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5 日

噠噠……

高跟鞋的分貝漸次升高,季唯川一邊攪動著咖啡,一邊緩然抬起了頭。

見池曉央正一臉怒氣地行近,他垂眸瞅了眼手腕上的表,輕掀薄唇:「你遲到了五分鐘。」

池曉央狠狠剜了他一眼,徑直地坐下,開門見山道:「你到底要怎麼才善罷甘休!」

季唯川俊眉輕挑,嘴角噙起一抹似有若無的笑意:「我喜歡池小姐這麼乾脆的人,所以看看這個吧!」

話音未落,他動作優雅地將一份文件遞了過去。

池曉央一臉不屑地接過,低頭看到封面上的「契約」二字時,一種前所未有的惶恐瞬間漫上心頭。

… 010那就勞煩你簽了它!h3>

探手,惴惴不安地翻開內容,她定睛一看,訝然不已:「你想讓我嫁給你!」

「注意是契約結婚。」季唯川輕皺眉尖,加重語氣強調。

「我不同意!」池曉央厲聲反對,起身欲走。

季唯川見狀,微沉的眼瞼掩去眸底的深邃,嘴角輕抽,淡漠開口:「難道池小姐真的要放棄您父親奮鬥了一輩子的基業嗎?」

語畢,池曉央微微一愣,公司她當然想保,可是也不能嫁給這個同自己沒有半點感情的男人啊!更何況,她有心愛的男朋友,今天與他還有約會。

怔忪間,耳畔傳來慵懶動聽的嗓音:「如果池小姐不願意,我也不強迫。」

霎時,池曉央遊離的思緒被拉回正常軌道,揚眸一瞬不瞬地望著季唯川,驀地,眼裡霧氣迷濛,嘴唇輕動,竟發不出一道聲音。

季唯川看她這副委屈模樣,緩然起身,修長好看的手拿回桌上的那份契約,不怒反笑:「買賣不成,仁義在。池小姐後會有期。」

旋即,他直起挺拔的腰板,踏著沉穩的步子離開。由於這兩次的失敗,他的心情本來該是沮喪的,可五官宛若刀刻的俊臉上卻掛著一抹繞有深意的笑容。

他堅信池曉央肯定會叫住自己,畢竟她可是費盡心思想保住池氏,而現在又是一個大好的機會,準確地說是她最唯一的機會了。

當然,倘若不是因為他身不由己,怎麼著也不會娶她這樣一個心機深重的女人!

如斯一想,他心裡甚是不悅,而這種糟糕情緒逐漸就轉變成了對池曉央的厭惡。

不知不覺中,他已然走到了門口,可尚未聽到池曉央的呼喚。

難道這個女人真的不在乎池氏了?

他心中暗忖,眼底不經意間掠過一抹焦灼,只是礙於顏面,腳上的步子並未停止。

「等等!」終於,糾結再三的池曉央晃過神來,望著季唯川漸行漸遠的背影大聲地喊了一句。

季唯川聞言,心口一松,大石落地。不過,驕傲如他,佯裝成沒聽見的樣子,繼續地向前挪動著步子。

直到池曉央氣喘吁吁地追了上來,他才慢悠悠地轉臉,故作驚詫道:「池小姐還有什麼事嗎?」

池曉央沉默一陣,滿心猶豫,但終歸是紅著臉說出了答案:「我同意和你結婚!」

「哦?那勞煩你簽了它吧!」季唯川斜眼睇著乖乖就範的池曉央,面無表情地說著,隨手將契約遞了過去。

一瞬間,池曉央的手不停地發起抖來,可心一橫,牙一咬,還是接了過來。

不多時,契約簽訂完畢,季唯川看著最後一頁那清秀的簽名,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嘟嘟嘟……

