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2 日

器伯閉著眼睛舒服的享受著源初的孝敬,淡然一笑:「你小子就是鬼心眼太多,有時間多把精力放在修鍊上,不要太依靠外物了,不過,也是時候提升一下源塔守護的等級了,可是,源塔守護升級后,能量消耗會非常巨大,上次煉化聖骨消耗了三千萬源晶,這次煉化星辰老祖消耗了一億的源晶,你從白骨山得到的源晶已經消耗殆盡了,我是不會動用源晶儲備來滿足你的虛榮心的,源晶問題你自己解決!」

源初聞言爽快的答應了,然後,他直接來到了定天城的天源商會,找到了管事,表示要出售一批寶物用來換取源晶,管事看到源初從源塔中弄出來的滿地的寶物,頓時眼睛都直了,什麼靈丹妙藥、高階靈兵、功法武技、天才地寶應有盡有。

管事心裡一陣猜疑,以為源初將哪個大家族洗劫了呢,不過也不敢多問,清點了一遍寶物后,管事交給了源初三億源晶,其中有一億源晶還是從附近的天源商會調集過來的,畢竟,這次源初出售的寶物太多了,等級也非常高,依靠他們自己的資金還真吞不下。

交易完畢,源初興高采烈的回到了葯田,這次雖然出手了自己一半的身家,不免有些肉疼,不過,想著源塔中的三億源晶,他很快就釋然了,畢竟有付出才能有回報嗎。

源初並沒有將血菩提出售給天源商會,因為,那樣的話一定會引起轟動的,會引來很多不必要的麻煩,畢竟血菩提已經絕跡了。

源初一回來就迫不及待的讓器伯趕緊將源塔守護的等級提升上來,想要感受一下新的源塔守護的威能。器伯在源初一陣哀求的眼神中,不得不將源塔守護升級了,只見器伯屈指一點,一道金光沒入源初的丹田之內,而後漫不經心的說道:「好了,已經升級完畢了,你現在就驅動一次,看看是否滿意!」

源初心念一動,只見一件閃爍著耀眼金光的鎧甲出現在了身上,金龍頭盔,白虎戰靴,朱雀披風,玄武護甲,氣度非凡,威武無比,可是看到胸前的玄武護心鏡,源初又是一陣鬱悶,看來想要徹底擺脫這隻王八有點困難啊,不過,畢竟比原來的無敵龜殼要帥氣多了,源初心裡非常滿意。

此時,銀光一閃,一根兩丈多長的巨大玉質骨棒出現在手中,源初猛將骨棒用力揮動,向著自己胸前砸來,只感覺一股狂暴的巨力猛的撞擊在自己身上,彷彿被一座大山轟擊了一下,五臟都是一陣翻騰。

源初悶哼了一聲,向後退了一步,心道:「這根骨棒還真不是蓋的,到底是聖骨煉製的極品靈兵啊,這一擊已經堪比源宗境巔峰武者的全力一擊了,威力驚人,不過,升級后的源塔守護更是牛逼無比,遭到這麼狂暴的轟擊,竟然沒有絲毫損傷,自己也沒有受到什麼傷害,以己之矛攻己之盾,效果還是非常理想的!」


器伯看著一旁自我陶醉的源初一陣鄙視,還真沒見過自己胖揍自己來檢驗護甲威能的,看來他的確有自虐傾向啊,器伯一陣搖頭嘆息,源初根本不予理會,不斷的擺出各種拉風造型,自我欣賞!

接下來的幾天,源初每天都要自我陶醉一番,然後,才全力凝聚源氣彈,七天的時間,只凝聚出了不到二十枚源氣彈,不過,這已經是源初的極限了,畢竟,現在的源氣彈威力實在是太驚人了,已經不是以前的源氣彈所能比擬的了。

十天的時間轉瞬即逝,這一天一大早,源初就早早起來了,梳洗已畢,簡單的吃了點早飯,就急忙向星辰宗的議事大廳趕去。

源初來到議事大廳的時候,司徒道一和眾位長老早已就座,他不慌不忙的邁著方步來到議事大廳中央,對著司徒道一和眾位長老躬身施禮:「掌門和眾位長老,弟子源初前來給各位請安!」

