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6 日

“啊。。。比較熟悉。。。”

“ukukukuku,隱瞞我們的人,好像沒有必要聽她解釋呢。。。”笑着就拿起手中的三叉戟,卻被gitt攔下,“,我們也隱瞞了很多不是麼?”

不容反駁,蘇雪先開口:“其實一開始到這個地方我並不知道你們是誰,是幹什麼的,直到g那一次。”

“你一直跟着g麼?”gitt問道。

蘇雪點了點頭,“所以我肯定了,你們是黑手黨,而且是彭格列。”

“既然蘇雪小姐知道了的話,我們爲了不讓你泄密,只好滅口了。”朝利雨月手上豎着三把小刀,禮貌的笑着,蘇雪也笑了:“如果你要殺同夥的話就殺吧,不過,你確定能殺我?”

“。。。你說,你是同伴。”阿諾德突然開口。

蘇雪點點頭,從口袋裏拿出雪之指環,“我是彭格列十代的雪之守護者。”

“十代?”

“雪?”他們驚訝地愣住,蘇雪很滿意這樣的表情,但是卻又不準備說下去,斯洛克說,擾亂時空秩序是不可以的,所以她沒有必要去爲自己找麻煩。

“我想,你們有的是時間驚訝,但是我得弄清楚我的到時怎麼回事。”蘇雪下逐客令,gitt識趣地叫手下出去,“那我們走吧,蘇雪,你的能力太特殊,我們幫不了你什麼,關於你的力量,你不說我不問。”

“謝啦。”蘇雪揮揮手,抽出刀,盤腿坐在牀上,gitt再次看了她一眼,關上房門。

“冰雪子~冰雪子~”蘇雪在一片草地上尋找着那一抹藍色,冰雪子不滿地突然出現在她身後:“主人你找我?”

“。。。你下次出現的時候說一聲好不好。。。。”蘇雪捂着心臟淚流滿面。

“主人,你這次來是不是問我爲什麼會突然會失去聯繫?” 綜漫之我是虛 回程修 色瞳孔,乾淨的臉龐上勾勒着自信的微笑,看着面 雁峯 網加格子襯衫和牛仔褲與帆布鞋,猶如鄰家大姐姐般溫和,可是這種溫和在看見斯洛克爲的大部隊之後立刻消失。

她默默地將一隻帆布鞋取下,一臉猙獰地扔過去大叫:“你妹子的爺爺的孫女! 暖君 老孃我不用睡覺啊!這一大早公雞還沒有醒,魚還在睡覺的你過來鬧什麼鬧你鬧什麼鬧?!不知道女人是睡出來的啊!要是老孃我以後長挫了你陪老孃我一個如花似玉沉魚落雁閉月羞花車間車爆胎人間人噴鼻血的漂亮臉蛋啊!”

斯洛克瞬間被那隻帆布鞋砸到,那帥氣的額角上立刻顯現了一直紅紅的鞋印。

“。。。蘇雪!!!!”斯洛克渾身顫抖地抽出獅紋時字:“你。。。。你竟然敢向我英俊瀟灑的臉。。。扔鞋子。。。”

“我。。。。”蘇雪被他這麼一吼蘇雪完全清醒,意識到現在是現實而不是夢裏,她沒有那個實力和斯洛克叫板。。。~~~~&ampampgt_&ampamplt~~~~。。。

“哎。。。”斯洛克 皇帝在城外消遣了三日之後才慢慢回到了京城,返回時還帶回了回龍觀的主持李雲湖。這位口才出眾的道觀主持,在皇帝的支持下,這些年將回龍觀發展的極為不錯,還招收上百名弟子,一時成為了京郊名人。

不過崇禎這次帶他回京,可不是因為崇尚他在道教經典上的深刻造詣,而是希望利用他的傳教能力,為大明在海外的殖民活動提供宗教上的支持。

到了崇禎十年,不管崇禎自己願意還是不願意,大明實質上已經成為了一個海外拓殖國家,海外領土上獲得的收益已經漸漸成為了大明財政中重要的組成部分。到了這個時候,光憑藉呼喊自由貿易精神的口號,已經不足以維護大明的海外利益了。

