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4 日

“呵呵,你現在還是別想那麼多,別忘了,你現在代表的是我們豪大集團哦,咱們進去吧。”嚴萍儼然落後葉逸半個步伐,遵循了茂業上的一些潛規則。

葉逸也沒客氣,和嚴萍往大廈裏面走去。

來到大門前,卻發現有專門檢查邀請函的服務人員逐一排查想要進去的人。

“呀,我把邀請函放家裏了。”嚴萍眉頭皺了一下,有些自責道。

“啊?那咋辦,現在回去拿也來不及了吧,不如這樣,我們去服務人員那裏登記一下就可以了。”

“也只能這樣試試了。”嚴萍說道。

葉逸和嚴萍走在紅毯之上,葉逸卻意外地發現王義竟也在自己後方,並且眼睛有意無意地往嚴萍身上瞄。

“喂,有色狼盯上你了。”葉逸對嚴萍說道,嚴萍轉身一看,果然看見王義正偷偷往自己的美腿和酥胸上瞟。

“哼!”嚴萍臉上露出厭惡之色。

身爲副市長的王義走在紅毯上,突然,他看見前面一名身材火辣的女子正跟在一名男子後面,王義心中便泛起了異樣的心思。

然而就在王義尋思要不要找人摸底之時,卻聽前面的男子說自己色狼,他臉色一怒,竟然有人在如此場合說自己,實在太大膽了,他擡頭看去,頓時臉色一沉。“是他?葉逸?他怎麼會來這裏?他不只是一個保鏢嗎?”王義想起在KTV發生的事,心中不由一沉,這幾個月,自己無時無刻不想除去這個年輕人,沒想到今日竟冤家路窄。

“喲,王副市長,你也來參加這茂業會啊,幸會幸會,看來你上次的生意談得不是很順利嘛,這一次藉着這個機會接着談?”葉逸故意將副市長和談生意說得重了一些,讓旁邊的人也注意到。

要知道,身爲**官員,是不能私自從事茂業活動的,否則,就會被認定爲利用職務之便,謀取私利。葉逸也正是抓住這一點,讓王義在衆人面前出醜,沾上不利的八卦消息。

王義臉色一沉,假裝不認識葉逸,說道:“哪來的小子,這裏也是你能來參加的嗎,有邀請函嗎,我是受茂業主辦方的邀請,來做嘉賓的,什麼生意不生意,你小子是誰?”

“喲,王副市長,你不認識我了?上次在KTV我們還見過面呢!”

“哼,保安,你們就是這麼維護茂業秩序的嗎?一會還有上面的官員來參加,萬一也遇見了這種性口雌黃之人,傳出去,你們這不是毀了昇宏市的名聲嗎?”王義對維持秩序的幾名保安說道。

幾名保安自然不敢得罪何儀這樣的大人物,於是將矛頭指向葉逸,說道:“您好,請出示邀請函。”

葉逸攤了攤手,說道:“抱歉,邀請函落在家裏了。”

“那對不起,先生,沒有邀請函的話,是沒法進入本次交流會的。”一名保安對葉逸說道。

嚴萍上前一步,說道:“那請問我們可以登記之後參加嗎?”

保安見嚴萍穿着打扮和身上散發的氣息皆有一種上位者的樣子,於是說道:“當然,不過,除非是公司所屬人或者股份持有者才能參加,如果只是公司的中層的話,邀請函還是必須的,當然了,有邀請函的人也能帶人進去。”保安說完,還不忘看了王義一眼。

王義眉開眼笑地看了一眼保安,然後轉身對嚴萍說道:“這位小姐,你說你是Z國集團的經理和此次前來參加茂業交流會的公司代表,這似乎有些不大可能吧,你也太年輕了一些啊。”

嚴萍眉頭皺了一下,說道:“王副市長,照你這麼說,如果年齡和職位有關聯的話,那我倒要問一問您,咱們社區裏面有一位五十歲的大叔,至今還是個社區區長,我看您不過四十有餘,怎麼能當副市長呢!”

王義眼中閃過一絲尷尬和惱怒,但礙於公共場合又不好發作,只得打了個哈哈說道:“我突然想起來Z國集團是有一個茂業天才,想必你就是嚴小姐了吧,既然你忘記將邀請函帶來了,不如跟我一道進去如何?雖然他們是負責本次茂業會的保安,但這是規矩,可不能輕易破壞,嚴小姐,跟我一同進去吧?”

“多謝王副市長好意,我看我還是回去取邀請函吧,免得有人說您的閒話!”嚴萍把話說得滴水不漏,但事實上,嚴萍當着這麼多人拒絕王義的邀請,也等於是活生生的打臉了,可笑的是,王義也只能微笑着被打臉,吃了個悶虧!

