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5 日

嘭!

嘭!

嘭!

他接連打出了崩山拳,強大的氣流在空間之中流轉,發出陣陣氣爆之音。

「崩山拳!」洪耀天全身真氣滾滾流動,沿著筋脈,如洪流一般,傾瀉而出,隨後對著洪錚打出了一拳!

洪錚見狀,退後三步,同樣打出了崩山拳。

不過洪錚打出的崩山拳,呈黃金色。有龍力摻雜,爆發而出的時候,隱隱有龍嘯之音。

他肌體綻光,衣衫滾動,髮絲披散,如同戰神一般。

二拳相交,發出了沉悶的爆響。

洪耀天再次的打出第二拳,呈現崩山之勢,瘋狂地向洪錚轟來! 「我能一下子打出五式崩山拳,你呢?」洪耀冷笑,一拳蓋過一拳。每一拳,都蘊含了凌厲無匹的力道,讓人變色!

洪錚燦爛一笑,溫暖如陽光:「你試試不就知道了!」

而後,他長嘯一聲,真氣浩蕩擊天,雙臂一展,如同神鵬展翅。瞬間打出了第二拳,而後是第三拳,第四拳,第五拳……

一直到第九拳!

絲毫沒有停頓,如洪流滾動一般順暢!

洪錚體內的真氣,簡直雄渾得嚇人。而且還充滿了一種太古神獸的氣息,讓人心驚膽戰!

這是遠古天龍皇之力!

「他體內真氣怎麼可能那麼渾厚?」

「是啊,就是十年前的天才,也只能夠打出十二式!」

眾人無比震驚,心中驚呼連連,滿臉不可思議之色。

最後一式崩山拳,狠狠的擊在了洪耀天的胸前,將他擊飛出三丈的距離!

「不可能,你怎麼可能打出九式!」他大驚,口吐鮮血,眼中出現難以置信的神色!

議事殿之中,鴉雀無聲,想不到洪錚竟然能夠打出九式崩山拳!而且憑藉化氣境七轉的修為,將九轉的高手給打敗!

他施展的崩山拳還如此的正統,許多人都從他的身上,看到了洪行簡的影子!

洪龍騰雙目射出精光,看著洪錚,臉上出現了喜悅的神色!

「夠了!洪二確實是行簡的親子,其他不用多說了,都退去吧!」洪龍騰站了起來,大步走了出去。到了門口,他又回過頭,「洪二,來我書房一趟!」

從洪龍騰的書房出來之後,他知曉了這十年發生的一切。

洪府所在方圓三十萬里範圍內,都是被雲海宗所掌控。

洪府周邊有無數家族,其中有司徒家族,武王府等,都是依附雲海宗!

洪錚死亡,洪行簡失蹤,洪府繼續破敗!

而司徒家族,有了雲海宗的支持,實力增長得飛快,年輕強者,層出不窮!

而司徒洛馨,修為早就達到了孕骨的境界,現在的實力已經深不可測,要知道在洪家,就連洪龍騰,也不過是孕骨境。

宇文滄海,成了雲海宗有數天才!

只有洪錚自己知道,雲海宗,抽出自己身上的神血,造就了這些天才!

他要復仇,所以他必須要提高自己的實力。

夜間,他來到了城外一處偏僻之地,開始修鍊十年前的功法。

這套功法威力奇大,當年他又無比熟練的,便是洪家絕學《太祖神拳》。

他在巔峰時期,能夠打出一百零八道拳印,驚為天人。 艾澤拉斯無形者 這門拳法,是根據體內真氣的多少決定能夠打出多少只拳印,可見當年他的天資之高和真氣之雄厚!

他原地擺了個起手式,而後對著面前一棵古樹擊打而去!

初始,他每一拳真氣都沒辦法外放,只是重溫之前的運功路線。很快他便熟悉了體內真氣運轉路線,摸索出了方法。

轟的一聲,一道金色的由真氣組成的拳意透體而出,打在了離洪錚一丈遠的大樹之上!

那顆大樹轟然一聲巨響,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洞口,木屑飄飛。

而後,洪錚再次的揮拳,體內的真氣全部揮灑而出。

體內像是有大龍在覺醒,血液在沸騰,隱隱約約有沸騰的聲音。

他感覺,體內充滿了無盡的力量,龍吟之聲,不斷在他腦海之中響起!

