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3 日

“哼”龍浩宇冷哼一聲,道:“你們也還湊合,在我手裏能走這麼多回合,就是死也足以自傲了。”

龍浩宇的狂妄雖然令四人不服,但他們不得不承認,龍浩宇確實很強。

“哈哈。”王哥仰天大笑一聲,道:“龍浩宇,我承認你確實很強,但就算你在強,那也不過是個有勇無謀的莽夫而已,今天還不是上了我的當。” 龍浩宇聽罷心中閃過一絲不祥的預感,然後猛然轉頭看向他,歷聲問:“你什麼意思?”

“嘿嘿,你當我們不知道你厲害嗎?哈哈,我們的目標只是艾琳而已,你中計了,哈哈。”被稱爲王哥的男子得意的大笑道。

“調虎離山?”龍浩宇猛然驚醒,轉身便對着樓下而去,雖然醫院裏有炎龍,但誰知道對方有幾人?

“嘿嘿,別急嘛!”王哥瞬間來到龍浩宇面前,攔住了他,手中匕首再度刺出。

這次龍浩宇沒有再留手,因爲擔心艾琳的生死,他出手極度狠辣,一把抓住對方持匕首的手腕,一腳踹在對方胸前,同時大喝一聲。

“滾開。”

“噗——”

王哥背後騰起一片血霧,口中鮮血狂噴,濺了龍浩宇一身,其中還混合着內臟碎片,暴怒的龍浩宇一腳透過內勁震碎了他的五臟六腑。

龍浩宇顧不上別人,快速對着樓下而去。

此時病房中,戰鬥也即將接近了尾聲。那扮成醫生的殺手論實力本就不及炎龍,更別說手上還受了傷,隨着交手的持續,他越發的膽戰心驚,炎龍太猛了,連續的快攻令他應接不暇。

“砰——”

又是一記硬撼,殺手被炎龍一腳踹飛,撞到了窗口的牆壁上,強烈的撞擊令他胸口一陣發悶,看眼越來越近的炎龍,殺手眼珠一轉,看眼牀上的艾琳,想出了一個金蟬脫殼之計。

“嘿嘿。”殺手奸笑一聲,轉頭看向艾琳,然後將手中匕首猛然擲出。“嗖”匕首猶如一道閃電對着艾琳疾射而去,接着殺手撞碎玻璃跳了下去。

“啊!——”

炎龍驚呼一聲,顧不上去追殺手,快速對着匕首抓去,可是他終究還是遲了一步。

“啊!——”

牀上的艾琳被這突然的變故,嚇得花容失色,忍不住尖叫起來,眼看匕首就要刺中艾琳之時,一隻大手從旁邊伸了過來,一把將匕首撰在手裏。

“滴答……。”

時間好像停止了,只有鮮血低落的聲音,炎龍和艾琳同時看向那個抓住匕首的人,看罷二人同時驚呼一聲。

“是你?”

“歐陽華?”

其實歐陽華早就過來了,只是他見炎龍與殺手斗的不可開交,所以躲在門口處不敢進來。這不剛好見殺手要對艾琳不利,所以距離最近的他,就毫不猶豫的出手了。

其實他也不知道自己爲什麼要救這個和自己不相干的女人,只是見到龍浩宇後,他總感覺自己與他有種莫名的關係,所以他想弄清楚,這不偏偏倒黴遇上了殺手襲擊艾琳。

“呵呵。”歐陽華蒼白的臉上露出一絲微笑,接着本就搖搖晃晃的歐陽華再也站立不住了,撲通一聲摔倒了。

龍浩宇到時看到的就是這一幕。

“歐陽……。”龍浩宇見狀驚呼一聲,出乎衆人意料的來到歐陽華身邊,抱住他不斷叫道。

“老大,你沒事吧?”炎龍見龍浩宇滿身是血,焦急道。

“我沒事,你們呢?”龍浩宇頭也不擡道。

“都沒事,只是……殺手跑了。”炎龍支支吾吾道,他沒能抓到兇手,覺得臉上無光。

“人沒事就好。”龍浩宇說着,抱起歐陽華,就往外跑去,出門正好遇上聞訊趕來的值班醫生。

“醫生,快,你們快看看他怎麼樣了?”龍浩宇焦急道。

“別急,跟我來。”

