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1 日

“嗯。”陸芊芊很乖巧地點了點頭,臉蛋驀然又紅了一絲。

她怔怔地想:吃飯、逛街,現在這個,算不算是在約會呢?

兩人一前一後走出燒烤店。

大街上,柔柔的晚風吹拂着臉龐,涼涼的,很舒服。

現在太約是晚上10點,正屬於夜市高峯時段,街上來來往往的人很多。逛街的,飯後散步的,遛狗的,帶小孩的……

“葉辰,你剛說有重要的事想跟我講,現在,可以說了吧?”

吹着晚風,陸芊芊臉上的滾燙溫度下降了許多,但酒意卻仍然在內體流竄。

葉辰望了望四周,笑笑說道:“這裏人太多了,我們還是找個安靜一點的地方吧。”

陸芊芊心中疑惑越來越濃了,這葉辰到底有什麼重要的事,搞得這麼神神祕祕的,居然還要找個安靜的地方纔能說。

兩個停停走走,總算皇天不負有心人,讓他們找到一處比較安巷子。

葉辰率先走了進去,陸芊芊走到巷子口就不走了,她望了望幽暗的巷子,猶豫了。

因爲,她看到巷子裏深處,正有一對情侶相互抱着猛親……這不得不讓她懷疑,葉辰帶她來這裏的動機。

這傢伙,不會把自己哄騙到巷子裏,然後趁機對自己非禮吧?

雖然,自己對他很好奇,甚至,還有……點喜歡他,。,兩人的關係,應該還沒到這個程度吧?

“怎麼了?”葉辰回過頭來,奇怪地問。

“我,我怕。”陸芊芊沉默了一會,用一種比較委婉的方式說道。

“沒事,有我在,不怕哈。”葉辰笑笑說。

就是有你在,所以才怕啊!

陸芊芊撇撇嘴,但這個事又不能明說,萬一,葉辰來一句“我壓根就沒這個想法,是你自己想多了”,那自己豈不是糗大了?

看着陸芊芊遲遲不肯挪步的模樣,葉辰心裏頓時明白,她擔心的是什麼了。

不過,這個葉辰也能理解。

一個女孩子,跟男孩子獨自去一個非常黑暗的地方,最後會發生什麼事,地球人都知道。以自己和她現在的關係,還沒密切到這種程度,要是換了樑珊珊,她根本就不會考慮這麼多。

葉看了看四周,發現巷子口也挺安靜了,那事就在這裏說,應該也沒關係。

葉辰走出小巷,來到陸芊芊身旁,清了清嗓子問道:“陸妹紙,我問你個事。”

陸芊芊點點着:“你問唄。”

“不知道這個東西,你認不認識?”說着,葉辰從懷裏掏出一個粉紅色的信封。這個,正是他在學樣裏收到匿名求交往信。

“不,不認識……”

看到那個粉紅色的信封,陸芊芊目光彷彿被電了一下,落在地上,不敢擡頭看葉辰,同時,身體下意識地退後一步,靠在小巷子的牆壁上,胸部急劇起伏。

“是嗎?”葉辰嘿嘿笑着,跟上前一步,沒等陸芊芊反應過來,他的頭便彎到了她脖子間,深深一嗅,然後擡起來似笑非笑地問:“那爲什麼,你身上的香味,跟這信封上的味道,一模一樣呢?”


一抹羞紅,從陸芊芊纖細白嫩的脖頸處,蔓延而上,來到耳根,火紅一片。

還從來沒有男人這麼貼近過自己,哪怕是自己的父親也沒有過。

而眼前這個傢伙,竟然如此大膽,剛纔那一嗅之間,鼻尖幾乎貼到自己脖頸上了,哪有這樣的……

不行!我要冷靜,我要冷靜!

陸芊芊必竟也是出自大家族,見識過無數大場面,在自己我暗示下,她的急劇心跳,漸漸緩了下來。

“香味相同也很正常啊,說不定,寫這封信的人,恰好跟我使用了同一款香水呢!”她找了個還算合理的理由。


葉辰嘿嘿笑道:“我說的可不是香水味,而體香味。”他頓了頓:“我就不信,我們學校裏,還有人體香跟你一模一樣的。”

“你……”陸芊芊頓時又羞又惱,這種事,他怎麼能用這麼隨便的口氣就說出來呢?