王義臉色變了數變,只得狠狠地一甩手,往裏面走去,末了還不忘用淫邪的目光打量着嚴萍,至於葉逸,王義雖然上次吃了一些虧,但王義卻沒把他放在眼裏。

“你在這裏等着,我回去取一下!”嚴萍對葉逸說道。

“不用了,我想用這個,應該能進去了吧!”葉逸手中握着一張金色的卡,上面印着Z國集團的圖文標示,“麻煩等級一下!”葉逸將金卡丟給有些茫然的保安。

“這……額,您稍等!”保安本來以爲葉逸是隨便拿了一張卡糊弄自己,誰知道竟然是印有公司標示的金卡,雖然不知道這個年輕爲什麼會有這樣的東西,但保安畢竟還是不敢輕易得罪,對着刷卡機刷了一下之後,見通過了檢測,於是恭敬地將金卡遞給葉逸,示意他可以進去了。

嚴萍神色愣了一下,見葉逸隨手將卡丟進褲兜,拍了一下額頭說道:“我卻是忘記了,你已經擁有公司十分之一的股份了,你可是億萬富翁了呢。”

葉逸淡淡一笑說道:“這是李伯父強加給我的,雖然我不在意這些東西,但今天這麼一看,似乎這玩意的確挺好使的,果然有權有勢是夠威風的啊。”


嚴萍領着葉逸往裏面走去,見葉逸這麼一說,嚴萍說道:“你和王義有過節?他那種大權在握的人,最好不要惹了的好,錢不壓權,你呀,怎麼就不懂得避讓一點呢?”

葉逸呵呵一笑說道:“過節倒沒有,只不過他將主意打到李欣和郭子琪的身上,被我撞見了,打傷了他的保鏢而已,至於他有多大的權,我根本不在乎,而且,我觀他的面目,最近就會有災難降臨,他的仕途快要到頭了。”

“什麼,你還會看相?”嚴萍有些意外道。

“是啊,最近對這一項古老的技藝有些感興趣,剛纔就隨意看了一眼王義,我想我的推斷不會錯的。”

嚴萍先是不信,然後突然想起葉逸過人的本事,只得撇了撇嘴,說道:“那你幫我看看,我的未來如何?”

葉逸隨意看了一眼嚴萍精緻的臉,笑了笑說道:“你五官端正,娥眉鳳眼,庭宇飽滿,此生必定是富貴無比,財源不斷啊。”

嚴萍啐了一口說道:“我說的不是這個……而是別的。”

葉逸疑惑道:“別的?你是指婚姻?”

今天更新四章,這是第二章,下午在送上兩章,感謝大家的閱讀。 嚴萍臉色一紅,說道:“對啊,你看我都年齡不小了,你幫我看看我的未來如意郎在哪裏?”

葉逸把玩着三枚銅錢,眉頭皺了一下,說道:“乾在上,坤在下,震隱現,奇怪,奇怪。”

“什麼意思啊?”嚴萍瞪着大眼睛,一臉好奇。

葉逸自語道:“這卦象上顯示,你未來的如意郎君遠來天邊近在眼前!”

“什麼!你……你又拿我開玩笑啊。”嚴萍臉色一紅,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葉逸,心裏升起一股奇怪的念頭。

就在此時,一道聲音從葉逸後面傳來:“葉逸,你也在這裏啊,我還以爲我看錯了呢!”


“李泉?你怎麼也來參加這次的茂業交流會啊,咦,這位是?”葉逸見李泉身旁站着一位中年男子,男子顴骨微高,年齡四十五歲左右,方正的臉型,濃眉大眼,偏偏眉宇之間有一股英氣,葉逸只看了一眼,就判斷出此人一定是久居高位,而且是絕對名動一方的人物。就在葉逸打量中年男子之時,中年男子也正好奇地看着葉逸。

“葉逸,這是我爸!”李泉向葉逸介紹道。

“爸,這就是我經常給你提及的同學,葉逸。”

“哦?果然長的一表人才,陽光大方,泉兒,你倒是沒交錯朋友啊。”中年男子向葉逸微微笑了笑,算是一個友善的舉動。

葉逸微微笑了笑,說道:“沒想到是李祕書長,小子小逸,早已聽說過您大名,沒想到今日這麼有幸,竟然讓小子能一睹您的真容。”

李青其實早就聽兒子李泉說過葉逸的不凡,剛纔又打量了葉逸幾眼,見葉逸一舉一動和諧無比,說話又中聽,不由信了幾分,不過他見葉逸也和兒子一般年齡,自然也不會完全相信李泉所說的話。

“唉,既然你是李泉的同學,就不用那麼生疏,叫我一聲李叔叔就行了,我今天只是以私人的身份來參加這個茂業交流會,那些虛名頭銜,不用在意!”

