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0 日

“哎呀!兩口子還要兩間屋子幹嘛?我可沒那麼多屋子啊!”村長明明已經是個鬚髮花白的老人了,但還是有說有笑的,精神得很!

“可是“`”

沒等凌風說完,蘭欣***先阻止了凌風,“哎呀!走啦!”然後拉着凌風就衝了進去。當然,還不忘用腳把門給關上!

村長在門外意味深長地摸了摸花白的鬍子,然後掛着滿臉的微笑離開了。

一來到屋裏,蘭欣就緊緊地抱着凌風,“我們就在這裏不出去了,好嗎?這裏遠離世俗、遠離紛爭、遠離煩惱!答應我好嗎?”

“我“`我“`”凌風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這些天的相處,他已經不知不覺喜歡上了她。但是“`他知道她喜歡的是玉樹纔對。

就這樣抱着,直到窗外的晚霞變成漫天的星辰,凌風一句話也沒說出來。

好久好久,蘭欣才放開,轉身靜靜地看着窗外的夜空,“拿起久違的筆,寫下對你的思念;好想輕輕地告訴你,我美好的心願;一天“`一面,依然“`依戀;將它折成你喜歡的白鶴,我放飛了自己的心願;它一定會來到你耳邊,悄悄地述說着——我對你的思念!”

“想不到你還會作詩!你念起來很好聽。”凌風可是發自心裏的喜歡:既有詩,也有蘭欣甜美的聲音。

“這是玉樹以前爲我作的。”

“他?還真“`”凌風突然發現自己漏口了,趕緊閉上嘴。

“我知道你不是玉樹,沒什麼關係,你幹嘛要在乎他呢?”

凌風在後面一動不動,最後還是被發現了,他想過這種情況,但是“`還是太突然了。

“我喜歡的是你!”蘭欣突然轉過身,溫柔地看着凌風,眼淚就快要流出來。

“不“`你喜歡的是玉樹,他“`是我哥哥,希望你不要說出去。”凌風低下頭,也不知道該說什麼。終於還是到來了,自己應該做個了斷吧?明明自己是喜歡清雅的,又爲什麼會再喜歡上蘭欣呢!?

“不!如果是以前,我就算抓也要把他留住,可是“`自從和你在一起之後,我才發現你這樣纔是我喜歡的。我不會擔心你會隨時離開,也不用擔心自己會受到傷害,因爲有你——有你一直在我身邊!”眼淚再也無法留住,劃過了她的臉蛋,從尖尖的小下巴滴落,一滴連着一滴,月光下的淚珠——原來比晶瑩的寶石還美!

凌風也不知道爲什麼,難道這就是感動,這就是衝動?不管這是什麼,反正他情不自禁地衝上去緊緊地包住了她,再也不放開! 清晨,山雀唧唧喳喳地叫個不停,正在美夢中的凌風慢慢地睜開了眼。懷裏的蘭欣還甜甜地睡着,那微微上翹的嘴角告訴了凌風:她正在美夢裏開心地笑着。

輕輕掀開被子,蘭欣白玉般的胴體立刻映入了凌風的眼簾,凌風趕緊把被子蓋好。秋天到了,要是涼到了可不好!穿上衣服,來到窗口看了看,這裏的天確實很美!山裏的風景和自己的村子很像,只是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山林已經開始泛黃了。

蘭欣這時候也醒了過來,穿上了她的“村姑裝”,但是氣質卻不是一般人可以相比的,這就是她和月瑤的最大區別了。

“我想我朋友了“`”凌風已經離開拉夏他們很久了,也不知道他們到底順利不順利?

“只要有你在的地方,我都願意去!”蘭欣從後面抱着凌風的腰,將臉蛋貼在他的後背上,感受着他的體溫。

“那“`我們就去和村長告辭吧?”凌風已經迫不及待地要去見拉夏他們了,也不想想他們現在在哪裏!