司徒道一面容慈祥的點了點頭,對源初的表現很是滿意,感覺到源初十日不見,好像氣度有了很大的提升,頗有幾分世外高人的風範,看來這幾日源初的戰力又有了巨大的飛躍。

司徒掌門笑著看向源初,肅然開口:「源初啊,今天就是門派大比的日子了,你準備的怎麼樣了,有沒有信心奪冠呀,宗門能否崛起就看你的了?」

源初聞言,略微沉吟,恭謹答道:「掌門和眾位長老,弟子不敢保證什麼,唯一能夠保證的就是弟子一定會全力以赴,絕對不會辱沒了宗門的聲威!」

司徒掌門和眾位長老手捻鬍鬚滿意的點了點頭,心中感嘆,不驕不躁,的確是可造之才!司徒道一示意源初趕緊落座,源初恭謹坐在一旁。

此時,一名弟子突然從殿外快步走進議事大廳,拱手施禮:「稟報掌門、眾位長老、聖子,五大宗門的人已經到了,他們現在正在宗門外,弟子特來請示該如何處置?」

眾人連忙看向掌門,司徒道一手捻鬍鬚,略微沉吟,大笑了起來:「哈哈,看來好戲就要開場了,既然貴客登門了,我們作為主人自然要親自相迎,不要讓人家說我們不懂禮數,眾位速速隨我前去迎接!」說著,司徒道一不慌不忙的向著殿外走去,眾人緊隨其後,各自散發出自己的獨特的氣勢,信心滿滿的向著山門走去。

一刻鐘后,眾人便來到了星辰宗山門所在,山門兩側早有宗門弟子躬身而立,靜靜的等待著掌門和眾位長老前來。

源初順著眾人的目光緩緩看向山門上空,只見五支氣勢滔天,暗含殺機的隊伍凌空立於山門上空。

左邊的隊伍有百人左右,皆是身穿火紅的長袍,渾身似火,火屬性的源氣在周身肆意翻騰,各個氣度不凡,皆是源王境以上武者,好似一團火雲將一片蒼穹都映的通紅,令整片空間的溫度都瞬間提升了許多,這是東蠻六大一流宗門之一的火雲洞的隊伍。

火雲洞的右邊是一群身穿黑袍的武者,寬大的黑袍將周身都籠罩在內,看不清容貌,只有一雙陰森的眼睛不時閃爍著慎人的幽光,周身黑氣繚繞,如鬼魅一般漂浮在空中,彷彿來自地獄的幽靈,讓人不寒而慄,這是東蠻六大一流宗門之一的鬼靈谷的隊伍。

鬼靈谷的右邊是一隻百人左右的隊伍,一身青衣,氣質出塵,各個仙風道骨,氣度不凡,青光繚繞,生機強大,如參天古木一般昂首而立,令周圍的花草樹木都無形中平添了無限生氣,這是東蠻六大一流宗門之一的太玄門的人馬。

太玄門的右邊是一群一身白袍的隊伍,白衣隨風而動,各個英俊瀟洒,玉樹臨風,手搖紙扇,放縱不羈,彷彿逍遙天地間的浪蕩公子一般,一舉一動中都帶著無盡的洒脫自在,令星辰宗的女修們一陣興奮不已,滿眼小星星的看著這些風流倜儻的帥哥們,要不是有掌門和眾位長老在場,她們都要衝過去搶人了,這是東蠻六大一流宗門之一的逍遙峰的隊伍。

最後一支隊伍竟然全是女修,身著七色迷裳,各個國色天香,清新脫俗,七色仙光繚繞,衣袂飄飄,手拿各種樂器,仿若九天仙子下凡一般,身材勻稱豐滿,一顰一笑都帶著無邊誘惑,令星辰宗的眾多男弟子們各個垂涎欲滴,如餓狼一般緊緊盯著對方胸前的飽滿,身體的某個部位甚至都有了反應,這是東蠻六大一流宗門之一的奇藝閣的女修們。

此時,五大宗門的人紛紛落下身形,來到星辰宗的山門前。司徒道一連忙迎上前去,抱拳拱手,熱情的歡迎道:「諸位道友,遠道而來,不辭辛勞,前來參加此次門派大會,老夫歡迎之至,眾位請隨我前往演武場,門派大會就要開始了!」

眾人聞言微微點頭,而後隨著司徒道一和眾位長老動身前往內門的演武場。大家來到演武場的時候,偌大的演武場已經基本上座無虛席了,只有西面的看台上還有大約一千個座位空閑,這是留給五大宗門弟子的坐席,長老們自然要到東面的看台落座了。

源初隨著眾位長老來到了東面的看台,坐在了吳道元的身邊。

司徒道一緩緩起身,掃視了一眼全場,而後朗聲開口:「諸位遠道而來的貴客,各位長老和眾位弟子,今天是十年一度的門派大會的日子,首先對五大宗門的朋友表示熱烈的歡迎,我相信此次門派大會有眾位的大力支持,一定會取得圓滿成功的,此次門派大會的規矩與往年一樣,每個宗門選派四名弟子參加比武,兩輪淘汰后,剩下的六人爭奪冠軍,此次大會的冠軍獎勵也非常豐厚,冠軍將得到六枚還魂丹作為獎勵,好了,時間不早了,老夫宣布,門派大會現在開始!」