“嗯,既然如此,那小逸就不造作了,這位是嚴小姐,豪大集團的代表,我們一路的。”

“您好!”嚴萍恭敬地向李青打了一聲招呼。

“咦!”李泉突然一把抓住葉逸的手,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嚴萍,眼中還冒着春光。

嚴萍被李泉看得有些不好意思,於是便輕咳了一聲。

李青微微點頭回禮,然後見自己的兒子定定地打量着嚴萍,有些尷尬道:“這裏是公共場合,我先進去一步,李泉,你還愣着幹嘛?”

“爸,你先進去吧,一會我去找你就行了!”李泉向李青揮揮手,腳步卻再也不願意挪動。

李青搖了搖頭,在幾名便衣保鏢的保護下,低調地進了商業大殿。顯然,從副祕書長調任爲新的市委祕書長,李青不願意引起太多人的在意,以免惹來別人的巴結糾纏。

待李青走了後,葉逸拍了李泉一巴掌,說道:“你小子色迷迷的幹嘛?”

李泉這才從癡迷中清醒,露出一個尷尬的笑容,伸出手對嚴萍說道:“你好,我叫李泉,嗯,別人都叫我班長,我今年十九……沒有不良嗜好……那個……你叫什麼名字?嚴小姐。”

葉逸一把拉住李泉,說道:“喂,你今天吃錯藥了啊?”

李泉死死抓着葉逸的手,說道:“逸兄,完了,我李泉這一輩子都完了!”

“完了?”葉逸一臉疑惑,連嚴萍都無奈地搖搖頭,在她的眼裏,李泉的行爲實在太幼稚可笑了。

李泉滿嘴哆嗦,結結巴巴地說道:“我……我想我遇見我生命中的女神了,沒錯,我想我戀愛啊,啊,怎麼辦!我該怎麼辦!”

“咳,你小子發燒了?”葉逸有些尷尬地看着嚴萍。

嚴萍眉頭皺了一下,看了一眼李泉說道:“喂,你這小子,別以爲你有個了不起的老爸,就這般跋扈了?”

李泉聽見嚴萍對自己說話,骨頭都要酥了,慌忙搖手解釋道:“我……我不是那個意思。”

“那你是什麼意思?”

“反正……哎呀,我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種人,逸兄,你說說,我是不是那種跋扈的人,快幫我解釋一下啊。”

葉逸看着李泉像熱鍋上的螞蟻,不由有些好笑,說道:“行了,別解釋了,我今天算是相信一件事了,愛情真的能顛覆一個人,雖然我不知道你小子這一次是不是發燒,嚴經理,別在意,這小子雖然大有背景,但他人還真是不錯的,嗯,也算我的一個兄弟吧,你多擔待一些。”

嚴萍冷哼一聲,走在了前頭,葉逸只好邁着步子,跟在了後面,李泉期期艾艾走在葉逸後面,拽了拽葉逸的衣角,對葉逸豎起一個大拇指,露出一排燦爛的牙齒,騷包地對葉逸說道:“唉,果然是好兄弟啊,我李泉發誓,這一輩子一定爲你上刀山,下火海,話說,逸兄啊,她叫什麼名字啊,有什麼愛好啊,你們熟悉嗎?你怎麼不早點告訴我啊……”

葉逸冷汗涔涔,一腳踢開李泉猥瑣的身子,說道:“不知道,你小子要泡妞,關我什麼事,再說了,你丫的不分青紅皁白,老子身邊的人你也打主意?”

李泉露着猥瑣的笑容,對葉逸說道:“你不知道,我以前總以爲我遇不見我生命中的女神了,沒想到今日竟然被我撞見了,我想我已經瘋了,不管了,你身邊的人又如何,你已經美女環繞了,怎麼也得給我留一個吧!”

葉逸脫着下巴,看着嚴萍翹着的圓臀,說道:“你小子嫩牛吃老草啊?”

“什麼啊,她能大我幾歲,再說了,身高不是問題,年齡更不是問題了,喂,你有她電話嗎,快給我一個!”

“哎,真是受不了你了,給你行了吧,這明明是秋天啊,你怎麼就思春了呢。”葉逸將嚴萍的電話號碼翻出來,丟給了眼睛冒光的李泉。

葉逸看了一眼李泉,又看了一眼前面的嚴萍,低頭把玩了一下銅錢之後,嘴角輕輕一揚,不由微微一嘆:“真是一對冤家啊,這就是緣分嗎?”

李泉存好嚴萍的電話號碼,將手機還給葉逸,說道:“喂,逸兄,你爲什麼能來參加這麼隆重的商業交流會啊,我記得進入這裏,可是需要邀請函的呢,我知道你本事過人,不會是溜進來的吧。”


葉逸神色愣了一下,說道:“我是那種無恥的人嗎,你別忘了,你的女神可是豪大集團的高層人物哦。”

“啊!你說她……她這麼厲害?天吶,那我豈不是機會渺茫了?”李泉先是一驚,隨即有些垂頭喪氣。

щщщ● ttκa n● ¢O

葉逸見一向開朗而低調的李泉竟然患得患失,不由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愛情是什麼,是身份懸殊嗎?是心靈的碰撞,小子,加油吧,走,陪我去參觀一下,這些商業大佬們趨之若鶩的商業交流會!”