兩人手牽着手來到了村長家,確切說是村長住的地方,因爲凌風他們住的地方也是村長家的,而且還是他兒子的,只不過已經死了。

來到大廳,村長正在和一個大漢說着什麼,凌風和蘭欣正要回避,卻被村長叫住了。

“凌風小兄弟有什麼事嗎?”

“我是來向村長告辭的,因爲我還有朋友正在找我呢!”其實凌風也知道:都這麼久了,他們不可能一直放着大事不做而去找自己的。

“哦“`小兄弟,其實我有一事相求,不知道能不能答應我?”

“有什麼事村長請說吧!只要我能辦到,一定會盡力去做的!”

“其實也沒什麼“`只想送一樣東西給小兄弟!”

“村長!你難道“`”旁邊的大漢突然插了進來,疑惑地看着村長,“要三思啊!”

“皮瓦布,不用說了,我已經決定了!”

莫名其妙地送東西給凌風,而且還是“請求”!?這下凌風和蘭欣都搞不懂村長到底要做什麼了。

“來,凌風小兄弟,帶着你妻子一起跟我來吧。”村長毫不理會旁邊的皮瓦布,帶着凌風他們離開了大廳。

凌風還真是搞不懂,爲什麼這些村長族長之類的傢伙都愛弄地洞呢!?這種走地洞的感覺還真不爽!

“其實我們村子裏的人是‘深淵守護者’,是爲了守護這裏的幻陣而存在的,我就是族長。”掌着盞燈,村長終於開始告訴凌風“任務”情況了,不過“`好象沾不到一點邊。

凌風一聽到他也是族長,立刻就釋然了:原來挖洞是族長的通病啊!

“我們一直保護着那樣東西,它有很可怕的力量!南冥國看上了它,想要利用它的可怕力量來滿足他們的野心!”

“野心?難道他們想攻打雲龍國!?”蘭欣突然緊張起來,這畢竟是她父親的帝國,是她從小長大的地方。

雖然凌風也是雲龍國的人,但他從小就沒這個觀念,在他的心裏,自己只是神鷹部族的人而已。

“應該是吧,不然他們滿世界地尋找擁有強大力量的寶物幹嘛?乘臥龍國和雲龍國打得激烈,南冥國肯定是要去分一杯羹的。楚浩天的末日到了啊!呵呵,別看我們在大山裏,消息可是很靈通的哦!”

蘭欣在那越聽越着急了,畢竟那個暴君是她父親,她也不想看着他死啊!

“看我,都不知道扯到哪兒去了!”頓了一下,村長繼續說道:“南冥國派了軍隊來攻打我們村子,希望奪得那樣東西。上次用了整整兩千人的來攻打我們,這次不知道又會來多少呢?我們無法再守護它了,希望你能將它帶得越遠越好!”

“那你們呢?”就算東西不在了,但那些人恐怕不會相信吧?就算他們知道東西已經不在了,但也不可能放過村子吧?

“我自有安排,你只要帶着它,越遠越好!”終於來到了石門前,村長用手放進門上的掌印中,然後用力一推就把門打開了。

裏面空空蕩蕩的,唯一存在的就是那個高臺了,第一眼就看見了它。上面放着一個散發着“黑氣”的寶石!確切地說是一顆拳頭大的半透明的圓球,也不知道是什麼製成的。

村長用塊黑布將它包起,交給了凌風,“上古魔皇的東西,它叫‘魔靈之血’,呵呵,我也不知道爲什麼這樣叫它。”

“魔皇冥焰?”

“原來小兄弟也知道這個傳說?”

“聽說過一點。”凌風當然知道一些關於他的事情啦!去找圖騰就是因爲那傢伙!

“不知道凌風兄弟會法術嗎?只要能攻擊都可以。”村長也知道沒多少時間了,還是趕緊交代了好讓他們安全離開。

凌風很不好意思地嘿嘿笑了兩下,“我“`只會靈力球而已。哦!蘭欣你不是會嗎?”