… 第五十七章連續受挫

正在司徒道一剛剛宣布大會開始的時候,忽然,遠處又來了一隻隊伍,大約有數十人,瞬間便來到眾人面前,為首的是一名老者和一個妙齡少女。只見老者鬚髮皆白,慈眉善目,笑容可掬,一身黑袍隨風鼓盪,一舉一動都帶著玄奧的韻律,源聖境武者的獨特氣勢毫不遮掩。

老者身旁跟著一個十三四歲的妙齡少女,一身紫色羅裙飄逸靈動,將發育極好的身體包裹的嚴嚴實實,完美的身材一覽無餘,胸前的飽滿呼之欲出,挺翹的臀部令人浮想聯翩,修長的雙腿蓮步輕移,羊脂玉般的白皙脖頸上是一張美的令人窒息的絕美容顏,溫玉一樣的瓜子臉上鑲嵌著一對靈動的大眼睛,秋水盈盈,眉如春山,挺翹的瓊鼻下是一張紅櫻桃一般的誘人小嘴,清新脫俗,好似不落凡塵的凌波仙子,艷如桃李,冷若冰霜,彷彿高高在上的聖女,不容褻瀆,好一個冰山美人!


司徒道一本來看到有人竟然擅自闖入演武場心裡很不高興,可是看清來人後,卻又連忙笑著迎了過去,因為這些突然來到演武場的數十人來頭甚大,他們乃是中州頂級家族蕭家的人,為首的老者是蕭家的大管家,源聖境中階武者,妙齡少女更是蕭家現任家主蕭傲天的愛女,蕭家的大小姐,蕭媚嫣。

司徒道一拱手抱拳,大笑著說道:「不知蕭管家大駕光臨,有失遠迎,還望見諒啊,不知道蕭管家此次來到我星辰宗所謂何事呀,這位小姐又是何人啊?」

蕭管家不敢託大,連忙拱手還禮:「司徒掌門客氣了,這位乃是我們家主的愛女,蕭媚嫣,此次家主讓我來陪同大小姐到東蠻遊歷,正好聽說今年的門派大會要在星辰宗召開,所以,應我家小姐的要求,老夫就陪同她一起前來觀禮,冒昧前來,還望司徒掌門莫要見怪才好!」

司徒道一自然不敢怪罪蕭家的人,於是,連忙客氣道:「蕭管家言重了,每年門派大會都會有一些客人前來觀禮,沒想到今年蕭家大小姐竟然和蕭管家一同前來觀禮,老夫歡迎之至啊,請上座!」說著,司徒道一將蕭管家和蕭媚嫣帶到了東面看台落座。

不知道是不是冥冥中早已註定,還是司徒道一有意安排,蕭媚嫣竟然坐在了源初的旁邊。蕭媚嫣淡淡的瞥了源初一眼,就看向了別處,一副冷漠的表情,彷彿世間一切都不能令她有絲毫的動容。

忽然,蕭媚嫣竟然沒有來由的多看了源初一眼,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麼做,似乎冥冥中感覺自己會和眼前的這個少年產生一些關係,微微皺著好看的眉梢,思慮了片刻,也沒有想出個所以然來,索性也就釋然了,沒有深究。

源初此時四平八穩的肅然安坐,聖子派頭十足,一副少年老成的模樣,目不斜視,淡然的看著場中,竟然也有點冰山帥哥的模樣,與蕭媚嫣倒是有些珠連璧合。

其實,源初這時的心裡早就已經掀起驚濤駭浪,他萬萬沒想到,這次門派大會竟然會突然出現這麼一個不應該出現在凡世的仙女一樣的冰山美人,更沒想到,這樣一個大美人竟然會坐到自己旁邊,要說不動心,他自己都會大罵自己虛偽,見到這樣的美女都不動心,除非他不是一個正常的男人。

此時,在場的六大宗門的所有男弟子看著蕭媚嫣竟然坐到了源初旁邊,心裡大罵好白菜為什麼老是讓豬給拱了,那叫一個羨慕嫉妒恨啊,就連旁邊的長老們都忍不住多看了蕭媚嫣幾眼,再看看旁邊的源初則是一陣搖頭嘆息。

看台上還有一個人也是一頓羨慕嫉妒恨,不過,她是一個女修,此人正是姬月影,她羨慕嫉妒的是蕭媚嫣的美貌竟然要超出自己很多,恨的是源初這個不爭氣的東西竟然故意裝作一副道貌岸然的樣子,一派謙謙君子的派頭。

別人不了解源初,她還不了解嗎,源初越是這樣,表示他心裡越是不老實,明顯已經被蕭媚嫣給迷的五迷三道了,看的姬月影心裡那個氣呀,不住的用力拍打自己的大腿,可是,拍了半天,自己沒有什麼感覺,旁邊的一位男弟子已經呲牙咧嘴的疼的嗷嗷叫了。

