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4 日

唐恩輕笑,知道馬修曼是急於表現想與他拉近關係,也不點破,比劃著手勢客氣說道:「那就麻煩馬老了,恩,先挑些水晶礦出,只要最純粹的,一絲雜質都不能有。然後將它們分割成小塊,每個大約這麼大……」

很快交待完畢,馬修曼與那幾個學徒雖然不知道唐恩這些舉動意義何在,但還是很配合的忙活起。

唐恩以為馬修曼他們做這些工作會很吃力,畢竟水晶礦石也是很堅硬的,對於常人說,如果不用暴力手段直接砸碎,那會是個很考驗耐心的活。

但實際上,在馬修曼他們找幾把透明小刀后,竟然很輕易的就刺入水晶礦石中,慢慢分割。刨除用力不均帶的網狀細紋,成功率大約在一半一半,很快一塊塊圓形鏡片的雛形就弄了出。

詢問之下,唐恩知道那透明小刀叫做礦刀,是個煉金物品,作用就是可以盡量無傷的分割大部分常見礦石。當然,從這名字就能看出這是個專屬工具,若是當做兵器使用,則輕易就被敲碎。


唐恩見完全不需要自己幫忙,與馬修曼招呼一聲后就做了甩手掌柜,走出實驗室,左右看了下,光明正大的走向調製毒藥的地方…… 調製毒藥區域前,

「站住!你是誰……呃,這裡不、不準進。」

「叫下所長,就說我是亞瑟。」

「可是……」

「快去!」

隨意站著,瞥眼低喝,聲音雖是不大,但卻足以令人感受到其中的淡淡怒意以及不容抗拒的懾人威勢!

這不是實力壓制,而是上位者獨有的威嚴感。在這樣的壓迫下,那兩個蠻人守衛互相看了一眼,嘴角蠕蠕,似乎還想確認來者的身份,但終究沒有這個膽量。其中一人簡單行禮,隨即匆匆向後跑去。

果然在這裡……

唐恩背負雙手,威儀面龐浮現絲絲笑意。之前與那所長見面時,就聞到對方身上有股怪味,那是調製毒藥地方所散發出來的。現在從這守衛的反應來看,那所長在與他見面後果然是回到了這裡。如此一來,倒是不用他再想辦法暗暗潛入。

至於如今保持的威儀做派,那只是簡單的偽裝技巧罷了,對於現在的唐恩來說完全信手捏來,不值一提。

約莫過去五分鐘,剛才進去通報的守衛以及臉色有些臭臭,似乎被打斷什麼重要實驗的所長匆匆走來。

「哈哈,所長大人果然在這裡,可是讓我好找。」威儀神色瞬間消失,一臉陽光燦爛笑容的唐恩跨過那怔怔守衛,迎上前去。

「呃?你來這裡……做什麼?」那所長見狀不由一愣,有些搞不清楚狀況。隨即就被唐恩抓住手臂。搖晃著說道,「早就聽聞所長大人精通毒藥製作。小弟我剛好對此也很感興趣,不知能否請你帶我進去參觀一下……恩,我現在研究的東西剛好與這有些關係,說不定能藉此找找靈感。」

這當然是亂說了,鏡片與毒藥乃至藥劑學都八竿子打不到一塊去。不過唐恩可以確信,嵐沙不可能將他正在製作的東西告知外人。畢竟眼鏡什麼的無所謂,但望遠鏡這種看似不起眼,卻能在某種情況下影響戰局走勢。尤其是在這冷兵器作戰時代的重要戰備武器,那在研製出來之前自然越少人知道越好。

果然,這所長在聽到後半句后,神色不由有些遲疑。他確實不知道唐恩正在研究什麼東西,但他知道這是為嵐沙殿下研究的。如此一來,那就不好直接拒絕對方了。

這時,唐恩趁著那所長正在猶豫。已經向一旁的守衛擺擺手,說著:「好了,去做你自己的事情。」隨即,拖著所長的身體迴轉,向裡面走去。

還真不拿自己當外人……所長見狀臉色不由一黑,但也有些無可奈何。知道短時間內是不可能打發走這傢伙了,掙脫手臂,強笑道:「呵呵,好吧,既然亞瑟先生這麼感興趣。那我就帶你轉轉。恩,你對哪一系毒藥感興趣?」

「哪一系……我對這還真是個門外漢。不如所長大人你都帶我看看吧。」隨意說著,唐恩一臉人畜無害的承諾道,「放心,我絕對不干擾大家的正常實驗工作,畢竟毒藥這東西聽著就挺危險的,剛才不還爆炸一下呢嘛……噢,哈哈,我這可不是害怕哦。」