“好!不過,我可不可以和我的女神走一起?”

“當然!”

李泉頓時手舞足蹈起來。

嚴萍逐漸放慢腳步,跟在了葉逸身旁,畢竟葉逸的身份可代表了豪大集團,至於李泉的怪異舉動,嚴萍根本不在意,在她看來,這樣的富家子弟,做出一些奇怪的舉動,應該是可以理解的。

葉逸嚴萍李泉三人並行着進了商業大廈內部,只見近百米寬闊的大廳內,燈火輝煌,紅毯鋪了一地,華麗的桌子上,擺滿了飲料美酒,更有穿着紅色旗袍的迎賓小姐託着果盤酒盤,讓來往的人取飲料美酒。

葉逸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多大腕級別的商業界人士匯聚一堂,不由感慨Z國商業界的繁榮。

一名笑吟吟的小姐託着盤子經過葉逸的面前,葉逸禮貌地端起一杯紅色法國葡萄酒一飲而盡,李泉哪會放過如此獻殷勤的機會,端起兩個高腳杯,將其中一個遞給了嚴萍。

“對不起,我不喝烈酒!”嚴萍毫不猶豫地拒絕了李泉,李泉這才注意到自己慌亂之中,竟然將高度的白酒遞給了嚴萍,臉色尷尬之下,只得將高腳杯中的烈酒一飲而盡,高度的烈酒給李泉壯了三分膽,重新從托盤上端起一杯軟酒,再次送到嚴萍的面前,嚴萍見李泉扯着嗓子,本來就有些紅的臉被烈酒弄的有些滑稽,像下蛋的公雞一樣,嚴萍本欲拒絕,噗嗤一笑之後,只得接下了杯子,然後在李泉發光的眼神下,優雅地一飲而盡。

葉逸見兩人已經邁出了第一步,心中竟然微微有些高興,於是放下杯子,說道:“走吧,二樓纔是此次舉辦的會堂,到時候坐下來隨便你們怎麼卿卿我我都行,別在這裏眉來眼去的擠兌我。”

“你說什麼呀!”嚴萍臉色一紅,慌忙丟下杯子,快速地向二樓走去,至於李泉則看着手心的杯子,不知喜怒,好半響後,這小子將杯子猛的一放,拋下葉逸向二樓奔跑去了!

“哎,這就是戀愛的力量嗎?”葉逸無奈地搖搖頭,慢慢地走向二樓,正當葉逸準備進去之時,一道人影卻突然映入葉逸的眼簾,這人竟然是消失許久的王勇!

“德邦集團也來人了嗎?這倒有些意思了。”葉逸露出若有所思之色,進入了二樓會堂。

二樓的佈置明顯要比一樓更加精緻一些,幾十排的八仙桌上面用牌子標示着該位置所屬哪家公司,在會堂左方,一道大門通往本次商業交流會所的娛樂中心,估計是在開完會之後,供商人們娛樂和交談之地,右邊的一道大門裏面,卻是由無數雅間組成的閣樓,應該是供商人們談生意所用的,畢竟這一次商業交流會,最大的目的就是促進商人之間的合作,使得市場更加有生機。 葉逸隨意往會堂掃了一眼,發現豪大集團的桌子在最前面的一排處,而嚴萍則早已坐在了那裏,四處張望着尋找葉逸,至於桌子旁的李泉,則被嚴萍忽視了。


葉逸靠着桌子坐下來,看着還有空出來的幾個位置,眉頭一皺,說道:“嚴經理,爲什麼我們公司只派了你一個人來參加?別的公司可都來了不少人呢。”

嚴萍正欲解釋,李泉卻賣弄道:“這你就不懂了吧,越是有影響力的公司呢,派來的人就越少,你想想,豪大集團在Z國也是排名靠前的公司,這樣的公司自然會有不少人前來巴結,爲了防止有人刻意走後門,當然是派來的人越少越好了,嚴小姐,我說的對嗎?”

嚴萍微微一笑,說道:“的確有些公司是這麼做,不過,豪大集團卻不是這樣,之所以這一次只派我來參加,是因爲豪大集團的產業已接近飽和,不需要再更多的合作伙伴了,所以,我們來這裏,只不過是爲商業界做個樣子罷了,當然了,若是有好的合作商家,還是有機會進行商業上的合作的,另外,公司今年被評爲Z國最有影響力的公司之一,我是來享受公司榮譽的。”

葉逸愣了一下,說道:“啊,我怎麼沒聽說過這件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