這時分組抽籤開始了,所有參加比武的弟子都要打亂門派,隨機抽取自己的對手,源初連忙起身故作淡然的緩步離開了長老看台,向著選手抽籤的地方走去。

蕭媚嫣看著源初遠去的背影一陣驚疑不定,她本以為源初不過是星辰宗一位年輕有為的長老而已,不過,像這樣的年輕天才,她不知道見過了多少,絲毫沒有引起她的注意。

可是,沒想到源初竟然向著弟子比武抽籤的地方走去,不禁想到難道他是星辰宗的一名弟子,可是弟子怎麼又會坐在長老的看台上呢,這時,她突然想起來,星辰宗最近選出了一名聖子,不僅找回來了星辰神訣,而且還修鍊有成,心中不免猜想到,難道他就是星辰宗的聖子嗎,於是,心中偷偷的對源初給予了更多的關注。

抽籤很快就結束了,源初竟然抽到了自己的幸運數字十三號,他的對手自然就是十四號了,既然一時半刻輪不到自己上場,源初索性又回到了東面看台,在蕭媚嫣疑惑的眼神中,安然而坐。

蕭媚嫣竟然又偷偷的多看了源初一眼,可是,源初卻好像沒有感覺到一樣,目不斜視,靜靜的看著場中。

蕭媚嫣心中一陣憤懣,心道:「這個傢伙還真是夠傲氣的,平時哪個年輕俊傑見到我不是主動討好,恨不得將眼睛長在我身上,而這個傢伙竟然對我視而不見,真是太可氣了,難道我不夠美嗎,不可能,我還沒有見到比我更美的女人,那就是他的審美一定有問題,要麼他就不是個男人,對,一定是這樣!」

想著,蕭媚嫣竟然用一種莫名其妙的眼神盯著源初看,弄得源初心裡一陣發毛,以為蕭媚嫣已經看出了自己心裡的想法,知道自己正在心裡不斷想入非非著!

此時,擂台上六大宗門的優秀弟子已經開始了比斗,大家都是源王境以上武者,比武自然激烈異常,異彩紛呈。可是,蕭媚嫣和源初都沒有將心思放在擂台上,心裡都在思慮著對方的想法,表面上還都裝作一副冷漠的樣子,看上去真是搞笑之極。

終於輪到源初上場了,源初連忙起身快步向擂台走去,好像對即將上台比武非常重視和興奮的樣子,其實,他只是想儘快躲開蕭媚嫣不住打量自己的奇怪的眼神,這種如坐針氈的感覺他已經受夠了。

源初片刻后就來到了擂台之上,此時,他的對面正站著一名紅臉大漢,身材極其魁梧,周身火屬性源氣不斷翻騰,氣勢異常狂暴,此人就是火雲洞的核心弟子,火豹。

他的脾氣與自己的名字非常吻合,極其火爆,見到源初來到擂台上不停的打量自己,沒有動手的意思,立刻大喝道:「喂,對面的小子,你在那瞎看個什麼勁呀,擂台是比武的,也不是讓你來相面的,你再不動手,我可就不客氣了?」

源初聞言淡然一笑:「這位道友,你的脾氣果然如你的名字一樣,還真是火爆,不過,我很喜歡,既然你這麼著急,那咱么也就別廢話了,開始吧!」

火豹一聽頓時火爆脾氣就上來了,伸手向空中一抓,頓時,一把火焰長槍出現在手中,猛的向源初刺來,源初並不著急,見長槍臨近了,才輕輕向旁邊一閃身,輕鬆躲過了火焰長槍,火豹見一擊不中,又是一計橫掃千軍,源初飛身向後一退,又是輕鬆躲開,火豹頓時急了,連續刺了十八槍,連源初的衣服都沒碰到。

於是,他索性不再用火焰長槍了,而是氣急敗壞的施展出了大範圍攻擊的飛火流星武技。這種武技不但能夠進行大範圍的攻擊,而且威能巨大,只見無數巨大的火球鋪天蓋地的向著源初飛來,源初見自己無法再躲閃,只好顯化出金色鎧甲護體。

只見一身威武無比的金色鎧甲出現在了源初的身上,將整個身體都完全守護在當中,巨大的火球撞擊在金色鎧甲上,一時間,火花四濺,擂台上好像放起了焰火一般,光華奪目,五彩繽紛,其中一道金色身影如磐石一般穩穩的立在擂台上,任憑無數的火球擊打在身上,沒有絲毫影響,彷彿金色戰神一般,引得無數女修尖叫不斷,芳心亂顫。