“所以,我敢肯定,寫這封信的主人就是你!”葉辰斬釘截鐵地說道。同時,他的心頭也越來越熱呼了,他的想法直接而簡單。

男女之間的喜歡,去掉那些所謂的“浪漫”的虛東西,最終結果就是開房滾牀單“啪啪啪”,大家都是成年人,直爽一點比較好。

既然,陸芊芊給自己寫過求交往信,而且一寫就是兩封,他想當然地認爲,對方心裏,肯定做好了滾牀單的準備。

可實際上呢,陸芊芊心裏的想法完全不是這樣的。

她從小到大,都沒認真談過戀愛呢。許多喜歡她的男生,礙於她的家世,只敢默默暗戀她,遠遠地看着她,根本不敢向她表白。

那些敢向她表白的男生,除了貪圖她的美色以外,一般都帶着其他意圖。陸芊芊是一個理想主義者,這種參雜了別的意圖的喜歡,在她眼裏看來,根本就不能算是真正的愛情。

而且她陸三小姐,在陸千軍的寵愛之下,不同於大家族中的子女,根無不需要承擔所謂的家族義務,她全完有資格去尋找自己真正的愛情。

所以,直到大二,陸芊芊對戀愛的想法,還停留在電視裏頭,那些所謂的純愛層。牽個手,擁抱一下,就幸福得發暈,接個吻什麼的,能愣半天。

“沒錯!這信就是我寫的,你想怎麼樣?”在葉辰氣勢的逼迫下,陸芊芊賭氣似得承認了,並大聲反問。

“沒想怎樣啊。”葉辰賊笑說道:“既然,你有那個意思,我對你感覺也不錯,不如,我們找個房間,談談人生,談談理想,學習一下三字經,如何?”

“開房學三字經?”陸芊芊被葉辰的說法搞愣了,男女開房,不一般都是做那種事嗎?哪有學三字經的?

“是啊!‘人之初,性本善 ’嘛。”葉辰嘿嘿地解釋道。

看葉辰說話的模樣,再聽他說話的內容,陸芊芊頓時明白了,這傢伙,繞來繞去,其實說的還是那個事,好好的三字經,硬是被他糟蹋了。

“葉辰!”陸芊芊,深深地吸了口氣,強行抑制着自己激盪的情緒。

她擡頭看着他:“別把我當成那種可以隨意玩弄的女孩子,我,跟她們不一樣。”

她義正詞嚴:“就算,我給你寫過情書,那也不表代,我就會和你去……開,開房……”說到最後兩個字時,陸芊芊滿臉紅暈,聲音細若蚊蟻。

葉辰摸了摸鼻子,認真說道:“沒有把你當成那種女孩子啊,再說了,那樣的,我還看不上呢。”

那我們第一次單獨相處,連約會都算不上,你請我吃一頓自助餐,就拉我去……開房,這算怎麼回事?還說沒把我當成那種女人,大騙子,說的和行動,完全不一致。

看來,今晚開房是沒戲了!葉辰嘆了口氣。不過,他本來也沒這個想法,只是想弄清楚情書的主人倒底是誰,僅此而已!

當然,如果有機會滾牀單,他葉辰也會當仁不讓。 “時間不早了,我們回去吧。”葉辰笑了笑,轉身,緩緩朝前走去,修長的身影,在燈光的照射下,拉得很長很長。


陸芊芊先前還在緊張不已,心跳得跟打鼓一樣,“砰砰”直響,生怕葉辰會撲過來,對自己做些輕薄動作。

但緊接着,她看到葉辰乾脆利落轉身離去的背影,心裏又莫名地,涌起一絲失落感……難道對他來說,自己一點魅力都沒有嗎?還是說……他生氣了?