但凡能夠被大明拓殖的領地,不是地廣人稀,便是文明極度落後的地區。裝備了火炮和火槍的大明軍隊,總是能夠輕易的征服這些地區。但是武力的征服並不能代表可以武力統治這些地區,畢竟在這樣落後的地區,失去了本地土人的幫助,大明也是很難對當地的資源進行開發的。

大明迫切的需要一種文化去消化當地土人的精神信仰,儒學的傳播自然是一種辦法,但是在這種蠻荒之地講仁義道德,無疑是在對牛彈琴。這些地方的土人部族都是經過了殘酷的自然競爭才能繁衍下來的,他們的原始圖騰崇拜根本難以接受儒學這種封建社會發展出來的高度文明。

朱由檢自然不會給自己找麻煩,用藏傳密宗和基督教去統一這些土人的精神信仰,這些宗教文化只會割裂這些海外領土同大明本土之間的文化聯繫,最終給歐洲殖民者及地方分裂勢力提供了幫助。

經過了重新調整的道教理論,雖然不及藏傳密宗和基督教這麼富有吸引力,但是在某種程度上來說,這樣的宗教已經足夠贏得土人們的尊崇了。而信奉了道教之後的土人,再想被其他宗教洗腦,這個難度就要數以倍計了。

李雲湖及其弟子被帶到京城之後,也要先研究學習下東亞同文館這些年翻譯出來的《聖經》,和那些基督教傳教士們的傳教方式,對基督教有一個基本的理解之後,再於秋天前往海參崴、扶桑、北美大陸等地,向這些地區傳播道教的教義,維護大明對於這些地區的統治。

也就是在這一年,東亞同文館組建了最初的宗教研習院,對各種宗教理論及傳播方式進行了研究,並開始培訓大明所需要的各種宗教人士。

而浴佛節過後,北方今年乾旱的苗頭又再度出現了。不過和之前相比,內閣和地方官員總算有了一些經驗,也建立了一套賑災和自救的制度。再加上報刊輿論上的及時通報和輿論引導,因此北方各地受災百姓的情緒倒是比往年平穩了許多,等待著朝廷和本地官員、士紳會議的救災安排,而沒有再如以往一般盲目的外逃了。

人口的有序流動,使得朝廷在調集物資救災時可以省去不少時間和物力,再加上荷蘭人的投降,使得東亞及東南亞海面再無可以威脅大明商船的勢力,這便使得前往南洋各處經商的大明商船進一步活躍了起來,為北方災區籌集到了超出預期的物資。天津、青島、連雲港等北方港口及橫貫大明東西的鐵路、公路,也極大的增強了物資從沿海運輸到內陸的能力,為北方的旱情緩解作出了極大的貢獻。

當然,光憑這樣的救災行動,並不能保證災區災民們能夠全部獲救,只不過是保證了這些災區的人口不大批外逃,引起周邊地區社會秩序的崩潰而已。連續兩年的北方春季旱情,也讓朝廷官員們意識到,也許在未來數年中,這種北旱南澇的情況將會成為常規狀況。

南方發大水,還可以通過興修水利設施來緩解。但是北方連續大旱,水利設施能夠發揮的作用就比較小了,除了一些地區可以用打井和抽水機配合,利用地下水澆灌外,許多地區連打井都打不出水來,只能勉強保住人畜飲水罷了。

在這樣的狀況下,只能考慮進一步向外遷移人口,但是北方各大城市工業擴張的規模有限,並不能把災民全部吸納完畢,而寧夏及河套地區出現的鼠疫,又暫時中斷了向這兩地大規模移民墾殖的行動。

這樣一來,新收復的西域地區,就成為了接納西北地區災民拓殖的理想之地了。隨著甘寧總督梅之煥傳回的,對於哈密、巴里坤、吐魯番等地的諸多情報,使得崇禎和內閣愈發重視起向這一地區移民的可行性研究了。

崇禎十年潤四月初一,朱由檢在西苑精舍內召見了,主張招募災民前往哈密屯田實邊的兵部主事魏呈潤。魏呈潤是崇禎元年的進士,也可以說是崇禎登基時的第一任天子門生。不過他在政治傾向上,卻更靠近黃道周、倪元璐等袁黨。