源初嘿嘿的冷笑著看著對面的火豹:「你的實力不過如此,你已經出過手了,接下來,就讓你見識一下我的手段吧!」說著,只見源初運轉源氣,右手掌心突然緩緩出現了一枚藍色的能量光球,越來越大,瞬間就變成了鴨蛋大小,而後,源初猛的將源氣彈向火豹扔了出去,大喊道:「看我法寶,接著!」

火豹不知道源初扔出來的是源氣彈,真的以為就是一件法寶,竟然用右拳相迎,轟的一聲巨響,想象中的與法寶硬撼的感覺沒有出現,反而自己像斷線的風箏一樣被轟飛出了擂台,右臂被徹底炸飛了,渾身到處都是傷口,一片焦黑,鮮血不斷湧出,躺在地上哀嚎不斷。

現場一片沸騰,不光是感嘆源初戰力強大,更多的是對源初這種坑人的行為表示不屑和憤慨,不過,源初絲毫不以為意,一步三搖的走下擂台,回到了蕭媚嫣的身旁安然而坐,又恢復到了古井無波的模樣。

蕭媚嫣眨動著靈動的大眼睛,不可思議的看著源初,好像要將他看個通透,她感覺眼前這個少年總是讓自己看不透,看似修為不高,貌不驚人,竟然能夠爆發出如此驚天動地的戰力,還能演化出如此帥氣非凡的金色鎧甲,更是將火豹這樣的源王巔峰高手玩弄於股掌之間,與此時的表現和性格迥然不同,真是一個神秘的男人。

事情就是這樣,男人因女人的美麗而心動,女人因男人的神秘而好奇,這樣就產生了所謂的情愫,正如現在的源初和蕭媚嫣一樣。

第一輪預賽很快就結束了,結果,星辰宗除了源初輕鬆晉級之外,其他三人竟然全軍覆沒,星辰宗可謂是連續受挫,此時,司徒道一和眾位長老的臉色都不是很好看,畢竟,今年門派大會是在星辰宗舉行的,家門口連續受挫實在是有些說不過去,不過,好在有源初輕鬆過關,大家的心裡才稍微得到了一點安慰。

… 第五十八章力挽狂瀾

此時,可以說是有人歡喜有人憂,在星辰宗掌門和眾位長老都眉頭緊皺,沉默不語的時候,火雲洞的掌門火紅雲看著司徒道一一陣輕笑:「司徒掌門,這第一輪預賽已經結束了,我們五大宗門平均每個宗門至少都有兩人入圍,唯獨星辰宗就只剩下一個叫源初的弟子進入複賽,我們都很驚訝啊,是不是星辰宗今年有意保留實力,沒有將真正的天才高手拿出來呀,要是這樣的話,可就沒什麼意思了呀!」

司徒道一聽到火紅雲的調侃,心裡很是不爽,可是事實擺在面前也不好反駁,但是也絕對不能丟了宗門的臉面,於是故作淡然道:「火掌門此言差矣,我星辰宗作為這次門派大會的東道主,自然不可能隱藏實力,勝負乃兵家常事,更何況,兵不在多,而在精,我星辰宗雖然只有一人入圍,但是,想要奪冠也並非沒有可能,火掌門請稍安勿躁,好戲還在後頭呢!」

此時,第二輪複賽已經開始了,源初因為抽到了十二號,是最後一組出場,所以,他並不著急,一直安然的坐在看台上靜靜的觀看著擂台上的比武,分析著不同對手各自的優勢和短處,在心裡不斷的推演著相應的應對之法。

這時,旁邊的蕭媚嫣竟然主動開口了:「這位小道友,你可是星辰宗最近新晉的聖子源初嗎?」

源初本來看到身邊的美女主動對自己開口心裡非常的得意,可是聽到蕭媚嫣的話后,不由得一陣鬱悶,心中腹誹著:「叫我小道友,你看起來也不比我大多少吧,也敢叫我小道友,老子哪裡小了,小爺我該大的地方都很大的,只是你不知道而已,如果你能親身感受一下的話,保證讓你終身難忘!」

源初心裡雖然不爽,可是表面上卻故意裝出一副優雅淡然的模樣:「在下正是星辰宗的聖子源初,想必這位小道友就是蕭家的大小姐蕭媚嫣吧,早就聽聞蕭姑娘艷壓群芳,今日一見果然是見面勝過聞名啊!」

源初故意將「小」字咬的很重,以表示對蕭媚嫣叫自己小道友的不滿,果然,蕭媚嫣聽到源初竟然稱呼自己為小道友,心裡非常憤懣:「這個傢伙,果然是一個不會吃虧的主,我不過是看他年齡比我還小才叫他一聲小道友的,可是,他竟然也敢叫本姑娘小道友,我哪裡小了,該大的地方都很大好不好,就不知道讓著我一點嗎,看著我這麼一個大美女也不知道憐香惜玉,真是一個不解風情的傢伙!」

