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5 日

“哈哈——。”葉心儀還在笑。

“不過——。”馬飛望着葉心儀說道。

葉心儀中止了笑,問道:“不過什麼?”

“不過,你笑的真美觀。”馬飛說道。

葉心儀馬上臉紅了。她剛要說什麼,一回頭,看見有人朝這邊走來,就對馬飛說:“有人來了,你放手。”

馬飛一回頭,也看到月光下有個人影朝他們這邊走來,就放開摟抱着葉心儀的雙手。他四下裏看看,說道:“心儀,我們去營房外面的湖邊走走吧。”

葉心儀看看馬飛,成心說道:“你出得了門?有哨兵啊。”

馬飛說道:“你能進得來,我就能出的去。小看我啊。走,我們一同出去。”

寫輪眼中的克蘇魯 馬飛說着,趕緊從地上撿起葉心儀碰落在地上的那頂扎花的公主帽,戴在葉心儀的頭上,又急忙拾起地上的搪瓷盆。並把它往牆角的黑暗處一放,跟着葉心儀,朝營房外面走去,快走到大門時。馬飛突然大膽地伸手挎着葉心儀的胳膊直接朝哨兵走去。

“我送葉小姐回團部去。”馬飛低頭對站崗的哨兵說道。

哨兵看法馬飛,知道他是二排的排長。馬上向他們兩人舉手行禮。

馬飛和葉心儀出了大門,沿着門前的大道,不斷往墨水湖邊走去。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籤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推薦小說:絕世唐門大主宰傲世九重天莽荒紀完美世界求魔凡人修仙傳光明紀元醉枕江山全職高手劍道獨尊最強棄少唐磚寶鑑將夜星河大帝校花的貼身高手小說駐馬秦川所有的文字及駐馬秦川最新章節均由書友發表上傳或來自網絡,希望您能喜歡駐馬秦川小說。Copyright ? 你是我的盛世豪賭 dukeba.com All Rights Reserved.粵ICP備13062305號-1 冷若霜笑一聲道:「冷大先生這是『黔驢技窮』了么?」

「離別鉤」向空中一圈,但聽得半空響起一陣細碎的「叮叮」之聲,那蓬細如牛毛的藍芒,如磁吸鐵,一下全給吸到了鉤劍之上。

冷武侯看得臉色大變,往後連退了數步,厲聲道:「赫連兄弟!」

但聽「嘶」「嘶」的兩聲破空輕響,兩道人影,自高出飛瀉而下。

而後門突然洞開,數名負責後門明樁暗哨的「高第門」門人,帶傷拖槍敗退,後路又衝進十多人來。

空降的兩人,看上去都有六十開外,一個滿面笑容,另一個一臉哭相,但卻都穿著半長不短的黃麻長衫,長僅及膝,樣貌頗為怪異。

看到這兩人,冷若霜嬌軀不由一震,本能的退後一步,暗道:「『青龍會』果然來的不止這兩路高手?」

高家三兄弟,這個時候,從門外押著被五花大綁捆成「大粽子」似的「藍魔」藍豪,凱旋歸來,陡見之下,高小少爺高大全倒吸了一口涼氣,自言自語的道:「這兩個凶神惡煞,從哪冒出來的?!」

冷若霜心中一動,響起兩個銷聲匿跡江湖很久的煞星來,冷聲問道:「你們莫非就是昔日『迷天盟』盟主『數典忘宗』易先生的義弟『苦笑二魔』赫連昆仲?!」

那笑面老者赫連天笑道:「哈哈,不是我們,又會是誰?你這小娘子,倒是好見識,一會兒老夫可以開恩,賞你一個全屍,哈哈。」

另一個哭臉老者赫連地哭道:「嗚嗚,當年姓易的那個混蛋,聽信『赤練』那個妖女的讒言,逼走我們老哥倆,才有了『迷天盟』的滅頂之災(參見《殺手樓》卷第四章),『迷天盟』不留爺,『青龍會』自有留爺處,嗚嗚。」

冷若霜心頭暗凜,「青龍老大」好本事,居然連這兩個老魔頭,也羅致了去?!不過想想,「苦笑二魔」的「嫂母」桃小妖,如今都成了「青龍第八煞」,二魔為「青龍會」效勞,也是順理成章、情理之中的事情。

冷北樓目光一掃,不僅「苦笑二魔」來了,從後門殺入的「青龍會」教徒之中,「青龍第八煞」桃小妖、「冰魔」百里冰、以及柏奇寒、吳蚣、冷笑話等幾個舵主,還有剛才鎩羽遁走的拓拔東野,都赫然在內!

