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7 日

唰唰唰……

玄機等人被捆了個結結實實。

慌了。

任誰跟人大戰的時候,突然被捆了起來,也會驚慌失措。

打?

打個屁啊!

跑吧!

好傢夥。

六個人一起倉皇而逃,那威力,還真不是蓋的,可憐的蟻哥,根本就拽不動,竟被拖著飛了起來。

卻就在眾人目瞪口呆,就在蟻哥拚命抵抗的時候。

喬拉丹出手了。

這一出手,直接就是殺招。

遁空閃!

陰陽刻!

十方俱滅!

這一套偷襲的殺招,使的是行雲流水,暢快無比。

今時不同往日,現在的喬拉丹,已經達到了築基境後期,氣海凝氣為液,靈氣儲量大增,區區結丹境術法,信手拈來。

轟!

首當其衝的玄機,還沒來得及做出反應,就被體內狂暴的十方俱滅劍氣給炸成了渣渣。 說出這句話,張北羽覺得一股暖流湧上眼眶。當然不是因為感動,也不是傷心,只是為自己感到委屈。

身邊的王子手足無措,滿臉的不可思議,只是一直小聲的問:「小北,你在說什麼?」

王震山站了起來,微微嘆了口氣道:「事情不要是你想的那樣…」

張北羽再一次打斷了他,突然大吼:「王震山!」此時他心裡還真的有那麼一絲希望,他需要確定一個問題。

「我問你,是不是你叫伍子把槍給我?」

王震山的神情很不自然,隨即搖了搖頭。

最後的一絲希望破滅。張北羽本想,如果是王震山讓伍子給自己槍,那講不定真的是他安排好的一次機會,為了歷練自己。

「呵呵。」張北羽苦笑一聲搖了搖頭,「我真的要謝謝伍子了,沒有他給我這把槍的話,我都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王震山聞言低下頭,「可你現在沒死,你回來了。」

「是!我回來了!我本想逃跑,但就是因為想到了你,才讓堅持下去。那時候我在心裡告訴自己,你王震山要我死,我偏偏不死,我一定要拿著東西站在你面前!」

張北羽咬著牙,沒說一個字聽上去都非常兇狠。

「你成功了,我真心恭喜你。」王震山淡淡的說。

「別他嗎放屁了!」張北羽愈加激動,又向前走了一步,槍管都快頂在了王震山腦門。「你都知道的是吧?你知道在平焦碼頭會有一場交易,你也一定知道他們雙方加起來有十多個人,也知道他們有槍,也知道他們都是殺人不眨眼的主!你全都知道,竟然讓我單槍匹馬去搶他們的貨?呵呵。」

王子母女倆也算是聽明白了,紛紛轉頭望著王震山,似乎是等待他給出一個合理的解釋。然而,並沒有,王震山選擇了沉默。

沉默,再次激怒了張北羽。 重生之毒妃 他瞪大血紅的雙眼,聲嘶力竭的大吼:「我親眼看見崩牙狗殺人!!就在我眼前!他打爆了一個人的腦袋!!他們朝我開了二十多槍!如果不是我命大,早就死了!你就這麼想我死么?!」

王震山並沒有被他的憤怒所動,平靜的搖頭,「我的本意不是想你死。」

「那是什麼?」張北羽繼續質問,「你覺得我是神仙?能在那種情況下跑出來?沒錯,我跑出來了!我要謝謝你,讓我重新認識了自己,也重新認識了你!」

王子的媽媽也站出來打圓場,「那個…小北啊,你和王叔之間肯定是有什麼誤會,他不會這樣做的。」張北羽微微搖頭,「王叔,那邊的情況你全都知道,對吧?」

王震山不可置否的點頭。他的確一清二楚,包括雙方有多少人,他也的確知道當時的情況定然是很危險的。

「那你為什麼讓我去?」

王震山抿了抿嘴,發出一聲嘆息。為什麼?說實話,他單純的就是想試試張北羽的能力。當然,他想過張北羽回不來這件事,不過,卻與他的關係不大。

在王震山看來,張北羽不過是個混的還不錯的小混混,生或死跟自己都沒有太大的關係,唯一的聯繫就是王子。他想,就算張北羽回不來,頂多就是王子傷心幾天罷了,甚至都不會想到是因為自己才讓張北羽喪命。畢竟這件事知道的人寥寥無幾,也就只有伍子了。