不過在朱由檢看來,魏呈潤還是有著塑造的可能性的。因此在見到了魏呈潤后,他便直截了當的向他說道:「你之前上書建議,招募西北地區災民前往哈密地區屯田實邊,既能夠解決西北地區的災民問題,也能夠讓新近回歸的哈密地區保持社會穩定,這個主張還是相當不錯的。

事實上,甘寧總督梅之煥也有這個意思。天山以南的西域地區,地方廣闊而人口稀少,且大多圍繞著六城定居生活。但是只要能夠對當地的水源加以利用,光是哈密、巴里坤、吐魯番等東部盆地,就能遷居十萬人口。

西域自漢代時就已經是我中華之屬國,到了唐代更是直接成為了中華之屬地。此地既然已經收復,我們自然是要好生經營,不能再讓它重新淪陷給蠻夷了。而想要讓西域從此成為我國不可分割之領土,人口就是一個主要的因素。沒有認同大明的人口,就不會有大明的土地。

朕已經同總參謀部、內閣對你和梅之煥的建議進行了詳細的論證,朝廷認為向西域地區移民實邊乃是一項基本的國策。在未來五年裡,我們將要向哈密、巴里坤、吐魯番三地遷移不少於十萬人口。以確保該地區遇到入侵時擁有短期的自我保護能力,能夠堅持到甘肅地區動員軍隊的完成。

內閣和朕,都希望你能夠擔任東疆地區的屯田大使,掌管哈密、巴里坤、吐魯番三地的軍民屯田事務及地方自衛軍的建設。你有沒有問題?」

魏呈潤能夠上書朝廷,自然是想要藉助這個機會做點事情,因此他對於此前河北等地的衛所改制等工作也是下了足夠的工夫進行研究的。聽到了皇帝的詢問后,他自然是誠惶誠恐的答應了下來。

對於魏呈潤已經進行了充分考察的崇禎,也沒有再詢問他關於屯田上的事務,而是帶著他走到了一邊的地圖邊上。

朱由檢指著地圖說道:「除了讓你擔任屯田大使之外,朕還希望你能夠將朕的意思傳達給甘寧總督梅之煥…」

魏呈潤頓時豎起了耳朵傾聽了起來,他看著皇帝在西域的地圖上畫了個圈子說道:「故土新附,此地今後可以叫做新疆。我們如今雖然控制了東疆和南疆的大部,但是葉爾羌汗國暫時還應當存在下去,等待我大明的人口在當地佔據優勢后,方才有消化這一地區的可能。

因此甘寧總督建議令克雷奇汗、伊卜喇伊木王子、蘇里唐王子分治葉爾羌汗國,朕在原則上是認同的。但是承認他們對於葉爾羌汗國的統治權力,不代表我們今後對這一地區無所作為。畢竟此地同其他地區不同,註定是要被收復回歸的。

克雷奇汗控制的喀什噶爾、葉爾羌、和田等地,於中原實在太遠,因此可以暫時以外交和商業手段加以控制。但是伊卜喇伊木王子、蘇里唐王子所佔據的阿克蘇、庫車、安樂城,我們都是要駐軍和委派政治顧問的。

特別是伊卜喇伊木王子、蘇里唐王子之間的托克遜、庫爾勒、鐵門關地區,朝廷已經決定抽調青海、豐鎮地區的蒙古部族及一部分漢人進駐,以將兩地徹底分隔開去。阿爾斯蘭所部進駐庫爾勒城,孟喬芳部進駐庫車,以確保該地區為我大明所有。

你帶人進入哈密、巴里坤、吐魯番地區進行屯田之後,務必要把東疆地區建設成為大明入駐天山南北的後勤基地。特別是要逐步向天山北部拓展勢力範圍,將和碩特部的烏魯木齊變成我們進駐北疆的據點。

在北疆,我們要支持和碩特部爭奪衛拉特部的領導權力,並促使衛拉特部向西面的哈薩克草原進行征服。在南疆,我們要支持葉爾羌汗國對於布哈拉汗國的征討,打通從喀什噶爾到撒馬爾罕的通道,並拿到費爾干納盆地。

