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5 日

“哼,沒話說了吧!你二伯這都是爲了保住家族,你呢,你只會意氣用事,哼,快給你二伯道歉。”見女尊者不說話,男堂主呵斥道。 聽到要她給艾明邡道歉,女尊者的臉色些許的猶豫和掙扎,雖然他是艾明邡的侄女,但是因爲其修爲比艾明邡高出不少,一直都沒有晚輩的禮數,對此艾明邡以及血殺堂的人也都沒什麼特別感覺,畢竟這世界本來就是一個強者爲尊的世界。

這樣久而久之,女尊者也就養成了高傲的優越感,此刻聽到堂主既然要她以晚輩的姿態給艾明邡道歉,她實在有些無法接受,不過被堂主呵斥之後,她也有些明白了,艾明邡是真心的爲艾家着想,這是這種拉下臉皮的事情,她實在有些接受不了而已。

“算了三叔,阿玲也沒什麼惡意,都是爲了艾家的前程而已,沒必要道歉的。”艾明邡自然也知道這女尊者的品行,要她低頭認錯,恐怕必殺了她還要難,所以給了女尊者一個臺階下,他很清楚,艾家現在可不能因爲這麼點小事弄出什麼隔膜來。

“哼,明邡,你是不是覺得我只是想調解一下家族關係,現在家族面臨危機,不容內部出現問題,所以才讓阿玲給你道歉的?”堂主見到女尊者的樣子,又聽到艾明邡的話,知道他們怎麼想的。

“這個…我…”艾明邡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他本來就是這麼覺得的,只是聽三叔的口氣好像不是這原因,便不知道該怎麼來回答了。

聽到堂主的話,女尊者也是愣了一下,她的想法正如堂主說的那樣,覺得堂主是因爲爲家族的考慮,這才讓她給艾明邡道歉的,所以她很猶豫,一方面是拉不下面子,另一方面也知道家族的處境很不樂觀,如果因爲她讓家族內部出現隔膜,她也實在不願意看到。

但是現在聽堂主的口氣好像根本不是那麼回事,所以她也有些費解了,不知道堂主這葫蘆裏賣的是什麼藥。

“哼,阿玲,恐怕你也是這麼認爲吧!”看着艾明邡和女尊者兩人的樣子,堂主就知道兩人的想法了,便掃了兩人一眼。

女尊者聽了也不答話,而是低下了頭,不過心思卻全部放在了堂主的身上,想着堂主這話到底是什麼意思,他想說的到底又是什麼。

“哎,看來你們真沒明白過來我的意思。”看着兩人的樣子,堂主就知道艾明邡兩人根本就沒有明白他話裏面真正的意思。

嘆完氣,堂主又掃視了兩人一眼,然後才緩緩的說道:“你們想到的也不算錯,只不過那隻手其中的一個原因罷了,應該算是一個不算很主要的原因,其實我真正想做的是讓阿玲明白一個道理。”

聽到堂主這話,比之女尊者阿玲愕然了,連艾明邡也是一臉楓愕然,不明白堂主這到底要說什麼,不過兩人都並未開口,他們知道堂主馬上便會說出他們想做道的話了。

“本來我也沒有想到這事情上面的,但是今天的事情,卻讓我突然發現了這個大問題,這很可能讓我們艾家覆滅的大問題。”說到這,堂主又再次頓了一下,然後掃視了兩人一眼,堂主才接着道:“這就是阿玲的性格,她這性格很可能讓我們艾家萬劫不復。”

“這…三叔,沒你說的那麼嚴重吧!”艾明邡沒想到堂主會說出這麼一句話,有些驚疑不定的看着堂主。

而女尊者也是一臉不以爲意的樣子,她根本不相信堂主說的這話,她覺得堂主根本就是在危言聳聽,她可不認爲她的性格有什麼不好的。

“哼,阿玲,你是不是覺得我在危言聳聽啊?”看見阿玲的樣子,堂主自然是知道她在想些什麼,所以嚴肅的問道。

“我…三爺爺,我…我可不覺得我的性格有什麼不好的,就是我性格不好吧,那跟家族又有什麼關係呢?”阿玲被這麼一問先是有些猶豫,隨即又轉變成了不服氣。

“哼,就知道你不服氣,你沒意識到這點也沒什麼,原本我也沒意識到的,只是今天的事情給了我一點啓發才讓我看清楚這點。”堂主見阿玲不服氣先是冷哼一聲,不過隨後語氣有緩和了下來。