他感覺自己的腦海之中,彷彿有一條龍在翻滾!

連續出拳,他的身軀周圍,七十二道拳印如同蓮花一般,在層層開啟!

滄桑的氣息,從他的身上傳來。體表綻放出神光,拳印金光燦爛,如同古佛一般!

而後,他全部揮灑出去!

大樹如瓷器一般崩碎,地面之上,多了幾十隻一尺多深的拳印。

「還沒到巔峰,我還沒有當年強。」他心底怒吼,再次揮出十二道,然後又是六道。

傾盡餘生去愛你 洪錚躺在地上,感覺無比虛弱,總共打出了九十道拳印。此刻體內像是乾涸的池塘一般,筋脈之中,已經沒有了任何的真氣。

他生性堅毅,盤坐起來,開始打坐調息。外界的天地靈氣,湧入到他軀體之中,自動化為兩道龍力,補充所需。

此刻,他的軀體就像是乾涸的池塘一般,被注入了大量的水,鮮活了起來!

《喚龍經》運轉,一下子便是三道龍力入體,快將他的軀體撐爆了,他仰天長嘯一聲,強烈的勁氣翻滾出來,全身金光閃爍。

他的修為有鬆動的跡象,而後全身的筋脈在調整,形成一種無形的勢。

真氣自體內旋轉,連續轉動了兩圈。

他只感覺耳邊嗡的一聲巨響,通體舒泰,只感覺六識變得極為的靈敏,身軀強度隨之上升一個台階。

化氣八轉!

再修鍊一步,便是能夠進入九轉的境界了,九轉之後,便是大圓滿,蛻去凡體!

他之所以能有這麼快的修鍊速度,因為他曾經修鍊到孕骨境,境界還在,沒有任何瓶頸,只需要積累功力,長驅直入,勢如破竹。

回到洪府之中,已經是天亮了。

年輕一輩的人看到洪錚,紛紛都是露出了厭惡的神色。

「拽什麼拽,洪銘就要歷練回來了。實力在年輕一代,足夠排上前三,已經達到了蛻凡境一轉的修為了。」

「真以為打敗了洪耀天就在年輕一代之中無敵了?況且還有上官墨苔!」

「是啊,上官墨苔,比司徒洛馨,估計都不差。容貌更是聞名整個龍城!」

洪錚微微一愣,洪銘他是記得的。是他的堂哥,資質絕佳,雖然比不上當初的洪錚,但是也驚采絕艷!

聽到上官墨苔,他苦笑一聲,還記得十年前那個整天跟著自己的小女孩。

當年她的資質,就連洪錚自己都驚嘆,而且是少有的大脈天身!

洪錚已經不是十年前的洪錚了,現在的他,經歷了如此沉重的打擊,已經成熟,所以對這些言論也沒去理會。

這天,用過早餐后,洪龍騰對洪錚說:「洪銘傳來消息,七日後回府,如果他要找你麻煩,你跟我說,目前的你,肯定不是他的對手。」

「強到什麼程度?」洪錚絲毫不在意,站在那裡,無比沉穩。 洪龍騰緩緩說道:「估計已經進入蛻凡境了,在年輕一代中,實力能夠排上前三!老一輩的高手,也有被他擊敗過的!」

洪龍騰現在還是比較喜歡這個「私生子」的。

成熟,穩重,話不多。

洪龍騰再次提醒道:「他修鍊的是洪家的金剛體,很強!曾經搏擊太古神獸後代,大勝!」

「洪家還有一個人,這人才是年輕一代的第一人!」洪龍騰叮囑,「她叫上官墨苔,是你父親好友的女兒。當年好友慘死,你父親就接她進了洪府。上官墨苔是大脈天身,十年前去了天演宗修鍊,三年前回來過一次,將司徒家族的幾個天才,差點屠掉!期間與人大戰,將方圓百丈的土地打的塌陷。如果不是她,洪家年輕一代被壓的更加抬不起頭來!」

上官墨苔,竟然這麼強了,他微微驚訝,隨後點了點頭。

幾天的時間一晃而過,洪錚正在打坐靜悟。

忽然,他感覺到一股極強的氣息快速的接近洪府,而後便見到一道魁梧的身軀出現了!