哼,怯懦而虛偽的布蘭人……所長聽著這欲蓋彌彰的笑聲,不由鄙夷的撇了下嘴,神態放鬆,先前心頭的一絲疑雲也就此散去。

走進裡面這幾棟封閉嚴實的建筑後,一條長長走廊出現在眼前,兩側每隔幾米就可見大多封閉著的木門,看起來倒有點像是旅館布置。

「這是研究草木系毒藥的房間,這是礦石系,這是天然瘴氣……抱歉,不能一一帶你進去參觀。正如你剛才說的,這裡很危險,任何一絲泄露出來的氣體很可能就含著致命毒素。」

「咕咚……這麼危險?哦,沒關係,所長大人無需道歉,其實我就是閑著來長長見識。恩,這裡面是什麼?好像有聲音啊……」咽著口水,唐恩繼續撐著外強中乾的神態,東瞅瞅,西看看,不時提些疑問,一副很好奇的樣子。

「哦,是魔獸系。這聲音……」聽著裡面傳出的瀕死嘶吼,所長臉上掛著淡淡笑容,「應該是正在解剖魔獸,你知道的,某些魔獸的毒腺在肚子里,需要剖開還好尋找一番。恩,亞瑟先生你需要進去看看嗎?」

「呃,還、還是算了吧。其、其實我對魔獸系毒藥並不……不怎麼感興趣。」

呵,就知道會是這樣……這所長又在心中暗暗鄙視了下唐恩,不過表面上還是笑容不減,「既然如此,那我們再去裡面看看吧。」

「好,走,快走!」

……

研究毒藥的地方倒是不小,兩人就這麼走走停停,逛了十來分鐘才走進最後一棟建築。

當然,這裡面所有空間也不都是研究毒藥的,其他類似於處理突髮狀況等等裝置設備也佔了一些空間,甚至是絕大部分。畢竟毒藥這東西確實比較難說,這裡可是北荒皇城,如果製造出某種像似瘟疫等病毒,一不小心散播出去,那樂子可就大了。

看到盡頭牆壁,所長停下腳步,半轉身子攤了攤手:「這就是這裡的所有地方了,不知亞瑟先生可有產生什麼靈感?」

「呵呵,是有那麼點感覺。」隨口回答著,唐恩目光急速掃過,眉毛驀地一挑,指向左手邊不遠處的房間問道,「那裡面是什麼?」


所長順著手指方向看過去:「哦,那是記錄室,匯總一些已經研究出來的毒藥、解藥資料。沒什麼可看的……」

哈哈,找的就是這地方……唐恩聞言心中頓時一喜,快步走去,嘴上說著,「哈,我就喜歡看這類東西,過癮還不危險。」

那所長見狀眉頭一皺,這類好不容易研究出來的成果自然是不能隨意給外人看的,當即就伸手抓向唐恩手臂,「亞瑟先生你不能……恩?」看似十拿九穩的一抓只是擦著衣服,卻是抓空了。一愣神間,唐恩已經來到門前。

這所長也並未多想,因為他知道那房門定然是鎖著的,鑰匙也只有他有,踏步走來,搖頭說道:「抱歉,亞瑟先生,沒有上級的命令,我不能開開開……」

目瞪口呆間,那所長就見唐恩只是一推門,吱呀,竟然就這麼簡單的進去了。

迅速回過神來,神色不由很是難看並夾雜著淡淡疑惑,「該死!難道我上次進來忘了鎖門?」即驚且怒的所長卻是沒有看到,剛才唐恩推門時手中閃過的一絲微不可察刃光……

不得不說,一道木門就想擋住一個刺客,這無疑是天真的。

門內空間不大,只是擺著幾個鐵制書架。且除了靠門一側外,書架上面大多是空著的。這也是正常情況,畢竟毒藥這種東西想要完全掌控,確實極為不易。

短短几秒,等所長來到門前時,就見唐恩正隨意翻著書冊,嘩嘩……速度極快,一息不到的時間就又將書冊放回原位。神情很是無聊,喃喃自語:「這都什麼啊,還以為是傳奇小說形式的,沒想到全是些莫名其妙的符號圖案……」