正在兩人鬥嘴的時候,有人前來通知源初準備登台,源初連忙起身趕往擂台。源初來到擂台上的時候,對面一個如幽靈般的黑袍身影已經等候多時了。

源初仔細打量著對方,發現對面寬大的黑袍下竟然包裹著一個瘦小的身形,而且並沒有什麼強大的氣勢,只有一雙陰森的眼睛冷冷的盯著自己,不過,源初一向是一個謹慎的人,沒有因此而輕視對方的實力。

對面的黑袍身影並沒有什麼太多的話語,見源初打量起自己沒完,才勉強擠出了幾個字:「可以開始了嗎?」

源初點了點頭,演化出一身金色鎧甲將自己守護在內,悄悄運轉源氣,隨時準備應對對手的進攻。

突然,源初感受到一股強大的靈魂波動驟然從對面襲來,他立刻明白了對方為什麼沒有強橫的體魄和強大的氣勢,竟然能夠闖入複賽了,因為對方有著強大的靈魂。

只見一團虛幻的若有若無的黑氣繚繞在對方的頭部,而後這團黑氣猛的演化出無數的如雨點一般的細小的針狀物體向自己迅速射來,源初還沒來得及做出反應,黑色的細針已經射入自己的腦袋裡。

源初頓時呆立在當場,沒有任何動作和反應,像是死人一般。對面的黑袍人冷冷一笑,身形一閃,猛的向源初飛來,手中多出來一把閃著陰森寒光的雪亮的匕首直點源初的咽喉,眼見再過一息就可以結束源初的性命,黑袍人不禁無比興奮起來。

可是就在匕首距離源初的咽喉不到一丈的距離的時候,如死人一般呆立當場的源初竟然突然動了,只見他猛的揮起右拳向黑袍人的小腹處擊去。

黑袍人沒想到源初不過一個源靈境的武者竟然能夠抵擋自己的滅魂針,根本毫無防備,而且,此時他與源初的距離太近了,源初的破天神拳速度也太快了,根本避無可避了,可是,黑袍人還是用力將身體向一側猛的一轉,避過了丹田的位置,可是卻將自己的軟肋交給了源初。

一聲悶響后,黑袍人被源初一拳擊飛了出去,一路鮮血狂噴,重重的摔倒在擂台之上,掙扎了幾次最終還是沒有起來,只是無比怨恨的看著源初,源初並沒有趁機結束他的性命,雖然擂台上死傷在所難免,但是,他並不想因此而給宗門帶來什麼不必要的麻煩,而且,還有蕭媚嫣這個大美女在一旁觀戰,自己總要給人家留下一個謙謙君子的印象吧!

眾人見到本已陷入絕境的源初竟然在電光火石間就將對手打殘了,皆是一陣唏噓不已,無法相信眼前的事實,就連旁邊負責裁定勝負的長老都好半天才反應過來,宣布源初取勝,而後讓人將黑袍人抬下擂台。

複賽很快就結束了,六大宗門竟然皆有一人進入決賽,此時,五大宗門的人都有些沉默,而星辰宗的掌門和眾位長老則是一個個興高采烈的談論著源初的驚艷表現,惹得五大宗門的人一陣鄙視。

緊接著決賽抽籤開始了,源初的對手是太玄門的一位核心弟子,由於剛才複賽中此人雖然取勝,但是也受到了嚴重的傷勢,因此,太玄門主動棄權了,源初直接輪空,這就是氣運,不得不說氣運其實也是一種實力的體現。

決賽當然是更加的激烈和精彩,不過眾人更加的期待源初這匹突然殺出的黑馬究竟能否問鼎冠軍。決賽第一輪結束后,只剩下火雲洞、鬼靈谷的兩名核心弟子和源初了,再次抽籤的結果令眾人徹底無語了,源初竟然又一次幸運的直接輪空,直接晉級冠軍爭奪的終極決鬥。

火雲洞和鬼靈谷的兩人經過一場激烈對決,火雲洞的核心弟子略勝一籌,晉級終極對決。

此時大家議論紛紛,都在猜測究竟誰會奪得最終的冠軍。這時,一個五大宗門弟子所在的區域突然響起了一個不和諧的聲音:「火雲洞的那個傢伙怎麼能是源初的對手,本道爺願意出五千萬源晶賭源初必勝,怎麼樣,有沒有敢跟我打賭的,要是沒種的話,就當我什麼也沒說?」