洪府眾人一陣的歡呼雀躍!

「洪銘少爺回來了!」

「洪銘,你突破了吧!你修為又強了!」

「我站在你旁邊,我都感覺到壓力了!」

或諂媚,或殷勤的話語不斷傳來。

只見這洪銘,身材極為魁梧,年紀在二十四五歲,國字臉,頭髮披散飛舞,氣息狂傲。

滿臉儘是桀驁不馴之色,看起來極為粗獷。

「突破了,實力已經達到了蛻凡境一轉。在洪家年輕一代,排為第二應該不成問題!」他自大地說道,聲音如同洪鐘,中氣十足。

隨後眾人擁簇著洪銘,進入到了議事殿之中,不知道商量何事去了。

一個時辰后,議事殿之中傳來一道怒吼:「洪二何在?給老子滾出來!」

洪錚冷笑一聲,看來洪府這些人,已經將自己的作為,告訴洪銘了!

來到議事殿之中,只見洪銘站在那裡,看著自己,一臉的殺機!

沒錯,是殺機!

十年前,他看到自己,只有敬畏!

十年後,卻是殺機!

「你就是洪二?」洪銘問道,渾厚的氣息爆發出來,瞬間籠罩了洪錚。

洪錚淡淡地回答道:「我就是!」

「聽說你在洪府之中,了不得啊!」洪銘陰陽怪氣的說道,「還打敗了洪耀天?」

說出這話的時候,洪銘滿是倨傲的神色。

洪錚也沒有否認:「是的!」

「找死!」洪銘突然爆發了,如同一尊人形巨獸站了起來,隨著他起身的剎那,他就成為最為耀眼的人!

洪家排名前三的高手,果然名不虛傳!

然而洪錚卻是臉色平靜,毫不退讓:「大可以來試試!」

「放肆!打打殺殺的,成何體統。」洪龍騰大步走了進來,臉色陰沉。

見到洪龍騰,洪銘多少收斂一點,但還是無比強勢地說道:「爺爺,還有六天便是三年一度的家族比拼,我想與洪二比一比!」

洪龍騰沒有說話,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他點頭答應!

「我也想看看二的底牌在哪裡。」洪龍騰心中暗想道,然後說道:「洪二你可敢應戰?」

醋王老公,我拿錯劇本了 「有何不敢?」洪錚也是無比強勢。

對於洪錚的態度,他比較欣賞:「到時候點到為止,我不希望出現死傷!」

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之中,洪錚開始考慮如何應對洪銘。

洪銘此時的修為,已經達到了蛻凡境。而洪錚,只有化氣境八轉,差了兩個境界。

他必須要提高自己的修為!

而後,他準備修鍊當年的一些寶術!

當年他所會的寶術,有三種。魔猿三變,騰蛇寶術,還有金猊天功,最強的當屬於金猊天功。

此寶術是當年洪行簡尋來的,威力奇大!

房間之中,洪錚渾身真氣滾動,按照一種特異的路線在運轉。

他渾身綻放出寶光,背後更是出現一尊五丈的金猊虛影,如上古神獅一般!

五天時間,他重新修鍊。感覺無比順暢,一口氣將金猊天功修鍊到了第三層的境界。而當年的自己,也不過是第六層!

洪家會武前一晚,遊歷於各個地方的洪家年輕俊才,都會回來!

洪家年輕高手洪福回來了!

在外遊歷三年的年輕強者,洪陸也及時趕回來了!

洪家年輕一代第一高手上官墨苔回來了!

第二天早上,洪錚簡單梳洗,身穿雪白長衫,來到了洪家練武場。

他想看看,這十年,崛起的都有哪些天才! 看著寬闊的演武場,洪錚全身血液翻滾,沸騰了起來,心中豪氣頓生!

他還記得十年前,他站在演武場之中,睥睨八荒!

擎著一桿黃金大槍,縱橫年輕一代,就連洪家老一輩的高手,他都是能夠輕易打敗。

十年前的他,他創造了一個時代,睥睨縱橫了數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