曾是你的契約妻 他也想過張北羽會活著回來,不過這種可能性不大。關鍵的是,他沒有想到張北羽真正活著回來的時候,是用現在這種狀態面對自己。

一陣沉默之後,張北羽冰冷的小聲打破了僵局。

「呵呵。」他突然把那三個大黑包拿了起來,重重地仍在了茶几上。

「這三個包里的東西值多少錢?三百萬?五百萬?還是一千萬?我想,錢對你來說沒有那麼重要吧?你不想我跟王子在一起,我們可以好好談,你希望我成為什麼樣的人,我也可以試著去改變。為什麼一定要我死?」

「我並沒有…」

「閉嘴!」張北羽大吼一聲,「讓我說完。」

王震山好歹也是大哥級的人物,如今卻被一個毛頭小子以如此不敬的態度頂撞,心裡自然不好過。 隱婚密愛:墨總一愛到底 但他還是忍了下去,呼了口氣緩解。

「我很喜歡王子沒錯,我甚至想跟她結婚,走完一輩子。但是,我受不了自己的老丈人每天想方設法要弄死自己!王震山,你第一次讓我離死亡如此之近,我會記住你的。我會好好活著,讓你後悔!」

王震山盯著張北羽的雙眼,心中咯噔一下。張北羽的眼神竟然讓他感到寒意,那種充滿了深深的怨念和恨意。從這起,他知道,自己和這個少年結下了解不開的仇。

這時,門鈴再次響起,房子里的幾個人都瞄了一眼。還是王子的媽媽走過去接起對講機,然後開門。她轉過來說了一句:「伍子來了。」

很快,伍子就上來了,手裡還拎著個箱子。一進門他臉上就出現一陣興奮,大叫道:「小北!」但是,當他看見張北羽手中的槍正指向王震山的時候,突然愣住。

伍子是個聰明人,馬上就意識到其中發生了什麼。大聲喊道:「小北!你要幹嘛!」

「伍子哥,他怎麼對我,你應該是最清楚的。」張北羽輕笑著說,張開了雙臂,槍掛在手指上,慢慢放在了茶几上。「伍子哥,謝謝你的槍,沒有它,我早就死透了。第一次是在看守所的時候,如果沒有你我就被圓溜溜殺了,這已經是你第二次救我了。我欠你。」

伍子咬了咬牙,瞄了王震山一眼,回頭說道:「小北,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山爺對你沒有惡意!」

聽到「沒有惡意」這四個字,張北羽心裡又升起一股邪火。「算了伍子哥,是非對錯我心裡很清楚。還是那句話,謝謝你這把槍。」說著,他對伍子鞠了一躬。

「把錢給他,讓他走吧。」王震山說了一句。

伍子楞了一下,把箱子放在了地上,「咔噠」一聲打開。張北羽看了一眼,裡面整整齊齊擺放著一摞摞紅版鈔票。

這個錢,確確實實是張北羽用命拼回來的,他走過去合上箱子,拿了起來。而後,抬頭看了王子一眼,欲言又止。最終還是低下頭,向外走去。

屋內一片沉寂。王子默默的望著張北羽離去的背影,而王子的媽媽和伍子則看向王震山,期望他能說點什麼。哪怕是為了安慰王子也好。

當王子邁開步伐,準備追出去的時候。王震山終於開口,他長長嘆了一聲,「唉…別追了。我從他的眼神里看得出來,這件事,他這輩子都不會釋懷。」 這一驚變,更是嚇呆了百花老人等人。

玄機可是培元境的強者啊!

雖說是舊傷未愈,卻也已經恢復了個七七八八,竟然就這麼死了,一點兒反抗的餘力沒有?

這小子是從哪裡蹦出來的妖孽,太變態了吧!

危險了!

急眼了!