五大宗門的弟子轉頭觀望,只見一個身材肥碩的道人晃蕩著滿身的肉浪一步三搖的走了過來,身邊還站著一名氣質非凡的少年,兩人正是道無良和小骨。

五大宗門的弟子中有人問道:「你們是什麼人,竟然敢口出狂言,你們以為源初那個小小的源靈境武者能夠取得冠軍嗎,真是笑話?」

道無良堆著滿臉的肥肉,一臉的賤笑:「嘿嘿,我們是源初的朋友,既然你們這麼有信心,那你們到底敢不敢賭啊,不會是怕了吧?」

五大宗門的弟子一聽頓時群情激奮起來,紛紛掏出自己的全部家當,湊了將近一億源晶,不過,道無良毫不猶豫的全都接下了,這樣一個小插曲,源初自然是不知道了,否則,他一定會把自己的源晶都壓上的。

休息了片刻后,冠軍爭奪戰終於打響了。擂台上,火雲洞的核心弟子第一人火岩山冷冷的看著對面的源初:「你就是星辰宗那個聖子吧,沒想到最終與我對決的竟然會是你,不得不說,你的運氣實在是太好了,以你源靈境小武者的身份竟然能夠晉級冠軍爭奪戰,對我來講實在是一種恥辱,不過,你的運氣也到頭了,我會讓你知道,人終究是要靠實力說話的!」

說著,他根本不給源初反駁的機會,伸手向空中一抓,一把巨大的火焰長刀出現在手中,飛身來到源初近前用力向下劈斬而來,源初不敢怠慢,連忙演化出金色鎧甲護體,同時,運轉星辰神訣,左手演化出星光盾,右手取出一根巨大骨棒,看上去非常的不倫不類,大家都是一陣無語。

源初用星光盾抵擋火焰長刀,可是竟然根本抵擋不住,星光盾瞬間就被斬碎了,他不得不用巨大骨棒抵擋,雖然勉強抵擋住了火焰長刀,可是卻被擊飛出去十多丈遠。這時,源初才知道對方竟然是源宗巔峰境界,怪不得能夠一路殺入終極對決,對方的實力的確足夠強大。

不過源初並不畏懼,他正好想要檢驗一下自己的真正戰力到底有多大,源初猛的從地上爬起,飛身與火岩山斗在一處,兩人你來我往,互不相讓,如角鬥士一般展開了激烈的近身肉搏,擂台上叮叮噹噹的響個不停,好像兩個鐵匠在打鐵一般。

兩人整整大戰了一百多個回合,竟然未分勝負,源初雖然略佔下風,卻越戰越勇,讓火岩山鬱悶不已,他沒想到一個源靈境武者竟然可以與自己勢均力敵,他不能在忍受下去了,於是,只見火岩山虛晃了幾招,猛的退到遠處,收起了火焰長刀。

他雙手在身前不停的打出玄奧繁複的詭異手印,只見擂台周圍的火屬性源氣徹底暴動了起來,瘋狂向火岩山匯聚而來,一個十丈左右的巨大火球在其頭頂緩緩升起,宛如艷陽高懸一般,他猛的將火球向源初砸來,源初只感覺彷彿太陽從天而降,帶著炙熱的高溫和毀天滅地的威能要將自己徹底吞噬。

源初避無可避,全力運轉星光盾和金色鎧甲進行守護,瞬間火球就來到源初近前,猛烈的撞擊在源初身上,星光盾瞬間破碎,源初被猛的擊飛而出,一路鮮血飄灑,火岩山根本不給源初喘息的機會,飛身而上,手持火焰長刀用力劈向源初,眾人皆是感嘆,一位年輕俊傑恐怕要隕落當場了。

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只見在源初的頭部突然出現一個黑色的錐子狀物體,猛的刺向火岩山,同時,他的手中驟然出現了七八枚藍色的能量光球,源初猛的將源氣彈向火岩山扔去。火岩山沒想到源初不僅靈魂防禦能力驚人,竟然還會如此強大的魂技,而且時機拿捏的非常到位,自己想要抵擋住是不可能了。

只見,火岩山突然定在了空中,還保持著舉刀的動作,眼睜睜的看著七八枚源氣彈向自己襲來,轟的一聲巨響過後,火岩山的身體被炸的粉碎,七零八落的散落在一個巨大坑洞附近。

眾人一片嘩然,誰也沒有想到源初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小源靈境武者竟然能夠斬殺源宗境巔峰武者,在星辰宗連續受挫的情況下能夠力挽狂瀾,奪得了本次門派大會的冠軍,這已經完全超越了任何人的意料之外了。

… 第五十九章一戰成名

此時,全場一片寂靜,所有人的表情和動作幾乎都是一樣的,呆愣的著看著擂台上迎風傲然而立的源初,滿臉都是不可思議的表情,而後,整個演武場猛然爆發出雷鳴般的掌聲和吶喊聲,就連長老看台也不例外。


吳道元哈哈大笑著喊道:「源初好樣的,真不愧是我的徒弟,源靈境武者怎麼樣,照樣可以輕鬆奪冠,什麼叫天才,這才是真正的天才,越級挑戰對咱們來說就是小菜一碟,你真給咱們星辰宗長臉了,哈哈哈!」

