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3 日

嗖~

砰……

乾淨利落的一拳,不偏不斜的打在那人面門之上,當眾人反映過來的時候,陳風好似什麼都沒有做過一般,仍舊筆直的站在那裡。


這一拳,陳風沒有使用任何一絲武元力,他生怕自己使用武元力,會將那人打死。

「哎呦!」

那人疼得向後一仰,旋即用手捂住嘴巴,將血吐出來一看,卻是見到掌心之中,多出了兩顆門牙。

「******,你竟然敢打我。兄弟們,給我上!」

不用他招呼,旁邊的三個人早已將陳風圍在當中,四根鋒利的長矛頂在胸前,眼看一場戰鬥,就要在古學院門口展開。而周圍那些沒入門的貴族子弟,都自覺的讓開了一段距離,雙眼放光,期待著好戲上演。

「住手,你們在幹什麼?」

就在這時,一道蒼老渾厚的聲音,從院內傳來出來。緊接著,便是迅速的閃出了一名衣著古樸,鬢髮黑白摻雜的滄桑老者。

這老者六旬左右,凌亂的頭髮黑白摻雜,臉頰刻滿了皺紋,帶著一股歲月的滄桑感。

他一現身,那四個看門的守衛立刻老實,恭敬的行了個禮,然後便聽到那掉了門牙的人添油加醋的報告道:「莫塵導師,這傢伙也不知是從哪裡來的惡徒,蠻不講理。我們問他要推薦信,他不但沒有,還妨礙我們辦公,我說了他兩句,誰知他竟然下黑手陰我。莫塵導師,你可要給我們做主啊。」

「你……你……」

本來出門辦事的莫塵,蒼老的眼睛看到陳風,當即,整個人便是精神一震。口中支支吾吾,竟然開始顫抖了起來,那是激動的表現。

「哼,哼!臭小子,我讓你狂,現在莫塵導師來了,看他怎麼收拾你。」先前那守衛心中暗自竊喜。他根本沒注意莫塵的麽樣,還以為莫塵是生氣所以才顫抖的呢。

眾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莫塵的身上。而身為古學院導師的莫塵,此刻卻卻並沒有任何動作,那雙充滿震懾力的眼神與陳風對視,他想要看到陳風的武道等級,但陳風在他眼前,卻好似一灘清水一般,毫無任何蹤跡可循。

「你這傢伙,終於回來了,你知不知道這些年,大家有多想你。尤其是穆靈兒,我可是見到她多次在天神廟中燒香祈福,就是祝福你能夠平安。」

莫塵欣喜異常,彷彿兄弟一般,大手一揮,一把摟住陳風的肩膀。在周圍所有人的驚愕下,帶著後者就往學院裡面行去。

踏入古院,陳風愕然發現,此時此刻的古院,他竟然都不認得了。

現在古學院的華麗程度,足可媲美西域的皇城,蘇逸跟著老導師莫塵,一路前行。各式各樣的建築映入眼帘,在加上莫塵的不斷講解,使他大概的解了很多。

穿過兩排宿舍,來到了後面幽靜的竹林中,陳風一直左顧右盼,想要找到之前認識的學員。不過,他卻失望了,一路走來,沒有發現一個眼熟的。

「許瑩瑩,聶不韋,李雯兒,他們都在金鑾界嗎?我怎麼一個也沒看見。」陳風疑惑的問道。

莫塵哈哈一笑,翻白眼道:「你這傢伙,自己走了幾年不知道嗎?他們那一批學員,早就畢業了。如今的他們,在整個紫晶王朝都是頗有名氣,他們已經真正的步入了大陸,成為紫晶王朝的棟樑了。」

「好了,我們到了。」

說話間,他們已經來到了一處寧靜的小院落前。這小院打掃的十分乾淨,中間擺放著一張石桌和四把石凳,當然還有一個簡單的小閣樓。此時的閣樓,房門微啟,能夠隱約的看到裡面有一道倩影攢動。