這個祭出了保命的法寶,那個祭出了元嬰境的符咒,甚至還有一耍橫自爆金丹的,為了保命,能想的辦法全都用出來了。

還是沒用。

蟻哥在後面拽著呢,這幾個人根本就飛不快。

後面。

喬拉丹殺人立威,振奮了在場之人,更是堅定了他們跟隨靈劍宗一路走到黑的決心。

也是。

誰家的築基境修士能帶著一隻五階的妖獸?

有眼尖的,已經認出來了,這可是異獸排行榜上赫赫有名的噬金蟻!

再瞅瞅喬拉丹一出手就乾淨利落地滅掉了玄機。

隱藏世家的弟子,肯定,妥妥的,沒有第二種可能!

上吧!

表忠心的時刻來了!

烏泱泱的,一群人就沖了上去。

三下五除二,百花老人這五個人,死翹翹了。

還沒完。

只是這五個人而已。

他們後面可是還有五家宗派呢。

斬草需除根,一根不能留!

回到狐岐山,喬拉丹一聲令下:「這等大事,需得群策群力,缺一不可,這樣吧,在場之人,抽籤決定,共分六路,分別攻擊這六大門派,打架的時候大傢伙都一塊兒出力,這分好處的時候也不能落下誰,想要弟子的,就抓弟子,想要寶貝的,奪了他們的基業,隨便分,我這裡只有一個要求,莫要傷了和氣,以和為貴,以和為貴!」

這話說的。

眾人齊齊的臉紅。

這一邊兒叫嚷著要滅人滿門,這一邊兒還叫嚷著以和為貴,忒不要臉了。

走人!

抽完簽,分完兵,一群大佬,衝出了狐岐山。

根本就用不著回門派搬兵。

數百號強者,分成六路,每一路近百號人,而且還都是培元結丹境的高手,甭管是玄天宗還是花形門,說滅就滅。

一場開宗立派的大典,就這麼結束了。

靈劍宗眾弟子,你瞅瞅我,我瞅瞅你,得了,趕緊修鍊去吧,再不修鍊,可就被外來者給比下去了,沒瞅見那群人已經去抓修士去了么,過不了多久,靈劍宗可就人滿為患了。

「小子,咱們狐岐山就這麼大的地方,你一下子整來這麼多人,裝不下啊!」

「總不能讓弟子露宿街頭吧?」

「那些新來的弟子,正是人心浮動、忠心不穩之時,若是待遇不周,可是會出亂子的啊!」

「得想想辦法啊!」

萬獸真人和丹辰子,未雨綢繆,憂心忡忡。

小事一樁!

喬拉丹一指不遠處的野狼谷。

「以後呢,狐岐山就是只作為內門的基業,至於外門弟子,都安排到野狼谷附近,修鍊的同時,也讓他們肩負起保護傳送陣的任務,這就成了!」

誰說修士就一定要住在山上的。

仗著錢多。

喬拉丹竟打算在野狼谷附近開闢出一片新的基業。

還別說。

野狼谷附近,皆是草原,土地平整,莫說是建一個門派了,就是建一座城鎮,也是毫無問題。

說整就整。

趁著那些個門派都去抓人去了,暫時無事,喬拉丹化作一道飛虹,飛向了傳送陣。

發信號。

沒人接。

再發。

還是沒人接。

繼續發。

也不知發了多少次,好傢夥,卧龍山莊那邊兒的管事總算是看到了,總算是開啟了卧龍山莊的傳送陣。

傳送!

白光一閃,喬拉丹抵達了卧龍山莊。

「小子,你不是在舉行開宗立派的大典么,怎麼跑我們這裡來了?」

守陣的不是別人,正是剛不久前才見過的紫龍尊者。

老熟人了。

喬拉丹趕緊行禮:「稟尊者,小子的大典已經辦完了,還得謝過尊者贈送的青龍丹,小子此次前來,是準備去一趟青雲城。」

見喬拉丹如此懂禮,絲毫不以自己是大世家弟子的身份而倨傲,紫龍尊者很是受用:「那老夫就不留你了,快去忙吧,有空了就來我們卧龍山莊坐坐,畢竟都是鄰居!」

一回生二回熟,這就算是熟人了。

喬拉丹點頭應是,奔那青雲城而去。

李道緣詩詞歌賦 先去了一趟傳送陣協會的分部。

「小子,幹什麼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