根據商隊帶回的情報,費爾干納盆地是喀什和河中地區間最為富饒的地區,只要能夠獲得這一地區,基本就能控制住周邊的貧乏山地地區,並確保整個南疆地區的安全。

另外,在我們奪取費爾干納盆地之前,並徹底消化完葉爾羌汗國的領地,朕原則上同意支持吉爾吉斯人在伊塞克湖附近建立一個國家。

不過甘寧總督府應當注意,不要讓這個新的國家變成我們的敵對者,也絕對不允許他們越過北面的天山山脈,進入到伊犁河谷地區。

最後,告訴梅之煥,朕同意在庫爾勒地區成立隸屬於甘寧總督府的南疆督軍府,樊一蘅可為首任督軍,令其將督軍府的組織架構及人員名單儘快制定報上來。

鑒於南疆和京城之間的遙遠距離,朕將會授予南疆督軍府自由裁量的權力,甘寧總督府負責審核此種權力是否被濫用…」 呵呵呵聖夜小學啊修

回到自己所熟悉的世界還是很好的,但是。。。如果不知道到雪之指環的話。。。會被送去三途川吧?!絕對會被送去三途川吧?!想象着某個穿西裝的小嬰兒拿着把槍指着自己的額頭說:“弄丟了指環?你是在和我開玩笑麼,還是你想去三途川旅遊。。。”

蘇雪開始有些不淡定了。。。。

戰戰兢兢地來到學校,畢竟蘇雪是個好學生,學生不去學校是大逆不道的。。。

蘇雪是一屁股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心裏鬆了一口氣。。。

啊,那個斯巴達嬰兒沒有來。。。

然後又是一陣緊張,萬一那個斯巴達嬰兒來班上找她在怎麼辦?!!

“蘇雪,你還好吧?怎麼臉色這麼白?”時隔多日,忍足他又帥了不少,真是比斯巴達嬰兒要順眼多了。。。。

等等!她在呢麼還有心情去想外貌問題?!果然她是活膩了吧!!!!

“蘇雪?”忍足修長的手指張開,在蘇雪的面前晃了兩下,勾回來了蘇雪呼之欲出的靈魂。。。

“啊?忍足?什麼事?”

“蘇雪。。。你的臉好白啊。。。”

“白?白點不好麼?”

“。。。你現在是死人白。。。”

“不會吧……真的?”

“真的。。。你要不要去醫務室看看?”

“不。。。不用了,我只是有點。。。有點兒驚嚇過度。。。”

“驚嚇過度?蘇雪你沒事吧?”

“……好像有點事……”蘇雪的表情無比苦逼,“忍足你能幫我請個假麼我需要到外面去避難!”

“……避……避難?”

霸情悍將 “對,就這樣,謝了哈,回頭請你去圖書館看書!”蘇雪一把抓住自己的書包抓住正在認真聽班長講題的斯洛克飛快地跑出教室。

忍足半眯着眼表無奈,圖書館還用請麼=。=……

而被蘇雪直接拖走的斯洛克十分無厘頭:“喂喂,蘇雪,你幹嘛?”

“逃命啊!我把指環弄丟了總不能等里包恩找上來送我去三途川吧?!”蘇雪不禁加快了前進的度。。。

“不就是把指環弄。。。。什麼?你把指環弄丟了?!”斯洛克差點跳起來,然後反抓住蘇雪的手腕快向前走:“你怎麼不早點說!!快走快走!”

“。。。”蘇雪看了看斯洛克,然後指了指前方的牆;“看來這是個學校什麼的,我們進去看看?”

“好吧。”斯洛克一咬牙一跺腳跳上了牆頭,正要把蘇雪拉進去,卻聽到門衛在吼:“喂!你!那個黑頭的!站在牆上幹什麼!你哪個班的!!”

“遭。。。他好像是把我當做他們學校的學生了,我先去躲躲,你快點!”斯洛克擺擺手跳下牆頭反響離開,蘇雪抹了一把汗,待到那個聲音遠離了一點距離之後,蘇雪才跳上半空手一撐牆沿帥氣的落地,哦哦~100分~

蘇雪瞄了下四周,嗯,綠化做得不錯。

。。。等等。。。好像有什麼聲音?