正如他說的,這事情原本連他都沒看清楚,跟別說阿玲本人了,所謂的旁觀者清,當局者迷,連他這個旁觀者都是剛剛纔發現,那麼作爲當局者的阿玲沒有發現也是情有可原的。

停頓了一下,堂主又接着道:“阿玲,你覺得今天這事情,你個人的表現怎麼樣,有沒有什麼不妥的地方?”

“這…我…也沒什麼不妥的啊,只是我情緒有些激動了,所以才頂碰了二伯幾句而已,不過我這也是因爲在乎家族而已,也算不上什麼大錯吧!”女尊者阿玲聽了堂主的話,猜測堂主樣興師問罪了,所以猶豫了一下馬上便給自己開脫了。

“哼,你覺得沒錯,這就是最多的錯,你是爲了家族,我看可不一定,你要真爲了家族就不應該意氣用事,而是考慮清楚每件事情的利弊再做決定。”聽到阿玲到了這時候還在爲自己開脫,堂主原本緩和了的脾氣一下子又上來了。

“你不要不服氣,作爲家族的掌舵者之一,你今天的做事的時候根本就沒有爲家族考慮過後果,你這樣下去,將來沒有了我在,家族交給了你,那絕對會被你葬送了的。”堂主沒有理會那不服氣的女尊者,繼續說道。

“三爺爺,你可不能這樣誣衊我,我今天怎麼沒有爲家族考慮了,要是我們有爲家族考慮,我怎麼會不同意那卑鄙小人的條件呢,我正因爲考慮家族的將來,所以纔會堅決拒絕了那卑鄙小人的條件,這是你當初不是也同樣的嗎,你現在怎麼又說是我的錯了。”女尊者很是不服氣的反擊道。

“不同意他的條件的確是我是爲家族考慮,但是你覺得你表達的方式沒問題嗎?要不是因爲你一直掙對對方,說不定我們可以坐下來談談,根本不會弄錯如今這狀況。”堂主耐着性子跟阿玲解釋道。

不過他這解釋根本沒有起到任何的效果,阿林不屑的道:“有必要跟他們妥協嗎?他只不過一個卑鄙小人而已,要不是乘人之危他能奈何得了我們艾家嗎,跟他談,那還不知道要出讓多少利益呢,我真是不想家族損失才真沒做的。”

“好吧,那我問你,你對他了解多少,你又對北斗七星瞭解多少,不要跟我說那些你自認爲的狗屁東西,我也的是真實具體的資料,而不是猜測。”聽着女尊者不屑的口氣,堂主再次怒了。

“哼,他們還不就是一幫乘人之危的小人而已,他們根本就不足爲慮,這有什麼好擔心的,過後隨便派人其查一下不就找到了。”女尊者也就不屑的說道。

“哼,過下去查,那也就是說你現在根本就不知道對方的情況了,在不知道對方底細的情況下就得罪對方,你覺得這事正確的嗎?要是等下你查出了對方根本不是我們艾家能抵擋得住的,那我們艾家怎麼辦?”聽了女尊者的話,堂主幾乎是咆哮這吼了出來。

“這怎麼可能,他們根本不可能讓我們艾家無法應付,最多也就是辣手一些而已。”女尊者依舊不以爲意的道。

“證據,證據,我要的證據,不是空口說白話,你有證據證明這情況嗎?”堂主怒了,衝着女尊者連聲大吼道。

“我…我…”被這一吼,女尊者也清醒了一點,想要說點什麼來證明自己的話,但是根本就不知道該怎麼說,她找不到一點有力的證據。

“哼,你要是一直這樣下去,就算這次北斗七星真的威脅不到我們艾家,你早晚也要招惹到我們惹不起的勢力的,你這脾氣的給我改了,否則我們艾家早晚的完蛋。”堂主冷哼道。

被這麼一吼,女尊者雖然很不服氣,但是還真找不到什麼反訓的話,只能一個人坐在那裏生悶氣,不過堂主好像根本沒打算就這麼算了,看着滿臉不服氣的女尊者,堂主繼續道:“你連對方的底細都不知道,就建議跟對方大戰,你這根本就是對家族不負責任,萬一對方實力強大到我們無法抗衡的地步,這樣一開戰,那就是把艾家往火坑裏面推。”