北荒正在大力普及布蘭文化,這裡面的書籍也有相當一部分是用布蘭文字記載的,自然不存在看不懂的問題。但看唐恩現在這翻書速度,無疑是什麼都看不到,也不可能記得下來的。

那所長見狀不由鬆了口氣,神色稍緩,說道:「我說了這裡面沒什麼可看的,你偏不信。亞瑟先生,既然你已經看完了所有地方,那我送你出去吧。」

「等等,我還真不信這裡面沒有一本我能看的。」嘩嘩……啪!最後一本書扔回書架,唐恩神色有些沮喪的向門口走去,「這還真沒有……唉,算了,沒意思,我們回去吧。」

「哈哈,好。」所長掃了眼書架,確定書冊一本沒少,大笑兩聲,鄭重其事的鎖上房門。

唐恩這時掏了掏耳朵,也在咧嘴笑著,就像個躥進雞窩的狐狸。可惜背對著鎖門的所長並沒有看到……

腦海中,只有唐恩能聽到的系統合成聲不斷響著,

「叮,九十九種草木系毒藥錄入完畢!」

「叮,蛇類魔獸毒藥製作配方錄入完畢!」

「叮……叮……叮……」

「叮,不知名文字書冊錄入完畢,請宿主儘快補充該文字完整資料。」 「咱老百姓啊,今兒個真高興,真呀真高興……」

細長眼睛微眯,哼著腔調古怪的小曲,唐恩一路輕鬆的溜達回實驗室。


聽到這聲音,正在分割礦石的馬修曼訝然回頭:「咦,亞瑟你出去逛了一圈,心情很好啊。」拍打著落在身上的雪花,唐恩仰頭大笑,「哈哈,那是!」

只是幾息間,就將工匠所十幾年來辛苦研製的毒藥配方一鍋端,這擱在誰身上都有理由高興。而且唐恩還真就不信,這麼多配方資料裡面會找不到身上所中毒藥。

馬修曼當然不能理解唐恩這只是出去逛了一圈,就像撿到金幣般開心,指向堆在一旁分割出的鏡片雛形:「亞瑟,你看看這些合不合要求。」

頓了下,無奈攤手,「你需要的是不含絲毫雜質的,這有點困難,暫時只能弄這麼多。不過明天是倉庫補充材料的曰子,應該還會有批伴生水晶礦送來,到時我去給你取。」

「哈哈,好,那一切就拜託馬老了。」

「應該的、應該的……」

這批運來的水晶礦已經被挖的面目全非,宛若蜂巢。隨即,馬修曼吩咐那幾個學徒繼續尋找可供下刀的地方,他自己則在與唐恩打了聲招呼后,出門向儲存材料的地方走去,想著先預定下明天到來的水晶礦石,免得出什麼差錯。

唐恩看著態度異常積極、甚至比他自己還要積極的馬修曼,不由搖頭輕笑了聲,也沒有多想,拉張椅子坐下閉目養神。

下一瞬,系統空間內,唐恩身影出現。

外面是鵝毛大雪亂飛的冷冽氣候,這裡卻是陽光爛燦的稀疏密林,著實可嘆奇妙。不過現在的唐恩根本顧不得感慨這些,莆一踏實地面,立刻喊道:「怎麼樣,老管家,剛才錄進來的書冊中有沒有我身上這毒藥?」

「很遺憾,目前來看,沒有。」依舊是沒有起伏的語調,躺在兩棵大樹間吊**的老管家神態悠閑,不緊不慢的說道。


「納尼?」唐恩聞言頓時急了,「不會吧,這應該是北荒最全的毒藥配方……你再仔細找找看。」

「我找也是這樣的結果,你認為系統會犯如此低級的錯誤嗎?而且……」揮手散去吊床,老管家輕鬆落地,「這只是目前資料分析出來的結果罷了,不要忘了,你掃描進來的書冊還有些是用北荒文字記載的,系統沒有該文字的完整資料,所以暫時不能識別。」

「靠,早說啊。」唐恩聞言不禁稍稍放下心來,如果先前裝模作樣的一番表演,到最後竟是做了無用功,那就太令人鬱悶了,好在現在還有些希望。皺眉思索,「北荒文字,恩,北荒現在大力普及布蘭文化,類似的翻譯書籍肯定有,應該不會太難找……算了,這事不急,先放一放。」

打定主意后,唐恩再次抬頭問道:「老管家,系統能不能造出眼鏡模型?恩,近視的那種。」

「系統本就有著極為完備的現世資料,只是在你這出了點問題,到了異界,所以資料才嚴重匱乏。」略略解釋一番,老管家這才平靜說道,「區區一個眼鏡而已,當然沒有問題。不過這只是參數模型,材料還需要你在現實世界中自己去找,並且自己動手完成。」