醫生帶着龍浩宇往救護室而去。


病房裏,見龍浩宇都沒有關心自己一下,反倒對個陌生人關懷備至,雖然他救了自己,艾琳心裏也是一陣不舒服。

炎龍自然也感受到了她的不悅,雖然他也很好奇龍浩宇的反常,但並沒有多說什麼,轉身抱起地上昏迷的舒靈,將她放到旁邊的病牀上。

由於龍浩宇不在,炎龍怕殺手去而復返,也不敢離開這裏。

救護室外,龍浩宇焦急的等待着,看着門上一直亮着的紅燈,內心焦急不安。

這時上官信也來了,看看救護室,在看看渾身是血的龍浩宇,問道:“歐陽怎樣了?”

“這不正搶救呢嘛!”龍浩宇心煩意亂道。

上官信聽他語氣不善,頓時一股火氣上涌,他一把抓住龍浩宇的衣領道:“我告訴你,歐陽要是有個什麼好歹,我饒不了你。”

“叮——”

這時病房的門打開了,走出一位年約二十五六的護士,龍浩宇二人同時看向護士問:“歐陽怎麼樣了?”

“病人失血過多,需要輸血。”

“那就快輸啊?”龍浩宇焦急道。

“你着什麼急啊。”護士呵斥一聲,道:“病人是罕見的OR血型,我們醫院沒有,所以得去血庫現找,只怕……。”護士看着二人面露爲難之色,話雖沒有說完,但意思很明顯。

龍浩宇聽罷,眼珠一轉道:“護士小姐,你抽我的看看行不?”

“沒用的,這種血型很罕見,除了至親別人很難符合,還是趕緊打電話讓他家裏人來吧。”護士說道。

“你沒抽怎麼知道不行。”龍浩宇話語中多了一絲怒色。

“好吧,你跟我來。”護士見他堅持,只好隨他,反正對她來說這也不過是舉手之勞而已。

上官信奇怪的看眼龍浩宇,拿出電話給歐陽華的母親打去了電話。上官信電話剛掛,龍浩宇便捂着胳膊回來了。

龍浩宇來到排椅坐下,現在他的內心有些忐忑,剛纔護士也說了,只有至親的血型纔有可能相同,而龍浩宇的血型要是真的符合,在加上那吊墜的吻合,那他就真有可能與歐陽華有血緣關係。

而最有可能的就是,他們是兄弟!所以他很緊張。

“哎呀。”悠長的走廊裏,突然響起一聲驚呼,接着護士慌忙的跑到龍浩宇身邊,驚喜道:“真是不敢相信哎,你的血型竟然真的與病人符合。”

“唰!”上官信難以置信的看向龍浩宇,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與眼睛。

“轟——”

龍浩宇只覺腦袋轟的一聲,像是五雷轟頂。雖然他猜測過,懷疑過,可是當事實真的發生在眼前的時候,他是那麼的不敢相信。

他竟然真的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了自己的家人。 “來來來,趕緊上機,咱們陪三哥玩一會。”

鄒小北連忙打着哈哈招呼幾人,幾人也心領神會,打遊戲的時候一直拍楊三的馬屁。

或許這就是兄弟吧,不需要太多的客套話,一件小事就可以瞬間掃光之間的不愉快。

打完遊戲,楊三問起了正事。畢竟人沒有不愛錢的,楊三也想把鄒小北的想法趕緊提升日程。

“今天從早上開始我們幾個人就一直在這裏砍傳奇,直到現在,就出了幾個不值錢的爛大街貨。”