堂主說道這,女尊者一張口,好像又想有說什麼,不過還沒等她說話,堂主便繼續道:“你不要跟我說那些你覺得對方根本沒有什麼威脅的蠢話,我要的是資料,我要的是事實,而不是那些無謂的猜測。”

被這麼一說,女尊者真沒話說了,不過依舊不服氣,看着她那樣子,堂主也知道這種事情根本不可能三兩句話就能說服得了她,也就不再繼續了,打算等這件事情過後在跟女尊者好好的談談,希望到時候能起到一些作用。

“算了,這事情過後再說,我們先討論一下關於北斗七星的事情吧!”堂主緩和了一下情緒,然後纔開口。

說着,堂主又向女尊者道:“這事情阿玲你就好好的聽着,有什麼建議可以提,但是沒有決定權,你也好好的看看你二伯是怎麼處理這些事情的,我知道你不服氣,不過這事我們以後再說,現在先就事論事,聽到沒?”

女尊者雖然依舊不服氣,不過也知道堂主說的沒錯,現在可不是爭執的時候,於是便很不爽的點頭應下了。 軒轅楓離開護龍山莊本來打算直接去與金劍成等人會合,然後直接離開天狐城去神武帝國,畢竟艾家的事情雖然讓他有些不爽,但是看在艾薇兒的面子上,他也不想真的將西華給滅了,並且西華帝國還真沒讓他放在心上。

不過,剛出來軒轅楓便想起了一件事情,那便是小薇薇的原力不能覺醒的事,軒轅楓答應過幫她覺醒原力的,在文家被滅之後本來就打算去將這事情辦了的,但是因爲其他的一些事情,便一直拖了下來,想在要離開天狐城了,自然的去將這事給處理了。

順便也可以去想艾薇兒和艾薇雲兩姐妹告別一下,雖然跟艾家的關係鬧的不是很愉快,但是艾家是艾家,艾薇兒他們三姐妹是他們三姐妹,她們也左右艾家高層的決定,這是跟她們根本沒有什麼關係,這點軒轅楓還是看得清的。

雖然護龍山莊距離皇宮的距離不近,不過與軒轅楓的速度自然用不了多長時間了,很快軒轅楓就到達了皇宮。

雖然今天跟艾家談的不是很愉快,但是當初軒轅楓幫助艾家抵抗文家的事情,整個皇宮的人還是知道得很清楚的,所以進皇宮的時候,也沒有人不長眼的來爲難他,而是之間將他帶到了皇宮內院。

到達內院的時候,小薇薇去御花園玩去了,軒轅楓只能在內院等在宮女去通知小丫頭,一個人在院子裏靜靜的坐着,回想着艾家的事情,以及將來的打算。

這次艾家的反悔既在情理之中,又有些出乎意料,在當初軒轅楓就覺得,這樣的事情艾家恐怕不會心甘情願的同樣,等渡過了難關,很可能就反悔了,不過軒轅楓不再一這個,不管艾家同不同意,就憑艾薇兒的關係,軒轅楓也會盡力幫助艾家的。

更何況在軒轅楓看來,只要自己展現出強橫的實力之後,想來艾家也能面白雙方的差距,考慮到反悔的代價,想必應該會委曲求全的履行當初的承諾。

他沒想到,艾家竟然敢冒着滅族的危機,而不履行當初的諾言,這的確有些出乎了軒轅楓的意料,不過軒轅楓哪裏又會知道,艾家並不是敢拿家族存亡來開玩笑,而是根本就不相信北斗七星的真正實力能滅了艾家。

甚至覺得艾家可以滅是北斗七星,要是軒轅楓知道這結果,那真不知道該哭自己倒黴還是該笑艾家不知道天高地厚。

不過這些軒轅楓如今都不知道,他現在就打算給微微那小丫頭喚醒原力,完成了這個承諾之後,便跟艾薇兒三姐妹告辭,離開天狐城前往神武,跟東方家談談大陸西部的局勢,看看能不能通過東方家掌控神武,從而掌控整個西大陸,至於西華艾家,就留到將來再做處理。