看來,前門的拓拔東野、藍藍魔以及「京中八隱」,只是吸引己方防守主力的幌子,中路鑿心、後路暗襲,才是「青龍會」的正師奇兵!

冷北樓目光一注,徐徐而道:「『青龍會』的朋友,夤夜擅闖民宅,就目無王法嗎?」

冷武侯舉步向前走上了兩步,長笑一聲,拱手道:「冷谷主,你們先把敝會的藍人魔予以釋放再說!」

冷北樓徐徐地道:「江湖上各幫各會,武林中各門各派,同是一脈,本應互相尊重,和平相處,貴會先犯我『玉闕谷』,今又恃眾而來,持強出手,登門尋釁,藍豪為本盟拿下,『京中八隱』全部伏誅,只逃走了拓拔東野一人,北樓要請教冷大先生,貴會這等強盜行徑,那是有意和本盟為敵了?」

冷武侯高深莫測道:「只要冷兄將藍護法賜予釋放,至於貴盟和敝會之事,稍後兄弟自會向冷兄,有所交代。」

冷北樓道:「在冷大先生尚未向在下交代清楚之前,貴會侵入敝盟的敵人,敝盟自然斷無釋放之理!」

「好!」冷武侯依然徐徐頷首道:「如此說來,冷兄是一口拒絕了?」

冷北樓冷然道:「不錯!」

冷武侯臉上一片冷森,嘿然道:「當今武林,我們『青龍會』,已經佔據半壁江山,就憑你們幾個,又能搞出得出什麼名堂來?」

冷若雅雞骨頭戟指冷武侯,義正言辭嘴唇油亮的道:「臉譜人,你少冒大氣,你丫的不讓姑娘安生吃飯,今晚管教你們都來得去不得。」

冷北樓以目示之,三夫人宮靜顏左手一抬,向空中打出一枚火箭,但聽「嗤」的一聲,一道火花衝天直上夜空,似與皓月爭輝!

就在火箭信號射起騰空的同時,左右兩廂的人,立即採取了行動——

左廂由冷北樓為首,率領二百名「北道盟」精銳援兵,迅疾朝「青龍會」左陣,展開了半扇面的包圍。

這左陣中,冷北樓率領的是五十名「玉闕谷」雪袍劍士,右手執長劍,左手執盾牌,一看就知是久經戰陣的王牌勁旅;大夫人梅獨引領的是「梅花牌」五十名棍手,每人都是手抱「梅花棍」,身形步法,井然有序;二夫人白黛統領的是「白家莊」五十名刀手,一個個手捧大刀,神情嚴肅,顯然也是沙場悍將;三夫人宮靜顏提領的是「九宮堡」五十名箭手,一個個手持強弓,指搭勁矢,背上還背著一具匣弩,一看就知是擅使弓箭的神射手。

左陣布成包圍之勢的同時,右陣「高第門」三百好漢,在一陣驚天動地的「鏘」「鏘」槍鳴聲中,也迅快的布成了槍陣,三百桿紅纓槍,列成一圈,中間由高家四父子主持,緩緩的向「青龍會」右翼推進。

這份聲勢,便是目中無人目空一切的「青龍會」群魔,也不敢小覷!

冷武侯目色深沉,冷冷的「嘿」了一聲,才道:「不自量力,本座倒要看看,今晚倒底是鹿死誰手?」說到這裡,回頭喝問道:

「冷北樓、高老莊等人,違逆『青龍』,你們誰去先把他們二人拿下正法?」

調息完畢的「風魔」梁炒炒和「青龍第八煞」桃小妖同時抱拳道:「冷副總管,屬下願意請戰!」

「好!」冷武侯頷首道:「你們出手之時,可不計死活,能拿活口固好,就是當場格殺,亦是大功一件。」

梁風魔、桃八煞二人躬身領命,一起朝陣中走來。

冷若雅手腕一振,皓腕上的數個紫色風鈴,響起一陣「叮噹」脆響,嬌笑更如銀鈴的道:「梁婆婆,姑娘在這裡呢,來打我啊!」

「風魔」梁炒炒怪目一翻,看了冷若雅一眼,怪笑道:「老身就納悶了,你們『涼城』丫頭,幾時當上了『高第門』的護院了?冷北城可是從來不做虧本兒的買賣啊。」

冷若雅嬌笑道:「老虔婆,你好生沒見識,高老爺子是我家哥哥的親娘舅,怎容你等在這裡撒野逞凶?『青龍會』在江湖上,胡作非為,為非作歹,你是武林中的大前輩,雲老龍頭尚且要尊稱你一聲『師娘』,你卻居然恬不知恥,不顧廉恥,出任『青龍老大』的走狗爪牙,姑娘都替九泉之下的『東狂』前輩,為你感到害羞!」