“ilveenglish!”細小的聲音從左邊那個包子形狀的天文臺裏傳出來,伴隨着一些砸到東西的聲音。至於爲甚會知道那個是天文臺。。。因爲天文臺真的就長那樣。。。。

在經過一番鬧騰之後一顆白白的有着聖母光的光灑的蛋就飄了出來,在蘇雪驚嚇的目光下,直直地飄過來再乘着風迅地擦過蘇雪的間留下一股子蛋香……

咕~她餓了……

然後,一雙白皙有修長的手在石化的蘇雪面前晃了晃:“同學?你沒事吧?”

蘇雪回神,眼見那金色頭像王子一樣的傢伙就站在眼前,還是個少女心的蘇雪不自覺臉一紅:“你……你……”

“同學?”邊裏唯世繼續晃了晃手,蘇雪這才下意識擦了擦嘴角,語無倫次:“剛剛……那個……你你……你我……它……那個……他……我……”

“怎麼了?”邊裏唯世很耐心地問。

旁邊茶色頭的陽光型的帥哥就笑着說:“你該不會看到什麼東西了吧?比如說……蛋?”

“……咳咳,我很忙!我忙得什麼都沒看見!什麼都沒聽見!我沒有看見一個蛋從我也沒有感覺到那個蛋穿過我肩碰到了我的絲留下的香味讓我想把它煎了!”

“……你果然看到了啊!”相馬空海,也就是那個茶色帥哥指着蘇雪說。

“沒有!”蘇雪吼回去。

“同學,看到了還是參加比較好。”粉色頭的女生……日奈生亞夢酷酷地把手放在裙子口袋裏說着。

邊裏的微笑特別閃亮:“是啊,同學,你就加入吧。”

看着這個笑容,蘇雪心中有一種感覺,那是想把邊裏那一頭整齊又不失凌亂美還豎起兩根呆毛的金揉亂的衝動,哦,她還想捏捏那看上去比女生的皮膚都要好的臉,然後就下意識說出了:“好~”

哦!天哪!瞧她這張賤嘴!蘇雪立刻想扇自己兩大耳刮子!邊裏還是繼續笑:“真的嗎?太好了~”

然後就開始簡述守護者這一行是幹什麼的。

每個人的心裏都蘊藏着一個理想中的自己,這個自己從一個蛋開始育,因爲守護者還沒有學到生物,所以也就不知道這個蛋和雞蛋是不是一樣有胚,反正這個蛋到了一定時候就會突然出現,一般是你睡一覺就出現了,然後你就會認爲自己是其實是一隻母雞。

再然後,這個蛋就會破裂從裏面出現一個小人,這時候你就會現自己不僅是個母雞,而且還是個變異的大母雞,這時候你就會很驚恐,來到守護者那裏,幫助母雞頭頭——守護者們消滅一些壞掉了的壞蛋,或壞蛋生出來的壞甜心。

這幾個母雞頭頭主要有king&#09s 9&#09s hair:藤咲撫子 ,jak&#09s hair:相馬空海 ,ae&#09s hair:結木彌耶 ,jker:日奈森亞夢。

以上是蘇雪的自我理解,當邊裏笑容滿面地問自己:“同學,你聽懂了麼?”

蘇雪覺得很慚愧,這麼可愛的一個人怎麼會是母雞頭頭呢?雖然母雞也很可愛啦……

“可是,我不是你們一個學校的啊。”蘇雪說。

“啊?那你是那所小學的?我們可以和校方交涉。”

邊裏的問題指戳蘇雪的心口:

“……我看起來很像小學生麼?”

“那你是在念幼兒園?”

再次戳中蘇雪的心口:

“你見過幼兒園有育地這麼好的小朋友麼?”

“那個……沒有……我,我聽說初中生很有氣質和漂亮而且……”

戳蘇雪心口…… 崇禎十年潤四月末,正在陪黃台吉在永福宮內用晚膳的庄妃,也就是宮內所稱的西側福晉,科爾沁博爾濟吉特氏,名布木布泰。

她看著拿著一份大明時報看的目不轉睛的黃台吉,不由小心翼翼的夾了一塊羊肉放在了黃台吉的碗中說道:「汗,不如先吃完飯再看吧。您最近忙於政事,都沒有好好吃飯,臣妾特意燉了新鮮的羊肉,臣妾親自看的火候,您不妨嘗一嘗。」

