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2 日

嘆口氣,感受大腦神經開始一點一點適應過來,就像電腦開機一樣,我需要點時間。

就這麼半睜半閉着眼睛,其實是全閉上的,只是我腦海裏一直告訴自己應該把眼睛睜開,所以纔會感覺半睜半閉。這寒冷的大冬天,被窩就好比天堂,離開天堂的滋味,肯定不好受。

將剛剛的事情捋一下,我感覺有點亂。

雅嵐給我打電話,祝我節日快樂,之後說如果我一點之前沒有出現在她的面前,以後就永遠不用在出現她面前了。

等一下,這句話的意思就是……

尼瑪!

從牀上跳下來,迅速的穿好衣服。不知道爲什麼,雖然雅嵐這大半夜的找我可能有抽風的成分在裏面,不過我卻異常重視。

不過,她會抽風嗎?按理來說不會,我相信這麼晚了找我一定有事要說,而且是重要到值得雅嵐犧牲掉保貴的睡覺時間。對於逗我玩的這種可能,就算她有那個精力,想來也沒有那個時間。

我不去可以嗎?其實也可以。這大半夜的,不去也在常理之中,而且雅嵐也不可能因爲這件事情真的開除我。這還有尹語柔呢不是?

但是,不管怎麼說雅嵐現在也是我的老闆,身爲下屬,那就應該在其職,盡其責。就算不是在上班時間,不過我就當這是加班了。

誰讓我就是這麼一個樂於助人的人呢。不對,準確點說,誰讓我就是這麼一個樂於助女人的人呢。呃,也不對。

誰讓我就是這麼一個樂於助漂亮女人的人呢!

收拾好準備出發,剛推開房門,我就看見一個紅點在客廳發亮。因爲沒有開燈,只能藉着從大陽臺透進來的月光,勉強能看見一個身影在抽着煙。

“什麼人?”不知道我是沒睡醒還是怎麼的,條件反射的大喝一聲。喊完之後我又覺得有些弱智,除了尹語柔,這家裏還能有誰?

我能感覺到後者也被我突然的一嗓子嚇了一跳,走到近前,幽怨的看着我。

尷尬的撓了撓頭:“這麼晚了還不睡?”

“睡不着,想事情。”尹語柔淡淡的說道。

聞言,下意識的點了下頭,稍微想了一下,還是決定解釋一下,語氣略帶歉意說道:“不好意思,剛剛腦袋抽了一下,犯二了。”

“習慣了。”後者只是擺擺手,給了我這三個字,靠在門上,直入正題,“這麼晚了,去哪?”

“剛剛雅嵐給我打電話,讓我過去,不知道要幹什麼。”我倒也是對尹語柔沒有什麼隱瞞,實話實說道。

“雅嵐?”尹語柔也是愣了一下,聽我說完,低頭思考了一會,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反正是笑了一下。

這一笑不要緊,卻讓我心裏直發毛,本來雅嵐這大半夜找我我就感覺有問題,加上尹語柔這笑容,就全等於告訴我,我的感覺是對的。

“你說,她這麼晚了找我幹什麼?”

“我怎麼知道,是她找你又不是我找你。”尹語柔白了我一眼,“去了不就知道了?”

“你剛纔這一笑,讓我有點不敢去了。”我悠悠說道,“好事去了行,這要是壞事去了,我想後悔不也晚了?”

“她能吃了你嗎?”

“這倒是不能。”

“對唄,既然不能吃了你,就算是壞事又能壞到哪去?”尹語柔笑着說道,“趕緊去吧,我估計她也就是想調.教.調.教你,對你來說應該算是好事。”

“調,調.教?”我艱難的說出兩個字,很難理解這代表這什麼含義,看向尹語柔,後者卻不給我追問下去的機會。

無奈,自顧自的聳了聳肩,駕車離開觀江府。

距離雅嵐規定的時間還有三十分鐘,足夠用的。路上沒有幾輛車,一路無阻,到達的時候還剩下五分鐘。

站在雅嵐家門前,搓了搓手,稍微猶豫一下才按響門鈴。這個時間,總是覺得有點尷尬,就算是雅嵐找的我。

沒過多久,門被打開。雅嵐穿戴整齊站在門口,看了一眼時間,對我說道:“不錯,速度挺快。”

我一笑,沒有回答。因爲有車,所以沒穿多少衣服,加上剛剛從睡眠中醒來沒多長時間,身體抵抗力不是很強,在雅嵐家門口站了一會已經感覺到寒意。想邁步進屋,雅嵐卻接着說道:“走吧。”

“走?”我一愣,停住剛剛伸出去還沒落地的腳,回頭看着她,“去哪?”