梁炒炒怒笑道:「小賤人,待會兒老身再修理於你,你先給我站開些,老身要找的是你高老鬼。」

冷若雅嬌笑一聲,道:「老婆婆,您就是要找我家舅太爺,也得先通過姑娘這一關。」項

「風魔」梁炒炒怒聲道:「你以為老身便怕你了不成?」

冷若雅笑道:「我就喜歡你看我不順眼、卻又干不掉我的樣子。」

這話聽得梁風魔勃然大怒,「風魔杖」一振,大喝道:「小賤人,老身倒要看看你有多大斤兩!」喝聲中,人隨拐進,杖光如電,迎面直劈過來。

冷若雅笑道:「來真的啊。」「相思刀」橫推而來,一道刀光,宛如匹練橫飛,「鐺」的一聲,刀杖互撞,響起震人心魄的金鐵狂鳴,兩人中間,也飛閃起一串火花,梁炒炒被震得後退了兩步,若雅也同樣的後退了一步。

梁炒炒不禁一呆,她也是個自視極高的人,豈肯示弱?她口中大喝一聲,雙肩一晃,「風魔杖」舞出重重杖影,急襲而來。

一時間,杖影如山,漫天席捲。

冷若雅嘻笑一聲,右手一緊,一柄「相思刀」以攻還攻,刀光凌厲,相思如雪。

「青龍第八煞」桃小妖手仗雙環,和梁風魔同時走來,梁炒炒被冷若雅攔住的時候,冷若霜及時迎出,攔下了桃八煞,橫劍冷喝道:「背主家奴,恭候多時了。」

「青龍第八煞」桃小妖道:「本座找的是『玉闕谷』冷谷主,你給我站遠去。」

冷若霜冷笑道:「冷谷主是什麼身份,哪裡是你這等婢僕之流,想見就能見的?先勝得了姑娘掌中的『離別鉤』再說吧!」

「青龍第八煞」桃小妖怒喝道:「賤婢,你是自個兒尋死!」鐵環當頭劈來。

冷若霜冷笑道:「只須看你出手,『青龍十二煞』,就是浪得虛名之輩!」口中說著,身形一晃,朝右閃出,鉤劍反向桃小妖肩后刺出。

「青龍十二煞」各有一身絕藝,七煞茅鷹、九煞唐朝、十煞勾鉤夠、十一煞蘇小小、十二煞下雨石,這些人也不是浪得虛名的人,尤其八煞桃小妖,就以身份武功而論,也足可與武林一派掌門、一幫之主相提並論。

而在此刻,「青龍十二煞」卻被冷若霜當面說他們徒有虛名,桃小妖心頭自然怒惱已極,大喝一聲,道:「好賤婢,本座劈了你,你才知道『青龍十二煞』得厲害!」雙環振腕便攻。

冷若霜更不打話,鉤劍起處,劍光如閃,快速發劍和桃小妖搶攻,劍勢銳利已極!

桃小妖成名極早,一雙鐵環何等的精純老到?冷若霜當著這許多人,心裡存了一定要勝他的決心,是以一上場就連使殺著,大有勇往直前,奮不顧身的氣勢!

冷若霜一陣猛攻,先聲奪人,已可佔到上風了,但是桃小妖鐵環一緊,立即還以顏色,見招破招,雙環如毒龍怪蟒,不過片刻工夫,就把冷若霜急攻急打的劍式,逼落下去。

冷若霜雖然暫時被迫退守,但一支鉤劍,還是劍風霍霍,封閉遮擋之間,偶而也有幾招凌厲反擊,只是守多攻少而已!