黃台吉「唔」了一聲,合起了報紙放在一邊,他端起飯碗剛咬了一口羊肉便停了下來。布木布泰頓時有些擔心問道:「汗,可是味道不對嗎?」

黃台吉也不答話,放下了飯碗便用湯勺在羊肉湯內翻找了起來,之後他看著湯勺里的調料不悅的說道:「這些雞舌香哪來的?」

布木布泰馬上解釋道:「是墨爾根代青送入宮內的,據說是今年營口開港時商人送來的上等貨色,墨爾根代青不敢獨自享用,便取了最好的送了過來。」

黃台吉臉色陰晴變幻,終於沒有繼續追究下去,只是冷冷說了一句:「墨爾根代青對於哲哲倒是上心的很,沒讓哲哲白白照顧他這些年。」

看著黃台吉繼續低頭吃飯,布木布泰心裡總算是安心了不少。對於黃台吉,她有一種天生的畏懼感,她總覺得自己心裡不管想什麼,都會被對方一眼看穿。就好比這兩年來,她一直在黃台吉耳邊說豪格的不是,黃台吉明明知道真相,卻依然故意縱容她當眾踩一踩豪格。

布木布泰雖然知道,黃台吉是想要藉助她打壓一下勢力漸起的豪格,大貝勒代善和岳托貝勒現在正向著豪格靠攏,試圖利用豪格來抵擋黃台吉對於兩紅旗的整頓,這使得原本只是黃台吉附庸的豪格一系,正逐漸形成屬於自己的政治團體。

雖說在外人眼中,黃台吉諸子中唯有長子豪格成年且獨掌一旗,並且是努爾哈赤親自冊封的貝勒,因此是理所當然的大清國汗位繼承人。

但黃台吉自己並不這麼想,他現在不過才46歲,正是年富力強之時。天命汗活了六十八歲,黃台吉並不覺得自己會活不過父親。哪怕以父親的壽限為參照,他也還有22年去思考誰來接手自己的汗位。

豪格這兩年在代善、岳托父子的吹捧下,儼然將自己當成了大清的太子,這種行為自然是惹的黃台吉不快的。所以,他才會在外扶植多爾袞打壓豪格,在內縱容布木布泰去否認豪格接班人的地位。

至於布木布泰之所以要同豪格過不去,原因只有一個。豪格的嫡福晉哈達納喇氏是莽古濟之女,為了科爾沁部族的利益前來同愛新覺羅家聯姻的布木布泰,顯然比她的姑姑更為重視雙方之間的政治聯姻。

科爾沁部族需要大清的下一任大汗身上留有科爾沁部族的血脈,這樣才能保證科爾沁部族在大清國擁有一個特殊的地位。如果讓豪格繼承了汗位,那麼就等於說科爾沁部族過去數十年來對於建州女真的投資都打了水漂,這樣的科爾沁部族和其他蒙古部族在豪格眼中又有什麼樣的區別?更何況豪格對於科爾沁部族也一向不那麼友善,認為科爾沁部族只會用女人來保護自己,並沒有為建州女真貢獻什麼力量。

雖說現在科爾沁部族還有一份投資放在了明國那裡,但是對於布木布泰來說,她可不希望成為被部族拋棄的對象。因此她寧可拉攏後宮的其他福晉去對付豪格,去搏一搏黃台吉並沒有建立太子的打算,這樣才會給姑姑和自己創造機會。

布木布泰思索到這裡,不由有些分神的想到,也許姐姐海蘭珠就不用擔心陷入這樣的兇險鬥爭中去了。科爾沁部可不敢想象一位流著科爾沁部血脈的大明皇帝,而大明的重臣們也不會容許。所以海蘭珠才能夠在明國自由自在的生活,而不必捲入勾心鬥角的政治中去。

黃台吉這邊吃完飯後,並沒有按照規矩留下過夜,而是聲稱還有公務要辦,起身準備離開永福宮。不過在他離去之前,卻回頭向著布木布泰說道:「我大清現在百業俱廢,正是應該努力耕耘的時候,不可過多貪圖享受。

這雞舌香乃南方海上極遠之島才有產出,如今出產雞舌香的島嶼又落在了明人手中。我國若是興起了使用這種香料的風氣,豈不是將本國的財產交付給了明國。你去將剩下的雞舌香都封存起來,非過節之時不得使用,宗室那裡也當將我的話傳下去。」