“我不會攻擊的法術“`”

“靈力球已經可以了!如果你遇到生命危險的話,就用左手臥着它使用法術吧!但是你一定要記住!不到萬不得以的情況下,千萬不要使用它!每使用它一次,它對你的傷害就越深!甚至會當場死亡!”

“這東西還真的很危險呢! 帝少强寵替身嬌妻 ,你還是別用得好。”小龍居然也慎重地警告凌風。

“知道了!您放心吧!”

村長很欣慰地笑了,他終於把這個艱鉅的任務囑託完了。

剛從地洞裏出來,就聽到一個大嗓門從遠處喊了過來:“不好啦!村長!不好啦!“`”

“什麼事?難道他們來了!?”村長顯得很是驚訝,卻又意料到了是他們。

“是啊!大概有五、六千人啊!已經闖進村子了!”皮瓦布猛擦了一下頭上的汗水,心中可謂是焦急萬分哪!

“快走!不然來不及了!”村長立刻帶着凌風和蘭欣出了他家。

“哈、哈、哈、哈“`馬亞多!你難道還想逃嗎!?”剛衝出家門,凌風他們就聽見了這個狂妄的聲音。

這個聲音凌風可是太熟悉了:這就是在竹林裏搶奪曲譜的那個聲音!


“快走!”村長立刻衝上去和那個人對勢起來。一股強大的氣勢瞬間將凌風和蘭欣籠罩,凌風驚訝地看了一眼村長,想不到他竟然還是個高手!

再看一眼那個“高大”的身影,拉着蘭欣,凌風以最快的速度往村子東邊衝了過去。

“想走!?沒那麼容易!”那個黑衣人不管馬亞多,竟然直奔凌風而來!

馬亞多衝上去擋住黑衣人的去路,緊接着一掌擊去,居然連防禦都不考慮了!

那黑衣人當然知道凌風他們有問題,在馬亞多一掌擊出而又還有一定距離的時候,猛地跳起來從馬亞多的頭上飛過了!馬亞多收勢不及,已經無法再攔住黑衣人了。

凌風轉頭撇了一眼,發現這是個大好時機!破雲掌立刻擊出,隔着五、六米遠竟然都將那黑衣人震得倒飛回去!

黑衣人大意之下根本就毫無還擊的機會!還沒着地就又被馬亞多在後背上恨恨地踢了一腳,被迫來了個“狗吃屎”!

凌風一掌擊出後並沒有停下,拉着蘭欣往村外直奔而去。

剛跑出村子,凌風和蘭欣就聽見村子傳來一聲巨響。轉頭一看,村子裏現在正火光沖天,慘叫不斷“`

凌風突然停了下來,“我們該去幫幫村長!”

“快走吧!五、六千人你能殺你個?村長不是說他有辦法嗎?”

“他所謂的辦法“`可能就是進入幻陣吧?那他們守住出口怎麼辦?”凌風還是爲他們擔心,他們原本過着與世無爭的生活,現在就這樣被捲入了戰爭的旋渦。

“幻陣不是有好幾個嗎?說不定還有其他出口呢?快走吧!不然追來了!”蘭欣很擔心凌風的安危,畢竟那黑衣人應該猜到了‘魔靈之血’就在凌風身上。

嘆了口氣,凌風在心裏默默地祝願他們能夠逃得掉。

回過頭,凌風和蘭欣再次進入了無邊的大森林。 雲龍國皇城是世界上最繁榮的城市,任何一個雲龍國帝王都會爲它而自豪。這裏的人們都十分富裕,當然也包括他們的統治者:他實在是太貪財、太殘暴了!所以這裏的商人們都在下地裏說着他的壞話,大多都是在開“批鬥大會”,也偶有些人在猜測着他的寶藏到底藏在哪裏?

