔嚇死我了!我以爲你一命歸西了!”茱莉亞高興得已經口不擇言,“一命歸西”這成語是她從龍雲那裏學來的,老外學中國成語的通病就是分不清褒義貶義。

“剛纔你們沒在車裏?”

“當然沒那麼笨在車裏啊!我不會蠢到以爲悍馬能幹掉一架武裝直升機吧,就算可以,我也不拼,你知道我很少做高風險的買賣。”龍雲有些得意道,“況且悍馬車裏就有兩具現成的毒刺。”

“好了,別吹牛了,我們現在有個麻煩。”格格打斷龍雲道:“離A2還有兩百米,我們沒車了,要殺過去。”

“我對你有信心,這點活死人,擋不住我們格格大小姐,你是尼伯龍根皇族的後裔啊!”龍雲抓住機會趕緊拍拍格格的馬屁。 A2區,目標院子外。

龍雲看了一眼門另一邊的格格,這妞此刻正在厭惡地將身上沾滿的各種零碎扯到地上。剛纔兩百米的路程,倆人遇到了不下幾十個活死人,殺掉這些傢伙當然不會存在太大的壓力,整個歐文堡裏的死屍大部分都集中到了茱莉亞和芬奇所在的小樓房下,這邊的活死人數量很少。

不過,由於步行加上許多時候是近距離擊殺,倆人身上已經被死人的血和內臟飆了一身,那些零碎就是這些玩意。

雖然格格受過嚴格的訓練,可是畢竟是個女孩子,被死人的內臟掛在身上絕對不是她喜歡的一件事。

“格格,你不覺得這裏面太靜了嗎?”

“我又沒長隼一樣的耳朵,我聽不到。”格格將兩隻血淋淋的手在迷彩服上揩了揩,換上一個新的彈夾。

“直升機墜毀了,如果我是海恩斯,恐怕會尋找別的途徑離開。”龍雲說。

“他們還在不在,進去一看就清楚了。”格格朝門裏揚了揚頭。

龍雲心中一陣激動,在這裏遇到海恩斯是個意外,這是他最想獵殺的一個人。 婚已涼,總裁大人請轉身 不光因爲海恩斯曾經將自己當做試驗品一樣折磨了那麼多年,而是龍雲加入天幕的目標就是有朝一日找到這個光復會的執事部總執事,用他的血來祭奠老魚和國王他們。

“萊娜,我需要情報。”雖然激動,龍雲仍舊沒有忘記作爲一名合格的精英傭兵應有的冷靜。此時院子裏的情況只能靠萊娜獲取,雖然無人機沒了,不過萊娜總有方法找到其他的途徑。

“沒有無人機了,不過我通過特洛伊取得了一顆法國衛星的控制權,它現在正好在歐文堡上空的軌道上,圖片雖然沒美國人的衛星清楚,不過也就湊合看吧,發到你的PAD裏了。”嚼薯片的聲音從頻道里傳來,很顯然萊娜已經覺得大局已定,已經沒了之前的緊張,開始享受她的薯片大餐了。

龍雲打開綁在手腕上的小型軍用PAD,收取了萊娜發送過來的圖片,圖片中顯示這個院子裏沒有任何人,空空如也,就連活死人都沒一個。

“有點不對。”

龍雲輕輕推了推門,發現竟然門都沒關上,他小心翼翼先推開一條縫,伸出腦袋在門縫裏窺探了一番,確保裏頭沒有詭雷裝置之後,這才推門而入。

格格緊隨其後,倆人前後形成掩護隊形,朝房子裏走去。

倆人一路搜索前進,不過很快就失望了,房子空了,上下兩層都沒人。

“艹!他們溜了。”龍雲基本可以斷定,當自己擊落那架武裝直升機後,海恩斯肯定通過其他途徑逃了。

“萊娜,你調去一下之前的畫面,看看他們是從什麼地方溜掉的?”龍雲只有求助萊娜。

嘭——

龍雲一拳砸在土牆上,房子嗤嗤落下塵土。

“這個結果其實你應該早有預料纔對,沒人會等着別人上門追殺自己。”格格倒無所謂,海恩斯對她來說並無太大的意義。

“這傢伙我一定要逮到他,朝他的腦袋上開一槍才行。”龍雲抑制不住胸中的怒火,要知道,遇到海恩斯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這傢伙是個總執事,在光復會裏有頭有臉,小的行動根本不會親自參與。

一個念頭劃過腦海。

龍雲問:“格格,你覺得沃克這次到底怎麼一回事?他跟海恩斯他們有什麼關聯?爲什麼光復會會找上門來滅口?”

格格沒料到龍雲有這麼一問,也愣住了,最後搖搖頭道:“這一點我也想不通,按道理沃克應該和光復會是死對頭纔對,之前他是負責北美分部行動部,專門獵殺這裏的亞特蘭蒂斯人,你說海恩斯殺掉他復仇還比較可信,但是爲什麼早不獵殺遲不獵殺,長老會一內訌我們剛來找沃克他們就到了?”