陸芊芊默默地跟在葉辰身後,心情糾結得,像麻纏在一起的五彩線團。

葉辰刻意緩了緩腳步,等陸芊芊走上來後,才歉意地笑了笑:“很抱歉,希望今晚的舉動,沒有給你造成困擾。”

“沒,沒什麼。”陸芊芊小心翼翼地回答,心想,你這不是在故意說氣話吧。

“沒有就好,不過,這封信,我收下了。”葉辰揚了揚粉紅色的信封,裝進懷裏,笑着說道:“這畢竟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收到情書,要好好收藏,留做記念。”

不知爲何,看到葉辰這個動作,陸芊芊情緒一下子好了許多,她緊跟着說道:“這也是我第一次寫情書,我,以後還可以寫給你嗎?”說完,她臉一紅,低頭不敢看人。

葉辰撇了撇嘴,心道,那玩意有啥用,不能吃也不能用,遠水救不了近火。

“如果,能把你的手給我牽着,我覺得比情書更好。”他笑了笑,小爺也文藝一回吧。

陸芊芊沉默了一會,輕輕地“嗯”了一聲,然後一邊擡起手來,一邊臉紅欲滴地看着地面,彷彿在找螞蟻。

咦?人呢?


陸芊芊手舉了半天,發現葉辰沒來牽自己,她不禁又惱又羞,擡起頭一看,眼前根本就沒人,他早就不知跑哪去了。

“壞蛋,居然敢耍我。”她恨恨地跺腳。

“誰敢耍我家陸妹子啊?我去替你揍他一頓可好?”

正當陸芊芊又羞又惱,恨不得把葉辰咬着吃了的時候,一聲輕笑從耳根後傳來,緊接着,自己身上一緊,被一個溫暖的懷抱包圍了。

陸芊芊身軀微微顫抖,這種感覺,好安心,好溫暖,溫暖得有種幸福感。

這一刻,她所有的羞惱恨,全都消失得無影無蹤,就這麼靜靜地呆在葉辰懷裏,享受這份溫馨。

這,就是擁抱的感覺嗎?比書上、比電視裏,看到的,更加美妙!

葉辰雙手輕輕在她纖腰上,緩緩遊弋着,心下讚歎,這手感,嘖嘖,太棒了,彈性十足哇。

小屁屁也蠻翹的,挨着的感覺,令人熱血沸騰,不好,寶劍又開始調皮了……

“葉辰,你褲袋裏裝了根鐵棍嗎?頂得我很不舒服,拿出來扔掉吧。”陸芊芊輕輕哼道。

葉辰賊賊一笑,在她耳畔說道:“我雙手沒空,你幫我拿吧!”

陸芊芊依言反手去拿,她先是捏了捏,握了握,腦海裏浮出個疑問:這是什麼呢?

但緊接着,她雙手如觸電般,迅速甩開了。好歹也是大二學生了,那種熱度和硬度,一瞬間,就讓她明白,那是什麼東西。

她紅着臉,從葉辰懷抱裏掙扎出來,快速往前跑動幾步,不敢回頭去看他。

壞蛋,居然讓我摸他那裏。不過,那裏好大好硬,跟鐵棒一樣,跟生理書上的圖片完全不一樣……

還有,男人的話根本就不能信,說好牽手的,結果被抱了不打緊,還要我去摸那令人怕怕的東西。

葉辰看了看自己身前聳立的蒙古包,苦笑一聲蹲在地上。

尼瑪,挺個這麼大的帳篷走在大街上,估計回頭率能達到百分之三百。

過了半晌,陸芊芊纔敢回頭去看葉辰。

剛轉過身,就看到葉辰蹲在地上,顯出一副非常痛苦的模樣。

難道,我剛纔不小心弄痛他了嗎?

她急忙走過來問:“葉辰,你,沒事吧?”

葉辰苦笑了笑:“有點,不過問題不大,過會就好了。”

“不會是,我剛纔弄疼你了吧?要不,我給你揉揉?”陸芊芊臉色微微一紅,不過很快,擔心壓過了心中的羞澀。

“不用,不用!”葉辰連忙拒絕,你給我揉揉?那今晚上,都別想讓它消停了。“你去前面吹吹風吧,我一會就好了。”

“真的不用?”陸芊芊問。其實,她心中對男人那玩意,還是挺好奇的。

“真不用!”葉辰十分肯定。

……

半個小時後,葉辰與陸芊芊並肩來到停車場。

“能開車回去嗎?要不要給你找個代駕?”葉辰問道。

“不用了,本來就沒喝多少,散散步,吹吹風,已經沒事了。”陸芊芊笑了笑,接着,她又有些意猶未盡地說道:“其實,我們還可以再走一走的……”

她發現,和葉辰那一抱之後,兩人之間的隔閡忽然少了許多,說起話來,也沒那麼尷尬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