“臨市,我要去做一個考察。”雅嵐解釋道,“你快點開,明天早上之前要趕回公司,上午我還有個會議要參加。”

“現在,臨市,考察?”我念叨了一邊,顯然還不能接受這個事實。

“怎麼,有問題嗎?”雅嵐挑眉問我,語氣卻不容我拒絕。

“沒……”

“走吧。”

……

出城,上了高速,雅嵐只是給我一句“到了叫我”之後,就躺在後排座位上閉幕養神。這讓我心情壓抑到了極點,想着剛剛尹語柔和我說的調.教,感受我現在睏意襲來但卻不能睡的悲哀,再看看後面那位……

這都是哪跟哪?

心中想歸想,也不能改變什麼。專心開車,雅嵐要去的地方也不算太遠,正常的話,三個多小時,如果快點的話,兩個小時就可以到達。

路上無話,下了高速,我叫醒後排已經睡着的雅嵐,按照她的指示,我開到了一傢俬人會館門前。

本想在車裏等她,不過雅嵐卻讓我跟着她一起上去。這倒是讓我始料未及,按理來說有些事情我不應該知道。而且,從心裏來講,我也不想知道,像這樣的事,知道越多死的越快。

跟在雅嵐身後,暗自思考,雅嵐這次所謂的考察。 下車前,雅嵐打了一個電話,我們剛進大廳就從樓下走下來一位中年男人,看見我們,上前熱情的打着招呼。

估摸着這就是雅嵐這次考察的對象,我開始暗中打量着他,三十多歲的樣子,帶着眼鏡,給人第一眼的印象特別斯文。談吐儒雅,按照我的分析,應該是某個公司的高層,勞心者那類人。

雅嵐也介紹了我,通過一段簡單的交談,我知道眼前的這個男人叫做鄭雲龍,一個醫藥品公司的老闆。我對這個行業並沒有瞭解,但之前聽李曉然說過這是一個暴利的行業。這次鄭雲龍希望能得到摩德基金的認可,從而來擴充他的產業。


簡單的寒暄了一下,哦不,簡單的奉承了一下,我們進了二樓的一間包房。相比較之下,要比上次唐晨曦待我去的檔次低了一些,這其中也有一部分是城市發展的原因。

相繼入座,我坐在雅嵐旁邊,此時我的身份是名副其實的總裁助理,若是說我是她的司機,鄭雲龍想來也會有些想法。

拿出幾份文件,遞了過來,一邊讓雅嵐看文件一邊解說着,都是公司發展的一些優勢。聽着鄭雲龍精簡而又全面的說詞,看樣子也是爲了這次雅嵐的到來做好了精心的準備。

兩人一個說着,一個聽着,倒是我閒了下來,百感無聊。本來就有些睏意,本以爲會是是滴考察,我還能常常見識,遇見一些沒見過的也滿足一下我的好奇心。現在倒好,往這一坐,兩人說着什麼我完全聽不懂。

睏意襲來,本想打個哈欠,轉念一想這樣有點不太尊重,又強忍住了。這樣的感受那真是分分秒秒都是煎熬,就好像上學的時候上課不聽課但老師又不讓你睡覺寫紙條一樣,距離下課永遠是那麼漫長。

足足說了四十分鐘,鄭雲龍這纔有介紹完的意思,這個時間是我看手機顯示的,如果沒有手機,我會以爲已經過了四個小時。

雅嵐將手中的資料合上,回頭看向我,笑着說道:“你看怎麼樣?”

“啊?我?”我一愣,顯然對雅嵐的這個舉動感到意外,不是,是相當意外。我幾斤幾兩,雅嵐心裏清楚,現在問我,這不就等於讓我出糗麼?

不對啊,我要是出糗的話,雅嵐跟着臉上也無光啊。擡頭看着雅嵐,想從那張帶着微笑的臉上讀出點什麼,只是我失望了。其實我很想告訴她,我只能用眼睛看,顯然這個回答也只能在心裏想想,是不可能說出來的。

同樣因爲雅嵐的的這句話,鄭雲龍將期待的目光投向我。在他看來,雅嵐能這麼問,就說明我的重要性。我的看法、態度,可以權衡這次的結果。

“哥們,你別這麼看我,其實我只是一個打醬油的。”心裏這麼唸叨了一下,暗自苦笑。同時,也在琢磨雅嵐的意思。

她是感覺不滿意,然後又不好意思說,讓我來唱這個黑臉?