看準機會,桃小妖求勝心切,立即鐵環一沉,身子半蹲,由下刺上,直取冷若霜胸腹。

冷若霜「擋」的一聲,把桃八煞鐵環盪開,劍尖迅快下划,正好指向她的咽喉。

桃小妖鐵環被「離別鉤」盪出,招勢業已用老,如何來得及回招自保?她心頭大吃一驚,只好上身往後儘力一仰,才堪堪避開若霜刺向咽喉的一劍。

哪知他堪堪避過,冷若霜的劍光,快若驚鴻,已經朝她的頭頸劃到。

冷若霜這一劍,那是用足了力氣,十分勁急,桃小妖這一驚非同小可,而且避無可避,稍一猶豫,一顆花花的腦袋,就得搬家挪位——

幸而桃小妖一身所學,原非等閑,她在這千鈞一髮之際,陡地沉「哼」一聲,兩臂一抬,雙環迅疾無比向鉤劍架去,人也隨著往下扒落!

冷若霜這一劍,橫掃過來,經桃小妖鐵環往上一頂,把劍身往上頂起,劍勢雖然還是橫掃過去,卻只是從桃小妖頭頂橫掠而過,且削斷了她的一根銀釵和數縷青絲。

桃小妖立功心切,一失先招,就連遇險招,心頭怒不可遏,口中暴喝一聲,長身而起,雙鐵環一振,像狂風暴雨般朝冷若霜急攻過來。

冷若霜一旦抓住先機,立即氣盛,她完全不用什麼招式,鉤劍一會刺前,一會鉤后,一會上挑,一會下划,也正因為沒有固定的招式,「離別鉤」施展開來,就便宜得多,而且攻出去的鉤劍,也都是敵人的破綻之處,乘隙而入,往往迫得桃八煞封架不及,連連後退。

這一陣工夫,原本略佔上風的桃小妖,棋錯一步。滿盤皆輸,被逼得措手不及,越打越覺得心驚肉跳,本來像狂風暴雨的雙環攻勢,如今卻連連封拆,屈居下風,整個人兒,冷汗涔涔,濕透了羅衫。

這時,猛聽一聲震天金鐵狂鳴,但見一道杖影精光,飛起兩丈多高,接著又是一聲脆若銀鈴般的少女笑聲,響起冷若雅的聲音,笑道:「梁婆婆,姑娘念你成名不易,你走吧!」

「風魔」梁炒炒畢竟年事已高,久戰之下,一時疏忽大意,「風魔杖」被震脫手,一張鳩臉,脹得通紅髮紫,目中凶光暴射,陰笑一聲,切齒道:「小丫頭,這筆帳,老身記住了!」悻悻退下。

冷若雅「相思刀」震飛梁風魔「風魔杖」的同時,冷若霜右足前跨,劍削桃小妖右肩,桃小妖急切之間,雙劍格出,「擋」的一聲,劍環交擊,冷若霜駢指就點了過去。

就聽「噗」的一聲輕響,冷若霜的玉指,不偏不依點在桃小妖穴位之上。

冷若霜鉤劍一收,冷冷笑道:「桃小妖,憑你這點能耐,還不配跟冷谷主動手過招,以後別再自以為是、目中無人了,好了,言盡於此,你可以回去了!」說完,姑娘返劍入鞘,舉步回陣。

場中,只剩下羊桃小妖一個人,木然而立,她穴道被制,只眨著眼晴,作聲不得,更無法動彈。

「冰魔」百里冰見桃八煞穴道受制,立即飛身過去,輕飄飄的拍出一掌,替她解開了穴道,桃小妖滿臉羞慚的跟著她退回。

冷武侯目色森冷,仰首冷冷一笑,道:「冷谷主與高老英雄,怎麼說都是名滿天下的人物,卻要躲在兩個小丫頭身後,用兩個女流小輩為你們遮風擋雪,還真是讓人感到不齒啊!」

承運而生 冷北樓大笑道:「好!,今夜,就要你們,瞧瞧我們『北道盟』的厲害!」

冷北樓率先仗劍而上,身後五十名「玉闕谷」雪袍劍士,立即仗劍擁上,劍陣一旦展開,像雪山冰峰般迅疾移動,朝前逼進——

左陣「玉闕谷」這一發動,右陣的高老莊也隨著發動,老爺子大鐵槍一揮,大笑道:「冷武侯,你們已陷入包圍之中,此時棄去兵刃,束手就縛,還來得及!」即率同三個生龍活虎如狼似虎的兒子高大尚、高大壯、高大全,帶動三百「高第門」好漢,向前逼上——

那左陣核心「玉闕谷」動了,某他三隊也同時發動,朝前圍逼過去——

「梅花派」掌門梅獨手持「梅花棍」,「白家莊」莊主白黛白黛掣出了「柳葉刀」,「九宮堡」堡主宮靜顏掣出一具「諸葛弩」,各率麾下猛士,隨同夫君冷北樓,向「青龍會」圍逼而上——

冷若霜與冷若雅姐妹,自正面並肩而上,冷聲喝道:「活捉冷武侯,『青龍會』其他賊人,不降者,一律就地格殺勿論!」

這一下,三面夾攻而上,聲勢極盛,即便是「青龍會」總堂第二副總管「天下第一諸葛」冷武侯,爺看得目色大變!