「那是自然!呃,等等,現世資料……都有?」

「不錯。」老管家輕點頭,「如果你是在現世,只要不死,那現在的你應該是精通各種槍械、近身格鬥以及駕駛絕大部分交通工具的殺手。但是到了異界,系統對這裡的鬥氣、魔法體系等等了解程度基本為零,入鄉隨俗之下,你只能選擇精通冷兵器。好在還有血氣,倒也沒讓你吃什麼虧。」

「這麼說的話……」唐恩面色古怪,緩緩說道,「如果我要造原子彈……」

「當然可以,資料都是有的。」乾脆點頭,隨即老管家神色平靜的掰著手指,「不過首先。你需要達到等級,這樣才有許可權調用所需資料。然後,你需要造出個完備的核工業基礎。沒有這一點,也就沒有核燃燒,更談不上核武器。需要提一下的是,就算從純理論的角度來看,這裡面也涉及到物理、化學等多門學科。然後,就算有了核燃料……」

「停!」聽得眼珠直打轉的唐恩連忙打出暫停手勢,虛擦了把額頭冷汗,「別然後了,我看還是造眼鏡比較適合我這三流學渣……」

這就是所謂的入寶山而只能空回了,儘管有著這樣那樣的牛掰技術,但光是兩個世界的環境差異,就足以讓絕大部分的發明胎死腹中。洗衣機、眼鏡什麼的這些小玩意還好,畢竟結構並不複雜,哪怕是找不到原材料,也能用異界相似的煉金材料頂上,這無傷大雅。但如果涉及到微觀層次,核元素什麼的拿什麼東西代替?而且,捫心自問,就算代替了你敢用嗎……

想到這裡,唐恩不由仰頭長嘆,剛才心底泛起的用飛機、原子彈將大陸所有高手轟的遍地跑的YY畫面徹底湮滅……甩了甩頭,瞬間清空這些亂七八糟的念頭,伸手調出系統光幕,顯示出100度、200度、300度等等鏡片參數模型。

好在眼鏡只是小玩意,唐恩的等級足夠,否則他就只能抓瞎慢慢打磨適合嵐沙的鏡片了。

而且就算模型已經擺在那,唐恩製造眼鏡的大業也只是有個良好開端罷了,現在他需要解決的問題是——如何才能將現實世界中的鏡片,打磨到與模型分毫不差?

沒辦法,這隻能用一塊塊鏡片雛形來堆積手感,形成肢體記憶,最終一次成功。還好空間內可以變幻萬物,否則就馬修曼他們弄出來的鏡片雛形,還未必夠唐恩練手用的。

「那就開始吧!」大吼一聲提起精神,唐恩坐在地上搓了搓手,伸手招來匕首與鏡片雛形,低頭細細打磨……

當然,在現實世界中。

馬修曼以及那幾個學徒看著椅子上好似直接睡過去的唐恩,面面相覷之下,不由滿臉無語。

什麼人啊這是,第一天上班就消極怠工……

……

傍晚,工匠所門口。

雪花依舊慢慢飄落,靜靜的將天地染成純白色調。不過從勢頭上看,卻是比清晨時候要減弱一點。

來時的黑棚馬車接上主人,開始踏上迴轉的道路。寂靜車廂內,嗒嗒嗒……或急或緩,響聲不停。這可不是外面傳進來的馬蹄聲,而是唐恩放在車廂內壁上的手掌、五指手指宛若癲癇般不斷抖動所發出的敲擊聲。

沒辦法,大半天都是這種微**作,已經形成後遺症……哦,不對,是肢體記憶。

唐恩當然可以壓制,但為了不破壞這種感覺,最後也就放任這五指不斷撒野。

對面的馬修曼看了好一會,方才趁著閑聊時候遲疑問道:「亞瑟,你的手指……呃,沒事吧?」

「哦,沒事。」隨意的擺了擺左手,唐恩心中一動,問道,「馬老,你在北荒生活了這麼多年,對這裡的語言文字想必是了解的吧?」

馬修曼點頭:「恩,不錯,只要不是太過生僻的文字,或者語速太快……呵呵,亞瑟你知道的,北荒人說話就像是嘴裡含了個棗核,很是含糊不清,我也是在這待了十來年才慢慢適應。」

「呵呵,確實如此。恩,那馬老你知道在哪裡可以系統學習蠻語文字嗎?」唐恩輕輕一笑,「不管如何,我現在身在北荒這是事實,所以總得要學習一下,免得以後被人當面罵了都不知道。」