離皇城還有百多裏的旅店裏,一羣商人就正在大聲談論着那“寶藏”的事。這樣大聲地罵皇帝是不敢的,他們可不願意讓腦袋去冒險,但是談論“寶藏”就沒關係了。況且這個小鎮的士兵都被調走了:現在南冥過也加入了對抗雲龍國的行列,雲龍國差不多已經把全國的兵力都往西部防線調去了。像這種不起眼的小鎮,根本就沒有士兵駐守。


凌風和蘭欣還沒走進旅店就已經聽到了那些商人的議論聲,於是就好奇地進去聽聽了。

“我說啊!那麼多的寶藏堆都要堆成山啊!肯定是埋在地下的,說不定他在地下挖了什麼宮殿來藏寶藏呢!”一個渾身金銀首飾的男人正揹着凌風在那發表自己的看法呢!

“你以爲他是在爲自己挖陵墓呢!我猜他一定建了個祕密的金庫,把東西都看好了呢!他肯定是要爲自己的子孫留點本錢啦!如果“`”說話的男人謹慎地向四周看了看,才小聲地把“砍頭”的話給說了出來:“帝國覆滅了的話,他的子孫纔有資金復國的嘛!”

“不是!你以爲他是個什麼東西啊?他就是個守財奴而已,肯定會把寶藏拿來陪葬的!”

“不是、不是“`”

凌風也沒停步聽他們多說,看了房就帶着蘭欣進去了。說實話,凌風也挺好奇的,不過談論的對象畢竟是蘭欣的爹,而且還總是陪葬什麼的,就更不好去聽了。

他們已經趕了一個多月的路了凌風也不知道拉夏他們到底在哪裏,不過還是先去皇城看看吧!明天就要到皇城了,如果拉夏他們進行得順利的話,應該是去南方的神蛇部族,但是具體在哪裏?凌風也不知道,只好到皇城來看看情況了。

第二天下午,凌風和蘭欣已經來到了皇城,這裏還是那麼繁榮,人們根本就沒擔心戰爭會到來似的。不過在皇宮裏的楚浩天可能就沒那麼好過了,蘭欣挺擔心他,於是回去看看他。

沒什麼事的凌風就去他失蹤的地方看了看,什麼都沒有。不過當他正要離開的時候,突然發現林子邊的一棵大樹上竟然有字!

踏着滿地的落葉,凌風興奮地跑了過去。看着那歪歪斜斜的字,凌風就知道是拉夏刻的。他的字就是那麼奇怪!一般人還真認不出來呢!

“快跟上來!地圖在樹洞裏。”凌風激動地念着,他就知道拉夏他們不會把自己扔掉的!

“樹洞?樹洞?”凌風圍着那棵大樹轉了幾圈也沒找到什麼洞!

“樹洞!”凌風像猴子般輕輕地就爬上了樹,甚至比猴子更迅捷!樹上果然有個洞,用木頭堵上的,不上去的話根本就發現不了!

凌風將裏面的地圖慢慢取出,上面有他們準備好了的路線,是用紅線畫出來了的。


激動地跳下大樹,凌風直接就跳上了馬,往皇城方向飛奔而去。如果是以前的他的話,根本就不可能辦到,但是在巨獸深淵裏混了那麼久,這也是被逼出來的能力啊!

興奮地來到旅店,蘭欣還沒回來,凌風就只好出去買點東西給小龍吃了。當然,他自己也好就沒吃上烤肉串了,自己的作料早在巨獸深淵的時候就用完了。

這還是他回來之後第一次來吃肉串呢!回想起那種美味,凌風都快要流口水了。

來到依舊沒什麼變化的小吃街,凌風興匆匆地來到了那個肉串攤。這裏比以前大了點,還多了個助手幫着幹活。

“老闆,來三十串肉串!”凌風今天可要好好吃一頓了!

“好的,馬上。”老闆並沒有說話,而是旁邊的助手回了一下,看來這裏的生意很好嘛!不一會兒,那住個助手就端着個盤子過來了,走到凌風面前的時候突然停了下來。

凌風正要吃呢!他居然不動了,凌風只好自己去拿了。就在這時候,凌風纔看見那個助手正兩眼淚汪汪地看着自己,弄得凌風莫名其妙!

“怎麼了?”凌風很小心的問了一句,這傢伙不會有問題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