面對敵方三面夾擊之勢,冷副總管總算臨危不亂,飛快布署,抬手出扇,大喝一聲,道:「本座所屬,三面迎戰!」

冷武侯即使有「三國」諸葛孔明之才,但臨時調配,把僅有的人手,分作三面應敵,在人手方面,也是大為不敷!

冷武侯在最短的時間內,就做出了最大極限的戰略部署—— 墨水湖畔,一條彎曲的沿湖大道伸向前方。武動乾坤大道兩邊,蒼老的垂柳,已末尾大把的零落髮黃的葉片。路上,四處是飄落的黃葉。

路邊的野草叢中,一些野花正在月光下伸展美麗的身姿。分發出誘人的幽香。

月光悄然地給墨水湖鍍上了一層銀色的清輝。遠處的樹木,小山,湖水、大道。全被覆蓋上一層朦朧的銀色的光芒。

涼風從湖面上吹過去,帶起一陣陣的漣漪。湖水不斷地拍打着暴露着碎石的湖岸,像是一位隱居湖畔的大師,在輕撫着一把瑤琴,那波濤聲就像大師手指間撥弄琴絃奏出的一曲曲動人的小夜曲。讓行走在湖畔的人,都沉醉在這一幅月明花好、風清浪涌的美麗圖畫之中。

馬飛和葉心儀,相互挽着手,行走在這條湖畔的小路上。

馬飛很開心,他時而低頭遠望,時而又把目光盯在葉心儀身上。突然,他發現葉心儀彷彿有什麼心事,臉皮繃得緊緊地。就忙問:“心儀,你怎樣了?”

葉心儀轉過臉,瞅了一眼馬飛,說道:“沒怎樣。”

“還沒怎樣?你瞞得了別人,可瞞不過我馬飛。我可是見過多了。我沒說錯的話,你心裏一定有事。”馬飛雙眼緊盯在葉心儀的臉上,問道。

葉心儀低下頭,沒說話,只是默默地往前走。

馬飛拉住葉心儀的手,說道:“心儀,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說啊?”

葉心儀這時擡起頭來,深情地望着馬飛,啓齒說道:“馬飛,你真的喜歡我嗎?”

“心儀,你問這話幹什麼?我真的喜歡你,真的真的喜歡你。從第一眼看到你,我就喜歡上你了。不信,你可以去問我那兩個兄弟。他們可以幫我作證。武動乾坤那天。在野天門碼頭第一次見到你,我就當他們面發誓,你一定會是我的。”馬飛說道。

“你就那麼自信?要是我不答應呢?”葉心儀聽了馬飛的話,捂着嘴,笑道。

“不——不答應?什麼意思?”馬飛愣了。他不明白葉心儀的話是什麼意思。就問道。

葉心儀低下頭,猶疑了一下,就說道:“馬飛,我——。我——。”她欲言又止。

馬飛急了,便問:“心儀,到底有什麼事,你說啊?”

“我——,我父親要把我嫁給吳司令的兒子吳大成。”葉心儀說道。

“吳司令?就是我們警備吳司令?”馬飛瞪大了眼睛,望着葉心儀,問道。

“嗯。”葉心儀點點頭。

“他的兒子?就是那個全團都知道的浪蕩公子吳大成?”馬飛愈加吃驚了。

“嗯,就是他。”葉心儀說道。

“爲什麼?爲什麼?”馬飛問道。

“父親說是吳司令託副官來給父親說的。父親不敢得罪他,就贊同了。”葉心儀說道。

“這不行,這相對不行。你這麼美麗,這麼好,怎樣能嫁給那個混蛋呢?不行,就是不行。你是我的。是我的。是我馬飛的。”馬飛簡直是發狂地喊道。

葉心儀眼角流出了淚水。她望着生氣的馬飛,想了一下,說道:“馬飛,你真的喜歡我嗎?”