「靈兒導師,你看我把誰給你帶來了。」莫塵爽朗的呼喊了一聲,旋即給陳風打了個眼色,然後便迅速消失。


前妻:乖乖束手就擒 誰呀!」

熟悉的聲音,比以前成熟了許多,房門輕啟,穆靈兒推門而出。


嗖~

陳風化作一道流光,一把將穆靈兒抱在了懷裡。

突然被人保住,穆靈兒大吃一驚,久久沒有反映過來,當她看到面前那男子的面龐時,瞬間淚流滿面。

「我就知道,你一定會回來的。」穆靈兒哭的像個孩子一樣,不過此刻她的心,是高興的。

「我說過,我會回來真真正正的,娶你過門。」陳風也是淚花涌動,這一刻,他才明白,這才是他一生想要追逐的東西。

… 一個月後。

紫家。

巍峨的山巒,被裝點的五光十色,紫家的大殿門前,擺滿了紅色的綢緞。

今天是陳風結婚的大喜之日,從清晨到現在,紫家上下忙忙碌碌,一直都沒閑著。

光是酒席,就擺了好幾百桌,無奈陳風認識的人實在是太多了,尤其是皇帝蕭十三,還特意將這消息告知了紫晶王朝的各方勢力。

這一日,紫家山巒,可是成了諸多強者的聚集地。

椅子都是不夠坐的,很多人只能站在一邊,或者是直接找個石頭坐。

但即使如此,眾人卻也都沒說什麼,因為陳風這個名字,早就深入人心。可以說,如今的紫晶王朝,陳風在眾人心中的地位,簡直都要比蕭十三還高。

「萬合宗,斐雲宗主,親自送禮品前來道賀!」

「霸天宗,天霸宗主,親自送禮品前來道賀!」

「……」

一道道聲音,接連響起,隨著更多的人來,紫家大殿門口,彷彿成了擁堵的集市一般。

「陳風,你看誰來了。」

古院的院長林聖,成了這次婚禮的主持人,在婚禮還沒正式開始的時候,他便是和陳風一起,在門口迎接遠道而來的客人。

「陳風兄弟,可還認得我。」

迎面大跨步而來的,正是陳風在古院認識的好朋友,聶不韋。

如今的聶不韋,一身古銅色勁爆線條,身著一件灰褐色武士服,整個人顯得十分幹練和老陳,和以前相比,也是成熟了許多。

而在聶不韋的身邊,手臂輕挽著他的,則是一個陳風同樣熟悉的女子。女子溫文爾雅,和之前也是變化了許多。

「你們兩個,還真走到一起了。」陳風看著李雯兒,忍不住詫異了一下。

李雯兒嫣然一笑,責備道:「我們的婚禮,你可是沒有參加,下一次,一定要補上。」

「下一次?你們還有下一次?」旁邊的林聖院長,大聲叫道。

被他這麼一說,在場眾人全都大笑起來,李雯兒也是面色微紅,直往聶不韋的懷裡鑽。


「陳風,恭喜恭喜。」

就在這時,旁邊閃過一道白衣倩影,陳風遁目望去,豁然是許瑩瑩。

「多謝,瑩瑩學姐,也要找尋摯愛啊。」陳風看到許瑩瑩,心中忍不住一暖。

「我們瑩瑩可是眼高的很,尋常男子,哪入的了她的法眼。」林聖在旁邊繼續插言道。

「哪有,我才沒有那麼高的眼光,只是還沒有找到對心思的而已。」許瑩瑩嫣然笑道。

「學姐你看我對心思不?」

突兀地,旁邊傳來了一陣「叮叮噹噹」的響動,眾人側目一瞧,竟然是魏生津。

這小子也真是發了財,渾身上下帶滿了金銀珠寶,胸口還帶了個拳頭大小的璀璨鑽石,那明晃晃的,真是惹眼。

「你這傢伙,每天這麼打扮,也不怕哪天強盜把你給殺了。」陳風很是熟絡的挖苦道。

「嘿……殺我,我大哥可是陳風啊!現在紫晶王朝誰不知道陳風的大名,哪個敢動我?」 我的機械章魚