“大哥哥,大哥哥!”軒轅楓正在想着的時候,突然院落外面傳來了高興的呼喊聲,打斷了他的思路,將他拉回了現實。

這喊聲的主人自然是微微了,本來在御花園玩得正高興的,突然聽到侍女通知說軒轅楓來找她,小丫頭不管三七二十一的,馬上就跑了回來。

“呵呵,小丫頭有沒有想大哥哥啊!”聽到小丫頭的叫聲,軒轅楓也將腦中那些雜七雜八的東西拋之腦後,笑眯眯的向着微微走了過去。

等軒轅楓說完話的時候,微微早就已經跑到了他的面前,二話不說一下就蹦到了軒轅楓的身上,雙手掛在軒轅楓脖子上,雙腿纏在了其腰間。

當然,不要想歪了,小丫頭這是要爬給軒轅楓抱着而已,並沒有各位想的那些兒童不宜的想法,不過軒轅楓怎麼想的就難說了。


看着像個八爪魚一樣纏在身上的小微微,軒轅楓有些不自然的乾咳道:“咳,咳,小丫頭快下了,老大不小的了,還像個小孩子似的。”

“嘻嘻,不嘛,大哥哥都好久沒有來看我了呢,我還以爲大哥哥早把我晚了呢!”小丫頭開心的笑了笑,然後又有些幽怨的說道。



顯然有些責怪軒轅楓這就沒有來看他,不過從他心中的樣子來看,根本就沒有生軒轅楓的氣,只是想賴在其身上而已。

“好了,微微不要再纏在你大哥哥身上,快下來,不然你大哥哥下次都不敢來看你了呢!”看着有些彆扭的軒轅楓,跟在微微身後的艾薇兒終於是出聲了。

艾薇兒原本就是跟微微在御花園裏面,聽到軒轅楓來找微微這小丫頭,本來他也對軒轅楓沒有什麼惡感,甚至還有些好感,從那次舞會之後,艾薇兒就時常想起軒轅楓的身影,可以說是揮之不去,甚至有時候在夢中都會夢到軒轅楓的身影。

對軒轅楓的好感日益加深,總是想着軒轅楓當初在自由之城外大展神威的英姿,以及在此幫艾家的事情,所以便跟着小丫頭一起過來了。


連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問什麼總是想着軒轅楓的點點滴滴,也不知道怎麼會對其連連不忘,只是不由自主的就過來了,甚至在看見軒轅楓的時候還有些竊喜,看到微微爬給軒轅楓抱着的時候有些羨慕和嫉妒。

“呵呵,九公主也來了啊!”看見艾薇兒,軒轅楓心中也是有些竊喜,不過並未表露太多,只是向着艾薇兒點了點頭,然後禮貌的說道。

“恩,聽說軒轅楓公子來找微微,所以過來看看,順便向你說聲謝謝。”艾薇兒也只是向軒轅楓笑了笑,然後落落大方的說道,沒有任何可以挑剔的地方。

“呵呵,九公主見外了,公主當我是朋友,我自然也當公主是朋友,朋友的事情自然也就是我自己的事情,說不上謝不謝的。”軒轅楓笑了笑,厚顏無恥的道。

“恩,既然公子這麼說了,那公子也不要九公主九公主的叫,你就叫我薇兒吧!”艾薇兒淡淡的笑了笑,說道,說完之後有感覺有些不妥,畢竟這叫法有些暖昧了,所以又加了一句:“就像你叫微微一樣。”

“既然這樣,那在下就恭敬不如從命了。”說着,既然已經來到了院落中的石桌旁,軒轅楓便將身上的微微給放了下來,坐到了石凳之上,微笑着說道:“我這次來主要是爲了給微微喚醒原力,原本就答應過的事情,這久一直忙着,沒來得及給微微解決,今天正好沒事,所以就過來把這是給處理了。

“啊,啊!”

