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8 日

噓噓!

三顆魂火釋放魂力,被金焱吞噬著。

但蕭然吸食完六顆魂火之後,上游那朵蘑菇雲都還沒有散去,而且越來越大,看得人心驚肉跳。

「那丫頭到底在幹嘛啊?」蕭然站起身來,頗為好奇地說道。

「誰知道呢。那丫頭一身神秘,誰也不知道她究竟什麼來歷。幸好,她對我們沒有歹意,不然咱們就麻煩了。」蕭猛說道。

「二哥,怎麼?你喜歡她了?」蕭然打趣道。

「她年紀太小,沒有發育,不是我喜歡的那種類型。」蕭猛直言不諱道。

蕭然跑到了蕭猛身邊,跟好奇寶寶似的,急忙問道:「二哥,你喜歡什麼類型的啊?」

「我喜歡成熟一些的,妖媚一些的。」蕭猛嘿嘿笑了下。


「原來二哥你的內心,是如此的狂野啊!等到了萬荒城,我讓大哥幫你張羅張羅。」蕭然拍了蕭猛肩膀一下,笑道。

「那你呢?你之前醒過來,第一個叫的人,可是那小妮子呢。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小子肯定喜歡她。」蕭猛取笑道。

蕭然怔了一下,面頰紅潤,急忙結巴地否定道:「誰,誰誰喜歡她啊!我才不喜歡她呢。她刁蠻任性、食量有那麼大,哪兒有點女孩的樣啊?」


「姑奶奶哪兒沒有女孩樣了啊?」藍伊若的聲音突然傳來,嚇得蕭然面色煞白,魂不附體。「蕭然,你這傢伙居然背著說我壞話。你等著,等我吸收了這精純火焰之力,非要找你算賬不可。」

蕭然欲哭無淚,得,這下完蛋了。

蕭猛坐在一邊,掩嘴偷笑。

蕭然也很無奈啊,誰知道藍伊若聽力那麼好,上千米外都聽到他們的談話了。

「咦,不對啊!按理來說,那麼遠的距離,藍伊若是不可能聽到我們的談話的啊!」蕭然剛剛說完,恍然大悟,一臉木訥地說道。「難道,那丫頭在衝擊淬魂境?」

「聽說實力到了淬魂境之後,感官的敏銳程度會倍增。」蕭猛也愣住了。

「那我也不能懈怠啊!」蕭然撕下一大塊煎蛋,大口吞咽進去。但就算他天賦在高,想在短時間內趕上藍伊若,那也是不可能的。沒有水幫著降溫,蕭然只得靠木頭武魂了。


呼呼呼!

蕭然體表,熱氣噴涌,膚色通紅,彷彿被蒸熟了似的,看得蕭猛心驚肉跳。

日落時分,蕭然和藍伊若幾乎同時將精純火焰之力吸收完畢。但煎蛋還剩下最後幾斤,藍伊若大方地將它讓給了蕭然。原因很簡單,她突破到了淬魂境初期,已經不需要精純火焰之力了。

蕭然藉助最後幾斤煎蛋的力量,再加上二十顆魂火,一鼓作氣突破到了兵魂境中期。

看著藍伊若和蕭然實力都有了不小的進步,蕭猛心中除了羨慕,更多的還是驚嘆。武魂上的差距,讓他怎麼努力都不可能追上蕭然和藍伊若,好在他心態很端正,不會產生負面情緒。

三個人繼續朝著北方前進,一路上,有說有笑,打打鬧鬧。但更多的時候,還是蕭然和蕭猛吃虧,藍伊若則只負責咯咯地笑。

這一日,艷陽高照。

咻!

一道身影極快地掠過去,帶起一陣勁風,把雜草壓得很低很低。隨後,雜草剛剛直起腰來,又有兩道身影掠過,它再次被刮來的勁風壓低了身子。

「今天,一定要抓住這隻疾風鼠。」蕭然咬緊牙關,拚命提速。

藍伊若眼珠一轉,立刻改變方向,從側翼包抄過去。蕭然繼續將疾風鼠往前驅趕。

疾風鼠突然改變方向,但藍伊若搶先攔在它身軀,嚇得它一下亂了方寸。就在這一霎,蕭然曲指一彈,一縷金焱爆射而出,擊中了疾風鼠。

嘰嘰!

疾風鼠吃痛,身子失控,往前翻滾了幾圈。它腹部被洞穿,鮮血流淌而出。

蕭然一把抓住它的後頸,將它提了起來。

疾風鼠有一尺長左右,兩顆門牙有大拇指長,且很是尖銳。它張開嘴巴,腦袋轉著,想咬蕭然的手。

藍伊若右手食指在疾風鼠的背上點了一下,蕭然手一滑,疾風鼠落了下去,眨眼就消失了。

「這智商,難怪腦袋那麼小。」蕭然看著疾風鼠消失的身影,取笑道。他一轉頭,看到了藍伊若冷冰冰的臉,頓時臉上的笑容就僵住了。「我沒有說你,真得。」

嘭!