愛到瘋魔不自醒 ,瘋狂的吶喊著,好像要將這些年壓抑在心裡的怨氣全都釋放出來一樣,掌聲、吶喊聲和口哨聲交相輝映,連綿不絕,全場彷彿開鍋了一樣,一片沸騰。

道無良和小骨則在興奮的數著手裡的源晶,嘴都合不攏了,一億源晶這可不是一筆小數目啊,旁邊的五大宗門弟子則是怒目而視,如果不是在星辰宗,他們現在一定暴起殺人了。

東面看台上,五大宗門的長老們則是一片愁雲慘淡,皆是沉默不語,冷冷的怒視著擂台上的源初,此次門派大會的冠軍竟然被星辰宗的一個小小的源靈境武者得到了,這對於他們來說絕對是莫大的恥辱,他們實在是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要說誰最鬱悶和憤怒,一定是火雲洞的長老們了,本來他們以為火岩山作為源宗境巔峰武者殺入了冠軍終極對決,奪冠已經是十拿九穩的了,沒想到,火岩山竟然敗在了星辰宗一個源靈境武者的手中。

而且,火岩山還被炸的屍骨無存,這是一個巨大的損失,要知道,火岩山可是火雲洞的第一天才,不到二十歲就已經達到了源宗境巔峰,這是火雲洞數千年來才出現的難得的天才,今天竟然隕落在門派大會上,眾人完全無法接受這個天方夜譚一樣的事實。

火雲洞這次的領隊是源聖中階的火雲洞的掌門火紅雲,此時,他正滿臉陰沉的盯著擂台上的源初,眼中的殺機絲毫不加掩飾,他心裡正在不斷盤算怎麼才能除掉源初這個禍根,要不是源初這匹突然出現的黑馬,火雲洞就可以蟬聯三屆門派大會的冠軍了。

按照六大宗門的約定,火雲洞可以直接衛冕下一次的門派大會的冠軍,而且,其他宗門將會給予火雲洞十分誘人的補償,可是,如今這一切都讓面前的這個名不見經傳的無名小輩給毀了,火紅雲真想將源初就地正法,碎屍萬段,更重要的是星辰宗突然出現了源初這個妖孽一般的天才,將來絕對是火雲洞的心腹大患,因此,此時他已經動了必除源初的殺機了。

此時,蕭媚嫣正無比詫異的盯著擂台上英姿颯爽,如同戰神一般的源初,心裡不斷翻騰著亂七八糟的想法:「這個傢伙竟然能夠奪得冠軍,簡直太不可思議了,不過,他的確是一個妖孽級別的天才,天賦不在我哥哥之下,只是境界卻低了哥哥三個大境界,甚至比我還低了兩個大境界,如果要是能夠將我的終身許配給他倒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想到這,蕭媚嫣不禁俏臉一紅,暗罵自己胡思亂想什麼,源初的境界太低,而且身份地位也與自己相差巨大,兩個人是不可能在一起的,這些年自己見過不知道多少天才,可是沒有一個人能讓自己動心的,怎麼會喜歡上這樣一個表面謙謙君子,骨子裡又有點壞壞的傢伙呢,她連忙告誡自己這是不可能的,可是,越是壓制這種想法,自己心裡的莫名的衝動就越是強烈,連自己都無法控制了!

源初此刻正傲然立於擂台上,不斷的掃視著四周,盡情的享受著眾人的歡呼和勝利的喜悅,心裡無比的驕傲和自豪,因為這份榮耀是自己冒著生命危險用實力掙得的,這份榮光是他應得的!

這時,司徒道一看向五大宗門的長老們笑容可掬的問道:「諸位道友,此次門派大會的冠軍當是源初,想必大家不會有什麼異議吧,如果沒有異議的話,眾位是不是該兌現承諾了?」

五大宗門的長老沉默的點了點頭,事實擺在面前,他們無從反駁,只好每個宗門拿出一枚還魂丹作為冠軍的獎勵,又各自取出了一張土地契約,將各自門派下轄的五百里土地交由星辰宗管理,而後,眾人憤然起身,帶著各自宗門的弟子灰溜溜的離開了星辰宗。


司徒道一笑著掃視了一圈四周,朗聲開口:「本掌門宣布,此次門派大會的冠軍就是源初,他將得到六枚還魂丹的獎勵,我們星辰宗終於又重得宗門霸主之位,星辰宗崛起的時候到了!」

星辰宗的弟子們又是一陣歡騰,源初連忙回到了東面的長老看台,對著掌門躬身施禮:「掌門,弟子幸不辱命,為我星辰宗重得霸主之位,特來複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