聽到軒轅楓的話,微微和艾薇兒都驚訝的看着軒轅楓,沒想到軒轅楓這次來找微微竟然是爲了這事情,當初聽說軒轅楓會幫微微喚醒原力的時候,她們都以爲軒轅楓只是說說,安慰一下微微而已,沒想到還真來幫微微覺醒原力了。

“真的嗎?大哥哥,這是真的嗎?我的原力也可以覺醒嗎?”一愣之後微微馬上又驚喜的從凳子上跳了起來,一把揣住了軒轅楓,好像生怕他跑了一樣。

“可以,當讓可以啦,你先坐好聽我說完。”被小丫頭這麼一撲,軒轅楓又好笑又無奈的將其再次按回了凳子上,並且滿嘴應承了下來。

“啊,太好了,太好了,我也可以修煉了,嘻嘻。”軒轅楓剛將手鬆開,微微又再次從凳子上蹦了起來,然後高興的一個人手舞足蹈起來。

這小丫頭這些年來原力一直無法覺醒,並且從小就失去了親生母親,這些年來雖然得到各個哥哥姐姐的照顧,並且看上去也非常的活潑,好像很開心似的,其實她內心深處一直都很自卑的,整天裝出一幅天真可愛的樣子,也正是爲了隱藏其內心之中的自卑。

小丫頭不想讓人看不起,同時也不想讓別人爲她擔心,從小就很懂事的樣子,其實她真的很希望自己能夠修煉,能夠成爲家族的希望,而不是家族的一個累贅,也不希望家族爲了她四處奔波,想辦法,這次裝作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可是她內心深處對原力的那份渴望其實是無與倫比的,別人也根本無法想象得到,所以在聽到軒轅楓可以幫他喚醒原力的時候,小丫頭簡直都快樂瘋了。

至於說軒轅楓是不是騙她,這點根本沒有在小丫頭的考慮之中,跟軒轅楓認識這麼久,她對軒轅楓有着一種盲目的信任,意識中就覺得軒轅楓不會騙她。

不過她沒有這種擔心,並不代表其他人也盲目的信任軒轅楓,就說旁邊的艾薇兒雖然也覺得軒轅楓不會拿這事情信口開河,但是從她那擔心的眼神中就可以看出來,她並不是很相信軒轅楓的話。

至少不像微微那樣盲目的信任,她抱着一定的懷疑態度,不過她內心同樣也是覺得軒轅楓應該不會拿這事開玩笑,只是對於這事她還真是很擔心,擔心過一下軒轅楓無法喚醒微微的原力,那沒這事對薇薇的打擊可不是一般的大。

只從微微如今表現出來的激動和興奮,就不難猜出原力喚醒失敗後的情況,很可能給小丫頭心理上造成很大的創傷,這可不是艾薇兒希望看到的,作爲姐姐,雖然她不是完全明白微微的內心想法,但是多數還是瞭解一些的。

正因爲這樣,艾薇兒再看見笑微微手舞足蹈的時候纔會露出一絲擔心,然後又看向軒轅楓,略帶擔憂的輕聲問道:“軒轅公子,這事…這事…你有把握嗎?” “呵呵,放心吧,沒問題的。”聽到艾薇兒的話,軒轅楓自信的笑了笑。

軒轅楓會有這麼自信,主要來源與原理覺醒藥了,自從他配製出原理覺醒藥來,還從來沒有失手過,北斗七星如今都覺醒了好幾千人了,沒有一個覺醒失敗的,軒轅楓自然也就自信原力覺醒藥一樣能幫微微覺醒原力。

“恩,那就麻煩軒轅公子。”看見軒轅楓那份自信的樣子,艾薇兒終於是鬆了一口氣,他知道既然軒轅楓敢這麼說,那至少也有不小的把握。

看着略微緊張的艾薇兒,以及那興奮的微微,軒轅楓笑了笑,向小薇薇道:“小丫頭,別跳了,調整笑情緒,我馬上給你喚醒原力。”

“恩!”聽到軒轅楓的話,微微終於是安靜了下來,不過她那通紅的笑臉根本隱藏不住她內心的喜悅,不過想想也就釋然了,經過這些年的經歷,她早就已經對原力覺醒死心了,而現在突然又有了希望,自然是難以平靜。