藍伊若一拳揍在蕭然的肚子上,疼得他當場跪了下來。她則如一個勝利者似的,從蕭然身邊走過,朝前追去。

蕭猛趕了上來,看到這一幕,拍了拍蕭然的肩膀,極為同情地說道:「為了愛,不存在。」

蕭然苦著臉點了點頭,緊跟藍伊若身後追了上去。

藍伊若在疾風鼠的背上留下了紫龍炎印記,它會在前面帶路。

跟了大約半個小時,疾風鼠跑到了一處乾涸的山溝,隨後鑽入了一個半米大小的地洞。

蕭然他們來到山溝,看著眼前的地洞,皺起了眉頭。

「伊若,你確定這裡面,真得有玄黃石?」蕭然有些懷疑。

「疾風鼠以玄黃石為食。它們的洞內,多少都會有玄黃石。」藍伊若目光堅定地說道。

「可這洞好小啊,咱們怎麼得到玄黃石啊?」蕭猛犯了愁。他是鋼岩武魂,玄黃石可以增強武魂力量,作用類似於魂火一樣。

「有我呢。」蕭然齜牙一笑,讓藍伊若和蕭猛退後。他右掌攤開,一顆火球升起。有了這玩意,再小的洞都可以給它炸開。

咻!

蕭然將手中的火球朝著地洞射去,隨後以最快的速度跑開。

嘭!

火球射入地洞當中,轟然爆炸。剎那間,一團可怕的火焰捲起驚人的塵土,飛升半空。山溝劇烈搖晃,有點地動山搖的意思。

一會兒,塵土散去,蕭然他們看到,原本只有半米大小的地洞,如今變成了寬約十米,深達七八米的大坑。坑底,疾風鼠早已經命喪黃泉了,在它旁邊,則躺著大大小小二十多塊玄黃石。最大的有臉盆大,最小的如拳頭一般。

「哈哈,沒想到,這裡面居然有這麼多玄黃石。」蕭猛興奮異常,跳到坑底,撿起了玄黃石。

「謝謝了。」蕭然看向了藍伊若,笑道。

「哼!剛才某人還懷疑我呢。」藍伊若噘著嘴別過臉去,一副不領情的樣子。蕭然無語,慚愧地笑了笑。

突然,藍伊若俏臉微寒,說道:「看上這玄黃石的人,可不止我們。」

蕭然聽到這話,頓時驚住了。

果然,幾秒過後,山溝附近湧出了十多個人。他們個個手持鋒利兵器,面露兇狠。領頭的那個,身材魁梧,一副凶神惡煞的樣子,看著就非善良之輩。

「小東西們,將玄黃石交出來吧!否則,要你們死。」領頭的那個大漢扛著沉重的大斧,揚起下巴,用鼻孔對著蕭然,態度極為傲慢地命令道。

「唐虎大哥,他們幾個都還是孩子,咱們就,放了他們吧?」這時候,一個中年老伯站了出來。他看了蕭然三人一眼,目光當中多了幾分憂傷和不忍。

「去你媽的!」唐虎一腳將中年老伯踢到一邊,罵道。「老子要做什麼,還輪不著你這個老傢伙指手畫腳。」

「喲,大哥,你看那小妞,好水靈啊!雖然年紀小了點,但小臉蛋很俊啊!而且身材也很好,玩起來肯定帶勁。」旁邊一個瘦猴似的傢伙,名叫侯六。 誘寵迷糊妻:總裁老公,來戰 ,說起來又細又軟,讓人看了就想揍他。而且,他那饑渴的目光還肆無忌憚地在藍伊若的身上掃來掃去,真是不知死活。

剎那間,蕭然的怒火騰地燒了起來。 妃常傾城:廢妃難再逑 侯六,你下去,把那小妞給老子帶上來。」唐虎給侯六遞了一個眼色,舌頭伸出,舔了一下嘴唇,一副飢腸轆轆的樣子。

「好嘞。」侯六興奮地跳了下去,朝著藍伊若走去。一邊走,他那雙小眼睛還極為貪婪地上下打量著藍伊若,說道。「小妞,走吧,陪我們大哥玩玩。」

啪!

話音未落,蕭然一巴掌扇在了侯六的左臉上。

侯六被扇得身子有些失衡,狼狽地摔倒在地,兩顆帶血的牙齒從他嘴裡蹦了出來。他猛地回頭,目光兇狠地瞪著蕭然。

「小雜種,你敢扇老子?!」侯六嘴裡流血,氣急敗壞地罵道。

蕭然看到,侯六的左臉上有一個紅通通的手印,而且臉頰也腫得老高。

「你要是再敢胡說八道半個字?我就殺了你!」蕭然陡然一喝,驚得侯六縮了縮脖子,氣勢一下就弱了幾分。

侯六敢出言調戲藍伊若,蕭然如何能忍?