馬飛吃驚地看着葉心儀,說道:“我——真——真的喜歡你,不,是真的愛你。你去上海那麼長的工夫。我每天都在想你。每次讀到你的來信。就像是在和你說話。讓我早晨躺在營房的牀上,睡不着,不停地胡思異想天開。”馬飛對葉心儀說。

葉心儀轉過臉,看着馬飛。那張被路邊的樹影遮擋的美麗的臉蛋,泛起了紅暈。

“你瞎說,我纔不信呢。騙人。”葉心儀說道。

馬飛急了,立馬雙腿立正,舉起右手,對葉心儀說道:“小狗騙人。我真的沒騙你,我說的都假話。老天爺可以做證。”

“哈哈——。”葉心儀聽了馬飛的話,眼角帶着淚花笑起來。

“怎樣,你不置信?那我證明給你看。”說着,馬飛鬆開拉着的葉心儀的手,猛的一下子朝湖邊跑去。

葉心儀吃了一驚,她朝馬飛喊道到:“馬飛,你要幹什麼?”

“我要跳到湖裏去,讓湖水來證明我馬飛沒騙你,是真心愛你。”

“不——,不要——。”葉心儀大吃一驚,想伸手去拉馬飛,晚了,只見馬飛一縱身,一頭紮緊冰涼的湖水裏。

“馬飛——,”葉心儀喊叫着,跑到湖邊。

在馬飛跳進湖水的地方,水面上泛起一圈圈的波紋,夜風吹起湖水,向岸邊的葉心儀撲來。撲過去的湖水,打溼了葉心儀的一雙腳。葉心儀根本得空顧及本人的腳下。她的目光正着急地在靜靜地湖面上尋覓馬飛的身影。剛纔,馬飛一跳而入湖水中,就不見了蹤影。讓葉心儀的心立刻抽緊了。

“馬飛——。馬飛——。”葉心儀雙手作喇叭狀,套在本人的嘴巴上,朝着湖面呼喊。

“嘩啦——,嘩啦——。”湖水拍打着岸邊。響起陣陣濤聲,卻不見馬飛從水面上浮出來。

葉心儀急了。她懼怕萬一馬飛一頭扎進湖中的淤泥裏,那就完了。以前,她在重慶上中學的時分,他們班就有三個男同窗,夏天去江邊游泳,就是相互比賽扎猛子,其中一個男生,就像這樣,一頭扎進江水下面的淤泥中,丟了性命。葉心儀還跟着班裏的同窗去江邊看過打撈下去的那個男生的屍體。那男生,嘴巴鼻孔都塞滿了泥巴,樣子特嚇人。從那次事情後,學校就不準任何先生在去江邊游泳了。 棄君恩:醜妃要休夫 這件事葉心儀是記憶尤深,回想起來浮光掠影。

“馬飛,你快出來,快出來啊——。”葉心儀腦海裏回想起那個男生死去的可怕的樣子,心裏更懼怕馬飛也和那個男生一樣,她喊着馬飛的名字,翹着腳,向湖面上張望,湖面依然沒有任何動靜。

“馬飛,你出來。你要不出來的話,我也跳進湖裏去。”葉心儀又喊。

湖面還是安靜如初。

“馬飛。我愛你——。”葉心儀朝湖面喊着,就要往湖裏跳。就在她一躍而起,身體往湖水中撲去的一剎那間,突然,從前面伸出一雙溼漉漉的手,攔腰把她抱住。

“心儀,我愛你。”

馬飛不知什麼時分從湖水裏爬上了岸,就在葉心儀跳湖的一霎那,他跳起來,伸手抱住了葉心儀的細腰。

“你——你真該死。我的媽呀,嚇死我了。”葉心儀捂着嘭嘭跳動的心口,回過臉。說道。

“哈哈——,心儀,這會該置信我了吧。”馬飛笑道。

葉心儀臉上泛起喜悅的紅暈。她把飄逸着黑色的美麗的長髮的頭,靠在馬飛的肩膀上,幸福地閉上了眼睛。

“心儀,你是我的,永遠都是我馬飛的。我不會讓任何人把你奪走。不會的,相對不會的。”馬飛說着,把本人的頭埋在葉心儀細長的分發着陣陣體香的脖子裏,那張帶着盼望的嘴,在葉心儀的脖子裏輕吻着,輕吻着——。

漸漸地,馬飛抱着葉心儀的那雙手,末尾在葉心儀胸前鼓起的一對圓潤的**上滑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