“也許這次將賽琳娜的身世謎底泄露出去的就是沃克,也許他倒戈了,這是不是沒有,這世界上沒有用錢收買不了的東西。”龍雲不以爲然。

格格冷笑兩聲說:“龍雲,不要拿你們傭兵的那一套來衡量我們這些古老的種族,莫利亞人也好,亞特蘭蒂斯人也好,不是用錢就能收買的。你也許不知道長老會和光復會這種祕密組織的能量大到什麼程度,我可以告訴你,世界上許多金融機構和企業都有我們的投資,別的不說,長老會只要打個噴嚏,倫敦股市就會感冒,天幕公司如果願意,可以黑進任何一個銀行,神不知鬼不覺將裏頭的錢據爲己有,加入天幕和長老會的人在經濟上絕對沒有任何擔憂,所以錢對於他們來說只是在存摺後頭多一個零或者少一個零的問題,沒有其他任何意義,更不會一影響生活質量。”

最美遇見 龍雲想了想,不得不承認格格說的是實話,雖然隼口口聲聲說自己是因爲想多點補貼才加入行動部,實際上龍雲很清楚這胖子不是爲了錢,即便是在後勤部,他的薪金足夠他花費,光看那個愛迪生就知道,在自己的庫房裏對了那麼多貴价的跑車當玩具。

“照你這麼說,我們長老會或者天幕裏,甚至天幕這次跟着我們一起逃出來的人中,有人是奸細?否則我們的行動爲什麼被別人瞭解的如此清楚,我們來歐文堡,按道理是一個保密的行動,光復會哪來的消息?”龍雲說。

“你說的也許有道理,至於沃克,我估計要找到他本人親自問問纔可以找到答案,畢竟世上知道賽琳娜身份的只有他和老哈布斯,老哈布斯是不可能出賣賽琳娜,唯一的可能就是當年的黑石計劃負責人沃克中校了。”格格嘆了口氣,說:“我剛加入天幕的時候,在班寧堡接受過半年的軍事訓練,沃克是我的教官,這人看起來不差,沒想到竟然出了這種事。”

“他也當過我的教官,你別忘了,去阿富汗之前,我也去了班寧堡,還是和你一起的。”

“嗯,你覺得他怎樣?”格格問。

搞定你,嫁給我 龍雲思忖片刻道:“作爲一名教官,我覺得他是絕對合格的,這人能夠看得出很有領導能力和方法,如果他是行動部的負責人,你可以想象得到當時長老會北美分部的效率。”

“龍雲,我查過之前的衛星圖片了,海恩斯沒有離開房子。”耳機裏傳來萊娜的聲音:“至少在衛星上看不到這傢伙離開,他消失在房子裏了。”

“消失了?”龍雲說:“不可能!他們的直升飛機沒了,房子又沒人,除非會遁地術!”

“遁地術”三個字一出口,龍雲和格格倆人都愣住了,兩秒鐘後,倆人異口同聲道:“地道!”

說罷,倆人分頭開始在房子裏外仔細尋找,如果海恩斯能夠悄然無息地離開,唯一的可能性就是,他從地下走了。

很快,果然在牀下找到一塊鬆動的木板,掀開發現真的有個地道。

“艹!我怎麼想不到!”龍雲真想狠狠扇自己倆耳光,作爲一名從小就看《地道戰》長大的中國人來說,竟然忘了這一手老祖宗都玩爛的手段。

“下去!”龍雲將夜視儀拉下,輕手輕腳第一個下了地道。 這是一條寬只有一米多的地道,至於是誰修建的不得而知,據說伊拉克的地下也有這種類似的通道,被反抗組織用以匿藏對抗美國爲首的多國部隊。

龍雲嗅到了腐敗的氣息,顯然這地道並不是經常使用,看來海恩斯的情報工作做得十分到位,估計歐文堡的詳細建造圖也在他手頭上。不過,以光復會這種背景強大的祕密組織來說,如果需要,他們可以弄到世界上任何一個地方的建築構造圖。

龍雲小心翼翼地拾級而下,在這種黑暗的地方,雖然戴着120度的寬視角夜視儀,不過終歸只是夜視儀,如果對手是個經驗豐富的特種部隊士兵,在這裏隨便一個地方都能佈下各種餌雷,最簡單的就是用兩個美軍制式的闊劍地雷,用一根比頭髮絲大不了多少的金屬線鏈接放在重要的進出口,若不小心絆倒,幾乎沒有任何活命的可能。

每個闊劍地雷裏頭至少裝了700顆鋼珠,爆炸殺傷範圍包括前方50米,以60度廣角的扇形範圍擴散;而高度則爲2到2.4米,鋼珠的最遠射程甚至可達250米,包含了100米左右的中度殺傷範圍。

女帝法則:王者制霸攻略 這種殺傷力簡直只能用恐怖來形容,如果在沒有遮蔽物的情況下,兩顆闊劍地雷可以在瞬間撂倒一個排的士兵。

龍雲在非洲見過被闊劍地雷炸死的倒黴蛋。那是個*籍的僱傭兵,在叢林裏觸發了一顆闊劍地雷,結果同行的五個同夥只有一個活下來,其餘都被鋼珠撕成成了一灘爛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