然而,池曉央的手機突兀來電,竟引得他面色遽凝,眼中寒光一片。

… 011寶貝,七夕節快樂。h3>

旋即,他冷著臉,仔細端詳了池曉央一番。

見她穿著時尚、打扮靚麗,不禁回想起什麼,立即恍然大悟:「逸辰是吧?你的男朋友?」

「關你什麼事!」池曉央杏眸圓瞪,沒好氣地回應。

眼睛餘光瞥了瞥手機屏幕,果然是陸逸辰打來的電話。只是礙於季唯川在場,她並沒有按下接聽鍵。

「以前,這的確和我沒什麼關係,可從現在開始還請你記住自己的身份!」下一秒,季唯川冰冷寒冽地對著池曉央明清的眼眸,嘴唇開闔,聲音慵懶中透著霸道。


頓時,池曉央渾身一陣輕顫,垂下眉睫,憤憤不平道:「我憑什麼聽你的!」

「池小姐是聰明人,應該不用我解釋吧?」季唯川揚眉冷笑,語氣鄙夷。

池曉央瞬間瞭然,柳眉微攏,輕啟朱唇:「我知道了,希望你不要再次耍賴。」

「隨時保持聯繫。」聞言,季唯川欣慰一笑,隨後低頭看了眼手腕上的表:「我還有個會,先走了。」

望著他漸次遠離的頎長背影,池曉央暫時鬆了口氣,下意識地掏出手機,只見上面有十多個的未接來電,全是陸逸辰打來的。

一瞬間,她心亂如麻,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嘟嘟嘟……

電話再次響起,她猛地打了個哆嗦,晃過神來,手一抖,手機摔落,擲地有聲。

彎腰拾起,竟發現根本開不了機,無奈之下,她只好找到最近的一家手機店修理。

等到完全修好,已然是晚上八點,她趕緊給陸辰逸回了電話,內心滿是愧疚。

「曉央,你怎麼了?為什麼不接我電話?我擔心死你了……」繼而,陸逸辰焦急而關切的聲音傳來。

話音一落,池曉央的淚水當即便決了堤,嘴唇輕輕挪動,卻說不出半個字來。

「你怎麼哭了?到底怎麼回事?」陸辰逸不明狀況,擔憂極了。

池曉央稍微緩和了一下情緒,抹了抹眼淚,故作鎮靜地說:「我沒事,你回來了嗎?」

「嗯,你在哪裡?我來找你!」電話那頭,陸辰逸溫柔和煦的語調傳來。

驀然間,池曉央整個人都變得忐忑不安,吞吞吐吐道:「不……用了,我……已經回家了……」

「那我去你家找你!」陸辰逸嚴肅回應,口氣斬釘截鐵。

終於,在他的強烈要求下,池曉央點了頭,簡單地補了個妝,然後往相約的地點趕去。

長相憶,北城的一座極具風格的走廊橋。

華燈初上的夜裡,它總是猶如一條五彩斑斕的路指引著戀人相親相愛、不離不棄。

池曉央還未上橋,便遠遠看見了一對又一對的情侶十指相扣地走過,臉上無不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寶貝,七夕節快樂!」突然,一道熟悉溫柔的聲音劃破夜空,她驚異轉臉,只見手捧玫瑰的帥氣男子閃亮登場。

… 012以前,我是玩你的!h3>

「逸辰……」她呆愣地站在原地,輕聲喚著,眼中隱約有淚光浮動。

陸辰逸見狀,不禁嚇了一跳,兩個大步跨到池曉央面前,隨手將鮮艷的玫瑰擱淺到一旁,並掏出手帕幫她拭擦眼淚,動作輕柔。

「寶貝,你不要哭了,我回來了。」他安慰道,聲音溫潤如玉,目光之中滿是關切和暖意。

只是,他萬萬沒有想到池曉央竟然哭得更加的厲害,宛如受到了天大的委屈,引得他是丈二的和尚摸不著頭腦,既心急又擔憂。

略一思忖,他不由得記起了那時在電話中她也在哭泣,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百思不得其解,他只好將她溫柔地攬入懷中,打算等她情緒稍緩后再詢問。

當池曉央跌入陸逸辰的懷抱時,內心最柔軟的那根弦被觸動,幾乎卸下了所有的偽裝。

毋庸置疑,她是愛這個男人的。畢竟已經在一起整整五年了,而且他對自己可謂是體貼入微、關懷備至,時不時地還給她所有女生想要的浪漫,譬如這次七夕的大捧玫瑰。

倘若是在從前她必定喜出望外,可現在她一想到和季唯川那個混蛋簽的契約,便渾身不自在起來,強烈的負罪感更是如洪水猛獸般襲來,猝不及防!