「一個毛都沒有長齊的小雜種,竟然也敢跟老子作對?」唐虎跳了下去,他比蕭然還要高一個頭,而且身材極為魁梧。他走到蕭然面前時,用鼻孔瞪著蕭然,目光當中充滿了輕蔑。「小雜種,立刻給老子跪下認錯?否則,我就殺了你!」

「傻大個,如果你現在給我們道歉,然後滾蛋,興許,我可以饒你一命!」蕭然雙手抱胸,對於唐虎的威嚇,一絲不懼,反而出言威嚇。

唐虎聽到這話,面色一怔,隨後仰頭哈哈大笑了起來。

不但他笑了,連他帶來的小嘍啰們也跟著大笑起來,只有那個中年老伯的臉上,寫滿了擔憂。

「小王八……」

唐虎話沒說話,蕭然一掌狠狠地印在了他的胸口上。

嘭!

瞬間,唐虎高大壯碩的身軀陡然往後飛去,最後狠狠地撞在了山溝的壁上。頓時,山壁劇烈搖晃,絲絲裂縫自他周身迅速蔓延出去,看上去頗為驚人。

嘩!

侯六等小嘍啰驚得目瞪口呆,剛才發生了什麼?

唐虎從山壁當中出來,回身一看,自己竟然將山壁砸出了一個人形的凹槽。

「區區兵魂境中期實力,竟然也敢學人家欺男霸女?!」蕭然輕蔑一笑。

咯咯!

唐虎扭了扭脖子,骨骼間清脆作響,聽的人心裡發寒。

吼!

唐虎張開大嘴,一顆巨大的虎頭在他面門上若隱若現,頓時響起了震耳欲聾的虎嘯聲。侯六等小嘍啰火速退開,騰出場地。

「小子,你竟然敢激怒我們大哥,就等著被撕成碎片吧!」侯六跳到了不遠處的一塊石頭上,張牙舞爪地喊道。

「真是聒噪!」蕭然瞪了侯六等人一眼,心情很是不爽。

「蕭然,唐虎交給你,這些傢伙,我來收拾就可以了。」蕭然扭了扭脖子,嘴角掀起一抹冷笑。

吼!

唐虎雙臂一振,身上肌肉全部繃緊,充滿了爆炸性的力量。虎嘯聲又起,頓時在山溝當中掀起一股帶著腥味的狂風,吹得蕭然衣袍獵獵。

「叫夠了吧?」蕭然冷嘲了一聲,伸出右手,做了一個「過來」的手勢,笑道。「來吧!」

唐虎略微驚訝,剛才的威勢,竟然沒有嚇倒這小子?

哼,肯定在故作鎮定。唐虎心中冷笑了一聲,提著重斧,大步流星地朝著蕭然奔跑過去。

嘭嘭嘭!

他每一步踏出,都在地上留下一個深深的腳印。同時,強大的力量震得地面劇烈搖晃,令人心驚肉跳。

嘩!

沉重的大斧猛地朝蕭然劈斬了過去。

蕭然身子側開,躲掉了沉重大斧,隨即右拳握緊,狠狠地朝著唐虎的胸口甩了過去。

啪!


拳頭砸在唐虎的胸口上,再次打得他倒退數步。緊接著,蕭然腳下生風,隨即跳起一腳狠狠地踹在了唐虎的右臉上,易如反掌般地將他踹飛。

嘭!

唐虎沉重的身軀摔落在地,發出了沉悶的響聲。他急忙爬起來,擦了擦嘴角的血絲,眼神里充滿了熊熊怒火。

「虎王拳!」唐虎右拳握緊,拳風剛猛,撕裂空氣,直接朝著蕭然的面門轟砸了過去。

蕭然不躲不閃,就站在那裡,隨即右拳握緊,金焱燒起,迎面轟擊出去。

嘭!

兩隻極具力量的拳頭轟然相撞,頓時,唐虎高大的身軀再度倒飛而出,狠狠地撞在了一堵牆上。那堵牆有四十厘米厚,但還是被唐虎給撞毀了。

「大哥!」侯六見到唐虎再次落敗,嚇得面色慘白,忍不住驚叫了起來。

「那小子到底什麼人?居然連大哥都打不過他!」除了侯六,其他小嘍啰也開始害怕了起來。

唐虎站起身來,看了看自己燒得通紅,黑煙繚繞的拳頭,震驚不已。他看到,自己的皮肉竟然被燒化了不少,甚至看到了白森森的骨頭。

這小子到底什麼來歷?他剛才那一拳,為什麼有如此恐怖的力量?

他開始怕了,兩條腿開始控制住地打戰。

蕭然的臉上掛著一絲冷嘲,朝著唐虎走了過去。他往前走,唐虎就下意識地往後退。

「現在,還要我跪下來給你磕頭認錯嗎?」蕭然瞪著唐虎,反問道。

「小哥,小哥你饒了我吧?我有眼不識泰山。」唐虎忙不迭地道歉。

「你侮辱我不打緊。但是,你不該冒犯她!」說完,蕭然勃然大怒,身子陡然往前一縱,驚得唐虎急忙後退,結果卻撞到了山壁上——無路可逃!

唐虎回頭,正好看到蕭然已經欺身近前了!

他看到,蕭然那冒著金色火焰的拳頭,正在迅猛往他的面門轟來。這要是擊中了,絕對沒有生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