布木布泰不明白這雞舌香又怎麼惹到了黃台吉,但是看著他一臉嚴肅的樣子,也不得不點頭稱是。布木布泰正等著黃台吉出門才起身時,卻見黃台吉躊躇了一下,又轉過身來向她問道:「你姐姐和哲哲是不是時常有信件往來,她的信中可有提到南面的那個人,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

布木布泰甚是吃驚,黃台吉這副慎重的模樣,自天命汗過世后她已經好久不見了。她自然知道黃台吉所指的南面那人是誰,她皺著眉頭思索了許久,方才謹慎的說道:「據我姐姐說:南朝皇帝的作息甚有規律,每日下午必騎上一個小時的馬或是進行一些球類運動,每七天必要休息一天。

…他對於政事並不會事事親理,但是每日一早必要看上一疊報紙,且外出之時常常會召地方百姓敘話…」

布木布泰搜腸刮肚也只能拼湊出一些碎片來,不過對於黃台吉來說,這些碎片已經足夠勾勒出一個自律且親民的形象出來了。黃台吉終究什麼都沒有說,就這麼轉身離去了。

布木布泰這才在奴婢的攙扶下起了身子,她並沒有就此返回卧室,而走到了黃台吉的坐位邊上,拿起了他留下的報紙翻看了起來。她這才發覺,黃台吉剛剛目不轉睛看的文章是,明國和東協盟友壓迫巴達維亞低頭,取得了對於出產丁香和豆蔻的香料群島的控制權。

難怪剛剛汗的臉色這麼難看,想不到這片小島出產的丁香和豆蔻運往印度大陸可以抬升到6-7倍,而運往歐洲的話就是10-20倍。香料群島出產的香料,每年可以為大明帶來不少於200萬元的收益,這還不包括這些香料用於海上捕撈業和塞外牛羊肉製品加工帶來的附加收益。

布木布泰折好了報紙,臉色平靜的交給一邊的宮婢說道:「收到書房裡去,也許汗還要用到的…」

「事必親躬,黃台吉這是把自己當諸葛亮了么。」同樣在關注黃台吉日常行動的崇禎,放下了從瀋陽傳回的消息,不免嘲諷的說了一句。

呂琦上前收好了關於黃台吉的情報后,這才出聲湊趣道:「也不怪他這麼焦慮,黑龍江上游到結雅河一帶的200多個村子,已經在去年冬天宣布結盟對抗建州女真了。根據北海都護府的估計,這些村子起碼可以集結起3000-4000丁壯。我們已經給他們送去了300副鎧甲、1200根長矛、200具火槍和600副弓箭…今年秋冬時節,女真人的北面估計是安定不了了。」

朱由檢呵呵笑了幾聲說道:「好,很好。我倒要看看,黃台吉的腦子究竟是不是鐵打的,是不是能夠把所有事情都記在自己的腦子裡…」

笑了幾聲之後,朱由檢就放下了對於黃台吉的關注,轉頭向著一邊的王承恩問道:「楊嗣昌走到哪裡了?王化貞能不能趕上他?」

王承恩想了想才回道:「昨日收到的消息,王總督抵達洛陽時,楊總督的棺木尚未經過,估計不是今日就是明日抵達洛陽了。」

朱由檢嘆息了一聲說道:「楊鶴在陝西這些年還是乾的相當不錯的,如果不是他的寬仁,估計陝西百姓有不少人是活不下去的。朕都不知道,他居然已經病得如此嚴重了,要是知道的話,就早些讓他返回家中養病去了。」

王承恩馬上勸慰道:「陛下不必如此傷懷,楊總督畢竟已過古稀之年。陛下已經令王總督帶著朝廷的恩典前去慰問,楊總督泉下有知,想來也沒什麼遺憾了…」

朱由檢依然還是有些悶悶不樂,他正懷念著楊鶴時,卻見一名太監前來彙報,說是葉雨軒前來求見。朱由檢這才收斂了情緒,宣葉雨軒前來晉見。

葉雨軒這次返回京城,一是為了回京敘職;二便是以東海巡閱府的身份參加了東協結束戰爭后的分贓大會…奧,是東亞和平會議才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