就好比一個人得了絕症,都已經做好了等死的準備,但是突然有人又告訴他,馬上就能見他治好,並不用去死了,可想而知其心情如何,雖然小薇薇的情況沒有那麼誇張,但是她如今的心情與那也差不了多少,絕對是難以自制。

對於小薇薇的情況,軒轅楓多少也是瞭解的,所以並沒有多說,而是轉向艾薇兒道:“薇兒公主,那就麻煩你幫我護法了,我去幫薇薇喚醒原力,在此期間不要讓人來打擾我。”

“恩,你放心,我一定不會讓人打擾到公子的。”聽到軒轅楓需要護法,艾薇兒馬上便應承下來了,對於能夠喚醒微微的原力,艾薇兒也是非常的期待,這些年爲了小薇薇這事情,艾家上下都想了不少辦法,只是誰都沒有成功,如今軒轅楓竟然能夠做到,要她護法,她自然是義不容辭的答應了。

“好了,小丫頭,我們進去吧,馬上你的原力就能夠覺醒了,等真正的覺醒了原力你又慢慢的高興吧!”說着,軒轅楓便帶着微微進了房間。

到了房間內,軒轅楓讓微微盤膝坐到牀上,然後拿出一份原力覺醒藥遞給了她道:“你馬上將這吃了,然後我會運轉原力幫你化解藥力,你只要慢慢的體驗就行,然後記住我幫你運轉原力的路線,以後你自己也照着這修煉就行,不過這修煉方法你可不能傳給別人,包括你父皇也不能告訴,這可是你大哥哥我的獨門祕籍哦,就當你和大哥哥的祕密知道不?”

“恩,我一定不告訴的,這是我們兩的祕密。”小薇薇堅定的點了點頭,心中不禁暗自竊喜,覺得軒轅楓對她不是一般的好。

不過軒轅楓可不知道小丫頭在想什麼,交待之後便也盤膝坐到了小丫頭的身後,雙掌輕輕的貼在了其後背之上道:“趕緊吧藥吃了。”

聽到軒轅楓的話,微微不再多說,馬上將軒轅楓給她的原力覺醒藥吞了下去,見到小薇薇吃了原理覺醒藥,軒轅楓不再猶豫,馬上出動原力,開始煉化藥力。

小薇薇只感覺到一股暖流進入自己的身體,慢慢的在脈絡中前進着,有過難以言意的舒服感,小丫頭有些沉醉。

“小丫頭,不要分散注意力,集中精神感應原力運行的路線。”看到小薇薇的樣子,軒轅楓不得不開口提醒她集中精力。

聽到軒轅楓的話,小薇薇才意識到自己走神了,於是馬上收起心思,認真的感應這體內的暖流前就路線,暗自記了下來。

時間慢慢的流逝着,軒轅楓的原力引導這小薇薇運轉了一遍之後,擔心起沒有記住,又開始第二遍和第三遍,一直三遍之後,軒轅楓才收回了自己的原力。

不過在收回原力的時候,軒轅楓出聲交待了小薇薇:“小丫頭,不要停下,你自己再按照先前的路線運轉一遍,然後再起來。”

軒轅楓這麼說了,小薇薇自然不會馬上起來,只是一個人有暗自運轉原力,按照軒轅楓先前引導的路線慢慢的運轉起來,不過速度確實慢了不少,畢竟沒有軒轅楓的引導,這線路對小薇薇來說還比較陌生。

看着小薇薇繼續運轉原力,軒轅楓也起身坐到了一盤,盤膝恢復起原力來,畢竟剛纔爲了能夠幫助小薇薇更好的覺醒原力,他消耗了不少的自身原力,雖然這些原力對他來說也算不了什麼,用不了多少時間就能恢復,但是對於一個練武之人來說,總是需要將自己的原力保持在最佳狀態,以便應付突發事件。

畢竟誰也不知道自己會遇上麻煩,萬一在原力不足的情況下遇到了敵人,那可真是一件不幸的事情,將原力盡量保持在最佳狀態,這是每個練武之人的習慣,不過軒轅楓今天的運氣還真不怎麼樣,他剛坐下,還沒來得及將原力運轉一個周天,就遇到了事情。

“薇兒,軒轅公子是不是在這裏啊?”屋外突然傳來了艾明邡的聲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