不僅是這幾個人,陳風在古學院認識的很多學員和導師都來了,包括百目等人,也是聞訊趕來。

老友相見,光是這份情誼,就讓陳風沉醉,暢聊起來,更是時間過得飛快。

妻綱 ,婚禮吉時已到。

「新娘子出來嘍!」

就在這時,林聖揚天大吼一聲,伴隨著陣陣悅耳的奏鳴,從林家大殿之內,緩緩走出兩位驚世美人。

兩人一襲紅裝,緩緩踏步,在她們身後,林承業夫妻,穆浩然夫婦,都緊緊跟隨。

自己的掌上明珠就要嫁人了,這一天,他們顯得尤為激動。

不過,他們可以放心的是,他們的女兒,嫁給了一個值得她們託付終生的人。

在林聖的招呼下,陳風步入場中,帶著一絲小小的緊張,一步步的進行著婚禮的儀式。

「好了,我宣布,陳風與穆靈兒林若雪的婚禮,圓滿達成。」

伴隨著林聖的再度高呼,全場眾人一片歡騰,鮮花飛舞,彩帶衝天。

而陳風的父母陳辰和紫夢琪,更是悄然淚下。這其中由是陳辰,早在幾年前,他和陳風窩在聖炎城的時候,他斷然想不到,他們會有今天。

這一路艱辛走來,都是陳風在默默努力,他生了個好兒子,生了個足矣令他驕傲一輩子的好兒子。

嗖嗖嗖~

「恭迎獸域七凶獸駕到。」

天空之中,光芒一閃,一道道強大的氣勢驟然降臨。

這一次,不僅僅是上古七凶獸前來,包括獸域六大家族的家主,乃至是精寶閣的燭炎的朋友,甚至是洪齊天,也都親自前來。

他在之後聽到神族剿滅冥幻的事情以後,也頗為震驚,對陳風更是佩服有嘉,這一次更是親自前來道賀。

「陳風啊,這是北冥鴻天以及南門羅,托我給你送的賀禮,他們神族事情多,也就不來了。」白澤手腕一抖,一大堆賀禮落在了地上。

「看來神族也知道奉承別人了。」陳風淡然一笑。

「嘿嘿,他們要是再不識相,怕是離泯滅,也是不遠了。」黃巾獬豸晃了晃拳頭,很是自信的說道。

「徒兒,徒兒,師傅來了……」

人群外,一個衣著邋遢,披散著頭髮的骯髒老頭,不斷的推搡著人群,拚命的往裡面擠。

「完了,你二師父來了,這傢伙可夠二,你小心點。」站在陳風身邊的燭炎,忍不住笑道。

對於這個姜術的事,他在陳風的靈魂中,了解的一清二楚。這老傢伙,雖然也算是陳風的師父,但他的性格,著實令人無語。


連滾帶爬的跑到近前,姜術擺出一副很牛的架勢,對旁邊眾人道:「這是我徒弟,要是沒有我姜術,怎麼會有今天的陳風!」

陳風聞言,嗤笑一聲,旋即打趣道:「我說師傅,你這大老遠前來,給我帶什麼賀禮了?」

聞聽此言,姜術神秘一笑,旋即從吞納戒中掏出一個小藥瓶,悄悄的遞給前者,道:「十全大補丸,晚上一對二,輕鬆搞定。怎麼樣?師傅夠意思吧?」

尾聲:感謝諸位的支持,這本作品終於完結了,那些一路訂閱的朋友,天機在這裡誠摯的道一聲謝謝。

最後祝大家工作順利,萬事如意,天天都有好心情,願你們的人生,也如傳奇一般。

… 「嘩!」

一大盆冷水從女生宿舍五樓降落下來,準確無誤的砸在了一個跪在地上的男孩身上,他手中捧著的一束玫瑰花也被水流衝擊的凋謝了,男孩被淋成一隻落湯雞。

「這不是咱們學校的情聖嗎?女朋友都跟高富帥滾過床單了,還這麼執著的想挽回這段感情呢。」

「今天是他下跪的第五晚了吧!她前女友也挺狠,直接一盆洗腳水就下來了,天降大雨啊!」

「情聖威武霸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