我記得的電視裏都是這麼演的。

那我現在是不是應該對鄭雲龍的這個策劃案表示出一些不滿,給雅嵐一個臺階?可我剛剛一句都沒聽,不滿總得有個理由,我上哪編去?

盤算了一下,如果我說不好,理由沒有先不說,說不準得罪兩個人,因爲我不確定雅嵐是不是這個意思。但如果我說這個方案好的話,不管雅嵐什麼態度,鄭雲龍一定會感激我的。

想到這裏,我堅定了什麼。

微微一笑,翹起一條腿,悠悠說道:“我覺得不錯。”

果然,我話音剛落,鄭雲龍看我的眼神就變的感激,雅嵐似乎也對我的回答感到滿意。剛想鬆一口氣,不過她接下來的話差點讓我吐血。

將手中的資料扔到桌子上:“嗯,那這個項目就交給你來做,有問題嗎?”

都別攔着我,讓我一口鹽會噴死她!

擡頭看着她許久,見她不是在看玩笑的樣子:“這,這。沒,沒問題吧?”

“那就這麼定了。”雅嵐起身,看向鄭雲龍,“具體的步驟,等日後由你們兩個來商定就OK,到時候結果整理成一份報告給我就好。”


這段話,即是說給鄭雲龍的,也是說給我聽的。前者很開心,因爲他得到了他想要的結果,不過我就不一樣了,如果我是真心來工作的,自然求之不得,爽快答應下來。

可是我……

就算這不是問題,可我這一竅不通的,一旦除了差錯,責任算誰的?

心裏想着,顯然當前的氣氛不適合將這些想法表現出來,雙方皆大歡喜,我只能跟着附和。和鄭雲龍握了握手,表示合作愉快,一瞬間,我們關係好像親近了許多,像是多年未見的朋友。

表明態度,雅嵐準備離開。鄭雲龍試着挽留,說天要亮了,想一起吃個早飯,不過卻被前者拒絕了。

沒有婉言,直接了當的拒絕。

鄭雲龍也沒有什麼別的態度,一直都是那張看着彆扭的笑臉,既然如此,更不強求,親自送我們上車。

道別,駕車離開。鄭雲龍站在路邊,目光望向我離去的方向,直到消失在視線之內,這才轉身離開。同樣,這意味着這次考察落下帷幕,給我的唯一感受就是,我被坑了。

沒錯,直到現在,我還在雲裏霧裏。

上了高速,汽車穩定了下來,我準備將心中衆多疑惑說出來,讓雅嵐給我一個解釋。只不過話到嘴邊,還沒等說出口,後者就先說道:“我先睡會。”

“我……”

“嗯?”雅蘭擡起頭,通過後視鏡看着我,“有事嗎?”

“沒,沒事。你睡吧,到了叫你。”一句說完,暗道不對呀,我剛纔心裏不是這麼想的。其實我是想說……

算了,想那麼幹什麼,都是眼淚。

看着躺在後排座位上的雅嵐,強忍着想猛點一腳剎車藉助慣性將她甩倒車底的衝動,今天的一切確實不正常。

用一個正常的腦袋想想,有哪個考察會是在大半夜裏?有那個考察只是看一份資料可以下定結論?

OK,就算之前瞭解過,兩人之間談過,鄭雲龍的公司雅嵐之前去過,那爲什麼要把這個項目交給我,這就是最大的問題。

所有都解釋不通,思考,卻想出來結果。

開始爲我的智商着急,平安夜,呵呵,但願我能平安。 本是想吃個早飯再去公司的,不過因爲路上耽誤了一點時間,這個想法也只能作罷。公司停車場,雅嵐拿着化妝包在車上補妝,而我則是手裏拿着剛剛路過超市時買的麪包和牛奶拼命的往嘴裏塞着。

“你上輩子是餓死鬼嗎?”化完妝,雅嵐擡頭白了我一眼,沒好聲的說道,“就知道吃。”

“那餓了還不讓吃飯嗎?”將最後一塊麪包塞進嘴裏,打了個飽嗝,“再者說了,一個人活着一輩子要是連這張嘴都填不飽,那活着和死了也沒有什麼區別?”