「哈哈,亞瑟你這學習動機倒是……倒是有趣。」失笑搖頭,捋著鬍鬚說道,「北荒這些年一直在宣傳布蘭文化,像工匠所那些學徒,他們現在已經基本能與我們用布蘭話正常交流了。恩,我記得他們先開始學習時用的是本翻譯書冊,上面有很多布蘭曰常用語。」

頓了下,繼續說道,「亞瑟,如果你想儘快掌握北荒文字、語言,我建議你找來這些書對照學習,然後再大量閱讀北荒文字書籍,這樣會快很多。」

唐恩點頭:「謝謝馬老,我會照著這方法試試。不過,我初來乍到,不知從哪裡可以弄來大量書籍?恩,這裡有書店嗎?」

「書店?那怎麼可能。」馬修曼聞言當即搖頭,「你別看北荒人平常很粗魯,但是絕大部分人對知識淵博的人還是很尊敬的。知識在這裡幾乎是無價的,也很少會有書籍在市面上流傳販賣。」

「這樣啊……」唐恩聽到這裡不禁皺眉,他確實是沒想到會出現這樣的狀況。這時馬修曼擺了擺手:「不過亞瑟你應該不用擔心這問題,皇城最大的藏書閣就在皇宮城堡之中,以你的關係……」

唐恩聞言眉毛一挑,看著正在緊張注視他神情的馬修曼,若有所指的笑著點了點頭:「那就沒問題,謝謝馬老指點。」

「哈哈,這沒什麼……」馬修曼臉上一喜,心中終於大定。暗道,看來這亞瑟確實與皇族關係不淺,我這冒險抉擇是選對了。接下來只要與他交好,就算那克勞倫升為區域負責人,又怎敢動我?


兩人相視一笑,一切盡在不言中。不過就在這時,驀地,

嘶……

老馬長嘶夾雜著車夫略顯焦急的馴馬聲瞬間傳來,隨即車廂驀地一震,應該是驟然減速,坐在外圍的馬修曼失聲驚呼,當即向內撲倒,好在唐恩及時伸手將他攔下,否則定難逃頭破血流之災。

下一刻,車外有含糊不清的長吼訓斥聲遙遙傳來……

…………(未完待續。) 「烏拉古納!」

遠遠近近的暴吼在車外車內迴響,唐恩眉頭微皺,一手扶著馬修曼,一手唰的拉開窗帘:「什麼意思?」

「滾開……咳咳……」看著唐恩皺眉看來,馬修曼慌忙搖頭,「這句蠻語是滾開的意思。」

窗外,劇烈顫抖的馬車漸漸平穩。不過現在已經完全偏離寬闊道路,來到沿街一側石屋旁,看後方鐮刀形誇張的車輪痕迹,就知這馬車剛才差點直接撞在石屋牆壁之上。

因為角度關係,唐恩這一側的窗外是石牆,所以他也只是聽到吼聲,沒有看到任何突髮狀況。

馬修曼此時從唐恩手臂上狼狽起身,不由也是滿臉怒意,直接打開車廂前方的小窗口,寒風透進,外面是竭力拉著韁繩的車夫背影,肌肉賁起。

「該死,你做了什麼!」

「老爺,呼哧……你看前面。」

隨著老馬的幾聲長嘶,馬車在擦著石牆衝出十幾米后終於是停了下來。而馬修曼透過小窗似乎看到了什麼,身軀劇震,愣愣站在那裡沒有動彈。

唐恩這時已經拉開另一側窗帘,終於是發現了些異常。不遠處,堆積著厚厚雪層的寬闊道路上,十幾名身著黑鎧的騎士呼嘯而過,剛才那蠻語暴喝也正不斷從他們口中傳出,這動靜像是在開路。

如今正是傍晚時候,路上行人馬車雖然不多,但總還是有些的。不過這些騎兵卻恍若未見,直接策馬開道,若是有人閃避的慢了,那少不得就要挨上一鞭子,滾落路旁。

一時間,就聽車外驚呼連連,道路上的行人馬車像是被利劍劈開一般,急速向兩側閃躲。對面一輛普通馬車衝出道路后,跌跌撞撞,雖能看到那車夫正極力控著韁繩,但馬車還是不可避免的撞在路旁石壁上,轟……碎木亂飛,大半車身當即翻倒,隱隱能從那車廂內聽到高亢尖叫聲。

「哈哈……」十幾騎兵見狀縱馬長笑,不過並沒有耽擱,仍舊筆直的向前方衝去。隨即,踏踏踏……還算整齊劃一的腳步聲隱隱震動,大隊大隊身穿完整獸皮的蠻人士兵倒映在車窗上,人影晃動,氣勢不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