楊三無奈的說道,從表情可以看出,已經沒有當初的熱情了,不過還是願意相信鄒小北,就直接說出來了。

鄒小北也有一點失望,不過也就是一點,畢竟錢不是那麼好掙的,萬事開頭難,一切都要一步一步來。

“這種情況在我預料之中,三哥,稍安勿躁,我們這不是剛剛開始嘛。”

鄒小北連忙安慰道。

“再加上我們現在人還是有點少,這種刷法本身就要投入大量的時間和金錢,相信我們會慢慢變好的。”

這句話倒是不假,雖然現在已經有將近十個人每天在刷了,可是對於偌大的遊戲服來說,還顯得有些太過渺小了。

楊三點了點頭,他明白鄒小北的意思,也知道好裝備不是那麼好刷的,只不過是他太過於心急了,而且一把屠龍刀就夠這一段時間的開銷了,但就算是要賣的話,也要等他玩夠了再說啊。

經過一晚上的努力,雖然依舊沒有刷到好東西,不過因爲幾人都在一起,倒也玩的很開心。

只有馬龍和平時不一樣,一直都很認真,可能因爲今天中午的事情對鄒小北很愧疚,一定要刷出什麼東西。

到了早上,馬龍才肯罷休,被鄒小北幾人強行拉回了學校。


過了晨跑,幾人趕緊去食堂集合,準備和林初雪吃飯。

幾人排隊的時候看見了楊雯雯,此時的楊雯雯早已經沒有了往日的威風,出人意料的是,她和劉強並沒有分手。

站在楊雯雯身邊的正是傷還沒有好全的劉強,兩人也規規矩矩的排起了隊,時不時的將目光瞟向鄒小北幾人。


馬龍嘴裏一邊吃着飯,一邊對鄒小北說。

“楊彎彎和樓牆現在也幾道學乖了。”

這滿嘴都是飯菜的話讓所有人都聽不懂,惹得幾個兄弟和林初雪咯咯的發笑。

“那肯定是啊,我們北哥拍了原來高二的槓把子,又把新生劉強收拾了,現在在九中也是讓人饒着走的人物。”

胖子一邊和馬龍搶着飯菜一邊說道。

讓人見了就繞着走?這可不是鄒小北想要的,作爲一個擁有三十歲靈魂的人,對於這種縹緲的稱號絲毫不在乎。

不過如果能因此,以後可以讓林初雪不受騷擾,倒是也可以接受。

想到這裏,鄒小北寵溺的摸了摸林初雪的頭。惹得人家小臉通紅,看的鄒小北心中一陣盪漾。


“汪汪汪,虐狗啦虐狗啦!有沒有人管啊?”

“吃飯吃飽了,還要喂狗糧啊?”

看到這一幕,馬龍和胖子起鬨道,水遠洋也不甘示弱,模仿着鄒小北的樣子,摸着兩人的頭。

“沒事沒事,水哥哥疼你們奧。”

被三人這樣調侃,林初雪的小臉更紅了,急忙收拾好自己的餐具,嬌羞的說道。

“你們真是壞死了,我吃完了先回教室去了。”

孤島 初雪等我一下啊,我送你。”鄒小北看到林初雪要走,急忙跟上,還回頭瞪了一眼三人,惹得三人一陣壞笑。

“哼。”

看到鄒小北和林初雪兩人的親密舉動,楊雯雯的心中更是不平衡了,冷哼了一聲沒說什麼。

本以爲跟了劉強,以後便可以更加自在,可沒想到劉強就是一個大慫包,讓自己受氣不說,現在更是見到鄒小北甚至連一個屁都不敢放。

想到以前鄒小北對自己的畢恭畢敬,心中又是一陣煩悶。

看到自己的女朋友如此舉動,劉強對楊雯雯說道。

“放心吧,他已經是秋後的螞蚱,蹦躂不了幾天了。”

聞言,楊雯雯眼睛亮了起來,裝作小女人的模樣趕緊詢問。

“你是怎麼想的啊?”

“你這幾天千萬不要去招惹林初雪,我有辦法對付他,你等着看好戲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