“就你歪理多,明天你別叫喬九了,叫喬有理。”雅嵐笑罵了一句,推門下車,我自顧自的聳了聳肩,和她並肩進了公司。一走一過,公司已經來了的職員都和雅嵐打着招呼,同樣是因爲她的原因,他們也和我打着招呼。還有很多不知道我的名字的人,也是送上了友好的微笑。

李曉然還沒有來,我便跟着雅嵐進了她的辦公室。她的辦公室是那種巨大的落地窗,今天陽光很好,透進來讓整個房間都覺得十分舒適,我坐在沙發上,看着雅嵐整理着一會會議要用到的文件。

一夜沒睡,睏意襲來,我不禁打了一個哈欠。

“困了就睡會。”雅嵐聽見我哈欠聲,一邊忙着工作一邊低着頭說道,“鄭雲龍的那個項目我會讓曉然把資料都給你整理好,多上點心。”

“雅姐?”聞言,我瞪大了眼睛,看着她,“你不會真要把這個項目交給我吧?”

“怎麼?”我說完這句話,雅嵐這才擡起頭,“你不是已經和鄭雲龍留了聯繫方式了嗎?當時你也答應了。”

“當時不是……”


“是什麼?”雅嵐追問。

“當時不是爲了面子嘛。”我小聲說道,不過也剛好夠她聽見。這話確實不太好意思說出口,怎麼回事心裏都知道,放到嘴邊卻又是另一回事。只不過到了緊要關頭,也不能在這裝大爺了,像我這樣有自知之明的人,知道這個項目我是絕對不能接手的。

“晚了。”可能是看透我的想法,雅嵐直接否認道,“我知道你擔心什麼,不會的事就去問曉然,來找我也可以,總而言之一句話:處理的不好,可以;想推掉,不可能。”

這略帶霸氣的語氣讓我苦不堪言,我實在想不明白她爲什麼要把這個項目交給我,構思了一下語言,搓着手說道:“我這也是爲了公司着想,你看萬一出了什麼差子,這也有損公司利益和名譽呀,對不對。所以……”

“我說你這個人怎麼一點上進心都沒有。”可能是被我說煩了,雅嵐語氣高了許多,還想說什麼,敲門聲響起。低頭看了一下時間,知道這是李曉然給她的會議提醒,也不多跟我廢話,拿起一個文件夾摔在我身上,“我還有會,你睡一會,還有,晚上的事情要是尹語柔問起來,該怎麼說你知道。”說完,轉身走出了辦公室。

我呆呆的坐在沙發上,手中還捧着雅嵐摔過來的文件夾,一時間,我這CPU短路的腦袋還沒有反應過來。

“我不知道啊。”自言自語的嘀咕了一句,看向辦公室的房門,確實雅嵐已經離開之後,我起身來到她辦公桌前,對着她的椅子。

突然,我將文件夾重重的拍在桌子上,大聲罵道:“你跟我喊什麼,誰是老大心裏沒數嗎,反了你了還。睡覺就睡覺,老子怕你?”

屌絲。

……

最後,我還是在雅嵐的辦公室睡了一覺,睡的很沉。我確實有些累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熬夜這個原先對我來說小菜一碟,可以幾天幾夜不睡覺打遊戲的事情,變的那麼困難。一天晚上不睡,感覺特別乏力,就好像精力被吸乾了一樣。

醒來已是下午,伸了一個懶腰,揉了揉輕微有些發痛的腦袋。真是睡到自然醒,辦公室裏就我自己一個人,沒有人打擾,身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件外套,是雅嵐的。嗅了嗅,還有淡淡的香味。

其實我還是困得很,但不知道爲什麼會在這麼安靜的空間中突然醒來,或許是預感到了什麼不好的事情吧,誰說的準呢?

在沙發上坐了一會,起身走了出去。李曉然還在辦公桌前忙碌着。聞到開門聲,擡頭看了我一眼,動了動嘴角,想說什麼,最終還是沒有說出口,繼續埋頭做她的工作。

換做平時,我一定上去追問出結果,就算問不出來,搭搭訕,促進促進感情也是好的。不過今天,真的是太累了,那種好像說一句話就會從身上掉下一塊肉的感覺,也讓我的心情跌入低谷。

胳膊架在桌子上拄着腦袋,另一隻手玩着鼠標,眼神就看着顯示器上面的指針在桌面上晃動,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麼。

無聊?發呆?

總而言之一句歌詞,就這個feel,不爽。

雅嵐剛纔來過一次,向我要走了車鑰匙,大概的意思是說晚上她要出去和別人吃飯,我跟着不方便。

我也沒多問,不用送她正好早點回家,求之不得的好事。到了下班時間,和李曉然打了聲招呼就做出租車回到了觀江府。

多年之後回想起來,那時我真應該多一句嘴,多問一點。可能,這都不會成爲我一生無法彌補的遺憾。可話說回來,雅嵐都說我跟着不方便了,我自然也沒有追問下去的理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