她清楚地知道今晚自己來見陸逸辰的目的,只是分手的話卻怎麼也說不出口。

怔忪間,溫暖而乾淨的嗓音飄來:「傻瓜,不要哭了,你這樣我真的很擔心。」

霎時,池曉央元神歸位,抬眸,便看見陸逸辰的眼裡霧氣縈繞,倏地身子輕顫,一絲絲愧疚如尖刀般劃過心頭。

「寶貝,你回答我好不好……」見她遲遲不肯說話,陸逸辰眼中噙淚,嗓音不由變得沙啞低沉起來。

池曉央皺眉想了片刻,朱唇微動,終歸是瀉出一道絕情的聲音:「逸辰,我們分手吧!」

話音一落,陸辰逸微怔,滿臉的難以置信:「寶貝,你在跟我鬧著玩?」

「沒有!」池曉央斬釘截鐵地回答,努力從陸逸辰懷中掙開,態度決絕。


「不可能的!「這一回,輪到陸逸辰情緒激動了。

許是意識到自己的失態,他盡量保持鎮定,一把牽起池曉央的手,咧了咧嘴角:「曉央,你別鬧了,我知道你在開玩笑,你……」

然而,他話還沒有說完,手便被用力甩開,定睛一看,只見池曉央略顯單薄的身子往後退了兩步。

旋即,空氣中響起冷酷無情的話語,寒冷至極:「陸逸辰,難道你不知道自己是什麼身份嗎?我可是千金大小姐,怎麼可能看得上你這樣的窮小子!以前我是玩你的!」

最後幾個字,池曉央特意加重了語調,見陸逸辰愣在原地渾身發抖,她心如刀絞。

不過,為了斷的一乾二淨,她竟彎腰拾起那捧玫瑰,重重地向他砸去。

… 013你逃不掉的!h3>

一瞬間,花瓣散落滿地,引來了圍觀的路人,指指點點,議論紛紛。

氣氛尷尬極了,明亮的燈關下,池曉央清清楚楚地瞅見陸逸辰的臉色忽紅忽白。

頓時,她滿心愧疚,想要開口道歉,可是轉念一想,此刻的挽回只會讓彼此的今後更加痛苦。

於是,她仰首望著夜空,佯裝出一副無情無義的模樣,盡量不讓已經在眸中打轉兒的淚水滴落。

陸逸辰雙目灼灼地盯了她許久,嘴唇微動,竟發不出半點聲音。最終,只好一句話都沒說就轉身離開。

池曉央故意視而不見,然而,還未等陸辰逸走遠,便早已淚流滿面。

人群逐漸散開,她猛然一下癱倒在地,星眸緊閉,耳畔傳來各種嘈雜的聲音……

待到她再睜眼時,竟發現自己躺在一張舒適的大床上,當即便提高警惕,蹦了起來。


舉目四望,整個房間都陌生不已。

「這是哪裡?」她滿腹疑慮,沉思一陣,沒有得到答案。

揚眸,再次張望,她明清銳利的目光不由自主地移到了不遠處沙發,只見上面整整齊齊地擺放著男性的衣物。

嘩嘩嘩……

適時,浴室中傳出陣陣水聲,她本就緊張惶恐的心不禁更加忐忑不安起來。

轉臉,好奇地望向浴室,隔著朦朧的毛玻璃,她看到裡面站著一抹頎長挺拔的身影,很明顯是在洗澡。

警鈴瞬間大作,她慌忙地移開眼,到處尋找自己的鞋子,準備開溜。

「奇怪,怎麼會沒有!」她一邊小聲嘀咕,一邊東張西望,心裡甚是著急。

畢竟,她連浴室裡面那人是誰都不知道呢,萬一發生點什麼,又該如何是好?

如斯一想,她害怕極了,鞋都不想找了,光著腳板便跑到了門口。

探手,用力擰動門栓,死活沒有反應,她心急如焚,而浴室里的水聲不知何時停了下來。

踏踏踏……

倏然,拖拉的腳步聲響起,不輕不重。

池曉央只覺脊背一涼,屏住呼吸,全身的細胞都緊張起來。

大約半分鐘后,腳步聲戛然而止,空氣中一片靜默。

又是半分鐘過去,她終歸是沉不住氣了,轉過頭去,映入眼帘的是上身*、下身裹著浴巾的季唯川。

「怎麼是你!」她訝然,尖叫一聲,轉身欲逃,竟發現前路擋著那扇打不開的門。

「不用掙扎了,你跑不了的!」季唯川見狀,眉頭輕挑,嘴角微勾,牽起一抹邪魅的笑意。

語畢,他緩然挪動步子,幾秒后,與池曉央的距離便在咫尺之間。

第一次和季唯川隔得這麼近,池曉央心裡自然是緊張而恐懼的。

渾身發抖,嘴唇微動,聲音更是顫顫巍巍:「你……你……要幹什麼?」

… 014那我們就開始吧!h3>

「孤男寡女,共處一室,你說能幹什麼?」季唯川冷然詰問,兩隻手臂搭在門上,動作隨意。

池曉央見狀,嚇得一陣哆嗦,根本說不出話來。

鼻尖嗅到季唯川身上那股淡淡的薰衣草香味,她不禁有幾分意、亂、情、迷,再加之離他實在太近,臉上不經意間便染上了兩抹紅雲。

「怎麼,你害羞了?」季唯川垂首,明眸一瞬不瞬地盯著面前不知所措的小女人,嘴角噙著一抹玩味的笑。

池曉央聞言,思維被拉回正常軌道,猛地搖了搖頭,隨即仰臉,一本正經地否認:「沒有!」

「真的嗎?」季唯川追問,語氣微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